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貓咪

[同人文] 【特傳】黑暗中的王者 第十五章 5/10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3-3 18:38: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的小孩真不是普通人……不過怎麼感覺沒有親情呢……

點評

漾漾:「上戰場,我等都要以大局為重,豈能因為一時兒女私情誤了大局。」  發表於 2019-3-3 18:4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6 23:08:00 | 顯示全部樓層
嘖嘖,漾漾的小孩真是爭氣啊

看來不久之後就會有一番大成就吧

點評

漾漾:「虎父無犬子。」  發表於 2019-3-10 13: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0 14:02: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漾漾視角)
那麼我下一步要如何走好?可以做出很多選擇考量到人數有限、時間方面...使的戰況時間必須壓在一定時間內。

「傳我命令,所有人不准出手,然後準備撤離。」考量到時間方面因素,對此採取單兵作戰。

這方面容易讓我被盯上卻也能立威,讓黑暗同盟的人如今知道他們的對手到底是誰。

當然也不排除白色種族的一些權貴、人族的一些家族大人物為了軒轅劍,而委託殺手試圖將我抹煞掉,搶奪走軒轅劍。

彈彈手指頭,離開空間中手持青銅般色彩的軒轅劍。

「敵!」那邊有人注意到我出現,我便把腳尖踮起踢了下方的小碎石,剎那之間,『啪!』了一下。

那人喉嚨鮮血狂流,倒在地上淪為一具屍體。

「敵襲!」他身旁的同伴看到這一幕,紛紛抽出兵器快步衝來。

使用的都是輕便短小的單手劍、短刀,速度極快可從職業方面判斷是刺客類型的夜行人。

那些人用著黑色布料遮住自己的臉然後斗篷的帽子,遮住整顆頭只留下一雙眼睛讓人看到,身上的輕甲、勁甲無任何紋路標示,無法知道是哪一個家族的成員,肯定是某個家族案中飼養的死士。

那個指揮者一定是某個貴族、王族成員,還受到一定程度軍事教育。

可惜了,那些人雖然反應過來偏偏速度也不夠快,則我已經持劍衝到對方身旁輕輕一揮,最靠近我的幾人瞬間頭顱飛起鮮血狂噴。

太慢了!

有人要從後面偷襲!

不單如此,左右兩側還有人拿著鐵鍊企圖纏住我的手腳,前面還有三人拿著短弩瞄準我。

哼,這個六人包圍的組合相當不錯,就算背刺失敗,左右兩旁還有人限制我的行動,前方的弓弩可讓我無法隨心所欲行動。

可惜了一點。

「軒轅劍法;地圓。」金色光芒綻放,我以雙腳所站之地為中心點輕輕轉個身。

燦爛的金光在我四周畫出一個圓,不斷往外擴散,後方也傳來血腥味代表著有人死去。

「什麼!」對方見著自己的包圍網失敗,還有一個同伴使去徹底嚇到。

哼!就這種水平,學長單人就能徹底輾壓對方不留任何一個活口下來,則我也要多隱藏自己的牌。

要說學長確實很強,然而我現在只用法術也能擊敗人。

學長戰鬥方式都是用蠻力為主,然而卻沒碰過相同水平並且教課書甚至徹徹底底的謀略份子,不用特殊技巧只用教科書版本的手法壓制、擊斃敵人。

你說真的有這種類型高手,請看看不正經魔術講師中的某位特務分室執行者星,那人可就是貨真價實的教科書版本的高手,在第十三卷中更是表達出教科書版本的人到底多厲害。

當然,我現在也正在佈局中。

舉起手指頭看著遠方的敵人,就先用詛咒給人壓迫並且讓對方封閉我的視線範圍,緊接著又倒對方使用濃霧遮蔽我的視線。

「血咒鎖魂。」念著黑色種族的一種詛咒術,對面那邊有人七孔爆裂流血而亡。

這一舉動也使對方徹底嚇到,沒想到會有白色種族之人如此精通黑色種族的法術。

在對方愣住之時,我慢慢往後退潛入空間之中。

「對方又躲起來!所有人快把對方逼出來!」那個首領發號施令,身旁的成員一一往四周邁進。

每一個之間的距離抓得很穩,就算我採取物理偷襲就算成功也會瞬間陷入包圍網中,看來這票死士是精銳中的精銳,要不就是某個夜行人家族重要士兵。

可惜了一點,那就是對方有部分的成員踏入火攻的主要地點中。

彈彈手指頭,將全數引爆。

『碰!』『碰!』『碰!』爆炸聲不斷想起,那邊的人徹底嚇了一跳下一秒快速振作下起滂陀大雨澆熄火焰。

米納斯麻煩妳了。

『主人只要是你的願望,米納斯都幫你達成。』

四周的水氣快速出滿整座森林中,白濃濃的迷霧讓我等雙眼陷入無法看見任何物體。

默默踏出空間,手中拿著用爆符變出的短刀。

「呃!」被我割喉的敵人在死前發出這哀號聲然後躺在地上,偏偏對方不曾想到我擺下空間系的隔音結界。

打量對方的人數,對方只剩下四十人。

要來了!

