查看: 908|回復: 39

[同人文] 【特傳】黑暗中的王者 第五章 11/1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0-26 13:28: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小貓咪 於 2018-11-12 11:51 編輯

最近追軒轅劍  蒼之耀還有不知是怎麼搞得腦動大開,於是冒出這篇背叛文來
這次背叛者竟然是...
這坑是不定期更新,因為是腦動大開的產物

第一章
(漾漾視角)
「漾漾你最近出任務太多了,要好好休息照顧身體!」喵喵嘟起嘴巴抗議,還喝了一大口飲料:「真是的,不聽喵喵的話喵喵要關你禁閉。」

......

...哈哈哈!喵喵小姐請饒命啊。

我不想要被醫療班剝奪走自由,還請你不要這麼幹好嗎?還請你不要順便把你家的貓王帶壞。

「漾漾你最近真的拚過頭,你現在已經執行不少會升級為紫袍等級的任務。」千冬歲推了一下黑色鏡框,眼角發出鋒利的光芒。

萊恩默默伸出手遞給我一顆飯糰:「來,養身飯糰。」然後手默默收回去,這個溫馨的一幕很快將會消失。

雖然很不想要那麼做,不過不這麼做遲早有一天會給大家帶來莫大的麻煩,如今黑暗同盟的舉動越來越多,如果繼續待在這邊遲早會害到大家,如果不讓大家對我心死、仇恨也會拼命找我。

「謝謝。」

不行!不主動出手遲早會害到人,願意暗中幫助我的那位高人有提到如果我要擺脫黑暗同盟給予的麻煩,必須建立與黑暗同盟相同實力甚至超越黑暗同盟的勢力,對此我必須狠下心踏上帝王之道。

可是...也很不希望跟大家分離,繼續與大家相處下去,有朝一日遇到強大的邪神或著安地爾,或許真的會害到大家。

現在的日子建立在黑暗同盟還沒真的認真動格,比申惡鬼王遲早會入黑暗同盟,更不用說更多強大危險的黑色種族一一加入,我不走到那一步會讓親朋好友遇到更多危險。

雙手用力捉緊,卻引來喵喵的注意:「漾漾你不舒服嗎?要喵喵幫你檢查嗎?」

喵喵放下手中的杯子靠到我旁邊,如果現在拿出米納斯...不行!要等毒素發作還有隱藏干涉四大結界的黑暗陣法發動才行,或許這是我存心希望留下的一條退路。

原以為事情會這麼簡單,卻被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打破這個希望。

「喂?哥哥!」千冬歲在這停頓一會兒,再度開口:「是!我馬上檢查風隻白園是否被人動手腳。」

電話一掛斷,眼前的有人換上一席紅色的旗袍:「漾漾抱歉,剛剛突然接到任務要暫時離...」還沒說完千冬歲躺在地上。

「千冬歲!」

「歲!」

看著另外兩位友人跑過去攙扶著人,自己也非常清楚如今沒任何退路,走帝王之道者往往都是孤獨一生,處處要提防誰會對自己的權利、生命不利,我雖不想走,可是...黑暗同盟逼人走上這一條路。

拍拍老頭公拿出米納斯。

原本的計畫只是在結界全數出問題在喵喵等人面前逃跑,而非對他們不利,可惜忽略其他人的能耐。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無知者見識你的絕情。」手中的大豆瞬間拉長話為一把掌心雷。

這段時間出任務與認識那人得到簡易訓練,也讓我槍口對準萊恩時都沒人注意到。

不行!與其開槍不如逃跑這樣能增加嫌疑感,可是它們會認為我被人威脅或著我是假貨,必須夠絕才能讓大家相信我是卑劣的背叛者。

「萊...恩...小心!」千冬歲注意到我的槍口對準人,立刻出聲警告然而原先沒任何力氣叫著,後來才發出明確的詞。

可惜來不及。

我的手指頭已經按下板機。

『碰!』

一道水藍色的子彈擊穿萊恩的頭,鮮紅色的液體瞬間從灰色的雜亂頭髮中噴出、四處飛濺,鮮血受到地心引力影響往下流。

同時萊恩的身體也隨之倒下。

對了!

