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瑞艾蒂娜

[原創文] 【配角傳說】6/13更新幕間8.5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7-22 23:43:14 | 顯示全部樓層
inlin 發表於 2018-7-22 23:28
喔總算是更新了((一星期後才看到XXD

知道褚冥漾嗎?

嘖嘖,你還催我呢
被加光環的漾漾w很有道理吧(
是神喔,不用懷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7-23 00:16:11 | 顯示全部樓層
嗨嗨你好喔 新讀者是我
感覺很酷~~

點評

新讀者你好~~謝謝  發表於 2018-7-23 10:3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1 11:32: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瑞艾蒂娜 於 2019-2-25 23:34 編輯

第一章 塞菲拉


  「僅僅三個月還有非常多無法習慣的事物,例如這從裡到外都充滿詭異的世界。」千返語。
  「我怎麼覺得我好像也包含在你的詭異的範圍內?」穿越神。
  「放心,這不是你的錯覺。」千返語。


  塞菲拉,是堪稱種族、文化最多元的世界。

  在塞菲拉裡,什麼都有可能,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因為時空不穩定的關係,隨時都有可能出現來自異世界的人、靈魂、物種,連帶世界本來的構成產生改變。

  這是一個極為混亂的世界。

  在這世界中,當然也會有學校,而其中最有名的學校則是—托爾完全教育學院。

  顧名思義,這間學院什麼年級、身份、種族的人都有,從幼稚園到大學,再到研究所,什麼人都收,只要有相應的實力。

  這間學院會如此出名並不只這個原因,還有一點,托爾學院是世界上最混亂的學校,沒有之一。

  入學只講求實力,除此之外完全不挑學生,且在學院裡有著絕對的保護,外來人無法在學院裡傷害校內人士,因此聚集了眾多麻煩的根源。

  例如世界通緝的犯人、被追殺的王族……等等。

  當然,老師也是一樣,所以使校內混亂的不只學生,還有老師。

  在千返語看來,這樣的學院最神奇的一點就是,它居然維持了千年,甚至可能有萬年之久。

  還真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就會有怎麼樣的學校。

  ##
   
  千返語閱覽著自己即將入學的學院資訊,暗自在心裡嘆息。

  尼瑪這身體這世界麻煩已經夠多了,我還要入學聽說是世界最麻煩(混亂)的學校,我真的沒被坑嗎?

  暗紫的眸從手上的文本轉到高大的校門,他真想轉身就走。

  不過也就這樣的學校才最有可能出現有強大的運的人。

  希望真的能避開麻煩吧……

  他想著,邁開沈重的步伐走進去。


  托爾學院,並不只校門大,裡面的校區也是幾乎可以當一座城,更別提這裡還只是主校區,還有數個副校區了。

  當然如此歷史悠久的學院就算不提大小,單論外觀也是很可觀的。

  華麗、壯觀,融入了各式風格卻不顯突兀,反而凸顯了各種風格的美。

  能把原野風和未來風放在一起還帶出壯麗感,這間學院的設計師實在不容小觀。

  就對學院還只有基礎認知的千返語而言,這是這間學院目前唯一的可取之處。


  「請問……報到處是這裡嗎?」千返語禮貌的問。

  這間學院很奇怪,明明是什麼都收,卻要最晚提前一個月報名,說是要讓學長姐們有時間挑好自己要帶的學弟妹。

  到底是能挑什麼啊……?

