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貓咪

[同人文] 【特傳】黑暗中的王者 第六章 11/23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1-3 20:53:01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樣好帥氣喔!
漾樣會不會回去看看他們“是在”某個地方看。
漾樣該不會四#一六歲了…吧…(冒冷汗

期待下集

點評

可以猜猜看,現在漾漾的精神年紀可說是千年老妖級別的  發表於 2018-11-3 20: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3 21:09:2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放棄還是…不要想漾漾幾歲了…(我心臟不夠強

期待大大更新!(希望文文裡不要爆出漾漾幾歲,我會吐血

點評

褚軒:「我現在有興趣在暗巷堵安地爾這咖啡狂。」  發表於 2018-11-4 16: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4 16:22:33 | 顯示全部樓層
目前發展請暫時當作正文的前傳看待,不管是我的還是各位大大的小孩也要安排如何相遇如何說服加入,所以...呃,回學校也會拖一點時間
到時有需要一點好玩橋段,由請安地爾來幫忙點起劇情高潮

第三章
(漾漾視角)
在那之後設計好我主宰的世界規則,讓所有傳送手段進入那世界中,只能全數集中在一個地區裡。

那個地區,是一個四周環繞高山,則高山我用眾多世界法則、規則、禁咒用來封鎖高山,使人無法攀爬高山。

在確保那邊安全後,開始思索要如何招兵買馬。

目前正在思索要從哪邊招兵買馬?先考量到,幸好我現在學會讓人用靈魂、真名發誓終生不背叛我、仙庭,不然考量到招募黑色種族也要隄防黑暗同盟的間諜。

「我聽聞蜀山派正在研究要遷居到哪個世界中,畢竟不能引來原居民不滿。」應龍跑來我家...更正一下,是跑來我主宰的世界喝茶著:「蜀山派現任掌門非常有趣,你能去看看」

聽著前輩的這句話,也讓我選擇去蜀山派看看那邊有什麼。

畢竟要尋找志同道合的同伴本身難度高,更不用說願意為陪我一起征戰沙場治理一界者,這絕非普通人才能夠擔任的。

應龍喝了一口茶:「你也能用這界的資源,換取崑崙山在那建立一個峰。」他給我許多招兵買馬不錯用的建議。

例如購買守世界奴隸商販的奴隸、尋找一些無家可歸的人加入...呃,還有很多實用的辦法。

單然接受帝王學教育,也可知道跟奴隸商販購買也存在不少風險,然後無家可歸之人是否會願意成為我的同伴還是奧客沒人可之,至於換取一些勢力支援也存在不少風險。

要建立一個勢力本身就相當困難,更不用說剛建立沒沒無聞的國家。

如果要現成戰力崑崙山、蜀山是目前最佳選擇,能力者家族就算能請來不被他們反客為主的機率不高。

最終選擇應龍的建議,那就是...先去蜀山派看看,因為這任蜀山派掌門非常有趣,跟我一樣是上古十大神器伏羲琴的主人,這種人能通過那邊的考驗,代表人品能信賴。

拜託應龍寫封介紹信過去,則我選擇去守世界晃晃,看看有沒有有趣的人才。

目前我帶著銀色假面、留著黑色篇長的短髮用道冠戴上,給人一種虛幻不真實的第一印象,這個印象主要是用來偽裝。

目前在一家餐廳吃著午餐,聆聽四周的八卦。

畢竟特訓一千...一個月跟外頭也有所斷訊,最好收集一些有用的情報好方便日後行動、招兵買馬。

「極羽你為何不想當黑袍?」正巧隔壁桌的人有著一個力量很強之人,那個人緩緩回:「因為這樣不就不自由了。」

......

...

好吧,這是我第二次聽到有人不想成為袍級,同時也是第二個不成為袍級很瞎的理由。

「可是成為黑袍有很多特權耶!」

另一個回:「連我都很希望成為黑袍。」這句話,可是全部接觸過公會的人夢寐以求的夢想。

則我...黑袍能吃嗎?黑袍都是我要的人才嗎?

