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空·白

[同人文] 特殊傳說 淵海之歌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3-20 12:10:45 | 顯示全部樓層
夏雪楓★ 發表於 2018-2-11 03:48
嗨大大 這邊新讀者 期待你趕快更文呦!! 加油加油加油

嗨!新讀者歡迎喔!
今天會更文喔,不過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何時了( ๑ŏ ﹏ ŏ๑ )

感謝鼓勵,我會加油的!(握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3-20 12:13:01 | 顯示全部樓層
君君君 發表於 2018-2-11 10:45
對呀!加油加油加油!期待更文

謝謝支持!我一定會努力的(握拳)
就敬請期待吧!(雖然我更文確實很慢就是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3-20 12:14:38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8-2-12 13:13
我會等你回來更文喔喔

加油加油 (๑•̀ㅂ•́)و✧

嗯嗯!非常感謝大大一直以來的支持!我會好好更文的!(握拳)←怎麼老是握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3-20 12:15:18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1 ● 空白靈魂——
——拾叁 ● 上課——


    早飯結束,檀月便與其他人告別,獨自去上武術課。


    學院真的很大,又有許多疑似用來整人的設置,也多虧了剛剛米可蕥給她再三重複了去武術教室的路,否則她肯定會因為迷路而翹課。


    檀月抵達教室的時候,導師已經在那裡候著了。
    但讓她意外的、是這堂課的導師是一位看上去十分年輕的女性。

    她原以為老師會是位體格健碩的青年。


    「早安啊。」有著一頭烏金色長髮的女導師將視線從書上移開,如同烈焰般的紅眸映出她的身影,讓她有種自己身處火海中的錯覺,「新同學?」


    畢竟活了幾百年,眼力與直覺都算得上是十分準確,所以她能夠輕易地辨認出這位藍髮少女是位剛踏入守世界的新生。


    「是的。」

    已經抵達教室的學生並不多,檀月選了靠後的位置坐下,然後應答道。

    女導師點點頭,沒再多說什麼,將視線轉回書上。


    沒多久,其他的學生都陸陸續續抵達教室,當然,也有幾位遲到的同學,而這位美麗的女導師也不浪費機會,親自給他們上演了遲到的後果。

    當看見遲到的同學一個個以半死不活的狀態被傳送陣送到保健室之後,檀月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真是太驚悚了……以後說什麼她也絕對不會在武術課時遲到。


    「好了,同學們,我們可以開始上課了。」上一秒還很嚴肅地處理學生遲到問題的女導師,在這一秒以「今天天氣不錯」的語氣及表情面對他們,仿佛剛剛的殘忍血腥都是假象,「雖然這裡的大部分人都已經認識我了,不過在那之前,我還是想先做個自我介紹。」

    「我是高中武術課的指導師、艾絲忒·卡爾洛。你們高中三年的武術課都將會是由我來指導。我不允許任何學生無故遲到或缺席我的課,我的要求並不高,只要你們在期末考時及格就行。以上,如果有誰違規,我會毫不猶豫地當掉那個人。」


    多數人對於以上的規矩都沒什麼意見……只不過在經歷第一次的期末考之後,幾乎所有的學生這才明白過來,所謂的「及格」究竟有多難————但那都已經是後話了。


    「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我們就開始上課吧。」

    目光掃了教室一圈之後,艾絲忒說道。


    這堂課,幾乎是在有驚無險的情況下度過的。


    比如說,當艾絲忒在示範一些基本的武術動作時,會用力過猛而導致講台化為粉碎,而始作俑者的解釋是:「面對敵人時這樣的力度是最基本的。」。

    再比如說,當艾絲忒在介紹兵器的歷史以及其各種功用時,會突然將手中的兵器揮出去,將之準確無誤地插穿教室後方的墻壁,期間還以大約一毫米的分差險險掃過一些同學,而檀月恰好就是其中之一。

    這次她本人並沒有為自己突然的動作解釋什麼,但也沒有人敢有異議。


    總之,第一堂的武術課總算是安全度過了。









    星期一早晨,原本因為熬夜而仍有些睏意的檀月因為米可蕥的一句驚人發言而瞬間清醒了。


    「所以你就跟學長同居了!」


    「噗!」

    萊恩差點將口中的飯糰噴出。

    千冬歲一直在拍胸口,看來是被嗆到了。

    檀月則是瞪大雙眼,像是當機一樣。


    這、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才不是同居。」褚冥漾顯然也完全沒有想到米可蕥會這樣語出驚人,趕忙解釋:「只是因為宿舍不夠,我暫時住到黑館而已。」


