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貓咪

[同人文] 【特傳】黑暗中的王者 第十一章 3/10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3-3 18:38: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的小孩真不是普通人……不過怎麼感覺沒有親情呢……

點評

漾漾:「上戰場,我等都要以大局為重,豈能因為一時兒女私情誤了大局。」  發表於 2019-3-3 18:4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6 23:08:00 | 顯示全部樓層
嘖嘖,漾漾的小孩真是爭氣啊

看來不久之後就會有一番大成就吧

點評

漾漾:「虎父無犬子。」  發表於 2019-3-10 13: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0 14:02: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漾漾視角)
那麼我下一步要如何走好?可以做出很多選擇考量到人數有限、時間方面...使的戰況時間必須壓在一定時間內。

「傳我命令,所有人不准出手,然後準備撤離。」考量到時間方面因素,對此採取單兵作戰。

這方面容易讓我被盯上卻也能立威,讓黑暗同盟的人如今知道他們的對手到底是誰。

當然也不排除白色種族的一些權貴、人族的一些家族大人物為了軒轅劍,而委託殺手試圖將我抹煞掉,搶奪走軒轅劍。

彈彈手指頭,離開空間中手持青銅般色彩的軒轅劍。

「敵!」那邊有人注意到我出現,我便把腳尖踮起踢了下方的小碎石,剎那之間,『啪!』了一下。

那人喉嚨鮮血狂流,倒在地上淪為一具屍體。

「敵襲!」他身旁的同伴看到這一幕,紛紛抽出兵器快步衝來。

使用的都是輕便短小的單手劍、短刀,速度極快可從職業方面判斷是刺客類型的夜行人。

那些人用著黑色布料遮住自己的臉然後斗篷的帽子,遮住整顆頭只留下一雙眼睛讓人看到,身上的輕甲、勁甲無任何紋路標示,無法知道是哪一個家族的成員,肯定是某個家族案中飼養的死士。

那個指揮者一定是某個貴族、王族成員,還受到一定程度軍事教育。

可惜了,那些人雖然反應過來偏偏速度也不夠快,則我已經持劍衝到對方身旁輕輕一揮,最靠近我的幾人瞬間頭顱飛起鮮血狂噴。

太慢了!

有人要從後面偷襲!

不單如此,左右兩側還有人拿著鐵鍊企圖纏住我的手腳,前面還有三人拿著短弩瞄準我。

哼,這個六人包圍的組合相當不錯,就算背刺失敗,左右兩旁還有人限制我的行動,前方的弓弩可讓我無法隨心所欲行動。

可惜了一點。

「軒轅劍法;地圓。」金色光芒綻放,我以雙腳所站之地為中心點輕輕轉個身。

燦爛的金光在我四周畫出一個圓,不斷往外擴散,後方也傳來血腥味代表著有人死去。

「什麼!」對方見著自己的包圍網失敗,還有一個同伴使去徹底嚇到。

哼!就這種水平,學長單人就能徹底輾壓對方不留任何一個活口下來,則我也要多隱藏自己的牌。

要說學長確實很強,然而我現在只用法術也能擊敗人。

學長戰鬥方式都是用蠻力為主,然而卻沒碰過相同水平並且教課書甚至徹徹底底的謀略份子,不用特殊技巧只用教科書版本的手法壓制、擊斃敵人。

你說真的有這種類型高手,請看看不正經魔術講師中的某位特務分室執行者星,那人可就是貨真價實的教科書版本的高手,在第十三卷中更是表達出教科書版本的人到底多厲害。

當然,我現在也正在佈局中。

舉起手指頭看著遠方的敵人,就先用詛咒給人壓迫並且讓對方封閉我的視線範圍,緊接著又倒對方使用濃霧遮蔽我的視線。

「血咒鎖魂。」念著黑色種族的一種詛咒術,對面那邊有人七孔爆裂流血而亡。

這一舉動也使對方徹底嚇到,沒想到會有白色種族之人如此精通黑色種族的法術。

在對方愣住之時,我慢慢往後退潛入空間之中。

「對方又躲起來!所有人快把對方逼出來!」那個首領發號施令,身旁的成員一一往四周邁進。

每一個之間的距離抓得很穩,就算我採取物理偷襲就算成功也會瞬間陷入包圍網中,看來這票死士是精銳中的精銳,要不就是某個夜行人家族重要士兵。

可惜了一點,那就是對方有部分的成員踏入火攻的主要地點中。

彈彈手指頭,將全數引爆。

『碰!』『碰!』『碰!』爆炸聲不斷想起,那邊的人徹底嚇了一跳下一秒快速振作下起滂陀大雨澆熄火焰。

米納斯麻煩妳了。

『主人只要是你的願望,米納斯都幫你達成。』

四周的水氣快速出滿整座森林中,白濃濃的迷霧讓我等雙眼陷入無法看見任何物體。

默默踏出空間,手中拿著用爆符變出的短刀。

「呃!」被我割喉的敵人在死前發出這哀號聲然後躺在地上,偏偏對方不曾想到我擺下空間系的隔音結界。

打量對方的人數,對方只剩下四十人。

要來了!