已經對於黑袍沒多少敬仰,畢竟實力相同甚至超過只將對方當成能尊敬的人,而非帶著敬意的崇拜。

不過...那個拒絕成為黑袍的人相當有趣。

仔細觀察他掛在腰間上的武士刀,那是名刀“三日月宗近”想必是一名優秀的能力者,只見他身起懶腰打著哈欠:「那些特權要靠很多勞動換取,那會犧牲我的睡覺時間。」

有個性!不知能力如何?

「敢問閣下對於實是有何見解?」轉個身,對著那桌的人露出笑容:「我是近期斷絕與外界一切連繫的習武之人,正巧想要聽聽能成為黑袍的人對於目前時事的看法。」

「好。」原以為對方會拒絕,沒想到爽快答應。

我先從治國、統帥大軍、治軍、治將、農耕、律法、文學、治民、研究等等不少領域交談,對方談笑之間有鴻儒,可知此人滿滿的文韜武略,是上上之選的人才。

與此人交談,更加想要讓此人對我宣誓效忠。

那麼,到時我也要對他表達身分,至少知道他對於褚冥漾看法是如何?避免養著一個危險的風險因子。

「我出關沒多久,聽聞妖師褚冥漾背叛白色世界,與黑暗同盟勾結企圖裡應外合攻陷Atlantis學院。」半加油添醋試探對方回應,他搖一搖頭:「我雖不認識那人,不過我可確定他是刻意背叛的。」

疑!!?

不單是我訝異到,連他身旁同桌之人也都訝異到。

他看著整桌的人表情變化:「首先他與黑暗同盟勾結能得到什麼好處?」這個問題,也是現在守世界最在乎的問題之一。

「黑暗同盟推翻六界後,可以讓他成為其中一界的主人。」隨便挑最合理的答覆。

「這個想法非常合理,我個人推測日後黑暗同盟那會有不少人死於褚冥漾之手。」極羽提起一點:「我這邊認識一個人,他情報網遠遠比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所能想像來的強大。」

喔〜還有這種人才存在。

「學院卻無淪陷,他的情報網層報告出,黑暗同盟派遣殺害奇歐妖精王子的殺手,因為兒女私情而誤大事,若無兒女私情完全執行,那麼奇歐妖精族的王子必定會死去。」這也令人更加想要這個人,他緩緩提:「既然有如此完美安排,為何學院無淪陷、沒外援、同步攻擊?讓整個學院陷入危機中?」

「在那之後,褚冥漾立刻前往妖師一族謀殺妖師一族族長為成。」他提到這,也表達這人價值遠遠超過一名黑袍:「謀殺未遂,得到被放族就逃跑,這也表達他要與妖師一族斷離關係。」

等等!如果老姊得到此人幫助,那麼我的布局全都白費!

