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貓咪

[同人文] 【特傳】黑暗中的王者 第十二章 3/20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25 08:22:5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你啊……被纏上是活該說謊一下就能甩掉了啊

點評

漾漾:「為君者不須光明磊落。」  發表於 2019-1-25 20: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8 22:21:39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嗚漾漾你學壞了啊

竟然開始會拐人了

不過我想說做得好啊(拇指

點評

漾漾:「你要人才就要懂得如何拐人。」  發表於 2019-1-29 10:1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9 10:21:3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漾漾視角)
彈彈手指頭,手指釋放金色的光芒化為一隻小小的鳳凰。

這是我與那兩位友人的聯絡方式,只要找那兩位友人在帶一些人手前去幫助,能給予黑暗同盟的人馬造成龐大的壓力。

再讓極羽帶領一些人馬前去與公會聯合起來,青丘芸帶著主力留在此地,那麼傭兵團投入與降神之所一戰...不行!風險太大了,傭兵團剛才大戰想必也耗損不少體力、力量,最好以防守為上策之選。

「委託人放心,降神之所的人,我會讓他有去無歸。」傭兵團團長咬牙切齒,口吻充滿不少憤怒:「我會讓它們後悔出生在這世界上,讓他們看著族人慘朝虐殺、虐待,讓他們知道他們一族所造的孽到底多麼令人憤怒、仇恨。」

「團長,不用教訓到那種地步,我們跟降神之所全方面宣戰人數嚴重不夠。」那個女漢子扛著斧頭,笑笑講著。

不愧是常勝將軍底下的人,顯然團長亂來的毛病也很清楚。

那人的家族名為歐西里斯,不是遊戲王卡裡面的歐西里斯的天空龍,而是守護聖杯下落的某個騎士後裔家族。

就因為守護聖杯的下落這個重大秘密,慘招到降神之所無情的屠殺、滅族,會有這種怒火也非常合理,然而這人的姐姐卻看開懂得珍惜生命。

「老公不用擔心我們,頂多只是一些人光榮去英靈殿。」看著女漢子的笑容,深深懷疑這傭兵團為何沒滅亡的原因。

......

...算了,詳細原因暫且跟我無關。

「陛下,如果你要招募請戰先鋒,那人到是不錯的候選者。」極羽看著對方的背影,拋出諫言:「還請勿給對方掌管一方大軍的權限,只給人一千人到五千人規模的兵力。」

這個諫言,我也點點頭。

那種人不適合擔任一方統帥、主帥,做一個小小先鋒官倒是合理合適,未來的大戰中,卻出現一個眾人無法預測的成長。

至於是什麼成長就讓我暫且賣關子,讓我將話題拉回現在。

「聯合公會剛才回報會出動三名黑袍、五名紫袍、然後白袍跟其他袍及總計十位,作為先鋒來調查,如果規模過大會立刻多派遣人手。」極羽說著,便將那些人的名字一一寫下來。

黑袍者為冰炎、休迪、戴洛,紫袍者為夏碎、阿斯利安、雅多、莉莉亞、褚冥玥,其他袍及分別為伊多、雷多、萊恩、千冬歲、米可蕥、辛西亞、天薔、日野琴悠、丹恩、哈維恩。

這份名單上除了日野琴悠外,全部都是我所認識的人。

這是刻意的?還是有誰指名?

幸好有天薔來,這樣做連動戰術可有不少戰略性質上的安排、考量,那麼這邊的援軍也差不多抵達了。

眼前出現一到金光,下一秒金光散去。

那邊出現一個複雜華麗有著強大力量、法則的陣法,陣法中站了一個黑色短髮朱紅色眼睛的男子,一個銀白色短髮,紫羅蘭般眼睛的少女。

「兩位許久不見。」看著兩人淡淡說著。

剛才已經將情報傳給這兩位,此二人是我近期認識盟友兼友人的金亞靈、墨雨澤,這兩人實力非常強大,不輸給現役資深前線戰鬥黑袍。

「久排策?」金亞靈說著,這句話原文是『許久不見,已經安排好迎敵之策了吧?』

關於這,點點頭。

「看來戰力兵分多路一一擊破不成問題。」墨雨澤看著公會袍級名單在場人員,然後從他手中丟出一柄劍。

舉起手接下這柄劍:「謝謝。」我無練二刀流,考量到使用軒轅劍也有些限制,準備一些品質不錯的備用兵器也是一件好事。

「我們計畫很簡單,敵人有兩個不同目的的勢力,對此採用連續攜帶戰術的可能性偏低,也不能因此大意。」看著在場的眾人,下達命令:「我方要採取一一擊破閃電攻擊戰術,不能給對方會師的機會。」

「黑暗同盟第一路就讓極羽帶著一些人與公會的人會師一處發動攻擊,然後我與金亞靈、墨雨澤還有蜀山派的五名高手前去迎敵。」一一分配任務,被點名知人點點頭:「青丘芸帶著剩下三十五人作為預備部隊。」

當然我準備的手段不只如此,還包含...

