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原創文] 【原創穿越】幻想的梵塔希亞(第四十五章 (7/12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9-19 23:22:5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二章】


沒隔幾天,愛拿東西打人腦袋的後座在一個課間休息把我叫到外面說話。


如果你的腦海裡出現一個小女生羞澀地拉著你的袖子示意你到外面講話,那你真的大錯特錯了。


她根本連個招呼也沒打,拉了我的領帶像牽狗一樣把我拉到樓梯轉角處。


「等、等一下!你這是要幹嘛!」


她把我壓在牆壁,一腳霸氣地踩著牆壁,擋住了我的出路。


「好啦,快跟老娘說說,你們幾個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那之前,腳可以放下來嗎?你都快走光了……」


「安啦,我裡面有穿體育褲啦!」徐恩柔為了證明,還特地掀起百褶裙的一角,露出黑色的體育褲的褲管,「現在不要逃避我的問題!你們幾個男生到底怎麼了?」


我避開她的視線,同時也避開她的裙底(就算是體育褲我也不想看!),無感情地說,「是有甚麼事嗎?」


「拜託,當我白癡嗎!最近你跟鈞燦根本角色對調了,以前你常常偷瞄鈞燦,現在怎麼就變成鈞燦一直用很抱歉的眼神看著你?還有,怎麼就突然退群組了?善禾是不是惹到你了?」


該說不愧是張善禾的朋友嗎?馬上猜到罪魁禍首不是別人,正是情報商本人。


三個人聯手起來套我的話,這個計策不可能是洛瑞恩想出來的,只有可能是張善禾一手促成的,為的應該就是滿足他如無底洞般的好奇心。


「不關你的事。」


「我朋友的事就是我的事!」


「小聲一點……」你的聲音已經傳到整個走廊都聽得到了,那你把我帶到樓梯轉角處是有甚麼意義啊!


「靠,你們一個比一個嘴巴還緊。連駱鈞燦那傢伙都知道你們在冷戰的原因。我這個跟善禾和誠哲共同出生入死了第四年卻什麼也不知道!」恩柔雙手交叉在胸前生氣地嘟嘴。乍看之下是很可愛。


……如果不要接下來往你的肚子揍一拳的話。


「幹嘛揍我……」我摀住肚子,雖然跟詛咒相比這跟搔癢沒有差別,但我此時還是得委屈地還嘴。


「誰叫你們四個甚麼也不說,分明就是歧視女性!活該被揍!」


「一言不合就開揍喔……「所以你揍了其他人了嗎?」


恩柔立刻點頭,扳起手指數著,「善禾狠狠地揍一頓了、誠哲也揍過了。我晚一點再去你們店裡找駱鈞燦──」


「什麼?我剛剛聽到了什麼?」更麻煩的人出現了。聽到了關鍵字的郭湘君不知從哪邊跳進來,提高聲量的娃娃音變得尖銳刺耳,「你要對我的鈞燦大人做什麼!」


「啊哈哈哈,湘君你聽錯了吧……」徐恩柔想要用乾笑掩飾過去。很可惜的,郭湘君既然會被稱為「洛瑞恩的狂粉」,那一定有為他癡狂至不可理喻的程度在。


「我明明聽到你說你要揍鈞燦大人的!」郭湘君尖銳的聲音在走廊迴響,這下可驚動了樓梯口附近的班級,好幾個同學紛紛探頭查看。


「我明明說的是『找駱鈞燦』,湘君你自己在那邊……」


「你憑甚麼去找我的鈞燦大人?」郭湘君原本高亢尖細的聲音忽然轉為冰冷,她忽然往前踏了一步,忽然拉近的距離把徐恩柔逼到了牆邊。


「鈞燦大人是我的,你這種垃圾給我有自知之明一點。」


「湘君……你真的要聽我解釋,我對鈞燦一點興趣也沒有啊……」


「鈞燦大人是你叫得那麼親暱的嗎?」郭湘君瞇起眼睛,手指用力地搓著徐恩柔這的肩膀,「跟著我說一次,『駱鈞燦同學』,保持點距離懂不懂?」


平時氣勢凌人的徐恩柔低著頭,放任她的同學對她無禮的舉動。


到這裡我有點看不下去了,我輕輕把郭湘君的手推開,順勢擋在恩柔面前,「湘君,你應該懂要追男生就要先討好他的室友這個道理吧?至少留給他的室友一個好印象?」


「討好是吧?」郭湘君從她的口袋拿出她的錢包,再從她的錢包掏出一疊鈔票,向上一灑。


我望著飄落的鈔票,尋思著:我真的是安逸太久,忘記與貴族打交道不能用我們平民的邏輯。


「如果你能讓我接近鈞燦大人,我自然就會『討好』你。」


「鈞燦在後面看。」


或許是因為情況開始有點失控了,路過的朱誠哲連忙找了洛瑞恩出來。混血精靈就只是在遠處靜靜地看著,但也達到了實質的效果。


郭湘君掛著冷笑的臉在看到洛瑞恩之後立刻換了一張,她連忙把錢包丟在地上,一邊驚呼著,「恩柔!要借錢就好好說啊!為甚麼要搶呢?你還帶秉翰過來是想對我做甚麼啊!」


幹!你就直接強行把我們製造成壞人就是了嗎!


郭湘君一臉委屈地跪下撿起散落一地地紙鈔,說出來的話甚至還有泣音,「你、你們都欺負我……」


真的是惡人先告狀的極致。而當郭湘君抱住她的錢包轉身離開的時候,她狠狠的丟下了一句,


「你們給我記住。」


呵呵,誰記住誰還是個問題呢!


徐恩柔依然低著頭,腳步迅速地離開了現場。沒我的事之後我當然也回到我的教室,準備上下一堂課。走進門的時候,張善禾靠在門邊,輕聲地說,「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跟湘君不可能是朋友。」


「我跟你們也不可能是朋友,你不用想了。」別以為我不知道就是你這個情報商提議,然後聯合洛瑞恩來套我的話!


