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流星天使

[其他創作] 特傳背叛 (一時腦抽下的產物)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30 22:29: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9-1-30 21:00
[我們會『終結世界與其所有種族』包刮鬼族一起

漾漾講這句話的時候,感覺好帥喔

我在打這一段的時候也是尖叫漾漾好帥♥(ノ´∀`)
還好今天姊姊不在不然可能又會被踹...( ´ ▽ ` )
安安出場了,總之身為安安控就是要讓安安出場啊(`・ω・´)”
我準備好的下一篇文整篇連帶角色設定全消失了,正在瘋狂回想中,可能沒辦法打接龍文喔((((;゜Д゜)))
那篇是安漾啊嗚嗚嗚Σ(゜ロ゜;)
總之,小燕加油接下去吧?(゜▽゜;)

點評

啊!我喔  發表於 2019-1-30 23: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4 23:45: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19-3-8 23:04 編輯

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會被打得這麼狼狽的安地爾,渾身是傷,沒有一處是好的他,面對著面前抵著他心臟位置的武器,和後面已毫無退路的岩壁

「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無意跟你戰鬥,但即使這樣你還是非得逼我動手」身上也有些許傷痕的褚冥漾

「看來這七年,真的讓你改變了實在太多了啊,當初那個弱小的妖師褚冥漾,如今已經可以完全不改臉的殺人,還能將我逼於何處,能說是白色種族的功勞還是你的那群朋友、還是你尊敬的學長呢...!」褚冥漾將手上的武器刺進安地爾的胸口一點點,而開始流出血的

「你廢話太多了,安地爾,還有別在我面前提到那些垃圾」他的語氣變得更加冰冷,說到"垃圾"這兩字時,那股憎恨,完全透漏了出來

「既然有這股力量,何不必現在將那些人殺死呢」

「我說過,這個世界即將到達盡頭,因為白色的愚蠢,而使世界的黑與白平衡倒塌,到那個時候才是我們將一切摧毀的時候」

「嘴上這麼說,心裡是捨不得殺掉你的朋友吧...唔!」原本的笑容,馬上就因為突如其來的疼痛,讓他一時失去支撐而倒坐在地

「自作自受」收回行兇的那隻腳,褚冥漾收起武器,慢慢地後退

「你不打算殺了我嗎」

「時間還沒到,我不打算現在提前執行,而且你也還沒完全發揮出所有的實力來,"現在就殺了你只是使我的樂趣減少而已"」

「"我想殺死你啊,殺死這世界上的所有人,但我還想看著你跟冰炎之子互相殘殺之後,雙方沾滿鮮血,狼狽地倒在地上,那時再由我親手補上一刀,看著你們帶著後悔的表情死去,那是多麼美好的場景啊".........」

