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宿塵影

【遊戲】化句為文(11/26更新規則,請看過再回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8-21 21:04:18 | 顯示全部樓層
看著窗外盛開的櫻花樹,紛飛的花瓣似是訴說著無盡的思念
吶,還記的嗎?那顆我們曾經在那約好永不分開的櫻花樹
還記的我們當時彼此相擁所露出的燦爛笑容嗎?
如果......如過那時我沒有任性地跑到路中央......你便不會離開我了吧
曾經的永遠,如今卻成了永別
你......在另一個世界......過得可好?

題目:我只是需要勇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23 01:24:34 | 顯示全部樓層
站在後台,看著舞台前滿滿的人潮,一陣頭暈目眩,我想我...又退縮了。
在炫麗的燈光下、悅耳的樂曲聲中,能夠帶給大家歡樂的演唱會。
那些一直都是我憧憬的啊...

回望你等待的眼神,我更加迷惘了。
「失敗了怎麼辦?」
「妳是那種失敗就站不起來的人嗎?」
「不,但...」話語被打斷了。
「那麼,在害怕什麼呢?」
「...不知道。」垂下眼瞼,顫抖著。
「妳只是需要點什麼罷了。」我需要什麼?
重新對上你笑開的眼,我明白了。
「我想我只是需要點勇氣?」

我只是需要名為你的勇氣。


題目:無論是怎樣的罪我都會替你承擔(どんな罪も背負ってあげる)
《EGOIST - All Alone With You》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23 20:39:53 | 顯示全部樓層
顫抖著丟下手中沾滿鮮血的刀子,我知道我已經沒有退路
踩在血泊之中,我形容不出這一刻的心情是什麼
殺了這麼多人,這也是我罪有應得的後果吧
落得被包圍逮捕的結局,也算是我自己造成的

「不准動!把武器放下舉起雙手!」
最先從窗戶翻進來的,是一名員警以及談判人員
這樣算是正常流程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一霎那的我是如此的驚訝
我沒有想過,會在這樣的狀況遇見你,我的青梅竹馬
「為什麼......為什麼是你?!」你無可至性的說著,握拳的雙手忍不住地顫抖,一旁的員警也只是冷漠的舉起配槍瞄準我
「這需要原因嗎?我純粹是受人之託旯人錢財在辦事罷了。」直視你的雙眼,我冷冷地笑了
你跟身邊的員警低語著,之後便一步步地向我走來,「我認識的你,不是這樣,你不知道這樣的行為很可恥嗎?你這些年到底在做什麼?」
「你覺得你能懂我?生活如此順遂的你,憑什麼對我指指點點?」憤怒的揪著你的領子,我咬牙切齒的說著
制止了員警準備開槍的手,出乎意料的,你笑了
淺淺的笑了
「我說過,無論你怎麼了我都會陪著你,你忘了嗎?」你空著的手緩緩深到大衣中,在瞬間抽出了一把警備手槍朝旁邊的員警開槍
隨後,衝破大門的警方團團將我們包圍,走上警車的前一刻,耳邊響起了你溫暖的聲音
「放心吧,無論是怎樣的罪孽,為了你,我都會承擔」

題目: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你是否還會記得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25 23:24: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夕陽黎明 於 2016-8-26 11:46 編輯

嘿突然看到這個遊戲,雖然麻煩了點可是好好玩w



【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你是否還記得我?】


我看著窗外一片鳥語花香的景致,放下了手中的筆,四指啪嗒啪嗒的在桌面上敲著,然後視野便猝不及防的被一張熟悉的笑臉給佔據了。
嘶,今天的陽光真夠刺眼的。

「不是吧,言時均,今天難得天氣這麼好,你竟然把生命浪費在作業上面,學霸的世界我果然不懂。」窗外的人兒把頭探進窗內,對我的認真向學表示不予置評。

「不是吧,柳亦緣,今天天氣難得這麼好,你竟然把生命浪費在玩樂上面,學渣的世界我果然不懂。」我挑起眉,換了幾個字就把句子還給了他,一隻手托住下巴,勾著嘴角欣賞著對方瞬間黑掉的臉龐。

