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特傳穿越】時間、謊言與逆轉年齡。(3/24公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2-19 22:59:26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喝醉的沐沐好有霸氣喔d(`・∀・)b

不過怎麼有種要開後宮的感覺呢~(✪ω✪)


奴勒麗你這樣叫害人害己啊(σ′▽‵)′▽‵)σ

你就這樣被親了有什麼感想啊(。◕∀◕。)

是說這樣的奴勒麗蠻可愛的耶ε٩(๑> ₃ <)۶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20 16:47:5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落櫻紛飛 發表於 2019-2-19 17:35
幸好冰炎沒喝,要不然…(*´>д

嘿櫻!ヾ(〃`∀´〃)ノ HELLO!
雖然茖不知道冰炎會不會酒後亂性(?)但是真是幸好啊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20 16:50:0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9-2-19 22:59
哇~喝醉的沐沐好有霸氣喔d(`・∀・)b

不過怎麼有種要開後宮的感覺呢~(✪ω✪)

原來這部是後宮向Σ(゜ロ゜;)(欸不是ww
有把霸氣的沐沐表現出來真是太好了
奴勒麗Ww其實是個純情姑娘啊(。´∀`)ノ
嚇跑了,沐沐太可怕了(。-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0 23:51: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伊茖夏珞.韓 於 2019-3-10 23:54 編輯

大家安安ヾ(〃`∀´〃)ノ HELLO!

茖快哭了,因為茖下一篇要更的鬼族漾整篇連帶角色設定人間蒸發了了了-----Σ(゜ロ゜;)
怎麼辦茖根本不記得有什麼角色啊…結果最後跑去求助姊姊,不意外被太陽穴滾拳頭---(ノД`)・゜・。
二十幾篇要全部重打啦,因為姊姊那邊已經沒有資料了,他是用腦袋救茖的-(>口<-)

最近忙得要死的茖已經正式變成不定更或月更了啦嗚嗚嗚 o(〒﹏〒)o

擦邊趕上!=͟͟͞͞(๑•̀д•́๑=͟͟͞͞(๑•̀д•́๑=͟͟͞͞(๑•̀д•́๑)

-----------------------------------------------------------
以下正文↓

。第三十七章。這集就是我跟冰炎的互整


[沐沐、漾漾!]米可蕥在休息室的出入口伸長手臂揮呀揮的[我們要去慶祝拿下第一勝喔。]

千冬歲在旁邊,看來萊恩也在只是我們看不到他。

對了,蘭德爾沒事吧?如果真的不行,我去把他時間倒轉也是可以的。

這段時間也足夠我恢復精神力,而且他需要「倒轉」的時間也不會太長,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影響。

一天之內的時間我都是可以自由操控而且雖然一次用太快會暈倒但是精神力消耗算是不會太嚴重的,我的能力目前只能一天。

據說歷代繼承者最高能力的可以達到五天,但是我掌握十二時的時間沒有那麼長,而且我沒有人教導傳承...除了偶爾去一個地方問
問題,再加上我還要同時自學操控七顏,種種原因下來我真的沒辦法。

時族的生命同樣十分的長,時族的每一代幾乎都是法術武技兼備,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我們隱退世界背面,守護著時空規律,而我們時族的生命與精靈同樣趨近無限。

而我只是比起法術來說,更善於操控兵器而已,我的法術也是有中上水準的。

算了,提爾的能力很高,交給他大概沒問題。

[蘭德爾狀況呢?]我還沒開口,冰炎先問了庚。

[沒什麼大礙,提爾治愈過了,原本他也要來慶功宴,不過被他家管家禁止出門了。]庚聳聳肩[你知道的,有時候尼羅堅持起來就連我們伯爵大人都得認輸。]

蘭德爾家妻管嚴啊~

[也是。]大家都非常同意庚的話。

然後夏碎從另一邊走過來。

對了,他去拿有關那傢伙的調查報告。

不過我不知道安地爾是吞了那個選手的靈魂,千冬歲追蹤成功那個時候,他的外貌有下混淆術法。

冰炎選擇回報公會,雖然我不清楚公會的確切能力,不過那傢伙如果要隱藏,那麼我可以肯定我完全找不到他。

畢竟這件事在以前有發生過。

[調查報告出來了,不過只有初步調查。]他把報告遞給冰炎[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現在人都到齊囉。]米可蕥很可愛的跳起來,然後跑到我旁邊抱住我的手臂[因為不能跑太遠,所以就讓我們到左商店街的茶館去慶祝吧。喵喵已經預約訂位了喔!]

[西瑞剛剛去亞裏斯學院那邊了。]冰炎突然吐出跟前面內容沒什麼關聯讀話。

漾漾又在想東西了?

我們一群人往前走,我走在冰炎旁邊。

米可蕥呢?

我回頭,看到米可蕥繞道漾漾後面,原來這孩子還在發呆。

[不用理他。]明顯知道漾漾在發呆還不去叫的某半精靈如此說道。

[嗯。]我點點頭 [冰炎,那份報告可以借我看一下嗎?]

[嗯。]他將報告遞給我。

[謝謝。]我看了看。

果然,跟我想像的一樣,公會也無法推測被那傢伙所「替代掉」的人,而且公會上的報告比我知道的還要少。

只能小心謹慎不打草驚蛇,然後等他自己現身。

畢竟安地爾雖然是個棘手的傢伙,但是他的堅持真的很奇葩,比起偷偷陰掉人,他更喜歡把自己底牌掀出來。

最幹的是,明明他都把底牌掀出來裸奔看光光了,卻他媽的還是會輸。

那個傢伙沒有上工的時候我稱他為「阿希斯」、有任務在身的時候便是「安地爾」。

身為阿希斯的他比較溫和一點點,但是也更加變態而且重度咖啡控,喜歡跟蹤別人還有惡整。

亞那有一次差點炸掉秘密基地把凡斯惹毛,就是因為他教他雷樹煙火的施放方法。

要不是我在旁邊...