「漾漾你!」喵喵雙手屋著嘴巴一臉錯愕,完完全全沒想到要好的朋友竟然會...

看著喵喵的神情,整個胃瞬間扭曲。

為何黑暗同盟要逼我到這一地步啊?為何白色種族、黑暗同盟、重柳族不能讓妖師一族過著低調和平的日子!就一定要逼妖師做這些事!

為何這世界這麼不公平?

「喵喵你帶千冬歲先離開!」猶豫的剎那間,一道黑色的殘影出現。

『啪!』

手傳來痛處手中的掌心雷也因此被人給打飛,這一刻來的人有著紫色長長秀髮川著紫色旗袍。

「褚!你為何要加入黑色那一邊!」夏碎學掌警戒著我,臉上充滿疑惑、憤怒、悲傷。

不行!

不能猶豫,一但猶豫會讓大家遇到更多危險,而且我也不能留在此地還要趕去妖師一族鬧事,這樣讓聯合公會的人知道我是獨自犯案的犯人,而非妖師一族有心破壞和平。

可是...為何真的必須走到這步,如果不真的這麼做只會害更多人遇到危險。

「我本就是黑色種族,原本就跟你們白色種族勢不兩立。」這一刻,選擇短暫性抹殺自己的感情,心裡正不斷滴血。

我不想這麼做!為何你們都要逼妖師一族做壞人啊!我們想當愛好和平的好人不行嗎!

為何要逼妖師!為何要逼我們?就只因為我們能操控陰影才要壓迫妖師?

心裡不斷哀傷痛苦,卻無法告知一一抵達驚愕的黑袍們,甚至他們瞬間換上殺人的眼神,無法隱藏自己的錯愕、訝異、疑惑。

「漾漾小朋友,你跟大姊姊說是誰逼你做這種事?」原本跟我一樣是黑色種族的伯爵大人、惡魔大姊眼神並非令人畏懼的殺人者眼神。

反而溜出一絲慈悲,希望能幫助我們。

「褚冥漾!我以為你跟那些人不同!沒想到竟然選擇加入那邊。」安因即將成為暴走天使,在離去之前我拋出一句:「安因,喜歡和平的妖師一族還有普通人的族人,卻因為重柳族無情屠殺而離去,請問你等高貴的白色種族為何不阻止同類的暴行?壓迫?」

說完,預備好的符咒瞬間發動。

這符咒是幫助我的高人準備的,那位高人的實力遠遠超過黑袍甚至超越邪神的能耐,這也是他指導我想要守護人必須背負的一個惡。

「那是...」學長看到我的身影正話為光點飄散,舉起手中的槍朝這扔來:「所有人立刻阻止背叛者!」

只見槍尖快速衝來,卻無法阻止我離去。

在我的身體重新組合完畢時,已經抵達妖師本家附帶著因為陌生的移動陣闖入驚動的然、辛西亞兩人。

看著血親注意到我快速奔跑而來,心底卻無法真的動下殺機。

『殺了他奪取妖師一族的地位,你成為妖師一族的族長執行黑色種族的責任。』

不行!黑色種族的黑暗面給我滾!我是要保護自己的家人、朋友才這麼做!就算被人怨恨一輩子我也願意!

