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貓咪

[同人文] 【特傳】黑暗中的王者 第六章 11/23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1-8 21:52:48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徹底曝露啦~~~

漾漾不能因為對方是小孩子就心軟啊~~~

還是你……是蘿莉控?

點評

漾漾:「不是!而且對方的年紀還比我大!」  發表於 2018-11-12 11:3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9 05:53:40 | 顯示全部樓層
呃,這暴露的速度也太快,漾漾請有點警覺心好嗎?

話說我家可~愛的迷洱總算是出現了!

(謎 : 用一句話帶過也算出現?)

我不管,反正就是出現了!

(謎 : ......)

點評

誰叫是伏羲琴的主人,偷偷講下下一章會出現  發表於 2018-11-12 11:3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12 11:51:1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漾漾視角)
「妖師褚冥漾我聽說過他的故事。」青丘芸站起來,快步衝向房間門口:「如果由軒轅黃帝親自訓練、指導人品絕對沒問題!」很快的衝出去。

隨著窗外能見到的影子越來越遠還包含:「明天就回有答案,敬請期待明〜〜〜」雖沒聽到後文,不過答案心裡已經有底。

看著門檻那,發現一本書留在那。

基於好奇心的緣故於是走過去拿起,封面相當現代而且還是隨處可見的筆記本。

打開第一頁寫著『針對褚軒試探劇本。』開頭就跟當時進入宮殿的大廳時沒多少差別,看來那個軍師顯然對於我相當不信任甚至懷疑。

這也沒辦法,突如其來出現來路不明的人要他們宣誓效忠並給予資源,任誰都會懷疑。

第二頁則是寫著...喂!有必要推自己的師姪入火坑嗎!

竟然寫著刻意露出一些春光並用淫靡之音試探我是否會對毫無堤防的女子出手,越看越之道原來這房間原本就是用來考驗我才特別搞出來的。

如果吃飯、房間、走廊上我都不近女色,而是以禮相待青丘掌門,那她晚上會等我熟睡溜進我床上脫下我兩衣物,然後用番茄醬滴在床單上,好讓明早被青丘掌門的侍女發現。

到時就看我的態度來決策是否要結盟,當然吃飯也有如果我心虛強吃不會給予加分,而是會令人懷疑為了把妹而強迫自己或著單純不想讓人傷心,如果點出她人缺失再吃也能表達我願意忠言逆耳。

卻沒料到我會選擇一起去煮飯這點,如果演這齣戲的人並非青丘掌門這種無慾望、單純之人,我看容易被人發現馬腳破綻。

闔上這本筆記本,凝聚火元素在手指將其燒毀。

這種危害他人思想教育的產物最好不要留下,這一刻我卻忽略一點,確認是否有人確認書本是否存在,也沒料到這也是蜀山派給我的考驗之一,利用青丘活潑的個性造成的意外事件。

反倒是今晚我把門窗僅僅上鎖並確認不會有地方偷溜進來,就怕青丘掌門一時想不開又跑來照那傢伙的劇本走。

小心翼翼靠在床邊坐著睡覺,軒轅劍則抱在懷中以防蜀山派還有其他考驗。

隔日一早,古典風格的木門傳來『摳摳!』清脆的敲擊聲,睜開眼睛看著沒多少變化的房間也感到安心,小心翼翼起身轉頭看背後。

很好,沒有依照那軍師所言進來裝有那回事。

「漾...褚軒先生,早餐已準備好,晚點我等蜀山派所作結論將要告訴你。」青丘掌門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聽著這活潑的聲音就能知道現在並非演戲。

......