我坐回位子上,耳機帶上隔絕所有惱人的聲音。張善禾見我還是不想理他的狀態,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然後彷彿看到門外有意料之外的人物,眼睛瞪得渾圓。我看見來人是誰的時候,不得不說,也有了和張善禾一樣的反應。


我對那個人的第一印象絕對跟老師無關,而是一隻五萬塊的跛腳白毛。


「同學好,我叫劉歡,是你們新來的英文老師,同時也會兼任你們的班導。」


兩堂英文結束之後剛好接午休。我們幾個原本就認識劉歡學姐的都被老師點了名,一起在教師用餐區用餐。


「如何?我表現得還不錯吧?我好久沒有教過正規高中了。」


「老師,你是劉歡耶!」張善禾一如既往地負責回話,「英文補教界的權威,每個學期兩百個名額每個學期都搶破頭,要上你的補習班甚至要從國中就開始排隊。而且因為老師是以英文寫作為主,還不開放視訊授課。」


劉歡學姐──現在要稱呼為劉歡老師了──擺了擺手,「哎呀,那些都是補習班為了宣傳誇大的啦!不把我說得跟神一樣哪裡來的學生呢?」


「但是老師也的確教得很好啊!比我們上一個老師好太多了。」張善禾說到這,在桌子邊的的眾人紛紛點頭。


可能蘇老師都把備課的心力放在如何釣高中女學生上了吧?


「老師為甚麼要來辰杉這種小小的私立高中啊?」


「補習班教得有點無聊啊……想換換口味。」劉歡老師玩味地笑著,「我想教一些不一樣的學生,增添一點生活樂趣。」


「這個我完全能理解!」高中生情報商在一旁附和著,「當學生挺無聊的,增添一點生活樂趣真的不錯。」


……我覺得你們兩個的生活樂趣的定義完全天差地遠。


「我吃飽了。」我拿起餐盤準備離開,可是劉歡老師很熱情地叫我留下來繼續聊天。


「秉翰,你就留下來嘛!讓我多多認識幾個學生嘛!」


「老師,秉翰還要回去做值日生,你就讓他先走沒關係……反正你問我甚麼我幾乎都回答得出來!」張善禾堆起了濃烈的笑容,跟他認識一段時間了,自然知道這個笑容絕對沒好事,一定是在計畫些甚麼。


雖然是幫我開脫,但我完全沒有感謝的意思。只希望劉歡老師不要在認識張善禾三個小時後就後悔來辰杉教書了。


此時,我的手機響起。現在我的手機裡也只有一個群組,刪不得的那個。


廖姐:「今天下面這些人給我想辦法準時到!」





消失一個禮拜的小雙回來了!
結果史詩還是沒有辦法更新...這個禮拜三次元好忙,
雖然說因為自己良心問題,把份內工作處理到好才離開,
但我的星期六也半天就這樣消失了...
剛剛在看deca dence, 真的真的是神作
仔細看回第一集, 才發現前面的集數根本處處是伏筆(讚
來說說這一章好了:
這章算是過渡章節...但就是努力想要帶一點角色特質。
然後這次蟑螂他媽又出場啦~
她絕對算重要角色,各位看官不要忽略她喔~
下次更新:9/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20 00:15: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小雙更新了!(可以這樣叫嗎?

點評

可以啊~叫小雙很好~~  發表於 2020-9-27 02:3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20 00:18:5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新讀者,因為喜歡小雙的文不久前跑去註冊了個帳號~是說現在還不太懂怎麼用呢。好喜歡小雙的文筆,實際上從史詩第二部還沒完結之前就開始追了呢!每個文章都好好看~

點評

讀後感也歡迎喔~ 不得不說, 小雙常常從看官的回覆找靈感~ 只是找出的靈感最後都跟回覆的內容差很遠(這是真的  發表於 2020-9-27 02:47
原來是來告白的~~ 小雙很謝謝你, 檤羽的心意我接受了! 那麼檤羽也追了兩年了吧,能讓看官喜歡小雙的文是我的榮幸~歡迎多上來猜劇情哦  發表於 2020-9-27 02:3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20 07:30: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安瑟恩颯 於 2020-9-20 08:33 編輯

我果然還是不喜歡郭湘君這個白蓮花,以為錢能搞定一切?

別蠢了,只會讓人看透她膚淺的本質,在我看來她就是做作的。

如果別人不答應或怎樣就威脅或情緒勒索,但她的目標在眼前又會假裝被欺負的是自己,而且會故意說的無比大聲,好像除了錢和目標以外,朋友只是跳板、是棋子,除此之外沒任何用處。(想弄死她,再不然離主角群遠一點,真的反胃這種人)

恩柔就算不太像意義上的柔弱女子,但我很喜歡她,雖然一開始看到她的個性時很驚嚇。

她是個重情義的女孩,可她不需要把白蓮花當朋友!希望恩柔能想通(^_^)。

感覺葉秉翰被一群人聯手設計了XD,不管是店長、同學和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插一腳的蟑螂他媽,也就是新老師劉歡www

點評

秉翰被設計啊...可能還不只大大列出的這一些人呢XDDD 在龍傲天主角滿街跑的年代, 秉翰連後宮都沒有, 還要被親嗎欺負(設計), 可憐啊XDDD  發表於 2020-9-27 02:45
恩柔跟湘君就是完全相反的女生。第一眼你會喜歡湘君,會覺得恩柔有點瘋癲,但相處久了就會知道湘君根本不能當朋友,恩柔反而是會幫助你的人  發表於 2020-9-27 02:43
湘君就是寫來讓人討厭的角色啊(幸好大大討厭她,這才成功XD  發表於 2020-9-27 02:4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26 23:57:3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三章】


「這是什麼?」我盯著副店長遞給我的衣服,一臉呆滯。


「今天的制服啊!」副店長很理所當然地說。我忍不住打量著他身上的那一套新制服,白色的長袖襯衫外面套了一個西裝背心,襯衫底下隱約露出會讓女性生物流口水的肌肉線條,直筒西裝褲襯托出了修長的腿……


超像公關店的牛郎,還絕對是紅牌的那種。


靠,所以我等等也要穿這種衣服上班就是了?我忍不住問,「廖姐花了多少錢換制服?」


以前的黑色上衣加深紅色圍裙不是很好嗎?這種西裝看起來就很貴,弄髒要洗不就超貴還超麻煩!


