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原創文] 【原創穿越】幻想的梵塔希亞(第三十二章) (11/28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11-21 23:08:0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十一章】


「『帕薇霖』是四年前活躍於辰杉市以外的強盜。」


不是幫派,而是強盜嗎?朱誠哲說出的答案只讓我頭上冒出更多的問號。


劉歡學姐吃飽喝足,關心了我們各式各樣的生活問題之後,總算離開了帕薇霖。我們三個也將陣地轉至樓上我家。


「我也有稍微查過,可是訊息量並不多。大多數人的說法都很相像,就是你家的店長和副店長會在月黑風高的時候去黑道的地盤把所有的財務搜刮走。如果反抗的話他就會把所有人敲昏打個蝴蝶結送到警察局的門前。」


為什麼很像廖姐會做的事情……我是說把人打個蝴蝶結送到警察局那一個部分。


「這樣聽起來……難道廖姐一邊去搶劫一邊大聲說自己是帕薇霖的人嗎?不然為甚麼他們都知道『帕薇霖』這名號。」我問。情報商很快就給出了答案,「他們應該也只是個種情況綜合在一起得到的結論。有一次帕薇霖洗劫某個黑道的時候落下了有船舵標誌的袖扣,這個袖扣的照片在幫派間廣為流傳,不久後袖扣就被消失了。而就在帕薇霖把外縣市的黑道據點都搶過一輪之後的半年後,這間餐廳開張了,不管是招牌還是菜單上都畫著和袖扣一模一樣的船舵標誌。」


「基本上而言,除了船舵標誌以外,沒有任何證據指明這間餐廳和強盜『帕薇霖』就是同一批人,但是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不敢招惹這一家店。可能是嚇破膽了吧。帕薇霖雖然最近一年都沒有動作,但是那個時候幾乎等同肅清的情況著實給了他們深痛的教訓。」


深痛的教訓……不得不說我和洛瑞恩也是在「鐵的教育」之後才對廖姐唯命是從的


但是,先不論那個強盜「帕薇霖」和收留我的餐廳「帕薇霖」是不是真的同一個,但是四年前突然出現,然後收手……


所以是搶夠了嗎?


朱誠哲補充道,「可是我完全不覺得你家的店長和副店長是普通人。」


放心,我也不覺得。尤其最近越來越多事件證明店長和副店長有黑道背景……我甚至不覺得只是一個黑道搶劫團這麼簡單。


四年前……


總覺得很常聽到這個時間點。


阿澤曾經說過:四年前思雲妹妹的父母將女兒托付給副店長照顧的時候。


我告訴他們兩人那個時候的對話,「這兩個之間該不會有關係吧?」


「難說,可是我實在看不出來有什麼關聯。啊啊啊,如果這時候恩柔有在就好了。她一定能想得到一些可能性的。」張善禾倒在桌上,雙手高舉,正式宣告投降。


「等她考完試吧?考試期間她也不大讀訊息。」朱誠哲說,「只希望最近她家不要又出什麼麻煩事。」


「還好啦,如果再有討債的,你擋不住就找『帕薇霖』試試看吧!我們這邊可是有兩個養子呢!放下身態好好拜託店長的話說不定能夠把這一樁麻煩事徹徹底底地處理乾淨。」


……我平常還不夠放下身態嗎?廖姐好心收留我們,就算過後發現「好像」是混黑的,她依然是我們的大恩人啊!


可是他們現下談論的好像是暴力女,「恩柔她家境不好嗎?」


「與其說不好,不如說有個沒卵用還帶賽的爸爸吧?」朱誠哲的形容雖然有點難聽,但似乎蠻貼切的,一旁的張善禾贊同地不斷點頭。


「你只要知道這些就夠了。剩下的恩柔想說她會自己說。她不喜歡別人用一種『你好可憐』的方式看著她。對你透露一點消息還是因為我們過後可能要找你幫忙,不然她知道我們說出去的話一定會很生氣……」


「超級生氣。」朱誠哲說,「而且不是把你揍死的那種生氣,而是一句話都不想跟你說好像絕交的那種……就跟你一樣。」


……行動模式剛好一樣純粹是湊巧!