...等等!也要隄防這也是一個測驗、陷阱。

「好。」打開門看著少女端著稀飯以及熟悉的配菜進來,這次打扮顯得正式很多。

看著人一一將稀飯與配菜放在餐桌上後,卻有種少女默默與人保持距離的感覺,這種感覺我很懂,因為我以前有類似的情況。

這感覺卻被活潑的一面遮住,不容易讓他們察覺。

拿起湯匙與碗舀起一口稀飯放入嘴中...嗯,味道不錯,沒特別鹹也沒清淡的誇張,要用專家角度來看...70分。

你問我為何成為料理專家,因為特訓中包含料理訓練,要懂得民間疾苦上位者才是好上位者。

知百姓吃什麼要用什麼方式料理,也是上位者要懂得事情之一。

這也是為何比較容易被提起的開國君王都是平民百姓居多,不單是朝代遠近還有君王的故事,所以一些特訓我也懂。

還有我也推薦上位者或著一些喜歡看歷史書籍的人看『萬歷十五年』這本書,與現在無關的事,在於我們這吃飯時間她也追問我競技大賽、鬼族戰爭、第二惡鬼王、湖之鎮、戰牙幽鬼等不少故事。

這也是我少數幾次能與人講故事的機會,有著這麼活潑可愛的聽眾也令人感到開心。

「原來學校生活這麼有趣,我也很想當學生。」說著,青丘芸臉上出現無奈無助的神情。

這個神情我隱隱約約了解,這是只有孤單上位者才會有的神情。

然以前一定很長露出這種表情,畢竟親愛的表弟為了保護必須遠離,妖師一族的人也必須擺出族長的一面對帶,唯有辛西亞打動然的心。

一想到這點,心中後悔當著辛西亞的面傷害到然。

可是不這麼做無法跟妖師一族斷絕全部的關聯,連老媽、老爸隨時都會有危險的,只能完全斷絕關係才好辦事。

......

...這也是為何不少皇帝自稱『孤』、『朕』的原因,畢竟我們身旁未必會有人,恐怕有的只有深入我等內心的伴侶、忠臣。

看著少女的神情:「要不要我講些校園日常生活,由於說故事的緣故部分無所謂的細節我通通省略掉。」這其中也包含五色雞頭帶來的大多麻煩。

還有我以前沒人權長長被人抓著東奔西跑的,如今換我讓他人東奔西跑,結果我卻比那些人奔的更加拼命、用力,現在創建之初需要很多建設、人才,對此我連休息時間也要懂得壓制、控制,以免誤正事。

