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空·白

[同人文] 特殊傳說 淵海之歌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6-27 14:30:35 | 顯示全部樓層

特殊傳說 淵海之歌

本帖最後由 空·白 於 2017-6-28 11:08 編輯

——CHAPTER 01 ● 空白靈魂——
——叁 ● 新生訓練 上——


    打開教室的門,映入檀月眼簾的是一片喧鬧。


    「這是原世界那邊最新發明的核武器,威力能夠炸毀三座城市。」

    「真的假的?多少錢?」

    「我不賣假的,看在你已經連續一個月三餐嚼樹葉的份上,賣你兩百卡爾幣就好。」

    「靠!你不會去打槍更快!」

    「對喔……聽說原世界的銀行防衛都很弱……」


    ……

    隱約聽見一些對話的檀月開始猶豫要不要先把自己存在銀行戶口的錢提出來。

    默默地踏入教室,在關上門的那一瞬間她似乎還聽見了某種哀嚎聲,但卻被她果斷地忽略了。

    根據貼在板上的座位名單找到自己的位置後,檀月就開始進入了發呆狀態。

    這裡與她之前的班完全不同,感覺比較熱鬧,比較有趣。


    「妳好!妳是新生嗎?之前沒有看過妳。」

    一道清新甜美的聲音將檀月喚回神,她這時才發現自己的面前站著一位可愛的金髮女孩,眨著碧綠色的眼眸好奇地望著她。

    「嗯。」

    檀月點點頭,她想起之前庚說過學院能夠直升大學,那麼應該也能從國中升上高中吧。

    「我叫米可蕥喔!因為平時喜歡帶著貓咪出門,所以大家也都叫我喵喵。」

    對方露出大大的笑容,很有朝氣地自我介紹,是個可愛活潑的女孩。

    「我是檀月。」為了表示自己的友善,檀月也微微笑了笑,「請多指教了。」

    「那喵喵以後就叫妳小月喔!」感覺到了她的友善的米可蕥笑容更深了一些,「小月是來自原世界的嗎?」

    「原世界?」

    檀月第一次聽到這個陌生的名詞。

    「這個世界被分為「原世界」和「守世界」,原世界指的是多數人類以及少數能力者居住的世界,而守世界則是指這邊的世界喔。」

    米可蕥很好心地解釋著,而她在一旁很認真地聽著。

    這麼說來,她會進入這邊,就表示有著力量……原來她在原本的世界那邊是稀有物種嗎?

    「我來自原世界。」

    檀月得出這樣的結論。

    「不過像小月這樣的髮色在原世界很少見耶……」米可蕥望著她的長髮,發出驚歎,「就連在守世界,要找到像這樣純粹的海藍色也很少見喔!」

    檀月天生就有著一頭與海的顏色非常相近的髮,但她自己也不確定這究竟是基因突變還是遺傳所造成的,畢竟她從未見過自己的父母。

    從小就是姐姐撫養她長大的,但她卻知道她們不是親姐妹,因為姐姐沒有任何與她相像的地方,髮色亦是。

    「是嗎。」

    與米可蕥的反應完全不同,檀月對於自己的髮色的稀有僅僅只有這樣的感想。

    「嗯嗯!」米可蕥的笑容依舊,「以後小月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來問喵喵喔,喵喵一定會盡全力幫妳的!」

    「嗯,謝謝。」

    檀月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熱心活潑的女孩。

    「啊!千冬歲來了!」

    米可蕥突然看著她的身後說著,她跟著轉頭,看見一位帶著黑色粗框眼睛的黑髮少年朝著她們走來,看上去有點像書呆子。

    「千冬歲早。」米可蕥對著少年打招呼,「這位是小月,來自原世界的新生喔!」

    「早。」少年回答了米可蕥之後,轉而盯著檀月,好一陣子後才開口,「妳好,我是千冬歲,雪野千冬歲。」

    「你好,我是檀月。」

    雖然不是很明白為什麼要盯著自己這麼久,但檀月還是很有禮貌地打了招呼。

    「千冬歲也算是來自原世界,他的老家在日本喔,所以姓氏一直沿用著。」

    喔……

    檀月覺得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家族。


    「吼————」

    倏地,整間教室都迴蕩著某種野獸的吼叫聲,這次檀月是真的嚇了一跳。

    「啊,新生訓練要開始了。」

    米可蕥這麼說著,檀月這才想起來除了報道,通知書上確實還寫著新生訓練。

    「聽說今年高中部的新生訓練是走出學院的森林。」

    千冬歲推了一下有些滑落的眼鏡,這麼說道。

    「耶?」米可蕥可愛地歪著頭,看上去很困惑,「可是如果是從未接觸這邊的新生要怎麼辦?」

    這也是檀月很想問的,既然這裡是「異能」學院,那麼所謂的森林一定也不是普通的森林,她第一次接觸這裡,怎麼可能完成訓練。

    「據說當初的董事是這麼說的:『新生就要多死幾次才能成長啦!』。」

    「「……」」

    米可蕥和檀月都無語了。

    這根本就是拔苗助長吧。









——叁 ● 新生訓練 上   完——
——2017.06.27——






作者的話:

這一章比較短啊哈哈(還敢講)
各位從檀月的髮色大概就能猜到她不是人了吧(๑´∀`๑)
下一章依然是新生訓練O(-人-)O
然後就是檀月的身份好多謎這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7-2 00:04:53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1 ● 空白靈魂——
——肆 ● 新生訓練 下——


    鐘聲響起之後,高中部一年級的學生全都聚集到離教室區頗遠的一處空地,等待著指令。

    「雖然對於新人來說很危險,不過小月不用擔心喔,只要跟著我們就好。」

    米可蕥握了一下檀月的手,像是想要安撫地說著。

    「嗯。」

    檀月也輕輕回握米可蕥的手,應聲道。


    「各位高中部的同學們,我是聯研部的西忒雅。接下來將會進行新生訓練。」鏗鏘有力的聲音自上方響起,充當主持人的聯研部學姐靠著羽翅飛在上空,「看見前方的森林了嗎?今年的新生訓練將在學院的愛克拉斯森林進行,只要學生能在兩個小時內從森林中找到艾葉草,並將其帶出,就能通過訓練,失敗者將被……追喔!」