「學院未攻陷、謀殺未遂得到放族,這兩條看似不同的結果,在我分析中得到這只是一個開端。」他一一說出,能讓我列入未來行動的參考依據。

嗯,如果用英文來區分此人的人才級別,那麼他是最高的S級人才,還是必須拿到手的等級。

跟他交談中不斷試探、轉移、套話,對方也跟著用這些伎倆。

可惜的是愉快的午餐時間很快結束,因為有群屁孩跑來鬧場,那人穿著降神之所的衣物。

「那邊的狐狸,要不要來加入我們降神之所?」那人帶著人圍住這桌,則極羽身旁的人都無奈嘆口氣:「這已經是第幾次?搶刀、抓人、綁人為何每天都有?」

「極羽兄,要不我們打個小賭如何?」喝了一口熱酒,看著對面的新朋友:「要賭什麼?」他放下手中的牛排刀。

由於我們瀟灑自在的態度,也使的那票屁孩抽出武器準備砍人。

稍微打量一下那些人...嗯,實力不怎麼強,不使用軒轅劍單憑這攜帶的漢劍都能解決,每人只需一招用零點零一秒就可。

「那麼褚軒兄,不如我們賭誰輸了就要聽贏的人一個要求。」對方的態度不愧是能成為黑袍的人,對於這比賽是在必得。

「你們這傢伙!」其中一人拿流星錘用力拍著桌子,木碎片、陶瓷碎片、玻璃碎片飛起。

手指頭伸出,輕輕碰其中一個碎片。

『碰!』碎片話為砲彈撞擊那人的喉嚨:「咳!」對方吐了鮮紅色的鮮血,然後脖子與身體就此分離。

極羽也出現在對方背後輝著手中的刀,刀光一閃只見三個人喉嚨噴出血來,緊接著倒在地上不起。

有趣!速度快又強大。

「你這手不錯,使人瞬間體內水分子被抽乾而死。」他笑笑看著我抹殺另兩位降神之所的人,也狐疑打探我的實力高低。

精神攻擊...有自保手段,水平相當高。

至於降神之所的屁孩只剩下一位,那人看到自己帶來的人,剎那之間,全滅也嚇出一聲冷汗,轉個身拔腿就跑。

只可惜一跑到大門那,頭頂插了一把漢劍背後被爆符所變的武士刀刺穿後背,角度位置屬於打穿心臟的致命一擊。

「極羽兄你這手不錯。」對方的攻擊跟我空間傳送劍爆頭時機一致,換句話來講,此局雙雙平手。

對方緩緩鞠躬:「褚軒兄,沒想到你空間法術如此優異,小弟佩服佩服。」

「極羽兄,愚弟對於你的實力更加佩服,愚弟連你的速度都無法看出,像你這種人不管到哪...」幸好及時煞住,不然就要變成當眾拐人。

對方也沒多說什麼,看來這種事情時常發生。

一個並非聯合公會的人,而且實力又有成為黑袍水平的人,這樣很容易吸引不少想要收集高手的人注目。

對於此人更加感到有興趣,也讓人思索能開出什麼價格讓他願意對我宣誓效忠。

「極羽兄,不如我們換地方聊天。」說著,對方也同意:「好,再待在這邊會給店家造成麻煩。」出去後,他與朋友們道別約好下次見面的時間。

讓我決定要去什麼地方聊天喝酒,當然我選擇的是...我所掌管的世界,在那邊不怕人跑不怕有人闖入找麻煩。

由於自身建築方面可沒學很多,就在之前簡單打造一個小涼亭。

「不愧是妖師一族曾經的先天能力者,實力遠遠比情報中還要強大。」在我們入座喝了一口酒後,極羽一語道破我的身分:「你果然是刻意破壞友情、謀殺族長未遂被驅逐於妖師一族中。」

了解這人的能耐,心底很清楚要隱瞞我是褚冥漾是不可能的事。

「那你說我的目的是什麼?」不錯喝,不愧是黃帝時期的美酒,酒盡十足。

百年、千年好酒可是好喝的,我要看看對方酒後會吐出什麼言論?更加確定此人每一個情緒變化。

『以酒試探我的虛實,此人一定接受過不少帝王式教育,幫助他的人絕非普通大人物,再加上這個世界的主宰就是妖師褚冥漾。』我也利用妖師一族的先天優勢,聆聽對方內心話。

厲害!

你問我為何要稱讚對方厲害,因為...