對方的左右兩側總計一百五十人要來支援此地,對方變化速度比預期中來的高,然而...哼還是太天真了。

如今他們以為我變化只是單純搞出遮蔽整座森林的濃霧這麼簡單,那麼它們就太過於天真。

這場濃霧不單是單純的水還包含我運用的空間力量所準備的陷阱,換句話來講此地是我的世界,有機會學習太一之輪上的紋路、術法觀念,可以開發出領域內控制法則、規則的手法。

「小心點!敵人也是刺客!」這一刻,對面的人也察覺有所不對勁紛紛靠近自己的同伴,還以指揮為中心。

可惜了,這一步也在我的預料之中。

緩緩往前踏出一步,再度進入空間之中。

緩緩走著計算每一個敵人所在之地,也做好一招無聲奪走對方性命的術法,這些都是初階術法,然而對手的實力遠遠在對方之上也預備好第二手、第三手、陷阱牽制。

握緊爆符短刀來到對方指揮身旁,那邊的護衛將人靠得緊緊圍地團團轉張開不少結界。

只可惜一點,這種結界沒徹底封鎖水氣進入。

看著那邊凝聚大量水氣灌入敵人體內,「...呃!」那邊的人發出溺水的哀號,每一個人仰起頭抓著自己的喉嚨。

轉個身拋出手中的刀:「啊啊啊啊!是誰暗算...」對方還沒說完『碰!』爆符的短刀瞬間炸裂開來。

血紅色的紅點、肉塊從霧氣中濺開。

這是刻意讓對方發出的慘叫聲,目的擾亂對方軍心。

「可惡!所有人別慌!按照平常訓練所做!」有人企圖鼓舞整體士氣:「公子會給我們指令的,先冷靜下來!」然而卻不知道,他口中的公子早已溺水而亡。

「啊啊啊啊啊啊!」

『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敵人在哪?為何我們會有一個又一個同伴死去啊?」恐懼已經在他們情緒中擴展出來,逐步感染全體的心靈。

對於大多數敵人有效逐步完解先利用少許的殘酷手段殺害降其心,逐步瓦解對方向心力、默契、戰意,等待時機成熟便可一一擊破、全數消滅。

若對方指揮官無能更是能輕鬆迅速消滅所有敵人,有能耐的要更加注意每一葛細節,還要讓對方無法相信手中拿到的情報是否正確。

「你等的首領已死。」淡淡拋棄全部感情,只留下恐懼、威嚴兩種情緒:「降者免死,不降者死!」這屬於試探,家族的士兵也有機會收編成為底下成員。

如果是死士則是會選擇戰到最後一刻為止。

不管如何,這幾步已經成為一種額外的選擇,你問我為何會這麼說,因為對方增援已踏入我的陷阱中,早已全滅沒必要繼續無謂的殺傷,到能讓那些人戰敗去當傳令兵。

一流的主帥不該為眼前一場戰爭、戰役放入全部的思考,要考量到日後的戰爭、戰役進行其相關佈署、思考,有時眼前的戰爭未必是最終大戰的戰場,很有可能無關勝負關鍵的一場小心戰役。

就算我打贏此戰,未必能撼動黑暗同盟的根本,反倒是黑暗同盟號招龐大的軍隊與仙庭交戰,我方未必能夠佔據優勢。

......

...這是!琴音!