    聽完規則的學生們各自有著不同的表情,或興奮、或驚奇、或害怕……只因為今年的新生訓練比往年更來得有挑戰性。

    「居然還要帶回艾葉草嗎?」

    千冬歲微皺眉頭,沒想到今年董事玩這麼大。

    「什麼是艾葉草?」

    檀月比較在意這個。

    「艾葉草是一種花朵,長得像原世界的菊花,花瓣是草綠色的,沒有枝莖,一般有毒,但被處理過的花瓣能夠食用,其花香有清心養神之功效,常被用來治愈之用。」千冬歲看了她一眼,繼續說道:「艾葉草只生長在愛克拉斯森林,由葵蟲培植而出,兩者的劇毒能夠互解,每一株艾葉草的周圍都會有至少上千隻的葵蟲,對於一些怕蟲子的人來說還挺棘手的。」

    檀月從來沒有像這一刻一樣如此慶幸自己不怕蟲。


    「那麼,我正式宣佈,新生訓練開始!」


    隨著西忒雅的聲音落下,所有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進入森林,都想要盡可能地在兩個小時內完成任務……畢竟誰也不想被西忒雅口中的「……」追。


    千冬歲和米可蕥算是比較遲進去的人,而檀月跟在他們身邊。


    於是,新生訓練開始了。









    檀月對愛克拉斯森林的第一印象就是陰森。

    一踏入森林,就像是進入了另一個空間般,完全感覺不到外邊的一切,陰暗程度更是不得了,到目前為止他們都是靠著米可蕥的法術來照明的。

    「啊!」走了沒多久,米可蕥突然叫了一聲,檀月和千冬歲立刻警惕地看向四周,但米可蕥卻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為了以防萬一,小月還是把這些帶在身上吧。」

    說著,她掏出幾張符紙塞到檀月的手中。

    「這些是爆符喔!小月如果遇到危險就握著爆符然後心裡想著想要變化出來的武器樣子,就能化出武器了。」不等檀月開口詢問,米可蕥就自動解釋起來,「就像這樣。」

    米可蕥再次掏出一張與檀月手中相同的符紙,「爆火、隨我思想化為退敵所用。」

    隔了幾秒,符紙變成了一把匕首。

    「很神奇吧!」

    檀月不否認這句話,這世界的一切真的很神奇。

    米可蕥順手用變出來的匕首割開前方阻擋道路的蔓藤,四周其他蔓藤看見了這個畫面紛紛抖了抖,全都安分地待在原位,不敢出來擋路。

    檀月小心地將符紙收好,然後跟上米可蕥他們的腳步。

    走了大約十分鐘後,千冬歲突然停下腳步,不知從哪裡掏出一小瓶紫色的粉末。

    「這是蜜蝶的粉,對艾葉草的花蕊十分敏感,將這些粉倒在地上,它會為我們指出艾葉草的所在地,只不過必須在二十公里以內才能有效。」

    一邊解釋,他一邊將瓶子打開,將粉輕輕倒出。

    紫色的粉末在接觸地面時散出淡淡的熒光,然後很神奇地排列出一條不算太長的直線,指向與其他方向相比起來明顯矮小許多的樹林。

    「在那個方向。」

    千冬歲首先邁開腳步,朝那個方向前進。

    檀月和米可蕥正要跟上,卻看見走在前面的千冬歲又退了回來。

    「怎麼了嗎?」

    米可蕥問道,但很快她們都知道原因了。

    一群數量驚人的妖獸從樹林走出,也不知道它們究竟是餓了多久,竟直接將他們團團圍住,打算直接撲向他們。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包圍者見識你的狠。」

    米可蕥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顆類似豆子的圓珠,在念完咒語之後,圓珠在她手心拉長,最後化為青綠色的利爪。

    「爆火、隨我思想化為退敵所用。」

    千冬歲用爆符化出一把漂亮的長弓。

    「它們的弱點在側腹。」

    千冬歲迅速地判斷出妖獸的弱點,隨後與米可蕥一前一後跟妖獸打了起來。

    他們的速度很快,幾乎是一招斃命,每一次的出手都很準確地命中妖獸的側腹。

    檀月佇立在原地,想起不久前米可蕥告訴她的話。

    於是,她抽出一張爆符,在腦中不斷搜尋適合的武器,然後學著千冬歲念出咒語。

    「爆火、隨我思想化為退敵所用。」

    感覺到手中的符紙變成了冰涼的觸感後,檀月張開眼,看見一把匕首躺在她的手上,款式與米可蕥之前變出的那個一模一樣。

    ……自己就這麼沒創意麼?

    檀月吐槽了自己一下,接著側過身閃過其中一隻妖獸的攻擊,握著匕首的右手以極其不自然的角度彎曲,接著用力一劃,那隻妖獸的腹部噴出腥紅的血。

    相信她,她是真的很努力要命中側腹的,看她的右手都扭成那樣就知道了。

    不等妖獸緩過來,檀月再次將匕首刺向它,這一次她成功命中了側腹,而那隻妖獸無力地倒在地上。

    確保它真正死亡之後,檀月看向周圍,發現就在她殺死這一隻妖獸時,周圍的妖獸早已被消滅了大半。

    ……

    檀月真不知道是米可蕥和千冬歲的速度太快,還是自己的動作太慢。

    就在她打算再接再厲時,剩下的妖獸們卻突然退開來,很有秩序地排列成一條橫線,站在他們的對面。

    「它們想幹嘛?」

    顯然對於這樣的情況非常不解的米可蕥問道。

    「據我了解,妖獸會突然改變作戰方式的原因只有一個。」千冬歲推了推眼鏡,「那就是它們要放大招了。」

    幾乎是在語畢的同時,對面的妖獸突然長開嘴巴,一大團綠色的霧飄向他們。

    「糟糕!是蠱蟲!」

    米可蕥看著那團霧,一臉不妙地大喊。

    檀月這是才發現,那並不是霧,而是成千上萬隻的飛蟲。

    ……從嘴巴裡吐出蠱蟲到底是什麼道理?

    「這些蠱蟲都帶有劇毒,一旦被蟄到就會全身麻痺,而後被它們啃食至死。」

    就算是到了這種緊急的時刻,千冬歲依舊能夠迅速地解釋這些蠱蟲的危險性。

    「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往不同的方向跑。」米可蕥見大家都準備好後,立即發聲,「三!」

    「……!」

    檀月有些反應不過來,等到她意識過來、邁開腳步後,米可蕥和千冬歲早已跑出了好遠的距離。

    ……這裡的人都是這樣不按牌理出牌的麼?

