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路鷲

[同人文] 【第二人生冰陽】如何讓一位傲嬌追到一位傲嬌 #08 0217(二更)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5-30 19:35:5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雨默靈 發表於 2016-5-30 19:27
咦咦更新好快喔ovo
冰炎真不愧是傲嬌///內心小劇場都run那麼激烈了還一臉淡定wwwww
(冰炎表示:因為我是黑袍 ...

嘿嘿www果然因為是黑袍嘛XD
內心小劇場都天崩地裂了表面竟然還那麼淡定什麼的www
內存差不多要放完了所以之後應該不能這麼快更新了喔喔ˊ_>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5-30 20:43:40 | 顯示全部樓層
玻璃心噼哩啪啦碎掉的小劇場。
XDDDD芸音看到這段笑了~
好期待宴會會發生什麼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5-30 21:53: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什麼!?(看上面留言       要開虐!?  為何要虐啊~~~~(慘叫   我想要甜甜的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2 19:42: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路鷲 於 2016-6-2 21:14 編輯

因為虐有促進感情作用( ՞ټ՞)(喂#
不過不用擔心結局一定是甜的!我向冰陽兩夫夫們發誓!(被火燒被風刃砍

----



如何讓一位傲嬌追到一位傲嬌 #04

「誒,學長也有去嗎?」
放學後在黑館的交誼廳遇到閒閒無事的冰炎正坐在沙發上翹著腳繼續閱讀下課還沒看完的書籍,禇冥漾在經過了一段交談後碰巧得知了關於下個禮拜太陽學長他家舉辦的宴會的最新驚爆消息。

頓時他只覺得晴天要霹靂世界要末日他卑微的小命要不保了。

天啊!審判學長到底在想什麼啊啊啊啊啊!?
竟然邀請學長去那個笑面鬼巡司兼血腥天使兼戰靈天使族少主兼學長死對頭家裡舉辦的宴會!
這是要我們死一百回不止的意思嗎啊!?
我能現在反悔不去嗎?和喵喵講一聲家裡突然有事還是什麼吧⋯雖然不是要詛咒自己家⋯啊!要死該不會妖師言靈會用在這種地方吧——

「褚,給我閉腦!」「嗚噗!」

隨著冰炎暴怒的一聲,力道不小的拳頭就這樣一拳往他那位學弟的頭揍下去,伴隨而來的吃痛的叫聲徹響了整個黑館的交誼大廳。

用雙手摀著仿佛漫畫才會出現的腫起來的大包退到牆角,禇冥漾一臉『你不是說你已經沒再侵腦的嗎為甚麼還會知道我在想什麼學長你果然是鬼啊啊⋯』等等冰炎將之省略的哀怨神色,他冷哼了一聲將視線從那位神煩的學弟移走,順帶拋下一句慣例的:

「因為我是黑袍。」

換來的是他那位學弟想翻白眼但是又不敢翻的只能乾瞪著眼、無奈又好笑的表情。

想到了些什麼,冰炎輕鬆地靠著沙發,露出了一絲冷笑帶著玩味的眼神看著自家學弟:
「我聽雷瑟說了,一旦拿到那張請柬的話,不論你當天有什麼重要的事,不管是被鬼住追殺還是地震山崩海嘯都要出席,不然就會被那傢伙的兄弟們施過術的請柬給⋯⋯掉哦。」

之後他就看見了他學弟當機站在角落裡生灰塵的表情。

雖然冰炎不會承認,但是他學弟在這種對他來說『非正常事物』的方面真的很蠢很好玩,只要每次勾著冷笑對他說一些很普遍的東西就行了,屢試不爽。(漾漾:不學長,那些一點都不普遍啊啊啊啊!)

見他學弟貌似不會這麼快從他腦裡那些如海一般多的吐槽裡回神過來,冰炎就這樣放著他在角落裡不管繼續閱讀他的書籍了。




「⋯呃,說到太陽學長的宴會,不知道這次主題是什麼誒⋯」

從古精靈文堆中抬起頭來,冰炎將視線放在不知過了多久才終於從角落裡回神過來然後抱著書包坐在他對面不知道想到什麼、正有點不自在地搔著臉、面露不安地開口的褚冥漾。

啊,應該是因為通常在這位冰與炎的殿下面前提到他那位大名鼎鼎的死對頭的人通常都沒有好下場吧。


「主題?」
忽略學弟臉上那神煩的表情,冰炎輕輕挑眉,這麼說來,他似乎沒聽過關於那位天使與他的兄弟們所舉辦的宴會的細節⋯畢竟這是他第一次被邀請嘛。

前幾次似乎都是基於參加者的安全考量,所以冰炎都沒有收到邀請——或是他的任務檔期剛好撞期又或是那位天使少主完全不打算邀請他,誰知道呢。

總之,冰炎都儘量裝作不在乎也不屑那位天使少主所舉辦的宴會或其他的事情,但事實上卻是⋯⋯



不要問,你會怕。


不過事後他的血緣上的兄弟、那位擅長烹飪和做點心的伊蘭·寒冰(伊希蘭·寒冰)總是會送他一些宴會上剩下的甜品,不得不說那些甜品真的非常好吃,幾乎不亞於精靈族或翼族出產的甜品。

