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空·白

[同人文] 特殊傳說 淵海之歌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3-23 10:33:34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 ● 蛻變——


    睜開眼,檀月就聞到空氣中傳來的淡淡馨香,下意識地轉頭望向掛在窗戶旁的小鈴鐺。


    那是搬到宿舍前韶夜硬塞給自己的,說是當做護身符,而現在也成為了她的房間裡唯一的飾品。


    鈴鐺是透明的,最特別的是裡頭鑲著一朵乾花,無時無刻都在散發著花香。


    見過這個鈴鐺的人都說很特別,檀月自己也不否認。


    『這是姐姐的朋友從外地帶過來的,聽說是用特殊的材質製成的,乾花的香氣能夠透過玻璃散在空氣中。』當初韶夜是這麼告訴她的,『那位朋友也說過這算是護身符的一種形式,妳帶去宿舍吧。』


    後來,每當有人問起來歷時,她都是以這番話作為回應。



    叮鈴鈴……



    微風吹過,檀月看見鈴鐺隨著潔白的窗簾一同飄蕩,然後漸漸地,思緒也跟著飄移。


    她進入了這所不平凡的學院之後,發生了不少的事情。



    其實她一開始還是有所顧慮的,而非表面上那麼坦然地接受這不算小的顛覆感,縱使從小就能看見一些「東西」也一樣。


    把整本新生手冊讀完時,她的第一反應便是計算自己在那裡的存活率有多少,不過這當然不是從未踏入那個世界的她所能算出來的。


    一直以來她都是保持著順其自然的態度,天生的性格以及從小與別人不一樣的眼睛使她在多數時候都能保持淡定,不過顯然即使是她,在進入那所死亡率爆高的學院之後,也變得更加有心緒了。

    她不曉得這樣是好是壞,但據那位與她同個代導人的新生的說法,大概就是變得更像一個人了吧。


    但她慢慢理解了開學前韶夜對自己說的那番話的意義,也慶幸當初的自己給予了肯定的回應,所以現在才會在這裡。



    在學院裡,她認識了很多很厲害的人,每一個都讓自己下定決心,總有一天一定要與他們並肩而行。

    努力與認真一直都是她能夠輕易做到的態度,所以比起較為自卑的黑髮少年,她的進度與適應度更加快速,甚至身邊的友人以及學長都為之訝異。


    『我知道妳一直在努力要追上旁人的腳步,但也不能太過著急,依據自己現在所能觸及與接受的程度來前進才是最恰當的。』強大的銀髮少年曾單獨與她談話,紅色的眼眸還是如同既往地銳利,『慢慢來,我們會等妳。』


    最後的那句話觸動了她的心,就好像一直眺望著的背影突然轉向她,然後等著她追上去一樣。



    他說他們會等她。



    檀月覺得,自己似乎多了一個責任,那就是不辜負那些心意。


    再後來,黑髮的少年抱著自卑的心態,第一次主動找上她聊天。


    「小月……妳不會覺得……與這裡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嗎?」


    像是聚集了好多的勇氣,黑髮少年終於將心中一直以來的疑問問出口。


    原本只是來找木之天使請教的她沒想到對方會問這樣的問題,當下愣了幾秒後,然後坐到大廳的沙發上,思量著該怎麼回應。


    她並沒有正面回答對方的問題。

    「我從小就能看見一些「東西」,所以或許會比你更快適應這個世界。」


    「但是我不是完全沒有顧慮和不安,只是我都選擇去面對以及克服。」

    黑館大廳裡,只有屬於她的清脆的聲音在迴蕩,以及少年下意識放輕的呼吸聲。

    「或許你自己的問題你最清楚,但過去的一切並不能構成你駐足不前的理由。」

    黑髮少年愣住了,但她沒有停止話語。

    「你應該也注意到了,他們一直都在幫助你。」她稍微斟酌了用語,然後一字一句、清晰地這麼說著。

    「所以,請不要辜負那些心意。」


    她想,自己能做到的就只有這些了。每個人都會有需要指點的時候,當初是韶夜的話讓自己能夠下定決心,現在她相信他終會跨過去的。


    站起身,她打算回到棘館,留給黑髮少年一些空間,卻意外瞥見樓梯上的一道人影。


    一直以來都以冰冷示人的銀髮少年罕見地微微勾唇,露出了淺淺卻是真心的微笑。


    檀月不知道對方聽見了多少……或許是全部,但她曉得,他認同了她的話。




    那天之後,檀月能夠明顯地感覺到黑髮少年心態上的改變……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成長吧。


    但是沒多久,他們都被捲入了恐怖的意外之中。



    ————於千年前被精靈聯軍封印的耶律鬼王復活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明明在場,卻對鬼王復甦後所發生的一切完全沒有印象,身邊的人也好像很有默契地都不再提起此事。

    雖然不解,但她也無可奈何。


    很快地,大競技賽即將來臨。米可蕥說她與黑髮少年十分幸運,一進學院就碰上四年一次的競技賽。


    的確。


    檀月認同她的話,並且覺得自己簡直幸運過頭了,居然被那位史上最年輕的黑袍選為代表隊的候補隊員。


    「妳不是一直想要變強嗎?這是個很難得的機會。」


    這是黑袍學長給予她的理由。


    後來,黑袍推薦她去考白袍,她也坦然接受,並且不負所望地成功考上。


    但是還不夠。


    在旁人的讚賞與祝賀下,檀月依舊這麼覺得。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把銀髮少年作為自己的目標,一點一點地跟上他的腳步。



    然後,他們開始為競技賽做準備。


    在一次又一次的魔鬼訓練下,她發現自己與目標差了遠不止一大截。


    「妳就只有如此而已嗎?」


    黑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然後勾起一貫的冷笑。



    才不是。



    已經累得無法開口的她在心中反駁。


    「看來公會對於白袍的能力標準真是一年不如一年。」


    但黑袍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她,而是接二連三地說出難聽的話。


    對她而言,這些都是對於她一直以來的努力的否定。


    「總有一天,我會超越你。」


    於是,她狠狠地瞪向那位黑袍,定下了更高的目標,從原本只是想要並肩而行變成了超越對方。



    大家都看見了她的蛻變,無論是精神上的或是力量上的。


    她正一步一步地走上與當初的銀髮少年相同的道路。
    她正在變強。



    年輕的黑袍笑了。


    「我等著。」









——番外 ● 蛻變  完——
——2020.03.23——

————空·白。






這一篇主要是想表達出檀月在淡定之外的另一面,其實她也會有迷茫、害怕的時候,只是因為看得見一些「東西」以及某些原因(目前還不能說),所以往往都能保持淡定。

其次就是冰炎在檀月心中的形象,是強大的,無論是在心態上或是能力上。檀月一直以來都以冰炎為目標,冰炎也有察覺到這一點,最初也是盡一位學長的責任去指點、鼓勵以及鞭策學妹,同時也欣賞她的努力與天分。

