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瑞艾蒂娜

[原創文] 【配角傳說】6/13更新幕間8.5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9-13 11:34:15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語加油  相信你未來的生活會非常好玩

點評

真的很好玩(#  發表於 2018-9-14 21:0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3 17:12: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這主角開掛啊!   好吧,會開掛的才叫主角(ノ´∀`*)

點評

主角就是要開掛嘛不然哪叫主角?(誤  發表於 2018-9-14 21:0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3 17:56: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好看,大大加油加油加油! 是說主角是誰呢?好好奇啊~

點評

好的唷玲會加油的~主角是誰,猜呀~~(壞  發表於 2018-9-14 21:0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20 07:11: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瑞艾蒂娜 於 2019-2-25 23:35 編輯

第三章 學院等級的組團BOSS

  「封印被解了還這麼閒情逸致嗎……?」千返語。
  「嘛,小語你想想,托爾學院可是號稱最混亂的學院哦,這樣就覺得沒什麼奇怪的吧?」夜冥。
  「是啊是啊,不如說這樣才有趣嘛!」穆予。
  「……」千返語。



  一個類似禮堂的空間裡,十數人三三兩兩的站著或坐著,而在禮堂的中央,破碎的白字環繞著一塊黑色的巨大晶石,天空由此處的正上方像是滴入墨水一般向外擴散黑暗。

  在這漆黑的天空下,一個帶著淡淡金光的圓形結界特別顯眼,而這結界裡,一名少年開口了。

  「這還真精彩啊。」

  克羅將手置於額前,語氣淡定。

  與他相反,克羅的學長——有著黑色短髮的青年聽了表情又臭上幾分。

  「我說你幹嘛挑釁他們?」青年不滿的說道,還不斷對另一邊攤在地上的幾個少年翻白眼。「他們已經夠弱智了,你不把他們僅有的智商耗光是會死啊?」

  「不是你嗆人在先的嗎?」克羅面帶著連半點對學長該有的尊敬都沒有的微笑反駁,似是對於他甩鍋的行為感到不滿。
        
  「我那是實話實說,你那是火上加油。」
        
  「零黎典,睜眼說瞎話可不好啊。」

  就在這對帶導組合幾乎要自己人開打時——
        
  「我說,你們有時間在這裡互嗆還不如快處理那東西。」一名嬌小的雙馬尾女孩這時插嘴道,無光的鮮紅眼眸掃過兩人。「快要爬出來了,大概。」
        
  「說的也是。」克羅聳聳肩。「零你先試試?」
        
  名為零黎典的青年也不多說,緩緩的抬起手,手指上的水晶靈擺規律的搖晃著。
        
  金色結界隨著靈擺的搖晃縮小範圍,直到只包覆他和克羅為止,而在停止縮小的下一瞬,同樣的金色結界出現在晶石周圍。
        
  看似同樣,但還有極大的差別,分別為防禦與淨化,這是屬於零黎典的能力。
        
  「不行,效果不大。」

  過了一會,零黎典搖搖頭說。
        
  其實他不用說另外兩人也看的出來,那黑水晶幾乎沒有變化,白字也持續在破碎。

  只有以幾乎無法察覺的速度減緩,但這根本無濟於事。
        
  「明明怎麼看都是暗屬性的啊……」克羅分析著水晶的屬性,微瞇起眼,似乎對這難題很感興趣一般。
        
  零黎典聳肩,收回包住晶石的結界,轉頭打算詢問另一邊看起來似乎也挺可靠的女孩時,發現對方盯著自己的靈擺看,臉上流漏出幾分有如一般女孩一樣的好奇和純真。
        
  「呃……我的靈擺怎麼了嗎?」