  千返語看到資料的當下如此吐嘈道。

  順帶一提,千返語其實是三個月前報名,正確來說是穿越神三個月前替他報名。

  得知不是到這世界就立刻入學,千返語漫無目的的遊蕩了三個月,唯一的好處就是他認識到不少這附近的人。

  也包刮幾個學院的人,例如現在他面前的櫃台小姐——綾‧颯特亞,有著一頭及腰黑髮和酒紅眸色的少女。

  「是哦!你的名——哎!是小語啊!」綾抬起頭,驚訝的道。「你怎麼這麼晚才來?刻意避開人潮嗎?」

  不,其實是迷路了,在校門口的迷宮迷失了人生的方向。

  當然這麼愚蠢又中二的答案他是不會說,也懶得解釋,就點頭當作默認了。

  「我馬上通知你的學姐過來,在旁邊等一下哦!」綾笑眯眯的說。「不用擔心,是你認識的人哦!」

  「謝謝。」千返語禮貌的回應道。


  等學姐的時候,千返語看著綾接待新生,然後就有人站在他旁邊等學長姐。

  有時有人出言不遜,綾就一劍砍了對方的頭,如果對方躲過了,就嘟嘴擺臭臉要那人自己去找學長姐。

  不過躲過的機率少之又少,千返語甚至覺得,這櫃台小姐根本是來給新生下馬威的。

  畢竟這學校不挑,什麼奇怪的人物都有可能出現。

  「綾,妳有要帶學弟妹嗎?」千返語趁著沒人的時候問道。

  「嗯?有啊!校排名前五十規定一定要帶,我選了兩個~」綾帶著天真無邪的笑容回答。「不過學校還硬塞了兩個,我剛砍了一個。」

  「我看看……那個!」千返語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一個人頭端正的放在地上。

  「我還看在他是我負責的分上擺好哦~~!」

  我覺得都已經死了也沒差了吧……千返語移開視線,他原本生活的畢竟是普通的和平世界,就算已經在這世界待了三個月也還不太能習慣。

  對上一雙閃亮亮的酒紅色眸子,他貌似看出綾在想什麼了。

  「綾好厲害哦,給妳摸摸頭當獎勵。」千返語輕撫那比他矮了半顆頭的少女。

  綾開心的露出可愛的笑顏,和身邊的那些人頭一點也不相稱。

  這副景象在這裡大概是會很常見。千返語想著,隨手幫綾把翹起的一根亂髮撫平。

  畢竟是這麼個在他原來世界看來價值觀扭曲的世界。

  這時,一個男聲打斷了千返語的思考。

  「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是報到處嗎?」

  聽到聲音,綾趕緊坐正回應:「是的!你的名字是?」

  「克羅‧克爾。」發問的少年答道。

  千返語也坐回旁邊的位置,閒閒沒事的就觀察起正在和綾說話的少年。

  一頭白色的短髮,趁的黑色頭巾更為醒目些,黃色的雙眼就如太陽一樣帶著暖意,身材中等,比他高一點,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看上去是個溫文儒雅的人。

  明明怎麼看都是人類,但克羅給他的感覺卻是像狐狸……真奇怪。

  大概動漫裡的白狐狸看多了吧。

  千返語搖搖頭,回應走到身旁坐下的少年的招呼。

  幾年後他回憶起初認識時的想法,不得不感嘆他直覺挺準的……

  之後他和克羅聊了一會天,克羅EQ真的很高,就算和他這種不太會聊的人也能自由交談。

  也算是幫千返語打發了一點等待時間。

  只是如果克羅能更早點來就好了,千返語不禁在心裡嘆息。

  他已經在這坐著看綾砍人頭、發呆、陷入短暫睡眠、綾沒事就跟她聊天的循環半天了。

  偏偏克羅才剛來沒多久,學姐也來了。

  「小語、小綾,抱歉,我被一點事拖住了,現在才來。」女性充滿歉意的說道。

  「沒事的,玄花姐。」千返語看學姐這樣也沒法抱怨什麼了。


  玄花學姐,全名是宇都宮玄花,黑緞般的長髮綁成公主頭,紫色的眼盈滿溫柔,再加上她一身和服,初次見面就被千返語評價為大和撫子風格的人。

  是玄花姐真是太好了啊……千返語想著,和克羅道別後緩步朝著玄花走去。

  玄花是這間學院極為少見的正常人……以千返語原本世界的角度來看的正常人,在這個世界,玄花大概就只是比較好相處、甚至人太好的類型。

  從根本上就是混亂的世界,通常都會培養出腦袋比較有問題的人……當然還是以千返語原本世界來看,在這個世界是再正常不過的。

  「小綾,妳怎麼又把場面弄的這麼血腥了?」玄花這時看向綾的腳邊顰起秀眉,正確來說她看的是一地的血泊和人頭屍身。「報到處是接待新生的地方,這樣會給人壞印象的。」

  ……玄花姐,妳怎麼會有這學院還有好印象的這種錯覺呢?千返語死目了,默默地在心裡吐嘈。

  這學院的名聲早已一去不複返了好不!?