猶豫之間然已經緊緊將我抱住:「漾漾如果有誰欺負你跟我說,我會幫你做主。」在被人緊緊抱住的時候也感受到他身上的憤怒。

然...對不起!因為我在守世界就讀才導致妖師一族要被迫回到光明下,被重柳族再度盯緊、獵殺,還有要被黑暗同盟給糾結不清。

這一切的孽障請讓我背負,不要多問。

「然!快離漾漾遠一點!」老姊的聲音出現,就跟我預定備案計畫一致。

手中預備的短刀毫無任何感情直直插入然的腰中,特別避開要害,在學校裡因為不會死人才...為何要逼人做到這種地步。

「漾漾你!」老姊握緊十字弓一臉錯愕憤怒,很難想像自己最愛的親弟弟竟然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

不單只有老姊還有伊多三兄弟、學長等五人,這些人都有資格進入妖師本家。

「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著某人的尖叫聲,心裡卻無法做出最後決定。

留下來跟大家解釋清楚或著背負這個罪,直到黑暗同盟瓦解之時,不管是哪一個都無法修補破裂的友情、親情,這也是黑暗同盟逼人必須做到如此地步。

如果不這麼做大家會拼命找我,隨時會讓黑暗同盟找到理由多加傷害他們,如果是派小簍簍也就罷了。

可是派黑術士或著強大之人只怕...大家未必能活下去。

「因為我受夠這樣的世界,這種無聊的世界乾脆滅亡好了。」甩到傷害妖師族長的凶器,再度發動符咒進行逃跑。

拜託!請你們當著公會袍及的面,宣布妖師一族無褚冥漾、褚家無褚冥漾這人。

這是我為了保護妖師一族必須背負的惡名,日後我真的能建立與黑暗同盟抗衡的勢力後,我會回來與你們解釋的。

「妖師一族,無褚冥漾這個人存在,此人竊取妖師血脈力量之人。」然動用族長的力量瞬間化為割傷心靈的一把刀。

老姊也跟著補上一刀:「褚冥漾,褚家沒有你這個渾蛋!你只要在出現在我面前我絕對會殺死你!」第二個言靈隨之出現。

這一天,我徹底失去歸屬踏上帝王之路。

這一日,不問魔法一側、修真一側、佛道一側,甚至守世界黑色種族、白色種族包容依竊的仙庭開創始皇帝就此誕生。

這一刻,也是我褚冥漾要對黑暗同盟展開反擊的日子,心裡已經徹徹底底有所覺悟。

身體再度化為光點,雖很想送些祝福的言靈,然而一但送出被黑暗同盟察覺計畫會失敗。

「汝等低賤之人遭其黑暗追殺,背負其等罪孽痛苦致死,靈魂將受其折磨永不得超生。」既然無法送與祝福,那麼用反話祝福人。

在那高人指點下,我能用反話給予人祝福。

那個詛咒原話是...汝等貴重之人永不被黑暗追殺,不會因為我的罪孽而發生意外,永遠行走於光明之下快樂生活。

身體漸漸話為光點消失。

隔日守世界報紙的頭條是『妖師一族的背叛者企圖推翻守世界的平衡,在諸多袍級、妖師追殺下已下落不明。』,卻於我已經沒多少關聯。

知道詳情計畫的人不單只有我這位執行者、日後指點我的高人外,包含冰牙精靈王、狼神、無殿三主的某兩個正經人知道。

那位高人為了日後為我平反,竄連不少勢力,至於冰牙、狼神會願意幫我平反代價是,我不得在這件事情中傷害到他們少主、小王子。

這代價我也願意,因為我會這麼做就是不希望大家受到傷害。

現在我出現在一個地下室,面前還有個突出的石塊上頭插著一柄青銅製的劍。

這把劍散發著強大無法令人接近的力量,未來這把劍將陪我度過餘生,原因是我必須捨棄褚冥漾這個身分、名字,成為那高人的傳人。

『主人...米納斯永遠支持你的決定。』米納斯的聲音在我腦海中悠悠浮現。

謝謝。

老頭公、米納斯謝謝你們願意陪我...「噗嗤!」好啦!還有你這火壁虎願意陪我走這條孤獨之路。

默默走到劍前,舉起慣用手握住劍柄:「我已踏上孤獨帝王之道,在此拔起維護聖道之劍!」強烈的力量衝入我體內。

這一刻,我看到黑與白之間的平衡點還有無數治國良策。

劍從石頭上出竅,散發著強烈讓萬物稱服的王者之氣,雖遭到封印劍本身呈現青銅顏色,不代表此劍遠比任何兵器弱。

『主人,米納斯會在背後默默守護你。』

謝謝。

「大家走了,我已褚軒之名手持軒轅劍維護正道!」捨棄褚冥漾之名,就是斷絕自己歸路的機會。

黑暗同盟一日不除,我無任何歸路。

回去好了沒做這件事情好了,黑暗同盟始終都會找機會傷害我的朋友、血親,唯有跟他們畫斷關係才能解救人。

原本悲傷的心,在軒轅劍的力量下逐漸平復畫為我的動力。