對方的左右兩側總計一百五十人要來支援此地,對方變化速度比預期中來的高,然而...哼還是太天真了。

如今他們以為我變化只是單純搞出遮蔽整座森林的濃霧這麼簡單,那麼它們就太過於天真。

這場濃霧不單是單純的水還包含我運用的空間力量所準備的陷阱,換句話來講此地是我的世界,有機會學習太一之輪上的紋路、術法觀念,可以開發出領域內控制法則、規則的手法。

「小心點!敵人也是刺客!」這一刻,對面的人也察覺有所不對勁紛紛靠近自己的同伴,還以指揮為中心。

可惜了,這一步也在我的預料之中。

緩緩往前踏出一步,再度進入空間之中。

緩緩走著計算每一個敵人所在之地,也做好一招無聲奪走對方性命的術法,這些都是初階術法,然而對手的實力遠遠在對方之上也預備好第二手、第三手、陷阱牽制。

握緊爆符短刀來到對方指揮身旁,那邊的護衛將人靠得緊緊圍地團團轉張開不少結界。

只可惜一點,這種結界沒徹底封鎖水氣進入。

看著那邊凝聚大量水氣灌入敵人體內,「...呃!」那邊的人發出溺水的哀號,每一個人仰起頭抓著自己的喉嚨。

轉個身拋出手中的刀:「啊啊啊啊!是誰暗算...」對方還沒說完『碰!』爆符的短刀瞬間炸裂開來。

血紅色的紅點、肉塊從霧氣中濺開。

這是刻意讓對方發出的慘叫聲,目的擾亂對方軍心。

「可惡!所有人別慌!按照平常訓練所做!」有人企圖鼓舞整體士氣:「公子會給我們指令的,先冷靜下來!」然而卻不知道,他口中的公子早已溺水而亡。

「啊啊啊啊啊啊!」

『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敵人在哪?為何我們會有一個又一個同伴死去啊?」恐懼已經在他們情緒中擴展出來,逐步感染全體的心靈。

對於大多數敵人有效逐步完解先利用少許的殘酷手段殺害降其心,逐步瓦解對方向心力、默契、戰意,等待時機成熟便可一一擊破、全數消滅。

若對方指揮官無能更是能輕鬆迅速消滅所有敵人,有能耐的要更加注意每一葛細節,還要讓對方無法相信手中拿到的情報是否正確。

「你等的首領已死。」淡淡拋棄全部感情,只留下恐懼、威嚴兩種情緒:「降者免死,不降者死!」這屬於試探,家族的士兵也有機會收編成為底下成員。

如果是死士則是會選擇戰到最後一刻為止。

不管如何,這幾步已經成為一種額外的選擇,你問我為何會這麼說,因為對方增援已踏入我的陷阱中,早已全滅沒必要繼續無謂的殺傷,到能讓那些人戰敗去當傳令兵。

一流的主帥不該為眼前一場戰爭、戰役放入全部的思考,要考量到日後的戰爭、戰役進行其相關佈署、思考,有時眼前的戰爭未必是最終大戰的戰場,很有可能無關勝負關鍵的一場小心戰役。

就算我打贏此戰,未必能撼動黑暗同盟的根本,反倒是黑暗同盟號招龐大的軍隊與仙庭交戰,我方未必能夠佔據優勢。

......

...這是!琴音!

這個琴音有著強大魔力使人感到哀傷、心靈進行大規模的洗滌,這一刻,我動用起軒轅劍法的心法進行部分抵銷。

這就是我招募而來蜀山派掌門青丘芸真正厲害的原因之一,單靠只神器落入野心家手中,對精神、心靈、記憶防禦能力不強的優秀戰士會瞬間淪為對方的傀儡。

跟此刻無關的話題是,這個旋律為琅琊榜插曲“紅顏舊”。

「各位,希望你們能夠想想為何要為了黑暗同盟而戰?是因為對方開出什麼利益?地位?他們真的會願意兌現?難道不怕利用你們親朋好友、伴侶被人利用,甚至....」青丘芸的身音隨著琴聲而來,只見那些人頭逐漸低下。

有拿兵器的人雙手都鬆開也讓現場出現金屬撞擊泥土的敲擊聲,看來神器的力量嚴重影響對方的心智。

看來青丘芸的目的是要讓我趁機招兵買馬,只要用琴身喚醒對方的理智、思想,不在接受黑暗同盟那種洗腦、傳聞,也能讓人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幸福。

