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空·白

[同人文] 特殊傳說 淵海之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31 21:41: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報到!!喜歡檀月淡定的樣子  和漾漾完全相反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26 22:03:24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9-1-24 23:54
奧西安小朋友,你的搭訕方式真的、很爛耶……(眼神死

檀月我們走不要理他(拉

好久不見≧∇≦

我來更文啦^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26 22:06:52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1-31 21:41
新讀者報到!!喜歡檀月淡定的樣子  和漾漾完全相反呢!!

喔喔!歡迎歡迎~(撒花撒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26 22:11:59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1 ● 空白靈魂——
——拾玖 ● 競賽資格——


    檀月沒想到自己上午才離開醫療班,不過幾個小時又回來了。


    「小月?」米可蕥也在那裡,身上依舊是上午那件藍袍,在發現她之後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但是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轉移至旁邊的褚冥漾身上,「漾漾?!」

    她的語氣中帶著關切與驚訝:「你怎麼受傷了?」

    「不小心的。」

    「真是,要小心一點啊。」

    米可蕥一邊熟練地幫他處理傷口,一邊叮囑著需要注意的事項。


    「小月怎麼又回來了?是傷口出甚麼問題了嗎?」

    結束治療之後,米可蕥這才想起剛剛的疑惑。

    「不是。剛剛在商店街遇到漾漾,過後就發生了一些意外。」

    檀月將剛剛的左商店街鬧事事件簡潔地說了一遍,在看見米可蕥有些生氣的表情之後加了一句:「我只在旁邊觀看,沒有打架。」


    褚冥漾聞言,心底默默地吐槽:我也沒有打架啊……結果還是受傷了。


    「真是的,小月受傷了還亂跑,早知道就不準妳出醫療班了。」米可蕥插著腰,樣子看上去很嚴肅,「漾漾也是,以後別人打架時不要再隨便衝過去了,校外不像學院一樣死了能夠復活。」

    褚冥漾乖巧的點點頭,檀月也保證自己這段時間不會再隨便離開學院。


    「褚、月。」冰炎的叫喚打斷了米可蕥原本打算繼續唸叨的話語,他的面前站著三位面容相似的白袍,「這三位是水之妖精的貴族。大哥是伊多,雙胞胎中的老二是雅多和老三的雷多。」

    他介紹了那三位白袍之後,又用通用語向那三人介紹他的兩位代導生。

    檀月稍微打量,發現三人中的大哥與二哥較為穩重,不過與後者嚴肅的氣質相比,前者給人的感覺較為溫和一些。

    至於老三雷多……透過他不斷地偷瞄西瑞的五彩頭的行為以及那過於燦爛的笑容,她大概能夠猜到對方好玩的性格。

    「他們不是學院的人,是來接剛剛那個小鬼的。」

    冰炎如是說道。


    ……完全看不出來。果然不該因為少數的惡人來定義整個學院嗎?


    「我們是亞里斯學院大學部一年級的學生。」伊多自報身份,然後對著西瑞微微躬身:「不好意思,給各位惹麻煩了。」

    對方笑得張揚,很有自我風格地回應:「算了,反正他也栽得很慘。」

    「如果有甚麼該賠償的地方請向我校提出申請,對於此事我們深感抱歉。」

    伊多並沒有在意西瑞的囂張,依舊彬彬有禮地說著。

    不等另一邊回應,醫療班的其中一個房間傳來叫罵聲,接著門被粗魯地踹開,剛剛的鬧事者殺氣騰騰地走了出來。


    與伊多三兄弟有著極大的反差。


    「搞甚麼!我要殺了剛剛那混帳!」

    那位據說是紫袍、並且是競賽選手的不良少年面目猙獰地亂吼著————然而,事實是前不久他才被身為無袍級的西瑞壓著打。

    「來啊,看誰殺誰。」

    西瑞完全沒有被挑釁的憤怒,反而更加囂張地回應對方。

    不得不說,這一招相當有效。對方一聽西瑞明顯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話語,立刻忍受不住,整個人就要衝向西瑞。

    他的動作並沒有如願完成。

    雅多與雷多反應很快地擋在西瑞面前,而依舊站在原來的位置的伊多冷靜且清楚地告訴不良少年事實:「隆徳,理事長已經取消了你的競賽資格。」

    「依照聯盟的規定,你在左商店街利用紫袍的身份及權利破壞商家造成損壞,接著又傷害無袍級學生,身為紫袍者竟然還被無袍級學生重創,就在剛才,聯盟已經發下處決書至學校,並且由我轉述————」

    「你已經喪失紫袍資格,從今天開始撥除袍級回到無袍級身份。」


    不良少年一臉不服,「你這白袍憑甚麼……啊————」

    還未等他吼完,一把紫色的火焰從他身上竄出,然後如同閃電般落到伊多的手心上。
    而他像是虛脫一般摔倒在地。

    「根據聯盟規定,無袍級者若是在非常狀況下擊敗有袍級者,該袍級者的袍級可以依特殊法規轉移至無袍級者身上。」伊多對西瑞說道:「您是否願意接受?西瑞 • 羅耶伊亞先生。」

    「不要。」

    西瑞毫無猶豫地拒絕了。

    「為甚麼?」

    伊多顯然被嚇到了,疑惑隨之脫口而出。


    檀月有預感,他的回答估計會十分欠揍。


    「拿了這個之後打人就會變成有袍級者,打起來就不夠帥氣了。你難道不覺得無袍級者撂倒有袍級者聽上去比較威風嗎!」

    果然是充滿西瑞風格的答案。

    「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伊多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握有紫色火焰的手心微微一捏,「這樣就由我來處置掉紫袍證明。」