天啊,我不敢想像。

說到咖啡控,阿希斯跟希似乎可以結拜了。

兩個人都是無可救藥的咖啡成癮。

[左商店街限時大特價,「邱恩的店」今日黑爪一支一卡爾幣,現在買一打可打八折還贈送戒言盤試用品,限量二十份,要買要快喔!]一道女性的聲音吸引我的注意[左商店街大特賣,「西裏山丘」今日特價深谷妖精編織的幸運帶,戴上之後讓您會有一整年的好運氣,兩條情侶價只要一個卡爾幣,送禮自用兩相宜,現在購買兩條還送您情人符,保佑您的愛人出外順順利利。]

哦?有點心動。

其實這種初階祝福我是不需要,不過可以送給希。

[我去看看。]我看著眼前掛著大招牌的店。

[嗯。]冰炎看著我,點點頭  [黎,妳知道路嗎?]

我很認真的想了想,幹,我還真的不知道。

[......]我看向冰炎 [可以等我一下嗎?]

[我跟妳去吧。]他看了我一眼,勾起冷笑 [我記得妳似乎沒辦法走回來這裡。]

記得?我是路痴的事冰炎怎麼知道?

[父親跟我說過,他有個朋友非常不會認路。]他像是看出我的想法說道。

......

亞那,這樣爆我料是不道德的啊啊啊!

還有,不要說得好像你就比較會認路!我們兩個路癡讀等級明明差不多!

搞到阿希斯跟凡斯都懷疑精靈是不是都會迷路!

[......拜託你了...]我一臉無奈。

他看起來很高興,一臉邪惡的表情似乎在報復我上次陰他。

哼,下次就別讓我抓到你的把柄!

我走進店裡,冰炎跟在後面。

拿了兩條幸運帶給了老闆結帳。

[謝謝光臨,祝二位白頭偕老。]老闆曖昧的眼神在我跟冰炎身上看來看去,然後放了兩個情人符進袋子。

[......]我跟冰炎對看一眼,同樣看見對方眼中的無言。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很囧的回覆。

其實我是不在乎,畢竟冰炎挺帥的。

不過他一片空白的感情史可能會添上別人誤會出來的東西。

然後情報班就多了一項情報哈哈哈哈。

然後我就會被某黑袍廣大的後援會攻擊。

打不打得過是其次,重點是很麻煩。

[非、非常抱歉!]老闆一臉尷尬的說。

[不會。]我搖搖頭[走吧。]

[嗯。]

[原來我們看起來像一對嗎。]我看了冰炎一眼。

我不會承認我只是想欺負他。

[黎!]他瞪了我一眼。

藏在銀髮中的耳朵有點紅。

[噗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笑出來。

[不要笑!]冰炎的眼神更加的兇狠,他的耳朵也更紅了。

如果是別人早就被他幹掉了吧。

不過可惜,他打不過我。

[好啦好啦,來說點嚴肅的事。]我收起笑 [冰炎,不只公會,我也不知道那傢伙所變成的人。]

[你也不知道?]他皺起眉。

[他下了混淆術法,而且...]我看了他一眼 [這次,他是認真的,鬼族可能又要有大動靜了...不過當然,不可能有亞那那個時候這麼大規模,畢竟當時鬼族同樣重創,千年的時間並不夠他們重整旗鼓...在耶呂沒有復活的狀況下。]

[之前耶呂...]他想起鬼王塚的事情。

[沒錯,鬼族已經鎖定誰是「那個種族」,安地爾這次現身就是要將他抓去。]我點點頭 [保護好他。]不然事情會不堪設想。

[我知道。]他點頭。

[我在他身上先下一次的空間法術,如果鬼族對他產生危害,法術會自動啟動保護他。]

[謝了,黎。]

[不會,小玥他們已經拜託我保護他了。]我搖搖頭 [是說,那位不是......]我看到一名像我們走來的老先生。

[是三王泰府沒錯。]