    這一天的早餐同樣在和平卻又熱鬧的氣氛下結束。


    「第一堂課是基礎法陣,嗯……萊恩沒跟我們一起修吧?」

    米可蕥看了一下課表,然後問道。

    萊恩搖搖頭。

    因為是白袍的緣故,萊恩修選了白袍的特殊課程,所以早上的第一堂課只有檀月他們四人上。


    「你們先去教室,我回去拿一下東西馬上回來。」

    就在準備出發前往教室時,褚冥漾突然說道。

    想了一下,檀月還是開口:「需不需要我陪你?」

    「啊、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對於檀月的熱心,褚冥漾似乎感到很意外,呆了一下才搖頭婉拒。


    如果對方真的陪自己去拿的話就真的是太麻煩人家了啦……


    「那好,你要快點喔。」

    米可蕥這樣告訴他,「法陣是在專業教室上課的,上個星期有告訴過你了,應該不會迷路吧?」

    「沒問題。」









    「法陣主要是作為輔助所用,而我們平時用的移動法陣便是最常見的法陣之一。」


    經過了一番自我介紹過後,老師也進入了講課的狀態。

    老師在講解時會時不時舉出列子並示範,因此這堂課不會太無聊。


    「依據使用者不同的要求,移動法陣的結構也有所不同,但最基礎的架構是不會改變的,而是在上面添加了不同的元素來達到使用目的以及增加其穩固與安全性。」

    「例如這道移動法陣————」


    ————「咚!」


    老師的手還僵在空中,食指指著投影球投射出的移動法陣模型,兩眼瞪大的盯著突然憑空出現的兩人。


    準確來說,是全班人都在瞪著被移動法陣傳送而來、摔在地上的兩人。


    ……漾漾?還有彩色……啊不、是……西瑞?


    檀月也跟其他人一樣瞪大眼睛,不過她驚訝的是,這兩人究竟是怎樣搞在一起的?


    她看了看旁邊的兩位友人,同樣也是一臉驚訝與不解,顯然想法與她相同。

    她突然想起來,米可蕥曾經說過千冬歲的家族與西瑞的家族曾有過節。


    再次看了看千冬歲那有些陰鬱的側臉……希望沒事吧。


    「看來我們今天兩位遲到者帶來一道很漂亮的移動法陣。」兩人還未反應過來,老師便開口道:「那就請這兩位同學回去之後畫三十個同樣的魔法陣圖形交上來吧。」


    全班都幸災樂禍地笑了,除了三人。

    驚愕的米可蕥、神情隱隱擔憂的檀月以及臉色不太好的千冬歲。


    褚冥漾想,也許今天並不是個好日子。









    「剛剛基礎法陣課是怎麼回事?」


    基礎法陣課結束之後,褚冥漾就被叫去訓話,下午的課就只有檀月與他相同。

    在上完基礎課程之後,檀月開口問道。


    突然覺得自己變了啊……要知道,她以前可是很少主動提問別人的私事的,更別提對象是剛認識不久的新朋友了。


    要是讓姐姐知道了,大概會誇張地感動欣慰一把吧。


    「我真的只是回去拿手機,但是出宿舍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在外面堵我……」褚冥漾的表情看上去還有些後怕,大概是因為當時西瑞的態度真的很不好吧,「他讓我帶話給千冬歲……大概都是一些威脅和挑釁的話。」


    「那你們後來為什麼會一起被傳送到教室?」

    她是理解了為什麼褚冥漾會和西瑞一起,但還是不明白後來為何又被傳送到教室?而且當時的兩人看上去有些猝不及防。


    「啊、那是因為後來一位黑袍……好像是學長的朋友……跟西瑞打了起來。西瑞打不過他,就拉著我跑了。」說到這裡,褚冥漾有些窘迫地抓了抓頭髮,「我一時情急,就用了學長給的移動符,然後就是妳看見的那樣了……」


    想到這裡,他還是覺得好糗啊……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跌在教室前,還被老師罰了啊————


    「原來是這樣。」

    檀月看上去很正經,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好笑。


    這樣讓褚冥漾輕鬆了不少,漸漸放開了,對她吐出心中的擔憂。


    「我不知道該怎樣跟千冬歲說……」

    褚冥漾歎了口氣,看上去很是苦惱。

    「就像跟我說一樣跟他說就行了吧。」檀月說出口,才發現自己好像在說繞口令一樣,聽上去有點暈,於是斟酌了用詞之後再次開口:「我的意思是,你怎麼告訴我的,就怎麼告訴他吧。」


    嗯,聽上去果然好多了。


    「誒?」

    褚冥漾似乎沒想到這麼簡單,愣了好一會兒。

    「我相信千冬歲不是個小氣的人。」

    檀月很是老成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一副長輩評價後輩的語氣。


    話說妳明明跟我們同歲裝什麼老成啊喂!