    上一秒還像是很有活力般跳躍著的火光在他握成拳狀的手心上散掉。


    真是現世報。
    前不久還非常囂張的鬧事者,一個躺在地上哀嚎,另一個幾乎被嚇哭。

    所有人都把他們當作不存在,就連醫療士也如此。


    「對了,既然他的資格被取消,那麼亞里斯學院不就沒有競賽代表了?」

    打破沉默的是庚。

    「不,我們是亞里斯學院理事長委託前來,一併告訴各位亞里斯學院的競賽代表已經更換為我們兄弟三人,另一組代表則是沒有變動。」氣氛開始變為輕鬆的聊天,伊多褐色的眼眸看向冰炎,「我們看過代表者。Atlantis學院今年由兩位黑袍各分一組出賽,我們很期待與您對上,相信這會是很好的經驗。」

    「彼此彼此,請多指教。」


    對於冰炎是競賽代表這件事,檀月雖然是剛剛從對話中才知道,但是卻沒有多大的驚訝。
    他很強,她一直都知道。


    「誒?學長是兩個人,可是伊多是三個人?」

    褚冥漾不知不覺就將心裡的困惑說出口,隨後一副想把自己掐死的表情。

    「這位……褚同學?」伊多並沒有在意他的打擾,反而耐心地替他解惑,「您應該是新手吧。競技賽的基本組隊有規定,每所學校只能派出兩支代表隊。為了避免實力懸殊過大,每隊只能有一名黑袍,而一支隊伍的基本人數為兩人,最多可達至五人,以此類推。」

    他的介紹很詳細,將褚冥漾沒問的部分也講解了一遍。

    「而且老師不能參加,規定只有學生才能參與。」

    米可蕥在一旁補充。


    接下來的對話皆是兩方學院的互相恭維,然後隨著雷多的一句話,一場友誼賽隨之展開。


    於是,一切底定之後,米可蕥搶在眾人還未有任何動作之前很嚴肅、很有氣魄地勒令:「要打通通出去外面打!」

    然後還不忘警告目前負傷的檀月、褚冥漾以及西瑞:「不準跟著打!」


    明明鬼王事件,冰炎傷得更重……



*



    因為米可蕥的囑咐,導致現在學院第三武術臺的情況是這樣的:

    場下,冰炎獨自一人對戰來自亞里斯學院的伊多三兄弟,看上去並無因為人數上的差異而感到壓力,而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而檀月、褚冥漾以及西瑞三人坐在觀眾席上認真地觀摩……一個在認真地跟上戰鬥速度,一個在認真看清場下人的動作,一個一邊摩拳擦掌、一邊認真地克制自己衝下去打一架的慾望。


    這場友誼賽很短,讓人有些意猶未盡。


    僅僅只是個友誼賽,那麼這大概不是他們全部的實力。

    檀月一邊跳下觀眾席,一邊想著。


    「……那麼,希望大競技賽時能有機會與貴校的代表隊交手。」

    待她著地時,正巧聽見伊多這麼說道。

    「還請冰炎殿下替我轉告褚同學,希望有時間能夠與他聊一聊。」雅多雖然還是一副面癱的表情,但卻能夠感覺出他的語氣上帶著些許笑意及興味,「他看上去很有力量,但卻似乎不曉得如何使用……我已經許久未見過這樣的新手了。」

    「啊!殿下也請幫我打聽一下西瑞的頭髮究竟是怎麼弄出來的,那可真是我見過最棒的藝術品了!」

    提到這個,雷多的雙眼便開始發射光芒,像是已經在幻想著自己的頭髮也變為那藝術品的模樣。


    是挺藝術的。

    檀月真心這麼認為。只不過染這麼多顏色不會對健康有影響麼?
    還是說,這是用術法弄出來的……?


    「那麼,我們就先告辭了。」

    等她回過神時,幾人已經結束了話題,伊多三人朝他們微微頷首之後便離開了。




*




    「對了,你們知道萊恩有參賽這件事嗎?」

    話題依舊環繞著大競技賽,但是內容卻大大震驚了其餘三人。

    「準確來說,學院其實一共有四個代表隊,兩隊是正式選手,另外兩隊則是候補的選手。」冰炎從他們的反應得到了答案,然後很乾脆地講事情的緣由告訴他們:「另外一隊由三人組成,所以候補也會有三人,我聽說今天已經找上萊恩了。」

    面對這個威力如炸彈的消息,三人各揣著不同的心思。

    然而,冰炎沒有給他們太多消化的時間便拋下了第二顆震撼彈,其威力更甚原子彈————


    「我們這組綜觀實力之後,也決定在一年級之中選出候補。」冰炎為接下來的話做了個鋪墊,接著轉頭看向西瑞,「夏碎指定的人選就是你。」

    三人都怔在原地。

    檀月心想:……如果到時西瑞有機會上場,希望觀眾不會以他作為整個Atlantis學院學生的標準。

    褚冥漾心想:真不知道五色雞頭該高興還是傷心……學長根本就是不可能會下場的怪物啊!這樣一來候補根本就是選來當擺設品的吧!