「青丘芸立刻調動蜀山派中擅長御劍飛行最好能在海拔一萬以上的高手來,讓迷洱協助隱藏、傳送,作為機動轟炸部隊。」考量到長期戰爭,不對襯作站也要做好準備。

雖有做好萬全準備,偏偏也打算多準備一些保險。

可惡!到底有哪種方式能多做保險?

「大家聽好一但哪邊遇到危險,立刻與青丘芸聯繫,作戰時間限制三十分鐘。」考量到風險與投資,對此採用三十分鐘的作戰時間。

一但超過三十分鐘,在場的人都知道是要立刻撤離。

「我不會下達死守、死撐的命令,大家請別拿性命當作賭注亂來。」這句話玩,在場的人紛紛解散。

這一刻也讓我注意到,未來要培養專門進行高空攻擊、高空轟炸的部隊,總不能仰賴會御劍飛行之人。

還有專門滲透、偵查、小股突擊、恐怖襲擊的專門部隊,專門滲透敵方陣營、民間機構的特務,建立更加完善的情報網。

此次戰役結束,要回去與眾文武百官之人探討兵種以及運用範圍、目的,要將各軍隊軍備、物資統一,單然也留下特殊性質、裝備的特殊部隊。

「褚軒,先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戰爭上。」墨雨澤拍拍我的肩膀:「這次戰爭結束,我們去喝一杯。」

「好。」笑笑答應友人,快步前往我們預定的伏擊區域。

抵達之時,對方碰巧遇到園地解散的傭兵團誓死抵抗給予我們時間多做準備,這次我準備從原世界搞來的對坦克改良地雷,在炸裂開來前不會讓能力者察覺,一但爆炸威力遠遠超過高階袍級的防禦力。

至於墨雨澤前去拯救倖存者並幫忙拖延更多時間,我打算以拖延時間將敵人主力牽制住,然後小股精銳破壞後方敵人的陣法、儀式,雖有一些不安因素這也是目前最好考量。

直接無視戰爭、部隊襲擊後方,難免會遇到一些變數存在。

牽制對方主力掩護其餘部隊執行任務,可增加任務完成度,雖有對方的間諜、特務混雜在內給予許多風險。

「疑!!?」被拯救的傭兵團之一驚訝地盯著這,手指著我:「你還活著!我以為你已經死了。」

「現在還活著,你們還能在戰鬥嗎?」打良對方,目前斷了一隻手一隻腳,臉色蒼白顯然失血過多。

這票傭兵大多都無法在戰鬥下去,能戰鬥的只剩三十多人。

那三十多人有人失去眼睛、失去手臂、失去腳、失去手指頭,顯得疲憊不堪,隨時與敵人交戰都會輸掉的殘兵敗將。

如果是原世界的軍隊那可成問題,可惜他們是...守世界的人:「還能在戰,至少多拉幾個黑暗同盟的人一起下地獄。」對方笑容顯得尷尬:「如果要逃在我身上放些大規模殲滅禁術,我可要多帶幾人下地獄。」

「我不打算那麼做,既然要戰為何不想活下去打贏這場戰爭。」淡淡說著,將青銅色的寶劍從劍鞘中拔出:「諸位勇士!有人願意陪我軒轅劍之主褚軒奮戰殺敵嗎!」

此刻眾人陷入沉默,失去眼睛睜大耳朵還有眼睛之人睜大眼睛盯著軒轅劍。

「「「「有!」」」」

全體發出內心怒喊著,聲音從丹田湧起。

「諸位想活下去?想回家與家人炫耀你們與軒轅劍之主一同並肩作戰嗎?」

「「「「想!」」」」

在敵人還沒到來之前,我偷偷運用言靈做為號召,感染這些人的心境、意識,讓人願意捨棄恐懼、痛苦,化為驍勇善戰的精兵良將。

在那邊的訓練已經將自身言靈磨練到極致,能靠三言兩語鼓舞著整體的心境、士氣,也能讓敵人心靈產生動搖。

能給予傷患、失望者活下去的希望,能讓敵人、黑暗者改邪歸正的機會。

「要不要讓那些靠著埋伏、偷襲的卑劣黑暗同盟之人,知道何謂驍勇善戰的傭兵!」怒喊著,偷偷釋放治療術。

「「「「要!」」」」

「我們此戰必贏!對不對!」鼓舞已經到最後一步,這些人的眼神中部存在迷惘、畏懼、憤怒,而是堅不可摧的堅定眼神。

「「「「對!」」」」

治療術的光芒壟罩他們的身體,原本失去的身體部分逐漸再生。

那些人驚訝、感嘆看著身體,下一秒立刻拿好自己的兵器沒兵器的破壞四周的樹木,搞出一些臨時的武裝來。

不錯,不愧是職業的傭兵團,反應、速度,不輸給袍級的人。

已經不須戰吼支撐他們,現在就讓黑暗同盟的人見識何謂奇蹟之力,到時給予對方前面帶來莫大的壓力,可被迫讓對方提前發動不完整的陣法、降臨手段或是降低對方守護陣法的警備人員。

「所有人就地隱蔽,黑色種族知人選擇偷襲,我們就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讓他們知道什麼才是一流的偷襲。」才一說完,現場鴉雀無聲,任何力量都沒有。

緩緩蹲下盯著遠方,小心翼翼釋放感知。

......