「對了,鈞燦呢?」張善禾這麼一說,我才發現早該回來的混血精靈不在房間。


應該不是被綁走吧?我打了電話過去,鈴聲響了許久就被轉去了語音信箱。


「可能正在被某個窮追不捨的迷妹追,不方便接電話吧?」


對面兩人一臉質疑……好吧,我自己也不大相信一隻混血精靈被追了兩個小時半都無法脫身。


不一會兒,我的手機響了。來電的人正式失蹤中的混血精靈。


「喂,你在哪裡——」


「——缺人手嗎?好,真的很抱歉。我現在就回去。」


啥?我的頭上飄著滿滿的問號,這時,手機的另一頭傳來另外一位陌生男性的聲音,「你要回去了啊?我還沒說完我們家恩柔她以前小時候有多厲害呢!別的小孩子九九乘法表背到哭,恩柔她幼稚園就會用九九乘法表到處騙糖果吃,這麼好的腦袋當然是像我啊……」


「真的沒關係,店裡需要我回去幫忙,我現在就得走了,不然會被店長罵……」


「遲到這麼一點就會被罵啊?你的店是不是做黑的啊?告訴你,學生就是要讀書,打工賺錢以後再賺就有了。看看我家恩柔,也不需要我操心學費,每年都拿個第一名就能賺自己的學費了──」


「爸爸,鈞燦真的要回去了。」


「是的伯父,恩柔也該回去讀書了,明天還有考試——」


「是喔!原來你們明天考試!怎麼都沒有跟我講!那需要我載你去店裡嗎?我有車很方便——」


「怎麼了,你怎麼聽那麼久?」可能看我拿著手機可是都沒有講話,張善禾的耳朵貼到耳機背面,兩人距離忽然縮短……


我很不友善地把張善禾推開,「太近了。」手機另外一頭還在不斷推託,「洛瑞恩好像遇到恩柔的爸爸。」


聽到「恩柔的爸爸」這五個字,兩個地球人臉色全變了,跟黑道周旋都沒在怕的兩人鮮少露出了害怕與憐憫的神情。


「啊……可憐的鈞燦。不知道他一個小時內逃得掉嗎?」


「洛瑞恩已經搬出要去打工的理由準備離開了。」


「難說難說。那個嘮叨的頑固老頭。」


雖然我知道你是天生毒舌,但這樣子講同學的父親真的對嗎?


「不過,恩柔應該會用考試要讀書的理由幫鈞燦開脫。她也很清楚要怎麼應付她爸。」就算沒聽到前面的內容,足夠了解女性友人個性的張善禾準確的猜出徐恩柔的「考試遁」。


洛瑞恩光是婉拒了徐爸爸的載送就花了整整十五分鐘,期間電話一直是接通的,我甚至打開了擴音器讓另外兩人也能聽到現場狀況。


洛瑞恩拿起手機,心情超級無敵煩躁地說,「怎麼不早一點打電話來?」


現在是我的錯就是了?但我還是忍不住想開他玩笑,「你跟我講話的時候都沒講那麼多話。」


「我是逼不得已的。再不說話我永遠都離不開那張餐桌。」聽洛瑞恩的說法,他剛剛應該吃了一場很不愉快的飯局。他說,「我現在回去,晚點再說。」


「恩柔的爸爸不意外。」情報商一旁點評。這時,通訊軟體的信息聲響起,傳信息的人是我們至高無上不可違逆的廖姐。


「叫你那個做情報販賣的同學下來廚房。」


我轉述廖姐的話,張善禾皺起眉頭,不解地問,「找我做什麼啊?」


我兩手攤開搖頭表示不清楚,張善禾只好滿腹疑問地下樓。


「那我也先走了,明天還要考試。」朱誠哲總算在張善禾離開之後意識到明後天還有期中考這件大事,也先行離開了二樓。



過渡章節~~
最近好像看官都在潛水啊...
歡迎各位浮上來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20-11-28 22:11 編輯

【第三十二章】


原本以為張善禾與廖姐談完之後,聒噪的情報商會再上來二樓賴一下才走,誰知道他就這麼不聲不響地離開了 見到他已經是隔天的事情。


「昨天廖姐跟你談了些什麼?」這是我見到他之後的第一個問題,因為我真的很好奇廖姐會跟張善禾說什麼。


「喔!他叫我最近好好看著你啦!叫我看好你不要像上次一樣往危險的地方鑽。」


我會往危險的地方鑽還不是因為你!我還沒說出這句話,一把更高亢更尖銳的聲音響遍了整個三樓,原本坐在座位上靜靜準備考試的同學紛紛往聲音的源頭看。


「徐恩柔!」郭湘君怒氣衝衝地走進來,或許是因為洛瑞恩還沒來到班上,她跟平常的瘋狂粉絲不一樣,更像個潑婦。


這個潑婦一個箭步到徐恩柔的座位旁邊,伸手就是響亮的一巴掌。


「郭湘君!」張善禾見狀,立馬將郭湘君推開,「你一大早是在發什麼瘋!」


「發瘋?你才瘋了吧!你真要袒護這種賤貨嗎!」


「郭湘君你嘴巴給我放乾淨一點!誰是賤貨了!恩柔惹到你什麼了!」張善禾毫不客氣地回嘴。朱誠哲一如往常地負起了檢查傷口的角色,反而是平常不管是嘴巴還是行動都很火爆的徐恩柔,整個人陷入一片靜默,任由朱誠哲檢查。


「她惹到我了!全部!」我們也聽不懂她到底在說什麼,直到她拿出手機,秀出了一張徐恩柔和洛瑞恩在一間高級餐廳一起吃飯,同桌還有一個徐爸爸。


如果不是知道昨天洛瑞恩是被徐爸爸硬拉過去吃飯的,我大概也會誤會這是見家長現場。


高級餐廳?徐恩柔的家境不是有點問題嗎?