    西瑞的想法最為奇葩,然而他本人卻覺得沒有任何問題,並且很直接地說了出來————


    「他不會是要趁我在比賽裡直接把我暗殺掉吧?!」


    ……夏碎他家根本不是搞暗殺的好麼。


    「夏碎說你的實力很高,這點從你家族那裡看來就知道了,所以他指定如果我下場的話,代替我上場的候補選手就是你。」

    冰炎完全無視了西瑞的話,自顧自地說明後者被選為候補的原因。

    於是,西瑞很快地從震驚又懷疑地模式切換成手舞足蹈、一副中了頭獎的樣子。


    「那學長你指定的候補是誰?」

    褚冥漾抽了抽嘴角,決定裝作沒看見西瑞那奇怪的舞姿。

    「說真的,我找不到能夠和我搭檔的人。」


    對於與他年齡相當、甚至間隔了好幾歲的人而言,他確實是強得不像話。也因為這樣,想要找到能夠跟上他的腳步、甚至與他配合得上的人,是一件難事。

    「找不到候補」這樣的話由他說出口,並不是在誇大炫耀自己的實力沒人跟得上,而是事實。

    不過,他想起了今天早上,自己與一位不速之客的對話。


    『別小看我們這一族……縱使記憶與力量暫被封印,本能與屬性卻是不會改變的。』

    那人的髮色象徵了他的種族,說出口的話也讓人明瞭這是對話的尾聲了。

    『更何況,王族可是有特權的。』

    言語間透著些許鋒芒,相比於世界中活了數年的長者,那人終究是太過年輕。


    他想,那人突然找到他,除了向他說明了他一直困惑許久的事情,也間接地同意了讓他們重要的族人暴露在眾多視線當中————其中不乏惡意及陰謀。

    雖然他還搞不清楚那一族的打算,但這確實替他解決了「找不到候補」的煩惱。


    冰炎回過神,看見除了依舊沉浸在喜悅之中的西瑞以外,他的兩位代導生都因自己突然走神而疑惑地看著他,其中,男生的眼神還參雜了某些不好的腦殘內容。

    「我剛剛突然想到能夠和我配合的人了。」

    聞言,褚冥漾也顧不得冰炎這次難得沒有計較自己內心的腦殘,而是滿腦子都被好奇佔據。


    是誰啊?


    雖然他沒有問出口,但他知道冰炎聽見了。

    然後,他看見冰炎一直盯著檀月,心中某種想法油然而生,沒多久就被冰炎接下來的話證實了。

    「前提是,妳必須在參賽表格提交前、也就是這個星期之內考到白袍。」

    檀月只覺得腦中一片混亂……這是甚麼神展開?

    「我會以黑袍身份推薦妳考袍級。如果想要競賽資格,就靠自己去爭取吧。」

    冰炎算是替她總結了現在的情況,她總算是反應過來了。

    「我可以知道為甚麼選擇我嗎?」

    她思來想去,自己一個剛踏入守世界的菜鳥,怎麼也不會是那個跟得上冰炎強悍實力的人吧?

    「妳本身就很有力量,只是還未被激發而已。」冰炎毫不意外對方會這麼問,縱使是一向很有上進心的檀月,在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也會感到惶恐,「所以我要妳考袍級,靠自己來證明自己的實力。」

    靠自己的實力,向那些質疑的聲音證明自己有資格。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評論,這點冰炎在他們初入學院時就說過了。
    而她如果以一位菜鳥新生的身份被選為競賽的候補,那麼不止她自己,連帶著她身邊的人也會跟著不得安寧了。

    所以冰炎才會以袍級作為條件。這確實是一個好辦法,只要她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考獲袍級,那麼即使是最低等的白袍,她多少也會得到認可。


    「好。」

    她點頭。


    這是她進入學院以來,第一個轉折點。









——拾玖 ● 競賽資格 完——
——2019.03.26——

————空·白。




*

作者的話:

這一章寫到最後忘記了漾漾和西瑞的存在……(捂臉,慚愧)

突然冒出的那堆冰炎出神內容算是個伏筆吧,之後會慢慢解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26 23:37:2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悠樂 於 2019-3-26 23:38 編輯

頭香!空·白你辛苦了!期待檀月如何在一個星期以內考上白袍(๑•̀ㅁ•́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15 21:10: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報到,求不坑求更新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30 12:57:36 | 顯示全部樓層
悠樂 發表於 2019-3-26 23:37
頭香!空·白你辛苦了!期待檀月如何在一個星期以內考上白袍(๑•̀ㅁ•́๑)✧ ...

哈哈不辛苦啊≧ω≦好好期待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30 12:59:43 | 顯示全部樓層
紫亦月 發表於 2019-7-15 21:10
新讀者報到,求不坑求更新QAQ

你好啊~放心不棄坑↖(^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30 13:03:07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1 ● 空白靈魂——
——贰拾 ● 白袍考核——