『還會用妖師一族的能耐,聽取我的心聲。』預料到我所準備的另外一手,在這邊我用妖師的能力也不用特別隄防重柳族。

在這世界中,重柳族會被驅逐、無法進入,強行禁入異能也會慘招封印淪為普通人任人宰割。

「建立自己的勢力與黑暗同盟宣戰,這只是目前的目的。」他一下猜出我的目的,然後提到:「真正的理想是建立一個沒任何禁忌、黑白共存的世界。」連我構想中的世界也都提到。

此人果非S級人才,而是SSS級人才。

「你如今卡在創立之困。」一語道破我目前頭痛的因素。

我頭痛的因素有以下三者。

其一、招兵買馬、結交盟友,要提防那些人干涉我的世界走向,甚至架空我的權利。

其二、如何立威、如何安排要職,讓人們心服口服,避免爭權奪利產生。

其三、如何統治各種不同的文學、文化、習俗,並且消除其衝突,並且建立真正有用的法律。

以上三點若無法有所破解之法,所以此人一定有應對之法。

「你日後會招募黑色種族、白色種族之人,雙方禁忌、關係也必定會成為你主要的課題。」他一一講解,也讓我學到不少應對之法。

首先我有充足的成本誘拐那些需要資金、領地的勢力加入,這是我目前最大的底牌。

然而最大缺點在於我是孤家寡人,可沒忠臣、士兵,強行邀請過大的勢力加入,會造成一黨獨大的局面。

邀請太多弱小的結盟會造成利益分配不均會有人反對,對此要我立一群忠勇之士統帥大規模的人員,好讓他們慢慢消除過往的仇恨,立法之人必須由儒家、法加諸天萬界公認的最好文學代言者。

好的文學家制定法律又以公平為根本,能讓人認同認可。

「那麼極羽兄你有推薦人選吧?」這會避免麻煩的人,應該知道我打算招募他為我的幕僚、軍師。

他要避免麻煩會推薦一些人選給我,到時就順便誘拐看看。

「我知道儒家能推薦的文聖為李學聖,此人精通律法、儒家、孔子講過的全部經典,專研研法、禮、天文、地理、氣候。」推薦完人後,我刻意提招募蜀山派還有不少預備的候選勢力。

也開始誘拐人,幸好他對悠閒生活有興趣以及:「看來我無法放任朋友你,四處徵兵買馬對於管理感到頭痛,甚至目標理想崩裂」,才願意用真名、靈魂宣誓對我還有仙庭效忠。

於是,經常完成工作翹班到處溜搭,仙庭初任左丞相遊記,就此展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4 16:32: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家小孩拒絕當袍級的理由……我這為娘的都想吐嘈

點評

褚軒:「同意。」  發表於 2018-11-4 16:3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4 19:12:1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會翹班!騙人的吧!Σ⊙▃⊙川
漾漾學壞了啦!

點評

其實沒有翹班,而是利用這段時間外出認識人  發表於 2018-11-4 19:5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4 22:15:09 | 顯示全部樓層
嗚哇!我頭好痛啊(扶額

這些治國大道理真的太深奧了,對我這腦袋不好的人來說真的好考驗腦力啊(望天(雖然消化一下之後就理解了唉...

漾漾你加油啊(拍肩

是說......是我的錯覺嗎?

感覺漾漾的智商跳了好幾階啊(望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5 22:40:07 | 顯示全部樓層
真希望自家小孩也可以登場呢~~~~~~

超想亂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6 00:08:38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呵呵,這是要征服世界的節奏啊!

漾漾 : 並沒有好嗎!

這兩個傢伙再一起,活像是夏碎和阿利在一起的翻版阿!

看看那腹黑有木有!

我好害怕!

漾漾 : ......怕個P阿

看,好兇!

漾漾 :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7 15:42:27 | 顯示全部樓層
偷偷講下,這位少女身旁同伴提出試探某人個性的虛實手段
不是這少女原本的個性