「別人還要給我們錢呢!」思雲妹妹說,副店長正為她整理領子和袖子。


「有劇組跟廖姐借場地拍戲。我們全部都是臨演。」副店長一邊熟稔地幫思雲妹妹的脖子綁上暗紅色的絲巾,一邊回答我,「就是當個背景而已,有動作有台詞的會有其他人演。」


所以這就是廖姐叫我們要準時上工的原因嗎?因為我要充當背景?不對……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鈞燦呢?」對!就是住我對門的室友!我最最最擔心的就是這個!等等直接被導演還是星探什麼的相中的話……


我們是來找主神安捷特的啊(雖然又卡關了),可不想要再有別的事情來攪局了!


「廖姐直接放他假了,還叫他不准下樓。」副店長細心地整理好思雲妹妹脖子上的絲巾後,寵溺地拍拍她的頭,叮嚀道,「好啦,等等不要打翻盤子喔。」


「不會啦!我已經沒有那麼笨手笨腳啊!」


意思是你以前很笨手笨腳嗎?


「廖姐也麻煩你的朋友把每天到帕薇霖待到打烊的女孩支開了。」副店長轉而看向我,雙手插腰說,「還不快去換衣服?」


「是的。」我開始脫下校服……


此時廖姐火速打開休息室的門,無視已經怔住的我,跟門邊的副店長開始談公事,「賴瑞,劇組來了。你們準備好了就馬上出來。」


我心裡無聲地大喊:廖姐!我在換衣服啊!要講話可以出去講嗎!


「也太早了?不是說7點才會到嗎?」


「好像全劇組就直接決定在這邊吃晚餐然後直接開拍了。你等等粉專發個公告說今天帕薇霖被包場沒有營業,也不要再收劇組以外的客人了。」


「好,我等等去弄。今天鈞燦不在,我在廚房幫阿澤好了。」


「也好。等一下有一大批客人廚房還得少一人的確很麻煩。」


認真,你們兩個可以出去外面說話嗎……我脫衣服脫到一半,現在要穿也不是要脫也不是……


「害羞什麼,男生沒有全裸都不算什麼啦!快給我換!」廖姐彷彿看好戲般地看著我,副店長也完全沒有想要救我的意思。


在廖姐的瞪視下,我也只好先把面子什麼的擺一旁,若無旁人地開始換衣服……


幹,還不如剛剛直接換掉,這樣至少少掉兩道視線──


「唉唷,秉翰的身材不錯嘛!腹肌給摸嗎?」拿著抹布的思雲妹妹從門口經過,還特地緊急煞車倒退對著我拋下這麼一句話才繼續前進。


……


「歡迎光臨!」帕薇霖的員工站在廖姐之後,臉上個個帶著服務業應有的笑容。


「淑蘭!」


我們的服務業笑容在聽到這兩個字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愕然的表情,就連平時笑咪咪的副店長也以詫異的眼光看著喊出廖姐名字的大叔。


我們一群員工的視線在廖姐和大叔之間徘徊,廖姐背對著我們伸出手,眼見大叔就要遭殃了……


「永昌!真的好久不見了。」


「剛好劇本有一場戲要在餐廳拍,馬上就想到你這邊了,順便來你這邊吃飯。阿澤在這裡應該沒惹什麼事吧?」


「是能惹什麼事啊?他在這裡很安分你可以放心。」


好像真的是許久不見的朋友?而且怎麼突然提起了阿澤?看我一臉困惑,副店長自動自發的解釋道,「阿澤是他的親弟弟。」


「咦?」難怪這位大叔一走進門我就覺得他的臉部輪廓有點熟悉……可是大叔的留著厚厚的鬍子,再加上比阿澤寬兩倍的身材,要我直接聯想到廚房那個壯碩的阿澤……


真的有困難。


「怎麼說呢……廖姐幾年前曾經幫他一個大忙,過後兩個人就有互相往來,就是普通朋友的關係。」


「不對,你們竟然知道他跟廖姐的關係,那為甚麼他喊廖姐『淑──』副店長和思雲妹妹慌張地遮住我的嘴巴,我才想起我差點就犯了廖姐的大忌!


帕薇霖工作守則第一條:絕對不能喊廖姐的真名。不然就等著被廖姐塞進……


「──我是說他喊廖姐的名字的時候」硬是轉了個說法,接著說,「你們為什麼那麼驚訝?」


「這個啊……」副店長若有所思地點著頭,「我們是驚訝廖姐竟然沒有當著劇組發難把人揍一頓……這幾年下來廖姐的脾氣真的有收斂許多了。」


這叫收斂很多?你跟我說這叫收斂很多?時不時用把我們丟進河裡游泳當警告這真的叫收斂很多?


厚厚的雙下巴猛地出現在我的面前,名為永昌的導演不知何時矗立在我面前,推著眼鏡打量著我。


「這個新來的同學長得還蠻清秀的,有興趣來當演員嗎?」


完全沒興趣!還不等到我拒絕,廖姐已經擋在我的前面,態度堅定地說,「我的養子對演藝圈應該沒有任何興趣。」


「養子?」這回真的勾起導演的興趣了,「你怎麼突然決定收養小孩了?還高中生?」


我看向廖姐的背影……我也很好奇廖姐為什麼當初會收養看起來就很可疑的我跟洛瑞恩。不只幫我們解決了食宿問題,還連帶幫我們弄到了這個世界的合法身分。


這份過多的好意著實讓我警戒了兩個禮拜。


「帕薇霖缺人手,又剛好遇到他們兩個,就收了。」


為什麼把我們兩個講得好像童工?你確定等等永昌大叔不會一出門就報警來查嗎?