  綾似乎也很不滿被『教育』,氣嘟嘟的說:「就是這樣那些不夠資格的人才會有自知之明快閃啊!」

  「我們學院可是很恐怖的!對那些弱小的傢伙來說。」

  一旁看兩人爭辯(好像也沒到這種地步,應該說是辯論。)的千返語聽到這話愣了愣。

  雖然是被迫的,但他似乎也該算在弱小的行列裡啊……

  只好找到好大腿抱緊一點了。

  千返語轉了轉眼珠子,在心裡做好決定,殊不知他這些微小的反應都被某個人看在眼裡。

  「兩位……學姐?先冷靜一點。」克羅開口說道,以一貫的微笑和平靜的語調讓兩名少女停下爭執看向他。「兩位不如各自提出自己的論點吧,自說自話的爭論方式只會讓事情更複雜。」

  玄花和綾互看一眼,接受他的調解。

  畢竟她們也是聰明人,經學弟的一提醒也明白繼續吵下去也不好。

  周圍人還這麼多,面子掛不住。

  兩名少女最後討論出的結果就是,綾要在玄花來到校門口前處理好場面,其他時候嘛……反正玄花也管不著,至少不要讓屍體臭在門口就好。

  這結論讓千返語抽了抽嘴角。

  眼不見為淨也不是這樣吧。

  兩人商量好,綾就用手指在屍體上虛畫幾下,屍體就被憑空出現的黑洞吞掉,連渣都不剩。

  千返語這才看到報到處的原貌。

  潔白的柱身、莊嚴的石像,剛剛全都被屍體和血液所蓋住和沾染。

  千返語覺得自己能明白玄花的心情了。

  好好的美景被弄的血淋淋的樣子,就算無關校譽也另人感到可惜啊!

  之後千返語就在感嘆之中被玄花帶走了。

  ##

  他們前腳剛走,後腳就有就有另外一人到來了。

  「克羅。」有著黑色短髮的青年喚了一聲,克羅聽到也回過頭。

  「嗨。」克羅帶著微笑向他揮揮手,毫不掩飾他們早有交情的事。「來的挺快的嘛。」

  「不來的快一點誰知道你會做什麼……」宛如對比一樣,青年臉上不帶任何表情,刻意般的以機械音碎唸著:「上次我只是晚一點點到你就把我的賞金都坑掉了我也很忙的啊才不像你閒閒沒事做……」

  「上次那是任務。」克羅回應道,臉上的笑意越來越重。「還是討伐任務,你再晚一點那東西就跑了。」

  「反正我是輔助系,晚點也沒關係。」青年不悅的反駁。

  一旁的綾反覆看了兩人幾次,善於觀察的惡魔族女孩很快就看出兩人關係匪淺,所以她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兩位~要打情罵俏建議先進去再慢慢聊哦~~」

  「不,我們不是這種關係哦。」

  「咳!咳咳……」

  隨即一人反駁一人嗆到咳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 11:52:33 | 顯示全部樓層
果然腐女任何世界都有
開始好奇之後會有什麼樣的生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 15:16:14 | 顯示全部樓層
果然腐女任何世界都有。

那個咳嗽算是默認了嗎?(欸等等這哪裡好像不對?)

玲終於願意更新了(我好感動)

點評

好吧?  發表於 2018-9-2 21:1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2 20:04:51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8-9-1 11:52
果然腐女任何世界都有
開始好奇之後會有什麼樣的生活

其實芷也不算腐,只是接受同性戀而已w然後再加上一點點惡魔與生俱來(×)的惡趣味#
之後就是,混亂的生活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2 20:06:34 | 顯示全部樓層
inlin 發表於 2018-9-1 15:16
果然腐女任何世界都有。

那個咳嗽算是默認了嗎?(欸等等這哪裡好像不對?)