    自那天應下了冰炎的要求之後,檀月開始了斯巴達式的訓練。

    但訓練歸訓練,平日的課還是不能缺席的。因此,她的生活從「上課、自習、睡覺」晉升成了「上課、訓練、自習、睡覺」,其中,訓練所佔用的時間為最大比例。

    冰炎雖然給了她這份艱巨的任務,但也還是有良心地幫她惡補考核內容,尤其是符咒學。

    一開始,對方仍對她的符咒學抱有希望,但經過幾次「符咒意外」之後,他很快就放棄了。


    『算了,也不是非要通曉符咒學才能當白袍……只是其他領域方面,妳要下更多苦工了。』

    當時,對方是這麼說的。現在回憶起來,她還能感受到話語中的無奈。


    這樣的日子仿佛又回到了過去在原世界學校念書時的時光,只不過當時是用腦,現在則是腦袋與身體並用。

    冰炎的效率非常快。自那天提起考白袍的事情之後,又過了五天,他便向公會推薦了她,時間完全算得剛剛好————五天訓練,剩下一天衝刺,然後就直接上考場了。

    也虧她的適應能力好,否則一個星期的時間只怕拿來消化信息都不夠。




*




    時光在充實的生活中總是過得特別快,檀月這天就要參加白袍考試了。

    「總之,妳只要能夠發揮出訓練時的實力,基本上就能通過考核了。」

    在她前往考場之前,冰炎如是說道。


    雖然有黑袍的保證,但她還是有些緊張。


    「我待會兒還有工作,就不送妳了。」冰炎手心朝下,一道高等移動陣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浮現成型,「希望回來時,妳已經是一名白袍。」

    語畢,他的身影模糊在陣法的白光中,直到完全消失。

    最後確認沒落下任何東西之後,她便出發前往公會。




*




    這還是檀月第一次來到公會。


    「這個是感應器,公會可以在必要時透過手環迅速感應出您的所在位置以及身體狀況,並對此做出判斷及行動。」

    核對考生身份之後,公會人員給她戴上白色的手環,上面顯示著她的考生編號。

    她看了一眼,是四十二號。


    看來有不少人參加考核啊。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所有考生都到齊了。

    所有人都依據公會人員的指示一一進入考場。

    白袍考核分為兩個部分————筆試和實戰考核。

    前者她認為沒有太大的問題,考核內容她都有複習過。

    筆試之後,考生們便被傳送到各自的實戰考核的地點。

    每個人的實戰考核的地點與內容都不同,而檀月被分配到了擁有罪惡與報應的寓意的「多撒島」。


    雖然不是個迷信的人,但她仍然覺得這座島真不吉利。


    「叮咚」一聲,是手機收到了信息所發出的提示音。


    她點開手機信息來看————


    「致:親愛的考生

    以下是白袍實戰考核的內容:

    一、請消除多撒島上所駐軍的鬼族。

    二、取回被鬼族搶奪的月石。

    以上考核內容並無時間限制,僅要求完成任務。

                                                     聯合公會    啟」


    還真是簡單明瞭啊。

    不過,沒有時間限制麼……也就是說只要能夠完成任務,無論花多少時間都沒問題吧?


    她收起手機,準備開始尋找鬼族,卻突然發現一個問題————


    ————月石長甚麼樣子啊?


    她沉思幾秒,認為還是先完成第一項任務內容再說吧。


    多撒島如其名,是一座充滿「惡」的島嶼。


    這是檀月決定先找出鬼族之後,拿出了追蹤水晶想確定鬼族的所在地時所得出的結果。

    這裡充滿了黑暗氣息,單單使用水晶根本無法確認哪個方位的黑暗氣息更濃烈。

    她決定先到處轉轉,看看是否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但是很不幸的,她似乎遇上了鬼打牆,無論怎麼走都回到了原地。

    因為多撒島到處都是長得一模一樣的樹,很難辨認方向,於是她每走了一段距離都會留下記號。
    但是每次走了大概二十幾分鐘之後,她竟看見前方的樹出現了自己之前所留下的記號。


    ————她又回到了原點。


    這種情況和之前在月谷的情況一樣,該不會也是結界在作祟吧?

    檀月用術法探測了一下,得到的結果卻是否定了她的猜測。


    不是結界,那究竟是怎麼回事?還有,為什麼從剛剛到現在,她連一個島民都沒碰到?


    倏地,她瞥見一抹黑影閃過。

    沒有太多思考,她立刻追了上去。


    也不知是不是刻意,她總感覺那抹黑影一直保持著自己追得上的速度,像是要引導她去往某個地方。

    她捏緊手中的爆符。


    隨著周圍越來越寬敞、植物越來越少,她才意識到黑影已經帶領著她走出了樹林,來到了一片沙漠。


    話說她一直以為多撒島就只有森林而已,原來還有沙漠啊。
    ……不對、森林之後就是沙漠,這不科學!


    沒有了樹林作為遮蔽物,她的視線一下子變得遼闊許多,卻意外地沒有發現那道黑影。


    奇怪……剛剛明明還在的……


    但很快,她的注意力便被矗立在沙漠中的一道門給吸引。


    沒有牆卻有門……難道是多啦A夢的同款任意門?
    可長得也不像啊……


    她想了想,決定還是先把門打開看看。

    然而,當門真的被打開了之後,她瞬間感到無比後悔。


    誰來告訴她為甚麼這扇門打開之後會湧出一大批鬼族啊!!!!

    誰來告訴她為甚麼這道鬼門和上次在月谷的不一樣啊!!!!

    誰來告訴她鬼族甚麼時候也放棄法陣開門改用凡人開門法了啊!!!!


