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幻瓏

[同人文] 【吾命】穿越到吾命——衰人的穿越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2-15 16:25:3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請多指教!沉默之鷹大人!(3)

本帖最後由 幻瓏 於 2020-7-22 12:03 編輯

「玥小姐!?」是個有點耳熟的聲音,聽聲音可以判斷是男性。
腳步聲在我身邊停下,我感覺有人在我身邊蹲下。
「亞戴爾!她怎麼樣?」又是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
「艾德,快去附近找會高級以上治癒術的聖騎士或祭司來!」
「沒有用!」沉默之鷹在此時插話:「剛剛那邊的祭司已經用過光明神術治療她了,但是神術在碰到她之前就消散了。」
「我明白了,感謝您,沉默之鷹閣下。」
「玥小姐,請再撐著點。」亞戴爾溫聲對我說完,又道:「露茈小姐,可否請妳去通知教皇陛下?」
「好、好的!」
然後我又感覺亞戴爾離開了我身邊,正當我疑惑他要幹嘛時,又聽他朗聲說:「抱歉打擾到諸位了,這位祭司小姐會由光明神殿來接手處理,還勞煩各位不要圍在此處干擾治療。」
隨著話音落下,我感覺胸口有一陣暖意。
是亞戴爾做了甚麼嗎?
我感覺那股子快要溺水的窒息感消失,眼中也不再有液體流出。
雖然還是看不到就是了。
***
我被亞戴爾抱回神殿。
公主抱喔!老娘這輩子第一次的公主抱就給你了亞戴爾!
讓我比較意外的是,露茈後來偷偷跑來問我被亞戴爾抱的感覺怎樣,語氣相當少女。
看不出來露茈姊姊妳還是亞戴爾的粉絲啊!
回到正題,我這次又出了狀況,免不了又是被教皇一頓關(碎)愛(念)。
「玥泠櫻,妳讓我說妳甚麼好?」
「其實你可以選擇啥都不要說。」
「不要說?妳都瞎了我還不能說兩句!?」
「你應該去跟對我下毒的人說啊!」被下毒又失明,現在還要被罵,光明神祢就是這麼對我的?(關光明神啥事)
我現在眼前一片黑暗,無論是在意義上還是事實上。
據說是因為毒素侵蝕導致視覺功能失去。
***
在經歷一陣訓話之後,教皇說審判已經開始追查給我下毒的人,等他手頭上幾件比較緊急的案子解決完後會過來問我話。
聽到這裡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上次還跟人家說要證明自己不是可疑份子來著!結果我都忘了!手邊甚麼證據或說法都沒有!這種情況下還放我和這位老大face to face單獨談話,要不要這麼刺激!?
雖然當初跟他保證時沒有約定時限,但我壓根兒忘記這事,心虛虛的。
怎麼辦,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雖然感覺這次的盤問應該沒什麼機會把話題帶到之前那事上去,但如果真的話題跑偏了呢!?
我在床上滾來滾去,抱著頭嗷嗷哀號。
砰!
然後我就摔下床了。
如此似曾相識的一幕。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呢。
不過這次,由於看不見的關係,我是摸索著爬回床上的,比當初摔下來還狼狽許多。

***
2020.7.22修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29 23:10:5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一枚!大大,請多指教喔~
大大的文很好看,要加油喔~
我會一直看著大大的文的(握拳
加油喔~(潛

點評

謝謝喜歡我的文~好久沒人留言了我好感動!我會努力的!以後也請多指教喔(笑  發表於 2020-3-6 17: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4 16:47:1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欸勒?沒了?下一次啥時更啊?