第四章
(漾漾視角)
一個星期後蜀山派掌門回信並約好今日我去蜀山派登門拜訪,在這之前我拜極羽為幕僚,日後打算建立好國家後,冊封他為左丞相。

至於右丞相的人選是,這一個星期我照訪各地收集人才中,最優秀的文官候選者儒家出生的李學聖。

目前極羽提供我建議、參考歷史文獻,李學聖則是為了現在的勢力進行編寫法案、法律、探訪各地氣候變遷植物成長編寫撥種的黃曆。

目前尋訪願意加入的人才有,具備紫袍實力的白袍木之妖精天薔、在我這兼職並且是那位大人物的底下的員工夏侯 焰以及我的乾妹妹迷洱。

也有在用褚冥漾身分去獵殺黑暗同盟在聯合公會、傭兵團、冒險者團隊、海上組織中的間諜,認識願意協助、幫助甚至效忠於我的珞冉、斯普德這對同門師兄師弟。

也因有長輩委託我照顧的青蓮,那個青蓮雖不能戰鬥,偏偏有著勝過刀劍的能耐,那就是非常誇張恐怖的情報能耐。

此等人才,遠遠勝過一百個驍勇善戰之人。

「有請褚軒閣下入殿。」在我心中想著這一星期所作所為時,蜀山派一個滿頭白髮鬍子的老人緩緩走來。

隨著緩緩走進廣大的空間時,聽著悠閒令人放鬆的琴音,心中的疲勞也逐漸被淨化,甚至懷念起以前的生活有些後悔...

原來如此!這就是伏羲琴現任主人的人品,讓這種人作為我這目前最大的勢力代表相當不錯,她底下的人不太會狐假虎威、作威作福。

進入宮殿大廳看著左右兩側穿著白色道袍之人,他們背後揹著品質不錯的寶劍,若與這些人交戰不至於會站下風,只是希望能和平收場。

坐在大門旁椅子上的女子有著白色及大腿長髮,側邊還會綁小辮子,皮膚雪白、粉嫩的臉頰,令人想要去戳一戳。

紅色雙眼散發著活潑開朗的氣質,如果盛裝打扮會不輸給喵喵的甜美小公主。

呵呵呵。

真有趣,沒想到現任伏羲琴是這個傢伙,你問我為何會在乎大門旁的,而非坐在正中央椅子上的老者。

因為他空有實力而無成為伏羲琴主人的氣質,則那個少女散發著活潑天真不受那地區影響的靈魂,這樣的人想要偽裝騙過一般人道是可以。

「褚軒你說要讓我們蜀山派效忠於你,此話有何要補充。」那老人開口釋放壓迫,這股壓迫並無多大威脅:「因為你們需要充滿靈氣的地方又可避免與原居住者起衝突的好場地,那種好場第六界之中早已被人給分割稱霸。」說著,還衝著那少女勾起笑容。

她注意到我的笑容,嘴角也勾起也朝我揮揮手。

「你這傢伙!說來議事竟然想拐我們蜀山派的...」對方說到這停頓一下,拳頭握緊舉高:「人氣偶像!」

『碰!』

拳頭用力揮下,一拳砸爛椅子的扶手。

那個椅子分析至少有上千年歷史的華夏民族老古董,這已經不單是偶像不偶像的是,因為我早已察覺真相就是要利用你們,好讓你們在場的人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敢問前輩?和來我拐人之說?」

哼!