  零黎典問道,女孩立即像是觸電一樣收回視線,表情也回復原先的冷漠。
        
  「沒事,只是看看。」
        
  零黎典「哦」了一聲轉回去面對著晶石,正準備發問時,就看到一朵蒲公英一樣的植物慢慢的飄進他的視線內,有意識一樣的停在晶石正上方。
        
  「那是什麼?」

  他問了,但沒聽到另外兩人回答。

  因為他立刻就得到解答了。

  ##

  「你們覺得,學院裡會封印著什麼呢?」

  「什麼?」

  千返語愣了一下,看向發出疑問的人,而對方只是輕輕一笑,簡單的帶過。

  「只是感到好奇罷了。」

  『好奇的話我們去看看如何?』

  只是有人……有狐狸不想讓他帶過的樣子。
      
  『吶吶,幻你可以感覺的到封印在哪裡吧?跟著感覺走就不會迷路了,走吧!』穆予跳下夜冥的臂彎,站在兩人面前說道,銀色的尾巴不斷左右擺動。
      
  「要的話你也可以自己感覺啊。」夜冥回應道,似乎不打算倘這渾水。

  『可是我現在這樣能量這麼弱,感覺不出來啊~』穆予理所當然的說,然後想到一樣的看向千返語。『或是小語也可以,小語感覺的到嗎~?』

  「不……」我什麼感覺也沒有。

  『誒~小語感知能力不強嗎?算了。』穆予眨眨眼,一雙閃亮亮的眼再看向夜冥。『反正我們一直在這迷路也不是辦法,走嘛走嘛~~』

  「這麼說也對……」夜冥點點頭,閉上眼增強感應。

  不對不對我不想惹禍上身啊!

  千返語想著,趕忙阻止,「我們也可以照穆予剛剛說的,朝著那棟樓走啊。」他指向大樓說道。

  「這個嘛……」然而夜冥張開眼,無奈的說出了他不希望聽到的結果。「封印似乎就在那裡哦。」

  千返語頓時無話可說,一旁的穆予歡呼著。
        
  算了,走就走吧。

  幽幽的嘆了口氣,千返語跟上一人一狐的步伐。

  「小語,你為何這麼抗拒呢?」夜冥稍微放慢步伐,走在千返語身旁詢問。

  「?」千返語愣了一下,才意識到夜冥在說什麼。

  「是說去封印那裡的事嗎?」

  「是啊。」夜冥再一次問道:「為什麼呢?」

  「因為……感覺很麻煩啊,我不想惹禍上身。」

  「麻煩,不一定就只是禍啊。」夜冥輕笑道:「有時還會是有趣和回憶啊。」

  「有趣……回憶?」

  千返語眨了眨眼,有些理解不能。

  當他正想詳細詢問的時候,穆予忽然驚叫一聲。

  『我們回來了耶!』

  千返語隨著穆予的視線看過去,發現他們走回到混戰的地點了,穆予製造出的冰晶刀刃還橫七八豎的插在四周。

  所以我們從一開始就走反方向了嗎!?

  千返語表示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啊啊……我還想哪裡怪怪的,原來如此啊!」

  帶路的夜冥則一個拍手恍然大悟。


  經過這小小插曲之後,他們很快就找到集合地點了。

  應該說,大概曾經是集合地點的地方。

  兩人一狐呆愣著站在原地……不,一狐很興奮的變成人形跑過去了。

  怎麼回事?混戰不是結束了嗎?

  千返語看著前方想道。

  原本應該……或許是禮堂的空間被挖了一個又一個的坑,天花板也從中穿了個大洞,大多數人都把各式各樣的攻擊往中間轟,也有一部分人持續在為周遭的人加持些什麼。

  順帶一提,禮堂旁邊的樓宇一點動搖都沒有,穩穩的立在原地,展示出學院高超的建築技術。

  千返語決定不去在意科學不科學的問題,掃視禮堂一圈,不意外的看見幾個熟人。

  看了一眼正揮灑毛筆不時幫忙助長他人氣勢、笑的溫柔——到不知為何讓人發毛的玄花,千返語決定拉著夜冥往另一個熟……好吧,其實沒有很熟……認識的人走過去。

  「克羅……?」

  千返語走到金色結界旁邊,試著輕喚了一聲。

  然後結界打開了個洞。

  等等結界這種東西是這麼玩的嗎?

  千返語開始懷疑自己看過的動漫是不是都太弱了,不是通常會有什麼規則不能隨便改變樣子的嗎……

  最後還是被夜冥牽進去的。

  「小語,你怎麼現在才來?」克羅先是揮揮手打個招呼,然後問道。
      
  「呃……迷路……」

  一邊這麼說著,千返語瞄了一眼旁邊淡定自若的夜冥,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我把地圖記反了。」被瞄著的人微笑補充,似乎不覺得有什麼丟臉的。「這不重要啦,我叫夜冥,你可以稱呼現在的我為幻滅。」