    褚冥漾習慣性地在心中吐槽。


    「喂!」

    檀月剛想說些什麼,就被一道喚聲打斷了。

    旁邊的褚冥漾努力地擠眉弄眼,示意她千萬不要轉回頭。


    「喂!」

    兩人很有默契地越走越快,一致無視來自後方的呼叫聲。


    「給我站住!」

    褚冥漾二話不說,直接拉著檀月跑,那速度讓檀月歎為觀止,不得不服。


    「媽的都給我站住!」


    ……聽話的是笨蛋!

    以上為所有人包括路人的心聲。


    西瑞伸出手,一手拽一個,於是兩人的衣領都被拽住了,逃跑計劃宣告失敗。


    話說,檀月現在才發現其實自己似乎沒必要逃,對方要找的又不是她!


    「居然敢無視我!」西瑞兇惡地說,然後鬆開手,「你們要去哪裡?」

    「圖書館。」褚冥漾深吸兩口氣,終於不再暈眩之後說道:「要去找老師要我們畫的東西。」

    「那好,我也要去。」


    ……


    不良少年居然會去圖書館,這個世界真奇妙,等等該不會下冰雹吧?




    於是,不良少年代表————西瑞也不管兩人的意願,拽著褚冥漾就往圖書館前進,後者則在一片窒息感中拉著檀月,三人以古怪的姿勢、頂著路人時不時傳來的奇異目光,出發前往圖書館。


    而此時此刻,檀月就只有這麼一個想法————


    啊、似乎跟奇怪的人混在一起了啊……









——拾叁 ● 上課 完——
——2018.03.20——

————空·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3-20 16:35:24 | 顯示全部樓層
檀月啊

在漾漾身邊你要知道會有怪人出現啊

要做好心理準備喔

---
好久不見了大大

歡迎大大回來~(灑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3-23 12:42:21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8-3-20 16:35
檀月啊

在漾漾身邊你要知道會有怪人出現啊

哈哈,檀月表示:漾漾原来你是怪人吸引機啊(漾:冤枉啊……)

好久不見喔大大(來自久久更一次文的某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8 22:51:04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1 ● 空白靈魂——
——拾肆 ● 圖書館——


    「啊啊、好久沒來了,不知道裡面的格局變了多少。」

    玻璃屋迷宮————圖書館前,西瑞閒情逸致地伸著懶腰,突然這樣說道。

    聞言,褚冥漾驚恐地往後轉,打起了退堂鼓,「我覺得我還是回去問學長好了。」

    檀月也跟著往來時的方向轉去……就算要去她也不會和西瑞一起去,誰叫後者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會惹事」呢。

    「喂喂、都來到這邊了還躲啥,我會罩你們的,快走。」

    西瑞並不曉得其中一人是在躲他,只是拽住了兩人的後領,然後將兩人推進迷宮屋裡。


    剛踏入迷宮屋,一股奇妙的味道便撲鼻而來,給人一種陰森森的詭異感。

    迷宮屋的空間很大,四周都是鏡子,還有哈哈鏡,常人待久了大概會得精神病。

    地上則是草地,然而,再稍微過去一點就是一整片的劍山,上面還插著一盆盆的蘭花。


    檀月認為插蘭花的用意是為了要讓來者知道劍山上的劍都是真的,而且還很了不起,絕對插得了花盆也捅得了人肉。


    「我還是不去了。」

    褚冥漾再次慫了。


    「進來就出不去了,除非你走完迷宮。」

    西瑞一把將褚冥漾拎回來,笑得那一個叫高興。


    要不是考慮到很可能會中毒,褚冥漾真想把這隻彩色雞燉了吃。


    「漾漾,如果你真的要出去,自殺應該也是可以的吧?」

    檀月很認真地提出解決方案,似乎真的覺得這個方法很可靠。


    「……」

    他真不知道對方是在落井下石還是真的為他想……剛剛看著對方若有所思的樣子,虧他還期待她會有甚麼好辦法!


    「安啦,有我在一切沒問題,不用自殺啦,多浪費醫療班的資源。」西瑞拍胸口保證,「我出力你們出腦,待會進去之後你們記得要好好找書喔。」


    直到現在,檀月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明明只是跟褚冥漾一起聊了會兒天,怎麼就莫名其妙地被拖到圖書館,然後再莫名其妙地成了書奴?