回到現在,他的學弟了然的『啊』了一聲,說著,
「學長沒去過太陽學長的宴會吧。」
如此快狠准地將冰炎不願說出口的傷疤狠狠地撕開再撒鹽添醋,讓冰炎輕微的錯愕了一下。

他緊握著拳頭忍耐著要把他妖師學弟種在沙發隙縫裡的衝動,露出了燦爛卻散發著嚴重黑氣的微笑對著他親愛的學弟慢慢開口:

「褚,你欠扁嗎?」

「對不起學長。」
回答的同時,禇冥漾大力地往沙發內塞,充分地表達了能離他學長多遠就多遠的意思。

雖然他根本不知道他究竟說錯了什麼,難道扯上那位天使少主的所有事情統統都是學長的爆發點嗎!

這也太誇張了吧學長!
你們到底是上輩子有過什麼孽緣啊啊!

「哼,我也想知道。」
一字不漏地閱覽著禇冥漾那像放映機一樣固定在自己臉上的想法,冰炎冷笑了一聲。


孽緣⋯嗎。
很可惜,他上輩子的世界無法和我們接軌呢。

但也許是主神的保佑,能讓他和那位天使及他的兄弟們在這輩子相遇,而且從他們的狀況看來,也許⋯⋯他們在這個世界會過得快樂一點。

「⋯⋯」

冰炎收起了厚重的古精靈文書然後站了起來,丟下他那位又在心裡誇張地抱怨著被火星人侵犯隱私的學弟,徑自地上樓往他的房間走去。



宴會在下個星期六,大概還有將近一星期的時間。

他站在他房門前,愛惜的拿著那封已經拆封的鵝黃色請柬,勾著淺淺的微笑哼著流轉在精靈族之間一首輕鬆快樂的民謠,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入了他的房間裡。






⋯⋯留下他那位因為不敢一個人待在黑館底樓而快速的跑上來然後目睹整個過程而愣在樓梯口的學弟。


⋯⋯媽啊啊啊世界末日快要到了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2 20:52:29 | 顯示全部樓層
冰炎!你的警戒心跑去哪了!
……所以果然愛情會讓人變傻嗎…好可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2 21:43:55 | 顯示全部樓層
他站在他房門前,愛惜的拿著那封已經拆封的鵝黃色請柬,勾著淺淺的微笑哼著流轉在精靈族之間一首輕鬆快樂的民謠,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入了他的房間裡。


嗯,冰炎崩的非常徹底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3 14:22:55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我的媽呀!!!學長笑了啊啊啊啊——世界末日要來了!!(驚慌

冰炎:褚,你是不是欠扁?(拳頭咯咯作響,黑氣上升

哈哈哈哈!漾漾受到驚嚇了!冰炎徹底崩了!wwww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27 17:57: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路鷲 於 2016-6-27 18:44 編輯

如何讓一位傲嬌追到一位傲嬌 #05




「所以任務進行得這樣了?」
放學後不久,獨自留在課室裡整理筆記的雷瑟·審判正與他獨自進行著任務的天使搭檔——太陽·格里西亞通話中。

『算是順利,不過跟來的那個紫袍巡司太菜鳥了,大概有幾次差點顯露出自己的蹤跡。』
耳邊傳來格里西亞不屑的嗤聲,雷瑟無奈的笑著搖頭,邊用傳送陣將眼前一疊書傳送回自己的房間裡,
「所以你大概還需要多久才能回到來?雖然宴會的準備沒有你也可以順利進行,但是至少還是要來露露臉吧,畢竟提議舉辦這個宴會的還是你。」

『⋯⋯』
彼端沈默了一下,此時不需要猜測,雷瑟·太陽兩輩子腹裡的蛔蟲·審判也知道對方那位天使突然靜下來在糾結著什麼,於是他掛上輕鬆的語氣說到:
「我將請柬給了冰炎。」

『我@#¥*⋯什麼!?』

不出意料對方的反應會如此激烈,早就把手機挪離自己耳邊一些的審判勾著笑繼續說到:
「我知道你從之前就有打算邀請他,不論是情義還是私人方面,所以我只是代替你將那封請柬交給他罷了。」