「通通聽著,投降之人免死,不降之人只要願意離開便讓你們安全離開。」現階段大局已分,不須無謂的殺生。

那些人眼神逐漸迷惘也跟著身旁的同胞竊竊私語討論,看來琴音、聲音傳入對方耳中,沒任何憤怒情緒傳來只剩迷惘、猶豫。

待時機成熟這些人會加入或著遠離黑暗同盟,不管如何這與我都無關。

那麼青丘芸會跑來此地也代表著戰區已經穩定下來,就只剩我這邊需要更多人手支援。

幾分鐘後,琴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數十名仙氣礡礡之人走來。

「褚軒,極羽要我帶人來這邊支援。」青丘芸一看到我,快步衝來張大雙手緊緊將人抱住:「那傭兵團長把戰線搞砸,降神之所有部分成員穿過防禦線,採用滲透戰術還有次方聯盟的人也企圖搞大規模暗殺。」

這句話也讓人發現一點,那就是這些人衣物都偶破損。

可知剛才也與殺手進行交戰,這也讓我必須更加小心翼翼不能亂來,如果我不幸受傷只會對大家造成不安。

「我還擔心褚軒你出意外。」不知為何青丘芸語氣與原本不同,好像受到什麼刺激。

「掌門、陛下,敵軍剩下二十人有十五人離開,五人投降。」蜀山派一名長者,向我等行禮報告:「敵方主力已經兵臨城下,我等包含傭兵團全部成員加在內只有四十人。」向我一一報告目前狀況。

也知道迷洱帶領的轟炸部隊,目前正在進行掩護歐西里斯帶人撤退。

看來那個人只會看到眼前的戰爭不曾看到大局,只能從小局思考...嗯,作為先鋒倒是可以,則作為一名主帥沒這能耐。

一隻金色的鳳凰飛來,舉起手讓他停在我手上。

閉起眼睛感受這法術力量傳達的訊息。

......

...太好了,敵方本陣已經淪陷並且撤離,至於那一千人打算殺掉神農鼎的現任主人,並且消滅暴力紅眼殺人兔。

哈哈哈!沒想到我們被這麼小看。

「陛下,請問我們要採取什麼戰術迎敵?」長者這個問題十分關鍵。

「呵呵呵,對方人多卻不會比我們更加善用腦子。」改編來至某位智者的話,並且暗示一點:「到時我們只要消滅主要的領導軍官、將領,剩餘的敵兵變會亂成一團。」說著,實際上也擔心這個理論無法成立。

畢竟消滅、癱瘓敵方軍官、指揮機構,本身就數一種賭注,如果那些人繼續選擇向前邁進發動攻擊也會令人頭痛。

「大家聽好不要因為癱瘓敵方指揮機構、系統而大意,我們消滅的只是對方戰術、戰略層次,只要無法影響敵方全體士兵勝負還沒發出。」青丘芸一語道破這計畫的缺口。

大夥點點頭,當然我也想到另一手。

「傭兵團的人隨我消滅對方指揮層,然後青丘芸你用伏羲琴的琴音影響對方戰意、心態。」腦海中浮現一個計畫,只要成功就能重創黑暗同盟這支部隊。

運氣好還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兵力,當然我沒貪那一點程度的士兵。

就算失去這些人對於黑暗同盟本身也沒多大影響,主要原因在於對方不會在乎這一千多人的損失,誰叫這次戰爭在大局中屬於小型戰爭。

不管事勝利還是戰敗對黑暗同盟來講沒多少損失,這邊反而要利用無謂的小戰累積更多威望,然後打贏更多大大小小的戰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0 20:47:1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現在真的變可怕了……仔細想想我家月夜還真的很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4 23:37:09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你真老謀深算(星星眼)

這次威了一把讓我覺得你真的好帥啊啊啊

點評

漾漾:「謝謝(超溫和的笑容)」  發表於 2019-3-16 18:1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20 19:41:5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漾漾視角)
「是!」全體異口同聲,大家紛紛拿起自己的兵器追上。

目前士氣高昂不代表能輕鬆打贏這場戰爭,要多思考最佳適合適當的戰術,過度依賴神器的力量,遲早有一天會因為神器而踢到鐵板。

......

...要多想一些能用的戰術才行,那麼我還能想到什麼合適的策略、謀略出來?

人數過少陷阱無用,看來思考戰術必須更加有用,不然等待我等的只有全滅一條路可走。

「大家友和不錯的建議可講出來,我要聽聽多方面建議。」想聽聽眾人的建議,作為一名優秀的統帥。

不能只單靠自己的意見、想法所動,懂得傾聽眾人之意非常重要,有時自己看不到的缺點、缺失,能從其他人眼中看到,只要傾聽大家意見自然而然能改自己的缺失,讓自身有所成長。

「我們與敵人之間距離遠,可採用遠距離狙擊先削弱對方戰力。」蜀山派成員提出一個標準的建議。

這個建議對於我方來講,相當標準有用可納入第一考量。

目前我無法隨意拿出米納斯再加上沒任何遠距離武器,對此要使用法術進行超高難度狙擊,這點對我來講可辦到。

好歹也跟應龍大人學過幾手水系法術運用課,不得不說應龍大人的課程遠比學校任何老師所上的課程難到爆表,例如使用初階水系法術PS.威力要特別低,貫穿十層高階防禦術打穿蘋果。

對此沒遠距離兵器可沒多少影響,為了增加命中機率不讓對方發現,最好用音波當作媒...