    只是,還不等她反駁西瑞的話,一旁的褚冥漾就突然被西瑞往後扯,後者的獸爪將一具白色骷髏砸碎,還未被砸爛的頭顱掛在他的爪子上,對著褚冥漾露出詭異的笑。

    「漾!鼻子!」

    西瑞大叫一聲。

    檀月幾乎是反射性地抓開骷髏頭,然後硬生生地將之捏碎。


    得救的褚冥漾心情很複雜,不知道應該慶幸自己得救,還是驚恐檀月的力氣。

    「咳、我天生力氣就比較大。」

    察覺到褚冥漾看向自己的怪異眼神,以及西瑞那副「妳其實不是人類吧」的懷疑眼神,檀月覺得有些尷尬。


    不用再解釋了,我不會再相信妳了,妳其實就是火星人派來地球的間諜吧……


    幾次見證自家同學兼同鄉發揮超人能力的褚冥漾已經認定這就是事實了。


    「漾,不用擔心啦,以後跟著本大爺混,保證兩個月不到你就能比過她喔。」

    西瑞一手掛在褚冥漾的肩膀上,一手拍胸口保證。


    「不用了謝謝。」

    褚冥漾幾乎是一秒拒絕……先不說千冬歲知道後的反應,五色雞最後的那句話應該是指進出醫療班的記錄比過小月吧?!


    「隨便囖。」西瑞也沒有因為被拒絕而發飆,只是聳聳肩,彎下腰將爪插到草地裡,將整塊草皮都給掀起來,然後蓋到劍山上。

    就在草皮被掀起來的那一刻,三人都怔住了。

    草皮之下,是密密麻麻、四處蠕動的蟲子。

    檀月感覺自己都起雞皮疙瘩了。

    「啊哈哈……沒想到有吸血蟲。」

    西瑞看上去就是發現驚喜的樣子,完全不覺得自己有哪裡做錯。

    隨著作為掩護的草皮被掀,一開始踏入圖書館的怪味愈加濃郁,讓人頭暈噁心。

    西瑞從口袋中掏出一小罐瓶子,打開後將裡頭的白色液體倒在那些蟲的身上。

    不用半秒,眾人的眼前突然爆出金紅色的大火。

    「不過這種蟲用火烤一下就好了。」

    無視褚冥漾心累的樣子,西瑞依舊興致很好,拖著褚冥漾繼續走,「走吧,讓我們往下一站出發!」


    啊、是往下一站通往醫療班的列車出發吧!









    「誒?他居然在這邊?」


    就在西瑞拖著生無可戀的褚冥漾、後邊跟著幾乎沒甚麼存在感的檀月時,他突然將獸爪轉換回人類的手,然後像是覺得掃興一般埋怨道:「真是的,久久一次到圖書館只有迷宮有樂趣,這下不用玩了。」

    就在轉角時,他們碰見一棵樹,樹前站著一個人……正確來說,是一位精靈。

    「嗯,三位年輕的學生。」

    西瑞口中的「他」就是賽塔。

    「兩位年輕的學生,今天沒有與黑袍一起嗎?」

    賽塔暗綠色的眼睛看著褚冥漾和檀月,優雅地微笑著。

    「呃、學長今天有工作。」

    褚冥漾代表回答。

    「三位也是要到圖書館嗎?」


    ……難道迷宮屋還能通往別的地方?


    「我正好有事情也要到圖書館一趟,我們一起走吧。」

    聞言,褚冥漾仿佛看見了救贖的光……

    「不用……」

    「「好!我們快走吧!」」

    褚冥漾和檀月難得有默契,急速地打斷西瑞接下來的話。

    他們已經完全對他喪失信心了。


    「我也有好一陣子沒到圖書館了,沒想到會多了那棵樹。」走在前頭的賽塔這樣說著,「剛剛我也嚇了一跳,因為不認識那棵樹,所以只好先制服它。」


    一路走來,一切都很順利,並沒有遇見任何阻礙。

    就在褚冥漾懷疑這一點時,走在前頭的賽塔和西瑞同時停下了腳步。


    「嗯?又有新面孔嗎?」

    賽塔微微抬起頭,一隻巨型章魚倒掛在用鏡子做成的天花板上。

    「你們都不要出手。」

    西瑞滿臉興奮,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只是還不等他出手,褚冥漾就被章魚的腳捲起,整個人倒吊在天花板上。

    「哇啊————」


    現在連章魚都懂得挑弱的來欺負了是嗎?!

