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日月星晨

[同人文] 【第二人生X哈利波特】預言之子 第二十三章5/15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6-1 18:19:1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日月星晨 於 2019-7-20 11:05 編輯

第二章

  這是間位在英國首都倫敦的學校,除了導師的課以外,其他課都是跑班制。

  而午餐結束後的第一堂正是生物。

  由於冰炎還沒選課,班導讓他先跟著我。

  選在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拿出課本,隨意翻閱。

  說實在,這些植物動物的分類,基礎人體解剖什麼的,上輩子都學完了,何況只有單單「人類」一種而已。

  當初選這堂課是為了了解這個世界,就像我說的,我們還有能力,只是會以不同形式出現罷了。

  但很可惜,這裡就像原世界...嗯...應該說,這裡就是原世界。

  差別只在於不同時空罷了。

  班上其他人魚貫而入,各自找到座位坐下,和左右鄰居聊天的,安靜看著自己書的都有。

  鐘聲在不久後響起,一位個子瘦長的男人隨後走進教室,讓吵鬧的教室恢復原先該有的秩序。

  在點過名後,他便開始進入今天的課程。

  教室中,除了老師的講解外,只剩不斷的抄寫聲。

  我無心上課,不過還是抽出筆記本假裝認真,盡可能的不引起注意,但思緒......卻已經飄到很遠的過去。

*

  『太陽!後面!』

  聽見審判大叫,但還是來不及閃躲,我挨了一劍,右側肩膀瞬間染上鮮紅。

  我看見他眼底得著急,卻無能為力,畢竟他現在也分身乏術。

  『嘖......』抽刀向後方刺去,沒有空閒的時間,我隨即又朝反方向丟出光系法術。

  而那些鬼族,像怎麼殺也殺不完似的,不斷向我們包圍。

  轟的一聲,遠方光芒乍現。

  『學院的結界被破壞了!』有人說。

  然後,又是一聲。

  『減少傷亡!現在學院無法復活任何死者了!』

  『小心!』

  但...又有什麼用?

  前方的某位白袍就在我面前被殺,而我......卻什麼都不能做。

  我清楚地意識到,打不贏...這次我們沒有任何勝算。

  從來沒有這麼氣自己的弱小,如果如果.....沒有如果了不是嗎?

  就算自己再多強了這麼一點點,真的能打贏嗎?

  除非...除非...

  如果只有我一個人就算,但......「一個人」的力量不夠......

   『太陽......』

  「太陽!」

  嗯?有人叫我?

  我緩慢睜開眼睛......

  等等...睜開眼睛?!我睡著了!

  眼睛迅速對焦,而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冰炎那如果我再不醒就要一巴掌搧過來的表情。

  「你睡著了。」他略帶嘲諷的說。

  「......」

  環顧了教室一圈,嗯...應該下課有段時間了,真虧冰炎沒放生我。
  
  快速的收拾桌面,背起背包,「走吧。」  沒有等待,我逕自向門口走去。

  明明我先出的教室,但他就是能瞬間追上我,「你剛剛夢到了什麼?」

  「嗯?」我驚訝,冰炎怎麼知道我有做夢?

  「你一直說著夢話。」

  「......」那還挺丟臉的,「沒事,一些過去的事情。」

  說是夢,倒不如說是記憶,但從來沒有結尾,每次到一個地方,夢就會碎裂,想去回憶,卻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是真的沒有結尾?還是我下意識的想忘記?

  總覺得...那就是我們轉世的原因。

  是的...我不知道我們為何會轉世,對那部份的記憶我真的完全空白。

  我只記得,來到這個世界前那溫暖的聲音『去吧,去尋找「你們」新的冒險,你們將再次改變歷史,別怕,有一天,你們會再次找到回來的方向。』

  既然是「你們」,那就不可能只有我吧?

  所以,我等待,等待與他們在次相遇。

  「喔,抱歉」

  想的太專心,以至於在置物櫃放書的我完全沒注意到書本的掉落,而扎到某位仁兄的頭。

  「沒關係。」對方從地板上站起身,並順手撿起我的書本「還你。」

  我伸手接過書,道謝的話語才剛說出口,「謝......」嗯?