「你...」那老人揍起眉頭臉上出現青筋,緩緩張開嘴:「儒家的李學聖以及一票學者,也因你用從第二惡鬼王那邊得到,拯救即將扭曲成鬼族的拯救草案,拐走。」

「這舉止叫做情報分享,他們願意來我這邊聽人講課、了解,最終所學的事物帶回去。」這也是為何我能不付出龐大的代價,帶走一些儒家的人馬。

因為拯救即將能扭曲成鬼族之人的方案,不管如何都是對於白色種族來講最重要的一件事。

這一刻要感謝第二惡鬼王讓我們理解,日後當方案更加完善能利用儒家支援透漏給鳳凰族,並且讓鳳凰族透漏給公會,這樣一傳十、十傳百,想必能拯救更多生靈。

刻意讓人代表是掌門,然後追問我拐人,想必是在試探我的人品。

既然你們選擇試探,那我也試探你們看看。

「誰能確保你們沒在這之中動手腳。」代掌門狐疑盯著人,我笑笑回:「我為聖道之劍現任主人,何必為了無聊小事動手腳有損聖道之劍的名望。」對方這問題,早已預料到。

現在對方神色嚴肅,你問我為何不用妖師一族的能耐偷聽對方心聲。

一但使用伏羲琴現任主人會有所察覺,沒必要為了給對方壞印象而走險招,互相皆為試探階段也都給人一條退路。

「不錯,聖道之劍絕非邪惡之人可擁有。」老者用這句話作為收尾,也讓我們之間的交談有所落幕:「汝所提之事影響本派存亡,對此本派要與全體溝通談論。」

「晚輩能有所理解。」緩緩鞠躬行禮。

打算從長期戰中尋找對方一絲破綻,這種結局也相當常見,對與來講目前沒多少損失。

「請讓本派開會討論三日。」對方以這句話作為結束,對此也只能選擇接受三日之約。

好一個三日之約,因為他們幫我安排住宿還有不少事情。

而且還有伏羲琴現任主人帶我去客房,這一路上琴音有所變化,變得很淫靡令人想用下半身思考。

原來如此,這是以身涉險,要更加了解日後合作對象、日後全體宣誓效忠之人的人格。

「褚軒先生,你當時是跟誰特訓?」真正蜀山派掌門,刻意拉開衣領露出一絲春光:「芸兒,想聽聽你的冒險故事。」說著,還貼在我身上,用自己的X部包覆住我的手臂。

既然對方再裝一個小小的人物,那麼我也部打破對方的布局。

你們打算請君入甕,那我就四兩撥千金還你們一局。

「芸兒可以在你枕邊聽你的故事嗎?」看著她的雙眼,內心小鹿亂跳,顯然對方擅長運用一些伎倆:「芸兒擅長彈琴,能幫褚軒你的故事增加完美的配音。」

好一個雙重陷阱。

現在全數拒絕會增加對我的懷疑與信任,則答應可讓蜀山派掌門更加理解我卻存在被利用的風險,想必她底下有高人為人指點。

「好,不過只准用我帶來的琴。」對方是什麼神兵的主人我早已預料到,可別忘了我是台灣人。

台灣又出過名為軒轅劍的名作電玩,也從那電玩中得知關於伏羲琴的情報。

也準備好用請精靈族用冰晶雕刻好的古琴,琴音雖不如伏羲琴來的美妙,好歹也是一個絕世好琴。

原以為會有別的反應,沒想到反而露出星星眼:「芸兒很期待褚軒先生帶來的琴,相信是哪個名師之作?」這句話一結束,正好我們已經抵達客房。

此地由於地勢偏遠,發生什麼事也不至於立刻會有人前來。

呵呵呵。

這女生膽子也太大了吧,想必早已準備好一但我要玷汙人就有壓制、破解手法,現在反而更好奇對方會如何出招。

進去之後,早已注意到鏡子、香爐有異狀,前者就是針對房客的術法,而且還是伏羲琴錄下的聲音為根本,後者則是在裡頭添加不少強力春藥。

......

...好吧,那掌門的招,我褚冥漾實在無法推算想到完美的破解之法,這分明不單是以身涉險、還飛蛾撲火,令人不知該如何防範。

我敢打賭,對方會在晚餐中加點料。

「褚軒先生,芸兒先去拿晚餐,請在這邊稍後。」看著人離去,開始打量這整個房間。

『主人...』米納斯聲音在我腦海中悠悠浮現,她的話還沒說完:「我知道,這整個房間是機關防,如果我用下半身思考又為小命著想動鏡子會招到隱藏陷阱襲擊。」

這個陷阱設計非常棒,貿然觸碰會招到連資深前線戰鬥黑袍一時之間無法防範的陷阱襲擊,然後觸碰香爐,會使下頭隱藏的炸藥爆炸將人給炸傷順便被碎片波及。

然後浴室中的木製浴缸也有手腳,只要超過一定重量天花板上的隱藏大型殲滅法術會瞬間發動,然而那個法術有被改良有什麼效果不得而知。

從這種種會致人於死地的陷阱來看,這主要在於掌門愛護自家門派的同伴,不希望有人傷害他們、利用他們,所做的保護。

如果我要動手腳還必須掀地三公里才能辦到,這後手也做得很棒,主要機關構造來至於地下,一但挖地板又會觸碰陷阱。

「褚軒先生,晚餐已送來了,請慢用。」蜀山派掌門推著小餐車近來,一一將料理放在桌上。

有下藥,藥的種類根據我分析是春藥一類的。

這掌門外表活潑可愛令人會心動,這種外貌隱藏城府心深的人格...很棒,容易令警戒心低的人中招。

「芸兒第一次做菜,希望褚軒先生會喜歡。」看著她的笑容,拿起筷子夾著燙青菜。

.......