然後就是檀月對於守世界的看法。她認為既來之,則安之。與漾漾相比,她少了一些迷茫與不安,並且更能去面對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與感受,所以也就更快適應守世界。檀月在思想以及情緒方面與普通人有些不同,在很多事情上,她都會下意識地去面對,這是一種天生的反應(就是作者給她的設定)。

檀月是個敢闖敢試的孩子,很努力,卻又有點過於心急,冰炎會適時地指點她,讓她在前進的道路上保持正確的心態與速度。某方面來說,檀月是依賴冰炎的。

最後最後,稍微提到一點就是韶夜對於檀月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人。可以說,如果沒有韶夜,檀月早就不知道歪到哪去了(雖然現在某方面似乎也有點歪)。韶夜所扮演的角色跟冰炎有些相似,都是指引著檀月,但韶夜更像是在背後支持,而冰炎則是在前方引導。

檀月很幸運,有先天的天分、後天的努力以及家人、友人的鼓勵與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3 20:33:0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乖乖等更新(乖巧.jpg) 想看月月跟學長的對打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15 10:45:05 | 顯示全部樓層
紫亦月 發表於 2020-4-3 20:33
乖乖等更新(乖巧.jpg) 想看月月跟學長的對打www

會有月月跟學長對打的場面的,不過大概會在很後面(╯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15 10:47:39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2 ● 深藍色的歌——
——序 ● 被拉開的序幕——


    睡吧,安心地睡吧。

    只要是海族的子民,靈魂最終都將沉寂於深海之中。

    沈睡的靈魂踏上輪迴之路;
    藍色的力量守護於塔爾格。

    梅絲安娜傳唱著歌謠,在流逝的時光中,海絲緹雅將守護一切……


    她隱隱聽見歌聲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心中莫名萌生出強烈的熟悉感。


    她似乎、在哪裡聽過這首歌謠……




*




    十月十五日,隨著第一場預賽的到來,大競技賽也就此拉開了序幕。


    獲得白袍資格後,檀月便從棘館搬到了白蔓館。
    與棘館的羅馬神殿風格不同,白蔓館走的是中國風。


    「早安,小月。」

    「早安,萊恩。」

    由於同是參賽人員,並且還住在同一個宿舍,因此昨天的訓練結束後,檀月便和萊恩約好一起去奇雅學院參加第一場預賽。

    眼前的景象伴隨著法陣的亮光改變,兩人來到了奇雅學院。




    「那等會兒見了,小月。」

    由於兩人分別屬於第一及第二代表隊,因此不在同一間休息室。

     兩人一起走到選手休息區後便分別了。

    「嗯,比賽加油。」


    一打開休息室的門,西瑞和冰炎已經在裡頭了。

    「早。」


    經過將近一個月的訓練,檀月對於西瑞的審美觀雖然說不上贊同,但也已經習慣了……至少看見對方在正式比賽中穿著夏威夷襯衫搭配沙灘褲時她也能保持淡定,並且禮貌地打了招呼。

    這讓她不禁懷疑這些日子的訓練不僅僅是針對他們的實力,還一併提升了他們的承受能力————當然、是視野上的承受能力。

    比如奇雅學院那些搭配陽光能夠閃瞎人的鐵製品已經不足以嚇到她了。


    「阿月~」西瑞依舊吊兒郎當的樣子朝她打了個招呼,「等等比賽結束後再打一場吧。」

    檀月沒有任何猶豫地答應了。


    這幾天下來,西瑞幾乎每天都會約她打架。對此,她已經見怪不怪了。


    「月,妳來設個結界。」

    冰炎抬了下下巴,示意她在休息室的門口布下結界,防止被竊聽。

    「好。」

    檀月點點頭,接著手心按了按休息室的地面,「『第三結界與無聲之境,劃出我規範之地,立起。』」

    結界剛布好沒多久,休息室的門便再次被推開。

    首先踏進來的是夏碎……就是那位戴著面具的紫袍、也是冰炎的搭檔,後面跟著褚冥漾。

    兩人抵達的時候已經接近比賽時間,因此沒多久奇雅學院的領路人就出現了。

    簡單地向他們表明身份後,名為潔兒的銀色女孩依照數據確認他們的身份。

    「Atlantis 學院的四名代表者都已經核對完畢。請問多的這一位……?」

    她指的是褚冥漾。

    「跑腿的。」

    冰炎非常自然地接了她的話,接著不知道為甚麼用了很危險的語氣對著默默站在一旁的褚冥漾道:「難道不是嗎?」

    後者冷汗直流。


    檀月摸摸鼻子,決定之後有時間向冰炎討教一下關於他和褚冥漾的心電感應這件事。

    靠意念溝通甚麼的感覺在戰鬥中很有用處啊。




*




    檀月一行人抵達賽場時,奇雅學院的代表已經在那裡等候了。

    隨著比賽時間的到來,觀眾也隨之發出雷轟般的喝彩聲。

    「奇雅學院與 Atlantis 學院預賽正式開始!」

    有著鋼鐵翅膀的女孩出現在賽場中央,以非常清晰、好聽的聲音自我介紹:「我是現場播報員珊朵拉。」

    「聯合大競技賽第一回合,我們的比賽是————猜謎大賽!」

    之前科普過歷屆比賽項目的檀月對此反應異常淡定。

    而她的同學、褚冥漾此刻的反應……與當初她第一次看到歷屆比賽資料的反應如出一轍。

    「放心,這裡的猜謎大賽絕對是守世界的風格。」

    檀月拍了拍自家同學的肩膀,一副「你別擔心看不見血花亂濺的場景」的樣子,殊不知對方的表情更驚恐了。


    褚冥漾:……我確實疑惑比賽項目怎麼會這麼和平但絕對沒在擔心妳說的這個好嗎!還有妳究竟是怎麼知道我在想甚麼的!我表情有那麼明顯嗎!小月妳為甚麼要一直提醒我妳已經被火星人同化的事實!!!


