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孤霜傲影

[同人文] 穿越?!(因與聿)×(吾命騎士)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12-3 12:18:52 | 顯示全部樓層
冽寒與嚴司的緣分
從前從前,在三大王國還沒建立以前,大陸上的小國林立,其中,勢力最大的是由曼提拉索所建立的王國。
但是這個王國在一夕之間就滅亡了,留下了千古的謎。
今天要說的故事,就是在這個王國裡所發生的事:

曼提拉索王室這個月正準備要慶祝兩位皇子的十五歲生日,一位是女王陛下的親生兒子:韋弘‧曼提拉索;另一位是女皇的妹妹,已故的韋媛‧曼提拉索公主的兒子:韋司‧曼提拉索。

這兩位皇子,從小感情就非常好。因為韋媛公主在生完韋司後,就因為失血過多而去世了,所以韋司從小沒少被欺負、謾罵的。甚至還有流言說,韋司是生來要害曼提拉索王國滅亡的,在他十五歲的時候,國家就會發生動亂。
對於這些流言,韋司總是打哈哈蒙混過去,好似完全不在意,所以自然免不了有些人會當著他的面說他是禍端。但是,當著他面說這種話的人一定會發生慘劇。像是:某觀星大臣因為說韋司是害國家滅亡的原兇而倒楣倒了兩個月,先是家裡的僕人和守衛被調開,然後因為沒人叫他而害他覲見女皇差點遲到,然後,走在皇宮的路上被端水的僕人撞到,被水潑了一身濕,後來覲見女皇的時候被彈劾貪污,而被停職停薪調查,到了兩個月後才復職。
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總之在了解不能再韋司面前講這種話,因為會倒楣後,就沒有人敢在韋司面前講他是禍端了。神的旨意不能違逆啊!

然而,事實是……
「阿司!不是叫你不要對那些大臣惡作劇了嗎?」韋弘拿著一疊告架單衝到韋私房間。
「我有什麼辦法,他自己走路不長眼、做事太粗心,才會弄成爆炸啊!」韋斯翻著手中的醫學書,用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說。
「但是你不應該做這種事啊!」韋弘很想把這疊告假單丟到韋司頭上。
「好啦!我們的皇子殿下,別生氣了!氣壞了身體要怎麼辦?大不了我幫你批這疊假單就是了。」韋司伸手想去拿韋弘手上的假單,但是韋弘先一步把假單收了起來。
「不用了!你只會全部駁回,讓他們帶傷工作而已。」韋弘馬上捅穿韋司的意圖。
「欸!皇子殿下你怎麼這麼說!我好心要幫你分擔一些工作量你怎麼這麼不領情?我的心都碎了!你這樣要批假單、要改法律、要跟那些老不死的爭取實施新法的權利,遲早會過勞死啦!」韋司一邊說,一邊搭配生動的表情,讓人真心想要相信他是在擔心自己的朋友。
但是這招對於認識他十五年的韋弘完全沒用。
「這些工作量還不是你增加給我的!讓這些大臣帶傷上朝只會增加我對於新法律實施的困難度而已!」
「所以要放假喔……可是他們明明都沒受傷…好不容易把受傷面集中在心理層面的說…」最後一句說的很輕,但還是被聽到了。
「所以你已經承認是你做的了。」
「……你耳朵這麼好幹嘛?」
「給你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幫我去查這個案子。我就不像女皇陛下檢舉你謀害朝廷重臣。」韋弘說完,就從那疊假單裡抽出一份報告。
「喂喂喂!皇子殿下,你根本是預謀好的吧!怎麼可以叫我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去做這種事呢?」韋司滿臉黑線的接過那份報告,看了一下上面的內容…
「你玩我嗎?」韋司看完只有一個感想。
「沒有。我不開玩笑的。」韋弘正色道。
「這件案子你知道有多棘手嗎?我還不想被那些老不死的彈劾到死好嗎?」原來韋弘給他看的是最近發生的連續失蹤案。
「只是要你去裝個樣子,沒叫你真查。」韋弘當然知道韋司沒有那個能耐。
「你那副樣子擺明了就是叫我去查,最好把兇手查出來交給你。」韋司抗議道。
「你要那樣我也不反對。」韋弘很自然的拿起放在桌上的茶,喝了起來。
「好好好!我去查可以了吧!要查到甚麼程度?」韋司舉手表示投降。
「看你。」韋弘又喝了一口茶。
「你要負責幫我把那些老不死的擋下來,我可沒辦法再出一次錯,你知道的。」韋司挑眉看著正在喝茶的未來繼承人。
「你到底為什麼要幫我背那次黑鍋?」韋弘又問了一次,但還是得不到答案。
「沒為什麼,我對治理國家什麼的不感興趣,你要是被弄掉了,我就倒楣了。」韋司說。
「……」
「我要去查案了,你幫我向那些老不死的說一下,這案子我接了。」說完,韋司把那本醫學書放好就離開房間了。