    他快要腦充血了啊————


    「你別亂動!」

    檀月和西瑞追了上來,而章魚貼著天花板上的鏡子一直在往後退。

    賽塔也追了上來,他的速度更快,一個完美的躍身,一手搭著褚冥漾的肩膀,然後對著他安撫地微笑,「請稍微忍耐一下。」接著目光轉而對著章魚。

    他的嘴微張,卻又不像是在說話,神奇的是原本還在晃動的章魚居然猛然地停頓了下來,重重一晃後就不動了。

    腳上的束縛被解開的褚冥漾獲得了自由,在摔落至地的那瞬間被賽塔穩穩地托住。

    「您沒事吧?」

    「沒、沒事。」

    褚冥漾有些臉紅,在賽塔鬆手之後立刻退開。


    經過西瑞的講解之後,檀月知道了章魚突然不動的原因,同時覺得精靈其實很強大。

    還好她不是精靈的敵人。


    值得慶幸的是,西瑞因為沒得玩的理由,離開了圖書館,她感覺像是麻煩也跟著遠離了,頓時精神了起來。









    西瑞離開之後,一路上都很平穩,褚冥漾也跟賽塔訴說了他所糾結的事情,後者聽過之後說了跟檀月之前差不多的話。

    很快,三人走到迷宮屋的盡頭。

    推開門的那瞬間,褚冥漾原本忐忑的心情豁然解開了。


    「真好。」

    在感動間,他聽見檀月在他的耳邊輕輕說道。


    她大概也跟自己一樣,認為這個學校的人都是特殊的吧。



    千冬歲手裡抱著一本厚重的書,看上去像是想要出來。

    萊恩就跟在他的後面,在看見門後的人之後微微愣住,隨後勾起笑容。

    「這小子說你一定不知道學長的移動陣怎麼畫,在這裡找了一下午的書才找到。」萊恩拍了拍千冬歲的肩膀,「我們兩個下午都逃學喔,怎麼報答我們?」

    千冬歲挪挪他的黑眼鏡,「反正下午的課少上也不會死。」

    褚冥漾轉過身,想要跟賽塔道謝,卻才發現身後早已沒有了精靈的身影。





    最後,褚冥漾還是和千冬歲坦白基礎法陣課的事情。

    為了讓兩人有些空間,檀月跟萊恩借著換書的理由一起離開。

    站在智慧之樹前,檀月稍微思考了會兒便將手放入樹洞內,心裡默唸著想要的書籍。


    「守世界歷史學?」

    看著「咚」一聲掉下來的書本,萊恩有些訝異地輕挑了眉。

    「嗯。」檀月拿出書本,「我想多瞭解這個世界的歷史。」


    她對於知識與新奇的事物有相當強烈的求知慾,借了這本書,其實也是想知道守世界的事情,畢竟這裡的一切顛覆了她過去近乎十六年以來的平凡生活,她怎麼可能不好奇?


    「無袍級學生的圖書館所能借到的書比較有限,這本書所記載的歷史也多是一些比較表面的說法,如果妳想要更深入地研究,我可以幫妳借有關書籍。」萊恩指了指她手中不算太厚的書,然後微微一笑,「或者妳找學長幫忙也行,黑袍所能借到的書籍範圍是非常廣的。」


    原來還能這樣的嗎?果然同學是袍級就是有這種方便啊。

    不過,找學長幫忙嗎……她怎麼覺得直接問學長會更加快?感覺學長就是那種閱覽無數的人啊……


    「我先看看這本書吧,如果確實有需要的話,就麻煩你了。」

    想了想,檀月認為反正自己也沒有打算要研究這裡的歷史,只是想要大概瞭解一下,所以也沒有必要麻煩人家了。

    萊恩點點頭,不再多說甚麼。


    兩人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便回到之前的位置。

    褚冥漾與千冬歲看上去應該是說開了,而且感覺關係似乎更近了一些。


    雖然知道很不符合自己現在的年紀,但檀月還是忍不住在心裡感嘆了一下。


    年輕真好啊。









——拾肆 ● 圖書館 完——
——2018.05.08——

————空·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6-18 21:49:04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1 ● 空白靈魂——
——拾伍 ● 休假——


    早晨,剛晨跑回來,檀月就被米可蕥拉出去。這次,還有千冬歲與萊恩一起。


    「今天休假,我們去逛商店街吧!」

    被拉出棘館之後,米可蕥才給出解釋。

    「學校附近有商店街,一般課堂上需要用的物品在那裡都買得到。」不等她提問,千冬歲便自動解釋起來,「下個星期有墓靈課,小月也有選對吧。」

    「咦?」檀月有些愕然,「你怎麼知道?」


    她應該沒給任何人看過自己的課表吧?


    「商業機密。」

    千冬歲淡定地推了推眼鏡。

    「……」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說出來讓人好奇啊!

    「好啦,回歸正題。」米可蕥將話題轉正,「因為墓靈課有現場實習課,所以要帶爆符或是一些可以保護自己的東西喔。」

    「我們都要買祭咒的水晶,等等妳也可以看看,說不定上課時能派上用場。」

    千冬歲接著說。兩人一唱一和間,他們已經來到了黑館。

    「學長早。」才剛踏入黑館大門,便看見冰炎悠閒地走下樓,於是千冬歲帶頭打招呼,順便表明來意:「我們找漾漾。」

    冰炎點點頭,算是回應了一行人,接著便轉身上樓,應該是去轉告褚冥漾。


    在等待的當兒,檀月跟著其他三人一樣,打量四周。

    這是她第一次來到黑館————傳說中最少人居住、最多人無法靠近的地方。

    會有這樣的形容,自然是有它獨(詭)特(異)的地方。
    例如,畫中的人會用陰森的眼神盯住人轉,以及那一臉嚴肅、正在打太極的石像。


    「這裡這裡!」

    還來不及發掘更多黑館的有趣之處,檀月便聽見身旁米可蕥的叫喚,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褚冥漾已經下樓了。