點評

抱歉哇因為七月要指考,目前準備考試沒有辦法繼續更新,預計指考完後會回來繼續更文!  發表於 2020-6-20 16:5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7 11:59: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幻瓏 於 2020-7-27 11:15 編輯

修文完成公告暑假更文時間公告
我修完了嗚啊啊啊(癱)
這篇文其實已經快要到尾聲了,因為當初是設定三個女主角(茵肆、妍郁、玥泠櫻),還有一堆自創女配角,我在修文期間反覆爬梳時間線到快瘋掉(自作孽),
期間發現要一邊跑劇情一邊撩審判(跑感情線)有點難,所以我會把正文重點放在劇情部分,之後審判和泠櫻的感情線還有一些比較有愛的日常(不限於男女主角)會在之後以番外的方式呈現,沒有意外其他吾命穿越同人也會以這種方式進行,請原諒某瓏在感情描寫的無能(苦笑)
最後比較重要的是更文時間,由於考完試了,在暑假結束之前原則上是一天一更(約1000字上下),六日休息,基本上會在中午十二點半前完成更新。
如果有哪天沒更那可能是臨時有事,隔天會一次更兩篇補上!目標是在暑假結束前讓這個坑被完美填平!(握拳)

公告時間:2020.7.2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27 11:33:4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請多指教!沉默之鷹大人!(4)

本帖最後由 幻瓏 於 2020-7-27 11:36 編輯

聽說審判騎士長會在午飯後過來的樣子。
因此,我——
——根本吃不下午飯了啊啊啊!
審判騎士長什麼的,真的是很妨礙消化欸(還在審判所的雷瑟:鼻子癢癢的好想打噴嚏但為了審判騎士的威嚴必須忍住)。
蕥嬣天使給我端來的飯菜的香氣充斥鼻腔,然而我真的一點食欲也沒有。
「玥小姐,你沒事吧?」蕥嬣的聲音感覺很擔心。
「沒事……」我癱軟在椅子上,「……才怪咧。」
雖然我們應該不會講到之前的宣戰(?)這個話題啦,但萬一呢?萬一呢!?
我倒也不是真的認為審判騎士長會因為我還沒找到證明的辦法就把我關進審判所啦,但就、就……
很沒面子啊!
在帥哥面前丟面子絕對算得上是人生四大悲劇之一吧?
「雅、蕥嬣,等等審判騎士長來的時候,妳可不可以陪我?」於是,我很沒出息的,向我在這個世界唯一的朋友(雖然只是我單方面地認為)求救了。
教皇應該沒有跟蕥嬣說穿越的事情和我被監視的詳細情形,我不覺得審判騎士會在有外人(?)在場的情況下談我身分的問題,這樣就可以華麗避開死亡提問了!我真是天才!
「欸!?我嗎?」蕥嬣聽起來有點慌,「可、可是審判騎士長會同意嗎?而、而且……」
聽起來很為難的感覺……?
審判騎士長你看看你平時做人多失敗,連蕥嬣都對你犯怵。
我不想讓這個幫了我許多的女祭司感到困擾,於是只好說:「好吧,沒關係,妳有事就去忙,我自己一個沒關係。」
對、沒問題的,沒問題的……!(謎:可是妳的表情很絕望喔。)
***
似乎是對拋下我覺得很不好意思,蕥嬣臨走前解釋:「是、是因為我下午還有約,所以……真的抱歉。」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不論是不是,都改變不了我要獨自面對審判騎士長的事實。
啊啊,這種時候,就會很希望街上出現個死亡騎士或有人火燒聖殿,再不濟我再被綁走一次也好……
算了,都太不切實際了,我還是來想想有沒有什麼可以證明我不是可疑人士的證據好了,哪怕只有一點,只要在雷瑟提問時我有任何一點可以回答的東西我就不至於顏面盡失。
就在我在床上抱頭苦思之時——
門外傳來吵鬧的聲音。
幾乎是在相同的時間點。
溫暖的風拂過我耳邊、窗簾拍打窗台的聲音格外明顯——
我明明是關了窗並落了鎖的。
「終於——」甜美的女聲在我耳畔響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28 11:52:1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歸來的關鍵(1)