[幸會。]三王泰府跟我們行了禮 [黑袍先生、『時族小姐』。]他使用了時族的語言稱呼我。

『幸會,冥府與時間之流交際的府君。』我同樣用時族的語言回了禮。

[幸會,三王泰府。]冰炎同樣回禮。

畢竟上次見面的時候十二時還沒有被喚醒重新訂契,所以我身上時族的力量還沒有讓他發現。

這次我身上的力流已經包含十二時的「時空之力」,對「時間」比較敏銳的人都能夠察覺到我身上的力量。

而我當然認識時間之流的兩位也有一定交情,畢竟我的兵器與他們幾乎是同源的。

他們就是我詢問十二時用法的人,算是半個師傅吧。

聽黑山君說過,十二時是前代時空之神的靈魂碎片所鍛造的兵器,而「逆空」便是那位神祇的聖名。

由於我手持兩把聖兵器,所以我所知道的比一般讀持有者還要更多。

十二聖兵器主要的神靈基本上都是前代神祇,而兵器本身也由祂們的靈魂碎片所打造。

只有十闇.陰影除外。

妖師的十闇.陰影是創世神將「世界的黑暗」吸收聚集而成,黑暗吸引黑暗,陰影是唯一會成長的聖兵器。

祂沒有主要靈體、也沒有實體。

而祂極度危險,幾乎是無敵,所以創世神特意將祂排在第十位,讓比祂更強大的十一、十二聖兵器能夠壓制祂。

這也是為什麼重柳族會如此的屠殺妖師,因為他們認為那是他們的天職。

因為最初被賦予十二時的時族便是重柳一支。

[我們先去店裏吧。]我拍拍跟三王泰府就這麼在路上聊起來的冰炎。

[嗯。]他點點頭,開始帶路。

『府君大人,請問白師傅、白色的主人尋得否?』我問。

『不,還未找到白色的那位所在之處,不過黑色的那位說如果遇見時族的小姐,讓在下將此物交給您。』老先生和藹的笑著,遞給我一枚做工華美精緻、鑲著紫色寶石的白銀戒指。

那是......!

『沒錯,這是您父親的遺物,馭時族的王族權戒。』

『...替我感謝黑師傅,也同樣感謝您,三王泰府。』我向他行了大禮 『我會幫忙尋找白川主的。』

父親回歸創世神座下前手握之物...

比起七顏、十二時,這對我來說才是父母親真正的遺物。

『謝謝您。』

『不會,著是我該說的。』我抓緊戒指,感覺看到了父親嚴肅、不苟言笑的臉龐與母親溫暖和善的笑容...

我將權戒套進我的大拇指。

這個戒指一旦戴上,除非配戴之人去世,不然絕不會鬆脫。

說到白師傅、白川主,之前他變成了一隻白蟻,跟一群白蟻肯木頭...

那時候我剛好去時間之流問黑師傅問題,結果看到一群府君蹲在地上看木頭上的白蟻,有一些人甚至哭了出來。

黑師傅一臉就是想整跟木頭燒掉永除後患的表情。

最後我被師傅拜託倒轉了那些白蟻的時間,然後一群白蟻中變出了一隻白色的壁虎。

然後師傅抓住了那隻壁虎,把牠關進一個玻璃罐裡。

我們到了店門口,看見米可蕥在門口等著大家。

[冰炎學長、沐沐!]她首先看到我們,跳起來打招呼,接著看見站在我旁邊的三王泰府 [您好。]很有禮貌的行了禮。

[鳳凰族的小女孩,你好。]三王泰府很和藹的點點頭。

[你們先進去吧,我跟米可蕥在外面等其他人。]

[嗯。]

[沐沐最好啦~]米可蕥抱著我狂蹭。

我拍拍他金色的腦袋。

[對了,沐沐。]米可蕥抬起頭。

[怎麼了?]我問。

[上次沐沐跟學長對戰的影像球千冬歲給我看過了,我發現沐沐的頭髮變成鉑金色的了!]米可蕥很興奮 [千冬歲說當時他們也有發現,但是後來忘記問了。]

[...是這件事啊。]我笑了笑 [那是因為我血統力量的關係。]

[血統力量?]

[因為我平常本來就是是偏向時族的,然後再使用時族的能力激發時族血統,會更加接近馭時族的長相。]我拍拍他的頭髮[馭時族的髮色是白銀色,也就是介於白色與銀色中間,加上本來的金髮,就變成鉑金色了。]

[原來是這樣...啊,漾漾。]米可蕥跟不遠處的漾漾揮揮手。

[學長剛剛跟另外一個熟人已經進去嘍。]米可蕥還是纏著我的手[他們好像在聊天,等等就會回來了。]

[夏碎,原來你是去找冥漾了。]

[是啊,你們先走了呢。]夏碎露出溫和(?)的笑容,我覺得毛毛的。

[...抱歉,我去買東西,我不認路,冰炎跟我去。]我看著那腹黑的笑容越看越毛主動道歉。

[那就沒辦法了呢。]他再度微笑,這次是正常的笑容。

大家的到得差不多後,領路的侍者打開們。

我看到漾漾退後了兩部。

他的反應也太好笑了。

[漾漾,你怎麼不進來?]米可蕥依然抱著我的手,回頭問樣樣。

漾漾沒有回答,看表情就知道他在腦殘。

[你又在外面囉嗦個什麼鬼!]冰炎大力的『打』開門[馬上給我滾進來!]

可能是被長期(?)奴役(?)習慣(?)了,漾漾一句話都不反駁的衝進去。

我們也走進去,看到冰炎人格分裂一般的勾起沒有一絲嘲諷存在的笑容。

[三王泰府,您太客氣了。]

靠,這是妥妥的詐欺,精靈臉惡鬼心。

不就跟景羅天一樣,那傢伙也是一張正太臉,但是他沒有心只有鬼核。

除卻鬼王的氣息,他長那樣拎出去遊街示眾十個人有九個人不會去打他。

那一個大概是西瑞吧,純粹看他好欺負。

說他是鬼王誰會信,不說人不信,我當初被阿希斯帶到他面前的時候也不信這一個長得萌萌噠的小正太他媽居然是鬼王!還是第三鬼王!?

...咳嗯,跟他老媽沒關係,他才是鬼王。

我似乎對不起景他媽媽。

[你們先去座位吧,我還有些事跟三王泰府聊聊,等等會過去。]

[喔。]漾漾應了聲,跟著我們進去了。

我們依序落坐,漾漾從剛剛進來表情就維持在一種懵逼的、感覺他走一步三觀就被洗刷漂白一次的表情。

[褚,你要吃什麼?]夏碎坐在他旁邊,我坐在米可蕥,被她緊緊抓著手臂。

[漾漾不點的話喵喵就幫你點嘍。]米可蕥轉頭將菜單交給難得正常的侍者,說出一堆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的聽起來似乎是菜名的詞語出去。

是我太就沒有經歷守世界的正常生活了嗎,為什麼都聽不懂?