「湘君,這只是個誤會。其實就是徐爸爸很好客,剛好遇到鈞燦所以順便邀請他入座而已。」


「藉口!這只是你們幫她找好的藉口!一定是你勾引鈞燦的對不對,不然鈞燦不可能喜歡你這種賤女人!」


「我們來澄清一點,駱鈞燦跟徐恩柔除了同班同學這一點之外,其他完完全全沒有任何一點關係!」面對這無理取鬧的女人,也有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好朋友兼情報商遊戲搭擋被數落得如此難聽,張善禾也漸漸失去了耐心,語氣越來越不耐煩。


「最好我會聽你的!連家長都見了這不是最大的證據了嗎!就算是鈞燦大人自己坐到她對面的,她也要自己離開!鈞燦大人只能是我的——」


「我從來就不是你的。」如春風般悠揚的嗓音,語氣卻冰冷到了極點。剛走進教室的混血精靈用他那雙灰色眼眸看著郭湘君,異常高冷。


「不!你是我的!我為你做了那麼多的事情,我甚至幫你隱瞞了你打——你放學後的去處!」


「你那不叫幫我隱瞞,你只是在封鎖消息,這樣才沒有別的女生會過來店裡。我也是可以自己說出去我的住處在哪裡,在哪邊打工。」


「鈞燦,我知道你現在有一點——不爽,」我原本想說「不高興」,但他的表情已經遠遠大於「不高興」了,「你稍微冷靜一下好不好,至少住處在哪裡別講啊!我不想要半夜還要煩惱被夜襲——」


「現在請你回到你的教室,我們十分鐘後就要考試了。」洛瑞恩再度給予重擊,「就算你再怎麼獻殷勤,往帕薇霖的帳戶匯了多少錢,我都不會跟你這種性格的人在一起。」


「鈞燦,你就別再刺激她了……」一旁的女同學察覺到郭湘君的臉色很不好看,拍拍鈞燦的肩膀,這個肢體接觸全被郭湘君看在眼裡。


「不准動鈞燦大人!」郭湘君根本已經被氣到失去理智,隨手抓了桌上的文具往女孩丟。洛瑞恩趕忙回身護住成為目標的女孩。


這一堂考的是數學,郭湘君抓到丟出去的是等等考試要用的圓規。


「洛瑞恩!」我不住喊出洛瑞恩的真名,迅速把桌面上的課本丟出去,將圓規打偏。


這下連我都不高興了。洛瑞恩如果受傷流血的話,白色的血液是要怎麼解釋!


「郭湘君同學。」我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她可是差點就把洛瑞恩的特殊體質暴露出去了!「我勸你趕快回你的教室去,不然我就要叫教官——」


眼前突然一片黑暗,我再度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躺在地板上了,整個臉頰都是溫熱的液體。


周圍鬧哄哄的,每個人的聲音都混雜在一起。眼前每個關心的臉孔都模糊不清,視野中似乎出現了黃色的斑點。


最明顯的是嘴巴不斷開闔,喊著我的名字的混血精靈——


「煩死了。」


我猛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片蔚藍,眼角餘光可以瞄見銀色和紫色相間的光芒。


「不要動,如果魔法陣崩解你殘廢了我可不負責。」洛瑞恩的聲音自我頭頂傳來,他雖然嘴上這麼說,聲音卻有點勉強。


當魔法陣的光芒淡去,我才敢移動身體,不然我剛剛連轉頭都不敢,就怕打斷了魔法陣的運作。我撐起身子,身體輕了很多,因為靈魂損傷伴隨的頭痛都消失得無影無蹤,身體情況完全恢復到主神任務前的狀態。


「洛瑞恩?」收回魔力的混血精靈雙手支撐著地上,豆大的汗珠從他的臉上低落。


「還好嗎?」


「我看起來像還好嗎?」他反問,一臉嫌棄地將戒指丟來。我眼明手快地接住,洛瑞恩則開始抱怨,「這到底是誰設計的魔法陣,顯擺魔力用的嗎?靈魂治療用一般祭司用的靈魂修復法陣不好嗎?路邊的魔法師沒四個人還發動不了這個魔法陣,要維持到陣法運作結束至少要六個人。」


奈洛好像有跟我說過同樣的話。不過他過後還會配上痞痞的臉說,「就看你是要認命回來找我還是要花雇六個魔法師的錢囉!」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我的確沒有那麼多錢。只是被奈洛這麼一說,我就更不想要去找他。