...很好,對方沒任何特別的舉動,反而大步快速追來。

人數都集中在這一側,左右兩側沒多少人,採用鶴翼陣也不用怕左右兩側被敵人給夾擊,如果單純力量碰力量錐形陣、方陣到時不錯之選。

問題在於我不打算浪費無謂的時間、力量在不必要的碰撞上。

對此採取有效夾擊對方的鶴翼陣,現場還有多餘的人數...最少五十人我能分配出一支獨立部隊,讓他們繞到對方後頭才取四面夾擊。

一但交戰就依照現場狀況,快速分配兵力禦敵。

腦海中開始構築整個戰場的模擬環境,思考各種合適的作戰計畫,推算採用種戰術、戰略能增加勝算、降低我方戰損。

「來了。」輕輕講出兩字,大家也瞬間進入備戰狀態。

那些人沒注意到自己從狩獵者淪為獵物,拼命猛烈追來,速度快到完全忽視對方有機會反擊的可能性。

種族上來看有夜行人、夜妖精、鬼族還有不少黑色一側的種族存在,這也不得不佩服黑暗同盟的號召力有多強。

對面第一批人快速進入地雷區,然後平安通過。

最前面的地雷有特別設置,攻擊目標並非第一批而是後面的敵人。

「穩著,讓弓弩手、術士準備攻擊。」知道對方將繼六成的人數踏入陷阱,開始做出先手的準備。

『碰!』劇烈爆炸聲響起,無數泥土、石塊、粉塵衝上天空。

「啊啊啊啊啊!」黑暗同盟的人發出哀號聲,也有人大喊:「敵襲!」下一秒被炸彈餘波衝擊到。

「就是現在!全體自由射擊!」

『唰!』所有人從樹叢、樹木後露出身體,拉著弓搭著弩發動猛烈的攻擊。

「敵襲!快找...」原要緊告同伴的人,還沒說完就慘招弓箭暴頭。

這就是戰爭的殘酷、恐怖之處,上一秒還活著下一秒就死於異鄉。

一波又一波的箭矢、法術攻擊過去,無數特效光束閃耀著,黑暗同盟的人雖有企圖重整陣容、氣勢,然而在剛才地雷區中喪失七、八成的兵力,剩餘的人非死即傷試圖反抗,只怕會徒勞無功。

那麼生路就在後頭的警備部隊、預備部隊中。

哼!那麼單純打消耗戰,我方取得先手的絕對優勢,對方想發動陣法必須做出犧牲。

換作是不惜犧牲同伴也要獲勝之人...要準備後撤。

「開始依序後撤,不必在這邊與敵人消耗下去。」原本打算夾擊對方,現在打算換一手。

第一波攻勢重創敵人,讓我有更多眼光看待接下來的戰爭變化。

假設我是那種人現在會採用大規模殲滅法術,不分敵我重創對方,我方頂多是失去先行的部隊,換來消滅敵人全數的防禦兵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9 10:41:5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傭兵團沒滅亡的原因……你真想知道這位客關?去問老闆吧,雖然他因該會想掐死你

點評

漾漾:「沒興趣。」  發表於 2019-1-31 19: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4 10:35:12 | 顯示全部樓層
公告
大家好,祝大家新年快樂,年年有餘
祝福大家金豬報喜,有著快樂的一年
由於我的坑太多了,所以沒那麼多靈感寫各篇的過年加賀文,不知是腦袋接錯線還是怎麼樣,竟然想到下面網子的坑
http://pinkcorpse.org/forum.php? ... p;extra=#pid6628753
歡迎大家來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5 23:15:21 | 顯示全部樓層
傭兵團沒有滅團的原因啊.......我猜是因為他們是火星人(笑)

火星人的生命力真的太強了啊

點評

漾漾:「不錯,生命強可活下來。」  發表於 2019-2-16 21: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7 15:57:3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漾漾視角)
「第一批撤退完畢!掩護剩餘的人員撤離,保持距離不准迎敵!」顧慮到對方的招,便採用以退為進的戰術。

從戰略眼光來看,對方增援、大招一但抵達,我方必定會受到一定程度的重創,不如提前做好準備反殺回去,並且降低傷亡有何不法。

實際上這邊的人馬只有三十多人供我使用,原本八百名額外傭兵竟然剩三十人,也表達出常勝將軍到底多麼不適合統帥大軍,作為一名先鋒軍官倒是合理。

如果要獲勝最好選擇為趁對方受到重創無法掌握情報打了就跑,不斷使用伏擊、狙擊削弱對方的力量,等待時機成熟大舉反攻。

「是!」傭兵們大聲回應,快速配合分成以十五人開始進行撤退。

幸好對面也在重整才沒趁機追擊,就這麼逃五分鐘後頭傳來劇烈的爆炸聲,緊接著是捲著粉塵、樹木殘骸的衝擊波。

果然沒錯!如果貪心為了吃掉那些殘兵敗將我們會受到這招攻擊。

「就地掩護!準備邊戰邊撤!」對於變化快速下達新的命令,這招的威力遠比想像中來的高。

若不是偷偷施展神族的高等防禦術,只怕大家現在傷亡更加慘重。

以軒轅劍為媒介能有效降低一些高難度、複雜的術法,卻也令人不能長期這麼做,這會變成一種依賴。

果然跟預測一樣,那麼換成是我下一步會...