    失策了,她早該想到這是個鬼門的……早知道就直接炸了那扇門……


    檀月深深地被自己的智商感動了一把。


    雖說如此,現在的情況不容她多想。她只得將手中的爆符幻化為雙刀應敵。

    她突然慶幸這一個星期以來和冰炎的對戰,要不然現在她很難應付這一群鬼族。

    趁著還沒引來更高級的鬼族,她趕緊關上鬼門,然後利用爆符將之炸毀。

    接下來就只是除掉剩下的鬼族了。


    在砍下最後一隻鬼族的頭顱之後,檀月沒有停下動作,而是將右手握著的長刀投向剛剛的樹林。

    銀色的刀刃反射著光,插在了其中一顆樹杆上。

    而那棵樹的後面,站著一位面色慘白的男人,看上去是被她那一刀給嚇到了,一直到她走到他的面前都還沒回過神來。


    「你是誰?」檀月拔出插在樹上的刀,然後趁著對方還未反應過來將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剛剛那抹黑影是你吧?為甚麼把我引到這裡?」

    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那人總算是回過神了,雙眼充滿恐懼地看向檀月,「我、我是伽薩島的島民……我沒有惡意,真的!」

    檀月瞇了瞇眼,「伽薩島」又是甚麼?這裡不是「多撒島」嗎?

    那人也擅長察言觀色,看出了她的疑惑,立刻將所有的事情全盤托出。

    其中,竟也包括了這座島是為何會有鬼族以及月石的秘密。




*




    這座島原先不叫「多撒島」,而是和附近的「伽薩島」合稱「月島」。

    簡單來說,多撒島和伽薩島本為一體。

    月島是一座非常特別的島嶼————那裡沒有灰色地帶,只有完全的「善」與完全的「惡」。
    而檀月要找的那塊月石,便是維持這座島上的善與惡之間的平衡的媒介。

    因為有了月石,島民之間即使觀念完全不同,卻也還是能夠和平共處。

    但有一天,這塊神奇的月石不見了。

    島上的平衡一夜之間便被瓦解,島民們互相猜疑怪罪。最後,月島被分裂成兩個部分。


    「月島分裂的時候,我還在亞里斯學院求學,後來回到這裡時就已經……」那位名為洛卡的伽薩島島民說不下去了,忍不住開始流淚:「我很想念我的家人……」


    洛卡的家人都是「惡」的島民,只有他自己屬於「善」的一方。
    月島分裂之後,他曾嘗試到多撒島尋找家人,但那裡的黑暗氣息實在過於濃烈,他無法適應。
    唯有多撒島的島民才不會被黑暗氣息所扭曲,因為他們本來就屬於黑暗。

    於是,他對家人的思念一直被埋在心底,越積越深。


    「等等再哭吧。」檀月不得不打斷洛卡陷入悲傷的情緒,「先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後來,景羅天的手下來找過我。」洛卡擦了擦眼淚,「他說有辦法讓我和家人重逢,而我也不必被多撒島的黑暗氣息影響。」


    那位鬼王高手告訴洛卡,只要在多撒島設立鬼門,讓鬼族將島上的黑暗氣息吸走,他就能一直生活在那裡,也不必擔心自己遭受扭曲。


    「所以你就真的讓他在多撒島設立鬼門?」

    檀月感覺額上的青筋在跳。

    「我、我實在是太想念我的家人了……」洛卡吞了吞口水,也意識到了當初的自己確實有些蠢,「當時我想鬼族也影響不了多撒島的島民,所以就幫他開了結界……」


    聽到這裡,檀月也算是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月島本身就設有結界,除了島民以外無人能解,即使後來月島分裂了,結界卻依然存在。

    於是鬼王高手利用洛卡對家人的思念來誘導他去解開結界,讓前者能夠在島上設立鬼門。

    但洛卡沒想到多撒島的黑暗氣息源源不絕,即使這一秒被鬼族吸走了,下一秒還是會再產生黑暗氣息。
    簡單地說,多撒島就是一座會產生黑暗氣息的島嶼。

    所以當他猜到檀月是來探查多撒島時,便故意將她引到鬼門處,讓她毀掉鬼門。


    「那麼月石呢?」

    聞言,洛卡愣住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月石已經失蹤很久了,很多人都已經遺忘了它的存在。」

    要不是檀月提起,他也快忘記了。

    「根據情報,月石就在鬼族的手中。」


    檀月想,鬼王高手在多撒島設立鬼門的目的確實是為了吸收那裡的黑暗氣息,但這絕對不是他誘導洛卡解開結界的主要原因。

    吸收黑暗氣息只是順便,鬼族真正的目標恐怕是月石。


    現在,檀月已經完成了一半的任務,就只差取回月石。

    「把你所知道的有關月石的一切都告訴我吧。」

    檀月實在沒有辦法從鬼族那裡取回月石,只好先問出有關月石的線索。

    洛卡也知道自己引入鬼族闖了禍,所以十分配合她,老實交代了一切:「月石一直是維持月島的善惡平衡的聖石,一直以來都是由兩名島上分別代表「善」與「惡」的長老共同負責看管。」

    「但是有一天,月石不見了。沒人知道原因,甚至這件事也是因為島民們突然互相針對才被發現的。」說到這裡,洛卡的表情變得有些困惑遲疑,「說來也奇怪,我聽其他的島民敘述,當時沒有人關心月石的下落,只是一昧的爭吵,後來還打了起來。最後還是兩位長老出面協商,決定將月島分為「多撒島」和「伽薩島」才平息了動亂。」


    聽他這麼一說,月石之所以能夠平衡善惡,是因為壓制了島民們過於偏激的想法。後來它消失了,島民們卻沒有一人關心它的下落,是因為這件事對於他們就像是某種封印被解開了般,沒人會去在意它為何解開。

