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空·白

[同人文] 特殊傳說 淵海之歌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3-23 10:33:34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 ● 蛻變——


    睜開眼,檀月就聞到空氣中傳來的淡淡馨香,下意識地轉頭望向掛在窗戶旁的小鈴鐺。


    那是搬到宿舍前韶夜硬塞給自己的,說是當做護身符,而現在也成為了她的房間裡唯一的飾品。


    鈴鐺是透明的,最特別的是裡頭鑲著一朵乾花,無時無刻都在散發著花香。


    見過這個鈴鐺的人都說很特別,檀月自己也不否認。


    『這是姐姐的朋友從外地帶過來的,聽說是用特殊的材質製成的,乾花的香氣能夠透過玻璃散在空氣中。』當初韶夜是這麼告訴她的,『那位朋友也說過這算是護身符的一種形式,妳帶去宿舍吧。』


    後來,每當有人問起來歷時,她都是以這番話作為回應。



    叮鈴鈴……



    微風吹過,檀月看見鈴鐺隨著潔白的窗簾一同飄蕩,然後漸漸地,思緒也跟著飄移。


    她進入了這所不平凡的學院之後,發生了不少的事情。



    其實她一開始還是有所顧慮的,而非表面上那麼坦然地接受這不算小的顛覆感,縱使從小就能看見一些「東西」也一樣。


    把整本新生手冊讀完時,她的第一反應便是計算自己在那裡的存活率有多少,不過這當然不是從未踏入那個世界的她所能算出來的。


    一直以來她都是保持著順其自然的態度,天生的性格以及從小與別人不一樣的眼睛使她在多數時候都能保持淡定,不過顯然即使是她,在進入那所死亡率爆高的學院之後,也變得更加有心緒了。

    她不曉得這樣是好是壞,但據那位與她同個代導人的新生的說法,大概就是變得更像一個人了吧。


    但她慢慢理解了開學前韶夜對自己說的那番話的意義,也慶幸當初的自己給予了肯定的回應,所以現在才會在這裡。



    在學院裡,她認識了很多很厲害的人,每一個都讓自己下定決心,總有一天一定要與他們並肩而行。

    努力與認真一直都是她能夠輕易做到的態度,所以比起較為自卑的黑髮少年,她的進度與適應度更加快速,甚至身邊的友人以及學長都為之訝異。


    『我知道妳一直在努力要追上旁人的腳步,但也不能太過著急,依據自己現在所能觸及與接受的程度來前進才是最恰當的。』強大的銀髮少年曾單獨與她談話,紅色的眼眸還是如同既往地銳利,『慢慢來,我們會等妳。』


    最後的那句話觸動了她的心,就好像一直眺望著的背影突然轉向她,然後等著她追上去一樣。



    他說他們會等她。



    檀月覺得,自己似乎多了一個責任,那就是不辜負那些心意。


    再後來,黑髮的少年抱著自卑的心態,第一次主動找上她聊天。


    「小月……妳不會覺得……與這裡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嗎?」


    像是聚集了好多的勇氣,黑髮少年終於將心中一直以來的疑問問出口。


    原本只是來找木之天使請教的她沒想到對方會問這樣的問題,當下愣了幾秒後,然後坐到大廳的沙發上,思量著該怎麼回應。


    她並沒有正面回答對方的問題。

    「我從小就能看見一些「東西」,所以或許會比你更快適應這個世界。」


    「但是我不是完全沒有顧慮和不安,只是我都選擇去面對以及克服。」

    黑館大廳裡,只有屬於她的清脆的聲音在迴蕩,以及少年下意識放輕的呼吸聲。

    「或許你自己的問題你最清楚,但過去的一切並不能構成你駐足不前的理由。」

    黑髮少年愣住了,但她沒有停止話語。

    「你應該也注意到了,他們一直都在幫助你。」她稍微斟酌了用語,然後一字一句、清晰地這麼說著。

    「所以,請不要辜負那些心意。」


    她想,自己能做到的就只有這些了。每個人都會有需要指點的時候,當初是韶夜的話讓自己能夠下定決心,現在她相信他終會跨過去的。


    站起身,她打算回到棘館,留給黑髮少年一些空間,卻意外瞥見樓梯上的一道人影。


    一直以來都以冰冷示人的銀髮少年罕見地微微勾唇,露出了淺淺卻是真心的微笑。


    檀月不知道對方聽見了多少……或許是全部,但她曉得,他認同了她的話。




    那天之後,檀月能夠明顯地感覺到黑髮少年心態上的改變……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成長吧。