...

「水!」好鹹啊!

你這傢伙會煮飯嗎!

「疑!!?」那人一臉訝異,完全沒想到我的反應會這麼大:「褚軒先生,芸兒的料理不好吃嗎?」

妳是要人白你一眼吧?

「敢問青丘芸小姐妳加了幾把鹽下去?」這一個燙青菜裡頭加春藥已經無所謂了,因為這青菜吃起來還比海水還要鹹。

如果這是試探,你應該知道脾氣壞的人會有什麼反應。

到時翻盤...原來如此這是暗號,附近一定還躲藏蜀山派的精銳,一但人發難藥隊掌門不力瞬間出手將人殺死。

處處心機,處處提防。

對方先是狐疑然後一臉心虛:「......三千公克的鹽。」

這邊是一個分支點,若我接受沒多做何反應,對方試探會更多更加兇狠,我有所反應屬於忠言逆耳,會給對方另外的感官。

那我選擇後者,那......就採用一起去廚房作為試探。

「那我們一起去廚房準備晚餐吧?」先用這首試探對方虛實,只見對方一臉驚嚇。

「不行!掌門有...」對方的話還沒講完,我笑笑打斷:「因為掌門青丘小姐想要認識褚軒,才步步設下陷阱試探我的人格。」

這一刻,我知道這青丘芸是什麼種族。

就是傳說中的九尾狐,我一暴露她的身分她的尾巴、耳朵全數豎起,想必她沒料到我不是在三天後得知真相。

「疑!!?這劇本跟師叔給的不同!」現在她整個人瞬間混亂:「那我接下來要如何更加認識褚軒啊?師叔沒給我其他副本耶!」

......

...

「以前片崑崙山的人騙其他人都能輕鬆成功?為何今日騙褚軒會失敗?」這個狐狸忽略掉一點,那就是她的氣質與眾不同。

「敢問青丘掌門能撤下春藥這種玩業嗎?我等為正道之人,何必用這種旁門左道?」已經不知該如何反應,只好用這辦法。

幸好,劇本被推翻也改變她的態度,不像剛才那麼主動卻與我保持適當距離。

吃完晚餐,青丘掌門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玩弄我帶來的古琴,則我在書櫃旁拉著椅子坐下。

「謝謝褚軒先生送我一張好琴。」她笑笑說著,看著人的笑容回想起喵喵來。

再加上那琴音過於讓人悲傷,讓我在此刻犯下一個大錯。

那就是...「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天生運氣天不好的小男孩,他從小到大都因為這運氣背人畏懼、遠離甚至背後指指點點說衰神、掃把星等等的負面批評,連親戚也想要遠離。」

明明有所察覺,卻因為過於悲傷導致無法克制,想要與人取得共鳴。

「疑!」青丘芸對於這故事感到好奇,不知從哪邊拿著椅墊蹦來我旁邊坐下聆聽故事。

「那小男孩到了國中決定未來出路的考試偏偏吃到過期的食物,食物中毒被送入醫院導致成績非常悽慘。」理智線拼命提醒,然而琴音的效果更讓人想要尋找共鳴者:「最終因為那成績只能選擇不看成績的貴族學校,偏偏他是能力者,成績單上出現Atlantis學院就此填選那所學校。」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不覺我將自己作為褚冥漾所有故事都講出來,甚至也包含我目前作為褚軒的故事。

「原來你就是褚冥漾!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妖師。」青丘瞬間將我當成珍奇異獸,在我四周繞圈圈上下打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7 15:50:1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是探方式真的……算了都有男性怕的要死的種族了這是小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