這一聊著,不知不覺早餐吃完。

「啊!要九點了!」青丘掌門拿出懷錶發覺我們快遲到,站了起來抓住我的手臂:「不快點趕去會有些麻煩。」

原以為再也沒機會被人拖著走,所以這次我不但沒抵抗反而非常配合著人。

被這種方式對待方式令人懷念卻帶著一絲悲哀,畢竟我再也沒這機會被人脫著走。

幸好及時趕到會場,蜀山派全體高層、高階弟子也都抵達,外加上我這邊的......人也來了。

這次前來的人分別為迷洱、斯普德兩人前來,至於我乾妹妹迷洱抱著我的腰任我溫柔摸著她的頭。

有這麼棒的妹妹就是好。

至於蜀山派的人比起我們這對乾兄妹互動,反而全部視線集中在斯普德身上。

「仙庭之主褚軒所提出的要求。」當時那個老者作為代表開頭然後停頓,青丘芸點點頭:「吾等蜀山派同意。」老者得到許可說出答案。

關於這沒感到意外,畢竟蜀山派掌門還帶著善意跑來跟我聊天哈啦,這也代表結果會往好的地方展開。

接下來便是...文官之間的戰爭。

不過為何我的左右丞相...候選者會派迷洱、斯普德前來,儒家的右丞相前來更能在辯論上佔據優勢。

「其中一項條件是我覺得要改,可以增加三萬公里的土地。」對方開出一個條件,聽起來本身不合理。

這屬於討價還價的開頭,主要是給那些人看,然後讓它們知道它們高層爭取到合理的條件,好讓人安心遷移。

只是三萬公里實在是獅子大開口,不然人選擇翻盤不選擇接受他們。

對面的人討價還價的能耐一定厲害,不厲害就沒辦法讓人願意接受亂開的價格。

思索一會兒,提出一個條件:「一個不輸給現在蜀山規模的山群,外加上一個大型城鎮如何?」這是我原本打算開出最高價,因為我要拉攏蜀山派的絕對支持。

畢竟中華民族中的上古十大神兵主人,必定能成為一方大人物還是遠遠比普通黑袍還要強大的大人物,所以花一點大代價拉攏到一人也很棒。

麻煩的問題到時交給左右丞相溝通處理,題外話,這個最高金額還比那兩人開的少一些。

他們有提到提供對方建設金額有三千萬卡爾,現在還沒提到,到時討價還價中慢慢祭出,另外說服對方提供人員在仙庭擔任武軍成員或著高層。

現在對方陷入思考,肯定在思索接下來要如何喊價。

「搬遷後的建造、開發都需要金錢,我們要多加四十萬卡爾。」對方開出的條件屬於合理的範圍內。

......

...那麼要如何繼續討價還價?接受會讓對方得寸進尺還是...乖乖配?這也令人開始思索下一步如何走好。

卻令人懷疑這到底是哪種試探方式?

換作是我要更加拉攏這些人讓人永不背叛或著試圖脫離我的掌握,那麼必須給對方完美的雪中送炭、心理恐懼,讓鞭子與糖果完美呈現。

那要開時麼條件繼續試探好?

對方開出的條件也包含翻桌讓這談判失敗的餘地,又能不讓人覺得是自己這邊先行失禮。

那我開開一些不錯的價格好了?那麼先跟對方介紹我世界以及目前預定首都所在地,好讓對方了解這開的價格到底有多少。

隨著介紹,對方也有所考,看來也在猶豫是否要接受這個我方的要求。

「我打算在首都往外環防線間主要幹道建立一個要塞都市,你們就在那邊為根據地如何?」介紹同時有提到那邊有這等規模的山群,這也是我們一開始要給對方的區域。

畢竟目前開放一個路口再加上外環門那邊,必須有一定程度的兵力駐防、第二道防線以及外環前線司令部存在,那麼這重責大任可以委託給蜀山派的人。

對方談判者眼神剛才有一絲變化:「那又如何?你們這代價未必是真的?」態度變化極大隱藏心境變化:「誰能保證,你是否會反悔。」

......

...