回去找奈洛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就當敘舊聊個天,只是可能會被他硬塞個任務。運氣好的話就只是簡單的護送,運氣不好的話……從長期臥底到麻煩至極的保鑣都有。


「所以我們現在在哪裡?」身下是一片翠綠的草地,不像學校操場般是故意種植上去的草皮。我的目光順著草地飄向遠方,這片綠色就這樣一直蔓延到山腳,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殷紅的楓葉,再往上則是白皚的山頭。


「不知道。」


「是嗎?」我思索著要用甚麼樣的說詞才比較不會起疑,「我上次進入彩風花田的時候也有見到類似的山脈,說不定是同一個地方?」


我都已經拋出會讓混血精靈特別感興趣的名詞,但是眼前的混血精靈依然上下打量著我,讓我好生不自在。


不是關心我的傷勢的打量,而是想要把我切開研究做實驗的那種打量。


我受不了了,先開了口,「我身上有奇怪的東西嗎?」


「十分鐘前.我們帶你到保健室的時候你幾乎斷氣了。」


我把手中的戒指套回左手,神術壓制法術缺失的一部分補齊之後,清冽的涼意自指尖傳遍全身,我才真正鬆了一口氣。


「保健室老師沒看過人死亡前的樣子,我看過。你那個掙扎吸氣的模樣,就跟心跳停止的人一樣,來到這片草原的時候更是已經心跳停止,我可是檢查過──」


「把我救回來,真的很謝謝你。」


或許我忽然的道謝讓混血精靈愣了一下,但是他並沒有被我唬弄過去,又再問了一次。


「你心跳停止了。」


「我知道啊!」


「我剛剛啟動的不是什麼起死回生的魔法。」


「你很煩欸,我的戒指上面刻了什麼東西我自己知道好不好!」精靈因為長壽,所以很有耐心。混血精靈至少也會有純血精靈一半的耐心,所以我要趕快轉移話題不讓洛瑞恩一步一步慢慢問下去。


但是,這個空間卻又讓人感到如此的舒適、安心。明知道不是家鄉,卻有種回到家的感覺。每一口空氣都蘊含著近乎飽和的魔力,過量的魔力在體內流轉,但這個魔力比奈洛的更好、更契合,想讓人再吸收多一點……


「秉翰!」手被人猛地抓住,我這才發現我剛剛竟然失了神。洛瑞恩擔憂地看著我,「你要去哪裡?」


「我要……」


我要去哪裡?洛瑞恩沒說我都沒察覺我已經離開剛剛躺著的地方好幾步遠了。


比奈洛更契合的魔力……


我反握住洛瑞恩的手,拉上他拔腿就跑。不到幾步路,體能稍差的魔法師沒幾步路就很不優雅地摔在地上。


混血精靈惱怒地低吼,「你在幹什──」


「這裡是神界!」我在混血精靈還來得及提問之前就先說出我臨時掰出來的藉口,「我接觸過湮炘羽穆,我知道主神的力量長什麼樣子──」


還沒等我說完,我已經重重地摔在地上,不斷咳嗽喘氣。


「同學,怎麼滾下床了呢?」一把沒聽過的聲音傳來,另外有一雙手扶著我回到床上。舉目看到的盡是白色冰冷的水泥牆壁,躺回的是簡單的鐵床,鼻子嗅到的是消毒的酒精味。


「可惡!」我忍不住在床墊重重一捶,疼痛並不是從拳頭傳來而是從靈魂深處湧出,警告著我不可以破壞規則。


已經踏足了,明明已經抵達了,離回家就只差那麼一點點……


我想起了另一個重點,急切地問,「現在是幾點?」


「十點十分。如果你們想要回去考試現在還來得及喔!」


你們?我看向床腳的椅子,混血精靈垂下眼瞼,靜靜地看著自己的手,彷彿期待它會冒出任何東西一般。不過這次,他並沒有甩上房門離開……


「秉翰這樣回去考試可以嗎?」


洛瑞恩這樣子問真的讓我震驚了。平時比我更想回家鄉的不是他嗎?這次竟然是他比我更快接受回不去的事實?


「應該只是低血糖啦!剛剛餵了一點糖水不就醒了嗎?」保健室的老師往我的手上塞一包餅乾和一瓶牛奶,「這個你就邊考試邊吃,如果再有頭暈眼花噁心想吐的情況要回來報到。」



正式進入主線故事高潮階段!
主角再次進入神界,這次連洛瑞恩也一起進去了!
故事已經要慢慢揭開主角的身分了,歡迎大家一起來猜猜樂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耶! 頭香!
抱歉阿最近工作有點忙比較沒時間QWQ
怎麼感覺主角差點掛掉阿?感覺狀況好像不是很樂觀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