    「我們來找你出去玩。」

    「我們還是第一次來到黑館。」還不等褚冥漾反應,米可蕥便帶著好奇與興奮的語氣接著說道:「這裡真的和其他的宿舍不同,能住在這裡的人真的了不起。」

    「這裡的靈氣似乎有點重……」

    檀月不輕不重地說道,卻讓褚冥漾頓時感到不安。

    「我也這麼覺得,尤其我還隱約感覺到大鬼門的存在。」千冬歲跟著附和,「在我們這裡,大鬼門也喚作極陰門,如果不夠力量來鎮壓的話就會造成慘重的傷亡,尤其是會容易被詛咒,幾輩子投胎也無法擺脫。」

    這番話十足十讓褚冥漾想要立刻搬走。

    「今天天氣真好……」

    從剛剛棘館出來便一直自動成為隱形人的萊恩發出語意不明的話語。

    基本上把剛才說給檀月聽的話重複一遍之後,米可蕥拉著褚冥漾的手,笑容燦爛,「既然大家要一起去,那要不要也問看看學長?大家一起逛街不是比較好玩嗎?」




    於是,幾分鐘後,一行人來到校門口,包括此行米可蕥最期待的冰炎。

    「從校門口出去之後,往兩側走都各有一條商店街。」

    領路的米可蕥這樣告訴兩位新生菜鳥。

    「左邊的商店街是我們平時逛的商店街,再往下會接到地獸的村莊,建議沒事最好不要繼續往下,地獸很好客,有可能會回不來。」千冬歲推推眼鏡,開始講解:「右邊的商店街一般不會有太多的學生會去,因為那邊連結時空之門,來往的人很多,非常混亂。不過那裡有黑街,有時候會買到很神奇的東西。」

    「水晶在一般的商店就可以買到了,漾漾和小月想要去哪裡逛?」

    「去左邊。」

    檀月剛想說自己對右商店街比較感興趣時,走在最後方的冰炎突然開口:「右商店街對你們而言還太早,所以全部給我去左邊。」

    語氣是不容他人拒絕的強硬————好吧,即使不強硬,也沒人敢反駁。

    「那我們就去左商店街吧。」

    米可蕥左手拉著檀月,右手拉著褚冥漾,朝著所有人這樣說道。




    商店街其實離學院不遠,大約步行十幾分鐘就能夠抵達。


    「左商店街限時大特價,「邱恩的店」今日骷髏磨粉一百公克三卡爾幣,一次購買整顆骷髏粉還送您乾枯貓爪一隻,要買要快喔!」


    走入左商店街,檀月的感想是:真熱鬧。

    其次便是:……這裡買的東西有點詭異……

    原先看見那人擠人的場面,她不禁聯想到原世界的市集,都一樣熱鬧。

    只是這裡賣的東西……不愧是守世界。


    「人都走了,你們兩個還在發甚麼呆!」

    身後突然響起死神……冰炎的聲音,接著手一伸,抓住了褚冥漾的後領,「先去買水晶,然後再去找點東西。」

    紅眼還不忘往檀月這裡一瞥,「跟上。」

    即簡潔又有效率。

    就這樣,她一路上跟著拉著褚冥漾的冰炎閃躲人群,終於來到了人煙較少的街巷。

    「到了,這裡。」

    他們來到一家閃閃發亮……更正,是賣著閃閃發亮的東西的店。

    米可蕥等人已經在那裡了。

    「這個是這世界的通用幣。」冰炎一邊把玩著架子上的水晶,一邊解釋:「如果換算成你們那邊用的錢幣,大約一個卡爾幣算是三十美元左右。」

    難怪工作的賞金會這麼高。

    這裡的東西價格如果都換算成原世界的錢幣的話,簡直是貴得嚇死人,不過如果是卡爾幣,而又不去想它的價值的話……似乎看著是挺便宜的?

    不過這個概念也只是想想,她還不敢去以這想法來消費。


    「漾漾和小月要不要也來挑一個?」

    米可蕥拿著手中裝有水晶製品的水晶盤子,朝他們走來。

    兩人都很有默契地搖頭拒絕了。

    「可是這是上墓靈課的必備品。」米可蕥滿是訝異地看著兩人,「老師說每人起碼都得準備一個水晶錐,若是不小心觸動了古老封印才可以自保。」

    ……

    這麼說來,好像真的很重要。

    再瞄一眼價格,檀月猶豫了。


    自己究竟是應該花錢保命呢,還是應該冒著生命危險省錢呢?