    也許,他們也一直期待著封印被解開的這天。


    「啊、對了!」洛卡猛地拍了下掌,「月石還有個傳說。」

    「有關月石的傳說?」

    「沒錯。」洛卡頗有幾分說書人的架勢,「這也是我父親告訴我的。傳說月石是時間種族的人遺留在月島的物品,裡頭蘊含著能夠操控時間的力量。」

    「只要在滿月的夜晚將月石放在月光最盛的地方,就能使時光倒流。」


     聽上去好扯喔……


    雖然檀月是這麼認為的,但顯然這個傳說的可信度還是很高的————畢竟,鬼族也很在意這塊聖石。

    由此一來,也能說得通鬼族為何要奪走月石了————也許,鬼族想將時光倒流回千年前的鬼族大戰、耶呂惡鬼王還未被封印之前。


    「有人試過這個傳說嗎?」

    「這個我也不清楚……」

    「那聯繫鬼族的方式呢?」

    「一般都是他來找我的啊……」洛卡感覺眼前的人氣壓越來越低了,趕緊說道:「但他有說過,他叫————」

    洛卡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原本與他面對面的檀月突然轉過身,手上的雙刀擋住了灰藍色的鷹爪。


    這鷹爪怎麼看怎麼熟悉。


    檀月使力一推,然後抓著洛卡的後領往後一跳,拉開了與偷襲者的距離。

    她抬頭,看見了熟悉的面孔。

    「史凱徳。」

    「對對對!就是他!」洛卡忙點頭,「你們認識喔?」

    「……」

    「嘻嘻嘻……好久不見咯,小娃。」


    她該感謝對方還記得自己麼?

    檀月此刻真想吶喊。


    ……怎麼又是這隻強化般壁虎精?!!!








——贰拾 ● 白袍考核 完——
——2019.12.30

————空·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2 21:28:20 | 顯示全部樓層
——CHAPTER 01 ● 空白靈魂——
——貳壹 ● 幻武兵器——


    檀月有些慌……這次她是真的沒把握了。

    史凱徳看上去再怎麼低智(?),也是景羅天惡鬼王排名第四的鬼族高手。
    上次冰炎看上去沒費多少力就將對方遣返獄界……可那是因為前者是強到變態的黑袍啊!


    白袍考核碰上鬼王高手……這是正常的麼?


    檀月忍不住在心中暗嘆自己那見鬼的運氣。

    但此刻也不容她多想,本被她拉開距離的史凱徳又再次攻擊她。

    「我知道妳想要什麼,妳也應該明白我不可能如妳所願。」史凱徳拋下了他「嘻嘻嘻」的口頭禪,語氣瞬間變得認真嚴肅起來:「無趣的小娃,殺了也無妨。」

    僅是一句話,檀月瞬間打了冷顫。


    他是認真的。而她打不過對方,也是真的。


    「月石究竟帶著什麼秘密,能讓鬼族這麼大費周章?」

    檀月認為自己就算是死了好歹也要死得明白,於是不多想便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話語末了,她又補充了一句:「有關月石的傳說究竟是真是假?」

    史凱徳對於她一邊閃躲自己的攻擊、一邊又分神問自己問題的表現相當不滿。


     是自己的攻擊還太輕了嗎?


    「妳都說是秘密了,怎麼能告訴妳呢?」史凱徳譏諷一笑,「與其關心月石的來歷,不如想想怎麼在我手下活久一些。」

    檀月擋不住他的攻擊,左手被他的利爪劃出了一條血痕,讓她差點握不住手中的長刀。

    她看了一眼冒著黑暗氣息的傷口,心中盤算著逃跑的路線。
    無意間瞄到戴在手腕上的公會手環時,她還忍不住腹誹。


    ……不是說會根據她的身體狀況作出應變嗎?依照現在的情況看來,公會人員的意思大概是「等人死後過來收屍」吧……

    她真的要死在這裡了嗎?


    『妳還有選擇。』

    檀月突然聽見這道有些冰冷的聲音。她見史凱徳毫無反應,似乎只有她一人聽得見。
    或者說,這道聲音是在她的腦海中響起的。

    她的口袋在震動……裡面裝的是之前在古董店得到的幻武寶石。
    ……她都快忘了有這麼一個東西。

    她拿出幻武寶石,之前的震動更加強烈了。

    然後,她的視線都被深藍色的霧氣佔據,像是被帶入了另外一個空間。
    霧氣聚集到一起,逐漸勾勒出一道人影。


    她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幻武兵器覺醒了。


    『我是沉睡了一千五百年的深海貴族,任何一點水霧都能成為我的利器。』

    那是一位漂亮的女人的身影,對著她攤開掌心,深藍色的幻武寶石正漂浮在上方。

    女人看著她,『妳需要的是能夠改變現狀的武器或是能夠讓妳免於攻擊的防具?在腦海中描繪出它的形態,無論是甚麼武器,我都將成為妳的力量。』


    武器……

    她想要的武器,是她最擅長的武器。


    某種東西在她的腦海中成型。


    『用妳的血與我簽下契約,用妳的聲音呼喚我的名字,用妳的心靈為我塑造形體,用妳的力量去追求更多。』

    女人拉過她的手,在她的掌心劃出一道血痕,然後低頭舔過。

    『我為妳所有,只有妳能夠呼喚我的名字。』

    她重新接回幻武寶石。

    女人轉了一圈,變回了原本的深藍色霧氣,最後回歸於她手上的幻武寶石。

    她看見了史凱徳依舊站在她的面前、殺氣騰騰。

    「『多洛麗絲 • 離央,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出現妳的形、美麗優雅而尊貴,水是妳的利刃、我的武器,然後、幫助我,解決眼前的侵害者。』」