「黃導,我們要在哪邊拍?還沒出餐前我們先架個器材。」


「大落地窗的那桌……淑蘭,我先去忙了。」


全體員工再度聽到這個稱呼,很一致地倒吸一口氣。廖姐笑咪咪地回頭,緩步走至副店長旁邊,「今天的廚餘桶不要倒掉,我晚點要用。」


員工們:「……」


由於劇組前一天就把餐點點好寄給廖姐了,我們外場連點單都不用做,只需要等大廚阿澤煮好再送餐就得了。只不過送餐的時候要注意不要碰到擋在走道上的錄影器材和道具,據說這些東西最便宜的也要上千,如果是攝影機到二、三十萬也不奇怪。餐點如果不小心撒在了器材上面,我們這些小員工可賠不起。


可能聽到了如此天價,思雲妹妹今天格外的小心,連送個沙拉也像都比平常小心,就算要送的餐點較多也不敢表演一次兩個托盤各六個濃湯碗的特技,規規矩矩地雙手緊抓著托盤邊緣慢慢走著。


我對我自己的平衡感還算有一定的信心,但我對自己的錢包深度完全沒有信心!為了避免廖姐過後看到帳單吐血後還把我埋了,我今天還是乖一點比較好。


忘了提,今天的客人也比平常的更為熱情……這一點絕對是因為服裝的關係。


「秉翰,已經有三個姊姊跟你要電話號碼了,你真的不給嗎?」陳培雯──也就是最一開始帶我熟悉外場職務的學姊一臉好笑地看著我從女性攻勢中逃出來的狼狽模樣。自從帕薇霖的晚班多了我和鈞燦之後,陳培雯就被調到白斑去了,今天是廖姐叫她回來支援,不然她平時根本不會出現在晚班。


「你就別取笑我了。」我苦笑道,將托盤遞給陳培雯,「還有嗎?」


「思雲妹妹在你被大姊姊們纏著的時候就已經送完了。」


「我有被纏那麼久嗎?」既然暫時沒有要送餐,我當然就是躲到廚房裡面。我的眼角餘光可是看到有幾個女性劇組人員蠢蠢欲動,在討論等等要派誰來跟我拍照。


幹,洛瑞恩平時到底是怎樣無視那些花癡的啊!追在他身後跑的那些女孩的字典裡可沒有「矜持」或 「含蓄」這種字眼啊!


「你才知道啊!」陳培雯很誇張地說道,還趁機捏了捏我的上臂,「天啊,我也是到今天才發現秉翰你的身材真不錯啊!平常的圍裙裝根本就看不出來你有練得那麼結實,你確定你是從人口販賣集團就出來的而不是甚麼殺手訓練集團嗎?」


「你想太多了。」我淡淡地回應……總不能說你猜對一半吧!雖然我好想也不是甚麼刺客訓練集團出身的……


「我剛剛經過還有看到秉翰的六塊肌喔!超養眼的!」


「是嗎!來,秉翰,等等跟學姊來休息室,學姊我要好好欣賞一下……」


拜託你們不要鬧了可以嗎……


此時,一道火柱自我身邊忽地竄出,我反射性護住離火源更近且明顯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思雲妹妹。回頭查看之際,眼明手快的阿澤隨手抓起鍋蓋,朝火柱蓋下去。


廚房陷入一陣沉默,就連一隻很有活力的陳培雯都被火柱嚇成一座雕像,眾人的眼睛盯著當時離鍋子最近,手裡還拿著鍋鏟的斯文副店長。


率先打破寧靜的是阿澤,他揮舞著鍋鏟,破口大罵,


「幹XX的,賴瑞,我警告你,給我離爐子遠一點!」


「啊哈哈哈……」副店長靦腆地笑著,「對不起,我的火好像開得有點大……」


這叫有點嗎?剛剛那個火柱我都差點以為是三級火焰魔法了!我汗顏地想著時,阿澤魄力十足地繼續開罵,「對不起?你手上的是甚麼……白酒?我叫你弄鍋沙拉油準備來炸豬排你竟然給我拿成酒?不就幸好自動灑水器沒被觸發,不然我現在手上的餐點就要淋濕重做了!今天人手已經夠少了你就不要再拖延出餐了!」


「我會努力看看的……」


「副店長真的修養很好啊……」陳培雯在一旁小聲地說,就算是她也完全沒有要幫副店長說話的意思。


「我可以幫賴瑞!」思雲妹妹自告奮勇地舉起手,「平常家裡都是我在煮飯的。」


「你會煮飯?」看來阿澤也跟我有著一樣的疑惑。帕薇霖最迷糊最冒失摔破盤子次數最高的店員會煮飯?


「這麼不相信啊!我還是會基本的炒飯炒菜煮飯呢!」思雲妹妹挺起扁平的胸膛驕傲的說。


「好,就換你……」


「只是偶爾刀子會飛出去而已。」


「……」


現在是火柱和飛刀二選一的概念嗎?


廚房的門「啪」的一聲打開,根本不需要看踹門的是誰。整個帕薇霖只有一個人敢這樣子踹廚房的門。


「你們是在吵三小啊!再不出餐你是要讓外面那一群拍到晚上十二點嗎!」


「還不是你這女人丟了個不會燒菜只會燒廚房的助手給我!」


整個帕薇霖大概也只有阿澤敢這樣子對廖姐回嘴。我們幾個乖得跟小媳婦一樣地排排站,頭低低的連正眼都不敢看槓上的兩人。


「不要讓賴瑞動瓦斯爐就可以了啊!他還是可以幫你備料……」


「我都已經把料備完只剩下鍋了,然後你給我一個不能動瓦斯爐的幫手?」


「你現在是要我從哪裡變一個幫手給你啊!現在把白班的人叫回來也要半小時,培雯也不會煮飯——」


「再吵下去真的會延遲出餐喔……」


「縱火犯給我閉嘴!」


「我什麼時候允許你插嘴了?」


副店長溫柔的笑容僵著,他的視線在我和對峙中的兩人徘徊。


好好好,我打電話上去。


也不等副店長給出什麼指示,我已經掏出手機,打電話給因為長得太帥被強制放假的混血精靈。


「喂,把自己包緊一點帶個帽子下來廚房。」我簡明地給出指示,也不等洛瑞恩有任何反應就掛上電話。


「你讓鈞燦下來,你確定?」廖姐面露擔憂的表情。


帕薇霖內場待了好幾個月都安然無事,除了一個從學校追到店裡來的超級迷妹之外,其他小女生其實也沒有那麼瘋狂。也可能是因為消息被阻擋了,沒有小女生知道洛瑞恩在這邊工作。


相較之下,我在帕薇霖打工的消息早就不脛而走。帕薇霖也算有點名氣的店,整個餐廳外牆又採用了一大片的落地窗,我這個跑外場的要不被同校同學看到也有困難。


要相信主神有保佑,不會讓祂的(混血)精靈子民在地球出道成偶像。我在心中瘋狂祈禱——


不要再讓我們的任務出現變數了!