好吧,我得承認,其實他也不算學渣,只是我總喜歡看他生氣的樣子,粉嫩的臉蛋變得紅撲撲的,十分可愛。
不過嘛,今天的確是個好天氣,我或許不該把時間浪費在任何時刻都可以做的事情上面。

「喂,不是說要出去玩?」我往窗口靠去,捏了一把他滑嫩的臉蛋,趁他還未發作前掏出了兩張遊樂園的票,見他瞬間眼神發亮,也不計較捏臉的事了,不由得彎了彎眼,道:「走吧。」


「走!眼屎君我們來玩這個!」他一到遊樂園便興奮的跑來跑去,笑臉燦爛而純真,就像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屁孩。

雖然我喜歡他這個模樣,不想潑他冷水,但有一點一定不能退讓:「喂,老子叫做言時均不是眼屎君。」

只是我眼裡的寵溺多到連我自己都沒有發覺。


我們就這樣像極了……熱戀中的情侶,在遊樂園大玩特玩了一整天。
我們在遊樂園裡吃完晚餐後,決定看完夜間特有的煙火秀再回家,畢竟越來越大,忙的事情也越來越多,大概也沒什麼機會再一起來遊樂園玩了。
一朵朵絢爛的煙花在夜空中炸開,映在柳亦緣白皙的臉蛋上似乎比黑夜更加契合,我不禁就這麼看晃了眼。
看著看著,我忽然就想起了一件事。

「喂,柳亦緣。」雖然不忍心打斷他專注的模樣,但我覺得如果此時此刻我不說出來,就再也沒機會了。

我得出國念書了,不能繼續陪你了。

「嗯?」柳亦緣捨不得將視線轉開,仍是痴迷的望著天空,為了表示有聽到便回了我一個字。

我輕輕嘆了口氣。
然後又深深吸了口氣,好似要幹什麼大事一樣。

「我教你的家事都會做了嗎?」

好吧,話到嘴邊總是會拐彎。
我突然有些討厭起了我的不坦率。

「齁你這傢伙真的很煞風景欸!」他終於把臉轉向我,但表情直接從痴迷轉為不滿,不過還是乖乖的答:「都會了啦。」

我突然有一種鬆口氣、如釋重負的感覺。
這樣我不在的話,你也能照顧好自己了吧。
我揉了揉他的頭,不意外的收到一個莫名其妙的眼神。


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你、是否還記得我?


*


柳亦緣突然發現,他以前常常嫌煩的人工晨間鬧鐘不會響了。
他立刻抓起手機,撥了一號鍵——那是言時均、也就是他的人工晨間鬧鐘的手機快捷鍵。
嘟、嘟、嘟……明明就是尋常的通話等待音,柳亦緣心裡卻莫名堵的慌。
這心塞一直持續到手機裡傳來了熟悉的女聲:「轉接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如……」才停止,他啪嗒一聲掛斷了。

然後轉為心慌。

言時均從來不會不接他電話的。
他慌亂之餘猛地看見一張被保存完好的遊樂園票根——他和言時均那天的對話竟在這一瞬清晰的印在腦海裡。


『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你、是否還記得我?』


他突然全都懂了,為什麼言時均會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之前的怪異舉動又是為了什麼……。

媽蛋。

「你個混蛋,我可是個記憶力跟金魚有得比的學渣,怎麼可能會記得你啊。」

可是他他媽的被灌了一堆補腦丸,腦子突然好使到爆。



+++
欸嘿突然想練練第一人稱,結果發現還是第三人稱比較順手#
然後其實角色是我的原創文內主角名,但是其實很多設定性格什麼的都不一樣所以(ry

題目:【If love's a fight then I shall die】(若愛情是場戰鬥,那麼我情願死去)

其實這是《Angel with a shotgun》的歌詞,我只是覺得很有感覺(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9-9 21:34:3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夏羽 於 2016-9-9 21:35 編輯