    「褚。」冰炎眯起紅眼看著褚冥漾,「我不想快比賽了還要浪費精力去打人。」


    褚冥漾:……我閉腦。

    檀月:???


    「請雙方派出第一回合的人選。」

    幾人的對話被珊朵拉的聲音打斷。

    他們這邊派出的是夏碎,而奇雅學院則是派出一位全身被騎士裝包裹住、看不出性別的人。

    因為檀月剛剛的話,褚冥漾此刻也不敢小看這個項目了……雖然隔壁的冰炎還很無聊地打了個哈欠。


    廢話!人家火星人覺得無聊的東西有百分之九十九會對地球人造成心靈創傷啊!

    而且明顯其他觀眾對於猜謎大賽還是很期待的啊!


    兩位參賽者在賽場中站定後,珊朵拉從圍著她轉的十張卡牌中選出了其中一張:「我們第一道題目:香蕉從樓梯摔下來之後會變成甚麼?」

    本來很是熱鬧的現場一秒安靜下來。


    檀月覺得以後班導想讓全班乖乖安靜下來,可以直接講冷笑話,效果肯定很好,還不會有後遺症。
    畢竟通過威脅或者武力來讓大家安靜聽話雖然很有效,但前者可能造成學生心靈上的傷害,而後者則是身心都受傷。


    回歸正題。

    也不知道夏碎是不是平時很喜歡看冷笑話,此刻不到半秒就舉手並且說出了正確的答案————茄子。

    「正確答案!」珊朵拉露出大大的笑容,說出來的話卻是相當殘忍(對於輸家而言):「接下來處罰開始。」

    她舉起左手,接著競技台上浮現了一把把由無數的銀色液體組織而成的巨大刀子。

    這些刀子全都指向奇雅學院的那位騎士裝參賽者。

    「沒猜出來或者猜錯的參賽者將接受一百刀的懲罰。當然,如果全部躲開或是沒被砍死的話依然可以繼續比賽。」

    聽著冰炎的解釋,褚冥漾現在徹底相信檀月的話了。


    ……果然很有守世界的風格。









——序 ● 被拉開的序幕 完——
——2020.04.15——

————空·白。

*

作者的話:

這章有點短→_→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28 21:13:03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2 ● 深藍色的歌——
——贰贰 ● 陰謀——


    夏碎最終以透視眼在猜謎大賽中取勝。


    「第二場預賽,請雙方派出代表。」


    今天的比賽分為兩場,一場是猜謎,一場是雙人競技。

    檀月看見對面的選手席走下一位機器人和銀色蠍子。
    她看過預賽場錄,所以知道這兩人分別是紫袍和白袍。


    而他們這邊,冰炎剛踏出一步就突然停了下來。

    「常駐模式中斷……」

    潔兒站在冰炎的身後。她的手不知道甚麼時候變成了銀色的刀,貫穿了冰炎的手臂。

    休息區上的其他人也注意到情況,西瑞的手更是直接變成獸爪,「他們來陰的!」

    但潔兒的速度比他更快,由她的身體某個部分轉化而成的刀已經抵在了褚冥漾的脖子上。

    「別衝動。」冰炎盯著潔兒,「先比完賽再說。」

    同時,珊朵拉也在催促他們這邊。

    「月、西瑞,你們上場。」

    被點到名字的兩人皆是一愣。

    「他們應該是不想高階級的袍級上場。」

    而他們隊裡,最高階級的兩位就是身為正式選手的冰炎和夏碎。


    檀月和西瑞對看了一眼,接著一起走出選手區。

    「我們學院的正式代表無法上場,要求由候補選手替上。」

    檀月舉起手說道。

    珊朵拉點點頭,將她的請求傳達給大會。

    沒多久,大會通過了他們的要求,並且迅速地將出賽代表的資料換成替補選手。

    「那麼,Atlantis 學院與奇雅學院第二場比賽正式開始!」

    隨著珊朵拉宣佈比賽開始,西瑞就朝銀色蠍子一陣猛攻。

    檀月知道他不需要、也不想要其他人插手,所以自動地把剩下的那位機器人當做目標。

    「『爆火、隨我思想化為退敵所用。』」

    之前訓練時,冰炎有交代所有人在預賽中避免使用幻武兵器,而西瑞也被勒令禁止做除了手以外的任何變化。

    所以檀月只是用爆符化成的長劍來作為武器。

    「天真。妳以為區區爆符就可以破壞這副盔甲嗎?」

    機器人冷笑著嘲諷她的舉動。

    檀月沒有理會對方,而是蹬了下腳,往前翻去。
    同時,她的腦海中傳來多洛麗絲的聲音:

    『後頸。』

    機器人輕鬆地避開她的攻擊,但她的目的本來就不是那裡。

    經過這些天的訓練,她的速度已經被逼到十分快速了。

    至少,能夠讓這位機器人反應不及。

    因此,當她繞到機器人的後方,將長劍使勁插入他的後頸時,他甚至沒有搞清楚發生了甚麼。

    以被長劍插到的地方為中心,他的盔甲開始出現了蛛絲般的裂痕。
    短短幾秒,那身他引以為傲的盔甲,被他剛剛才鄙視過的爆符給擊碎。

    「怎麼可能!」

    機器人盔甲下,是一名紫袍,此刻正一臉不可置信地瞪著檀月。

    「你的盔甲雖然看上去很完美,但仍舊有弱點。」檀月將之前拿到賽場預錄時冰炎分析給她的話照搬了過來,末了還加上一句:「你盔甲的後頸是最弱的地方。」

    所以才會被她一擊擊破。

    當然、她也不會告訴對方是自己的幻武兵器給了她提示。

    大概是覺得身為紫袍卻被白袍看穿弱點很沒面子,奇雅學院的那位紫袍代表活像要把她剁成肉醬的樣子,很快就召喚了一堆野獸出來。

    隨著紫袍的一聲令下,那些野獸全部撲向她這裡,連一邊正在對付銀色蠍子的西瑞也被波及。

    「靠!」西瑞一拳打飛了其中一隻衝向他的野獸,然後一邊對著檀月大喊:「囉哩囉嗦那麼多幹甚麼!直接幹掉那傢伙!」

    他顯然也是聽到了剛剛檀月的發言,現在才會有這麼一說。

    「先管好你自己這邊吧!」

    他的對手、銀色蠍子晃動著有毒的蠍尾,準備刺向他。

    檀月的腳下出現一道法陣。下一秒,整個賽場都震動起來。

    場上的怪獸瞬間全部化為肉泥。

    「妳這傢伙不分敵我的嗎!」

    西瑞瞪了她一眼。

    「這樣比較快。」檀月聳聳肩,「而且我不是給你架了保護結界嘛。」

    否則剛剛他也會被波及到。

    奇雅學院的選手就沒那麼幸運了。

   他們顯然沒有想到檀月會用這麼敵我不分的方法來解決這些野獸,所以在震動開始之後才慌忙地架了結界,但依舊受創。

    紫袍吐了一地的血,而銀色蠍子看上去沒有受到傷害。

    檀月趁著紫袍還沒恢復過來,直接一腳踢中他的腹部,將人踢出了場外。

    「妳不要插手。」

    西瑞見她轉過身走向銀色蠍子,連忙對她說道。

    她點點頭,站到一旁。

    沒了野獸的干擾,西瑞這次一拳直接打上銀色蠍子的臉部。

    裡頭傳來痛苦的哀嚎。

    幾秒之後,銀色蠍子不動了。


    看來是痛暈了。


    檀月走上前,一掌拍開已經破碎不堪的臉甲,然後將裡頭的白袍拽了出來。

    確認對方確實昏死之後,她鬆開手,白袍「咚」地一聲直接摔倒在地。


    「Atlantis 學院勝出!」珊朵拉的聲音嚮遍了整個校園,「Atlantis 學院對戰奇雅學院,第一胜取得!」




*



    由於西瑞剛剛一直是近距離的肉搏戰,所以受了不少傷,一回來便被夏碎拉著治療。


    「請問各位要回到休息室還是繼續待在選手席觀賽?」

    潔兒禮貌地詢問道。她看上去與之前無異,看來剛剛的偷襲者已經解決了。

    「留在這邊繼續看吧。西瑞,你可以先回去。」

    「我也要看。」西瑞馬上回復冰炎,「夏碎老大的治療術很有用,不用浪費時間又回去。」

    於是五個人都繼續留著,順便一起吃了午餐。

    當時針指向下午一點時,珊朵拉的聲音再次響起。

    「亞里斯學院與惡靈學院的比賽正式開始!」

    「亞里斯學院好像怪怪的。」

    夏碎眯起眼。

    檀月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發現雅多和雷多扶著滿身是血的伊多。

    「看來他們也被埋伏了。」

    經過一番交涉後,亞里斯學院方面表示能夠繼續參賽。

    雅多走下場,整個人殺氣騰騰。站在他對面的是惡靈學院的紫袍。

    「潔兒,Atlantis 學院請求和亞里斯學院的選手席連結。」

    冰炎走向潔兒說道。

    奇雅的人造人效率很好,很快兩邊的休息室就連結完畢。

    「休息室連結只有預賽時能夠使用,決賽時就不行。」沒有下場的雷多向他們打了招呼,然後禮貌性地行了個禮:「麻煩你們了,我們剛剛本來也想提出的。」

    「沒甚麼。」冰炎也回以禮貌性的笑容,「夏碎,你去看一下伊多的情況。他的身上有魔封咒。」

    聞言,夏碎立刻將伊多拉到一旁檢查。

    「魔封咒?」

    檀月第一次聽見這個名詞。

    「那是一種很……該死的咒法。」回答她的是雷多,「是一種高級封咒,被封者身上的力量會被全部抽光,嚴重的可能會死。」

    「也是用來對付寄生兵器的一種咒法。」冰炎補充了他說得不完整的部分,「不過很少人會用,因為這是邪咒,一般只用在有深仇大恨的敵人身上。」

    「怎麼會遇到的?」

    伊多無奈地笑了一下,「剛剛遇到一個小女孩哭著說要找人,我就想說要帶她到校警室處理。她說要牽手,我也沒多想就牽了,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雷多顯然認為他兄長說得太含蓄了,「哼!才不只是那樣!要不是我和雅多趕到,伊多早就被那個灰白色的東西給殺了!」

    冰炎冷笑,「看來我們遇到了同樣的偷襲者。」


    就在他們搞清楚來龍去脈時,比賽已經開始。

    惡靈學院的紫袍答對了第一道題目,但雅多顯然並不在意答題。
    他的目的是要殺掉眼前的人。

    面對一百把刀,雅多臉色都沒變一下,反應很快地用符化成了一把劍,接著蹬了腳往前翻去。

    沒想到他會這樣做的紫袍連忙抽出兵器擋住那些罰刀。

    而就在她擋刀的時候,雅多已經來到了她的後方。
    長劍從她的腹部貫穿。她根本來不及反擊,只能發出淒厲的尖叫。

    隨著身體被切開,她的內臟也跟著散落一地。

    雅多轉過身,腳下出現一道陣法,將處罰的銀刀全部震碎。
    而那位紫袍也因為震動而倒下,腦漿和血液混在了一起。


    看來就算被復活了,也會留下後遺症。


    「惡、惡靈學院的選手被判定無法繼續戰鬥。第一場由亞里斯學院獲勝!」

    場上安靜了幾分鐘,珊朵拉的聲音才再次響起。

    等到賽場被清理乾淨之後,珊朵拉再次開口:「第二場比賽,請雙方各派出兩位參賽者。」

    惡靈學院的選手席很快走下兩位紫袍。她們就像剛剛的雅多一樣,殺氣騰騰,其中一位還向雅多挑釁。

    「與我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對決者見識你的狂野。」

    伊多不顧傷勢,喚出了幻武兵器。

    雅多和雷多同時閉了眼睛、又睜開。

    然後,雷多不笑了。

    已經分辨不出誰是誰的雙胞胎接過武器,轉身走下場。


    「月和西瑞,你們留在這邊以防還有別的事情。」冰炎將影像球拋給檀月,「我們先走了。」

    獲得大會的許可後,其餘四人便傳送回休息室,方便替伊多療傷。









——贰贰 ● 陰謀 完——
——2020.04.28——

————空·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30 13:45: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空·白 於 2020-4-30 14:01 編輯