「所有人聽著,敵方第二波攻擊部隊要來了!」以爆炸作為掩護,削弱我方戰力然後包圍殲滅。

要不確認我方全滅然後直接通過,對此能想好各種狀況應對之法,剛才之地已失去地理之便,如今上上之策是拉開距離重整並且建立根據地,好進行持久戰應付敵方攻擊。

那些傭兵眼神更加鋒利:「是,做好準備!」氣勢完全沒下降,反而各自握進武器站好位。

不錯!人數不多士氣飽滿,只要有充足的戰力就能扭轉單方面的不力。

米納斯可讓我從水氣知道對方的佈署、兵力,現在要思考更多如何迎敵之策,要用三十人打贏這場戰爭,最好做出更多有效的佈署。

『主人,只要是你的願望,米納斯都會幫你達成。』米納斯的聲音悠悠在腦吼中浮現,閉起眼睛感受四周。

隨著水氣話為我的感官,漸漸發現敵方的佈署。

左側那邊有一百名敵人靠近,右側則是五十人,中央五十人這些只是用來探路的前鋒,敵方主力全數聚集在正中間,總計高達一千多人,這種佈署倒也讓人開始考慮如何破解。

目前離接觸還有三十分鐘左右,風向是我們站在上風處。

火攻...納入備案,四周可沒適合建立火線的地區,貿然用火攻對方改變風的流向,我方會因為火攻的有毒濃煙而有所削弱,接著是視線會下降。

凝聚強烈的水氣弄出煙霧,會使對方提前做出準備以防敵人偷襲。

採取疑兵計要看對方是否會吃這套,不吃直接殺萊會使我方陷入大決戰中...大決戰...等等!我是不適忽略了什麼?

「所有人聽著將這邊布置成要實行火攻計畫的現場。」既然人數無法彌補上,不如先採取一一擊破手段。

布置火攻場合讓對方抵達,會使敵人有所加快腳步對外的警覺心,而忽略掉我們會躲在他們的正下方,要不我用空間能力帶人躲在裡頭。

在那之前不如把感官放到另一個需要擔心的戰區上,這邊人手有限必須依賴現有的戰力,也擔心著友人的安危。

隨著水氣感官逐漸放遠看到另一端的戰爭,那邊現在是我的兩位友人大開殺戒壓制著黑暗同盟的人,現場雖有黑術士偏偏對於墨雨澤快狠準的刀法逐漸屢戰屢敗。

另一人與墨雨澤完美搭配讓黑暗同盟無法使用祭壇、祭祀法術,被迫使他們他們逐漸陷入苦戰甚至面臨崩盤的危機中。

短期間內不用擔心友人,先把注意力放在我方所在地上。

至於黑暗同盟的人行動速度也沒多快,反而更加慎重警戒著四周以防會有人開始突擊對付他們,如此一來我們打算也會被迫失敗收場。

更加強化在空間方面的感應,令人放心對方不會猜到我方的招,主要原因在於對方沒準備鬼族、空間術士,這也讓人可讓人數躲在空間中。

就算對方兵力是我方的倍數好了,然而,將兵力分散為三分又沒平均必定會讓人有機會一一擊破,數量跟我方差距沒多少。

用伏擊消滅中央的敵軍,然後攻擊左方的敵軍,雖說對方有一百人,然而不把多餘的五十人放在中央能表達出一點,那點就是中央的敵軍很快會有加速的機率存在,好讓多餘的五十人包圍我方的退路。

哼!打算從四面八方團團包圍我等,明知我方兵力少還用這手,不知要說對方有慎重過度還是說無聊想要屠殺殘兵敗將。

前者反而用偽裝現場未必會重招,後者反而很好對付還能讓我用三十多人吃掉整整兩百人的敵軍。

「報告!」在我思索的時候,一名傭兵立刻向我敬禮:「現場偽裝完畢!為了讓對方起疑我帶了幾名火系術士在前方不遠處布置多重火線,並且確保這邊會讓對方認為正常。」

這人如此說著,像我表達出他做為一名副手、副官有多少能耐,可以將上級的安排給完善,讓陷阱不會因此被看穿。

可惜此人天賦不太好,導致未來終生只能做為一名小小的千人將直到退休、戰死,無法擠入仙庭的將軍之列。

「很好,計算好風向、風力潑灑正確的油。」因為火攻讓時間有所拖延,對此提高讓人做出錯誤判斷的機會。

接下來就是腳印要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十分重要用傳送陣、移動符太引人注目,不適合使用。