一個字一個字我還聽得懂,拼起來我就不認識它了有沒有?

這不是像數學一樣嗎?

數字看得懂,符號看得懂,混在一起就直接晉升火星文了啊?

[這次比賽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還真多。]米可蕥捧著茶杯不悅的嘟嘴[不過最討厭是惡靈學院,害醫療班要緊急救護。]

[也是,惡靈學院要好好注意,居然連伯爵大人都會挨一記暗算,可見他們是有備而來。]

我打開手機,看到希剛剛傳來的訊息。

『沐沐,我現在閒下來了,我好想你喔...』

下面有著撒嬌打滾的小狗貼圖。

『嗯,我現在在跟同學吃飯。』

看了看四周似乎沒什麼太守世界的東西,我開了相機。

怕夏碎他們不喜歡我照到他們,我太高手機拍了牆上讀擺飾。

[沐沐,你在做什麼?]米可蕥疑惑的湊過來。

[我在拍這邊的佈置給我男友看。]我又拍了幾張,傳給希。

『喔喔喔!!!好漂亮!告訴我在哪裡沐沐下次我們一起去!』

是眼睛閃亮亮的小狗貼圖。

是說,不同世界你也來不了啊…

[噢噢!那沐沐我們來拍照!]米可蕥跟我拿了手機開啟自拍鏡頭。

所有人都點點頭,我看了看在場的人。

似乎沒有髮色或眼睛顏色太奇怪的人?

除了夏碎是紫色眼睛,其他人都沒什麼奇怪的地方。

不過希都看習慣我的紫眼了,也不會問什麼。

[來嘍,三、二、一!]米可蕥按了倒數。

[好啦!]她把手機給我 [沐沐再給我們哦。]

[嗯。]我把照片傳給希。

『這是我同學。』

不到一秒已讀,希在不久後傳來。

『沐沐的同學都是些俊男美女,沐沐會不會移情別戀啊…』

下面接著一張淋濕小狗貼圖。

笨死了這傢伙。

『移你個鬼,等你回來跟你算帳。』

『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我錯了啊啊啊啊-----』

下面一張小狗版吶喊貼圖。

然後菜端上來了。

『我先吃飯,菜來了。』我想了想,又傳 『記得好好吃飯休息,不然走著瞧,我一定把家裡的咖啡機扔掉。』

『遵命,不要丟掉咖啡機QAQ』

『那就好好吃飯,先下了。』然後關掉手機。

我拿起筷子,夾了一塊像是蜜汁排骨的東西給米可蕥跟漾漾。

我旁邊分別坐著米可蕥跟漾漾,漾漾旁邊是夏碎,而米可蕥旁邊是庚。

[你還真是窮酸習慣了耶。]漾漾後面傳來冰炎冷冷的嘲諷聲音[食物就是食物,還有什麼能不能吃的分別嗎。]

[三王泰府帶來什麼消息嗎?]夏碎問。

[白川主又逃走了,現在府君們正在大舉搜查其下落,招呼我們如果有看見的話能通知一聲。]

[又來了。]夏碎無奈的說。

[白川主是冥界與時間之流交際的主人之一,因為身分特殊,所以你可能沒有機會遇到。]冰炎替又在腦殘的漾漾解釋[不過他經常會逃脫崗位,讓冥界府君們經常派人協助外找,畢竟時間之流與冥界交際是不可崩毀的地方...說到這個,黎。]

[怎麼了?]突然被點名的我回答。

[妳剛剛跟三王泰府的對話...是時族的語言嗎?]他思考了一下,如此說到。

[是啊,他可能感覺到我身上的時間之力了吧。]我想到另一種可能 [而且我身上大概有兩位主人的祝福。]

[!]夏碎有點驚訝的神色 [黎,妳認識黑山君跟白川主?]

[我的兵器跟他們有交集,以前曾經拜他們為師。]我皺著眉頭對於白師傅的行為感到無限無言 [白師傅喜歡自由,在崗位上的時間比跑出去的時間還要少,偏偏他擅長變身術到幾乎變態的地步...]

[因為黑師傅身體不太好不能常常使用法術,他通常抓到但不確定是不是會叫我過去把那個生物時間倒轉,畢竟倒轉外表的話白師傅在變身之前還是會變回來的。]

[......]夏碎一臉無奈。

[不愧是黎。]冰炎一臉無言兼佩服。

[今天要慶祝學長們跟庚庚的隊伍取下開場勝利,大家用力吃吧!]米可蕥舉起杯子很歡樂的說著,另一隻手還勾著我。

啊,對了。

我之前又做了一批鮭魚起司飯團,然後下了保溫法術跟保鮮法術就丟在空間裡了。

[萊恩。]我反手拿出盒子。

[怎麼了,沐沐。]萊恩浮出來。

[給你,恭喜你們拿到第一勝。]

[!!!!]疑惑打開盒子萊恩整個人都浮出來了,背後開滿小花花。

[這是原世界還蠻受歡迎的一種口味。]

[沐沐,你對萊恩也太好了吧!]米可蕥嘟起嘴巴。

[我可是做了一個草莓蛋糕要給你哦。]我拍拍她的腦袋 [當然,還有冥漾的份。]