這首歌不錯聽~滿喜歡的~
--------------------------------
世人都說人鬼殊途,人跟鬼是無法在一起的
而天使,亦然

昏暗的小巷中,名身材火辣的女子依靠著酒吧後門的牆,金黃色的波浪長髮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有點暗沉
女子手夾著一根菸,煙霧輕輕飄散在空氣中,似是為女子的臉上蒙上一層薄紗
「終於找到妳了,妳到底知不知道妳現在在做什麼?」突然間,一名有著同樣燦爛的金黃色頭髮的男子緊抓著女子沒有拿菸的手,急迫地詢問道
「私自離開也就算了,妳知不知道隨意殺人是會被懲罰的?」男子蔚藍的雙眸強勢地盯著女子略顯黯淡的紫眸,「回答我啊,葉穎!」
無視著手上傳來的劇痛,葉穎淺淺的拉開了一道微笑,「吶,蒼塵,你知道什麼是愛嗎?」
不等對方回應,葉穎笑著繼續道:「為什麼呢?起初是因為那裡太無聊了,成天就是要施予祝福、降下聖芒、提點虔誠的信徒......這樣的生活有什麼意義?」
「所以你就可以隨意拿著你的獵槍去殺人?」蒼塵憤怒地拍開葉穎拿著煙的手,將菸打在地上「那個是用來懲戒惡徒的,你居然就這一隨便動用特權去傷及無辜嗎?」
「你知道我在這裡的職業是什麼嗎?」無視對方的問題,葉穎痴痴地笑著

「我,可是殺手啊。」

§
「吶,小葉,你會一直待在我身邊嗎?我最愛的,就是妳囉。」記憶中他的微笑是如此的令人心動
我想,如果這就是所謂的愛情,那要我放棄什麼都可以
初來這個時常旁觀的世界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令我感到新鮮,愛情,也是如此
我願意放棄自己的一切,包括名為「天使」這個至高無上的身分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那時的我,一直如此堅信著

昏暗的房間裡,幾乎所有能摔的東西都散在地上
碎玻璃、紙張、甚至是椅子全部都倒在地上,碎片割傷了跪在地上哭泣的女子,鮮紅的血灑落在地
「葉穎......妳聽我解釋,我沒有那個意思......」裸著上半身的男子伸手想輕撫女子的肩頭,卻被狠狠拍開
「解釋?妳還要解釋什麼?解釋是她先誘惑妳的嗎?」憤怒地瞪著男子,「對方都來威脅了,還大剌剌的秀出妳們的對話,這樣也叫妳對她沒意思?!」
「更何況她現在還一絲不掛的在『我們』房間裡,你當我傻子嗎?」葉穎冷冷的勾起唇,「你也不用解釋了,要我離開就直說,愛情本來就是戰場,我只不過是很剛好的輸了而已。所以,你不用在挽留,我走。」
葉穎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大門。

§
「妳就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破戒殺人?」蒼塵搖晃著葉穎的雙肩,「到底知不知道妳這樣做會有什麼樣的懲罰?!」
「你不會知道愛道入骨要剝除有多痛,」葉穎怒視著蒼塵,紫色的雙眸中,有憤怒,有不甘,還有一絲隱藏極深的......悲傷
「如果愛情是戰場,我情願死去。」一滴輕淺的淚滑落葉穎頰邊,「我為了他放棄了一切,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了,與其乖乖回去受到懲罰,不如自我了斷比較快,懲罰後,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還能為什麼活。既然如此,不如死了算了。」
撥了波柔順的捲髮,葉穎拍開蒼塵的手,俐落的轉身,緩緩走出小巷
「你回去之後,就告訴祂,我會自我懲罰,別了。」

---------------------------------------------------------------------------
呃阿啊有點崩掉了......(掩面)希望還可以接受......

題目:最美的是遺言,最醜的是誓言(這是還魂門的歌詞~覺得很有感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9 22:47:3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你答應過我的,忘了嗎。」血液自腹部的大洞湧出,蕭毓棠卻毫無止血的意願。「你答應我陪我走一輩子,你答應永遠不嫌棄我,都是謊言嗎。」

「是,但妳又能如何?」他笑,一如他們初遇之時。「跟著我,也許我還會留活路給妳。」

「莫要欺人太甚了,你當真以為我奈何不了你?那未免太小看蕭家了。」冷冷的勾起嘴角,她拔出劍,任憑鮮血更加張狂的噴出。「活得卑微不如死得傲然,犯蕭家之人必付出代價。」