    手中的幻武寶石拉出一道藍光,然後依照著她心中的東西幻化成形。

    那是明明她接觸過沒幾次、卻異常熟悉的武器。

    她將手中的長劍對準史凱徳的脖子,「『侵蝕之海。』」

    深藍色的水刀隨著長劍劃開了史凱徳的脖子。

    她看見史凱徳那顆長得人見人哭鬼見鬼愁的頭掉在了地上。

    『水刀的腐蝕能力拖延了他重生的時間,趁現在把他遣返回獄界。』

    多洛麗絲的聲音在她的腦海中響起,同時也連帶著強制送返獄界的咒語。

    「『異界返回。不該於此界之物,憑由鋒刃強制反送。』」

    陣法所發出的亮光籠罩了史凱徳,待光芒散去時,已不見了他的身影。

    她松了一口氣,全身卻像是被抽干了力氣般。

    在完全失去意識之前,映入她眼瞼的最後景象、是洛卡慌張朝她奔來的身影,以及她最後一刻的想法————


    她還沒拿回月石啊……




*




    檀月站在一片黑暗之中。鑒於她之前的記憶,她認定這裡是夢境。


    白袍考核看來是搞砸了吧……


    一想到也許要面對身邊人失望的眼神,她頓時有了「不要醒來」的想法。


     『這樣可不行。』

    清冷的女聲毫無預警地自她身後響起。

    她轉過身,看見了不久前才剛覺醒、並且在戰鬥中救了她一命的多洛麗絲。

    「妳聽得見我的心聲?」

    『我既然能夠來到妳的意識,能聽見妳的心聲也不奇怪吧。』多洛麗絲依舊面無表情,『幻武兵器覺醒對妳而言消耗的精神太大了,所以才會昏倒。』

    她想起自己昏倒前的確有渾身無力的感覺。

    「那考核呢?失敗了吧……」

    『不。』

    「我就知道————等等、妳說甚麼?!」

    『月石一直都放在祭壇上,只是被人用法術遮蔽了。』多洛麗絲把不知道從哪裡獲得的情報告訴了她:『那位叫做洛卡的島民本身就是這項任務的委託者。他在史凱徳被遣返回獄界之後就在祭壇上找回了月石……雖然不是由妳取回月石,但也是托了妳的福,所以他認同了妳完成了這次的任務。』


     所以……

    她現在、是白袍了嗎?


    『沒錯。』多洛麗絲反問她:『現在還想繼續昏迷不醒嗎?』


     當然不想了————不過話說回來……


    「月石到底是怎麼回事?」

    時間種族留下的東西、能夠使時光倒流……這些都是真的嗎?還是只是傳說?

    『傳說本身就存在一定的真實性……雖然無法確定月石是否屬於時間種族,但它確實能夠使時光倒流。』

    多洛麗絲打了個響指,兩張椅子憑空出現,她指了指其中一張,示意檀月坐下,然後自己也坐了下來。

    『思念親人的不止是洛卡一人,還有另一位多撒島的島民。只不過這位島民的親人已經離開了,因此他依照多撒島的傳說,讓時間倒流了。』

    「這麼說……難道現在的時間是過去的,我們現在所經歷的一切也是曾經經歷過的?」

    多洛麗絲搖了搖頭,『多撒島的傳說只適用於多撒島,只有那裡的時間倒流了。』

    『鬼族奪走的不過是冒牌貨,真正的月石一直被存放在祭壇上。』說到這裡,多洛麗絲的語氣多了一絲欣賞,『那位讓時光倒流的島民還挺聰明,察覺到鬼族的氣息之後先用法術影藏了月石,並找來了假貨來迷惑那群低智商生物。』


    呃、用「低智商」來形容鬼族真的沒問題嗎?萬一哪天被打臉了怎麼辦……


    『真有那一天再說吧。』多洛麗絲對於檀月的擔憂不以為意,隨即結束了這次的對話:『妳也差不多該醒了……不然妳的朋友們都要拆了醫療班。』

    「……他們會先被米可蕥轟出去。」

    檀月還沒忘記不久前那位鳳凰族友人相當有魄力的一句:「要打通通出去打!」。

    『對了,妳醒來後把我收在妳佩戴的那個項鏈吧。』

    多洛麗絲站了起來,看樣子應該是要回到幻武寶石裡了。

    「項鏈……那個水滴墜子項鏈?」

    檀月愣了一下……那個項鏈是她在開學前和米可蕥他們一起外出時買的。

    『對。』多洛麗絲看了她一眼,然後在消失前留下了一句讓她頗為在意的話:『那東西很有力量。』

    檀月看著周圍逐漸變亮,像是黑暗之中、有某處被打破了般,讓外邊的陽光能夠照進來。


    那個項鏈啊……當初自己一下子就被它吸引住了,後來韶夜也說過她的眼光好……

    果然不是普通的項鏈嗎?


    不等檀月多加思考,她的周圍就已經被白色包圍,與之前的一片漆黑有著強烈的反差。

    然後、她的意識控制著她的身體、睜開了雙眼————




    ————「小月!妳終於醒了!」


    啊……這熟悉的聲音……


    如果忽略掉聲音的主人手上的武器的話,檀月想,她一定會更感動的————無論是自己成功拿到了白袍資格,亦或是一醒來就能夠看見友人。

    身穿藍袍的米可蕥收起了夕飛爪,下秒立刻飛撲抱住了她,「小月可是睡了一個星期了!」


    還好對方還記得先把武器收起來再抱她……


    「等等、我原來睡了這麼就嗎?」

    她不過是在自己的意識裡和自家幻武兵器聊了幾句話而已啊!