『謝謝沐沐!』我旁邊兩個小孩異口同聲,兩個人跟著開小花。

[千冬歲是抹茶蛋糕,因為你可能不太喜歡甜的,所以我做成比較不甜。]

[謝謝沐沐。]千冬歲就沒有這麼的激動,他很優雅的放下茶杯。

[你們的我回去傳到你們房間,蛋糕比較不好在這邊給你們。]

然後我們繼續進食。

[給我肉、給我肉。]漾漾跟我中間突然鑽進來一個黑色的腦袋瓜,小亭很可愛的眨眨金色的大眼睛。

我快速夾了好幾塊肉放上她拿來讀盤子,然後揉揉她的腦袋。

[夏碎,可以餵食吧?]我把盤子給她之前看了一眼飼主的夏碎。

[當然。]夏碎點點頭。

[謝謝妳!亮晶晶是好人!]她拿著盤子露出燦爛的笑容。

...等等,亮晶晶?

[亮晶晶是什麼?]我茫然的看向夏碎。

[她可能是看到妳百精靈的樣子。]代替回答的冰炎露出一種嘲笑的表情看著我。

去你的,不要以為你不會發光就這樣笑我!

[是、嗎。]我瞪著冰炎。

然後我看向一臉『我做錯了惹亮晶晶生氣了?』的表情的小亭。

[我不是亮晶晶哦,你可以叫我菲爾。]我拍拍她的頭。

[亮晶晶不是亮晶晶是菲爾、亮晶晶不是亮晶晶是菲爾...]她點點頭,重複好幾次。

好可愛。

我從空間撈了一個空間水晶放了一堆蛋糕跟精靈點心進去,然後做成髮簪上的墜飾。

[乖孩子,這個給妳,以後想吃東西的時候問主人,他可以幫你從這個裡面拿出點心。]我把髮簪遞給小亭。

[謝謝亮、菲爾!]

[夏碎,這是開啟密碼。]我給他一張紙條。

[黎,妳太寵她了。]夏碎露出無奈的笑容[小亭,來這邊。]

[我喜歡好孩子,也喜歡給好孩子他們該有的獎勵。]

[謝謝了。]

[不會。]

[漾漾也進入相關人員的行列了嗎?]庚突然問 [我今天有在選手席看到你的影子喔。]

[呃、應該算是吧。]漾漾一臉不確定的回覆。

[不好意思,我離席一下。]千冬歲起身,跟大家行了禮之後走出去。

[對了沐沐,我也很喜歡下廚哦。]庚笑笑的說。

[庚庚煮飯也很好吃!]米可蕥露出笑容。

[下次我們三個可以一起煮飯,我請賽塔幫我房間弄了一個廚房,而且我在原世界的家的廚房很大,設備也很齊全。]

[太好了!]

[不好意思、我也離席一下。]漾漾也跟著出去,但是米可蕥似乎沒發現。

過了一會...

[對了沐沐的蛋糕真的很好吃,對吧漾漾...漾漾?]她看相漾漾的位子。

[冥漾剛剛跟著千冬歲出去了。]我拍拍她的腦袋。

[咦咦咦,他們去哪里了?]米可蕥鼓起臉頰 [真是的,居然在聊天的時候跑出去了!]

[不知道...]

我看見萊恩默默的票了出去。

不久之後萊恩跟千冬歲回來了。

[千冬歲,漾漾呢?]米可蕥問。

[漾漾說他還要待在那邊一下,我們剛剛到陽台那邊。]

[那我們都搬到那邊去吧!]米可蕥很歡樂的叫了侍者過來搬桌子。

冰炎先到了陽台,再來是我,我到的時候就看見某半精靈狠狠的往漾漾腦袋搧下去,人都差點掉下去。

[喂、『你這樣暴力對待冥漾小心被小玥找麻煩哦,我是一定會說的啦。』]我用古代通用語說著,偷笑。

[嘖。]他咂了嘴。

然後我後面的眾人全部趕來了,為首的是米可蕥。

[漾漾!你怎麼可以跑出來這麼久不聚會!]雙手叉腰,米可蕥很有氣勢的說著。

[這裏也很漂亮。]米可蕥站起來[那就讓我們重新開始聚會吧,幹杯!]

少去每天上班的勾心鬥角,自由自在不用虛假的與他們上課。

其實,這樣的生活也挺不錯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3 14:16:28 | 顯示全部樓層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姿姿搶頭香!
不過沐沐居然認識黑山君和白川主,好像有點厲害又好像很正常...
哈哈,沐沐變成亮晶晶了~
還有姿姿看到了!茖下一篇要更鬼族漾的題材!?雖然茖弄丟了但還是期待茖發文~
看到茖的個人簽名,雖然姿姿沒有玩戀與製作人,不過還是幫茖祈禱茖可以抽到李總的SR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3 19:46: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960714 發表於 2019-3-13 14:16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姿姿搶頭香!
不過沐沐居然認識黑山君和白川主,好像有點厲害又好像很正常...

姿姿是頭香噢!( ´ ▽ ` )ノ
是呀,以沐沐的兵器當然會認識小白小黑嘍(`・ω・´)”
全部不見了,回想ING...二十幾章啊嚶嚶嚶(。┰ω┰。)
茖光是這一篇大概就會更到畢業,鬼族漾要打完之前的進度再開始更,可能會等很久...(T▽T)
啊啊啊,茖最近非到一個極致,之前偷渡到歐洲被遣送回國了啦嗚嗚嗚(゚´Д`゚)゚
謝謝姿姿...茖最近都抽不到總裁,只有撩撩、撩撩跟撩撩。゚(゚ノ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3 20:45:57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穿越】時間、謊言與逆轉年齡。(3/10第三十七章♡

伊茖夏珞.韓 發表於 2019-3-13 19:46
姿姿是頭香噢!( ´ ▽ ` )ノ
是呀,以沐沐的兵器當然會認識小白小黑嘍(`・ω・´)”
全部不見了,回想I ...