    徹底無語的檀月立刻朝著與他們不同的方向展開她的逃命之旅。









    不知跑了多久,檀月發現那些蠱蟲並沒有朝她的方向追來,鬆了一口氣。

    她從沒想過自己一直以來堅持的晨跑居然在這個時候救了她一把。

    不過,和米可蕥他們跑散了,也不見得是好事啊……

    檀月只能祈禱自己能在限時內找到艾葉草並走出森林。


    只能說,檀月真的很幸運。

    拿著由爆符變成的手電筒走了沒多久,她就看見了之前與千冬歲的描述完全相符的花朵,遍地都是,乍看之下相當美麗。

    檀月小心翼翼地接近艾葉草,但就在她與艾葉草近在咫尺時,一堆密密麻麻、稻黃色的蟲子從艾葉草的周圍的泥土下鑽出地面。

    每一隻蟲子都有一枝新的鉛筆的長度。

    「爆火、隨我思想化為退敵所用。」

    幾乎沒有多慮,檀月直接抽出爆符,這一次她變出了……


    ……一個火把。


    對於殺蟲子最快的方法,她只想到火。

    檀月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將最靠近自己的艾葉草拔出,接著將火把扔向聚集在一起、正朝著她前進的蟲堆,然後拔腿就跑。

    她突然有種縱火後逃離現場的錯覺。

    邊跑邊將艾葉草收好,檀月現在面臨的難題便是如何走出森林。

    她根本不記得走進來的路,也沒有標記。

    檀月滿腦子都在想著走出森林的方法,並沒有察覺到身後高大的大樹正悄悄地朝她的方向移動。

    因此,當她被樹枝高舉起來時,那叫一個措手不及、又驚又詫。

    讓她更加不妙的是,她感覺到了樹枝微微向後彎,然後————


    ————把她給拋了出去。


    「哇!」

    就算再怎麼淡定的她,也無法忍下驚叫的衝動。

    也不知那棵樹究竟用了多少力,檀月居然還能感覺到強烈的風在她的耳際長嘯。

    眼看自己離地面越來越近了,檀月卻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安全降落,只能閉上眼睛等待劇痛。

    然而,她明明感覺到自己已經停下了,但卻沒有預期中的疼痛。

    「妳要壓在我身上多久?」

    低沉的聲音從她身下響起。

    ……誒?

    檀月往下看,看見的是一張熟悉的臉孔。

    「千冬歲?!」她嚇了一跳,沒想到會壓到對方,「抱歉。」

    她立刻站起身,接著把千冬歲拉起來。

    「沒事。」稍微理了理衣物,千冬歲搖頭表示無礙,「妳拿到艾葉草了嗎?」

    「嗯,拿到了。」

    檀月拿出被她收得很好的艾葉草。

    千冬歲看上去似乎有些訝異,畢竟她一個新人,居然能夠靠著自己完成訓練。

   「前面就是出口了,我們走吧。」

    聽千冬歲這麼一說,檀月才發現這裡的確與他們一開始進來的時候很像,她突然疑惑了……那棵樹是在幫她嗎?

    一走出森林,米可蕥已經完成了訓練在那裡等了,一看見他們就立刻撲過來,那力氣讓檀月差點接不住她。

    「太好了!喵喵還以為要去醫療班接你們了!」

    米可蕥朝她露出大大的笑容。

    「怎麼可能?」

    一旁的千冬歲有些不滿米可蕥的說法。

    「嘿嘿……」米可蕥幹笑著,「你們怎麼會這麼久才出來?」

    她似乎以為他們是一起行動的。

    「那團蠱蟲追來我的方向,除掉這麻煩耗了些時間,然後在接近出口的地方遇到小月。」

    千冬歲解釋道……沒想到自己會是那個倒霉的人,否則也不會花這麼長的時間才完成訓練。

    「耶?所以小月是自己一個人完成訓練的?」米可蕥睜著大大的眼睛,「好厲害喔!」

    被她這麼一說,檀月也不知道應該要有什麼反應,幸好這時鐘聲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各位同學,新生訓練正式結束!在鐘聲響起之後回來的人全部被歸為失敗!」

    西忒雅的聲音再次響起。

    於是,新生訓練結束了。









——肆 ● 新生訓練 下  完——
——2017.7.2——






作者的話:

這一章爆字數啊……
都是自創的劇情喔(๑╹∀╹๑)
下一章檀月就會跟學長見面了╮(。❛ᴗ❛。)╭
請敬請期待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7-2 22:09:0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頭香!!!!!
檀月終於要跟學長見面了阿~~~~~
好期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7-4 22:37:12 | 顯示全部樓層
公告


因為快要考試的原因,所以會以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緩慢(到底是多慢啊喂)的速度更文,一直到十月十六日之後才會恢復正常(其實正常也很慢(´∩ω∩`),在這之前會暫時停更也不一定

只要在這段時間裡有時間又有靈感的話我就一定會更新(๑´∀`๑)

最後,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p.s.考試真萬惡啊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7-23 06:32: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1 ● 空白靈魂——
——伍 ● 代導學長——


    新生訓練之後,存活的學生就只有一半,都回到了各自的班級報道。

    「話說今年的新生訓練真的好好玩喔!喵喵剛剛還有遇到花妖喔!」

    檀月對於米可蕥的發言不予置評。

    開門特有的慘叫聲再次響起,一位身著深黑袍服的青年頂著光頭走了進來,檀月看見他那幾乎能夠反射光線的頭頂上有著黑色的刺青。

    「各位同學大家早。」

    一踏入教室,他掃了一眼班上的學生,接著歎了口氣,「看來最近素質好的學生越來越少了,不過是一個新生訓練就掛了這麼多隻。」

    檀月大致上能夠曉得他的想法,雖然無法理解為什麼要用「隻」。

    「我是你們未來高中三年的班導師,除了每個星期三早上的班會以外,之後每一天早上的早自習也會見到我,一些直升班有前科的同學最後注意一點,老師我也很特別注意你們,要搞事情到外面去搞,死了也不會有人理你,禁止在班上和校園內打架浪費醫療班的資源!」光頭班導很有氣魄地說著,「如果沒問題的話就先這樣,其餘的留到開學日再說。」

    大概也是考慮到現在班上只有不到一半的學生,如果全都說完那開學日還得再說一遍,以他的樣子八成是懶得去重複。

    「之後就是選班長了。」

    「我想不必了。」在班導說完的下一秒,一位頭髮又長又直的女生站起來說道,看上去很精明的樣子。

     「嗯?」班導先是疑惑了一下,接著在看清那個女生之後恍然大悟,「是妳啊!」

     「真是不好意思,老師,我又贏了。」

     「可惡!我下次不會輸的!」

    ……

    整個班上大概沒有人能夠理解他們的對話。

    「那麼班長就決定是我了。」那位女生聳了聳肩,並沒有反駁班導的話,只是自顧自地自我介紹起來,「我是歐羅妲·蘇·凱文,同時身兼學生會會長一職,以後班上大大小小的事都由我負責。」

    檀月敏銳地發現原本一些想要抗議的學生在聽見她的介紹之後全都噤了聲,不曉得是因為她很出名,還是她學生會會長的身份。

    不過話說回來……原來異能學院也和原世界的學校一樣有學生會嗎?