韋司一從皇宮裡出來就立刻來到國內賣情報最快的地方──真茶組
「呦!這不是我們的司大爺嗎?怎麼又來了?」賣情報的大姊馬上把韋司拉近一間不起眼的小酒館。
「除了買情報還能來幹嘛?」韋司攤一攤手說。
「是啊!不過你這次是要買什麼情報呢?」大姊帶著韋司走向櫃台…裡的暗門。
「就是那件連續失蹤案的。」韋司壓低聲音說。
「那一件喔…有是有,不過消息比較貴了一點而已,但是司大爺你一定買得起的。」大姊帶著韋司走進暗門里的地下室,隨便拉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先說喔!太貴的我買不起。」韋司深知大姊的個性,一定會靴他一頓的。
「不多不多,那位兄弟要求的東西是不貴,不過很難弄到手而已。」大姊說。
「那你還說貴!」
「在我看來你一定覺得不貴。」大姊給了韋司一個很優質的答案。
「……」韋司無言了。
「放心,不會太難的。」大姊拍了拍韋司的肩膀。
「我覺得一定會。」
「那你先等等,我連絡一下他。」說完,大姊直接無視韋司的話,就從暗門離開。
「唉!我真是多災多難啊!就當是花錢消災花錢消災吧!」韋司自言自語。
過了一會兒一個穿著斗篷的人走了過來,坐在韋司的對面。
「你有什麼情報?」韋司開門見山道。
「你是問關於那件連續失蹤案的?你應該先跟我談好報酬。」
「那你要什麼?」韋司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這件案子上。
「你給不起。」對方說。
「你在玩我啊?」韋司真的覺得自己沒在這傢伙身上開幾個洞真是自己修養好…還有皇宮教師教得好。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給不起。」
「你媽沒教你不要以貌取人嗎?」
「要你管我媽教了我什麼。」
「我知道,她一定教了你如何當一個智障還有敗家子。」
「你少亂講!我媽很好!她對我很好!」對方明顯生氣了。
「俗話說慈母多敗子。看來不遠了。」韋司搖頭道。
「你到底是要來買情報還是要來跟我討論我媽教了我什麼?」
「看你的誠意啊!你沒誠意就說一聲,我馬上離開,不浪費你我的時間;你有,那就可以好好的坐下來談。」韋司說。
「我要求的是這些。」對方遞給韋司一張單子,上面寫滿了許多珍貴的藥材…對平民來說很珍貴的藥材。
「看來是要用來救你媽用的。」韋司看完單子說。
「對。」對方點頭。
「看你開的單子,你媽病得不清,不過這藥大概開得太重了,身體虛弱的人吃了會死的。」韋司說。
「你會醫術?」
「要你管,這張單子上的東西我會給你的,現在先說說情報。」說完,韋司在交易單上簽了名。代表交易成立。
「我改變主意了,你治好我媽,我給你這件失蹤案的大方向。」對方說。說完,他撕了那張交易單,又重新拿出一張來寫。
「喂喂喂!你太天真了吧!你知道沒有醫照的人不能看病嗎?」韋司說。
「民間的私醫很多,巡邏隊要抓也抓不完。」對方寫完之後就把新的單子遞給韋司。
「先帶我去看看,不然我沒辦法簽字。」誰曉得這是不是一場騙局。
「好。」