    兩者之間,似乎前者比較划算,但是……她真的要這樣揮霍(誤)嗎?!


    「漾漾和小月都還不曉得運用封法術,應該不用準備吧?」這時千冬歲的聲音猶如天籟,將她從二選一不管選哪個都會流血(一個是心在流血,一個是身體流血)的魔咒中拉出,「就算準備了大抵也用不上,何況出事情的話,還有個叫做老師的人在,讓他去處理就好了。」

    對啊,她怎麼沒想到呢。


    在千冬歲和冰炎輪流解說水晶的等級之分,以及其功用,最後後者開口:「你暫時不用買。」

    這句話是對著褚冥漾說的,「你就算想驅動水晶也還不是時候,你不懂咒語。」

    「妳的等級已經能夠驅動簡單的咒術了,可以買一些低級的水晶來練習。」他轉頭看著檀月,「上次月谷任務妳用的淨化水晶也算是其中之一。」

    「咦?小月已經會驅動水晶的咒語了嗎?好厲害喔!」

    此話引來米可蕥好奇的目光。


    ……不、她明明記得那時淨化的時候並沒有念甚麼咒語啊。

    「不是所有的水晶都需要依靠咒語來驅動。」

    原來如此。

    但縱使如此,她還是不捨得花這麼多錢來買這麼貴的東西,而且還是一次性用品啊————

    大概是她的表情真的很明顯,冰炎竟毫不給她面子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絕對是嘲笑。


    最後,她還是在米可蕥等人的幫助下挑了幾顆比較低(便)級(宜)的水晶。

    沒辦法,想要變強就必須不斷練習啊。




*




    在走出店門口後,他們才找到萊恩。他正在跟一個身著灰色斗篷的陌生人說話。


    其實因為萊恩的存在感太低的關係,檀月剛剛以為他只是稀釋了而已。


    「聽說最近附近一帶都不太平靜,好像連右商店街也是如此。」結束交談的萊恩朝他們這裡走來,然後這樣說道:「好像是「時間」到了,已經開始有些不入流的東西進來,想要探查消息。」


    時間到了?


    「我們學校每隔三年都會舉辦一次和其他異能學院聯合的大型競技賽。」米可蕥微笑著告訴兩人,「今年好像是在冬天的時候正式開始,大概十月左右就會開始選拔學院的競賽資格,只選前五名能聯合參加。」

    「獲得前三甲的學院分別會得到足以震驚這個世界的寶物以及非常優渥的獎金,所以競賽還未開始就已經能夠感覺到競爭的火焰了。」千冬歲接著說道:「上屆我們學院獲得了第一,聽說作為代表選手的學長學姐們都獲得了獎金,學院也獲得了一樣寶物,交由那些學長學姐們管理與使用。」


    第一名?

    那代表選手一定是非常厲害的吧?


    檀月想,她大概還要很久才會有那個水準吧。

    「不過每次開始舉辦前夕都會發生這些事情。」

    萊恩的話打斷了她的思緒。她看見對方拿出幻武兵器,「剛剛那個人就是特地過來提醒我們要小心。」

    四周人在看見他亮出雙刀之後,非常有默契地退開,像是給他讓出一個舞台似的。

    萊恩的動作很快,隨著重物碰觸到地面的沈重聲,一道正扭曲的影子被釘在地面上。

    檀月恍然大悟,所謂不入流、想要探查消息的東西,就是這道影子啊。

    是說,想要探查的消息……是關於各校的實力嗎?


    「小角色。」

    千冬歲和米可蕥也退到一邊,而冰炎也拉著褚冥漾的領子跟著後退,接著一個眼神望向檀月……後者非常有自覺地跟著往後退。


    ……原來自己已經不自覺地能夠理解學長的眼神了嗎?不僅如此,還非常聽話地乖乖照做啊……

    但是,照做也是為了自身的安全啊……


    撇開這邊檀月的內心糾結,人群中間的萊恩已經將長髮綁起,整個人的形象也隨之改變。

    「來刺探消息的,準備好被修理了嗎?」

    被釘在地上的影子發出了尖叫,整個商場也跟著震動了起來。

    「快出來吧,寶貝,我等得不耐煩了。」

    轉動著插在地面的刀,萊恩一臉著迷地說。

    這樣的他顛覆了檀月對他的印象,擺脫了流浪漢的形象,晉升成變態……雖然後者並沒有比較好。

    這感覺有點像是近距離看電影,或者該說是真實版電影,總之不管是哪個形容,她都覺得……是不是少了爆米花?