對方卻說腳印不用留,只要留下移動陣、傳送陣的痕跡,也讓人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讓對方知道座標可以讓敵人兵力更加變少。

這個彌補缺點也不錯,更加表達出運用之法。

「就依你的辦法。」說著,對方敬禮轉身快步跟同伴說自己的構想。

看著他的團隊成員拿出手雷、炸彈能了解,對方必定懂得何謂現代戰爭,也知道恐怖攻擊、恐怖襲擊優勢到底在哪。

看著桿木堆、桿草堆放了遙控炸彈、裝有遙控裝置的手榴彈,開始好奇一但走這招會有多少效果,辦不到放火騙過對方然後我們等到過後再離開或著依照原定計劃伏擊。

緩緩走去看人,傭兵們精神抖滿眼神鋒利,完全不像因為人數差距而畏懼的膽小之輩,而是驍勇善戰喜歡挑戰困難的勇者。

相信五色雞頭會喜歡這種兵,可惜我不希望下屬都這樣,也希望能帶全部安全回家而非部分的人事回去,然而真正的戰爭中有得必有失,不管多麼強大的將領、多麼優秀的統帥都無法守護所有人,只能保護眼前能守護之人。

「大家聽著。」雖知接下來的話會影響大家士氣、向心力,不過不說也會後悔一輩子:「如果戰況不力,大家且戰且退步許死撐、死守、戰死!而是要活下去!只要還活著,有朝一日還能反敗為勝,何必在乎一時的勝敗。死了就沒下次機會,不如保住機會讓未來有機會反敗為勝!」全體心境非但沒有變動,反而更加堅定不可摧。

無聲壓迫並沒出現,反而大家心境更加高昂。

「大家,活著回來一同喝酒。」拋出這十二個字,展開空間術法將所有人拉入空間中。

三十人集體點頭:「陛下!遵命!」這一刻瞬間對我宣誓效忠,其中也有占大多數人成為我底下禁衛軍、特殊部隊的成員。

躲進空間後,感受著戰前的寧靜與壓迫,聆聽著遠方的聲音,雙眼凝視著前方,耳中傳來不少聲音。

草叢不遠後竄出深紫色的煙霧,這股煙霧有著濃濃臭味,根據我作為藥師的學習來看,大多是慢性致死的毒藥組合再一起的複雜毒物。

不但如此,還包含詛咒針對白色種族的治療手段,就算是精靈族中了這招十之八九也會死亡,看來對方也做好萬全準備。

「躲在空間中果然是正確判斷。」默默說著,心底也留下冷汗。

若剛才選擇就地躲藏而非躲在空間中避開一些不安因素,我看這一波我們會有全滅的風險存在。

那麼下一步對方會如何走?

換作是我會等毒煙過去大軍緩緩走向確認是否有倖存者,有了就補刀,沒有就繼續往前走。

「對方前鋒部隊會如何走?」開始思考對方的主帥個性如何,會利用我們的火攻搞出毒煙來反殺。

能代表對方不是白痴,反而有頭腦。

那麼伏擊的計劃也要依照現況進行更改,以免我們伏擊失敗反而慘朝伏擊,簡單來講,套用王者天下這部漫畫,廉頗與蒙驁一戰的壁來講。

自己的計劃反過來被對方給利用,自己還被後頭的上層給算計。

算計!

對了!不得不懷疑這種粗糙的包圍網也是對方主力部隊的算計,看來我方伏擊中央的五十人會造成不利的展開。

「傳我命令,如果我沒第一個出手全體原地待命,矛頭不對立即撤離!」這一刻,整個神經傳達我不能迎敵。

「是!」在我身旁的傭兵緩緩退下跟同伴報告,這也令人不得不感嘆這些人真聽話。

換作公會的人...呃,全體給我砍掉重練!在軍隊中無謂的個人個性通通給我忘記!

唯有意識統一的軍隊方能百戰百勝,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戰功瘋狂亂來只會讓人傷亡更加慘重,公會就是從頭到尾忽略掉這點。

要用原世界歷史來講,公會袍級就是二戰中的白人飛行員,都只在乎個人名利忘記自己的任務是什麼,導致原本的任務會被遺忘。

有興趣可以去看看名為『紅色尾翼』的二戰老片,我要的是二戰時期美方322戰鬥機大隊這種優秀的軍人。

優秀的士兵搭配優秀的主帥、驍勇善戰的先鋒將領,這可是能給人不敗之師的印象。

話題稍微偏了,目前對方的軍隊已經緩緩接近。

人數不多不少剛剛好是五十人無誤,卻也讓人發現一點,這是陷阱!