本帖最後由 幻瓏 於 2020-7-28 11:55 編輯

我想,我在穿越前肯定沒有好好安太歲。
一次被刺殺和兩次被綁架!就算是富商子弟或是國家元首都不見得會有這種待遇吧!?
我在聽見那女人的聲音後就被捆起來,然後被扛著帶走。
我那時還想著肯定會有聖騎士或祭司發現,但在我隱約聽到風中飄來的「廣場出現死亡騎士」、「神殿西北角發生小型火災」、「快去支援」後,我就知道犯人規劃得很周密,我大概會很順利地被綁走。
沒想到我當初自暴自棄的想法居然全被實現了……
由於看不到,我完全不知道最後被帶到哪裡,只知道身下是很柔軟的床鋪。
喪失了視力,我只能枯坐著等待。
我覺得吧,在我被撕票之前我大概會因為無聊而死掉……
咕——
肚子居然在這種時候還很不爭氣地叫了起來!
啊,不過也是啦,中午為了雷瑟大混蛋,根本沒吃幾口飯。
好餓喔。
還(又)被綁架了。
這就是所謂的「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嗎?
可是我又不想幹大事業!
吱呀——
伴隨著開門聲和輕輕的腳步聲的,是那個甜美的女子聲音:「不好意思,以這種方式請妳來到這裡。」
「……可以不要玩文字遊戲嗎?就算妳用的是『請』這個字也改變不了妳是綁架犯的事實吧。」我小小聲吐著槽,沒辦法,手腳被綁住還看不到的情況下,吐槽已經成為我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了。
但我下一秒就為自己的嘴賤付出代價了。
「呃……!」某種東西打中我的胸口,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向後退,撞上牆壁。
我的腦袋嗡嗡作響,隱約聽見甜美女聲怒喝:「施分!住手!」
「她沒搞清楚自己的立場。」這個則是一個男人說的。
施、分……?
記憶中、的確有這麼一個人的名字。
但是……是誰呢?
***
待我好了一點之後,那個有著甜美聲音的女人開口了:「妳好,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夏洛特。」
夏洛特?
——夏洛特?妳說的是哪個夏洛特?是基辛格王子妃的夏洛特還是渾沌祭司夏洛特?
腦中蹦出這句話。
我也下意識就問:「妳是基辛格王子妃的夏洛特還是渾沌祭司的夏洛特?」
「妳覺得是哪個呢?」夏洛特笑了起來。
「夏洛特。」那個叫「施分」的男人聲音沉了沉,顯得很不耐煩。
「知道啦。」夏洛特的聲音轉為正經:「我有事想請妳幫忙。」
「啊?」
「我想請妳把一個人帶回來。」
——我想讓一個人回歸。
夏洛特的聲音和某道囂張得過分的聲音重和在一起。
「那個人、妳大概和她一樣。」她說著,話音有一絲不確定,「妳是不是、也不屬於這個世界?」
「甚麼意思?」我瞬間警戒起來。
他們、是因為我穿越者的身分而綁架我的?
「不是?可是我明明聽說妳在十二聖騎士開會時憑空出現……」
格里西亞他們是小說主角,我能相信、能毫不顧忌的嚷著我是穿越者。
但現下這兩人可是綁架犯!
雖然不知道他們要幹嘛,總之先不要暴露好了。
「我、我是魔法師學徒,那天練習魔法出錯了!」
「是這樣嗎?但這個該怎麼解釋?」
有人欺近我,冰涼的手指停在我胸前——
——是那個光明神給的十字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29 12:36:4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歸來的關鍵(2)

