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玄月刃

[同人文] 特傳 使者(背叛文) 新第三章(第三章重修)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0-26 21:10:27 | 顯示全部樓層
玄月刃 發表於 2017-10-26 17:51
謝謝支持 在下會儘快生出下一章的

漾漾變成冰塊……

但我還是好想看漾漾變成冰塊喔(星星眼

不知道冰炎一行人變得怎麼樣了,知道真相了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27 14:36:1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7-10-26 21:10
但我還是好想看漾漾變成冰塊喔(星星眼

不知道冰炎一行人變得怎麼樣了,知道真相了嗎 ...

那就跟你先說聲
抱歉 劇本裡沒這樣安排
劇情還需要漾漾的腦殘(漾:喂!

冰炎一行人的事
在下會放在翻外篇(謎:你有在寫翻外篇嗎?(刃:……(眼神漂移中)
或是等劇情走到那裡了(謎:那要等多久(刃:時候到了就會出現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27 22:14:06 | 顯示全部樓層
玄月刃 發表於 2017-10-27 14:36
那就跟你先說聲
抱歉 劇本裡沒這樣安排
劇情還需要漾漾的腦殘(漾:喂!

好吧,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寫再番外喔(不用看這句話也沒關西

漾漾你看看,你的腦殘對於劇情來說是不可或缺的東西啊,你應該要高興才對啊

請問某大大的眼神飄移是在想甚麼啊~(燦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1 21:27: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原前言+第一章重修)

  地點:神秘地方

  有四個人走在一起,一男二女和一個小女孩。

  這一組人看起來就很正常,但他們的對話就……

  「自從白耀一族、幽泉一族、碧山一族和風谷一族都殞落了……源頭不能沒人守護,王他們叫我們找人當我們四族的使者,繼續守護源頭,不過我們要找的標準是什麼?碎花你應該知道吧!」其中一位少女開口。