    「那麼接下來我會把選課表和個人資料表單分發下去,請在放學之前全部交上來,否則就請貢獻班費。」

    歐羅妲彈了記響指,手中馬上出現一疊不算太厚的紙,接著又是一記彈指,手中的資料出現在每個同學的桌上。


    好方便。


    檀月小小地驚歎了一下,然後才開始填起了表單。

    個人資料是很容易填,只是到了住宿方面她遲疑了一會兒,在到底是要住在存活率不會高到哪裡去的學院宿舍還是要每天到火車站給火車撞來撞去之間掙扎著。

    前者關係到她的生命,後者關係到她的心裡素質。

    不過她還是選擇了前者……新生手冊上有寫學院內有結界,只要死的時候有尸體在就能夠復活,所以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吧?

    填好了個人資料表單,檀月接著仔細看起了選課表,上面的門科再次刷新了她的認知。

    於是她只能靠著課堂名稱來選課了,至於標準……就是看上去自己比較有興趣的課,比如說術法課、符咒學、陣法學、種族歷史、武術課、墓陵課……她都在旁邊的小格子打了個勾。

    啊,還有妖魔解剖學……

    她大概是第一位選課選得這麼投入的原世界新生了。

    大致填完之後,檀月滿意地看著選課表,確認所有的課堂都沒有衝堂的問題之後才翻到了第三頁的社團活動。

    上面有解釋,學院裡每個星期三都不上課,而是要回到自己的班級開會,然後上社團,但沒有強制一定要參加社團活動。

    但是檀月一直以來都認為學習不能停滯,也不容自己有半分的空閒浪費時間,所以就選了看上去還算正常的咒術社團。

    這個世界大概與咒術有著很大的關係吧?

    她是這麼認為的。









    在填完並呈交表單之後,她從米可蕥的口中得知庚要自己待在教室等待代導人,而米可蕥因為要把表單拿給那位據說與她同個代導人的新生所以也一起等。


    「聽庚庚說小月的代導人是冰炎學長……好好喔!」

    米可蕥羨慕地望著她,在提到「冰炎學長」時背後還開起了莫名的粉紅小花。

    正當她想要問「冰炎學長」的事情時,教室的門唰的一聲被打開,一位黑髮少年跌著進來,身後跟著一位銀髮少年。

    在發現那位黑髮少年是之前在月台上的同學之後,檀月幾乎可以斷定那位銀髮少年的身份。

    他是她未來一個月的代導人,冰炎。

    漂亮是銀色長髮,左額前有著一撮像是挑染的紅髮,眼眸是銳利的寶石紅,介於東方與西方之間的面孔十分漂亮好看……簡直是人神共憤。

    檀月瞬間明白為何剛剛米可蕥會羨慕她了。

    「人咧?」

    黑髮少年在站穩之後問向冰炎。

    「差不多都回去了。」

    後者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歎了口氣。

    「學、學長。」原本坐在檀月旁邊的米可蕥站起身,抱著資料夾紅著臉走向兩人,眼神中帶著期待的閃光,「你帶新生過來報道的嗎?」

    「嗯,庚有先告訴過妳吧。」完全忽略米可蕥期盼的眼神,冰炎的語氣聽上去有些敷衍,「點名都結束了嗎?」

    「嗯!」

    看米可蕥的反應,檀月能夠確定對方對冰炎的崇拜程度已經到了愛慕階段。

    接下來的對話檀月沒有聽進去多少,只是當發現自己面前出現了一道人影之後才回過神。

    「妳就是檀月?」

    抬首,她看見那帥得沒話說的冰炎就在她的面前。

    不得不說,活生生的大帥哥站在自己的面前,那衝擊力還是有的。

    「嗯。」

    檀月微微頷首。

    「看來妳比另外一隻淡定多了。」

    冰炎勾起冷笑,看上去比較滿意她的態度。

    自小就看得見一些別人看不見的東西,她想要不淡定都難吧。

    不過檀月覺得守世界的人語文大概都不太好,總是用錯量詞,上次班導這樣,現在冰炎也是如此。

    人類明明就該用「位」或「名」之類的量詞嘛。

    「那個、學長,學校強制住宿嗎?」

    一邊的黑髮少年怯怯地詢問……在他看來冰炎簡直是恐怖如惡魔。

    「沒有強制住宿 可是我建議你最好住宿。」冰炎走回少年的旁邊,拿起對方還未填完的表單,看著資料解說,這樣告訴他,「反正學院的住宿花費不大,只要你有本事住得進來的話。」

    黑髮少年的表情變得有點怪,像是在想些什麼奇怪的事情。

    不過最後那句話檀月聽了也不禁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太草率了,現在改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

    「像學長這種程度的人住宿舍已經不用錢了吧?」米可蕥的笑容依舊是甜死人不償命,看向冰炎的眼神盡是崇拜,「庚學姐說黑袍的人住的地方都是學院免費提供的呢。」


    黑袍?


    雖然聽不懂這個名詞,但檀月能夠推算出那大概是很厲害的一個階級或是身份。

    「有一天,你們都會達到那個目標的。」

    許久,冰炎突然這樣說,臉上掛著很淡、很淡的微笑,與之前的冷笑以及冰冷的樣子不同,看上去竟有幾分柔和。


    檀月突然覺得,這位學長與之前自己第一眼所給予的印象有些不同。

    她不曉得,這一句話在往後帶給了自己不小的影響,以及那一刻的微笑將永遠地烙在記憶之中。

    不曾忘卻。









——伍 ● 代導學長  完——
——2017.7.23——

空白。






作者的話:

莫名地有靈感所以就跑來更新了・ω・
讓期待冰炎和檀月見面的各位久等了非常抱歉(鞠躬)
這篇寫了冰炎對檀月的第一印象是淡定的學妹,而檀月對他的第一印象是語文不好(純屬惡搞)的冰塊
在這邊偷偷透露,檀月從一開始就視冰炎為目標,不斷努力,所以冰炎算是她崇拜的對象喔!不過一開始也只是純粹對於強者的崇拜而已