原本冰冷的口氣突然轉換成另一個情緒,表情開始變得扭曲,但在沒多久之後,褚冥漾用力的握住自己的左手,指尖往肉裡刺進,完全的流出血來,才又恢復原本冰冷的情緒

「我拭目以待著」說著不明不白的話後,褚冥漾又再度消失了,留下安地爾獨自坐在地上

「哼哈哈哈!」看著自己被踹斷的腿,安地爾卻突然大笑了起來,身上的傷好似已經完全感受不到

「很好,褚冥漾,你就繼續這樣下去吧,我也期待著你到最後到底會如何做呢」

~~~~~~~~
戰鬥的地方,我就跳過不打囉

漾漾中間的那段話,是因為黑暗面又跑出來的關係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7 15:31:5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9-2-4 23:45
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會被打得這麼狼狽的安地爾,渾身是傷,沒有一處是好的他,面對著面前抵著他心臟位置 ...

喔喔喔喔,安安被漾漾打敗了呼呼呼呼(。’▽’。)♡
心疼被打到很慘的安安,雖然是他自己作死...好吧是我把他打成作死的(>_<)
樂趣啊…我整個冷顫(゜▽゜;)
感覺這一篇會打到完結不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9 00:40: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19-3-9 23:25 編輯

正文

「今日,我召集各位袍級者們來,是因為近日來公會遭到不明人士的破壞,以及其他人員慘遭殺害之事」

在這嚴肅,不得有一絲玩笑的場合之下,公會的會長站在台上,嚴肅地對著底下的眾袍級們發話

在公會被奇怪的黑色藤蔓困住為開端,一件件的怪事就如同被啟動似的開始發生,先是派出去調查人員失蹤,被發現的時候已經死亡,甚至沒有一個人倖存,接著各地的公會內部被破壞,毀損的程度非常嚴重

「這幾日來,我們已損失了不少的夥伴們,但卻還是無法查出這是何人所為」

明明做著這些明目張膽的事情,卻躲過所有人的追蹤,直到至今都還尚未有人知曉這名不明者的身分,此人絕對不簡單

「所以,我與各地的會長們推測出了一個結果,就是...」

「妖師」

底下的眾人,聽到這個詞的時候,開始吵鬧了起來

「我們猜測過有可能是鬼族,但如果他們要開戰的話,是不可能會在先前做這種事情的,唯一能將公會逼成這樣的,就只剩下妖師了」

「在七年前,我們沒能將妖師全部殺死,而讓他們逃走,現在他們可能已經回來,妖師是違反世界的存在,他們沒資格活在這世界上,所以全體人員警戒,但凡發現任何一個行為詭異者,無論如何立即殺死,不管任何理由,聽到沒有!」

「是!」

靠在牆上閉目養神的一位銀髮青年,此時睜開那紅色的雙眼,瞳孔裡卻參雜著許多的情緒,而混雜在這堆袍級的其中,也有一個人默默的勾起微笑,用那雙與跟青年相反,深不見底的黑色瞳孔盯著台上義正嚴詞的會長,這就是他的下一個目標

當天夜晚,會長從公會裡失蹤,數日後發現其屍體被吊於公會門口,死狀非常恐怖,而在滿是泥灰而斑駁的牆壁上,用血寫著一句話

「公會會長自取滅亡」

如果說,妖師是不該存在的存在,那麼他們就要否定那個存在,將那些想要害了他們的那些人,將其除害

~~~~~~~~~~~~~~~~~
在原世界人來人往的街上,電線杆的電線上,一如往常的幾隻麻雀站在上面嘰嘰喳喳著,卻有顆石頭朝著這一批麻雀飛來,然而因這突如其來的驚嚇,全部一哄而散,ˋ但是,卻還有一隻白色的麻雀站在電線上,看著剛才石頭飛來的方向,ˋ張開翅膀,朝底下的一個暗巷飛去後,恢復成原本的人型