欸~畢業~
不過想想也是,一篇文章不可能那麼快打完...反正姿姿是辦不到啦_
所以姿姿才不想打文章,如果要寫文章,肯定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
不過姿姿會等的,追完這篇再跟著茖跑到下一篇~
茖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看到冰炎跟沐沐互相傷害好好玩喔 σ`∀´)σ

希表示沐沐冷落我了。゚ヽ(゚´Д`)ノ゚。

是說希的貼圖難道只有狗狗圖案嗎?(。◕∀◕。)


哦~原來精靈都是路痴啊(大誤)(σ′▽‵)′▽‵)σ

原來如此,長知識了(◔౪◔)



茖,給你秀秀( ´・・)ノ(._.`)

希望最後可以把角色設定跟劇情都想起來(◕ܫ◕)

還有再忙也要記得休息喔!(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9-3-18 00:30
哈哈,看到冰炎跟沐沐互相傷害好好玩喔 σ`∀´)σ

希表示沐沐冷落我了。゚ヽ(゚´Д`)ノ゚。

謝謝莫嗚嗚嗚(。┰ω┰。)
茖創造沐沐是拿來懟冰炎的(`・ω・´)”
希表示孤單寂寞冷。゚(゚ノД`゚)゚。
希的貼圖還有一組貓咪哦ヾ( ‘ –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嘿大家哈嘍!( ´ ▽ ` )ノ

下禮拜三茖畢業旅行嚕嚕嚕!!!
好期待啊~(*´∀`*)

茖大概能夠在遊覽車上打文...大概哈哈哈( ‘ – ‘*)

畢業旅行是去墾丁跟高雄!聽說這幾天超熱O(≧∇≦)O

後面全員OOC注意,完全打成沙雕爽文了...Σ(゜ロ゜;)

-----------------------------------------------------------
以下正文↓

。第三十八章。不請自來的一群渾蛋


這兩天學學校放假而且沒有比賽。

第二天,我、庚還有米可蕥各自請了假之後約好要去我家下廚。

我跟米可蕥就住在隔壁,我們一起到了棘館大廳等庚。

[沐沐,喵喵真的什麼都不用帶嗎?]米可蕥一如往常的抓著我的手臂說到。

[不用啦,那邊什麼都有,而材料已經在我的空間裡了。]我也順手的拍拍他的腦袋。

[喵喵,沐沐。]庚跟我們揮揮手走過來。

[好啦,那你們站好,我要開傳送陣了。]我伸出手往下 『傳送陣。』

我們到了家門口。

[再看一次沐沐家還是好漂亮。]米可蕥抬起頭。

[很大呢。]庚點點頭。

[沐沐跟她男朋友一起住哦!]米可蕥很少女的捧著臉 [好幸福啊!]

[哈哈。]我打開門。

正要踏進去,突然感覺一股不屬於我的力量散開。

那是...!

『以吾黎沐祤之名,絕對封絕結界。』我揮手下了結界 『此地為吾所領、為吾所控,以吾馭時之名、馭時之力,吾之空間、立起!』然後在結界裡又立下一個獨立空間。

這些行為也抵銷了力量低於我能力的空間。

真該慶幸我上次回來有對房子下保護不破壞的法術...

[米可蕥、庚,不要過來!]

[沐沐!那是...]米可蕥睜大眼看著隨著空間粉碎而顯現的某個東西 [庚庚,快回報公會!]

[我在聯絡了。]

[叫冰炎他們來就好,其他之後再處理。]

我對結界下了允許庚通訊的指令,還有冰炎他們的傳送陣。

『與吾訂契之物,讓扭曲者見識汝之聖,七顏。』

我並不打算過度使用十二時,雖然祂很好用,但是七顏的消耗較少而且也同樣能夠打倒這些。

這些低等雜碎不需要我拿出十二時也能夠輕鬆解決。

『元素之始、萬物之源,吾為汝主,汝服吾旨。與吾訂契之物,展現汝隱藏虛無後的真實容顏。七顏 虹映,重現萬象。』說著白精靈語,握住光團,我再次開口『赤。炎之屬。』我甩出大刀,轉身、踏步。

『永燄煉獄。』

『扣!』我用力踩下鞋跟。

『轟!』大火直接竄起,神聖屬性的火焰延燒整個獨立空間。

也快速燒盡我眼前一片----

初階鬼族。

[比申手下的鬼眾真是好膽識,擅自闖入我的房子,可是要付出一定代價的,你們第一高手沒有說過嗎。]收起腳步與大刀以及聖火,我轉換了七顏的型態。

『蒼。風之屬。』

手持雙槍上膛,瞇起眼對準。

『狂颮彈。』

帶著颶風的子彈射穿中階鬼族的命核。

我沒有停手,使用暴風的子彈不停將鬼族命核一個個擊碎、剩下的屍體化為粉塵。

擊碎最後一個命核,我在鬼族還未爬出鬼門之前對鬼門送了好幾發子彈減緩鬼門運作。

剩下鬼門,鬼門不可能輕易破壞,所以我選擇使用十二時將它時間倒轉。

『與吾訂契之物,讓無禮者見識汝之威、十二時。』我拿著錘子『時間之主、時空之使,吾為汝主,汝服吾旨。與吾訂契之物,展現汝隱藏時刻後的真實容顏。十二時 逆空,重現地支。』

『酉。微玄之時。』閃開最後出來的一隻中階鬼族,選擇先關閉鬼門的我揮起錘子狠狠砸向鬼門。

鬼門上面的騰文像按刪除鍵一般以倒退的方式消失。

最後、歸零。

好了,來處理那隻鬼族吧。

突然,傳送陣的光芒亮起,我轉頭。

走出來的是被我允許進入空間的冰炎跟夏碎。

[冰炎,你們來...]