你們以為小雙我忘記了嗎?
不!
我只是滑手機滑到差點超過時間XD
主角繼續和混血精靈鬧脾氣中~
秉翰鬧起脾氣來也是很難搞啊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27 01:19:14 | 顯示全部樓層
那鈞燦在內場……會穿劇組給(公關牛郎)的衣服嗎?
所以淑……廖店長原來不知道秉翰他們的狀況呀。
其實葉斯賽鬧脾氣看著挺爽的,出一口怨氣的感覺,畢竟洛瑞恩前面的脾氣和態度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剛好是我的生日這天呢,熬夜真不錯(你是學生欸

點評

生日快樂~~鈞燦穿圍裙就很養眼了,穿牛郎服會暴動啦!XD 廖姊只知道一部分,不知道全部喔。洛瑞恩太自視甚高了  發表於 2020-9-27 21: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0-3 19:29:5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四章】


廚房的門打開了,走進來的是跟指示一樣從頭到腳包得超緊實的精靈,連在東方國家特別顯眼的金髮都用帽子遮了起來,臉上甚至還戴著不知道誰借他的平光眼鏡。


他一看到我,馬上說,「秉翰,那個——」


「幫手到了,那我就先出去了。」


我把人叫下來不代表我想跟你講話。在洛瑞恩反應過來之前,我已經閃出廚房範圍。站到用餐區顯眼的地方。


這樣某隻混血精靈才不會白目地跑來找我攀談。


現實就是,逃得過我不想看見的精靈,卻逃不過跑出來關切的副店長。


「怎麼,小倆口吵架了嗎?」


小倆口個鬼啊!但是副店長屬於「帕薇霖不能惹的人」之一,我只能含糊的說,「算是吧。」


「雖然說不知道你們在吵些什麼,但我能感覺到鈞燦真的很努力找機會跟你說抱歉。」副店長溫柔地看著我,柔聲說道,「不要以為我們不知道最近打烊之後的店內環境清潔都是鈞燦在做的。你們住處的清潔也是,那天鈞燦跑來問我要怎麼倒垃圾的時候我超傻眼的。廖姐還說希望這樣的狀況繼續下去,不然鈞燦不大適應這邊的生活。」


只是做個清潔就期待我原諒他和張善禾那傢伙串通好來探我的底這件事嗎?沒門!


「看你的表情,你好像不會輕易原諒他呢。」副店長輕彈我額頭,我被突如其來的過於親暱的舉動嚇得倒退兩步。


我不是你家的思雲妹妹啊!你都沒有發現女性劇組成員正雙眼發光地看著我們嗎!那一個三桌的不要流口水啊!


「他也是有想要好好補償你的啊!再怎麼說,他也是你的『同鄉』不是嗎?」


我猛地轉頭,緊戒地問,「廖姐跟你說的嗎?」


副店長笑而不語,自然而然地轉了個話題,「濃湯應該吃得差不多了,趕快去送主餐吧!」


……


我是不是應該找時間好好了解收留我和洛瑞恩的帕薇霖?


副店長轉身走進廚房,陳培雯剛好抓到空檔趴在我身後,目光卻始終放在副店長身上,毫不掩飾地露出傾慕的表情,「副店長為甚麼可以那麼帥……」


沒錯,全帕薇霖都知道陳培雯喜歡副店長,不是像郭湘君那般瘋狂迷戀洛瑞恩,而是純純的喜歡。


單純到可以告白六次還不放棄。


「還不快去告白?」


「再告白我身為女生的矜持往哪裡擺啊……他都已經拒絕我第七次了。」


「你又多告白一次了?」我上一次聽到的紀錄明明只有六次。


講到傷心處,陳培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明明都已經離青春期十年有的女子此時卻還像思春期的少女一般,「他就一直說『我們不可能』我是能怎麼辦……我這次還鼓起勇氣問了思雲妹妹是不是他的女朋友,他竟然很難得地露出慌張的表情否認了。」她訴苦到最後已經變成了埋怨,「我真的很想知道為甚麼我們之間不可能啊……該不會是副店長家裡是甚麼有錢人家不允許他跟我這麼普通的女生在一起吧?說『不可能』就代表是對我也有好感只是有阻礙吧?你有知道些甚麼嗎?」


「我?」我都已經快開啟「左耳進右耳出」模式了,陳培雯還突然丟了個問題給我,「為甚麼會來問我?我又不知道副店長腦袋在想甚麼。」


「也是啦……與其在這裡煩惱還不如把工作做好來讓副店長看到我的優點!我要去廚房觀賞鈞燦『療傷』一下──在這裡工作實在太幸福了,有個帥帥的副店長,還有個臉蛋精緻得跟動漫裡的精靈一樣的鈞燦……你也長得不差別難過。」


我甚麼也沒有說啊……


「放手,放手!」尖銳的叫聲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叫聲發自燈光打得最亮,同時也是最多人拿著家當圍著的那一桌。一個穿著藍色小禮服的女性正試圖自西裝男子手中掙脫。


「小姐,請跟我回去。老爺現在很生氣,邱家的少爺也很不開心——」


「叫姓邱的那個人渣給我滾!」女性激動地大喊,「我死也不會嫁給他的!」


「小姐,對不起。這是老爺的命令。」從攝影機死角中走出三四個西裝男子奔進鏡頭範圍,齊齊撲向女主角。只見剛剛一直沒有臺詞,坐在女主角對面的粗曠大叔倏然站起,將女子護在身後,渾身霸氣外露,「誰允許你碰我的女人了?」西裝男子朝粗曠大叔揮了一拳,粗曠大叔直接抓住他的手腕往外扳。吃痛的西裝男子軟倒在地上,但這並不能阻止其他西裝男子搶回他們家的小姐。