「這打招呼的方式也太粗暴了吧,褚冥漾」

從黑暗的另一端走出來,掀開蓋住的斗篷帽

「白川主,好久不見了呢,我可是有重要的事才來找你的」


~~~~~~~~~~~~~~~~~~~~~~
我在想到底要不要讓冰炎他們早就知道真相,所以在愧疚當中啊

然後,漾漾要找白川主,是因為有關要復活爸媽的事

下一個接龍的,就拜託你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0 18:41:41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9-3-9 00:40
正文

「今日,我召集各位袍級者們來,是因為近日來公會遭到不明人士的破壞,以及其他人員慘遭殺害之事」

我,我可以試著接接看嗎?<----新人一枚

點評

加油!!還有...出醬好可愛啊啊啊  發表於 2019-3-10 19:42
加油!不管番外還正文都可以ヾ(@^▽^@)ノ  發表於 2019-3-10 19:23
當然可以~  發表於 2019-3-10 19:1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0 19:26:26 | 顯示全部樓層
「不可能。」

褚冥漾不可置信的看著白川主。

「為甚麼?明明......」

「你想說明明學長可以那為甚麼他們不行對吧?」

「不要在我面前提及他們!!!」他憤怒地喚出黑鷲,長長的建鋒直指白川主門面。

他冷笑:「就連冥府也要與我為敵嗎?」

白川主重重嘆了一口氣:「真的想知道為甚麼我不答應的話,跟我來。」




他被白川主領著走進冥府內,黑山君依舊擺著一張冷臉,「你帶他來做甚麼?」

「這傢伙不相信我的能力,只好直接讓他看看囉。」白川主聳了聳肩,仍舊是平常那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所以你帶我來這裡幹嗎?」褚冥漾皺起眉頭。

「別急,你看那裏。」

白川主說著,將手指向橋底下。水面飄著兩個忽明忽暗的光點,像是隨時要散去一般虛無飄渺。

他一看便知那是他的父母。憑著妖師一族的血統,就算是化成灰了搞不好都認的出來。

「爸、媽!」

光點像是聽見了他的呼喊,應答似的閃爍了幾下。

他隨即被一片溫暖的白色包圍。

兩個人影出現在他眼前。





「漾漾,怎麼瘦了?」

是老媽的手..........!

「你不會是忙著四處廝殺而忘記吃飯了吧?」

長滿粗繭的掌心蹭的他的眼眶熱熱的,淚水不受控制的從眼眶潸然落下。

「媽..........」

「安餒美賽喔(台語),要好好吃飯才行。」

微微帶著台灣中部腔調的台語讓他再也忍不住的啜泣起來。

他有多久,沒放下防備了?

「笨小子,因為替我們報仇而沒有好好吃飯休息,不是照樣便宜了那群渾蛋嗎?」

一個大的令人放心的巴掌輕輕拍在他的背上,「他們就是要讓你不好過,你個小笨蛋這樣豈不是著了他們的道了?」

有點陌生的熟悉笑容,來自父親的開朗嗓音。

這些都是他再也觸及不到的。





「時間到了。」

一股力量將他慢慢地從白色空間中抽離。

「等等......!」

「漾漾,時間到了。」

老媽的笑容逐漸模糊。

「你要記住,晚上要好好睡,飯要好好吃,睡前要刷牙洗臉,早上不可以賴床,看到親戚要有禮貌‧‧‧‧‧‧‧」

「還有......」

「我們,很愛很愛你。」

「只有這一點,千萬不要忘記。」

笑容、身影。

消散於無形。

「不要!!!!!!!!!!!!!!!!!!!!!!!!!!!!!!!!!!!!!!!!!!!!!!!!!!!!!!!!!!!!!!!!!!!!!!!!!!!!!!!!!!!!!!!!!!!」






「所以你看到了。」

白川主的眼裡帶著一絲晦暗不清的情緒。

「我不復活,不是我不願意,而是就連我和小黑都不可能將完全的死者從安息之地帶回。」

褚冥漾把眼裡的水珠擠掉,「最後一件事。」

「我姊他還活著嗎?」

「我們這裡沒有看到那個繼承妖師能力的女性出現。」

「我知道了,謝謝。」

褚冥漾面無表情的離開了。



黑山君看著妖師的背影,轉頭看了白川主一眼。

「這樣好嗎?」

「沒有什麼好不好的。」

「畢竟我們也只是冥府的掌管者,世間發生了什麼,都輪不到我們去管。能做的,也只有旁觀而已。」





褚冥漾回到妖師的據點中,悶頭大睡了一覺。


夢裡有一個黑色的影子。


「既然已經回不來了────




──────那就全部都毀掉吧。」










大概就是這樣啦。

我第一次寫接龍文,寫的不好請見諒>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1 19:23:46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啊茖來發花痴啦啊啊啊啊啊o(≧∇≦o)
看到漾爸漾媽,淚點超低的茖飆淚了...(。í _ ì。)
小白小黑出來啦,大大寫得很好噢 (((o(*゚▽゚*)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1 19:53:04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QQ
我要哭了啦!好虐喔!(拿著衛生紙擦擦淚

接下來換誰接文了?
/我可能會寫一寫,寫出番外也說不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1 21:14:55 | 顯示全部樓層
凌煙岸花 發表於 2019-3-10 19:26
「不可能。」

褚冥漾不可置信的看著白川主。

感覺下一集,漾漾就要直接毀滅世界了

歐,他老爸老媽出現那段,真的是

好了,總歸一句,接下來換誰寫,我pass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