——CHAPTER 02 ● 深藍色的歌——
——贰叁 ● 卡拉OK——


    第一場預賽結束之後,距離正式比賽還有五天。

    這期間,冰炎因為自己本身也有任務,並沒有再抓著他們去訓練。

    檀月也只能找西瑞約架……切磋,再不然就是接公會任務來做。

    因此,當冰炎要到原世界處理事情、順便詢問她要不要回趟家時,她也只好拒絕。

    「不了,我今天有任務。」檀月對著電話裡頭的冰炎說道:「剛好也在原世界,不過是西方地區。」

    電話裡的冰炎說了句「那好吧」就掛了電話。


    檀月今天接的任務是由地精委託公會的,內容是祂居住的土地受到嚴重的污染,使地元素越來越渾濁,祂的力量也受到影響,導致那一帶經常發生地震。

    『年輕的白袍,希望妳能幫助我淨化這一片土地。』化成小正太模樣的地精很是苦惱:『因為被污染的土地散發著令人厭惡的味道,我已經好幾年沒能安睡了。』


    地精是土地的守護神。他們的力量源自於地元素,越是純淨的元素,他們的力量就越是強大,守著的土地就越是生機勃勃。

    而與其他的守護神不同,地精經常會化為人類的樣子跑出去玩,算是比較小孩子心性的神。

    『現在的世界已經變了許多。以前我顯身都無需化成人類的樣子,但現在不行。』地精嘆了口氣,很是無奈,『有關我們的傳說已經逐漸消失,不偽裝一下會嚇到很多人,搞不好還會被抓去做實驗。』


    看來這位地精還是個話癆。

    不過祂說得沒錯。以前的人類都知道地精的存在,所以地精即使不變裝、到處跑來跑去也沒甚麼……只不過要小心不被踩到就是了。


    「我明白了。請放心,我必定會完成您所托。」

    檀月拿出淨化水晶,心裡一邊重複默念著淨化。

    一陣白光之後,原本飄浮在土地間的黑色氣體也跟著消失。

    『十分感謝妳,年輕的白袍。』地精看著眼前恢復純潔的土地,十分開心,『妳的淨化能力十分強大,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無需施咒就能使用水晶的淨化之力。』

    檀月愣了一下,然後才回復道:「不必客氣,這本來就是我的任務。」

    『那麼,我們有緣再見了。』

    地精對她眨眨眼,下一秒便消失不見。

    檀月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呆在原地思考了一下。


    她第一次使用水晶淨化時,是在月谷。

    當時冰炎告訴她,只要將自己的力量引入水晶,然後心中想著淨化就行了。

    所以她一直以為淨化只要這樣就行了,根本沒想過驅動水晶需要咒語。

    後來她也還有再用過這方法,並且每次都成功。

    所以……真的只是因為她的淨化能力比較強,所以不需要依靠咒語來驅動水晶嗎?


    正當檀月還在思考其他可能性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是一條信息,發信者是冰炎。

    『要不要來原世界唱歌?我請客。』


    這麼突然?


    檀月想一下,確認下一個任務是在明天之後就回復了對方:好。


    剛好她也能問問冰炎淨化的事情。


    那頭回復得很快,不到一秒就把地址和包廂號發給了她。




*




    跟隨著冰炎給的地址來到了那家 KTV ,檀月還沒踏入店裡就看見了外頭有不少「東西」。


    想來店裡應該更多。


    不過她也沒想要理會,而是徑直地走了進去。

    這些「東西」沒甚麼力量,並沒有給這家店造成甚麼麻煩。


    檀月根據冰炎發給她的信息來到包廂前,卻看見一堆人堵在門口。

    「不好意思,讓一下。」

    她再三確定是這間包廂之後,便對那些人說道。

    那些人嚇了一跳,顯然沒有發現她站在他們的身後。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冷著一張臉的原因,雖然她的語句客氣,但那些人都隱隱感受到了壓迫感,於是不由自主地讓出位置給她進去。

    「謝謝。」

    她向他們點點頭,然後走了進去。

    「不客氣……不對!」其中一人下意識地回答她,但表情下秒突然變得猙獰起來,「剛剛是誰動手推人?出來!」

    聞言,檀月又轉過頭看了他們一眼,發現全都是生面孔。


    說話還真是不客氣。早知道剛剛就不用這麼禮貌了,直接一腳把擋路的人踹開就行了。


    「剛剛是誰打斷我唱歌!」

    西瑞將手上的麥克風丟開,往門口走去。

    看見有人處理這群鬧事者後,檀月便走到觀眾席坐下。


    「啊!小月遲到了,要接受懲罰喔!」

    站在屏幕牆旁邊的雷多一手拿著麥克風,一手指著檀月說道。

    他的背景音樂是「男兒當自強」,已經播到了一半。

    「你的歌開始了喔,不唱嗎?」

    檀月指了指屏幕牆,轉移話題。

    「啊!」

    被忽悠成功的雷多連忙配合著音樂開始唱了起來。

    「小月,別以為轉移了話題就能逃掉喔。」

    她忘了,坐在她旁邊的庚也是腹黑俱樂部的一員大將。

    「好吧,你們想怎麼樣?」

    她無奈地擺了擺手。

    已經唱完歌的雷多又來湊熱鬧了:「表演雜技!」

    「……」


    檀月倒是有種想拿雷多當道具來表演雜技的衝動。


    「召喚出七彩水母。」

    在一堆千奇百怪的提議之後,由千冬歲提出來、較為正常的提議被眾人一致通過。

    檀月將掌心朝下,一道小小的法陣在她的手下拉開,然後一只有著彩虹色彩的水母取代了法陣的位置,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阿爾多林的七彩水母嗎?」雅多看著擁有漸變色光感的水母讚歎道:「十分漂亮。」

