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路鷲

[同人文] 【第二人生冰陽】如何讓一位傲嬌追到一位傲嬌 #08 0217(二更)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2-17 23:21: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燄心 發表於 2016-9-24 22:13
路鷲加油啊!燄燄看過兩篇文都很好看。龜速沒關係,只要能更文就行了!

非常龜速真的很抱歉(´Д⊂ヽ已經更新了一點點 稍微止渴一下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17 23:22: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38代十二聖騎士 發表於 2017-2-8 09:34
大大更文啊!!
太陽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很期待後續ㄝ~大大~下一章~

後續緩慢出來了!雖然太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就是這樣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18 02:43: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路鷲 於 2017-2-18 11:32 編輯

#8





很冷。

真的很冷。

刺骨的冷意幾乎貫穿他全身,熟悉卻陌生的暗屬性緊緊包圍著他。好在自己的光屬性還在頑強地抵擋著越發緊逼的暗屬性,不然天使的身軀沾上了暗屬性後果恐怕很難堪……

不僅要忍受從上輩子就體驗過被黑暗侵蝕光屬性的感覺,還要在完事後被審判寒冰和綠葉三個老媽緊跟在屁股後面天天被監視——可能不止他們三個,甚至是整個光明神殿聖騎士包括他們上上下下全部的各族隊員和自家的老師!

皺起了眉,沒想到在這種情況自己還能去想這種事情,似乎顯得悠閒了點。他記得他可是在遇見那些和上輩子他們就經常在打的黑暗生物相似的鬼東西……何止相似了,根本就是從上輩子直接複製粘貼的黑暗生物嘛!還有環繞在他周遭慢慢逼近他的暗屬性,根本就是他曾經身為魔王就在使用的暗屬性,熟悉的令人髮指!

評估了自己的身體狀況,身上幾乎都沒有受到什麼重傷,都是小擦傷或者刮傷之類的小傷口,隨便治愈一下、甚至放著不管依靠天使的治愈能力就能治好的傷口。

既然如此,乾脆選擇不浪費聖光屬性的太陽直接丟著傷口讓他自己去癒合算了,但是現在這個場景……

除了自己身上發出的亮光外,幾乎看不見任何東西,都被濃濃的暗屬性給包圍了,在他自身的亮光所及的地方都是漆黑一片,就連嘗試丟個光球過去也很快就被吞沒,像無止境的黑洞一樣圍繞在他身邊,但是除了慢慢逼近以外卻什麼表示都沒有,絲毫感覺不到任何敵意,倒是有種連他都不可置信的——

親切感。

「搞什麼鬼……」
默默提高了警戒,太陽握緊了手中的太陽神劍,絲毫不敢邁出一步,只能靜靜的站著觀察周遭,等待著變化。

『哧拉——』
但就在剛這麼決定的時候,像是撕破紙張一般的聲音響起,隨即他頭頂上的黑暗就從中間開始像紙張一樣撕裂,像熟悉的光亮迫不及待地照了進來,讓一直呆在黑暗裡突然遇見光芒的他皺了一下眉。

等到黑暗結界完全消失的時候他才發現不遠處站著的是用了上輩子的聖光破解黑暗結界的友人,後者看見他時迫不及待地向他跑了過來,意外的,他看見在他熟悉的友人身後跟著的還有同樣熟悉的一大群人。

「雷瑟!還有你們——」
看見的都是熟悉的人後瞬間放下了剛剛緊張的心情,太陽也連忙跑向雷瑟等人的方向。與雷瑟回合後,不意外看見了他搭檔絕對不算好看但還是有著松了一大口氣的表情,以及身後他上輩子和這輩子的十二兄弟以及他的暗戀對象和他的搭檔。

「竟然來了這麼多人,而且連這個混血死精靈也來了!」
沒想到之前還在想要怎麼面對的人倒是自己跑了過來,於是反射性的像以往一樣和他抬槓,不過也沒等冰炎反應,太陽就轉向竟然也跟著來的烈火暴風等人。

「只是一個救援任務沒想到就動用了這麼多人,我想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吧。」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他的十一聖騎士除雷瑟之外都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再看了看雷瑟,最後由暴風悠哉的開口道:
「連飯都還沒開始吃,就看到審判一臉緊張的離開家裡,還開了個不讓我們能追踪到的傳送結界,想都是太陽那邊出了問題吧。領頭的太陽騎士出事我們還能悠悠哉哉吃飯就有鬼了,就二話不說前往公會總部,不顧警告趕上正在前往這裡的審判和冰炎等人,於是就是這樣啦。」