「這是一個陷阱!」看出一點,立刻下達新的命令:「所有人緩緩撤離,不准迎敵。」如果是陷阱,不如我方採用火攻試探看看。

正在我們撤離之時,對方停下腳步所有人各自拿著兵器擺出圓陣。

「大家聽著警戒四周,這邊油氣味不多不少是在隱藏什麼。」在圓陣中心之人,一語突破我方的陰謀。

哼!有趣。

能在這種變化萬端的戰區中能保持理智推測敵人會怎麼走,要咬這個餌食必定會付出一定龐大的代價,不如不咬誘導對方。

「確認好安危後,將這邊給拆除不要後續的同胞受到卑劣的白色種族陷害。」那人伸出蒼白的手,手指甲篇長。

原來如此!是夜行人的貴族,那麼懂得兵法、謀略也相當有道理。

看著對方的佈陣,也讓我下達新的命令:「引爆A4的乾草堆。」語畢,在對方5點鐘方向的乾草堆瞬間炸裂開來。

在那個爆炸、燃燒一起,對方人馬瞬間亂了。

「所有人冷靜下來!這個火攻只是虛招、幌子。」對方一句話讓人冷靜下來,重新恢復陣行。

看來這些人實力不錯,想必是那個夜行人的私兵,不然湊起來的軍隊十之八九一亂,除非統帥有能只怕軍隊會越亂越過頭。

「準備好洪水陣、祈雨術、降雨術,對方企圖用大規模火攻必然是要我們慌,只要我等不慌以逸待勞,必能獲得勝利。」

這一交鋒也讓我知道黑暗同盟有優秀的軍官、將領存在,也讓我更加確定要成立特殊部隊,好讓我日後大戰能有好的手牌、底牌可打。

單靠現在的同伴、盟友要與黑暗同盟全方面交戰,輸的機率還過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7 20:01:40 | 顯示全部樓層
樣樣加油希望你早點脫離危機雖然可能要很久

點評

漾漾:「這長戰爭無法避免。」  發表於 2019-2-17 20:3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9 22:45:47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加油啊!(拍肩

你還有很多仗要打呢~

還好你的隊友不是豬隊友,不然這場仗會變得更難打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3 18:30:43 | 顯示全部樓層
剛好有靈感於是寫了漾漾跟青丘芸兩人孩子的故事(雖然只登場一位就是了
老大驍勇善戰文武兼具
老二見鬼能說鬼話 見神能講神蹟,總之是一流外交與內政高手
老三則是中庸平均沒任何特點

番外-子世代
(漾漾視角)
「起稟陛下!大王子殿下率領蜥蜴人一族三百精兵以及四千七百名仙庭主力部隊於昨日,攻破水鬼號稱部落水寨。」

在奇歐妖精一族、降神之所的外交問題解決後,過了一段時間這次輪到黑暗同盟勾結水鬼一族大規模侵害四周。

再加上本次仙庭會出兵在於...黑暗同盟也出動大規模的人馬,目前水鬼聯軍總計高達三十萬人,則以聯合公會、仙庭為主的聯合軍兵力才八萬人。

人少原因在於奇歐妖精一事後,仙庭對於大多數妖精王來講可說是非常危險的大敵,對此與之為敵惹不起,又讓奇歐妖精一族勢力由盛轉衰並架空奇歐妖精王修迪的權力,讓奇歐一族的妖精淪為議院制度。

王族、貴族、長老淪為精神象徵沒多少實權,地方便讓執政官處理,對此喜好自私的妖精王更加畏懼,對此這次聯軍對方並未派遣大軍。

接著這邊也與白色種族主要勢力交界處過遠,導致聯軍方面能夠投入的總兵力過於有限。

「知道,告知他們摧毀城寨後立刻轉往支援公會遠征軍。」看著地圖,思索對方每走的任何一步會如何。

那城寨一淪陷對方絕非會輕易放過對此派遣大軍奪回機率極高,與其讓對方牽制五千人規模的部隊,不如搶先一步掐住對方要喉。

「沒想到那孩子拜姜毅為師後,成長如此突飛猛進單靠五千人的部隊攻破大家戰前預定需要準備兩萬大軍才有機會攻破的要塞。」極羽喝著茶淡淡說著:「當時預定的敵軍守兵為五千人,上次密報提到那邊有三萬大軍駐守。」

「也因為孩子的努力,現在我們能提供更多兵力進行多方面壓迫。」看著桌上的各木頭製的棋子,開始思考剩下的手段。

原本只靠五千人牽制有限,當初決定派遣信使勸公會派遣黑袍撤軍,以免陷入包圍網,如今可讓公會的人馬深入敵營大開殺戒。

則我們這邊也能有更多手段運用......水妖精一族派遣來的三千人數的武軍,目前與對方產生對峙,由於水妖精人手過少,貿然強攻無用。

「在這些充滿毒氣的沼澤、低窪森林中強行行軍,不管仙庭還是聯軍本身早已到極限。」極羽走了過來,雙眼盯著地圖以及上頭的棋子:「以多段戰線牽制構想無法繼續使用,單靠兩隻偏師強行進攻採取斬首計畫未必有用,只會讓對方更加積極交戰。」他把玩著棋子同樣陷入思考。