厲害!利用這手段來,來讓對方短暫部會察覺到異常。

「我已軒轅劍持有者之名發誓。」這發誓對我而言具有強大的約束力,甚至想要反悔都沒可能。

換作是我已經心動,因為那要塞都市我們會出錢進行建設、派遣人力進行建築工作。

換做其他人也都無法拒絕,更不用說,日後開放後那樣能帶來多大的經濟效應以及未來的領導地位。

誰叫我目前還沒開放,如果要現成的兵力要越多越好拉攏蜀山派倒是一個不錯的考量,這也缺乏一些考量,誰叫我的時間有限必須快速要求大量兵力。

「這價碼不錯,那麼要塞都市的負責人是誰?」對方環起手盯著人不放,這點我回:「簡單,由蜀山派高階成員加入仙庭,到時會任命成為要塞都市的太守、會計等不少要職。」

對方瞬間炸鍋,作夢沒想到我會拋出這種大條件。

「如何?那個地方會是我們必要的防禦據點之一,這可是一種信賴你們的證明。」我來讓對方願意對我、仙庭效忠,在對方效忠之前給予充足的糖果,必能讓對方慎重一點。

也慢慢補充一件事:「這是我賜予你們的,自然我能夠收回。」咬著牙,緩緩拋出這句話。

自己的頭髮也因為我釋放的威壓飄起,腳下也捲起狂風掃蕩著落葉。

對面的人也開始猶豫是否要答應,搬家後重建什麼的都不需花多少錢,大多都是由這邊出,然而君王也是有軒轅劍認證後的人。

這場交易對於那邊的人來講可說是能完美收場,只是...他們也有拒絕的機會存在。

「我這再加上一千萬卡爾。」這一出價,破壞這個談判原本的步驟。

如此高價碼也對他們來講想拒絕也充滿難度,對方那邊長老退下換上青丘芸站在主位上。

這也代表這場談判即將結束,相信對方也會接受這邊的價碼。

「我們蜀山派同意效忠褚軒,作為條件我們要自治權。」青丘芸開出這條件,我也回:「蜀山派內部政治,我等不干涉只要不影響蜀山派根本、仙庭根本。」

作為雙方最高權位者雙雙伸出手握住對方的手。

這一天我得到伏羲琴的主人還是我一生中具備影響力的人,同時也是仙庭核心...最堅硬的支持者。

有著蜀山派的加入,日後邀請中小規模的勢力加入也能具備震撼效果。

「褚軒陛下,這是極羽閣下要我們帶來禮物。」斯普德拿著一個神龍的鱗片製作出來的戰袍。

這戰袍優美如藝術品,光是上頭繡的金線、裝飾,栩栩如生,可看出這製作品就是精靈族內出產的,更不用說上頭的力量是精靈王親自製作出來。

呵呵呵!當初見到夏侯 焰的老闆,連我深深認為那人物遠比我們認知的還要強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12 11:54:1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家老闆本來就不是在大家認知範圍的強者退休人士……漾漾要記得乖乖聽老人言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12 22:42:12 | 顯示全部樓層
這種諜對諜打心理戰小的我在一開始應該就被打敗了

先恭喜漾漾招攬到蜀山派啦~(灑花

點評

漾漾:「希望以後不要遇到奇怪的諜對諜打心理戰。」  發表於 2018-11-13 16: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13 11:19:05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喔喔!!!!!我家迷洱超可愛的!

妹妹就是拿來疼愛的啊!

(謎 : 從你嘴巴說出來這句話聽起來就是怪怪的)

點評

沒錯!妹妹就是拿來疼愛的  發表於 2018-11-13 16:3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23 15:15:3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漾漾視角)
目前我跟青丘芸兩人正在一個複雜多樣化的原始叢林走到,昨日我們聽到神農鼎現任主人居住地在哪。

「你們兩個別搞事,我們現在的任務是追蹤闖入這叢林的黑色種族傭兵團。」那個人走來,她有著金色頭髮還有一搓黑髮。

這人有著強烈的仇恨心、自尊,甚至冷酷無情貫徹自己的目的,也因為這種個性造成她被稱為常勝將軍的原因。

只是這個人實力還不如她姊姊戴安娜.歐西里斯,她常常帶團員接高難度、大型任務,往往團員傷亡數量偏高,卻也屬於眾多能接受的範圍。

則我是看她姊姊的軍事能力,她姊姊戴安娜.歐西里斯也跟她一樣常接高難度、大型任務,唯一不同之處她的團隊時常在第一線,與敵人進行交戰都確保退路、保全自己人之法,在乎於自己人用最小代價拿到最大成果,可惜打敗仗的次數太多。

也讓戴安娜.歐西里斯被人稱為常敗將軍,反而她的軍事能力只有少數人才能看見其成果,這種類型要讓人輕鬆理解是東漢末年劉表底下的大將黃祖。

「放心,我們會配合你的安排。」幸好青丘芸幫我解圍,才讓對面的人沒多少妨礙。

再加上那人的傭兵團一千多人再加上臨時雇用來的冒險者、小型傭兵團總計人數有一千八百人,可令人更加好奇這人即現在哪?