全部都是套好的。劇組吃飽喝足後很快地就投入工作,身為外場我當然是在收拾桌子。我一邊擦著桌子,一邊靜靜地在遠處觀看,當初黃導也有說明了,叫我們換衣服只是為了以防我們不小心入鏡需要。如果要看的話也是可以,可是要待在攝影機後面。


一開始為了獲得地球的常識,不乏看了一大堆的連續劇和紀錄片,但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拍攝的情況。


感想?最大感想大概就是攝影師好累啊……一鏡到底的鏡頭要跟著主角轉來轉去的。


忽然領頭的那名西裝男子右腳一個抬腿,腳背朝粗曠大叔的側臉踢去。粗曠大叔身子一矮,一腳橫掃向支撐的那只左腳,失去支撐的西裝男子重重地摔在地上。


這就不是套好的了。


「咔!」黃導大喊,蹲到倒在地上一時爬不起來的西裝男子旁,不是將他扶起,而是拿著劇本狠狠敲他的頭。


「再不跟著套好的動作走啊!因為你這一場要重拍了!」雖然嘴巴上聽起來很生氣,他還是把人扶了起來,轉而看向其剛剛被打趴在地上的其他西裝人,「你們幾個,今天飲料他請客。」


「喔!」相較於摔得較實的領頭,其他幾個倒是很有精神的歡呼,今天的飲料有著落了!


「還有你,盧家鉉!如果這些傢伙做錯需要你即興發揮,也不要做低位的,或者走在天花板之類的動作。攝影機拍不到你,不要挑戰攝影師的反應速度啊!」


「我又不會走在天花板。」名為盧家鉉的演員與粗曠的外表相比意外的靦腆。他一手摸著自己的後頸,不好意思地向領頭西裝男子道歉,「對不起,剛剛沒有控制好。」


「不不,我也對不起,因為我又要重拍了……」


重拍就代表一樣的東西再打一次對吧?我也沒什麼興趣再看一次一模一樣的東西,果斷溜回廚房裡。


「外頭還沒拍完嗎?」


「看樣子應該還要重拍一次。」跟在我後面進來的副店長回答。


阿澤伸了一個大懶腰,「今天工作量這麼大,不知道廖姐會不會給個加薪或假期之類的。」


「廖姐什麼時候虧待過你了?你哥這次出手這麼大方,至少也會辦個員工旅遊吧?」


「萬歲!可以出去玩了!」聽到副店長這麼說,原本也躲在廚房的思雲妹妹興奮地喊道,「我想去海邊,還要浮潛,還想要吃螃蟹!」


「那也要你們做完今天的事再說。」廖姐忽然走進廚房,打量著我們,「怎麼全部人都在這裡,外面就只有培雯一個人在收!」


「我剛收盤子進來。」副店長從容地回答。


「我進來洗抹布。」我也趕緊回答道。


「我也在等出餐——」


「出餐個頭啦!要說謊也聰明一點,工作人員都吃完了,想被我揍是不是?」


思雲妹妹抱著頭,馬上低頭認錯,「對不起……」


廖姐白了我們幾個一眼,回到正事,「阿澤,劇組說提拉米蘇二十份,用外帶盒裝。賴瑞,他們要拿鐵十杯,一樣外帶杯,你準備一下。」


「好——」


「抱歉,剛剛的拿鐵十杯其中一杯可以幫我換成美式嗎?」一個陌生的聲音自廚房門口響起,全部人皆是一怔,然後看向來人。


「對不起,廚房只有員工能夠進來。請先生先出去。」不愧是廖姐,她第一個反應過來,還直接站到盧家鉉面前擋住他的視線,不失禮貌地說,「換美式一杯是吧?我們等等就幫你弄。」


但是傷害已經造成了。


「那個同學……」盧家鉉的視線越過廖姐的肩膀,落在某隻混血精靈身上。


主神算我求你,不要再讓我的任務節外生枝了啊!


盧家鉉仔細端詳,上上下下把洛瑞恩視姦了一遍,驚嘆道,「這位同學長得還真漂亮啊!怎麼要把自己包得那麼緊躲在廚房?應該出去做看板娘啊!」


咳咳!


我沒聽錯吧?


就算想爆笑也不是時候。我盡力忍住笑意,繼續看著廖姐解決這場災難。


一把平底鍋鍋底直接擋在盧家鉉的鼻前,拿著平底鍋的廖姐語氣隱隱透著不悅,「就是因為有太多想要騷擾他的人。現在請盧先生離開廚房,你嚇到我家養子了。」


「養子?男的?認真?」魁梧的男子聽到關鍵字時面露可惜之色,彷彿腦袋在想著:「是男的就不能追了……」


大哥,你想對我們家混血精靈做什麼?


「好好,我出去我出去。」眼見平底鍋離自己的鼻樑更近了,盧家鉉識相地走出廚房,然後白目地興奮大喊,「黃導,你有看到嗎?店長的養子超漂亮的!」


「不就剛剛那個服務生嗎?」


「不是,是另外一個染金色頭髮的!」


「真的嗎!我也來看看——」


聽到這裡,帕薇霖一眾眼神死一片。


為什麼那位兩個大叔看到/聽到有帥哥的反應跟小少女在街邊看到帥哥的反應一模一樣啊!


忽然副店長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到外面說話。


這裡說的外面是指到後巷說話。副店長跟廖姐打了聲招呼後,就把我帶出廚房。


「他要進來廚房的時候你有注意到嗎?」


「那個時候我在忙著應付——我是說跟廖姐說話。沒有注意到他要進來。」


副店長問這句話的用意是什麼?


雖說平常我的警覺心很強,只要是有一點惡意的人靠近我都能感覺得到。但是帕薇霖出入繁雜,要我每分每秒保持一樣的警覺性會讓自己心力耗竭。


「是嗎?」副店長若有所思地說,我難得看到副店長那麼嚴肅的思考。


雖說讓別人看到洛瑞恩很麻煩,但有這麼嚴重嗎?比較擔心的應該是我才對吧?如果洛瑞恩真的被挖角去演藝圈,我這個雙人任務正式變成一個人單幹吧?