現在我方遇到最大問題乃脹氣、暗殺術此二者為地利,接著雙方人數差距為人和。

現在遠征本身也要靠一段落,這一地帶必須更換進攻手段方能有用。

「夫君,這邊氣候已經調查完畢,明日早晨必有大雨,這大雨水流會讓沼澤毒素中的地方流入各大區域,繼續待著明日中午聯合軍不戰會失去半數以上的戰力。」我家王妃青丘芸進入主帳內:「微臣建言,立刻傳令三軍立即拔營後撤。」

「我方因此地因素早已有不少存糧腐爛、發霉,有做好萬全準備顯然也被對方預料到並加以利用。」在進入此地開戰之初,早已注意全體健康、糧食、兵器狀況。

也因次仙庭大半主力部隊為龍族、蜥蜴人、水系種族為根本,便是要應付此環境,傷亡幸好能夠壓低。

......

...該死!犯了大錯,應該投入艦隊來確保壓制火力能針對大範圍的敵軍陣地。

最初沒投入因素也在這沼澤地帶有些天然氣過強會被敵方給利用,再加上這邊天空亂流、雷雲眾多。

「傳我軍令!從現在起後軍轉為前軍,左軍轉為右軍、右軍轉為左軍即刻起立即後退。」喊著,立刻轉交代:「並且派向各軍傳達要後撤,最遲明日晚上敵軍將會總攻擊。」

至於要班師回朝的理由,已經能夠找到一個。

那便是原本預定難以攻陷的地方只要五千人便攻陷下來,這個理由雖很勉強,也不代表著我們為因此全軍撤離這地方。

我要讓大軍退回能有效抑制壓制對方的區域布陣,只要對方趁機追來我等能藉此將其全數殲滅。

我仙庭在此只投入三萬人,兩萬中分出五千給孩子,另外一萬五由我帶領,剩下的一萬人就在後頭佈陣、紮營作為補給轉運站。

至於後方率兵者便是樂笙,可確保就算陷入困境後方大營能有救援各線的能耐。

「「「是!」」」

三人很快下去傳達我的話,原以為能安然無恙...不!如果是我會派遣主力部隊刻意戰敗化為散兵,讓對方獵殺、追捕並讓人在敵方背後倖存下來。

不妙!

從開戰之初到現在背後那種詭異感覺就是在這!

可惡!雖處處提防這次被對方算計,若現在退軍無法及時到安全地方的部隊只有兩個,一為聯合公會的遠征軍二為孩子所率領的五千精兵。

「來人!」要二選一,對仙庭來講最有利的還是自家人。

「是!」一名士兵一進來,直接下達軍令:「叫海龍游擊軍可派遣的五百人立刻到大門集結!」,瞬間換上一習戰甲。

派太多人去前線救援引領撤軍,只會拖累大軍速度,唯有以少量精銳完成此任務。

「領命!」

考量到後招,若我不幸在此陣亡。

默默拿起紙筆寫下『若朕不行在此離去,命極羽、李學聖兩人為攝政王、青丘芸為代理君王,代孩子成熟能繼承王位各自回歸本質。』

此二人並無會為了權成亂來,至於讓青丘芸暫代王位避免妖師一族長老趁機擁立我家孩子,並架空我孩子的權利。

因為要論外戚勢力,蜀山派遠遠比妖師一族影響還要龐大,妖師一族勢力在蜀山之下,也可讓蜀山派緊張。

這麼一來牽制已形成,崑崙山不會放任妖師、蜀山兩外戚勢力獨大,兵家、鬼谷子一派的人也會互相牽制。

極羽、李學聖深受各方勢力信賴,可作為潤滑統領關鍵。

此書隨後交由青丘芸保管,此後便帶領五百游擊兵快速前往支援自家孩子。

「陛下!大氣精靈傳達消息聯合公會遠征軍已經與敵軍全面交戰陷入僵局中。」一旁士兵說著,這消息早已在預料之中。

「無訪,撤退建言早已傳達各路人馬中。」對方不選擇在黃金撤退時間離去,是對方自己的錯誤判斷。

等等!如果那個傳令有時差,那麼我家大兒子發現敵方詭計,基於戰略、戰術方面,外交層面最佳安排為...立即率兵支援公會人馬並掩護撤離。

雖有這把握,目前對於那五千人下落還是無法追蹤到。

「起稟陛下!前方出現大量水鬼一族、黑暗同盟聯軍的屍體,傷口為仙庭兵刃所殺。」前方探子飛快回來,這一刻陷入思索。

哈哈哈!