想守護他們必須變得更加強大,還要建立遠遠超過守世界所有勢力加起來還要更加強大的王朝。

米納斯,日後我們要重新簽訂契約。

『主人米納斯永遠都會陪伴你的,還請主人請勿遺忘米納斯。』

你放心我不會的,你、老頭公、壁虎是我記得自己是褚冥漾的最終防線,我不會輕易捨棄你們。

或許是我心中還有牴觸,想要跟大家一起相處。

「你已做好準備,今日你便是我...傳人。」那位高人出現在我面前,強大不可侵犯的一面令人嚮往。

評分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26 15:46: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加油努力辦黑臉吧!不要出事哦

點評

漾漾辦黑臉真的很難,所以漾漾加油  發表於 2018-10-26 16: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26 16:10:44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好看喔!

褚冥漾要加油守護你所要的重要的人!

大大還有待續嗎?(๑•̀ㅁ•́ฅ)

點評

會有的  發表於 2018-10-26 16:1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26 17:27:27 | 顯示全部樓層
貓咪再度開啟新坑!!!

飄過來留言一下((23333

比較起那名高人,我更好奇那兩個"正常人"是誰@W@

居然有正常人?!

漾漾你走錯星球了吧?!((不

點評

當然是跟某董是相比之下顯得正常  發表於 2018-10-26 17:4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26 18:16:54 | 顯示全部樓層
貓咪大大(๑•̀ㅁ•́ฅ)什麼時候有文文可以看
下集何時會出來

點評

敬請期待...  發表於 2018-10-26 18: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7 16:23:47 | 顯示全部樓層

公告

本帖最後由 小貓咪 於 2018-10-27 16:26 編輯

由於本篇需要徵自創角,如果有興趣請到
【特傳】黑暗中的王者 徵角
可以讓你家孩子出場,也能讓我加快這坑進度 謝謝讀者們的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29 21:37:12 | 顯示全部樓層
哇!這背叛文......讓我想要再回去追軒轅劍了

很期待這會發展出甚麼故事呢~~

點評

敬啟期待漾漾當寶可夢訓練大師收集部下  發表於 2018-10-30 19:0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1 17:10:0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漾漾視角)
在那位人的幫助下,我已經開始特訓。

由於時間過得非常長已經忘記進來這邊到底多久,甚至自己對於時間的價值觀也正慢慢流失殆盡。

如今我手持軒轅劍站在他面前,雙方彎下身行禮。

「畢業考開始!」那位底下的高手應龍揮著手中的杏黃旗,給人什麼叫做有錢人的威嚴。

那人握緊手中的劍,眨眼之間就在我面前。

身體往後一偏,姿勢瞬間改變看著對方的劍身從我鼻子前零點三公分擦過,腳也跟著舉起從由右往左揮,對方也往後一跳。

雙手從背後觸碰地面用力一墊往上一翻,雙腳落地擺好架式。

往前用力衝,對方則是將手放低也令人隄防有什麼手段破解我的攻勢,考量到對 方年紀在我之上再包含實力、經驗,最好慎重而行。

下一刻,這個預感果真實現。

軒轅劍果真被對方打飛,由於我早已預料到會有這情況發生偷偷動下手腳,劍被打飛的角度並沒太大太遠,我往上一跳接住軒轅劍。

「水刃!」張開手掌念著要使用的法術名字,水元素在手掌前凝聚成一個月彎朝那飛去。

那位揮了一下手中的劍,捲起灰塵形成一個龍捲風,一下子衝散灰塵。

......