從上輩子相處到現在,當然曉得只要暴風一表現得很悠哉就能知道他絕對是生氣的太陽看著有點心虛的審判,有點訝異的挑了眉,而審判只是有點窘迫地看著他不語。

「玩鬧就到此結束吧,還有正事沒做呢。」
一旁的冰炎突然開口提醒現在的情況,不用使用感知,太陽都知道他們已經很靠近暗屬性變異的源頭了。倒是……太陽望著冰炎,看著他的眼睛,意外的沒有發現任何帶有藐視的眼神,甚至還能感覺出一種……舒了口氣的感覺。

怎麼…
可能呢……

應該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但是,卻很在意。

「明白了。接下來全力直衝源頭,直接將變異的暗屬性一個不剩的淨化掉,有了你們的話就簡單多了。」
最後一句,他是看著從上輩子轉世,靈魂內依然存有聖光的十一聖騎士們說的;而冰炎和夏碎,他們自會發揮自己的能力,根本不需要費神命令。
「雖然不需要多說,但是這裡的黑暗生物和鬼族不一樣,是很純粹、由黑暗孕育出來的生物,弱點是全身上下暗屬性最濃、身體的最堅固部位,了解嗎?」

他的十一聖騎士應該不需要多警告就會自己解決,畢竟這是他們從上輩子就在應付的東西;而冰炎和夏碎呢…在來這裡的路上應該多多少少都有遇上,也許也沒有提醒的必要。不過眾人(當然除冰炎以外)都很一致的回答:

『了解!』

----

一路毫無阻礙……或者說以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的氣勢直搗黃龍所以才毫無阻礙的眾人很成功的一路來到了像是古神廟一般的廢墟裡。沒想到竟然會在洞窟深處發現古老的遺跡,讓眾人都感到驚訝,也大開了眼界。

「這是沒被記錄在任務資料裡的東西。」
不需拿出情報水晶確認,記憶力一向優異的太陽在腦袋裡重新默念了一次任務介紹,十分確定上頭絕對沒有記載到這個古老的神廟遺跡,不自覺的讓他皺起了眉。

「看那邊。」
越過了帶頭的太陽,冰炎很自然的站在洞穴路口深處的充滿了黑掉的血跡和青苔的遺跡拱門,指向拱門過後就豁然開朗的龐大空間,都是同樣設計的古老神廟遺留下來的廢墟,除了神廟中央雜草叢生的庭院外幾乎都沒有完好的遺跡,都是一座座斷裂幾乎看不出原貌的廢棄石堆,同樣覆蓋了青苔和種種花草,有些還能看見顯眼的黑色血跡,讓人不禁聯想這裡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情。

不過意外的是庭院正上方的洞頂竟然有個天然開口,月光從那邊灑落了進來照在廢墟上,為這個詭異的地方又增添了絲絲淒涼。

「竟然有天坑……但是記得來的時候根本沒看到後方有洞口啊。」
大地詫異地喃喃道,說出了大家的心聲。沒錯,就連一開始來這裡進行淨化任務的同時當然也進行了環境偵查,但是同樣也完全沒發現這個洞窟有天坑的太陽少見的同意了大地的說辭,謹慎的邁著步伐往位於正中央的、整個遺跡唯一完好的庭院走去。

有種……怪怪的感覺。

不知為什麼來到這個廢墟後心裡有點煩躁,不過太陽無視了他,轉而詢問審判剛剛就在想的問題:
「雷瑟,話說我失聯了多久?」
「從和你最後一次通電過後不久,大概半個小時,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而跑去詢問巡司,之後就看見你之前說過的新手巡司狼狽而歸。」
雖然嘴上淡淡的說道,但是說到那個巡司的時候雷瑟的雙眼還是露出了絲絲殺氣:
「之後再過不久就得知了你遇難的消息,然後召集了夏碎和冰炎,過後其他人自己加入,然後就這樣了。」
語閉,他嘆了口氣緩緩說道:
「不過你沒事就好了。」

「啊啊,當然。」
不需要多加言語,太陽微笑了起來,大有:我格里西亞·太陽才不會這麼簡單就被打敗,之類的自信發言。

不過還是有點奇怪……

「太陽,雖然這裡看起來真的很美很詭異,但是源頭到底找到了嗎?」
遠方傳來刃金無奈的喊聲,太陽白了他一眼,仍是轉身面對著庭院,閉上了眼,專注地發起了感知——


但是…

「怎麼樣?」
慢慢地走到正在散發感知搜索源頭的太陽身邊,但是卻發現他的神情有點不對勁,冰炎皺起了眉詢問道。

「沒有。」「什麼?」

「我找不到…我找不到源頭!」
睜開了眼,感到很錯愕的太陽看著突然被他這樣沒頭沒腦的開口而困惑的冰炎,一字一句的重申到:
「我找不到源頭!雖然不用感知都能感覺到很濃的暗屬性,但是卻怎麼也找不到源頭,就像是這個源頭根本就不存在在這個洞穴一樣,完全感覺不到任何釋放暗屬性的地方!」