『黎!/沐沐!』

我轉回來,卻躲不過已經在我面前的鬼族。

[唔…!]因為使用了十二時,我現在是時族的身體,簡單來說就是與正常人幾乎無異。

鬼族刺穿我防護性伸出的手臂。

[去你的。]該死,居然會被這種雜碎攻擊到!

在手心聚集光屬性,我同樣刺穿鬼族的胸口,扯出這個該死傢伙的命核,直接握碎。

[嘖,混帳東西!]我咂了嘴。

[沐沐過來!我幫你治療!鬼族的攻擊有毒!]米可蕥慌張到快哭了。

[別擔心。]收起兵器,我用沒有受傷的手拍拍她 [這點毒素我排得掉。]

[黎,手。]冰炎走過來『風之音,水與葉相飛映,貳貳傷回癒。』

我的傷口慢慢癒合,只是還有點發黑。

[謝了。]我轉轉手臂,這點毒素並不對我造成影響。

黑色下一秒完全退去。

我可是世界之白。

我掃了一遍空間,果然感覺到一個完全不意外的氣息。

他們全部人都鬆了一口氣,只有冰炎還皺著眉頭。

[你們小心,最好先別收起武器。]我皺起眉 [是吧,不請自來的某個不是人讀傢伙。]我再次拿出七顏,送了一顆子彈過去。

[果然只有妳會發現我呢,祤。]他走出來,躲開順了順藍色的髮。

[安地爾!]備戰。

[你說什麼廢話?你以為你的空間能力可以勝過我嗎?]我送了他一個白眼。

『赤。炎之屬 。』我甩出大刀。

畢竟安地爾這傢伙並非鬼族,他的弱點不是光屬性,他這個人本身是冰屬性的,所以理所當然弱點是火。

而冰炎因為兩種屬性的關係,炎系並不足以讓安地爾畏懼。

而且,冰炎的武器是冰屬性,我判斷他那隻長槍二檔是炎系,考慮到之後他還會找麻煩所以最好保留他的體力的狀況下,我並不打算讓冰炎反轉兵器。

[冰炎你們不用出手。]我擋住兩個人。

『滅魂聖火。』大刀的刀面佈滿金黃色的火燄,熊熊燃燒著。

踏步向前,我快速的到了安地爾前面,揮出刀子。

刀子削到他的髮尾斷了幾根下來。

[哎呀好可怕,妳還是一如往常的暴力。]他看了看被燒到捲曲的髮尾,撇了撇嘴。

[閉嘴,誰準你進我家的。]我轉身,刀子向他的弱點攻去 [而且還開了鬼門,不知道那些廢物很讓人噁心嗎?]

[比申叫我來這裡的啊,她說這邊有神聖屬性的味道,讓她很煩躁叫我毀掉,但是卻怎麼都傷不到房子。]他聳聳肩,繼續躲開我的攻擊,然後抽出一支針劃過我的臉頰。

『火之祭,火與石勾動起,拾柒烽炎炮。』我雙手成圈,唱出精靈百句歌。

趁他躲開炎砲,我又近身。

[跟比申說,再來多少我都毀掉。]刀子劃過他的手臂,削下他衣服上的布[切,只有衣服。]

[只有衣服已經不錯了,不知道多久沒人劃破我衣服了。]他露出詭異的表情 [看來我也要認真了。]

[靠北,你剛剛是在跟我玩嗎?]我吐出髒話 [去你的,不要逼我拿另一個對付你。]

[反正妳今天也不打算幹掉我不是嘛?就玩玩吧?]他笑了。

[......]我一個後翻到冰炎旁邊 [我有這樣說嗎?只是幹掉你太麻煩了而已。]

[那不就是玩玩。]他抽出銀針射過來。

[所以你現在在玩夜市的射飛鏢?看會不會射中獎品?]我用手指夾住銀針,凹斷。

[那是什麼?改天帶我去。]他明顯很有興趣 [還有,針很貴的,不要就還我,不要弄斷啊。]

[不要,自己去。]我再次送了一個白眼 [針很貴就不要亂射。]

以上,我們都是用古代通用語,所以只有冰炎聽得懂。

某個聽得懂的半精靈臉都黑了。

[黎,不要跟敵人聊天、不要在戰鬥的時候說廢話。]他按住我的肩膀 [還有,請認真一點好嗎。]他的額頭爆起青筋。

[黎,拜託你認真點。]夏碎揉揉眉心,明顯懂了我們大概在幹嘛。

米可蕥跟庚已經被他們傳回學院。

[好啦抱歉。]我揮揮手,每次跟這傢伙打架打到一半都會開始聊廢話 [喂、聽到沒,叫你認真一點啊。]我挑釁。

『啪。』

[我擦,冰炎你打我幹嘛啊很痛啊!?你要敬老尊賢啊?!]我揉揉腦袋,瞪了冰炎一眼。

[哈哈哈哈你被打了吧活該哈哈哈哈-----]某個害我被打的混帳東西捧腹大笑。

[我去,你笑個毛啊?]我對他豎起中指 [信不信老娘把你時間定住打個半死?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現在在誰的空間裡啊?]