對方轉個身:「很好。」

看著對方的背影深深害怕我那時的舉動會讓我們再也無法相處,甚至他們永遠會討厭我。

反正已經踏上無法回頭的道路,何必在想這些無意義的事。

就這麼在叢林中度過一夜,比較不同之處在於...這次過夜也更加充分了解什麼叫做多人紮營安排的所有細節。

藉此累積一些以前從未有過的經驗,這晚倒也沒多少特別安然無恙度過,唯一不同之處是大多的成員互相都認識,所以在睡前大家都在聊天小酌一杯。

隔日一早我們已經埋伏那些人成功,正等待對方經過此處,我的情報網得到對方的數量有一千人,正面硬碰硬我們全滅的機會也高。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看到對方的人馬。

數量上就跟我的情報一...這是!煉金術師的傀儡!而且還製作成機器人的樣子,那麼他們真正的目的又是什麼?

「前輩,你們的團長似乎跟歐西里斯小姐很熟,不如可以去美言幾句希望能延遲攻擊時間。」根據我的經驗來看,目前攻擊對方前軍我方會受到重創。

考量到那人的風評,我看不適合做大軍統帥比較適合做先鋒...呃,先鋒方面也存在會搞砸的風險。

那人拍拍我的肩膀:「放心啦,負責這次任務的人可是常勝將軍我們能贏。」

哀〜現在守世界的居民只看表象還是看表現啊?

我看過關於對方所有詳細任務資料就可理解一點,她固然有實力與謀略,偏偏部會聽進他人建言,甚至還有讓團隊陷入危險當中,有次任務更加悽慘還讓團隊只剩下一百多人倖存下來。