冰凌你抄上面貓咪的嗎#回答也如上###
好像真的哪裡不對?
嗯,玲都更新了,你是不是也該更了呢?

點評

我有更新阿,只是是更新其他的小說,最近在打"[特傳]消逝之聲"  發表於 2018-9-2 20: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0 15:21:29 | 顯示全部樓層
呀<3腐女最高<3
雖然才更新一點點,但事情發展越來越有趣了呢
期待看見更多角色唷!

點評

腐女的奧妙(?)敬請期待w  發表於 2018-9-10 15:4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0 16:45:34 | 顯示全部樓層
想要看小語之後的故事,可以快點更新嗎?

點評

更了~  發表於 2018-9-13 09:5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13 09:46: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瑞艾蒂娜 於 2019-2-25 23:34 編輯

第二章 混亂中的混亂

  「咦?才入學就玩成這樣了嗎?我也要玩!」綾。
  「哇啊~真精彩呢。」克羅。
  「哎呀哎呀~這樣可不行啊~」玄花。
  「我仿佛看到一堆蛆的未來居所了。」克羅的學長。
  「名副其實啊……」千返語。


  「那麼,小語,我正式自我介紹一次,我是宇都宮玄花,所屬大學一年級B班,有事的話可以來找我。」玄花站在千返語的前方,帶著溫柔的微笑說道。

  以玄花的顏值來看,這是很賞心悅目的一幕,如果她腳邊沒有正在慘叫的人的話。

  他們才剛剛走進來沒多遠就被人襲擊,打斷了玄花的話。

  之後就變成這樣了。

  玄花在制服那個人之後還非常自然的把剛剛的話接下去。

  「那個……玄花姐,妳有惹過誰嗎?」

  千返語看了看方才自我介紹的學姐,然後視線移向地上慘叫的人。

  「怎麼我們一進來就被攻擊了……?」

  「沒有哦,大概是看我們都瘦瘦弱弱的樣子吧。」玄花聳肩,蹲下身用手上的毛筆戳一下那人。

  「他身上沒有校徽,應該是新生。」

  新生……那還真不長眼,沒聽過美麗的花都帶刺的嗎?