[啊----我錯了我錯了。]他擺出說欠扁就有多欠扁的表情。

[你完了,原本打算試試身手就好,結果居然害我被後輩巴腦袋。]我瞪了他一眼 『與吾訂契之物,讓欠打者見識汝之狂。十二時。』

『時間之主、時空之使,吾為汝主,汝服吾旨。與吾訂契之物,展現汝隱藏時刻後的真實容顏。十二時 逆空,重現地支。』

轉變了十二時的型態舉起雙槍,上膛。

『午。陽偏之時。』我近身開槍擦到他的臉頰。

他的時間停止了。

[哼,這就是惹到我的下場,殺不死你也能讓你重傷。]我換了七顏 [勸你們轉頭不要看。]

[你要做什麼?]冰炎疑惑。

[讓他重傷啊。]我聳肩 [反正他能力很高也不會死不會殘廢一下就好了,我為什麼要讓他好過。]

『滅魂聖火。』

我刺向他的腹部,這時候,停止解除了。

[咳,祤你也太狠了吧。]他看著我,無奈。

[活該。]我拔出刀 [誰讓你擅闖名宅。]

[那我也要還手啊。]他快速將三根黑針刺上我的脖子。

[唔!]我皺眉 [我操居然偷襲,你這傢伙越來越沒品了,在這樣下去只是一個變態咖啡控。]

[喂,我也很痛啊…好啦我先回去療傷了。]

[你加油啊,短時間都不會好哦,這可是神聖屬性的火。]

[......]他也不能那我怎樣,開了傳送陣離開。

正確來說,是我放他離開的。

[黎!你居然放了他!?]冰炎衝過來抓住我的肩膀。

[喂,很痛放開。]我甩開他的手,拔下針 [不然你覺得我能怎麼對他?他的耐砍程度比不死係鬼族還好。]

[你覺得我能殺了他?會不會太高估我了。]我揮揮手。

[你不是可以歸零他的時間嗎?]夏碎皺眉,明顯也不能了解我的行為。

[不要說的那麼輕鬆,就算我手持時空兵器,也是要遵循時間法則的,不然時間的告密者會來把我撕成碎片。]我收起笑容 [他殺不死,我可以很篤定的說,他並不是普通人,也不屬於任何種族,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

[如果要解決他,沒錯,是要歸零他的時間,但是他的『時間』幾乎是無窮無盡而且已經與天地共存,我感應過他身上經過的時間......比舅舅、比無殿都還要古老。]我看著他們 [身為跟無殿有接觸的人,你們很清楚吧,他們已經多古老了。]

[要歸零他的時間也並非不可能,但是必須耗盡我所有的精神力,甚至會消耗我的靈魂能量,我會跟他同歸於盡,但是他會是『未出現』的狀態,時間的必然性終究會讓他回來,而我會灰飛煙滅不得轉世。]

[我並不是無敵,不要說得好像我什麼都辦得到。]我瞇起眼 [不然你們真的以為我很想跟滅掉我種族、害死我父母親、讓舅舅一個人等我一千年還離間了亞那凡斯,讓整個時間都亂七八糟的人聊天?我只不過是讓他不要認真,因為他認真起來我們都會死。]

[...對不起。]夏碎有點自責的看著我 [我不知道妳的難處。]

[黎,是我沒有仔細思考。]冰炎皺著眉頭。

[算了吧,記得回報公會鬼王高手出現在原世界,記得說是你們擊退的。]

[...嗯。]原本還想說什麼,但是想到我不能公布身份之後,冰炎只是應了一聲。

我回收了空間,在冰炎他們前往公會之後回到棘館。

[沐沐!]有兩個人在大廳,一看到我就衝過來。

[嗯。]我接住抱過來的米可蕥。

[沐沐,你的脖子!]米可蕥看到我發黑的脖子。

[沒事,剛剛在打的時候被刺到了,當然我讓他重傷回老家去了。]我拍拍她的腦袋。

[我們去保健室!]她扯著我向前。

[誒誒不用了,這個一下就好了。]

[不行喔,我們走吧。]庚在我來不及反應的時候開了傳送陣。

[怎麼了米可蕥。]提爾看到一臉認真的米可蕥,疑惑。

[沐沐受傷了!]她把我扯到床上,讓我很疑惑她真的不是獸王而是鳳凰嗎?

[小美女你沒事吧,妳有什麼狀況我可能會被你舅舅沉到海底啊。]

[沒什麼,這點毒素我還是能抵掉,給我擦個藥就好。]我跟提爾要了一罐藥來擦 [是說,提爾你應該比我小吧,叫我什麼小美女。]

[你看起來比我小啊。]

[我一百歲的時候就長現在這樣了。]我翻白眼 [我先回去了,消耗太多精神力有點累。]

[你剛剛到底怎麼了?]

[沒什麼,驅趕不請自來的渾蛋而已。]我揮揮手 [我會進空間休息,如果要找我可以去找舅舅跟我聯絡。]

我揮手開了空間走進去。

躺在空間裡開著回復能量法陣的床上休息,我拍拍跑出來的紫月,閉上眼。


後來的後來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我後悔了,如果在現在就與他同歸於盡,那對我而言還比較幸福...

但是沒有如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