這個琴音有著強大魔力使人感到哀傷、心靈進行大規模的洗滌,這一刻,我動用起軒轅劍法的心法進行部分抵銷。

這就是我招募而來蜀山派掌門青丘芸真正厲害的原因之一,單靠只神器落入野心家手中,對精神、心靈、記憶防禦能力不強的優秀戰士會瞬間淪為對方的傀儡。

跟此刻無關的話題是,這個旋律為琅琊榜插曲“紅顏舊”。

「各位,希望你們能夠想想為何要為了黑暗同盟而戰?是因為對方開出什麼利益?地位?他們真的會願意兌現?難道不怕利用你們親朋好友、伴侶被人利用,甚至....」青丘芸的身音隨著琴聲而來,只見那些人頭逐漸低下。

有拿兵器的人雙手都鬆開也讓現場出現金屬撞擊泥土的敲擊聲,看來神器的力量嚴重影響對方的心智。

看來青丘芸的目的是要讓我趁機招兵買馬,只要用琴身喚醒對方的理智、思想,不在接受黑暗同盟那種洗腦、傳聞,也能讓人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幸福。

「通通聽著,投降之人免死,不降之人只要願意離開便讓你們安全離開。」現階段大局已分,不須無謂的殺生。

那些人眼神逐漸迷惘也跟著身旁的同胞竊竊私語討論,看來琴音、聲音傳入對方耳中,沒任何憤怒情緒傳來只剩迷惘、猶豫。

待時機成熟這些人會加入或著遠離黑暗同盟,不管如何這與我都無關。

那麼青丘芸會跑來此地也代表著戰區已經穩定下來,就只剩我這邊需要更多人手支援。

幾分鐘後,琴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數十名仙氣礡礡之人走來。

「褚軒,極羽要我帶人來這邊支援。」青丘芸一看到我,快步衝來張大雙手緊緊將人抱住:「那傭兵團長把戰線搞砸,降神之所有部分成員穿過防禦線,採用滲透戰術還有次方聯盟的人也企圖搞大規模暗殺。」

這句話也讓人發現一點,那就是這些人衣物都偶破損。

可知剛才也與殺手進行交戰,這也讓我必須更加小心翼翼不能亂來,如果我不幸受傷只會對大家造成不安。

「我還擔心褚軒你出意外。」不知為何青丘芸語氣與原本不同,好像受到什麼刺激。

「掌門、陛下,敵軍剩下二十人有十五人離開,五人投降。」蜀山派一名長者,向我等行禮報告:「敵方主力已經兵臨城下,我等包含傭兵團全部成員加在內只有四十人。」向我一一報告目前狀況。

也知道迷洱帶領的轟炸部隊,目前正在進行掩護歐西里斯帶人撤退。

看來那個人只會看到眼前的戰爭不曾看到大局,只能從小局思考...嗯,作為先鋒倒是可以,則作為一名主帥沒這能耐。

一隻金色的鳳凰飛來,舉起手讓他停在我手上。

閉起眼睛感受這法術力量傳達的訊息。

......

...太好了,敵方本陣已經淪陷並且撤離,至於那一千人打算殺掉神農鼎的現任主人,並且消滅暴力紅眼殺人兔。

哈哈哈!沒想到我們被這麼小看。

「陛下,請問我們要採取什麼戰術迎敵?」長者這個問題十分關鍵。

「呵呵呵,對方人多卻不會比我們更加善用腦子。」改編來至某位智者的話,並且暗示一點:「到時我們只要消滅主要的領導軍官、將領,剩餘的敵兵變會亂成一團。」說著,實際上也擔心這個理論無法成立。

畢竟消滅、癱瘓敵方軍官、指揮機構,本身就數一種賭注,如果那些人繼續選擇向前邁進發動攻擊也會令人頭痛。

「大家聽好不要因為癱瘓敵方指揮機構、系統而大意,我們消滅的只是對方戰術、戰略層次,只要無法影響敵方全體士兵勝負還沒發出。」青丘芸一語道破這計畫的缺口。

大夥點點頭,當然我也想到另一手。

「傭兵團的人隨我消滅對方指揮層,然後青丘芸你用伏羲琴的琴音影響對方戰意、心態。」腦海中浮現一個計畫,只要成功就能重創黑暗同盟這支部隊。

運氣好還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兵力,當然我沒貪那一點程度的士兵。

就算失去這些人對於黑暗同盟本身也沒多大影響,主要原因在於對方不會在乎這一千多人的損失,誰叫這次戰爭在大局中屬於小型戰爭。

不管事勝利還是戰敗對黑暗同盟來講沒多少損失,這邊反而要利用無謂的小戰累積更多威望,然後打贏更多大大小小的戰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0 20:47:1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現在真的變可怕了……仔細想想我家月夜還真的很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你真老謀深算(星星眼)

這次威了一把讓我覺得你真的好帥啊啊啊

點評

漾漾:「謝謝(超溫和的笑容)」  發表於 3 天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