...好強!實力之間的差距太大,他說十分鐘內如果我無法拿下人接下來對方將會進攻。

靠法術攻擊、劍術都無法奏效,那麼要另外想想辦法應對他的防禦手段,我能承受他的全力攻擊只有十分鐘。

考量到環境一片空曠毫無任何掩蔽物可利用,也讓人知道要突破這次考驗必須依靠智慧改變環境、運用謀略還扭轉自身劣勢。

看著手中的劍尋找突破點...點?

那麼就讓對方無法預測我要打的點,這樣能夠有突破的機會。

「風起!」召來狂風捲起灰塵,讓敵我雙方之間視線這時被遮蔽住。

這能讓環境暫且對我有利,只要水能抵達的地方都是我的視線內,閉起眼睛也能從水尋找到敵人的位置、動作、發動的法術。

手中的劍散發著光芒,水的力量也融入其中:「軒轅劍法、日耀!」喊著將手臂舉到與肩同寬。

劍尖看似由側邊往喉嚨那刺,實際上真正的目標是瞄準對方的頭。

另一手藏在背後將米納斯準備好並且上膛,如果這招被看穿破解立刻拉開距離補上一槍。

對方緩緩揮動手中的劍,竟然用劍尖迫使我的刺擊軌道有所轉變,還加大力量迫使我放開軒轅劍,立刻往後一跳用沙漠之鷹對人連開幾槍。

『碰!』『碰!』『碰!』

槍聲連續想起那人左閃右閃快速靠近,還接住軒轅劍,劍光閃爍,也讓人...施展空間法術進行逃避。

「不錯判斷,無法抵銷就利用拉開距離進行防禦。」他說著,也讓人懷疑他是否猜到我的後首。

再加上對方做為能力者的經驗遠遠比我高,所以我立刻重新連開幾槍。

這幾槍連接成一個圓話為一個大型陣法,四周的水氣都聚集在陣法周圍旋轉,在劍光撞擊後雖有水濺射出去,下一秒在後頭吸收回去再度形成一個完美的防禦陣法。

你問我這手靈感從哪邊來,答案是洋蔥。

一層又一層以量抵制只要第一層被破壞散去的力量在後頭凝聚成一個新盾牌,只要能有效抵制對方攻擊館他是否有效。

更不用說堆疊加成有時還有意想步道的效果,在離開學校後不知多久已經開始有成長的感覺,自己已經有所變強,然而到底花了多久可就不曉得。

「不錯,有所成長。」應龍如此說著,這也稍微給我一個信心這次能夠拿下一分。

這一剎那,感受到空間中出現震動,剛才選擇挑入裡頭會中陷阱,只怕對方早已在空間中佈下應對手段。

這就是真正強大的神族實力,當年在冰牙是由精靈王處理邪神問題,才讓人沒所覺得神族實力會非常強大,頂多是從故事中得知。

「米納斯,水刃彈釋放!」喊著,沙漠之鷹槍口那伸出水藍色的液體,然後成行話為一柄刀。

另外從口袋中拿出一顆偏大的水晶,灌入力量進入水中中用力往前端一扔。

水晶在半空中畫出漂亮的弧度,炸裂開來濃濃水氣從天而降。

一瞬間,突然竄出一道金黃色的月牙造型光芒。

躲得過。

腦海中這麼想著往旁邊一翻,光芒從我身旁飛過,舉起手槍瞄準那人的所在位置,連續按下板機。

『碰!』『碰!』『碰!』

槍聲連續響著,快步往那個危險區域衝去。

只見又一個月牙造型的金光閃爍,我便心中想『躲得過』往旁邊一閃,徹底躲過那些攻擊。

換做以前的我,現在早已舉雙手雙腳投降。

「不錯,言靈控制恰當好處。」在閃躲之時,一旁作為裁判的龍嘖嘖稱讚。

看來這段時間的特訓有所派上用場,那我也該思索...後面!