「不就是找看得順眼的嗎!」小女孩碎花回答。

「你這回答也太隨便啦!」另一位少女怒罵。

「不然要怎樣!海聲!」

「你這也太籠統了吧!提出選使者的人可是你耶!」海聲大怒。

「你們別吵了!」男子終於說話。

「海聲,我想碎花的意思是我們自己覺得可以的就行了。」第一位少女說。

「清靈,你不能因為碎花還小就幫她說話。」海聲說。

「喂!你說誰小啊!我已經七十四歲了!」碎花哇哇大叫。

「碎花,你還尚未成年,當然還是小孩。我們都是一百歲才算成年。」男子無奈的說。

「嵐!」

「認命吧!除了你,我們都已經不是小孩了~」海聲興高采烈的說。

「晤~你們都欺負我~」

另外兩人無言的看著這段對話。

「叮咚!」「咦!」碎花疑惑的拿出手機來看。

「工會要處決背叛者了!我們去看看吧!場面一定會很有趣的!」碎花兩眼發光對著另外三人說。

「唉!那麼喜歡湊熱鬧,說你是小孩還不信……」大家心想……

……分隔線……

地點:公會廣場

「妖師禇冥漾,因勾結鬼族,背叛公會,在此奪去白袍,判處死刑。」

我明明就只是出個任務

一回到白園

大家就拿著兵器對我

大喊背叛者

我問我做了什麼事

大家說我勾結鬼族

我明明什麼都沒做

為何你們都不相信

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甚至說我根本就不該存在

我是不該存在的嗎

我完全愣住了

直到所有兵器捅到身上我才回過神

我被公會抓住

米納斯和老公頭也被收走了

現在已經要把我處決

我已經沒感覺了

反正我是不該存在的

恍惚間……

我好像看到熟悉長槍要刺進我的胸口

我閉上眼

等待那痛處把我吞噬……

~~~~~~~~~~在下是分隔線~~~~~~~~~~~

時間:幾分鍾前

地點:公會廣場最邊緣的角落

「那個人的靈魂很乾淨,一點也不想壞人啊?」碎花偏著頭

「的確,而且他的力量又跟水很親近,應該很適合當水族的使者,可惜要被處死了……」清靈一臉惋惜的說

「如果你幫我一個忙,我可以幫你得到他喔~」碎花露出純真的笑容。

「碎花你又想幹嘛?」海聲咬牙切齒的問。

「幫忙啊~」

「……」你確定你是要幫忙還是來搗蛋啊!

「你就……,剩下的我會處理,就這樣說定了!我先去準備啦!待會見!」說完,碎花就開傳送陣離開,不管其他人有沒有答應。

「……我們是不是該準備逃跑了?」眾人沉默一陣子,有人問了這個問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5 12:04:5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新版)

地點:公會廣場

  「褚冥漾你還有什麼遺言嗎?」冰炎拿著長槍問,不過漾漾好像沒聽到似的,就只是把眼睛閉上而已,冰炎不悅的皺眉頭,長槍提起就要刺進漾漾的胸口……

  突然他發現長槍到漾漾胸前幾公分就無法再前進了,彷彿被無形的屏障擋住了,周圍也不知何時以泛起濃濃白霧,他和漾漾一起被隔離出來了,周圍的吵鬧聲完全都聽不到了……

  什麼時候被人下了隔離結界?對方是甚麼人?竟然可以在公會眾人面前,無聲無息的做的這一切!冰炎十分詫異。

  「嘻嘻!」

  「誰在那裡?」冰炎警戒的往四周看,可惜只看到白茫茫的霧。

  遲遲沒感覺到疼痛的漾漾終於再把眼睛張開,看發生什麼事。

  這時從白霧中才慢慢地出現許多影子……,不對,只有一個影子,是一條灰色的,顏色淡到就跟周圍的霧一樣的龍,就直接把他們圍了起來。那條龍的嘴還在吐著霧,看起來這大片濃霧視乎就是他造成的。

  而在龍靠近頭的位子坐了一個嬌小的身影,是一個小女孩,冰炎是這樣想的,因為那人劉著一頭長髮,而且剛剛的笑聲就是小女孩的聲音。

  「嘻嘻!這個人我要囉~」那女孩有著一頭銀色的頭髮、銀色的雙盼和可愛的笑容。

  冰炎一看見那女孩就不知為什麼放鬆了,不過他馬上又恢復警戒。

  「你是什麼人?」

  「剛好路過的小女孩?」小女孩歪著頭。

  為什麼這句是問句,還有誰會相信你只是路過啊!(冰炎&漾漾)

  「不准你帶走背叛者!」冰炎朝小女孩大吼。

  「可是我的同伴想要他欸~」小女孩露出一副無辜的模樣「反正這個人我就是要帶走,不准跟我搶」語閉,小女孩就手一揮,她騎的龍就立刻要抓住漾漾。

  「可惡!」冰炎想要阻止,可是他卻動不了,他感覺全身就像被人固定住似的,只能看著白霧把他們的身影吞噬掉了。

  當冰炎一看不到他們時,周圍的吵雜聲恢復了,白霧也慢慢的散開了,冰炎也終於恢復行動了。

  冰炎氣憤地把長槍插在地上,公會的人和漾漾曾經的朋友都向前查看。

  「剛剛發生什麼事了?背叛者呢?」

  「剛剛似乎是整個廣場完全被空間法術隔絕了。對方的能力很強,我的破界弓完全起不了作用。」千冬歲說。

  「是的,背叛者被一個小女孩帶走了。」冰炎。

  「什麼?小女孩?」喵喵不可置信的說。