太好了!不得不說極羽你的安排真的是及時雨。

「芸兒,你能讓伏羲琴的琴音回聲讓我聽到吧?」看著人已經模擬出各種應對之策,還要更加強勁有用才能拍上用場。

青丘芸點點頭:「可以的,請問範圍要多廣?」這也讓我開始構想其佈署、計畫。

「越廣越好,讓我聆聽回音的位置。」說著,青丘芸點點頭。

然後他彈著伏羲琴,輕鬆愉悅的琴音在森林中迴盪著,讓人聽著回音估算著對方的腳步、聲音、方位。

......

...大概這樣,如果換成抵達設定座標瞬間擴散大範圍攻擊,這樣能重創更多敵方部隊。

舉起手指頭,指尖前端瞬間展開一個華麗複雜的超大陣法。

『咻!』一道水藍色光芒飛到空中,然後從一化為十,十化為百水藍色光點化為點連接成一個巨大陣法。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無數劇烈爆炸聲連續船起。

「下一個!」從最終回音得知那目標敵方原先人數有五十人,如今全滅毫無任何敵人倖存下來。

按照敵方目前行動的速度,可在交戰前將對方人數壓制在一百人左右,不排除對方加快速度。

這一來我方能占到更多又是,能利用陷阱有效消滅對方數量、拖延時間,能讓持久戰更有獲勝的機會。

雖能用狙擊、遠距離大範圍消滅,偏偏陷阱方面沒多少時間有效處理、準備,就地取材也存在著一部分麻煩。

下一個目標人數有一百人,目前壓在樹木底下小心翼翼探著頭,沒打算快步衝去。

......

...不及的目標,對方不敢衝,代表那邊風險最低。

至於其他人看到那大規模毀滅的攻擊後,也都停下腳步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可以確保對方主帥未必是傻瓜。

可更加確定一點,那些人懂得立刻掌握狀況而非猛烈攻擊。

等等!不能忘了前人的智慧,三國時期蜀漢丞相諸葛孔明對於將領的要求為『將而不通天文,不識地理,不知奇門,不曉陰陽,不看陣圖,不明兵勢,是庸才也。』這句話中,能看出要成為一名真正的將領到底有多難。

......

...對了!如果被這種大招給暗算,換作是我會利用無法向前邁進的部隊為誘餌,掩飾真正的攻擊部隊襲擊對方側面,然後全軍同時推進。

只要法術無法有效運用,那麼我方人少這致命殺也會被表達出來。

「敵會從左右兩側發動攻勢,所有人注意兩側甚至後方是否有敵人。」一語預測著對方敵人會從哪邊攻勢。

這個想法一說出來,對面那邊也跟著我預測的展開一樣。

對方左側投入兩百人右側投入一百五十人,還有更右邊還藏有五十人正在迂迴中,速度極快可確定是夜行人一族的。

剩下的人都從正面邁進,從戰略上來看對方打算採取四面攻擊壓制我方,接著是......中央的敵方採用交錯陣行,企圖避開大範圍殲滅法術造成的規模傷害,想必前端的都是可拋棄的砲灰。

......

...這可要多想優先消滅順序,一但走錯也會更加麻煩。

「褚軒,你有其他想法?」青丘芸看著,也是知道情況有麻煩:「對方把戰力分散平均,貿然攻擊會造成更多人傷亡。」一句話提起我頭痛的問題。


沒錯!目前缺點在於我差神龍點睛一筆,偏偏這一筆不是隨隨便便都能找到的,只能靠經驗、知識來彌補。

「用圓陣到是不錯,問題在於我們人數不足。」蜀山派的人提到這點,也是我在頭痛的問題之一。

可惜無法呼叫空中火力打擊,這也讓我更加思索如何牽制兩側。

......

...是有一個辦法,將戰爭場地帶到我方佔據極大地理優勢的地區,偏偏那邊不屬於我能用的,也不想得罪神農鼎的現任主人。

這也使人難以想到更加合適的戰略、戰術。

看著人點點頭:「不錯,大家還有其他什麼想法?」這個變數存在太多空間,也讓我需要傾聽大家的意見。

如今要有更好的戰術才能獲勝,以退為進、以守為攻,是現在能想到最好辦法...不!其實還有一個辦法,那個辦法也是我目前階段不願意使用的辦法。

那就是棄守投入所有兵力直擊對方後面,偏偏走這一步會讓其他戰線有更多危機存在,這也是我無法隨意放棄在這裡迎敵的原因。

對此敵我雙方能採用的基本盤戰術大致上能推測上,不過也要提防敵方也能想到更多我無法想到的其他戰術,我也要多想想對方還有什麼戰術會用,以免一時判斷錯誤造成大規模傷亡。