總之就是這樣啦₍₍ (ง ˙ω˙)ว ⁾⁾ ​下次更文大概就是十月的時候了
各位不要太想我啊(自戀)(被踹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7-23 21:39:49 | 顯示全部樓層
嗨~大大,我是新讀者喔

你的文章很好看,我超喜歡的
期待下文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7-23 22:00:51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7-7-23 21:39
嗨~大大,我是新讀者喔

你的文章很好看,我超喜歡的

你好,新讀者歡迎歡迎~
有人喜歡我的文我很高興,還請多多指教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6 15:45:43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1 ● 空白靈魂——
——陸 ● 談心——


    在報道日之後,便是長達一個星期的假日。


    這些天,檀月都在照著之前米可蕥給自己的爆符來依樣畫著,因為沒有符紙,所以她是畫在白紙上的,純粹練畫功。

    只是這一畫非但沒有讓自己畫順手,反而越來越納悶。


    ……明明是照著畫的,為什麼自己畫出來的卻像是小孩塗鴉?




    「小月,有同學找妳喔!」

    不知盯了自己畫的爆符多久,檀月聽見房門外的敲門聲,以及溫柔的嗓音。

    「來了。」

    放下筆,她起身開門,不意外地看見姐姐————韶夜站在門外。


    「妳的朋友在外面等著。」

    韶夜再一次輕聲地提醒她,墨色的眼瞳帶著淺淺的笑意。

    檀月頷首,然後看見米可蕥以及與自己同個代導人的同學————褚冥漾站在她家的大門外,前者還笑得十分燦爛。


    「小月,出來玩!」

    米可蕥依舊很有朝氣地邀請她,而一旁的褚冥漾則露出有些無奈的笑,表示自己也是被拖來的。

    檀月本想拒絕,她還沒放棄練習畫爆符……


    「答應吧。妳也很久沒有到外頭走走了,老是宅在家裡也不好。」

    感覺到輕輕的力道傳至肩膀,檀月回過神時已經被推出門外,接著轉過身看見自己的姐姐笑得一臉無害,一點也沒有把妹妹退出去賣的意思。


    她想說,自己不是每天早上都有晨跑嗎?怎麼變成了「很久沒有到外頭走走」的宅女了?


    檀月納悶,看著韶夜在一句「玩得開心點」之後毫無猶豫地關上大門,接著被米可蕥拖走。









    「庚庚已經到了。」


    他們來到一間電影院,檀月花了好一陣子才明白過來米可蕥的「庚庚」指的就是庚學姐……不過之前對方貌似也是這麼稱呼庚學姐的……

    庚就站在電影院大大的招牌下,與米可蕥相互揮手。


    「漾漾、小月,早。」

    「學姐早。」


    互相打過招呼之後,庚從包包裡拿出一個信封遞給褚冥漾,「這是你的學長托給你的東西。」

    後者一臉疑惑地拆開信封,然後在看清裡頭的東西之後轉為驚訝。


    「這是……」


    檀月好奇地湊過去看,那是一張請款單和一張國際支票。

   而且兩張紙上都填著天文數字。


    「我們聽提爾說過了,漾漾打壞了公園,所以一張是學院維修支出的費用,另一張則是驅除鬼族之後的費用。」米可蕥很好心地解釋,「雖然錢不多,不過漾漾這應該是你第一次任務的費用了吧,好厲害。」


    檀月聽得一愣一愣的,不是很明白米可蕥的話,不過因為不是對著她說的,所以也就沒有在意。

    之後庚和米可蕥開始對算起來,彼此被請款過多少次。

    然後,就在他們要進入電影院時,米可蕥突然目光炯炯地看著不遠處的一個攤子,貌似是賣著首飾一類的物品。


    「等等看完電影之後去看看吧。」


    庚這麼說著,然後米可蕥這才收回目光,露出大大的笑容應下,拉著他們走進電影院。









    他們看的是一部冒險片,檀月個人覺得還不賴,看得異常入神。

    兩個小時半之後,他們跟著一群人走出電影院,米可蕥還在哀悼著整部片中她最喜歡的男配角被敵人一秒殺死的悲劇。

    檀月還聽見她說要海扁電影中殺死她心愛的男配角的壞人之類的恐怖發言。


    「剛剛那個攤位還在。」

    檀月看向之前米可蕥似乎很有興趣的首飾攤子。


    庚點點頭,「去看看吧。」


   「去看看。」

    米可蕥很歡地就兩手各挽著檀月和庚,來到那個攤位前,而褚冥漾則尾隨在後。


    老闆還算熱情地招呼他們。


    檀月幾乎是一眼就被一條掛著水滴形的墜子項鏈給吸引住,無法移開視線,就連旁邊米可蕥他們聊了些什麼,她也聽不見。

    她輕輕地把那條項鏈拿起,淡藍色的墜子在陽光下給人一種晶瑩透明的感覺。


    「美女對這條項鏈有興趣嗎?」老闆似乎剛剛招呼完米可蕥等人,看見她的動作又連忙招呼她,「剛好這墜子很配美女的髮色喔!如果喜歡的話,老闆可以算妳便宜點。」


    老闆說的話沒錯,淡藍色的水滴的確與她那有些深沉的海藍色長髮相襯。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檀月總覺得這個墜子似乎少了一些什麼。


    「多少錢?」

    過了片刻,檀月這麼問道。


    「看著這條項鏈這麼適合美女的份上,老闆就算妳一千就好!」

    檀月什麼也沒說,只是點點頭,然後把錢遞給老闆。

    他們是一起付賬的,所以檀月也是這時候才發現米可蕥和褚冥漾也各買了一樣首飾。

    前者的是一條月亮手鏈,後者則是一條皮革項鏈,都很漂亮,也很……乾淨。


    檀月下意識地想到這樣的形容詞。




    之後他們在附近的一家茶館休息,然後在庚與米可蕥前後因為有事離開之後也跟著回家了。









    「小月?」檀月還未有所動作,家裡的大門就被打開,接著是韶夜疑惑的問句,「妳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我已經出去了至少三個小時。」