  等等我好像不帶刺的那種……算了。

  「校徽?」千返語疑惑的詢問,他打量一會玄花,看起來貌似沒有徽章或是類似的東西。

  「啊,關於這個,等你確定入學就能看到了。」玄花解說道,「這是學校在確定入學的學生身上打上的記號,只有校內人士才能看見。」

  「哦……」

  千返語點點頭表示理解,發覺躁音消失了便看向地面,才發現那個人已經昏了。

  「小語,你記住,這種事以後只要你還在學校就會發生,趨時,不要手軟。」玄花注意到千返語的視線,語重心長的說。「你知道這間學校最有名的一點是什麼吧?」

  「最混亂的學校。」

  千返語點點頭,他知道玄花要說什麼了。

  「沒錯,在這間學院,混亂是永不止息的。」玄花解說道,站起身直直看著千返語的眼睛。「心軟,就是給他人機會。」

  「不過呢……這些其實都是我借鑒一名友人的話。」

  千返語眨了眨眼,看著玄花用毛筆在另一手的東西上畫上叉。

  那是一幅捲軸,和毛筆一樣是玄花的武器,她的能力可以將人標記,並讓他感受她在捲軸上所寫的文字。

  而地上那個人被寫上的文字是『痛』,據玄花所說,她沒有限定是哪個部位痛,所以應該是全身……

  千返語表示,美麗的花都帶刺,能不惹上就不要惹,真的。

  然而如果她將寫上的文字打叉,則會銷掉能力。

  「實際上要怎麼做、該怎麼做其實都要看自己。」玄花接著說道,語氣平靜且溫雅。「比如說,我現在選擇放過這名新生,我選擇留給他一次機會。」

  「僅僅一次,下一次,就不會這麼簡單了,這是我的做法。」

  這一段話,玄花說的很認真。

  這是她的原則,不知者無罪,她也清楚,自己的這份溫柔或許無意義,甚至會帶來更多麻煩,但她還是遵守這原則與無意義的溫柔。

  但假如還有下次,她會加倍——連同前一次放過的份一併奉還。

  面對那溫婉卻帶出幾分凌厲的紫眸, 千返語無意間的將她和門口的少女做比較。      

  玄花姐……和綾真的是截然相反的類型呢。

  「好了,走吧。」

  玄花說道,拉起千返語的手繼續往前走。

  ##

  現在時間:不知。

  地點:離校門口約兩棟樓之間的距離、離被襲擊的地點約一棟半樓的距離。

  千返語和玄花,遇見了……

  「哎呀……果然今年也有啊,還比前幾年盛大了許多。」

  玄花喃喃自語,聲音不大不小,剛剛好能讓千返語聽到。

  「是因為前幾天安分太久了嗎?」

  千返語在一旁聽著,眼神都死了。

  每年都有嗎?這種的每年都來一次嗎!?

  沒錯,他們遇見了……
         
  全校規模的大混戰。
         
  「小語,你想繞過去呢?還是加入戰鬥增長見識呢?」

  玄花轉過頭溫柔的問道,還順手又拿出文具……武器組讓戰況變得更混亂。
         
  例如,她對某個打的還不夠猛烈的新生寫上『怒』,當然還有對她自己和千返語寫上『存在感降低』。
         
  所以他們才能好整以暇的在旁邊看戲。
         
  不過如果千返語選擇加入戰鬥,那她大概會立刻畫叉吧。

  千返語想道,見玄花似乎打算舉起筆畫上那兩撇便慌忙阻止:「玄花姐,我們繞過去吧。」
         
  「……」

  玄花聽到他的聲音,沈默的看了過來,良久,她才開口。

  「小語,你確定嗎?」
         
  「什麼?」千返語被她盯的發毛,困惑的反問。
         
  「小綾在報到處說的話你也有聽到,沒有實力在這裡是沒法活到畢業的。」玄花沉聲說道:「從三個月前認識你就這樣,一直逃避戰鬥。雖然不喜歡紛爭也沒關係,但你有點太過了。」
         