查覺到對方位置不見,轉個身濃濃水氣中出現金黃色的劍刃,印入眼前,舉起手槍口對準那,身體往後傾斜。

『碰!』

『咻!』

子彈落入煙霧中,那邊的劍在落空消失在煙霧中。

這也令人神經瞬間繃緊,看才那一發子彈沒給人造成多少傷害,反而暴露了我所在位置。

左邊...不!左後方!

是刺!

身體往右側一轉,只見金黃色...不!一柄長槍從煙霧中竄出,位置角度就跟我感覺到的一致。

......

...這下麻煩了,我的武器只有米納斯,如此一來我看...能採用的戰鬥手段只有遠距離攻擊。

顧慮到手段還有防禦方式...上面!

踮起腳尖,往後一閃。

就看在有柄劍揮過我剛剛所佔的位置,然而這次連感覺到的機會、時間都沒有,對方的攻擊就突如其來出現。

後面!

往旁邊一轉,下一刻,又出現軒轅劍的劍身。

好危險!剛才沒有迴避我看我真的會被刺穿,那要多想想應對辦法總不能站著給人打。

先躲到空間看看會有什麼...不對!先釋放小規模的空間領域,看看能否出現別的反應,如果有,那麼對方會躲在空間中伺機而動。

沒有,那麼就是對方藏於水中,行於水中。

溶入於水!

對了!就是這樣讓自己成為水,消除自己的立場好好觀察對方的變動好採取應對措施。

從新打動主義,調整自己的呼吸。

緩緩往後飄隨著水氣移動,對方的攻擊暫且停下,這也表明給我時機多想要如何破解應對。

......

...

稍微運用空間力量調查,得到的答案是...全部都有爆炸的產生,恐怕對方是正大光明走入水中,那麼為何我沒...前面!

查覺到突如其來的異常,收起米納斯往旁邊一轉利用,剛好就在劍身旁邊的那隻手五指併攏,往上一打。

撞擊到金屬硬度的東西,水氣中也有一柄劍在半空中轉著。

「這一手也行。」那位應龍再度說著,更是讓人懷疑為何對方可以感覺的道敵我之間的所在位置,則我的確無法感知道異常。

小心翼翼靠過去接住軒轅劍,再度舉起米納斯警戒四周。

誰叫應付對方的辦法我一個都沒有,什麼事也無法辦到,也要考量敵我之間差距讓我用的手段都失效。

對付無法看到的隱形敵人只要沒躲在空間中,可採用...蒙眼睛的胡亂掃射以及擴散射擊,只要有辦法從攻擊中察覺異常,就有機會打到對方。

『碰!』『碰!』『碰!』

連續按下板機,只見無數水藍色的子彈消失在水氣中...可以試試看另一手段,只是這個手段失敗會顯得麻煩。

米納斯,使用結界隔離我身旁的水氣、水分,讓這邊處於無任何水的狀況下。

『主人這會暫時削弱米納斯的能力。』我知道,因為我想到一個危險的辦法應對這個場面。

既然無法用攻擊找到對方,那麼我改用煉金術讓水氣變成可燃冰,如此一來就能只要讓那邊產生爆炸便可改變局勢。

『主人,請讓米納斯提醒,這麼做會有風險存在。』米納斯在我腦海中悠悠浮現,這也讓我更加確定有機會辦到。

現在GO!