    檀月踏進大門,這麼回答。


    她晨跑都沒有那麼久呢。


    「才三個小時。」韶夜揉著她藍色的腦袋,輕笑出聲,「妳以前都沒什麼朋友,難得和朋友約會應該玩久一些啊!」

    「……別說得好像我有自閉症似的。」

    檀月下意識地撇嘴,那是只有在面對與自己較為親近的姐姐時才會有的小動作。

    韶夜失笑,然後瞥見她手上的小袋子。


    「啊啦?我們的小月終於知道孝順,給姐姐買禮物了?」

    韶夜打趣道,眼神滿是調侃的意味。


    「這是我自己的。」檀月從袋子中取出剛剛買的項鏈,「看著順眼就買了。」

    她當時確實也是因為被這項鏈吸引住才會買下它的。


    「這個……可以給姐姐看看嗎?」

    她看見韶夜似乎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恢復正常,像是她的錯覺。

    接過檀月遞來的項鏈,韶夜仔細地打量著,然後用手指輕撫水滴墜子。


    「真漂亮,小月的眼光很好。」


    韶夜把項鏈還給檀月,然後這麼說道。

    不過檀月總覺得她話中有話。


   學著韶夜剛剛的動作輕撫墜子,檀月發現原本淡藍的色澤似乎變深了些,冰冰涼涼的觸感似乎透過手指的觸碰直入她的內心……



    有一種原本屬於她的東西終於回來的感覺。



    「對了,之前一直沒有問妳……新學校如何?」

    打斷她的異樣感的是一道突兀的問題。

    檀月著實愣了一下,韶夜從未問過她這樣的問題,就連當初她拿著學院通知書告知對方時也沒有過問。


    新學校如何……


    她該怎麼回答?

    之前她一直忽略了內心深處的一些想法,現在都隨著這個應該很容易回答的問句而湧了上來。



    很複雜。



    「從小到大,妳對於周遭所發生的事物總是沒有太大的反應,認識妳的人都說妳過於老氣橫秋。」韶夜的語氣很輕,比任何時候都還要輕,像是沒有風也隨時會飄散的虛幻,「所以我也從未問過妳關於身邊的事物。只是現在妳有些不同了,或許妳自己還沒有發現,但我一直都在看著。」

    檀月不是很懂她的話語。


    「不同……?」


    「妳一直在努力適應那邊不是嗎?」


    有一瞬間,檀月覺得韶夜口中的「那邊」指的就是守世界,但看著那深邃的墨瞳,她又覺得那應該只是指學校而已。



    「我……不知道。」破天荒的,她茫然了,「……我只是順其自然罷了。」


    一直都是的,她想。


    「我相信妳能適應那裡的,因為妳一直都在相信妳自己。」

    檀月不是很明白韶夜告訴自己這番話的意義。


    或許,她只是想要鼓勵自己,更或者,她注意到了自己需要一道肯定自己的聲音。


    「我會努力的。」


    最後,她聽見自己鏗鏘有力的聲音這樣回應,帶著已經下定的決心。




    然後,在不算太長的假日之後迎來了開學日。










——陸 ● 談心  完——
——2017.9.6——

空白。






作者的話:

久違的更文(啊哈哈……)
好久不見了,不知道有沒有人想我呢(被踹飛)
有一段時間沒打文了,希望沒有變得太爛(ノ゚▽゚)
下一次更文大概就是在十月了。

祝各位閱文愉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5 23:45:12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1 ● 空白靈魂——
——柒 ● 開學——


    晨跑回來,檀月穿上昨天剛收到的學院的制服,準備到月台撞火車。



    「學長早。」


    早晨的月台幾乎沒什麼人,檀月遠遠就看見那道銀色的身影。


    「早。」


    冰炎朝她頷首。


    褚冥漾還沒來,冰炎先拿了一個便當盒遞給她。


    「早餐。」


    然後,只丟下這兩個字。


    檀月明白他的意思,接過便當盒之後禮貌道謝。


    便當盒的裡頭是幾個簡單卻營養豐富的手捏壽司,看上去很好吃。
    檀月細細的吃著。


    「妳的髮色是天生的?」

    首先打破寧靜的是冰炎,正好她噎下最後一口壽司。

    檀月疑惑地看向他,發現對方的視線並不在自己的身上。

    「嗯。」


    「這樣的顏色在原世界很少見吧。」這一次他依舊沒有看向她,「妳是混血兒?」


    「應該不是。」

    稍微斟酌了詞句,她這麼回答。

    她是完完全全的東方面孔,除了髮色以外,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看上去會讓人聯想到「混血兒」或是「外國人」等的字眼。


    「應該?」

    這一次,銳利的紅眼終於瞥向她,伴隨的,還有那質疑的語氣。


    「……」

    檀月很少與人交談,面對這樣的情況,她不懂要怎麼回答才是正確的,只好選擇保持沉默。



    她知道對方真正想問的,不過是一句「妳是人類嗎?」罷了。

    這個問題她的確不知道答案,不過她很不明白,對方應該是能夠辨認自己的種族才對。


    見她沉默,冰炎與她對視幾秒後就轉開了視線,也不知道是看出了端倪還是覺得沒有意義。


    兩人不再說話,月台再次恢復原有的寧靜。



    於是,當褚冥漾來到月台時,真心覺得這樣的氣氛安靜得詭異。



    「一大早你就要在那邊腦殘嗎?」


    冰炎突然冷冷地拋出這句話,讓檀月著實嚇了一跳。


    這是在自言自語?


    「啊哈哈……」幹笑聲從後方傳來,檀月這才發現褚冥漾也到了,「學長早。」

    「我說過我沒有興趣窺探你的想法。」冰炎冷哼一聲,接著拋給對方一個與剛剛檀月的同樣的便當盒,「拿去。」


    檀月看冰炎的眼神越來越怪異了……是因為黑袍壓力過大所以精神不濟,自言自語嗎?

    但是褚冥漾似乎能理解冰炎的話啊……而且兩人的對話有些違和……

    不知不覺思緒越飄越遠,等到檀月回過神來時,另一邊同學與學長的話題進展已經來到了住宿方面。


    「學校的宿舍已經快排滿了,你確定不住校?」冰炎手中拿著褚冥漾的資料表,然後這樣問,「到時候後悔也來不及了喔。」

    檀月倒是有些後悔當初自己草率地決定要住宿這件事,現在回想起來,每天撞火車似乎比在未知的地方死一百遍還要好啊。

    「妳也一樣。」銳利的紅眸突然轉向她這裡,「資料已經呈交上去了,填了住宿就不能後悔了。」


    ……

    她什麼也沒說吧?

    「妳的表情很明顯。」


    原來如此。

    在褚冥漾震驚的眼神與表情之下,她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褚冥漾的內心滿是震撼:這明顯是唬爛的話妳居然相信嗎?!醒醒吧小月!!