  千返語被玄花逐漸加重的語氣壓的喘不過氣,正要移開視線,就看到她快速的在捲軸上打上叉。
         
  「等……」他還來不及說什麼,就被一把落下的傘給打斷。
         
  「誒?你什麼時後在這的!?」持傘的青年看到他愣了一下,然後以利落堪比軍人的動作將他壓到地上。「趴好。」
         
  剎時,閃著雷光的巨大鐮刃從兩人上方揮過。
         
  「穆予!你要砍就給我瞄準一點!!!」青年一爬起來就對著剛剛揮鐮的銀髮男孩怒吼。
         
  「對不起啦~~一不小心就揮過去了~~」穆予毫無歉意的回喊,舉起鐮刀就下一個人揮砍。「誰叫幻你那麼顯眼~~鐮刀可是有長眼的啊~~」
         
  說完,男孩一蹦一跳的追殺某人去,留下大概有很多句mmp想說的青年和一臉矇逼的千返語。
         
  「鐮刀是要長什麼眼啊根本就是衝著我來的吧……」青年瞇起眼,不悅的喃喃道,直到又一把刀揮過來。

  青年隨手一甩,傘整個開花反轉,傘面就成了刀面,他單手用那柄變成槍的傘將人打飛。

  「……啊,對了。」青年做完一系列的動作才像是突然想起來一樣看向千返語。

  「你沒受傷吧?」

  「沒有……」

  「還好還好……」青年拍拍胸口,然後伸手拉起還坐在地上的千返語。「我叫做夜冥,你可以稱呼現在的我為幻滅。」

  「現在……?」千返語順勢被拉起來,站穩後問道。

  「是啊,我有三重人格,現在的叫做幻滅,當然你想統稱夜冥也是可以。」夜冥說道,動作優雅的行了一個軍禮並問道:「我可以請問你的名字嗎?」

  「啊……嗯,我叫千返語。」千返語這時才注意到夜冥身上的軍裝。

  軍人……?話說仔細一看這人長的挺好看的……金色的長髮紮成馬尾,紅藍異色的雙瞳裡轉著黑色的法陣花紋,再搭配他一身黑色軍裝,看起來好看的……詭異。

  難怪剛剛那個正太要說他長的顯眼。

  「千返語……小語嗎?」夜冥自然而然的就給他取了暱稱。「你剛剛怎麼突然出現在這啊?」

  沈吟著,千返語琢磨該如何回答,就看到另一個人被夜冥刺穿甩飛。

  「……被學姐丟包了。」

  他決定實話實說。

  「呃……請節哀?」夜冥沈默了會,說道。「不過你還是沒解釋你怎麼突然出現啊,你學姐有隱身能力?」

  「玄……學姐她的能力能做到類似隱身的效果。」千返語含糊的答道。

  在不能確定夜冥會不會成為同伴的情況下他不想多說。

  「是哦……」

  夜冥看著千返語,似乎還想在問什麼,但視線一飄過旁邊便立刻改變主意。

  他將千返語拉過來壓低身子,不知何時變回傘的武器擋在他們身前。

  在傘另一邊的不遠處,穆予的腳下環繞著重重銀藍法陣,還不斷在疊加擴大。

  「躲好哦,穆予他又失控了。」

  夜冥摟著千返語的肩,語氣十分無奈。

  他的語音剛落下,周遭就瞬間降溫,伴隨溫度變化出現的冰晶刀刃以穆予為中心朝四周飛散出。

  千返語聽著傘面被擊打的聲音,感嘆著這世界真的是非常非常的誇張。

  「結束了。」夜冥的聲音從頭上傳來,千返語抬起頭,對上那雙異色的雙眸。「那麼,你要和我一起走嗎?小語。」

  夜冥攤平了手,手掌朝上的對著他。

  「……嗯。」在玄花姐回來之前就先跟著他吧。

  千返語打定主意,搭上那隻手。

  ##

  「我就說了吧,你要冷靜一點啊。」夜冥無奈的對著手上的銀色狐狸說道。

  『誒嘿嘿~~』狐狸穆予吐了吐粉色的舌頭。

  「穆予是狐狸啊……」千返語說著,伸手想摸摸穆予又不太敢。

  穆予眨了眨銀眼,將頭湊過去蹭了蹭。

  然後接收到感動的眼神一枚。

  在穆予失控之後,混戰也因此結束,現場一遍狼藉,受傷的沒死透的都被丟到保健室去了,死的也不見了,不知道是被送去埋葬還是棄屍。

  夜冥和穆予一同認為,大概是被丟去當肥料了。


  夜冥撿回穆予後,帶著千返語打算去找集合地點,只是……

  「奇怪,這裡是哪裡啊?」

  「……你不是說你知道路嗎?」

  聽到帶路的人這樣說,千返語只能表示無語。

  「知道啊,我把地圖背起來了。」夜冥回答。「可是感覺好像不太對……」

  『啊,我忘記幻是路癡了。』穆予甩了甩尾巴,事不關己的語氣。

  ——你倒是早點想起來啊!

  沒錯,他們迷路了。

  「糟糕了啊,這裡一個人都沒有。」

  夜冥面露苦笑,四周空無一人,似乎也沒法找人求救了。

  『要不要朝著那邊走?』

  狐爪一指,兩人看向牠指的大樓。

  真是好主意。

  然而他們還未附議,就聽到轟隆的一聲。

  「這是怎麼了……?」千返語愣愣的問,聲音的來源大概離他們很遠,在這裡只是聽到聲音而已。

  「嗯……」夜冥摩挲下巴思考。「這感覺,大概是什麼封印被打開了吧。」

  『哇啊——誰這麼衰小?都還沒開學就碰到這種東西~~』

  雖然狐狸臉的表情千返語看不懂,但他總覺得這隻狐狸很想湊熱鬧。

  大概是……『主角』吧。

  千返語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默默的在心裡回答穆予的問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