  這個人...好眼熟。

  「太陽。」顯然也發現不對,冰炎叫了我一聲。

  這一叫,眼前的人瞬間愣住了。

  「你叫太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1 20:28: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下一章~好看好看~~
很特別的題材ow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4 20:34:35 | 顯示全部樓層
霜夜芸音 發表於 2016-6-1 20:28
期待下一章~好看好看~~
很特別的題材owo

謝謝大大的鼓勵www
某月會繼續加油的(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5 21:59:5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大大出了~~~期待下一章~大大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20 20:53:01 | 顯示全部樓層
玄伶 發表於 2016-6-5 21:59
哇~~~大大出了~~~期待下一章~大大加油~

已更新~~~謝謝大大的鼓勵喔喔喔
某月會繼續加油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20 20:53: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你是...是暴風嗎?」我問。

  雖然是疑問,但答案卻是肯定句。

  不會錯的,就算長相沒有完全相同,髮色比起上輩子也黑了許多,我也不可能會認錯他臉上那帶著一絲邪魅的笑容。

  「真的是太陽!」他驚呼,眼角好像有什麼在閃動。

  「不知是否因太陽太久沒......」

  「停!太陽,我不想翻譯。」拭去那一點的淚水,暴風露出了微笑。

  「每次總要我講光明神語你們才會信。」我沒好氣的說。

  不過暴風你好大膽,我話還沒講完你居然敢打斷?

  唉...算了吧,然後我也彎起嘴角的弧度......。

*

  「等..咳咳...咳...」顯然有個白目的傢伙因為聽到什麼震驚的消息,而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咳...太陽...你說咳...什麼?」

  「我說冰炎要來跟我住,你要不要也搬過來?」白了他一眼。

  「你確定房子不會垮嗎?」終於順過氣的他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

  「不要拉倒,沒人逼你。」

  「我剛剛什麼都沒說。」暴風立馬改口。

  放學,周遭的同學吵吵鬧鬧,爭先恐後的搶著衝出校門,反之,我們三個慢條斯理,邊走邊聊。

  嗯?你問我不擔心別人聽到?拜託現在這麼吵,只要我們壓低音量,是有誰聽得到?再說,隨手丟個結界就好啦!

  雖說被偷聽這個問題不成立,我們還是很有志一同的決定,回家再坐下好好聊正事。

  「冰炎,學校宿舍門禁幾點?」因為沒有住宿,就算是我平常也不會無聊到去留意宿舍到底幾點關門。


  「不知道。」

  「......」我說...我不知道就算了,你也不知道是怎樣?

  「就算有,憑他們管得了我?」在心裡吐槽完,冰炎繼續說。

  「......」算你狠!

  至於暴風...

  「我沒差,我是跟班上同學合租房子的,而且他們不常回來。」不愧是蛔蟲,我連眼神都還沒送過去就知道我在想什麼了。

  我家位於普裡懷特街,白色的牆面,木頭的圍籬,還有小花園,雖然房子在外國應該算小,但對於我來說已經很足夠了。

  這間房子,是我的養父母留給我的,他們在收養我後沒幾年便去世了。

  聽說是死於車禍,嗯...我想,可能沒這麼單純。

  由於當時我「外表」年齡太小,沒有大人願意讓我深入了解,而現在,也不了了之了。

  不過,我有暗中去調查,卻沒查到任何死亡紀錄,好像他們的死是個虛無?

  「太陽,我從剛剛就很想問,晚餐是你要煮嗎?」暴風在脫鞋時隨口發問。

  「當然,你們要幫忙。」既然有幫手,我何必這麼累呢?

  『......』他們倆相繼無言。

  哼哼~我一向效法物盡其用啊~你們不來,等等晚飯沒你們的份!

  我率先走進廚房,翻翻冰箱看今天有什麼菜可以煮。

  完全了解我個性的冰炎和暴風沒辦法,只好摸摸鼻子跟進來幫忙。

  「呃...太陽你家的瓦斯...」

  「自己點火煮!」開玩笑,上輩子的法術多方便啊!叫瓦斯可是很貴的!

  「暴風,那雞肉還沒退冰不能放...」

  「等等忘了洗米!」

  不知道是誰開的口,反正那也不重要,我們停頓了下,然後爆笑出聲。

  嗯...又好久沒這麼熱鬧了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7-21 08:44:0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嘻嘻~冰炎跟太陽住在同個一屋簷下不知道會不會把屋子拆了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7-22 13:58: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一開始看到故人的確很開心,但我看兩魔王遲早會打起來吧!勇者大人們可還没出現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6 20:59:5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日月星晨 於 2017-2-24 21:30 編輯

第四章


  煮晚餐,比我想像中的愉快呢...嗯?暴風你幹嘛一臉哀怨?

  我跟冰炎應該沒做什麼吧?不過是在爭那個豬要用烤的還是炸的意見不合互丟幾道小法術而已吧?(你跟我說那叫幾道「小」法術?!By暴風.)