    當然,很快就換來了冰炎的一踹,然後吃痛地抱著頭蹲在一旁。








    「瞳狼。」

    一道煙從褚冥漾的身邊劃過,然後很快地就化成一位小孩的樣子出現在三人的面前。

    『早安黑袍。』小孩漂浮在半空中,然後轉向褚冥漾跟檀月,『早安,褚冥漾、檀月。』


    「呃、早。」

    「早安。」


    雖然沒見過對方,但是檀月還是微微點頭道早。


    她已經習慣了這個明明什麼資料也沒透露出去對方卻能準確無誤地道出自己身份的奇異世界。


    『找吾家有事嗎?』

    小孩的衣服與中國古裝相似,將手捧在身前時,長長的袖子會飄來飄去。

    「麻煩將這傳送過去。」

    冰炎將手上資料都遞給小孩。

    『好的。』

    小孩長大嘴,直接將那份資料吞了下去。


    檀月覺得自己看見了不可思議的一面。

    她是看過能吞下非食物的「東西」,但是還沒見過吞這麼快的。


    『已經安全抵達。』

    幾秒之後,小孩這樣報備。


    順提一下,檀月也沒見過像這樣吞了下去居然不是通向胃的。


    「那可以了,多謝。」

    「不必客氣。」小孩回應,同時,檀月也聽見了火車撞擊軌道的轟隆轟隆聲,「祝三位有愉快的一天。」

    就像出現時那樣,小孩又是化為一道煙,拂過褚冥漾的身邊,消失不見。


    「走吧。」

    站起身,冰炎對著兩人說道。


    他們的列車即將進站,是時候撞火車了。







    面對速度不慢的列車,就算知道撞了不會死,褚冥漾還是發抖得厲害。

    看看他隔壁的同學,根本是淡定得不正常。


    該不會是有什麼秘訣吧?


    剛想開口問,他就感覺到後方有一陣涼風掃過,讓他有種不妙的感覺。


    「不要再發抖了,給我快點滾下去!」

    果然,他家的暴力學長終於看不下去自己的磨磨蹭蹭了,直接一腳把自己踢下月台。

    「哇啊————」



    聽著與自己同個代導人兼同學那高分貝的尖叫,檀月默默地看向一旁、似乎想要接著把自己推下去的冰炎。

    「我可以自己下去。」

    趕在對方的實際行動前,檀月趕緊先拒絕對方的「好意」,接著不等對方的回應就跳下月台。


    挑眉,冰炎看著已經跳下去、似乎將心裡建設做得很完善的學妹,然後才從容地跟著跳下去。


    月台恢復稍早前的寧靜,像是三人從未到過一樣。









    「到了。」

    隨著冰炎的聲音,檀月睜開雙眼,再一次看見壯觀的校門。

    「這些是大門的警衛。」冰炎向他們介紹,「外墻有問題的話,他們會解決。」

    兩人點點頭。

    檀月覺得不管看了多少次,學院的校門都一樣非常壯觀,而且還有精靈侍衛……她對於創校人起了敬佩之心。

    精靈侍衛與她在電視上看到的相差不遠,都是紋絲不動地站在崗位上,其實她一直都很好奇他們的休閒活動究竟是什麼……打牌之類的不會太多人了嗎?


    「早上好,三位。」

    打斷她的思緒的,是一位淡金色長髮的外國男子,尖尖的耳朵讓她知道對方並非人類。

    「早。」

    冰炎轉過身為兩人介紹,「這位是夏卡斯帝多,全名你們記不住,有空再自己去問他。」

    檀月跟褚冥漾都點點頭,前者繼續不動聲色地觀察對方。


    那皮膚也白得病態了點吧?不過藍色的眼睛倒是很漂亮,給人一種乾淨的感覺。

    「我認識這位同學,前幾天就已經聽說過了。」那人在冰炎打算開口介紹兩人時突然說道,「啊、還有這位也是。你們可以直接叫我夏卡斯,請多多指教,漾漾和小月。」

    起初,檀月以為這個世界的人只會不知不覺地得知自己的資料,沒想到居然還會不知不覺得知自己的綽號。


    雖然內心再一次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很奇妙,但檀月還是不忘鞠躬回應。

    「小月剛接觸這邊就能在報道日那天通過新生訓練,很厲害喔。」夏卡斯笑笑地說道,「很少有像妳這樣不驚不慌的新人。」

    檀月不知道對方是從哪裡聽說自己通過新生訓練的事,不過還是很大方地接受對方的稱讚。

    隔壁的褚冥漾再一次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沒想到小月這麼快就融入火星了,難道我才剛開學就要失去唯一的地球同伴了嗎!!!!



    這一次冰炎倒是沒有對他動手(或動腳),只是接著介紹道:「夏卡斯是學院會計部的頭頭。」

    褚冥漾頓時瞪大雙眼,倒退幾步。


    見他的反應,檀月這才想起之前庚轉交給對方的巨額支票以及請款單。

    「下次不要再亂炸人界的東西了喔,因為處理起來很麻煩。」夏卡斯沉重地拍了拍褚冥漾的肩膀,「還沒正式開學就被寄請款單的,你是繼他之後的第二人。」

    檀月順著夏卡斯的視線看去,見到冰炎一臉不屑。


    之前聽米可蕥說過,褚冥漾是炸了公園才被寄請款單,那麼冰炎也是嗎?

    原世界的公園還真可憐。


    「我才沒像你那麼白癡去炸公園!」

    冰炎突然對著褚冥漾吼道,還順手送了對方一拳。

    「啊啊,當初他在開學的前三天自行與三級妖靈王戰鬥,結果一槍打爛了吸血鬼的重要遺跡根據地,最後驚動了學院董事出面才得以解決。」夏卡斯笑得一臉無害地掀人老底,「不過當時各界都高懸賞通緝那隻妖靈王,所以就算被扣錢也還是賺了不少。」


    聽上去好強,居然把吸血鬼的重要遺跡給打爛,而且還是一槍……

    檀月望著自家學長,崇拜之心悄然萌起。


    「啰嗦。」

    冰炎不耐煩地瞪了夏卡斯一眼,「滾回去數你的錢。」

    「唉唉,年輕人火氣別這麼大。」又是一抹優雅的笑,「那麼我還有事先去忙了,漾漾跟小月以後如果有事情找我的話直接到會計部就可以了。」

    「「好,謝謝。」」

    兩人齊聲答道,一同彎腰。


    待看不見對方的身影之後,冰炎轉過來,以不算好的口氣囑咐二人:「你們以後少跟那傢伙打交道,沒事的話就別去會計部。」


    檀月覺得自己沒事當然是不會去會計部的。




    跨入校門,褚冥漾突然抬了頭,想要看鐘核對時間。

    啊……

    檀月記得安全手冊的第一項寫的就是不能抬頭看鐘。


    「不要抬頭!」

    「別太頭!」


    檀月與冰炎同時出聲警告,但很顯然太遲了。

    三人看著大鐘逐漸在眼前變大。

    「哇啊————」

    褚冥漾的內心的奔潰的,他只不過是想要對下時間,怎麼整個大鐘就給他掉了下來?!