  說完,他伸出手,禮貌的說。

  「我叫克羅‧克爾,稱呼請隨意。」克羅說道,伸手和夜冥相握。
  
  「零黎典。」「……呃,我是千返語。」

  千返語看在場的另一個青年自我介紹,才想起來自己也需要介紹。

  「那麼,克羅,你們可以解釋一下現在情況嗎?」夜冥看幾人都自我介紹了,便直接切入正題。

  「可以啊。」

  克羅點點頭,將緣由娓娓道來。


  開端是這樣。

  當時,克羅和零黎典繞過混戰,直接來到禮堂集合。

  兩人看到了一些沒有跑去加入混戰的新舊生也在,禮堂中間的晶石也還是原樣,白字串成的咒文在漆黑晶石周圍環繞,看上去只是漂亮的藝術品。

  不過他們看出這晶石不只是藝術品,對於晶石感到有些好奇的兩人就在晶石旁邊研究。

  之後他們被幾個新生找碴,然而零黎典不甘示弱的回敬了幾句,那幾個新生就被零黎典嗆火了……

  「等等,我那是說實話,他們本來就連第一場測試都沒法通過。」

  「好啦先解釋完,乖。」

  「……」
      
  他們嚷嚷著要證明實力,克羅就叫他們解開封印試試,本來我看他們應該解不開,結果這傢伙又補幾個挑釁……

  「這不關我的事啊。」

  「本來他們……」

  「你們就不能好好解釋嗎……?」

  「那就應小語的要求,之後我來說,零你不要插話哦。」

  「…………」

  那時我懶得和他們玩,就隨便找個難題給他們試,然後他們大概是真的被嗆的火了,拿出某個價格不斐的解咒道具作弊,又剛好找對了點,封印便被解開了。

  我和零只好試探封印看能不能封回去,說起來那時明明已經有很多人到了卻躲在附近看戲,來幫忙的只有少少幾人,真冷漠呢。

  接下來,我們還沒試探完,學院長就發話了,說是改變測試。

  『在封印回去後還活著的都能入學,攻擊晶石可以增加在學院的分數,某些輔助類型的也可以選擇幫助他人,只要對討伐有所貢獻就有分,當然,成功實施封印者能一次加的分數最多。』

  最後就變成現在這樣啦。


  「學院長長哪樣啊?」

  「你的重點錯了吧?」

  夜冥聽完之後,馬上就離題問了別的問題,然後被零黎典吐嘈。

  「不知道,學院長是用那個傳話的。」

  克羅聳肩,指向晶石上方。

  白色的蒲公英飄在那裡,不時轉一下灑下白色粉末一樣的光。

  「那個蒲公英……是在補強封印嗎?」千返語看著剛又轉一圈的蒲公英。

  「不,是在加強封印裡的東西的力量哦。」克羅笑著回答。

  這學院長是很希望學院被毀嗎!?

點評

老實說,我不適合填反派(正經臉←被揍),,理由是一想到是反派我就會很高興的………嗯…咳咳  發表於 2018-9-22 23: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0 21:41: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學院長希望學院被毀…
怎麼想到扇了啊…
一個破壞學院,一個玩學生
你們不會認識吧…(・・;)

點評

也許他們交流呢~(不  發表於 2018-9-21 20: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0 22:28:33 | 顯示全部樓層
搞不好喔,小語你真相了!

只是我說這間學院怎麼逐漸邁向崩壞的開始......不對,早就崩壞了,滅亡是遲早的事吧,這麼混亂不毀滅才有鬼。(但是目前還是沒有毀滅,嘖嘖)

這個學院長肯定很強阿,要不然才不會去加強那個封印物(也有可能存心就是來亂的也說不定?)

好吧,總之希望小語別無怨無故死在這裡了,為你點跟蠟。

點評

局外者清(誤)是真的很強啊,不然這學院怎麼支撐這麼久的呢~~?()  發表於 2018-9-21 20: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1 09:31:59 | 顯示全部樓層
看來這所學校的董事、校長、老師都屬於惟恐天下不亂的類型,很希望學校可以亂到、危險到一定程度

點評

不要這樣小語很可憐www  發表於 2018-9-21 20: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2 18:46: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實我覺得零和路癡很可愛ww。(奇怪的萌點)
大家都強到不科學的學校,需要強化到不科學的建築技術,不然用科學是無法抵擋不科學的。可惜天花板和地板還是難逃一劫……這是一場人和房子比誰比較不科學的爭鬥。
學院長感覺就很強,大約是來個比封印裡的東西強十倍的傢伙都不怕的那種強,不過封印裡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其實也還不知道啦,哈哈。

話說千語的能力到底是什麼啊……。
很好奇。

點評

是啊很可愛w房子,一敗(?)然後關於小語的能力之後就會出來啦~  發表於 2018-9-22 21: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2 21:21:24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到我家兒子路癡時開心的狂笑了………
抱歉啊玲,我現在才來看你的文,如果有什麼想讓我填單(←沒人想讓你填(被揍飛)的話可以來找我喔!