『雷瑟·審判!!』

忽略對方傳來的哀嚎,雷瑟輕笑了一下,
「不用擔心到時候宴會會被炸毀,我會協調夏碎和賽塔等人的⋯我想安因也絕對不應許房子被炸爛,所以就放心吧。」

『⋯⋯雷瑟,你知道這個不是重點吧。』

「我知道,所以我才幫了你一把。」
靠坐著自己的書桌,雷瑟繼續說道:
「你不用擔心會被人看出來,我猜全世界對你和冰炎的印象只停留在『死對頭』和『相性不好的兩人』而已。」

『⋯⋯』

「沒有人會、也沒有人敢想到那一方面的,放心吧。」

『但是大地那混蛋之前還調侃我說——』

「你都知道大地最喜歡的就是找你麻煩了,不過我也沒想到這次他的玩笑會正中紅心。」

回想起至少幾個月前發生的事情,雷瑟緩緩地勾起了嘴角,不意外即使過了這麼久一向以記性出名的格里西亞仍然記得,而且那時大地說的話多半真的沖擊到了他的腦袋吧⋯不然雷瑟也不會因為格里西亞少見的當機而注意到這件事,這位前·太陽騎士總是喜歡把是事情深埋在心裡而表面上毫不動容,不過多虧了這點才讓他從上輩子已經養成察言觀色的習慣更上了不知幾層樓高。

只是沒想到,這麼一句『你們兩個絕對是絕配!性格又像、又一樣強,還都看對方不順眼!你們乾脆說自己是情侶算了啦!』能讓一向完美無瑕的太陽騎士露出一瞬間的錯愕和努力掩飾儘量不表現出來但還是被雷瑟看到的害羞,也算是史無前例了。

『⋯但願他們是真的不知道。』

耳邊傳來紫袍搭檔的不滿的嘀咕,雷瑟知道他現在心裡一定盤算著要將多得不合理的任務丟給那位即將倒大霉的兄弟當作非常合理的訓練——其實格里西亞在被大地開玩笑的隔天就丟了一大堆分量可說至少需要花兩個月才能徹底完成的任務給他,不過現在舊事又被重提,其實還是非常在意的格里西亞難免又會惱羞成怒想要報復大地⋯⋯即使這次他是躺著也中招。

(遠在左商店街屋子裡的喬德(喬葛•大地)猛地打了個冷顫)

「不用擔心,至少是在你完成任務回來前。」
看了看課室內的時鐘短針緩緩的移向6點以及停止奔跑的課室外漸漸深沈的天色,雷瑟想了想說道:
「就這樣吧,寒冰和綠葉應該已經開始準備晚餐了。」

『⋯嗯,三個小時後我再打給你。』
對方的聲音仍清楚地傳達著不滿無奈和納悶,不過即使這樣他還是好好遵守了出任務前的『每隔三個小時打一通電話來報平安』的約定,否則雷瑟也不會讓他這麼大搖大擺的去出這麼危險的任務。

雖然那位強得爆表且可全方位支持11種不同類型作戰方式的天使實力絕對是掛保證的,然而袍級任務最惡名昭彰、最危險的地方不單只是敵人的強悍程度,還有考驗各袍級任務時對突發狀況的應變能力。

雖然那位天使在應變能力方面自然也是不由分說的優秀甚至可說是完美,但是世上仍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道理存在。

於是這就促成了雷瑟這『明白格里西亞不服輸的性格然而卻又不想要他陷入危險』的矛盾心境,最後他才退一百步以『每隔三個小時報平安』為約定讓格里西亞出任務——雖然他恨不得是每15分鐘就一通,但他理性上還是知道袍級任務尤其是這可媲美黑袍的紫袍任務絕對沒有那麼悠閒讓你每隔15分鐘煲一通話粥。


掛掉電話收起來了之後,雷瑟轉向窗口,望著鏡片外的天空逐漸染上一抹美麗的橙紅色。

他走出了課室,任由溫暖的夕陽光洒在他的身上,他的影子被拉長,在空曠的地上拉出了一條長長的暗影。


「冰炎和太陽嗎⋯」


他低笑了聲,喃喃到:
「沒想到兩人的想法都一樣呢。」

這還真是給你說中了啊,夏碎。



--
很抱歉遲更新了!
其實是因為在寫這章的時候有遇上一些瓶頸,算是有砍掉重新來過這樣qwq
因為認為那篇文好像有點不適合所以沒採用 不過還是有保存到
如果以後有人有興趣還是有機會的話可以po出來
然後這篇⋯我能說全部的重點其實都在最後兩段嗎(x
沒錯!!
兩人的心意都確定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27 18:09:23 | 顯示全部樓層
冰陽!!!!!!!!!!!!!!!
好難得有看到冰陽的文章///////
求虐不要開太虐QAQQQQ
不過審判的那句話讓我思考
該不會阿冰也是一樣的想法吧WW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27 20:02:09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看到太陽的感覺了!好棒!!
原本漸漸沉下去的喜歡又被激活了!又有精神來追cp文啦!

不過……大地的那句話好經典啊!好想複製存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