許多種可能的戰術也都會出現,也讓人要更多思考如何有用的戰術。

針對各種情況最完美的計畫目前由於人手不足,那麼下一步要如何走才能完美有效...還真難想。

「褚軒,對方已經開始架設大型結界打算打持久戰。」青丘芸這句話,讓我發現一點。

那就是我開始好戰好鬥,竟然會因為眼前的勝負而蒙蔽眼睛忽略真正的目的。

「轉移進展如何?」問著人,提點自己不要忘記不能忽略真正的目的,必須有效真正的目的。

現在必須改掉好戰的壞毛病,作為上位者不能因眼前的小利而忘記大局、大觀念,對此必須懂得適當下達命令、判斷。

好戰是可以,必須有著正確大局觀念以免日後統帥大軍遇到大危險,更是要想想日後與黑暗同盟產生大戰該如何判斷、用人,我方目前階段可用的人才沒多少,還要到處搜刮、尋訪各式各樣的人才。

「已經轉移完畢。」蜀山派的人講著這句,已經讓人可以用更多手段。

可以採用主動進攻也能放棄防禦據點進行迴避,現在能使用的戰術已經有更多能採用。

開始思索任何一種能用的戰術,發現如今已經能採取主動攻擊、防守、撤退誘敵等等戰術,讓人思索如今可用什麼戰術應對。

「青丘芸妳個人覺得我方是否要主動進攻?」個人想到的手法確實多,對此選擇詢問其他人的建議。

青丘芸點點頭:「沒必要維持防線,那麼我們能使用多種攻擊戰術。」語畢,蜀山派的人給予一個建議:「我們能用精銳戰力化整為零,讓對方不知要從哪一側應對我們的攻擊。」

不管如何,蜀山派的人確實有不少能用之才。

不愧是仙派中知名的大型勢力,有如此優異優秀的人才,然而因為原世界還有許多種因素,導致那個大行勢力需要搬家換到更好的環境。

還要能避開與其他原本居住者交戰的地方,在守世界來講非常少,這也是對方願意接受我提出的要求。

「如果你覺得把力量同時集中在一個點上,進行突破會如何?」有我當先鋒利用軒轅劍的力量開路,青丘芸用伏羲琴的力量守護左右兩側,可讓其他人將自身力量集中在缺口上。

「稟陛下,若對方把戰力同時分配到我方兩側避開我方之鋒,擊我方之短。」這人提到一個關鍵,那就是奇蹟魔術師楊第一次與金髮男主打仗時所利用的手段。

對於人數稀少的我方來講,這麼做會被對方輕而一舉咬死。

哼!人才多果然就是有好處,自己沒看到的部分會有人發覺試著忠言逆耳,讓為君者知道自己的錯失。

我該如何走好?敵我之間的差距也明確起來。

如何走好?

把感知能力發動,拉長距離尋找請來的兩位友人目前下落。

......

...很好,對方後頭的陣地包含召喚物已經全數擊退,至於請來的魔王也因為儀式不夠完整,能發揮出來的力量有限。

「夾擊之勢已成。」拋出這六字,也讓人理解可以用更多手段應付敵人。

現在採取中央突破戰術然後再跟友軍會和兵分二路從後方擊殺敵方主力,另一個辦法為中央突破成功後,開始利用那邊撤退,這也有可能讓黑暗同盟的軍隊轉向襲擊公會的袍級。

也有機會對方抵達公會那邊人員已經離開要不襲擊失敗,慘朝公會一方敵我不分大規模轟炸徹底殲滅,現今可採用的謀略急速增加。

最保險風險最低的是中央突破,將對方的兵力一分為二,在對方試圖重整之時卻無法攔阻到我們。

「褚軒我們有需要繼續戰鬥的必要嗎?這個小規模的衝突勝負已分沒必要再浪費無辜的生命。」青丘芸說著我正在想的事,無意義的戰爭對敵我來講可沒好處。

可避開更多風險拿更多戰果是好事,這樣會顯得太擔心。

「青丘芸在雙方短兵戰前立刻彈安眠曲,只要針對敵方軍官、將領就好。」不知黑暗同盟指揮機構,構成模式倒是能想到合理的應對之法。

對方只要將校沒死,指揮權限部會轉移到預備人員,那麼在將校沉睡之時,敵人要如何有正規指揮系統。

這樣一來,失去指揮的軍隊無法統一集體的意識,各自都有自己的想法、看法,在無法統一之時,我方能利用這狀況逐一利用,達到一一擊破的機會。

「好,這辦法超棒!」青丘芸立刻談起安眠型的音樂,幸好有設定無效區。

感知下,得到敵方軍隊開始有部分實力強或著積極與其他人溝通者,一一陷入沉睡,不少地方出現更多騷動。

很好!對方軍隊暫且是一片散沙,只要沒人重整軍隊能有更多手法應對、消滅,然而那會花更多時間,目前建議是無視左右兩側無法造成威脅的敵人進行無意義的殲滅,多花時間衝過去然後布置陷阱確保敵人轉向追擊能立刻反擊。