眨眼之間,所有水氣都從我身旁消失。

結界也架設完畢,舉起手指:「召雷!」天上降下閃電,所有閃電打入水氣中,甚至進行導電。

彎下身,讓軒轅劍觸碰地面讓他的力量參透結界形成傳導媒介,使用的陣法早已背熟。

主要原因我修水屬性,能用科學、煉金術手法改變攻擊性質,屬於相當重要的作業,這個作業也是我邁向畢業的一大關鍵。

『轟隆!轟隆!』

雷光閃爍,白濃濃水氣中出現大量閃電,下一秒,出現一個紅光『碰!』劇烈爆炸聲響起,也宣告這場決賽也會是我輸掉的一個可能性。

只見捲起的雲朵逐漸侵蝕結界,心底也很了解如果無法有效解決對方我需要多花時間重考。

「有趣!置死地而後生。」應龍這次變成拍手,對我進行稱讚。

下一秒,結界出現裂痕又修補,這次是從軒轅劍上爆發的金黃色光芒修復並且強化結界,讓我暫時性躲過這一劫。

過了一段時間,雲朵就此消失四周一望無際地板還被燒成焦黑。

至於那位已經穿上...道袍...等等!那個道袍為何會讓人聯想到皇袍?或許所謂的皇袍來源剛好跟軒轅黃帝有關。

「不錯,褚冥漾你進步不錯。」那位神秘人物就是軒轅皇帝,只見他手持漢劍緩緩走來。

一手握緊抱拳另一手壓在拳頭上緩緩鞠躬:「謝謝皇帝您們親自指導。」,不知有們有人猜到是誰作為神秘人指點我。

皇帝衝著我一笑:「褚冥漾這是你願意努力向上,這個成果也是你親自得到的。」他這麼說著,緩緩舉起手:「恭喜你畢業了。」

疑!!?

可是老大你全身上下都沒傷口?連衣服都沒任何一絲破損的痕跡,這樣真的算是我畢業嗎?

「你已經向我展現有充足實力,要說...你目前的能力遠比資深前線戰鬥黑袍更加優秀,然而...」皇帝大人說到這刻意賣關子,拉長音:「你長期跟我們學習,也該學會跟不同類型的人交手。」

「是!」

回想起來...當初來這邊學習是多久前的事情?

怎麼感覺已經徹底忘記時間只留在此地默默學習,難道我...活了百年以上!不然為何會失去時間感?

「這個是特殊秘境,在裡面四百年外界才過一日。」應龍也提到,對於他們來講在這邊居住一千兩百年也沒多少時間差,可以知道外頭才過一個月。

還提到這地方可以讓待在裡頭著身體軌跡時間暫停,壓抑身體成長、老化,這也是這邊特殊之處。

......

...為何有種感覺這種地方跟時族有關?

「不錯,你想的正確,這邊確實跟時間種族有關。」應龍懶洋洋說著:「時間種族受到重創後,有些有時間力量、法則之物被各大勢力、種族偷偷回收,我們利用那些物品製作不少秘境、兵器、聖地守護陣法。」

「咳。」皇帝大人咳了一下,也同時代表著要我們把注意力拉回去。

我與應龍雙雙看著軒轅皇帝,等待他的聖旨。

「那些細節不屬於你需要在意的,接下來所說的話對你特別重要。」他手中漂浮著一個光球。

下一刻光球緩緩從人手掌上飄起往這邊飛,光芒碰觸到我身上溶入我體內。

疑!!?

奇怪為何有種神秘感覺發生?

不單如此,還能感受到某個充滿力量的地方,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賜予你一個誕生到能讓生靈居住的世界,你現在是那個世界的主宰。」皇帝大人慢慢說著:「你要在守原世界或別的世界中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難度很高,也容易讓黑暗同盟察覺。」

他說到這,點點頭。

「對此主宰一個剛才能讓生靈居住的世界,才是能隱藏自己底牌與勢力的最佳方法。」皇帝接下為我介紹如個管制一個世界,也讓人開始設計一些阻擋入侵者的規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1 17:16: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恭喜漾漾變強且不腦殘了!大家快慶祝啊!

點評

恭喜漾漾進步  發表於 2018-11-1 17: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1 21:09:58 | 顯示全部樓層
冒昧請教一下,請問皇帝今年貴庚?(重點錯誤
是說以洋蔥做為聯想做出的防禦陣真的好厲害~~下次要不要改用西瓜來發明~~(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