「到了。」對方先是帶他走進森林裡,再度過小溪,再穿過山洞,才到達目的地。當我是來郊遊的啊?韋思想著。
「這裡。」對方帶他走進一間小房間裡,有一個憔悴的婦人就躺在簡陋的床上。
韋司稍微看了一下婦人的面容、手心,又問了一些問題,最後才說。
「感冒拖太久加上飲食不均衡造成的症狀。剛剛你給我的那張藥單上面有很多的東西根本是不需要的。」韋司說。
「那個醫生說是重感冒,要清淡飲食,不可以碰除了米湯以外的食物。」對方說道。
「你這白癡,你見過哪一個醫生收你錢又不用藥然後告訴你病會自己好的嗎?」韋司一臉對方沒救的樣子。
「可是那個醫生很有名。」
「是是是,有名但是連一個小小的感冒都治不好還差點害死你媽。吃一點有營養的食物再搭配藥就可以了。」韋司寫了一張紙給對方。
「好,我知道了。」對方把紙收了起來。
「現在輪到我拿我的報酬了吧。」韋司環著手說。
「是的,大方向是指向那間奇怪的屋子,只要去過那間屋子,過兩天就會發生失蹤案。」對方說。
「廢話,我當然知道。我問的是關於犯人的大方向。」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犯人。對了,我在第三個人失蹤前有看到有一個小女孩在屋子裡,露出了詭異的笑容,然後就進屋子裡了,過兩天那個人就失蹤了。」
「等等,你說小女孩?」韋司皺了眉頭。報告上可沒有這點,明明那間屋子沒人住…
「對啊!一個又瘦又小的女孩子,看起來大概只有七八歲。」
「還有嗎?」
「沒了。就這樣。」對方說。
「那就這樣了,我先走了。」韋司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對方叫住韋司「我媽她會好起來嗎?」
「看你媽自己的造化,基本上只要不要亂吃藥就沒事了。」
「好,謝謝。」

韋司走出小屋後,伸了個懶腰。
「唉!越來越複雜了!這樣回去一定會被說在浪費時間。」韋司自言自語。
他都可以想像到那些老不死的老頭子說這些話時的嘴臉了,真是欠揍。
「今天就先打道回府吧!」他還有醫學書沒看完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3 12:26:26 | 顯示全部樓層
整個大爆字數!寒月你的嚴司趕快來領走啦!接下來要寫冬的玄璃了!
寫完後要繼續寒月的嚴司....
我怎麼完全沒有完結的喜悅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3 21:14:22 | 顯示全部樓層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8-12-3 12:26
整個大爆字數!寒月你的嚴司趕快來領走啦!接下來要寫冬的玄璃了!
寫完後要繼續寒月的嚴司....
我怎麼完全 ...

........我真應該天天催你的?恩?(微笑
最好給我趕出來哦哦哦不然我叫玄璃去追殺你!!(順便派出沉璃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5 19:28:30 | 顯示全部樓層
加油吧!
我來領嚴司了~~
你不會有完結的一天的呵呵!
認命吧!
要快點喔不然叫嚴司追殺你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6 12:21:20 | 顯示全部樓層
黃冬羽 發表於 2018-12-3 21:14
........我真應該天天催你的?恩?(微笑
最好給我趕出來哦哦哦不然我叫玄璃去追殺你!!(順便派出沉璃好了 ...

不了!!!!!!!!!!!!!!我會乖乖的把番外趕出來的!!!!!!!!!!!!!!!!!!(擦汗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這禮拜六開始寫(欸
我這禮拜六有用電腦的時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6 12:23:44 | 顯示全部樓層
yhlee201507 發表於 2018-12-5 19:28
加油吧!
我來領嚴司了~~
你不會有完結的一天的呵呵!

你叫二爸來親我或是御幸嫁我的話
我會寫得比較快(欸
反正嚴司就是個SD(SADENDING)
我會努力寫完的....前提是我的報告要先處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玄璃的下午茶時光
某一天某一天玄璃剛好放了一天假……放假的原因是……
「玄璃,跟你講過多少次了!不要一直不說話,你最起碼也要說一些基本的客套話嘛!」公會秘書一臉不耐煩的看著玄璃。
「……」玄璃還是沉默。
「你就多說兩句話又不會死。要不是會長看重你的實力,你早就被一堆公會裡不爽你的人趕出去了好嗎?」秘書一邊抱怨一邊把申訴單銷毀。
「……」玄璃還是不說話。
「你好歹也說句感謝的話,不要讓我一個人在說話,感覺好像神經病在自言自語。」
「謝。」
「…你還真是惜字如金啊…真不曉得這種個性怎麼養的?」
玄璃挑眉看著秘書。
「好好好,我知道我像神經病很久了,你也不想想到底是誰害的。」秘書拿了一張休假單給玄璃。
「假?」玄璃問。
「廢話,不讓你放假避避風頭,到時候公會就要被拆了!你有沒有自覺你這次到底惹到誰?」秘書一臉頭痛加胃痛的表情看著玄璃。
玄璃搖了搖頭。
「算了,跟你講你也不會懂。反正你就好好的放假一天然後最好消失在公會附近,不然會有危險。」秘書叮嚀她。「是準備蓋你布袋的人會有危險,誰都嘛知道你下手毫不留情的。」秘書自己補充。