隨著音樂逐漸到尾聲,敵方軍對徹底陷入混亂崩盤。

「全體突擊!」站起來軒轅劍指著前方,快步往前衝。

「殺殺殺殺殺殺殺!」全體大聲喊著,跟在後頭快步衝向敵人陣地。

「右側敵人有重整跡象,遠距離法術殲滅。」一邊向前邁進,一邊觀察敵方變化。

只見無數各種法術光芒朝右方飛去,那一邊的敵人也一一消失加入安息之地的行列。

至於中央的敵人,則是紛紛重新握起兵器快步朝這衝來。

右側剛才法術牽制已經造成部分影響,接下來是左方的敵人只是原地待命可沒多少行動,由此可知那一邊的敵人打算犧牲眼前的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20 21:31: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越來越成熟了呢……感嘆歲月如梭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26 22:14:04 | 顯示全部樓層
人多好辦事啊!有人可以來幫忙想戰略總比自己一直埋頭苦思好(拇指)

是說漾漾你什麼時候變得好戰了啊?(好奇)

點評

漾漾:「十戰中只有一勝,不如一開始就把那張勝利的牌抽出,直接解決敵人就好。」(因此變得好戰  發表於 2019-3-28 19:5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3 21:01:4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章
(漾漾視角)
「褚軒這個是什麼?」作為我的護衛的青丘芸正看著夾娃娃機裡頭的物品,顯然蜀山派掌門從未到原世界好好玩過。

在那場大戰結束後,我等暗中招兵買馬相當順利目前職業士兵擴充到一萬人,居民抵達六萬,如果在從這六萬人中算上義勇軍,現今仙庭可調動兵力為三萬大軍。

這其中也包含取得不少盟友協助,崑崙山願意讓我想要的人才來仙庭效忠,代價是一個山峰與城鎮作為根據地。

這個條件我也答應,然後...實際上還有總計兩萬五千人可沒算進正規軍或著義勇軍中,這乃傳說中的亞人一裔,由於他們的文化、教育水準相當低,目前由儒家者搭配上伏羲琴錄音帶雙重洗禮下,逐漸接受文化陶勳。

收編亞人一族後,真的對於那一族強大的武力感到畏懼。

不怕死亡、好戰視死如歸,只尊敬勇猛強大之人,對於敵人下手凶殘,喜愛擱下敵人身體一部分作為戰利品。

當時可以收編原因在於我得知這傳說中強大一族,單人闖入對方巢穴一劍一招打贏對方無數高手、強者,讓整個亞人一族稱我為『殺神』歸順於我,再讓它們來仙庭後,感受到所謂的信仰之力帶來的強化。

我也曾好奇亞人一族的強大,得知黑暗同盟相關的一個大型傭兵團出沒地在哪,率領一百名亞人狼騎兵前去劫殺。

戰力明明是一比十,作為試探投入二十騎換來整整一千人被單方面屠殺到毫無反手機會,開戰到結束整整不到三分鐘,那二十人只有稍微輕傷卻殲滅整整五十倍以上的差距。

最為他等的君王也深深感受到這批軍隊恐怖,好好培養、調教日後可作為中央軍的主力攻擊部隊、特攻先鋒軍。

「夾娃娃機,裡面的娃娃是寶可夢的伊布。」說著,看著正在玩那台玩玩機的人,已經知道對方隊夾子動了多少手腳。

......

...一次角度、方位正確能夾起娃娃不出任何意外,考量到玩法還有下頭物品位置,更加能確定一次一個入手不成問題。

「青丘芸你想要嗎?」淡淡說著,看著正在挑戰的人失敗。

被我點名之人一個訝異,沒想到我會拋出這個問題。

青丘芸緩緩點點頭:「想要...」後話沒說出,只是臉頰稍微變紅潤。

原來如此,是被那...女漢子給震撼到產生某方面的敵意,當時為了瞭解那女漢子的種族文化,特別跑去找老闆,哪隻被女漢子追蹤到然後老闆拋出『我白癡』徹底消失不見。

一副老闆欠了女漢子種族一大筆錢,導致看到那一族的人要如此畏懼害怕。

從口袋中拿出十元硬幣放入機台中,搖動搖桿來到我判斷的位置、角度一按下去,夾紙夾起伊步的尾巴,緊接著一晃夾子鬆開,娃娃就這麼以完美拋物線掉入洞孔中。

真是簡單,這種水平讓高階能力者玩實在有夠無聊。

「青丘芸這送你。」將伊布拿出來送給身旁的女生,另外再拿出另一個十元。

現在要準備拿夢幻送給我的乾妹妹,一個明衛還暗藏一個影衛,她的目的是在我有需要時提供撤退、移動手段。

看好角度以及判斷其重量與要用的角度推測出正確的地點,已經構想出完美的夾取方式。

夾子依照我想要的位置下去,然後夾起夢幻娃娃。

然後搖晃角度順利讓娃娃掉出來,彎下身準備拿起娃娃,瞬間感受到熟悉的氣息出現。

「冥漾好久不見。」轉頭一看,幸運同學朝我一笑:「大家舉辦國中同學會,漾漾你要不要邀請人來?」在幸運同學背後的人還有...何政!