「怎麼可能!就算沒有你那個感知也能察覺到那個源頭就在不遠處而已!」
聞言,同樣臉色大變的冰炎不可置信的說道。他從一踏入這個洞穴開始就能很明確的感覺到濃濃的暗屬性,只是能知道大概在哪個位置、但是不能完全確認源頭是在哪裡。連夏碎和審判用了種種術法也不能,據說連他們上輩子用的魔法都探查不到源頭在哪裡……難道這個源頭真的變異得如此厲害了嗎?

但是和太陽會合過後他卻能真正確定源頭就在不遠處而已,甚至可以說是近在咫尺,而且貌似那個源頭似乎連自主性都有了,還會隨著他們而移動,一直保持著極度靠近的距離但卻無法讓他們察覺到,到底是……

「甚至近的根本可以說是從你身上冒出來的——」
冰炎的聲音嘎然而止,原本還充斥著兩人對喊聲音的廢墟剎時靜了下來,其他人都瞪大眼睛向著他們兩人看,就連太陽眼前的冰炎也少見的露出了愕然的神色。

極其靠近,隨之移動,無法找到根源……

難道是——

太陽機械式地向下看著自己的胸膛,冰炎的手指著的左胸胸口密密麻麻的冒出了粒粒的黑霧,逐漸從太陽胸口開始蔓延,變成他整身都在開始散發出這種濃濃的黑暗。


無法找到源頭,因為他自己就是源頭。


只是一瞬間的事,金色的發逐漸染黑,眼白逐漸被相反的顏色替代,這個暗屬性慢慢充斥著身體的感覺他很熟悉,不論是黑色一點一滴的慢慢取代金色的感覺,還是本來就不弱的身體獲得比此更加強大的力量,這些他一點都不陌生,他還曾經享受過,

只是這次,


他不想要。



「不——」
在眼前所能看見的一切被染黑之前,他唯一記得的是他向冰炎伸出了他的手,希望有誰、有誰能來拯救他不讓他被黑暗侵蝕,然後做出自己將會後悔一輩子的事情。



至少別是他的兄弟,

別是他的朋友,

別是他喜歡的人。




在最後那一眼,他看見冰炎堅定的把手伸向自己,想要抓緊自己,但是卻被驟然從他身體爆發的黑暗屬性給彈開的一幕。


拜託別再從來了!


腦袋閃過的是上輩子種種的痛苦記憶,以為這次轉世不需要再背負這種重擔了,但是誰能想到,這世上也有神也沒預料到的事情呢?

絕望而痛苦的閉上了眼,他感受著黑暗像噬人的流水一樣將身上的光屬性慢慢覆蓋,湧入全身。














----

「任務地點就是這裡了。」
離開散著光芒的傳送陣,冰炎抬起頭好好的端詳了充斥著滿滿暗屬性的洞穴入口,轉頭望向站在自己身後的夏碎和審判兩人。

「走吧。」


然後邁開腳步——





===
連自己都嚇到的熱騰騰的二更哦(不
沒錯這章開始就開虐了,而且個人覺得虐的還不錯(##
其實自己私心很喜歡這種突然揭曉震驚事物的那種感覺(什麼鬼),希望大家在看到說太陽本身就是源頭那邊有被嚇到ww
然後最後最後為什麼又會出現冰炎審判和夏碎了呢?不知道有沒有人猜到,我們拭目以待吧( ・ิ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8 03:33:37 | 顯示全部樓層
回來就好!!
小格在回憶!?不會是真的又虐要變回魔王/_\?
他體內不是有親長可以救他嗎...?這不會是虐文..!?可以不太虐嗎?
期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8 08:32:3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實我期待不是虐我期待的是那個新巡司會被怎麼弄0.0想想就好好玩喔・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8 09:44: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該不會一開始出現的人其實是假的吧?!期待下一篇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8 18:27:00 | 顯示全部樓層
太陽要變魔王了嗎?
話說太陽為甚麼是源頭?
是上輩子遺留下來的嗎?
大大更文!!期待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8 20:41: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黑暗元素的夢魘嗎XD心中所珍重的人消失在自己面前使人發狂更容易墮入黑暗所以是假象下面則是真正的他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9 00:22:27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個是幻覺嗎?前面。
是說,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9 10:19:1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我是新讀者哦!(揮手)大大要怎麼稱呼呢?大大的文好好看耶!但是怎麼斷在這種地方啦!TT求後續!大大是日更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