    「謝謝。」

    於是一群人又繼續點歌。


    「漾漾,你不唱嗎?」

    檀月發現坐在她右邊的褚冥漾只是安安靜靜地吃東西。

    「啊、你們唱就好了啦……」褚冥漾似乎正在想事情,被她一打擾才反應過來,然後又指了指已經遊到空中的七彩水母:「這個……就這樣放著嗎?」


     水母不都有毒嗎?而且這還是彩色的水母……


    「嗯。七彩水母的生命力很強,即使只依靠空氣中的水分也能存活很久,沒問題的。」


    他不是擔心這個啊————


    「放心,如果中毒了我會把你送到提爾那裡的。」冰炎勾起了惡趣味的笑容,一掌拍上褚冥漾的肩,「死不了。」


    褚冥漾:……我想回家。


    「我們來玩暗黑點歌法好了。」在雷多和雅多兩兄弟唱完一曲之後,庚提議:「現在我把點歌碼亂按,每個人開始要輪流秀一段,唱不出來的要娛樂大家。」

    「好!」

    大家都很興奮。

    雙胞胎兄弟很有默契地將麥克風遞給他們的大哥,「輪伊多。」

    伊多很鎮定的站起身,接過麥克風。

    接著,先前已經用先見之鏡預見這一幕、並且做足準備的伊多碰上了也許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難題。

    「我不會唱台語歌。」

    於是,繼檀月之後的第二位被處罰者出現了。

    作為處罰,伊多從星界引了星沙沼澤過來。


    「那下一位就該輪到萊恩先生了。」

    被點到名的萊恩站了起來。

    他的歌曲也是一首台語歌。

    雖然不會唱台語歌,但萊恩並沒有就此認輸,而是非常頑強地將整首歌翻成國語來唱。

    「哈哈哈哈————」

    一堆人狂笑起來。


    這應該也算是處罰了……因為萊恩唱不出台語歌,所以翻成了國語來唱,剛好娛樂了大家。


    就在萊恩快唱完、眾人快笑暈時,剛剛被派出去解決鬧事者的西瑞一把推開門。


    「我的主題曲嘞?還給我!」


    於是,在萊恩唱完之後,大家又被迫聽了一次西瑞版本的「男兒當自強」。


    「喵喵來了!」門再次被推開,這次進來的是據說為了打扮而遲到的米可蕥,「咦?學長跟漾漾呢?」

    經她這麼一問,眾人才紛紛看向那兩人原本坐的位置。


    「……原來你們都沒人發現他們剛剛離開了嗎?」

    似乎是在場唯一知道兩人去了哪裡的檀月感到十分無語。

    「漾漾居然逃走了嗎?」

     千冬歲推了推眼鏡。

    檀月一時分辨不出來他究竟是在懊惱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跑掉了還是在盤算著要怎麼把人抓回來。


    ……也許兩者都有。


    「他們只是去廁所。」

    在千冬歲將想法化為行動之前,檀月趕緊糾正他。

    「好了,我們先繼續唱吧,等漾漾回來之後再輪他。」庚朝米可蕥招手,「喵喵快過來,我們已經玩到暗黑點歌法了喔。」

    後者一臉興奮的跑過來,「小月,等等我們來合唱!」

    沒人給她解釋甚麼是「暗黑點歌法」,她卻一點也不好奇,並且還一臉興奮。
    檀月不禁懷疑她們曾經這麼玩過。

    「好啊。」


    等等、明明同樣都是遲到,為甚麼米可蕥不用接受處罰!

    ……你們這群雙標生物。




*




    歡唱大會就這樣一直進行到晚上十一點整。

    檀月發現結賬時,櫃台的收銀員一臉見鬼的表情看著他們。


    也是。畢竟他們在裡面唱了八個小時。


    「你們有沒有把裡面整理乾淨?」

    冰炎隨口一問。

    「有。」

    米可蕥很有活力地舉手回答。

    「好好玩,下次換我們來請客。」在歡唱會中玩的很瘋狂盡興的雷多拿出記事本,非常認真地對他的兄弟說道:「來選一個黃道吉日吧。」

    伊多:「……」

    「不好意思,我們要先告辭了。今日一遊並沒有告知族中,得先回去報告了。」完全無視雷多的雅多畢恭畢敬地向他們打了招呼,「漾漾,今天很謝謝你們的招待,下回也請讓我們回禮。」

    繼水妖精三兄弟走後,其他人也陸陸續續離開。

    因為還有事情要詢問冰炎,所以檀月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待在原地等待冰炎和夏碎交談。


    說到夏碎……剛剛他遲到了也沒有受到處罰。

    這群人太可惡了!


    「妳還沒走嗎?」

    與夏碎交談完畢的冰炎正要走出大門去找褚冥漾,卻看見她還站在一旁,不禁有些意外。

    「嗯,有一些事想請教你。」檀月在對方點頭示意她接著說之後才接著道:「為甚麼淨化水晶即使不念咒語也能驅動?」

    「妳現在才發現這個問題嗎?」冰炎挑了挑眉,「我還以為妳之所以沒問是因為已經找到原因了,沒想到是和褚一樣神經大條。」

    檀月:「……」

    「一般人確實需要咒語才能驅動水晶來祭咒,但淨化用的水晶與祭咒水晶不同。前者如果使用者的能力強大,可以不需要咒語的輔助,而後者則是一定需要靠咒語來驅動。」冰炎頓了一下,「這樣說吧:擁有強大的淨化之力的人能夠直接將自己的力量轉入水晶,而一般人就必須依靠咒語來將周圍的力量引入水晶,然後借助這些力量來淨化。」

    「明白了。」

    檀月點點頭。


    這麼說來,這其實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世界上也不止她一個人能夠這麼做。

    但為甚麼地精會說祂是第一次見到有人不用咒語來驅動淨化水晶?


    很快冰炎就解開了她的疑惑。


    「但是擁有強大的淨化之力的人很少,公會裡也沒有幾個。」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檀月總覺得冰炎似乎有意無意地將話題往另一方面帶:「通常這個能力與種族有些關係。」

    「種族?」

    「擅長淨化或是偏向自然一類的古老種族,他們的淨化之力比其他人來得強大。」


    所以她有可能不是人類嗎?