「此話怕是蕭毓繁的遺言吧?」他嗤笑,「她倒好,死了都不讓我如意。」

「我也不會。」扔了染血的長劍,蕭毓棠憑空拉出一把長槍,槍花挑釁似的張狂。

「你毀了誓言,我自當遵從家姊臨走的交代,每一筆債我都要跟你討回來!」


我寫得好像有點怪,歌詞好美ww

題目:這個世界大到一生都走不完,卻也小到無我容身之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9-9 23:05:06 | 顯示全部樓層
窗外正值春季,鳥語花香,百花綻放的景色是多麼明豔動人
坐在書桌前,看著窗外的美麗風景,孩子們歡快地追逐嬉戲、情侶們浪漫漫步,構成ˋ幅令人溫馨的場景
充滿無限希望的風景,卻不是我可以踏足的地方
就好似站在光與暗的交界處,望著待在光中的人們幸福美滿的樣子吧
在這個世界中,是不是也有更多比此地更美的風景?
好希望自己也能有一天可以用自己的雙腳去行走、用自己的雙眼去記錄世界的美
只可惜,我是沒有這個權力的吧
輕淺淺的笑了笑,我闔上眼前寫了幾行字的筆記,一如既往的將桌面收拾乾淨,緩步走出這間屬於我的房間
這世界......應該很大吧,只可惜......我不能、也無法將這個世界收進眼底
世界雖大,卻沒有我的容身之處

朋友的背叛、丈夫的離異、孩子的不諒解、世人的譏諷
是的,世界就是如此殘酷與現實,只要有任何一點汙點不被社會接受,就只有被社會拋棄的分
就這樣了吧,帶著灑脫,一絲絲的留戀都不要留下,就這樣靜靜地離去
或許,到了下一世,就會有我的容身之處吧

----------------------------------------------------------------------------------------------------------------------
恩,寫的......有點遭www

題目:時間會淡漠傷痕 也許放手是新生(這是我等你到三十五歲的歌詞~這也是一首我很喜歡的歌((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9-10 01:43: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異夜之風 於 2016-9-10 02:06 編輯

  緹薇坐在沙發上,無神地盯著茶几上的請帖發呆。

  已經不知道維持這個姿勢多久了,她只知道脖子有些痠痛,像是著火般灼熱,屁股坐得有些疼痛,而雙腿早已發麻。

  但她還是盯著那張紅得刺眼的喜帖,像是把那精致的「囍」字鏤空刻在心裡,又像是單純折磨自己一般,盯著。

  良久,她站起身,到櫃子裡拿出一個摺疊過的紙箱,走進房間,撐開後放在地上,接著開始翻箱倒櫃。

  床頭的娃娃全都丟進箱子,還有牆上的畫、書櫃上的幾本書和一張專輯。
  緹薇拉開抽屜,拿出一只已經停擺了的手錶,抵在額頭許久後,深呼吸一口氣,也扔進了紙箱。

  因為是要直接扔回收的,所以她就沒再花力氣用膠帶封箱了。

  她抱起箱子,雖然沒放多少東西,但就是莫名的沉重。她掂掂重量,嘆了口氣,踩了拖鞋便出門下樓。

  箱子雖然不重,但體積卻足以遮人視線,尤其是她這種又矮又小隻的女孩,因此在下樓時,格外讓人心驚。
  她一腳先往下探探,踩到了下一階時,才敢接著走。

  然而防不勝防,就在最後幾階時,緹薇不禁鬆懈下來,一個踩空就往前撲。
  她嚇得鬆手把手上的東西放開,雙手往前亂揮,希望找個地方抓。

  「砰砰砰——」
  箱子裡的東西落了一地,但卻沒有緹薇吃痛的叫聲。

  她心神未定地發了會呆,才抬頭望向那個牢牢抓住她的好人。

  「你沒事吧?還好嗎?」男子似乎也被剛才的情景嚇了一跳,瞪大眼睛看她有沒有摔到。見她已經好好地踩在地上,這才放手。

  「沒、沒事,謝謝你……」

  「不客氣,你沒摔傷就好。」男子笑了笑,手腳俐落地把東西收進箱子裡。他拿起手錶,愣了愣後摸了下外殼確認,然後轉頭遞給緹薇,說:「那個……手錶的玻璃好像有點破了欸,而且還停了……」