  「冰炎殿下,到底發生什麼事?請說清楚!」公會的人咬牙切齒的說。

  「就是一個有銀色長髮和銀色眼睛的小女孩」冰炎不高興「還有她騎在一條龍的上面,我認為整個空間法術就是那條龍下的。」

  「龍?是怎樣的龍?」

  「是條中國龍,顏色淡到就跟霧一樣,還有牠的嘴裡一直吐著霧。」

  「這些特徵應該夠了,發布通緝令,整個守世界會通緝他們的。」

  「我一定要找他們!」冰炎整個人很火大。

  公會的人走了以後,剩下漾漾曾經的朋友們。

  「冰炎,你覺得這樣算好事嗎?」夏碎問到。

  冰炎沒有回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新第三章(原第三章重修)

地點:未知的地方

  唔,這裡是哪裡?

  感受到身下柔軟的觸感,我是在床上嗎?

  努力的坐起來,來不及看清楚這是什麼地方,就聽到開門聲和很活潑的聲音。

  「疑~醒來了嗎?太好了!」順著聲音頭轉過去,一看就看到一個小女孩,從門那邊蹦蹦跳跳的跑過來。

  「身體感覺如何?會痛痛的嗎?還記得什麼事嗎?叫什麼名字?為甚麼你是背叛者?」問題別霹靂啪啦的丟了過來啊!我要怎麼回答。

  「你是……?」 那個女孩有黑色的頭髮黑色的眼睛,不過她的臉好眼熟……

「你竟然忘了我,是我救了你」瞬間她眼眶泛淚,嘴咬著手帕「你怎麼把我利用完了就忘了我!」蛤!這什麼八點檔劇情,你跟五色雞頭是結拜兄弟吧!我什麼時候利用了你?

  「碎花,你別鬧他了!」一位有水藍色頭髮的少女端著一個碗站在門口「讓他好好休息吧!來,先吧這碗藥喝了。」藥?什麼藥?剛醒過來的腦袋還轉不過來。「雖然已經用法術治療過了,不過在公會受到的傷不是兩三下就會好的。」公會?啊!一聽到公會,我想起所有的事!

  「為什麼要救我?明明我就是不該存在的!」就讓我死在那裡吧!反正沒人希望我存在!我激動的全身顫抖,手裡緊緊的揪著棉被。

  「清靈看上的人,一定是存在的,我絕對不會讓他死的!」碎花突然抓住我的雙手,用她那烏溜溜雙眼認真的看這我。原本激動的情緒就在碎花的注視下平靜下來了。

  奇怪?碎花的眼睛不銀色的嗎?怎麼現在頭髮眼睛都是黑的?還是那些形象都是帶假髮、變色隱眼的效果?不知不覺中我又開始腦殘亂想有的沒的。

  「那是因為我把力量收起來了,我使用力量時,頭髮和眼睛才會是銀色的。」原來如此。我傻愣愣的點頭。

  等一下!為什麼妳知道我在想什麼?

  「因為我看得見你的想法。」碎花笑嘻嘻的說。

  連小女孩也不給我人權,誰可以還我人權啊!

  「人權?這不是原世界的法律嗎?可是這裡是守世界耶!」

  「……」

  「碎花,不要再鬧他了!你也趕快喝藥吧!」那位水藍色頭髮的女生說話了,剛剛好像不小心就把她晾在一旁。對了!我好像還不知道她是誰?

  「我叫清靈」哦!原來她就是清靈。為什麼你也知道我在想什麼?該不會你也聽得見我的想法吧!

  「是因為你的表情和情緒變化。我不像碎花可以看進別人的內心,但我可以感覺到你的情緒。從我剛才說話時,你先是愧疚,我不知道為什麼,再來是疑惑,你又盯著我看,就知道你在想我是誰。我介紹完自己時,你又突然很驚恐。」好吧!可以感覺到我的情緒,我能怎樣?

  「如果你能成為我族的使者,就也能感覺到別人的情緒,甚至是殺意。」清靈突然說道。

  「什麼是使者?」我好奇的完問。

  「你先把藥喝了,我們在告訴你。」清靈張開嘴,正要講話,碎花馬上就搶先說話。

  清靈看了碎花一眼,接著說「也是,你還是先照顧好身體吧!」

  我望向清靈遞過來那碗藥。黑壓壓的藥湯,散發刺鼻的藥味……這不是毒藥嗎?

  不過我還是端起藥,就往喉嚨咕嚕咕嚕的灌下去。

  我覺得他們不會害我,而且如果這真的是毒藥的話,就這樣死去也好。

   嗯!這藥不是苦的,反而喝起來好甜耶!忽略掉刺鼻的氣味,其實很好喝呢!

  「我調的藥,當然會好喝!而且藥效決對掛保證!」碎花開心的說道。我卻差點把嘴裡的最後一口藥噴出來!

  這藥竟然是碎花調的!她看起來就是一個小孩子耶!這時候的我完全忘記在守世界的人永遠不能只看外貌和年紀……

  「喂喂!你這什麼意思!什麼我是小孩,我就不會調藥了!」很顯然,碎花又聽到我在想什麼了。

  「這真的是碎花調的,碎花是我們四族中數一數二優秀的藥劑師。」清靈說出一個我不敢相信的事實。

  我在強烈驚嚇中小心翼翼的把口裡最後一口藥吞下。我怎麼覺得又看見阿嬤在對我招手了……

  「我的藥有那麼恐怖嗎?算了!既然你喝完藥了,就讓清靈來回答你的問題。」碎花哀怨的說道。

  「由我來解說嗎?這要從那邊講呢?就從……」奇怪為什麼我突然這麼想睡,清靈都還沒講耶?

  「咦?藥效這麼快就起效果了?」所以……我會想……睡,快睏到……無法想了……

  「你喝的藥裡,我有加安定心神的草藥,副作用會讓人睡著。」聽到碎花解釋完後我就睡著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