於是,玄璃就得到了一天假期。
當玄璃走出公會後,果然……
「你就是玄璃吧!過來單挑!」某無腦沙包一號叫囂。
「讓你知道我們有多厲害!再囂張啊!」智障沙包二號大聲道。
「怎樣?怕了吧!」腦殘沙包三號抬起下巴。
而玄璃只是轉身離開,完全無視無腦智障腦殘沙包三人組。
因為她記得秘書有叫她不要在公會附近。所以……
她就把人帶離公會附近再打。
「喂!你他媽的那是什麼態度?」呵!跟上來了。
然後…玄璃把無腦智障腦殘沙包三人組帶到離公會有一段距離的死巷裡。
接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慘叫聲如餘音繞樑般三日不絕於附近居民之耳。
處理完無腦智障腦殘沙包三人組後,玄璃很淡定的走出死巷。
稍微看了一下有沒有東西掉在剛剛的地方後,玄璃發現一件很重要的事…
於是她衝回死巷裡,在死巷裡的無腦智障腦殘沙包三人組看到玄璃後又開始在一旁抖抖抖。
玄璃四處張望,然後走向腦殘沙包三號…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什什什什什什麼麼麼麼麼麼麼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事都都都都都都都都都沒沒沒沒沒沒沒沒沒做做做做做做。」腦殘沙包三號已經抖到講不出完整的話了。
而玄璃只是彎腰撿起了在腦殘沙包三號身旁的小袋子,然後就又離開了。

在玄璃再度走出死巷後,玄璃決定要去找寒冰,因為小袋子裡的巧克力沒了。

玄璃就大咧咧的走進聖殿,也沒人敢攔她。因為攔她的人,事後會吃不到寒冰騎士長做的甜點。
所以,玄璃就一路暢行無阻的走到了聖殿餐廳的廚房。走進了那個據說除了廚房人員、打掃阿姨還有寒冰騎士長跟綠葉騎士長以外的人禁止進入的地方。
今天寒冰正在揉麵糰準備做藍莓派。
玄璃就把廚房門關上,然後就站在寒冰身後看他做藍莓派。
而寒冰就繼續揉麵糰,然後他稍微指了一下在旁邊的容器,玄璃馬上就把那個容器遞到寒冰手裡。
把藍莓派送到烤箱裡後,寒冰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下午兩點半了。
「你不餓?」寒冰問。
「甜點。」玄璃說。
「中餐還沒吃。」寒冰很堅持要先吃中餐。
「甜點,晚餐。」不吃甜點,我就不吃午餐,也不吃晚餐。
「下午茶。」寒冰退讓一步。
「好。」反正一定會有甜點。

然後,寒冰就趁著藍莓派還在烤箱的時間,幫玄璃準備下午茶。
「端到交誼廳。」寒冰把一籃麵包和一壺茶交給玄璃。
「還要。」這裡一定不夠,我很餓。
「晚一點再過來拿。」
「一起。」陪我一起吃,不然我就不吃。
「等等。」寒冰再度妥協。