「???」What?不是吧?這位大姊,妳不會連這是光明神給的也知道吧?妳難道有潛入他人夢境的能力?
不顧震驚的我,夏洛特說:「這個項鍊、那個人也戴過,她說,這是光明神庇護著她的證據。」
「而且,這個墜子上也有相同的刀痕,看來是同一個。」
……所以光明神祢給我的居然是二手貨???
「那麼——」
咕——
「……」
「……」
「……」
我羞愧得想立刻撞牆自殺。
叫!又叫!我的小肚肚你可不可以看看氣氛!?
「咳、那,我們要不先吃個飯?吃完飯再談?」夏洛特很善解人意的說。
「……麻煩了。」
***
說是要吃飯,但鑑於我人質的身分,他們沒打算解開繩子。
是由那個叫施分的男人餵我的。
當然,在開飯之前,施分為了這件事又核爆了一次,聽語氣似乎很想再讓我撞一次牆。
嘖,害我一頓飯吃得完全不安心,總感覺他想把湯匙就這麼一路捅進我喉嚨裡。
不過。
「那個,施分先生,可以再來一碗嗎?」即使冒著被湯匙刺穿喉嚨的危險,我也要把這句話說出來!
原因無他。
——尼瑪這飯菜也太好吃了吧啊啊啊!!!!!!
神殿的食堂完全不能比啊!教皇你是不是在食堂經費上過度節省了!?真的該考慮改善一下食堂的伙食啊啊啊!
就衝著這飯菜,我可以再被關個三天!
「妳——」感覺施分又要暴起了。
我連忙把嘴閉上免得他真把餐具插進我嘴裡。
「施分。」夏洛特再次制止他。
於是我很快樂的吃起了我的第二碗飯。
***
愉快的用餐時間結束,終於要進入正題了。
大概是吃飽飯、血糖回升的關係,我的腦袋似乎比較好使了一些,快速地開始思考目前的狀況和對策。
之前的相處看下來,我覺得吧,夏洛特個性不算太差,綁我來就是要我幫忙,並且貌似對穿越的是有點了解。但是——
——她的邏輯思維和表達能力似乎不太好啊?聽她斷斷續續地說了一堆,我還是一頭霧水。
雖然我一點也不想幫綁架犯的忙,但是就算我再怎麼跟他們探討綁架的罪責和道德問題,他們也不會理我,那還不如先順著他們的話,也許能套出有用的情報?
於是在她說話前我先開口了:「夏洛特,我知道妳把我帶來是為了要我幫忙,但妳說的「那個人」是誰?為甚麼會覺得我能幫上忙呢?」
「那個人……她的名字叫『茵肆』。」她頓了一下,有點小心翼翼的問我:「妳聽過嗎?」
茵肆!?不就是前代穿越者嗎?
「……我不認識她。」思量再三,我決定避重就輕回答這個問題。
我的確不認識她,連面都沒見過呢:)
……只不過從審判騎士和太陽騎士的嘴裡聽過而已。
我在心裡小聲補充。
「這、這樣啊……」她很失望的樣子,但隨即語調又輕快起來:「沒事的,妳們都是能夠跨越兩個世界的人,肯定沒問題的!」
……先不說妳那中二的用詞,妳到底哪來的謎之自信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30 11:18: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歸來的關鍵(3)