點評

…………姆  發表於 2018-9-23 06:30
親媽認證(×)嘛……玲的單是想填就填的,不過真的想填的話你可以去填貓咪沒填完的反派#  發表於 2018-9-22 21:4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25 22:46: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瑞艾蒂娜 於 2019-2-25 23:36 編輯

第四章 封印解除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某個動漫……來個蘿莉來喊感覺很適合。」千返語。
  「我覺得我非常不適合,別看我。」偷瞄的某雙馬尾女孩。


  黑色晶石上的白字,目前還屹立不搖。

  這大概可以歸功於當年應該還算完善的封印吧。

  夜冥在得知攻擊晶石可以加分後,便提著傘去和某狐狸會合了。

  而零黎典的能力是純輔助類型,只要有人在結界裡給他保護就有加分,所以克羅一直在結界裡待著彈豎琴。

  順帶一提,在千返語一行人來了之後,他表示他彈累了,改拉弓射箭。

  這讓千返語很是傻眼,在進校之前的那一小段時間他就和克羅聊過了,這名少年是個人類,活過的時間也沒和他差很多,但會的東西卻相當的多。

  千返語不禁想探討這個世界的教育方針了,同齡居然能差的如此之多。

  有時,零黎典會開啟結界讓別人進來休息,例如現在……

  「學長,我可以進去嗎?」

  一名長髮少女在結界外喊道,零黎典點頭就開個洞讓她進來。

  「每個人都把我這裡當作休息區嗎……」一邊開洞還一邊碎碎念。

  「讓你加分不好嗎?」少女也毫不客氣的回答,銳利的眼掃了過去。

  「很好很好,我不過是說說而已,幹嘛那麼兇……」零黎典語帶委屈的說,只是表情還是一樣平靜,根本看不出有多少委屈之色。

  少女輕哼一聲,在千返語旁邊坐下。

  「嗯?你是新生?」

  在坐下之後,少女打量了千返語幾下,一拍手說:「你是玄花負責的新生吧?」

  「呃,是啊。」千返語被少女突如其來的搭話嚇的愣了一下,趕緊回答道。

  「哦~我還想怎麼有點眼熟。」少女說道,用手支著頭看著前方。「我說你怎麼不去打?還是你也在休息?」

  「打不打……沒什麼差吧?」

  「嗯哼,是沒什麼差,不過這種場合可是找未來夥伴的最好時機啊。」

  說完,少女撇了千返語一眼,見他滿臉疑惑又補充道:

  「這種場合大部分人都會展現自己的能力,然後找到可以和自己互補的,就算是因為屬性或戰鬥方式不能參戰的也會選擇幫助別人。」

  「例如那邊那個。」

  她舉起一隻手指向一名身著短和服的嬌小女孩。

  那個面容精致的女孩正手持著一把有半個她高的鐵扇擋下晶石不時爆出的攻擊,好讓其他人能夠不用間斷攻擊躲避。

  千返語正想讚嘆她傑出的防禦技巧時,環繞晶石的白字忽然像斷裂的繩子一樣整個散開,一隻黑霧般的巨手從晶石裡躦出來向著女孩拍下去。

  呃?

  「啊,封印破碎了。」

  克羅說道,千返語身旁的少女也立即站起身舉起武器。

  但他們還沒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又竄出數隻黑霧巨手,而其中一隻朝著這邊拍過來。

  碰!的一聲,巨手拍在結界上,零黎典手上的靈擺也開始左右晃動起來。

  千返語趕緊朝著其他認識的人看過去,夜冥撐著傘擋在穆予面前,傘面浮現華麗的魔法陣,一隻巨手壓在上面。

  玄花……千返語左看右看,就是沒看到那位學姐。

  「小語,我在這哦。」

  這時,玄花的聲音忽然從他旁邊傳來,嚇的千返語差點炸毛。

  他看過去,發現聲音是從那個進來休息的少女不知何時拿出的書傳來。

  「玄花姐……?」

  「是唷~」書上的墨水紛紛飄出,逐漸組成一個人形,正是帶著笑顏的玄花。「我是通過梣梣帶著的書轉移過來的,不過還是有經過黎典的同意。」

  看著千返語愣愣的點頭,玄花笑了笑,撫上他那一頭長髮。

  「怎麼樣?混戰好玩嗎?」

  千返語眨了眨眼,再眨眨眼,才想起自己被丟包的事。

  「……不好玩……」

  一想起這事,他就哭喪著臉。

  要不是夜冥,他大概也不會在這了。

  「呵呵,抱歉,事後我想了想也覺得這樣做不太對。」玄花帶了點歉意的說道。

  「不過你也因此交到朋友了不是嗎?」

  「夜冥和穆予嗎?」

  「是的,那兩位落翼和狐族的新生。」

  「落翼……?」

  千返語疑惑的反問,穆予是狐族這點一目瞭然,但落翼是什麼?