那些人滿頭問話,狐疑為何幸運同學會叫我冥漾。

如今我長相也跟以前也存在差別,不排除幸運同學不單幸運高還包含眼力有所成長,發覺變化後的我就是以前的褚冥漾。

「衛禹他是......」何正看著我,雙眼則是盯著後頭蜀山派掌門的青丘芸。

這也不意外,畢竟青丘芸身材比例是不少女性羨慕的完美類型,活潑的氣質再加上狐族的天生氣質,如果跑去當偶像光靠臉蛋、身材一定會讓不少人心動。

『這人難道是...衰人!』這是何政第一個心聲,下一個則是『為何世界這麼不公平!衰人都能陪這美女啊啊啊!絕對要讓衰人丟臉讓那個女生討厭衰人!』

......

...算了,這些人也不是第一次,有些事情不用管太多。

『那女生年紀跟我們相差不大,到底是吃什麼才能有E的?』女生的忌妒心扯底傳入我腦海中,為何要這麼做主要原因在於聆聽國中同以免有人去跟更會通風報信。

「請問你們是漾漾的國中同學?」幸好青丘芸有學過白話文,笑笑跟他們打聲招呼:「小女名為青丘芸字芸兒。」只是,不小心忘了大家稱呼親暱之人或著給自己取綽號部會用字。

「請問青丘芸我能....」知道何政邪惡的意念,刻意挑此刻打斷:「我們來遊樂園玩玩。」實際上是調查那怪盜出現之地以及逃跑的手段。

那怪盜發出挑戰函明晚要竊取,明天中午要正式展出名為彩虹橋的寶石。

那塊寶石出至於守世界的精靈之手,而且還是千年前精靈王製作出來的寶石,為何會落入原世界的商人之手,可沒人知道答案。

「冥漾難得見面,我們要不要去歡唱中心玩?最近有周年慶有折扣。」何政似乎不知我早已知道他真面目,企圖蒙騙過關。

......不妥,部快點調查完美,到時企圖攔截那位怪盜極大可能性會失敗,那如何甩掉這些人。

這是!

不單是我連青丘芸、迷洱也感應到這是鬼族的臭味,味道來源還是從何政身上傳來,這也不意味,他現在都在混黑,難免沾染上那臭味也有可能。

...不行!如果放著不管一但爆發,會讓幸運同學遇到危險,還有幸運同學雖然對於惡魔氣息、影響接近免疫,不代表其他人能到。

「芸兒你要去嗎?」問著身旁的人,青丘芸點點頭:「好的。」這一來,我們跟在對方背後一同前往歡唱中心。

......

...這是新開的!而且還是在高樓內,用這邊當監視據點...位置角度不錯,能看到主辦場邊緣地區。

對了!對方未必在現場很有可能在...上面!

『迷洱,你從影子中監視政葛高樓內是否有可疑人物存在。』以精神連結傳達命令,下一秒迷洱就從影子中消失。

進來後,何政還故意企圖在電梯內吃青丘芸豆腐,當然我輕輕撥開他的手讓人不小心摸了其他男生。

哼...

奇怪?為何有男生想要吃青丘芸豆腐,我會有種吃醋的感覺存在?

很快的進入幸運同學訂好的包廂內,大家各自點了想要的東西當然女生們湊在青丘芸旁邊。

「你們要點什麼?」何政說著,意圖卻傳來『雖然沒機會坐在旁邊,不過只要等會讓衰人出糗,就能讓芸兒知道我比那衰人更加適合你。』

哼...

絕對要讓你出糗,讓你知道不要得罪人。

「不如讓衛禹來隨機點如何?」提出這建議,大家也對於這遊戲感到好玩紛紛點點頭。

對此我跟青丘芸成為大家推薦的第一棒,會成為第一棒也不感到訝異。

這旋律是...涼涼!沒想到讓幸運同學隨機來點還會有如此好玩的展開,那麼就...發動詛咒讓人丟下臉。

「入夜漸微涼 繁花落地成霜,」青丘芸淡淡飄出一句話,瞬間引起眾人共鳴:「你在遠方眺望 耗盡所有暮光。」淡淡的吟唱著,卻有充份感情令人痛哭。

奇怪?為何我的心在痛?不是普通被引起共鳴而是靈魂產生強烈共鳴。

「不思量 自難相忘」

不能再想了,現在要輪到我唱歌。

現在點的是男女合唱版:「夭夭桃花涼 前世你怎捨下。」不知為何跟青丘芸合唱,會超越伏羲琴影響威力。

「這一海心茫茫 還故作不痛不癢不牽強」這個問題只能先暫時拋到腦後,專心完美唱歌。

『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何衰人唱歌技術不輸給偶像歌手?』

「都是假象。」唱著,芸兒接:「涼涼夜色 為你思念成河」默契遠遠超過之前配合。

......