  「我累了......我的心好累...」在來回看著坐在餐桌兩邊的我和冰炎,暴風如是的說。

  完全不想理他,我自顧自的夾起眼前的飯菜,開玩笑,再理他,菜都要涼了!

  雖然吃飯很重要,但正事還是要處理的,我決定先來釐清一下事情。

  「你們的身世正常嗎?」咳...我雖這麼問...不過想也知道應該是不正常的...

  我都已經做好所有人的身世都跟上輩子一樣複染的心理準備了!

  「我睜開眼時就已經在孤兒院了。」冰炎淡淡的說。

  「...沒被領養走?」我真的很不想承認,但冰炎好說也是帥哥一枚,想領養他的應該多的是吧?

  「哼!」他不屑的撇過頭。

  我跟你賭!「哼」後面接的肯定又是憑他們也想領養我!

  「欸?你們都是孤兒?但我不是喔!我有媽媽,只不過我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

  「......」暴風...我覺得這情報好像沒什麼幫助啊...好歹你上輩子也是情報班的吧?

  「查不到喔~她什麼都沒留下,一點消息都沒有。」好像知道我在心裡吐槽了什麼,暴風接著說。

  蛔蟲!果然是蛔蟲!

  不過...「查不到」?這個詞讓我有點在意,會不會就如同我也查不到我養父母的死因一樣......?

  「太陽,那是什麼?」

  「什麼?」順著冰炎的手指,我低頭看向了我的胸口。

  那是一顆翡翠綠的寶石項鍊,周圍銀色的框勾勒出藤蔓的樣式。

  我很少會戴飾品,不過這個有點不一樣,聽說是傳家之寶?但其實我在意的並不是這個,而是它上面帶著某種熟悉的力量感。

  「我也不知道,但它給我的感覺很熟悉?」

  「呃...不會吧?」暴風在聽了我的話後驚訝了一下,然後用手吧垂落臉旁的頭髮塞到耳後,露出他帶在耳上的湛藍色寶石。

  「我以為只有我有這種感覺!我是在經過某間店面時看到的,當下覺得有什麼在牽引我,然後我就買了...」

  嗯...一個偶然,兩個可能是巧合,但如果有第三個......

  我們倆同時把目光轉向冰炎......

  非常顯然,有第三個!

  只見他微掀衣服的下襬,露出他掛在腰間的銀色寶石。

  是我的錯覺還是這三個「寶石」的樣式有點像?

  「我一直在猜它是不是幻武兵器...不過有可能嗎?」我說出我的假設,不得不說,寶石的顏色,上面的力量都太過相似。

  「如果幻武的精靈跟隨主人靈魂的話...搞不好真的有可以。」冰炎推出了某種可能性。

  「那就先當它們是吧!只不過如何啟動?」

  「不用急的太陽,我想,時間到了,自然會知道的。」暴風輕聲的說。

  「也是,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其他人。」

  「嗯,我們找人的線索可以多一樣『擁有特殊寶石』。」他笑道。

*

  晚餐過後,我們三個輪流洗完澡,喔當然~他們是穿我的衣服,廢話,他們臨時被拉來怎麼可能有衣服?

  嗯哼~但問題來了。

  「房間只有兩間,一間主臥房,一間我現在睡的,怎麼分?」

  「這還不簡單?通通睡主臥房!」暴風連眼都不眨一下。

  「為什麼不是你們睡主臥房,我自己睡?」我一臉困窘,要我跟冰炎睡,不不不,不可能!

  「大家一起比較溫暖!」

  「現在夏天。」冰炎反駁。

  「好,我跟暴風睡,冰炎你睡我房間,就這麼決定了!」
  
  『我只是想看你跟冰炎睡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事嘛~雖然有性命危險......』

  「嗯?暴風你說什麼?抱歉我沒聽清楚。」我爆出燦爛的笑容,這人一定是太久沒被我陰了。

  「沒事,我是說趕緊睡吧,明天還要早起。」

  哼~算你識相!

  「冰炎,我房間沒有燈,你要自己點,好了晚安。」

  「嗯。」他點頭,轉身進了房間。

  「走吧暴風。」然後,我也回身轉開房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6 21:03:28 | 顯示全部樓層
玄伶 發表於 2016-7-21 08:44
嘻嘻~冰炎跟太陽住在同個一屋簷下不知道會不會把屋子拆了呢~

這房子肯定不保的,審判夏碎趕快出場啊啊啊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