真的是名師出高徒,如果那城寨淪陷於昨日,這時差本身就是故意的。

攻陷城寨後立刻消失,讓敵我無法掌握下落,那麼...就能化明為暗趁機暗算敵軍。

「全軍轉向!支援聯合公會的遠征軍。」這一刻判斷本身就屬賭注,猜錯我等也會錯失撤離時間也無法跟自軍人馬會合。

比起公會全滅,個人比較不希望自己的人傷亡過重。

公會如今有共同之敵站在同一陣線正常,日後黑暗同盟垮台白色種族大舉肅清黑色種族,那麼聯合公會也會成為敵人,如此在有共同敵人狀況下,暗中設局陷害公會損失更多人才好為未來對峙布局。

米納斯麻煩妳了。

水滴流入沼澤中閉起眼睛感受遠方、水的流動,腦海中浮現畫面。

黑色即肩膀著俐落單馬尾少年守拿偃月刀快步衝向敵人,刀光一閃,數十、數百名敵人頭顱在空中起舞,其餘沒捲入之敵試圖包圍,少年另一手抄出蛇矛飛快連續刺。

其餘敵人屍體瞬間被震碎,還無視各種防禦手段、防具。

甚至還用自己四周有著強烈火焰混搭著詛殺用的言靈,將企圖偷襲者瞬間點燃燒死。

厲害!

「全軍聽令!掩護聯合公會的人撤軍。」淡淡說著,下一秒四周傳來:「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連同空氣開始震動怒吼,強大的壓迫此刻遠處也能深受感覺。

「陛下!」原先想看大兒子交戰,卻被下屬拉回。

淡淡看著眾人:「無訪,此乃我等戰吼。」自家大兒子天賦到什麼地步,心底已經開始有底。

現在他才高一,如果此刻去考黑袍想必能讓人與學長做比較。

看來我等老兵遲早要退隱江湖讓年輕一輩大展神威,在那之前...「全軍聽令!我等也加入戰局讓少年兵見識何謂老兵的資深!」

跟自家兒子比賽太幼稚,可惜...作為王啟能被孩子輕易比下去。

「領命!」

加快速度朝目的地那邊跑去,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離那邊越來越近,途中也遇到黑暗同盟聯軍的人,大家順手將其殲滅。

有趣的是,對方毫無預料到會遇到我帶人支援。

「陛下...這是否會是陷阱?」第五次單方面殲滅黑暗同盟散兵,底下有人產生這疑惑。

距離主戰區只剩三分鐘的路途:「全軍聽...」正下令突襲之時,看到黑髮少年坐在屍體山上:「兒臣參見父王。」

.......

...

「起稟父王,兒臣要上奏。」我家小孩從屍體山上跳下來行禮:「兒臣在三日前攻陷那城塞,並下達封口令讓軍隊從明轉暗偷偷轉往各處敵方後頭陣地,以斬殺聯軍數千名軍官殲滅其總計十九萬八千人。」

這!

這已經不適單純跟學長相提並論而是超越都能辦到,不單有優秀的軍事眼光單論實力遠遠比預期強。

「此刻繼續進攻乃下下之策,我等已經拿到充分戰果可班師回朝。」這孩子潛力相信非常優異,繼續培養未必輸給亞那、冰牙精靈王。

這孩子日後終於下任仙庭之主、終於我,未來可讓此人代替然掌管仙庭大多數的兵權,好讓妖師一族長老找任何藉口干涉內政次數下降。

「汝要和賞?」

此地大局已定,立即撤離已非必要性。

「稟父王,兒臣希望父王將賞賜通通給予參戰的眾人,兒臣為王族成員保護子民乃兒臣責任,黃帝陛下有言我作為長子要有長子的態度,成為弟弟、妹妹最堅硬的盾牌、利刃保護血親。」

......

...這下終於知道自家孩子如此強大的原因,因為黃帝陛下、應龍閣下也跑來訓練人,難免會一不小心訓練出過強的人。

自己也是這樣,這個經驗習以為常。

至於人品不貪不獨佔功勞,甚至還拿出筆記本一一報上參與這場戰爭的同胞的功勞,還有希望能爭取到的權利。

收買人心為未來爭奪太子之位布局,還是單純希望守護家人,就讓我看看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與其打壓不如適當讓人發揮,好試探此人虛實。

由於對自家孩子這個隄防也讓人有充足的機會一一發揮,從小小五千人將開始往上爬,甚至在四年後爬上大將軍之位。

並且結婚,將自己的妻子送入宮中讓我監視。

此子在未來被眾人稱為黑之龍王,此稱號也包含龍族種王者承認,非龍族者卻比龍族強大善戰。

也讓學長天天跑來勸人去當黑袍,不要單純只當武軍成員。

以上這些都屬後話,現在則是我們在回去路途中。

「父王本次大戰起因在於此地白色種族的妖精迫害水鬼一族,逼人與黑暗同盟結盟。」大兒子一邊說著這場戰爭起因到我等介入前的展開:「還請父王號招世界會議,讓各族領導者齊聚一堂討論如何公平、平等對待黑色、白色種族,迫害、打壓只會讓黑暗同盟勢力更加龐大。」

也有著不錯戰略眼光,這個會談確實能給黑暗同盟壓力。

因這會談成功白色種族對待黑色種族態度改變,讓不少黑色種族能公平活在太陽底下,一起享受陽光那麼黑暗同盟勢力會出現動搖。

在這戰役結束後,我也著手研究會談的可能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