    雖然在進入學院之後,她隱隱有猜到自己或許不是純粹的人類,但是當真正去接近真相時,她還是有些措手不及的。

    畢竟當了十六年的人類啊。


    「月,妳知道我為甚麼讓妳去考白袍嗎?」

    正當檀月思考人生時,冰炎冷不丁地一問。

    「不就是為了證明我有資格參加大競技賽嗎?」

    檀月記得他當初是這麼說的。

    「那我又為甚麼要選妳當候補呢?」

    檀月沉默了。


    對啊,學院這麼多人,就算是要給新生機會,比她強的人也有很多。

    為甚麼是她呢?


    「妳應該也知道妳的身上有很多秘密。」冰炎很認真地說道:「而這些秘密的真相,必須等到妳足夠強大之後才能夠接受。」


    所以她在當了十五年的普通人類之後被 Atlantis 學院錄取,然後又在踏入守世界後不到一個月就被選入大競技賽的候補。


    檀月現在能明白了,為甚麼自己的生活平靜了這麼多年,然後又突然變得倉促起來。

    因為她必須要趕快適應這些,然後變得強大,才能去揭開那些真相。


    「是不是有甚麼事情要發生了?」

    檀月心想,一定是有甚麼很重要的原因,才會讓這一切發生得這麼快。

    冰炎愣了一下,他倒是沒想到對方這麼敏銳。

    「……總之,在你們能夠分辨這個世界的黑與白之前,我都會站在你們這邊的。」

    他沒有否認,但也沒有承認甚麼。

    而這個「你們」,檀月知道那是指自己和褚冥漾。

    她看了看站在門口的褚冥漾,又看了冰炎許久,才緩緩開口:「我明白了,謝謝你。」

    然後才離開 KTV 。









——贰叁 ● 卡拉 OK 完——
——2020.04.30——

————空·白。




*

作者的話:

眾人表示:我們不敢得罪藍袍和紫袍。

檀月現在明白了為甚麼自己會進入學院,然後又被選中當競技賽的候補。但是她不明白為甚麼早不進晚不進,偏偏是這時候進入學院,然後又這麼倉促地想要讓她變強。

所以她才會推測是有事情要發生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31 22:36:4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空·白 於 2020-7-31 22:41 編輯

——CHAPTER 02 ● 深藍色的歌——
——贰肆 ● 海——


    「小月?」

    檀月想著既然已經來到原世界了,便順便回趟家。
    一進門,她就看見韶夜抱著一部筆記本電腦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到她回來一臉驚訝:「怎麼突然回來了?還是在晚上?」

    「學校最近有活動需要布置場地,這幾天暫時沒有上課。」檀月如實回答,「剛剛和朋友一起去唱歌,所以回到家時比較晚。」

    「這樣啊……」韶夜點點頭,然後把視線轉回手上的工作,「那趕快去睡覺吧,熬夜對身體不好喔。」

    聞言,檀月吐槽:「……妳不也在熬夜嗎?」

    「這不一樣啦,姐姐是在工作啊。」韶夜眨眨眼,還不忘調侃:「況且我已經成年了沒關係,但妳還在成長期喔,睡不夠小心長不高。」

    「……」

    她已經夠高了。


    不過檀月也沒再反駁,而是乖乖地洗洗睡。
    原因是她明天還有任務,才不是害怕長不高呢。




*




    第二天一早,檀月便來到任務地點。而公會分配給她的臨時搭檔早已在那裡等候。
    意外地、對方是位熟人。

    「誒————原來搭檔是妳啊!」一頭深藍色長髮被綁成馬尾的奧西安一臉驚喜。

    嗯,其實她也很意外。

    「好久不見了,奧西安。」

    她想起前不久自己忙於白袍考試的準備,之後又是競賽訓練,真正開始比賽之後學校又放假了,這樣算來好像快一個月沒有見到對方了。

    雖說如此,但她感覺對方自來熟的交際方式還是一點沒變。

    「啊、真的呢。」對方也露出感慨的表情,「對了,還沒恭喜妳考上了白袍,還入選了代表隊。我有看妳的比賽喔,非常精彩!」

    「謝謝。」她勾起淺淺的微笑,然後切入正題:「來討論一下等等的任務吧。」

    奧西安也認真了起來。


    這次的任務內容簡單明瞭,是要他們清掃前不久公會情報班查出的鬼族據點之一。根據情報來看,比較麻煩的一點是那裡設有結界,還有不少術法的痕跡,很可能在許久以前曾是某支古老種族的族地。

    檀月心想,公會所說的「許久以前」很可能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以千位數計算的那種。

    而他們所要討論的就是該如何小心避免誤觸那些殘留下來的法陣————但假如直接在裡面開打,這點絕對無法做到。


    「看來得先把裡面的鬼族引出來了。」奧西安有些頭疼地說著————不能直接打真的很困擾啊,「這樣吧,我去引鬼族,妳在外面等我訊號?」

    她有點猶豫。

    她不太清楚奧西安的真正實力,而隻身進入鬼族據點有一定的危險性……這麼看來,好像身為白袍的她去做比較合適?

    看出她的疑慮,奧西安爽朗地拍了拍她的肩,「放心,我好歹比妳大了一歲。」

    她一臉震驚,「你是高二生?」她還以為對方和她同年!

    「不像嗎?」奧西安倒是一臉莫名其妙,似乎不解她為甚麼要感到詫異,但很快就放棄思考原因,將話題轉回來:「那就這麼說定咯。」

    看著眼前很有自信的傢伙,她還是選擇相信對方,於是點頭。

    達成共識後,兩人一同來到那個被公會情報班說得很玄的地方。

    其實那裡和她想象中的樣子完全不同。

    她之前也去過聽起來很玄的地方,像是月谷還有多撒島,以至於她看到術法痕跡、古老種族等字眼就會聯想到祭壇、咒文等等。
    但是現在這個地方甚麼也沒有,是一片寬廣卻荒蕪的空地,龜裂的地面似乎因為過於乾旱而失去水分,看上去就是個鳥不生蛋的地方。

    至於公會那邊傳來的情報上寫的術法痕跡她也隱約感受到了,不過不知是不是有結界擋著的關係,感應十分微弱。

    「看來我們看到的是假象。」奧西安左顧右盼了一會兒,沒有見到他們要消滅的鬼族,也沒有感受到黑暗氣息。

    同樣感受到結界上有幻術的痕跡,她點頭認同對方的觀點,「但是似乎沒有阻擋外來者的術法。」

    也就是說,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結界。

    只是這樣也太奇怪了吧?結界的作用就只是為了讓他們看不見裡面?
    這樣也說不通,因為他們進入結界之後也能看見真實的那面……那麼,難道是想讓他們看見幻象?