  「啊,沒關係沒關係,那個早就壞了,這些都是要回收的。」緹薇搖搖頭,把手錶放進箱子,就要抱起來。

  男子搶過她手上的紙箱,對她挑眉。「這種東西我幫你搬吧,你這麼小隻,到時候又摔倒了。」

  「不用啦,很近的!」

  「就讓我耍個帥嘛!」男子鼓起臉頰說。「而且你是我搬進公寓後看到的第一個人欸,我請你吃晚餐吧?說不定多做幾件好事會有好運欸,幫幫我啦?」

  緹薇愣了愣後,不禁失笑。「我才剛跌倒欸,不怕我把霉運傳給你嗎?」

  「那不然就當我幫你洗霉運啊,去吃豬腳麵線吧。」

  「噗,還有這樣的喔……」



  「喂,新郎倌喔?哈哈哈,先跟你說個恭喜啦!可是我們這圈朋友之前都沒風聲欸,太不夠意思了,不給禮金啦!」
  「好啦當然是開玩笑的啦,給你包多一點,到時候灌你酒的時候狠一點哈哈哈哈!」
  「兩個人,我會再帶一個去喔。」
  「對啊男朋友,還不錯啦,滿溫柔的,搬東西很好用又很搞笑。」
  「聽起來很幸福?我也覺得。」
  「嗯嗯,謝啦謝啦,也祝你幸福喔,掰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還好寫完加找完題目後沒人留新的(?)
  啊啊啊我這個北七還忘記自己埋的伏筆在幹嘛,還好重看有發現

  題目:此時此地和溫柔地笑著的你,都是讓我感動得想哭的最珍貴的寶物啊
     二宮和也的「虹」非常溫柔雋永的歌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9-10 23:23: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夕陽黎明 於 2016-9-11 16:39 編輯

不想念書所以跑來混了(#
話說這句歌詞也太深情qwq


【此時此地和溫柔地笑著的你,都是讓我感動得想哭的最珍貴的寶物啊】



人終有一死,他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離去方式各有不同罷了。
望著近在眼前的絞刑臺,他幽藍色的瞳孔沒有一絲波瀾。
直至他站上臺階、脖子被套上繩索,他也不覺得他有錯。
不過是他的信仰不同而已,這些人憑什麼說他是異教徒、會給世界帶來災禍,必須處死?
這些人到底有什麼資格,他好好的工作、安分守己、從不犯法,即使為了養活生病的妻子他也不曾因為生活困苦而偷竊……到底哪項罪極至死?
不過在掙扎了幾次、又被拷打了幾次後,他倒是什麼也不在乎了。
反正在世上他也只剩下他的妻子了,而他也早已將她託付給一個生活較為富裕的好友。

繩索開始緩緩收緊。

一切都無所謂了……他仰起頭想要看最後一眼蔚藍的天空,只可惜身為異教徒的他是不被上帝眷顧的,他看見的只有無盡的灰。
罷了,反正就只是普通的藍色,也沒什麼好看的。他有些自暴自棄的想。

然後他聽見了一聲槍響。

那不是射擊某個生物的信號,而是他即將死亡的象徵。
劊子手在那瞬間踢倒他身下的臺階,他的身體受到地心引力的影響而下墜,繩索也因此更加緊貼他的頸子,在感受到頸椎被扯斷、喉管被拉長的前一秒,他確信他聽見了一道極為熟悉的叫喊,他不會認錯的。