之後,當寒冰跟玄璃把下午茶要用的東西端到交誼廳時,又出現了好幾個小幫手幫他們拿東西。
「寒冰!我要吃藍莓派!」某聖殿之首看著寒冰手上的藍莓派,流口水道。
「啊!寒冰你真好!還特地準備下午茶!」某厚臉皮的大地騎士長來湊熱鬧。
「我終於可以休息了!」以上言論來自於連續工作十二小時都沒離開房間的暴風騎士。
於是,他們一行人就浩浩蕩蕩的晃到了交誼廳。
在寒冰一擺好食物後,玄璃就毫不客氣的開動了。
一旁的太陽騎士也迫不及待的拿起藍莓派開始大快朵頤。
暴風騎士則是一邊喝茶一邊打瞌睡。
大地騎士就是默默的看著窗外的女祭司。
「天啊!寒冰你如果是女生我一定娶妳當老婆!」太陽讚嘆寒冰的手藝。
「不。」你想的美!寒冰是我的!一旁的玄璃出聲。
「難不成你想嫁給寒冰喔?」默默看的窗外的大地騎士說。
「喜歡。」我很喜歡伊希嵐,也很喜歡他的甜點。
一旁在喝茶的寒冰被茶嗆到。然後很不自然的轉過頭去,臉上疑似還有紅暈。
「那你對寒冰的感覺是什麼?」太陽彷彿化身成八卦記者。
「喜歡。」喜歡他。
「那你要不要嫁給他?」糟糕!氣溫越來越低了!
「哈啾!」一旁打瞌睡的暴風被冷醒了。
「再說。」之後再說,我不急著追他。
「太陽。巧克力扣一半。」一直被忽略的當事人發出了如惡魔﹝對太陽來說﹞一般的話。
「啊哈哈哈!」大地很沒良心的笑出聲。
「親愛的大弟兄弟,光明神的恩賜非常公平的灑落在祂的人民上,祂提醒我們必須要友愛兄弟,尊敬師長。但是太陽因為公務繁忙所以無法善盡光明神所交付的責任,希望大弟兄弟能撥一些時間與太陽相處。」死大地!你這他媽沒同情心的傢伙!你再笑你就跟我去找尼奧老師!
「我沒時間。」開玩笑!我才沒時間去找死好嗎?
「大地兄弟,這真是太令人遺憾了,希望下次你能與太陽一起履行光明神的責任。」知道厲害就好。
「太、太、太、太陽騎士長!前、前太陽騎士長正在找您。」某聖騎士氣喘吁吁的跑進來。
「太、太陽,那我、我就不打擾你跟前、前太陽騎士長敘、敘舊了。」大地騎士長準備落跑。
「這位聖騎士兄弟,請你告訴太陽的老師,太陽與大地兄弟將會前去找老師敘舊。」太陽漾起了完美的微笑。
「好的。」說完,聖騎士就又跑掉了。
「太!陽!」大地咬牙切齒的說。
「走吧!不然讓老師等太久就不好了。」太陽壞笑的起身離去。
「去你的!」大地也跟著離去。
「那,寒冰,我先離開了,我還有公文沒改完。」一起來就感覺到氣氛不對勁的暴風也跟著離開。
「甜點。」我還要!玄璃拿出小袋子。
「嗯!去廚房。」寒冰開始收拾桌上的碗盤。
「喜歡!」最喜歡伊希嵐了!你對我最好了!
「咳、咳。」號稱永遠冰塊臉的寒冰騎士長又臉紅了。

完全不覺得剛才的話有什麼好害羞的玄璃開心的想著:休假好像也不錯,下次再去跟祕書凹假來休好了。




後記:
好我終於寫完了!﹝灑花
經歷過第二次段考後。小影我有一個感想:
千萬不要在段考前碼文!
千萬不要在段考前碼文!
千萬不要在段考前碼文!﹝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這是小影我經歷生平第一次段考平均不及格後所得到的感想。﹝用針戳寫有數學老師名字的稻草人祝福他拉肚子
數學怎麼TMD這麼難?﹝翻桌﹝好孩子不要學
其實當小影我正準備開始碼冽寒與嚴司的緣分下篇的時候,小影被玄璃她媽﹝這不是髒話﹞『友善的提醒』說小影曾經答應她要先把玄璃的先寫完。﹝汗
所以小影我就拼死拼活的把『玄璃的下午茶時光』給生出來了!﹝有咪有感動?﹝我知道沒有
那原本要更的冽寒跟嚴司下篇,就留到下次吧!畢竟我還沒寫完!﹝真敢說。
那接下來就就就先來預告一下好了﹝ㄟ!
因為要學期末了,一堆期末報告要準備開始動筆了﹝ㄟ!學期初交代的你現在才要動筆!
所以小影我現在有國防報告跟公民報告,還要努力的把小影可憐的數學從歡樂的重補修中搶救出來。
從落落長的一串話得知:更文速度可能又會變慢了﹝不要打我啊啊啊啊!
人在學校身不由己咩!﹝被巴頭
好啦!祝各位期末考順利﹝你也講得太早了吧!﹞也祝小影可以活到寒假!﹝喂!你也太誇張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寫的很不錯^_^謝謝啦
不過下次在繼續催你文好了………所以寒冰知道玄璃喜歡他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黃冬羽 發表於 2018-12-10 16:21
寫的很不錯^_^謝謝啦
不過下次在繼續催你文好了………所以寒冰知道玄璃喜歡他嗎? ...

知道啊!不然怎麼會臉紅呢?(賊笑
多看看愛情小說果然有寫得比較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8-12-10 16:24
知道啊!不然怎麼會臉紅呢?(賊笑
多看看愛情小說果然有寫得比較好

有沒有打算讓他們修成正果啊嗯?(歪頭
好歹我是她的媽媽(?),所以我認這門婚事!(等一下重點搞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