    一直站在床邊卻被當成背景板的千冬歲點了點頭,「今天剛好是週末,大家就約好一起來探病。」

    「我還準備了這個。」

    千冬歲揚了揚手中的筆記本。

    檀月眼尖地看見上面寫著「一千種叫醒夢中人的方法」。


    她不知道該慶幸自己先一步醒來了還是該吐槽自己沒有做夢根本談不上甚麼夢中人。


    「本大爺可是犧牲了闖蕩江湖的寶貴時間來探望僕人妳喔!」

    西瑞一副「妳這凡人該感動到痛哭流涕」的欠揍表情……右腳還踩在她的病床上。

    「嘖、不良少年。」

    「喂喂、死眼鏡仔你那甚麼眼神?」

    「呵、你的視力已經和你的智商同步退化到連鄙視都看不出來了嗎?」

    「有種單挑!」

    雙方都擺出戰鬥模式。就在這時,米可蕥很有威嚴地甩出夕飛爪,「要打出去打!」


    ……原來剛剛多洛麗絲所說的「拆了醫療班」是因為這兩位仇家差點打起來了啊。


    檀月深信,如果這兩人如果直接在病房裡開打,米可蕥絕對會一手抓一個,把人丟出窗外。


    「那個、我們好像還忘了一件事情……」

    從剛剛開始存在感急速下降的褚冥漾弱弱地舉手道。

    「啊!」受到提醒的米可蕥再次收起了武器,然後從藍袍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張白色的卡片,「恭喜小月考上白袍了喔!這個是白袍證明。」


    啊……是這件事啊。


    她接下那張卡片並道謝,隨即感受到一股暖流竄入體內。

    「現在白袍證明已經烙印在妳的靈魂了,這張白卡是為了方便向他人證明妳的身份。」

    千冬歲也收起武器,推了推眼鏡,轉頭不再理會西瑞。

    「小月,恭喜妳。」檀月感覺褚冥漾看自己的眼神與看米可蕥他們的眼神越來越像了,「真的好厲害!」


    ……嗚嗚,我真的失去了唯一一位地球人夥伴了嗎————


    以上是褚冥漾內心的想法。


    當然,檀月不會知道他的內心活動。她只是微笑地道了謝: 「謝謝。你也要加油。」

    對方的表情看上去更苦逼了。


    「對了,萊恩有訓練,所以不能一起來看妳。」千冬歲補充道:「他讓我轉告妳:「恭喜妳考上白袍。有任何關於幻武兵器的問題歡迎來問我」。」

    「啊、本大爺來這裡就是遵照學長的交代,把僕人妳帶到第三競技場。」

    西瑞一把拍上了檀月的左肩。


    你現在才想起來麼……


    所以為甚麼冰炎不派比較可靠的萊恩過來呢?

    大概是……連續好幾天受著五色雞的中二舉動,想要藉此來暫時脫離奇葩審美以及電視劇台詞的荼毒吧。


    「我們都聽說了喔!」米可蕥睜著她那雙像是會發光的大眼,「小月好厲害!被冰炎學長選中成了大競技賽的候補!」

    「謝謝……」

    「婆婆媽媽囉哩囉嗦地算甚麼男人!」西瑞打斷了話題,直接將檀月從床上拖起來,速度快到連最靠近病床的米可蕥都來不及阻止,「走!本大爺帶妳浪跡天涯!」

    「……」


    她才沒有婆婆媽媽囉哩囉嗦更不是男人!!!
    還有、她才不想跟奇怪的人浪跡天涯!!!


    「那我們先走了……」

    雖然內心瘋狂地反駁西瑞的話,但檀月還是認命地跟著西瑞離開醫療班。


    畢竟在她昏迷期間,大家一定已經為大競技賽做了不少準備吧?
    可不能落下太多啊……


    兩人走出醫療班大門後便使用移動符來到了第三競技場。

    白光散去,檀月看見了好幾張熟悉的面孔。當然、也有陌生面孔。

    「來得真慢。」

    冰炎走向她,接著……


    冷不防地朝她攻擊————


    「喔喔、直接開打嗎!」

    她身旁的西瑞很是興奮。

    她嘆了口氣,抬手按了按水滴項鏈,「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攻擊者見識妳的狠。」

    長劍險險擋住了那把她曾肖想過無數次的長槍。
    ……雖然現在依舊肖想著就是了。


    『……沒眼光。』

    能夠聽見她的心聲的多洛麗絲冷哼一聲。


    「冰炎在測試檀月學妹的實力,我們就先坐著觀戰吧。」

    戴著面具的紫袍拍了拍西瑞的肩,後者不情不願地跟著對方來到觀眾席。

    「王族兵器?」冰炎挑眉,「看來妳確實進步不少。」

    「還請學長多多指教了。」


    ……不對!

    她沒聽錯吧?多洛麗絲居然是王族兵器?!簽訂契約的時候不是說自己是貴族嗎?!

    『……就說了妳沒眼光。』

    王族兵器正在鄙視她。


    「戰鬥中給我分甚麼神!」

    「啊、抱歉。」




    就這樣,檀月展開了艱辛的打 Boss ……不、是刻苦的訓練之路。









——貳壹 ● 幻武兵器 完——
——CHAPTER 01 ● 空白靈魂 完——
——2020.03.22——

————空·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