從這點上能了解對方是多麼擅長鼓舞下屬士氣,然而卻無法保住大部分的部下。

消滅敵人一千自損九百多士兵,某方面來講非常不划算。

那些人正準備通過隔壁那端出現金屬反光,這是我們這邊要伏擊對方的訊號,偏偏時機過於太早,真的襲擊下去難保我們會全軍覆沒。

「殺殺殺!」

身旁的那些傭兵、冒險者快速衝過去,完全沒顧慮什麼戰略意義,機器人手舉高,只見手臂變成十字弓。

『咻!』

一枚又一枚的箭矢射出,那些人一個接著一個倒地有人架設防禦法術抵銷,也有人快步往前衝試圖進行近距離戰鬥。

至於那些人則是丟出一大堆法術進行迎戰,光是觀看這場戰鬥勝負已經很明確。

伏擊戰術也沒多好,對面那邊後續部隊能夠從叢林中迂迴切斷我方退路、將我等圍剿消滅,那人的戰術不知為何我都無法了解,光是破綻偏多令人難以消化理解。

我這邊收集情報的水氣感應已經給我明確的敵人數量,一千名生靈無誤,然後傀儡則有三千個,則那一千人中有三百人負責灌入力量遠端操控那些鬼壘。

至於兵力分配為,前軍一百人以及一千名傀儡,緊接著是左側迂迴的數量有一百人五百傀儡,緊接著右側是一百人五百傀儡。

預備兵力則是剩下的一千傀儡一百人,最終的人有六百規模的人。

可以確定要打贏這場戰爭需要先解決兩側的敵人,不將那兩側的敵人解決掉我們這邊會有瘸滅的機率存在。

「芸,妳能聯絡一些蜀山派的人前來壓制右側的敵人嗎?」問著同伴,看著人點點頭:「我這邊會壓制左側的敵人。」

青丘芸旁邊突然出現幾個穿著道袍的女生、老者、男生,數量總計有有五十人還包含極羽出現。

極羽看了我一眼:「我們襲擊右側後,會趁機取下對方本鎮。」一下子說出全部的計畫。

第一步驟是左右同時襲擊騙光對方預備部隊,牽制住敵方的前軍,緊接著是讓芸使用伏羲琴淨化那票人的心靈。

第二步是在對方失去戰意的時候,讓大家飛快包圍將人全數逮捕完成這傭兵團的任務,第三部是...立即離開現場尋找神農鼎的主人所在地、淨化鬼門。

前頭聽起來看似簡單卻不一樣,主要在於傀儡並非生靈不會受到伏羲琴影響,如果芸那邊被傀儡攻擊那可麻煩,所以不能讓敵人能更加分散兵力。

「遇到變化立刻撤退,不要硬拚。」看著同伴下達命令,不得不說這趟尋找人才之旅還真的事變化多端。

大家點點頭,一一離開。

則我轉身往另一邊跑去,卻忽略掉背後有個強烈的力量存在。

手握住劍柄緩緩將軒轅劍從劍鞘中拔出,雙腳墊起用力往前一跳,前方剛好有著我們正要打的傀儡、敵人。

輕輕揮舞手中的劍,傀儡瞬間被拆成廢鐵然後有不少敵人一一被我斬殺,只用眨眼之間的時間就讓敵人,卻也令人懷疑這種水平的敵人為何能讓這些人苦戰?

後方?

瞬間注意到有強烈殺氣,握緊劍柄轉個身『噹!』只見叢林黑暗處中走出一個人。

那人帶著斗篷用帽間隱藏自己的面孔,身上散發著強烈黑暗力量,可以確定是黑術士。

「你就是傳聞中的軒轅劍之主。」那黑斗篷男拔出一把劍,語氣充滿詛咒之力:「我將生命奉獻給吾王,將你這低賤的殺手斬殺而死。」他的那柄劍是黑色的兵刃,散發著血紅色的光芒以及針對神物的力量。

原來如此!從降神之所那邊得到的加持,用來針對軒轅劍的力量。

聰明,顯然黑暗同盟的人也會動腦經。

之後用軒轅劍與黑暗同盟的人交手必須慎重一些,一個不小心我將會中降神之所的招。

對方一閃,巨大的黑影出現在我的面前。

帶著不詳的紅色光芒的劍出現於面前,我緩緩往旁邊一閃,紅色的劍光化為半月從旁邊畫過。

手掌凝聚強烈的雷光,輕輕貼在對方側身『碰!』劇烈爆炸聲從對方身側響起,只見對方傷口有嚴重的燒傷。

「這怎麼可能!為何我!」對方察覺自己的傷口無法再生,瞬間與我拉開距離。

哼!跟萊斯利安學過如何對付黑術士真的派上用場,不靠軒轅劍我也有克制黑術士的能賴,偏偏這手段也有爆露種族的可能性。

當然也能花一點時間使用空間混搭時間的手段壓制黑術士,至於要考量我會挑選黑色種族的力量克制對方。

「我本身修練黑與白的法術,也跟人學過如何克制黑術士。」說著,自己也知道我對付黑術士太慵懶了。

皇帝憑著強烈白色力量的一掌,都能一掌拍死普通的黑術士。

「你...」對方吐了一口黑色的血,臉色瞬間變了,已經發覺自己的體內已經充滿強烈的詛咒。

他完全無法了解,為何自己會受到詛咒連黑色力量也無抵銷這個詛咒。

慢慢走去,只見對方彎下身雙手遮著肚子。

臉上出現燒傷的痕跡,甚至七孔開始流血,主要原因我給的詛咒包含七孔爆
,已經淪為必死之人。

那人手已經抓著喉嚨,手指逐漸腐爛。

彈彈手指頭,施加隔音結界並且阻擋對方傳達任何訊息出去,看著已經倒在地上的人。

「你到底是誰!為何會有如此強大的...」對方說到這,已經躺在地上再也無法說出任何一句話。

哼!

區區一個黑暗種族派來的雜碎黑術士有何好怕,這種程度的敵人根本沒多少難對付。

看著那人的屍體:「就憑你這廢物就該知道什麼叫做不能惹的對象。」可惜,這次無法回收這黑術士的遺體。

能完美活捉、完整的遺體能給百里進行交易,對方近期對黑暗同盟的黑術士有滿多興趣研究,只希望到時能夠順利拿到更多情報。

彈彈手指頭解除結業,看著四周的殘骸以及優美的琴聲。

看來那邊的戰況已經解決完畢,能確定黑暗同盟的人員已經無法再繼續抵抗下去,只要能喚醒我們這邊的人意志,讓人將這些傢伙逮捕帶回去就能解決完此事。

重新探討這次戰鬥...敵人過弱能一招解決,偏偏使用很多手,下次不能這麼做,敵我實力相近這樣會引來不少破綻、節奏。

要檢討的地方可多了很,所以要一一探討每個不足之處。

是誰!