  「是的,他的衣服上有那一族的紋飾,至於關於這個種族……」玄花看了一眼旁邊一臉不悅的少女,「等有時間再跟你說說,或是你可以自己問他。」

  「聊完啦?」被暱稱梣梣的少女單手插腰問道。

  「不想聊完都不行吧……」玄花回應,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一樣的啊了一聲。「對了,我想你們沒有自我介紹,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帶的新生千返語,這位是當年帶我的璉梣。」

  「妳好……」千返語禮貌的說道,然後困惑的反覆看了兩人幾次。「那個……璉梣學姐是大二生?」

  看起來不像啊……他心想。

  「哎呀?小語,你不知道帶新生不是只能帶學弟妹嗎?實力足夠學長姐也是能帶的哦。」玄花有些驚訝。「而且有些種族不能單看外貌判定年紀哦——嘛,不過梣梣確實就這個年紀的外貌。」

  「嗯,我是高三生。」璉梣點點頭,說了一個符合外貌的年級。

  玄花看著璉梣,然後露出個調皮的笑容。

  「小語,你可以叫她梣姐姐哦~」

  璉梣聽見這話立刻像是被屎砸到了一樣皺起臉,「那什麼噁爛稱呼啊!叫我梣姐就好,不,拜託你這麼叫就好!」

  「哦,好,梣姐。」

  面對那兇狠的表情,千返語乖乖的叫了。

  「我很努力想在小語心裡增加妳可靠大姐姐的形象耶。」

  「不需要。」

  璉梣回絕完,就不再理睬玄花,被無視的人也就聳聳肩,惡作劇得逞似的笑了笑。


  另一邊,黑霧組成的手還在往下壓,零黎典卻只是晃晃靈擺就撐住了。

  「宇都宮他們怎麼還聊的那麼開心啊都沒有想過在前面抵擋的人的感受……」青年一邊撐著結界一邊抱怨著。

  「嘛,算了算了。」正在拉弓射箭的克羅說道。「反正我們就足夠了。」

  「這是心情的問題。」

  零黎典剛反駁,就聽見後方傳來一聲充滿朝氣的詢問。

  「噯噯~~!我錯過好玩的了嗎~~?」

  這一句問話吸引了結界中所有人的注意力。

  「還沒哦,剛好趕上了。」

  「那太好了!對了,你們有看到我學妹嗎?」女孩拍一下手,眨眨酒紅的眸子補充說明:「黑髮紅眼綁雙馬尾,黑紅和服,身高比我矮一點的女孩子~~」

  她訴說的,正是千返語和璉梣幾分鐘前看到的被巨手正面拍下去的女孩。

  千返語默默的指向那隻還壓在那的巨手。

  大概沒救了吧……

  他想道,看著綾踮起腳尖張望。

  大概是找也找不到,綾拉開嗓子,大喊:

  「妮~庫姆~~妳在那裡嗎~~?」

  剛喊完,就見那巨手逐漸橫向壓縮,像是被壓扁的鐵鋁罐。

  一個嬌小的身影在下面站起來。

  「嘖,妳害我分心了。」

  妮庫姆輕皺起眉,握緊手上抓著的一小團霧氣。

  「誒?對不起!」

  乖巧的綾立刻道歉。

  就在千返語還在驚訝時,就發現穆予和夜冥的上方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半人高的冰錐,反射著傘面魔法陣的光芒。

  他們倆的眼神,絲毫沒有陷入困境的樣子,甚至是興奮的笑著。

  「接下來,才是最精彩的呢。」克羅輕聲說道,拉滿的弓上置著一隻燦白的箭。

  箭出,立即貫穿插著數支箭矢的手。

點評

欸嘿嘿w  發表於 2018-9-29 19:08
哪美好了?我被揍很好嗎?!  發表於 2018-9-29 11:01
凌予別說出這麼恐怖的事實啊喂!  發表於 2018-9-29 08:40
莫名的亂笑一通ww 玲要加油更文喔~(被扶  發表於 2018-9-27 20: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