不對,副店長為什麼問我?難道……


「好啦,你快進去裡面幫忙。」副店長的話打斷了我的思緒,「等等廖姐生氣了我們兩個就要一起遭殃了。」


「好。」我嘴巴上回答,腦裡卻努力思考……


剛剛被打斷的那個思緒……好像很重要,卻想不起來。那應該就代表還沒有那麼重要對吧?




又是一章看不懂的章節~
我自己也很好奇這一章的伏筆甚麼時候才收得掉.
最難的不是寫文, 而是寫完一部小說.
幻梵目前排定至少會寫到第四部, 海量的伏筆等著我慢慢收啊.....(自作孽不可活的代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0-3 22:23: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檤羽 於 2020-10-8 19:05 編輯

秉翰……通常越重要的越容易忘不是嗎……
尤其是想到一半的時候啊啊啊!
是說副店長彈秉翰額頭的那段好萌哎!真、可、愛!讓我想到格里西亞和審判那樣XD 可是好像大家都因為這樣站他們cp……啊我真的雷這種啦哈哈,不想越界。
培雯對副店長的(小迷妹式)喜歡實實在在的緩和了我看到郭湘君的不適感!(好可愛呀~
是說副店長會這樣問秉翰是不是因為那個演員是位大佬啊?

……等等!第四部!?小雙你也太……(驚嘆
(看著小雙的預想,我……還是先去存稿好了!

點評

老天保佑現實不要對我那麼殘忍, 我只想寫文  發表於 2020-10-10 01:07
檤羽的方向猜對了喔, 不過離真相應該還很遙遠就是了XD 沒辦法, 我的腦洞就是已經演到第四部了, 結局都已經想好了, 只差寫出來.  發表於 2020-10-10 01:07
副店長那一段算給腐女看官們一點福利XD 我個人是不寫BL喔, 但這種福利就是偶爾出現剩下你們自行想像啦~ 湘君那種已經稱得上偏執了! 培雯只是執著~  發表於 2020-10-10 01:0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0-3 22:46:57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出現了好多疑點阿:º!副店長真的挺率的帥的

點評

副店長是斯文腹黑型帥哥~ 別忘了他腹黑的一面喔~~  發表於 2020-10-10 01: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0-10 01:00: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五章】

如果要我說我討厭學校的其中一個理由,我第一個會提起的絕對不是學習,

而是人。

沒錯,我指的就是某個情報商。

而今天,惹人厭的棕色頭髮難得沒有在我眼前晃。

「恩柔,你家阿納搭呢?」

「我們兩個不是那種關係!」徐恩柔憤而起身隨手抓起一樣東西作勢要丟出去,問話的女同學既不躲也不閃,只是雙手舉起做投降狀。

「啊哈哈哈,別這樣嘛!誰叫你們兩個平常關係那麼好,幾乎都看你門黏在一起啊。」

「你們這樣亂傳我以後是要怎樣找男朋友啦!」放下椅子的徐恩柔賭氣似的嘟起嘴,雙手交叉於胸前。「我不知道。找那傢伙有什麼事嗎?」

「沒有啦,只是考試快到了。你知道的,校長例行召見。」

「我過後傳訊息跟他講。」她說完後落座,一手煩躁地撥她自己的瀏海,另一手打開手機,臉上盡是擔憂。

說明一下,恩柔明明是我後座為什麼我能看得那麼清楚。因為我今天早上到校的時候就發現我的後座散發強烈的低氣壓,為了避免頭殼遭池魚之殃,我只好課間休息都躲到走廊看風景。

風景範圍裡面有徐恩柔也不是我願意的。左邊有很吵的郭家大小姐,右邊有我目前不想見到的洛瑞恩和朱誠哲。

說曹操曹操就到。沉默程度差不多高的兩人彷彿有著多年的默契,互看一眼後向我走來。

翹掉下一堂課好了。我馬上閃離現場,一邊思考著要去哪邊耗掉這半個小時。

後山好像挺不錯的,那裡樹多,也沒有天台直射的烈陽。躲在樹林裡我也有自信不被找到,就算是和樹林很親近的洛瑞恩來找也需要一點時間,他來找的時候我也早就跑不見蹤影了。

那時候,他也是如此,翹著二郎腿坐在樹幹上。

今天也不要進城,在森林裡捕隻野兔來吃好了。

環繞右手腕的魔法陣已經閃了一個禮拜了,直到這兩天才不再浮現。

他就是死都不願意打開魔法陣。

都知道對方想要說什麼了,那就沒有打開的必要啊!就算當通訊魔法陣從原本的淡紫變成象徵緊急訊息的亮紅色,他依然將之忽略。

真以為我會上當嗎?太天真了!明明最近應該忙翻天想辦法解決黑暗的某人到底是為什麼能夠這麼無聊一直要求通訊啊!

反正世界末日不關他這個地方騎士的事,他就這樣愜意的躺在這裡……

他聽見有人靠近,但這本來就是城邊的樹林,有人在附近走動很正常。身上的騎士服是深綠色,只要自己不移動就不會被發現。誰也想不到樹頭上躺著一個人吧?

因此,當他感覺到魔法波動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他對著淡紫色的光壁翻了個大白眼,不耐煩地說,「到底是想做什麼啦!找到這裡來,你是不怕被看到嗎?」

「要不是因為你都沒有回覆奈洛的話,我需要親自來到這裡嗎?還得穿這種奇怪的鞋子……」樹下的女子煩躁地踢了踢,他才發現她腳上的鞋子特別高也特別重。

不是全部消音,而是讓腳步聲聽起來不是本人嗎?不愧是最了解他的奈洛。

「跟我回王都。」女子一如往常地直接切入正題。

「我不要。」

「你要抗命就是了?」

「對啦,我就是抗命。快判我死刑喔——捨不得殺死我也沒關係,我可以自己消失。」

「葉斯賽……」樹下的女性閉上雙眼,當她睜眼的時候,兩隻淚眼汪汪的大眼睛充滿著哀求,就連喊人的語氣都軟上幾分。

「靠,也不想想你都快四十了,還在那裡裝可愛是怎樣?噁心死了。」

「幹!本人才三十三四捨五入也才三十歲好不好!」女性的哀求攻勢瞬間破功,彷彿和樹有仇一般發狠地往樹幹猛踢,卻忘了自己穿了一個不大好平衡的鞋子,才踢兩腳就屁股著地摔在地上。