「魯賓(Reuben)!」聲音悲戚而慘烈,帶著明顯的嘶啞。

那是他的妻子。
他幾乎來不及反應,但在那剎那間腦中卻突然浮出一句話。
吾所信仰的神啊,如果能再活一次,吾希望還能見到吾妻。

*

魯賓意識回籠,他知道他死了。
他知道他不會到達天國──那是只有信仰耶穌的信徒才能抵達的地方。
他到底是一個戴罪者。
那先感觸了身下的觸感,只覺得和自家的床鋪一樣,不是很柔軟卻帶著令人安心的味道。他有些奇怪的張開眼睛,觀察了下四周,然後發現──這是他的家。
他猛地坐起身,然後毫無意外的因此而暈眩,他扶著額緩了緩,然後就看見床旁那熟悉的纖細身影。
……他回來了?
還來不及思考什麼,就看見原來趴在床上的女子抬起頭,驚喜的望著他:「魯賓!」
女子的臉龐依然是他熟悉的清麗輪廓,卻沒了那些歲月與疾病留下的痕跡。
怎麼可能?他不是被絞死了?怎麼還……

「魯賓你終於醒了!你都不知道看到你突然暈倒我有多害怕……」女子叨叨絮絮的拿起了一旁的藥碗遞給他:「再怎麼缺錢也得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不然你只能花更多錢來養病,這個還要我教你?」

他愣怔的接下來喝下,看著女子滿意而溫柔的笑臉,他突然落下了淚。

女子嚇了一跳,手忙腳亂的給他擦了眼淚:「怎麼了,我說錯什麼嗎?怎麼突然哭了……」

雖然女子是以極小的聲音嘟嚷著,但因為魯賓離得她極近,聽得一清二楚,他沒有說任何話,只是輕輕的搖頭,淚仍是無法停止。


因為此時此地和溫柔地笑著的你,都是讓我感動得想哭的最珍貴的寶物啊。



————
文章總是如此冗長我也是醉了#
Reuben是新生者的意思,本文內解釋為重生。
有點像傳教文……我真的不信耶穌Orz
(其實我是魯賓(不
這真的不是傳教文(正色
然後我上次的題目好像被放置了很久qwq
希望這次不要再這樣句點大家了QAQ

題目【And if you feel you're sinking / I will jump right over, into cold, cold water for you】
(如果你覺得正在沉淪 我會立刻跳下冰泉冷水拯救你)

取自《Cold Water》,這首歌有夠好聽qw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11 09:56:21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上寫得好好看,不太好意思接啊ww就怕一對比顯得我寫得更糟糕
希望各位不嫌棄w


「滴答」一聲,雨水順著屋簷滑下,落在銀髮青年額上。

他沒有移步,任雨點落在身上,微微彈起的水迪猶如一朵朵曇花一現的花。

「尹尹?」經歷許多波折卻不減溫潤的嗓音自他身後傳來,孤尹耒隨即感覺到一把傘遮住了風雨。「怎麼還坐在這裡淋雨?在想什麼嗎?」

「……沒什麼。」他搖頭,卻聽見輕笑。

「我雖不是擅長感應情緒的魔族,卻也與你相識多年,你當真以為瞞得過我?」替孤尹耒披上外衣,蘇奈梅道著。「『我是神的耳朵,願傾聽一切煩憂,只要你願意訴說,神將派遣其使者予以協助。』」

「一個天使對魔族這樣說,傳出去還不笑死人。」孤尹耒哼了哼。

「神聽見你的話語才會莞爾。」蘇奈梅微微一笑,知道這是對方願意開口了。「說吧。」

「……魔族每十年就會把十到十九歲的孩子送到深淵試煉,你知道吧?」

「知道,我記得你不是滿十歲那年就參加了嗎?」

「對,但魔族內部以對失明後實力可能不足以擔任少主為由要求我參與。」曾隻身闖出深淵的魔族少主露出疲倦的神情,「『十歲就能闖出的深淵,想必相隔十五年後更是易如反掌。』」

他重傷未癒實力無法發揮豈能牽扯到失明,不過是不滿他跟天使族少主走得太近罷了。

「沒關係的。」蘇奈梅勾起看似無害的笑容,「頂多去魔族闖一闖把你拉回來。」

你在哪裡,我們這些夥伴就會在哪裡;你有難,我們赴湯蹈火也要救回你。


題目:愛若執炬迎風,熾烈而哀慟。(《不老夢》歌詞)

點評

謝謝讚美XD完全不嫌棄,只要不讓我冷場就好了XDD 不過倒是有點好奇到底誰才是魔族,目測是尹尹,但是中間蘇奈梅好像說自己是魔族(遠目  發表於 2016-9-11 16:4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