...

「淺淺歲月 拂滿愛人袖。」很快換了我,自己越來越進入那個景意當中:「片片芳菲 入水流。」

「涼涼天意 瀲灩一身花色。」不知為何我與青丘芸之間有種說不清的默契,隨著她的歌,內心也逐漸動情:「落入凡塵 傷情著我。」

如今只能暫且不管這情緒起伏,好讓何政等人嚇到我已經不是以前的褚冥漾。

「生劫易渡 情劫難了。」

唱到這,有種懷疑為何我跟青丘芸之間一定有某種關聯。

一起唱著,不知為何心底情緒起伏也跟著變大,讓人更加珍惜與青丘芸的相處時光。

「吾生願」來到最後部分,我兩一同合唱:「牽塵」換來大家集體拍拍手。

現在何政一臉哀怨雙手雙腳更有奇怪的動作,做人何必感竟殺絕,現在讓人急不需再補刀下去,就給人一條生路。

便把下一棒拋給其他人,我跟青丘芸則回到座位上。

那人後來拋出有急要先出去,還不忘抱怨我帶給人不好的影響、磁場,讓他身體不舒服。

變濃了,感覺上他並非染上鬼族氣息、毒素,而是身上有種東西進行感染,到底會是什麼?

下一個人抽到哆啦A夢的主題曲,開頭什麼也沒多認真在聽,比較在意的是剛離去的人狀況如何。

這氣息變得濃厚!不快點管管我看會出意外。

『青丘芸,我們留分身在這去監視下何政。』感覺到鬼族的氣息有所變化,判斷必須第一時間去處理。

放任不管,只怕會越演越烈。

沒必要為了過往的仇恨,放任一條倒楣的生命扭曲成鬼族,快點去解決此事好回去觀察如何分析怪盜的動向、手段。

「衛禹我們要去工作,有機會再見。」說著,我跟青丘芸留下分身然後對自己丟些幻術,消除自己的身影。

快步走了出去,追尋鬼族的味道尋找那人。

那人...不在洗手間,而是...往樓梯走!

「可惡!為何衰人能有如此漂亮的女友!這世界怎麼...對!我把衰人打殘當著他的面強X青丘芸,讓青丘芸成為我的物品。」何政身上的鬼族味道越來越強烈,甚至還有種詭異之處。

何政就像練功走火入魔的能力者...等等!那鬼族氣息有點熟悉,很像...不!是烈川王的氣息。

可惡!對方竟然打算在原世界搞出鬼族好分散聯合公會的注意力,這種隨機無法預測的游擊戰,對於聯合公會的人來講十分不利。

小心翼翼緩緩奏去,手伸直抓住軒轅劍的劍柄一口氣姊開九道主封印五道輔封印。

青銅色的劍身、劍柄、護手瞬間化為金黃色的神劍。

強烈的正氣纏繞於身,輕輕一揮,金色劍光斬向何政。

他如然轉個身眼睛翻白眼,甚至還變灰:「衰人褚...」話沒還說完,瞬間就被劍光打倒在地。

「青丘芸彈“雪落下X聲音”看看能否淨化此人。」如今何政被劍氣擊昏,短期間內無法醒來。

優美琴聲想起,我將注意力轉到四周。

只見何政身體出現黑煙以及開始掙扎,也讓我找到會讓他變成這樣的物品。

劍尖輕輕劃過去只劍一個暗黑色帶著一些血紅不詳的骷髏頭飾品,看似普通之物實際上黑暗氣息已經侵蝕人的氣場、靈魂、肉體,以氣場為騙局,實際上針對肉體、靈魂。

以聖道之劍的氣為媒介設下強大的封印術,讓人研究著這個飾品到底是從哪來又從哪洩漏出來。

「青丘芸派遣蜀山派道心最堅定之人,將此物先給極羽複製一個副本作為研究用,然後這正本轉交給公會的人員。」知道黑暗同盟在這麼安排,必須讓公會有所警戒。

不然公會會被打個措手不及,最嚴重還會全滅破壞大多數我等構想的大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4 15:38:2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要抓怪盜了啊……漾漾我提醒你一句線索遠在天邊進在眼前喔而且線索是一位自由人

點評

對...偏偏現在都沒發現  發表於 2019-4-4 17:1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