「哈哈!都十幾年了,你這女人還是一樣的笨啊!」

「閉嘴啦!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回王都啦!」

「不要——」黑髮男子摀住耳朵,好像這樣子就能聽不見女性的叫聲,「當初叫我來當地方騎士的時候不是就說好了嗎?要我來當地方騎士的交換條件就是放我一個人安安靜靜地生活,別叫我回王都。」

「你當地方騎士好歹也要在城裡巡邏吧!」

「還不是因為奈洛的魔法陣閃了一個禮拜!你們是要我怎樣和別人交代我有通訊魔法陣啊?」

「我回去叫他不要聯絡你總可以了吧?你給我回去城裡做你的地方騎士!」

「真的?不帶我回王都了?」

「『我』不帶你回去了。我也帶不走啊……」

「好啦好啦,我回去城裡做我地方騎士該做的事情總可以了吧!」他不甘願地自樹枝一躍而下,「先解開隔絕結界,你再給我拿出傳送魔法陣離開!」

「這麼防著我幹嘛!照你說的就是了嘛……」女性將手伸進胸前,自傲人的雙峰之間取出巴掌大且繪有魔法陣的羊皮紙。

黑髮男子也十分了解他的女性友人,老早就別過視線,「楓,你一定要把東西藏在那種地方嗎?」

「不然被你搶走嗎?我又不是白痴。」她邊說邊將羊皮紙撕成兩半,周圍的光壁消失了,黑髮男子馬上抓緊時機往城門奔去。

女性望著黑髮青年的背影,感嘆到,「唉呀呀,被我們陰過太多次了嗎?這也跑太快了吧?我們又不是仇人……」

「不知道離隊一個禮拜會不會被炒魷魚呢?」黑髮男子自言自語道,城門就在眼前了。當守城的地方騎士見到他的時候,直接衝到他面前,高聲喊道,「葉斯賽!」

為什麼這個語氣聽起來興奮大於憤怒?還不等他想出一個可能的理由,負責守衛的地方騎士抬頭向城門上的騎士喊著,「葉斯賽回來了!快回去跟隊長和城主報告」

誰來告訴他現在是在演哪齣?只見守衛衝到他身前,直接一個搭肩,「葉斯賽,恭喜你!你被女王召見了!」

「三小?」這應該不是一般人會對被女王召見這件事產生的反應——不對!任何一個鳥不生蛋的小城的地方騎士突然被女王召見都會先滿頭問號吧?雖然他覺得莫名其妙的理由跟別人不一樣。

她幹嘛召見我啊!不是才剛──

「我可以不要去嗎?」

「為什麼不要?隊長收到公文的當下都已經備好馬準備進王都了。被女王召見耶召見!而且公文上還有大祭司的印章……你是有做了什麼事嗎?還是你其實是皇親國戚之類的。」

幹你老師勒!那兩個傢伙在那邊……

 你們這是在逼宮啊逼宮!我要抗議!

然後那一次覲見女王就變成了主神任務了。


這樣看來,當初還不如接奈洛的電話——我是說回覆他的通話要求!至少可以提前知道任務內容然後逃得遠遠的。

有人來了。到底是哪一個人在下午兩點這種熱到半死時間來爬山健行啊?

應該不會被發現吧?被發現了也沒差,我看起來就是一個蹺課的學生……

「學弟?上課時間你怎麼在這邊?」

這個稱呼……怎麼偏偏是她!我坐起身,跟劉歡老師認個錯然後溜回學校應該就沒事了吧?反正也差不多到下一堂課的時間了……

「啊!你是帕薇霖的服務生!」另一個較陌生的男聲說。我這才往樹下看,抬頭看著我的除了劉歡學姐,還有一個戴眼鏡,穿著整齊條紋襯衫和西裝褲的男子。我還在思考在哪裡見過這張臉的時候,他已經自動摘下眼鏡。

「啊,你是……」

「想起來了吧?看吧,我就說穿成這個樣子比戴墨鏡帽子的變裝好用。」後面一句是對著劉歡老師說的。

「誰也不會想到專門演黑道、殺手這類狠角色的人會穿得像一般辦公的吧?而且你這個還穿得那麼寬鬆,看起來像胖子多過像肌肉棒子。」

「我不想被認出來啊……沒辦法,誰叫戲路被定下來了。至少最近狠角色蠻吃香的,動作片或者愛情動作片的劇本一個個送過來——我說的是主要是愛情元素但裡面還是有動作場面的那種!同學你不要誤會啊!」

你這麼說根本是越描越黑……

「學弟,你還要在樹上待到什麼時候呢?我們抬頭跟你講話也很累啊!」

你們兩個其實是自己在聊天,我根本沒有參與對話啊!我慢慢爬下樹,在我爬下去的的時候,樹下的一男一女仍不間斷的聊天。

「學姐好,盧先生好。」學生該有的禮貌還是得做。

「盧先生……同學你還是直呼本名就夠了。這麼正式的名稱怪彆扭的。」盧家鉉見我一直在看著他,自己解釋了起來,「是在想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嗎?來找劉歡的啦!我跟她已經多年的好朋友了。不是老王你放心!」

我其實沒有想到那邊。被你這麼一說……

「好啦,學弟你快回去上課吧!」劉歡學姐笑著說,「祝你蹺課沒被老師發現。」

一個老師可以這麼說嗎?但我還是趕快和兩人道別後往山腳走去。

到了山腳,我猛地定住了腳,難掩驚訝地回頭看了學校的後山──更準確一點,是盧家鉉的方向。

我剛剛只察覺到劉歡老師的腳步聲。




繼續來貼存稿啦~
這章已經很明顯在暗示......
在暗示甚麼當然不會說,直接說出來就太明顯不好玩啦~(歡迎猜猜樂~
看官們記得小雙我喜歡把提示藏在文字之間,記得這個就好~
好啦,總算可以睡覺了~
看官們晚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