    乾枯的荒地……架設結界者究竟是想透過這點表達甚麼?

    奧西安也有相同的疑惑,但顯然糾結下去也不會有結果,於是乾脆道:「這樣也好,我可以直接進去。」

    總之,先完成任務再說。反正那些疑點等回公會彙報之後就不管他們的事了。

    這麼一想,奧西安還真的就感覺輕鬆許多,踏入結界時居然還是哼著歌的。

    她滿頭黑線地目送思維方式與眾不同的臨時搭檔,心裡有點佩服對方的無所畏懼。

    希望一切順利吧。


    奧西安不曉得用了甚麼方法,在他進去不到十分鐘後,檀月就受到了對方的暗號,帶著詫異的心情喚出了幻武兵器備戰。

    然後,她就看見了結界外圍開始出現一個人影,正是剛剛自告奮勇去引鬼族的奧西安。對方正以非常人的速度朝她跑來。

    另外身後附帶一大群鬼族。


    ……她大概猜到對方用了甚麼方法引鬼族了。


    她站的位置距離結界夠遠,確保等等打起來不會波及到那個有著一堆殘留術法的地方,但奧西安的速度真的很快,將那些鬼族甩得遠遠的,不到幾秒就來到了她的身邊,和她一起看著那些鬼族朝這裡慢跑著。
    不知道為甚麼,那些鬼族見速度完全比不上人家,卻還是很有毅力地繼續追,完全沒有要放棄的意思。

    她有點懷疑奧西安是不是偷了他們的甚麼東西。

    握著長劍,她估量著距離,在鬼族進入了她的攻擊範圍之後舉起劍在空中畫了個法陣。

    「『淨水。』」

    劍身周圍佈滿藍色的光點,然後飄到法陣中。原本透明的法陣漸漸被藍點描繪出輪廓,然後不屬於這裡的海水從法陣中湧了出來。

    還在努力慢跑的鬼族被海水澆到之後立刻發出痛苦的尖叫。和之前帶有腐蝕性的水刀不同,她這次召喚出的海水是擁有光屬性的淨化之力,身為扭曲存在的鬼族當然無法承受這些。

    旁邊的奧西安也沒有閒著。檀月的攻擊對於靠前的鬼族很有效,但較後方的鬼族就會見機轉換軌道,避開了她的攻擊。於是,他就負責那些漏網之魚。

    奧西安的武器是三叉戟。相較於檀月是以術法攻擊,他則是以武術與那些鬼族進行近戰。

    兩人配合下來還相當有默契,目測總數有好幾千隻的鬼族竟在半小時內就被完全清除了。


    「嗯……比預想中的還要快解決呢。」確認沒有漏掉任何一隻鬼族後,奧西安收起兵器,對於超乎預料的效率感到滿意。

    「那接下來就回公會彙報吧。」同樣收起武器,檀月心裡盤算著這個時間點韶夜應該已經上班了,於是想著待會兒回學校的圖書館看書打發時間。

    出乎意料的,奧西安並沒有順著她的話,而是對她露出有些抱歉的表情:「妳幫忙彙報一下好嗎?我想留下來看一下那些殘留的術法。」

    她已經不知道這是今天第幾次露出訝異的表情了……她沒想到剛剛還對那個結界不怎麼在意的人現在居然說要留下來看。

    她的第一反應是猜測對方或許剛剛在結界裡看見了甚麼,所以改變了想法。

    「那我也想看一下,或許能夠學到新的法術。」她直接以肯定的語氣告訴對方自己的決定,「公會那邊等等再一起去彙報沒問題吧?」

    奧西安有些遲疑,但最終還是點頭。

    於是,兩人一起穿過那道結界。

    她千算萬算,卻怎麼也沒算到結界的後面居然是一片海!

    是海,不是海邊。所以,一踏入結界裡她就感覺到失重感,腦袋則是遲了一步才意識到自己正沉在海里。

    施了法術讓自己能夠在水中自由呼吸及行走之後,她轉頭對剛剛來過一次已經有經驗的奧西安說道:「分頭走?」

    畢竟這裡還蠻廣的,她都看不到盡頭。

    在對方點頭之後,她便徑自走到其中一道已經模糊的法陣前仔細觀察。

    說是海裡,但這裡甚麼海洋生物都沒有,當然也沒有垃圾,完完全全就是一片很乾淨的藍色,只是有不少不完整的法陣,以及走到一半會像是鬼打牆那樣被傳到海的另一邊去,看來是某種空間法術。

    她眼前的這道法陣雖然並不完整,但看上去已經很複雜,精簡程度超過她至今見過的所有陣法……她拿出手機拍了下來,打算之後到圖書館找資料或是直接問人。

    再往前走,她就突然像是撞到牆上被彈了回來……又是結界?

    她有些疑惑地摸了摸,發現前方看似甚麼都沒有,但其實有一道透明的牆阻隔她繼續前行。

    她只好改變方向,轉而來到另一道法陣前。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感覺這道法陣有點不太一樣。

    好像……隱隱發光?
    而且也不像其他那樣是畫到一半的樣子,看上去似乎是完整的。


    「等等、檀月————」

    奧西安的聲音自後方響起。她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伸出手碰了那道法陣。


    太遲了。她心想。


    周圍開始震動。她轉過身,看見奧西安慌張的臉。
    對方伸出手,似乎想把她拉過去,但太遲了。

    她被法陣帶入了另一個空間。










——贰肆 ● 海 完——
——2020.07.31——

————空·白。

*

作者的話:

久違的更新,下次的更新不知道是甚麼時候了……(望天)
話說我就快要開學了,接下來就是半大學的生活……嗚嗚嗚放假放太久之前學的都忘了差不多了(捂臉)

總之祝各位閱文愉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