    但是沒多久,他們都被捲入了恐怖的意外之中。



    ————於千年前被精靈聯軍封印的耶律鬼王復活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明明在場,卻對鬼王復甦後所發生的一切完全沒有印象,身邊的人也好像很有默契地都不再提起此事。

    雖然不解,但她也無可奈何。


    很快地,大競技賽即將來臨。米可蕥說她與黑髮少年十分幸運,一進學院就碰上四年一次的競技賽。


    的確。


    檀月認同她的話,並且覺得自己簡直幸運過頭了,居然被那位史上最年輕的黑袍選為代表隊的候補隊員。


    「妳不是一直想要變強嗎?這是個很難得的機會。」


    這是黑袍學長給予她的理由。


    後來,黑袍推薦她去考白袍,她也坦然接受,並且不負所望地成功考上。


    但是還不夠。


    在旁人的讚賞與祝賀下,檀月依舊這麼覺得。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把銀髮少年作為自己的目標,一點一點地跟上他的腳步。



    然後,他們開始為競技賽做準備。


    在一次又一次的魔鬼訓練下,她發現自己與目標差了遠不止一大截。


    「妳就只有如此而已嗎?」


    黑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然後勾起一貫的冷笑。



    才不是。



    已經累得無法開口的她在心中反駁。


    「看來公會對於白袍的能力標準真是一年不如一年。」


    但黑袍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她,而是接二連三地說出難聽的話。


    對她而言,這些都是對於她一直以來的努力的否定。


    「總有一天,我會超越你。」


    於是,她狠狠地瞪向那位黑袍,定下了更高的目標,從原本只是想要並肩而行變成了超越對方。



    大家都看見了她的蛻變,無論是精神上的或是力量上的。


    她正一步一步地走上與當初的銀髮少年相同的道路。
    她正在變強。



    年輕的黑袍笑了。


    「我等著。」









——番外 ● 蛻變  完——
——2020.03.23——

————空·白。






這一篇主要是想表達出檀月在淡定之外的另一面,其實她也會有迷茫、害怕的時候,只是因為看得見一些「東西」以及某些原因(目前還不能說),所以往往都能保持淡定。

其次就是冰炎在檀月心中的形象,是強大的,無論是在心態上或是能力上。檀月一直以來都以冰炎為目標,冰炎也有察覺到這一點,最初也是盡一位學長的責任去指點、鼓勵以及鞭策學妹,同時也欣賞她的努力與天分。

然後就是檀月對於守世界的看法。她認為既來之,則安之。與漾漾相比,她少了一些迷茫與不安,並且更能去面對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與感受,所以也就更快適應守世界。檀月在思想以及情緒方面與普通人有些不同,在很多事情上,她都會下意識地去面對,這是一種天生的反應(就是作者給她的設定)。

檀月是個敢闖敢試的孩子,很努力,卻又有點過於心急,冰炎會適時地指點她,讓她在前進的道路上保持正確的心態與速度。某方面來說,檀月是依賴冰炎的。

最後最後,稍微提到一點就是韶夜對於檀月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人。可以說,如果沒有韶夜,檀月早就不知道歪到哪去了(雖然現在某方面似乎也有點歪)。韶夜所扮演的角色跟冰炎有些相似,都是指引著檀月,但韶夜更像是在背後支持,而冰炎則是在前方引導。

檀月很幸運,有先天的天分、後天的努力以及家人、友人的鼓勵與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昨天 20: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乖乖等更新(乖巧.jpg) 想看月月跟學長的對打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