    除了褚冥漾,檀月也非常震驚……雖然看過安全手冊早就知道了,但是親眼看見這大鐘掉下來還真的是無比震撼啊……這被砸中了除了死就是死了。


    因此,幾乎是沒有多慮,檀月就直接一把抓住褚冥漾的後領往後拉,恰巧冰炎也跟她做了同樣的動作。

    同時被兩股力量拉的褚冥漾感覺自己的衣服都快被扯掉了……

    然後,幾乎是在他們離開原有位置的下一秒,伴隨著「砰」的一聲巨大聲響,大鐘自他們的眼前劃過,插入了原本他們站著的位置。


    看著眼前比自己還高的大鐘,褚冥漾與檀月都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你是白癡嗎!」冰炎抽回手,然後瞪著自家一點也不省事的代導學弟,「學院的安全手冊不是第一頁的第一項就寫著不能抬頭望鐘了嗎!」

    檀月跟著收回手,看著與自己同樣來自原世界的同學露出「好像真有這麼回事」的表情。


    「別發呆了,還不快跑。」

    冰炎出聲警告。

    褚冥漾與檀月這時才注意到原本已經插入地面的大鐘不知什麼時候扭著軀體、掙扎地從大坑中爬出來。

    他們都知道,等鐘爬起來後,一定有人遭殃。

    「快跑!」

    隨著冰炎的吼聲,原本還在努力爬出來的大鐘倏地從坑裡彈跳出來,然後瞄準褚冥漾————


    哇塞,這彈跳力也太好了吧……

    檀月是三人中唯一一個注意這點的人……雖然她抓錯重點了。


    「哇————」

    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的叫喊,褚冥漾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來勢洶洶的自戀鐘,立刻拔腿開始了一大清早的百米課程。


    為什麼這鐘只追他啊————明明旁邊還有小月跟學長啊啊————


    就在褚冥漾邊用生命奔跑、邊用強大的腦力哀怨老天真是太過分了連大鐘也要欺負自己時,檀月聽見了身旁傳來了嗤笑聲。

    好奇地偏頭望去,她看見身為代導人的冰炎居然在笑,並且是笑得毫無良心,完全沒有害怕被其他人發現的意思。

    檀月看看他,接著看看瘋狂奔跑的褚冥漾,再看看他,再接著看看褚冥漾……就這樣來來回回了四、五次,她就算是塊木頭也看出了端倪。


    這冰炎是在看褚冥漾的笑話吧……至於是有心還是順便的,自己就不曉得了。


    「褚,跑回來!」

    似乎看夠笑話的冰炎衝著褚冥漾招手喊道,雖然疑惑,不過後者還是依言跑了回來。

    檀月倒是愣了一陣才知道「褚」指的是褚冥漾。

    對此,檀月更加確定了冰炎看笑話的意圖……否則明明能解決大鐘,怎麼偏偏要等到褚冥漾轉了一圈才出手?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破壞者見識你的型。」


    冰炎掏出幻武寶石,在咒語唸畢之後,一把銀色的、印著同血色般的紅色圖騰與咒文的中國式長槍出現在他的手中,而他握緊武器,直直地將長槍銳利的一方對著因為不想被捅穿而緊急剎車的大鐘。


    檀月幾乎是目不轉睛、眼睛不眨地盯著冰炎的幻武兵器。

    之前看過米可蕥的,如果說那個時候是新奇與厲害,那麼現在她看著冰炎手中的長槍,感覺就是激動與澎湃。

    看看那銀色的槍身、那紋路漂亮的圖騰與咒文,還有那鋒利的槍尖……好吧,這麼說可能太激動誇張了點,但她確實有種想要摸一摸這把槍的衝動。

    「這是幻武兵器,是我們工作時最重要的東西。」

    冰炎純把檀月的反應當做是第一次見到幻武兵器的好奇與震撼,完全不曉得對方此時正努力克制自己不要突然伸手去摸那把槍。

    冰炎拋了一顆水藍色的幻武寶石給褚冥漾,接著轉回身繼續解決大鐘。

    「還不給我滾回去你的位置!」

    這一吼,不只把鐘吼回了原本的框裡頭,也把還在打長槍主意的檀月給吼回了現實。


    ……怎麼辦,她也好像要那把長槍啊……太漂亮了……

    檀月只覺得這樣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然而並沒有想到自己並沒有學過槍法、這種感覺是否來得詭異了點。


    好在冰炎在大鐘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之後就收起了長槍,算是暫時斬斷了檀月的想法。




    經過一番折騰之後,三人總算是進到了教室。

    「等到學生都進了教室之後,校門關起,這些教室才會看心情出去散步。」

    啊啊,檀月知道這個,安全手冊上面有寫,而且裡面還很神奇地不會因為教室的亂蹦亂跳而受到影響。

    「早安!」很有活力地聲音在開門聲之後響起,「學長、漾漾還有小月,早安。」

    是米可蕥。她依舊掛著甜美可愛的笑容,學院好看的制服將她襯得更加活潑。

    「那麼我就先回教室報道了,褚跟月就麻煩妳了。」

    冰炎對著米可蕥交代,在對方用力地點頭答應之後,留下了一句「等會兒見」就離開了。









——柒 ● 開學 完——
——2017.10.15——

————空·白。



   
   





作者的話:

好久不見,我又回來啦。
這篇幾乎都是跟著原著劇情走,自創劇情要等到差不多大競技賽時才會開始比較多。
還有就是我終於考完試啦(特爽)٩(๑^o^๑)۶
所以會努力更文的⁽⁽ଘ( ˊᵕˋ )ଓ⁾⁾
那麼,祝各位閱文愉快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16 21:09:32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安大大

小的我也考完試了~

終於脫離苦海了


小月真的很淡定耶

如果是我一定會嚇一跳吧

是說小月崇拜冰炎歸崇拜

千千萬萬不要學他破壞古蹟之類的

不然未來的古蹟不知道會剩幾個了(該不會全被破壞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