    「你如果不想從腦誤變成腦殘就別給我再亂想。」

    身後突然響起冰冷的聲音,伴隨著「啪」一聲的響亮聲音,檀月嚇了一跳。

    但隨著聲音望去,發現紅眼並沒有預期中地瞪住自己,她才發現剛剛並不是在說自己。


    嚇她一跳。


    不知何時,場中央的萊恩將刀從地面拔出,影子也隨著束縛的解開而撲向他————


    「小角色。」

    說出與千冬歲相同的話,萊恩將手中的黑刀甩射出去,將本該落在他身上的黑影釘到一旁店家的牆壁上。

    「看來只是使役。」冰炎環手看著那道黑影,對著褚冥漾說道:「這種程度的東西你也可以收拾。」

    後者不可思議地望著他。

    「要給漾漾嗎?」

    顯然聽見冰炎的話語的萊恩突然轉過來問道。

    當事人一臉拒絕。

    「給他吧,他也該實習一下我們平常做的事情。」

    感覺被坑的褚冥漾倒退一步。


    小月也是新生啊,怎麼不給她!!


    「她已經實習過比這個更難的事情了,這樣難得的機會當然是你的了。」冰炎勾起一抹怎麼看怎麼詭異的笑容,輕輕地說:「別逃避。」

    褚冥漾認為,沒有任何形容詞能夠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去他的甚麼難得的機會!這麼說來自己還要感謝他了!!


    「好。」

    沒有發現到剛剛短暫對話的萊恩點點頭,拔出釘在牆上的刀,下一秒,他的幻武兵器就已經消失。

    「換你。」

    還來不及逃跑,冰炎就已經一腳將他踢到場中央。

    而牆上重獲自由的黑影也回到了地面上。

    「漾漾加油!」

    米可蕥很好心地在為他加油。

    「漾漾,用爆符。」

    千冬歲提醒道。


    褚冥漾會意,拿出了爆符,但卻沒有接下來的動作,看上去似乎正在猶豫著。


    「褚。」冰炎突然出聲,「你最好想清楚了再用,如果像上兩次……」

    他比劃出一個畫脖子然後喀喳的姿勢。

    雖然威脅不是針對自己的,但檀月卻覺得身後像是多了台冷氣一樣,冷颼颼的。


    因為這個威脅,褚冥漾更加拿不定主意要變出甚麼,而地上的黑影也按耐不住,功向他————


    「漾漾!」

    所有人都在為他捏冷汗。

    他手中的爆符化成一把美工刀,隨著他的動作,刺向地上的黑影————

    黑影開始化為碎片。

    一條黑色的小蟲從碎片中竄出,快速地往人群裡逃跑。

    「別想跑。」

    冰炎一腳踩住它,然後將之揉成爛渣,「你以為我會讓你帶資料回去嗎?」

    褚冥漾依舊站在原地,幾個人圍了上去。

    「漾漾。」米可蕥率先開口:「幹得好!」

    「很棒喔,漾漾。」檀月難得地笑了笑。

    「就新手來說,算是很厲害了。」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然後下了結論。

    「再多練熟一些,你就能夠開始接一些個人工作了。」萊恩拍了拍他的肩。

    「你這次的爆符用得還可以,如果照著這樣下去,應該還不錯。」聽見冰炎的讚許,褚冥漾立刻抬起頭,看見對方勾起一貫的冷笑,「至少比其他兩樣都好。」


    其他兩樣……指的是炸彈還有殺蟲劑吧?


    「甚麼其他兩樣東西?」

    米可蕥抓住關鍵詞,一閃一閃的大眼充滿好奇,「漾漾還有用爆符變出其他的東西嗎?」

    原本因為聽見冰炎對美工刀沒意見而鬆的口氣,因為這個問題一下子又被提了起來,褚冥漾不禁後退了幾步,「這、這個……」

    「應該有吧?」萊恩加入逼問行列,「真羨慕喔,這麼快就學會了爆符,當初我還是花了整整快一個月才控制爆符。」

    最後是檀月和千冬歲兩人將他從逼問中解救出來。

    幾人回到學院,而冰炎則因為有工作而先行離開。









——拾伍 ● 休假 完——
——2018.06.18——

————空•白。




*


作者的話:

感覺這篇檀月有點崩了(說好的淡定呢-_-||)
消失得有點久,出來冒泡一下(。・ω・。)

祝各位閱文愉快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6-18 22:52:05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檀月開始跟漾漾同化了耶~

這算好事嗎?呵呵


大大真的消失的好久喔(哀怨

要多多出來透透氣啊,順便更文嘛~~

謎:這才是你的目的吧!!!(指

某伊:呵呵(不明微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6-20 14:17:01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8-6-18 22:52
哈哈,檀月開始跟漾漾同化了耶~

這算好事嗎?呵呵

嗯……應該算是好事吧?雖然學長會很頭痛就是了……

其實我一直很期待把文更完呢(現在說這個似乎有點太早?),為了那一天我一定會努力更文的(σ≧▽≦)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