瞬間注意到有奇怪的氣息出現,轉頭一看,森林中也沒發現什麼特別異常,大致上是普通的叢林。

先等一下!附近叢林真的有從未見過的氣息出現?

那到底是什麼氣息?為何從未見過?

如果這一刻多加小心一點,未來能夠避免被某個令人頭痛的丫頭追殺,偏偏我卻沒多想。

到底是誰?是誰在追蹤我?

往著叢林深處走著,卻留下一個高等分身往前至於我這本尊偷偷隱藏在空間中,誰叫我有預感真的有人在追蹤我,實力還非常強大。

......

...不是我多心,那氣息還停留在原地沒任何行動。

顯然對方對於追蹤、反跟蹤、偵查也有一定了解,才能避免被我察覺到所在位置以及...他真正的目的。

「那人實力看來不錯。」那個人有著一頭白色長髮,藍紫色雙瞳,長相甜美可愛,容易讓人心動。

如果是以前的話,真的會想到喵喵那位可愛的鳳凰族友人,然而我已經無法回到當時美妙的時鐘。

畢竟...我已經踏上孤單的君王之路上,不能回到那時候的日子。

看著那人的甜美神情,真的想起喵喵他們,卻也無法再跟它們相處下去。

「希望能跟那人打一架。」她說著扛著一柄戰斧,還是與她身材不相稱的兵器:「那人絕對是合作我丈夫。」她這句發言,令人感到畏懼。

......

...這點令人懷疑對方是山賊出生還是威京人出生?怎麼會有這種恐怖的個性,竟然會想要將人打包帶走當壓寨夫人。

不得不令人畏懼那個人,希望部會被人給發現。

她突然停下腳步露出甜美的笑容,雙腳張開雙手握緊斧頭突然往迴一轉,斧頭的刀鋒迅速轉來。

那個斧頭有著破壞空間的力量,在他處碰到我的空間中四周出現裂痕。

「找到你了小帥哥。」她的笑容令人感到危險,下一刻出現在我面前。

手中的戰斧已經朝我的腰砍去,當然我也用軒轅劍擋下這一擊。

這!

『碰!』自己被這強大的力量撞飛,還撞倒許多樹木才停下來。

那個甜美拿斧頭的維京小公主,扛著斧頭走來:「厲害!我看著有實力長相好的男生,可沒多少扛住這一擊。」

剛才那一擊,打量出敵我之間的差距。

首先我沒進入狀況才被對方偷襲成功,其次對方先天蠻力強大不適合硬碰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23 15:18:36 | 顯示全部樓層
樣樣快逃那女人很可怕!拜託快逃聽我的話啊!認輸也好不要打阿

點評

漾漾:「哈哈哈(傻笑中)!」  發表於 2018-11-23 15: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26 00:32:13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呀~(挑眉

這樣棘手了耶(笑

這位大姊讓我想到GATE 的蘿莉·麥丘利

漾漾你要小心了

點評

漾漾:「我想哭哭了。」  發表於 2018-11-28 18: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29 00:49:27 | 顯示全部樓層
等等,這不是壓寨夫人,是壓寨夫君!(被揍)

漾漾真是好女人緣(漾漾 : WTF,這賠錢送我我還不要),原來漾漾已經可以以"帥"字來稱呼了嗎?

快,把人押回去!(漾漾 : 你到底是幫哪邊的!)

我是看好戲的!(拇指)

點評

漾漾可別太快被人給推倒WWW  發表於 2018-11-29 18:5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