本帖最後由 幻瓏 於 2020-7-30 11:19 編輯

接著我又問了幾個問題,大致掌握了情況。
簡單來說就是:前代穿越者「茵肆」曾經幫了夏洛特的忙,保住了她的命,然而在某一天,她突然消失了,施分推測她是回自己原本的世界去了,夏洛特希望能把她帶回來,所以找上了同是穿越者的我。
但真的不是我要說,夏洛特真的有點自我中心,人家搞不好是自願回去原本世界的!妳硬把人家又拽過來是什麼意思?
上面這句話我沒敢說,怕被施分拍去黏牆壁。
具體情況跟夏洛特的想法都大致了解了,那麼——
「那麼,具體來說,妳希望我為妳做甚麼呢?」
「嗯?就是把茵肆小姐帶回來啊。」
「……」我心中有不好的預感,「我的意思是,我要做甚麼,茵肆小姐才會回來?」
「妳、妳不是應該知道嗎!?」夏洛特的語氣非常驚訝、慌張,「妳不是穿越者嗎!?」
「老子從頭到尾都沒承認自己是穿越者!還有穿越者又不是神!我該知道三小啦!」到這裡我終於憋不住了,對著她吼道。
然後,毫不意外的,我都腹部又感受到一陣劇痛。
我和這房間的牆壁又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痛到飆淚。
「既然她沒用了,就殺了吧。」施分冷淡地說著。
夏洛特沉吟著,應該是在思考。
聽這裡我整個人都毛起來了。
一言不合就殺人是甚麼邏輯!?
我錯了,真的錯了。
早知道我應該要學那些神棍,畫個六芒星陣法,然後用一堆屬性作出聲光效果,然後說幾句「天靈靈地靈靈心誠也不一定會靈」之類的,最後跟他們說句「三周後茵肆小姐會快遞到你家請靜候佳音」……這樣搞不好還有逃出生天的機會啊!!!(謎:妳當施分是傻子呢,要真這麼做了絕對被他剁成肉醬吧。)
我試圖聚集屬性,想著不管是甚麼,只要能把這裡轟爛就行。
但無論怎麼做,聽起來甚麼事都沒有發生。
——太陽騎士……在……只有我和夏洛特可……調動屬性。
腦中突然跳出一段文字,似乎是在某本書上看過的。
我可以清楚看見腦中的畫面背景是一張書桌,耳邊響起悅耳熟悉的旋律,只是這本書上的文字卻大多模糊不清,待我想要細想的時候,腦袋便一陣劇痛,我再也看不清那本書上的任何文字,他們就像被橡皮擦擦去一樣,消失在我的記憶中。
我還沒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就聽見門被「砰」的一聲打開了。
「誰!?」我聽見施分暴喝一聲,「……審判騎士?」
「兩位涉嫌綁架我光明神殿的實習祭司,光明神會懲罰你們的罪惡的。」
「我們綁架?」施分嗤笑了一聲,「怎麼,就因為我們綁架過太陽騎士一次,光明神殿的所有失蹤人員都該找我們了?」
施分又說:「請問審判騎士長,你說我們綁架,但你看到你們那位祭司了嗎?這裡也沒有任何夾層或其他房間可以藏人吧。」
「施分,同一招用兩次就沒有用了。」格里西亞!?他也來了?
「教皇陛下曾對那位實習祭司下過追蹤的魔法,而現在,魔法顯示那位祭司就在這裡。」審判騎士又補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31 11:55:0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歸來的關鍵(4)

本帖最後由 幻瓏 於 2020-8-3 10:05 編輯

聽到這句話,我內心的第一個想法是——
我身上?追蹤魔法?我怎麼不知道!!!???
我瞬間震驚了。
但幸好也因為這個魔法,我很順利地被救出來了,讓隨行祭司把被施分揍的傷治好後,審判騎士便接手了所有善後工作,然後用一種「不要礙事」的氣勢把我趕回房間休息。
順便一說,之後格里西亞告訴我,他們一開始闖進那間房間時,只看到施分跟夏洛特,沒看到我,但格里西亞也曾經被他們綁過,那時也是被用同樣的魔法藏起來,所以沒有上當。
「說起來你也曾經被綁架嘛。」同伴啊!
「滾,我跟你才不一樣,我是靠自己的力量和雷瑟他們裡應外合逃出來的,和你這個啥都沒做、還讓本用來監視你的追蹤魔法變成救命稻草的神殿米蟲不一樣。」
喂,過分了喔,誰准你人身攻擊的?
「但不管怎麼逃出來的,你堂堂太陽騎士長被一弱女子綁架身就是種恥辱了吧?」
「什麼弱女子!?那傢伙是魔王好吧?魔王!!」
喔,對了,這次綁架也不是一點收獲也沒有。
聽說夏洛特在審訊時坦白了一切。
大部分都是作案手法(就是在街上亂竄的死亡騎士和神殿的小型火災)跟茵肆的事情,其中跟我比較相關的大概就兩點。
第一點是關於我身上的毒。他們綁架我的計畫本來是在前幾天要實行的——對,沒錯,好死不死就是我被敲後腦杓綁架的那一天。
他們偷偷跟著人口販子(?)的馬車,找到了我被關的地點……由於趁看守人員不注意時把我帶出來太難(黑吃黑嗎你們),所以給我灌了毒,希望讓我的狀態看起來很差,他們就可以找機會扮成密醫或等人口販子把我丟棄在荒郊野外——
不是,我說你們難道就不怕人口販子會跟你們一樣覺得我沒用了把我殺掉滅口嗎!?犯罪計畫不要這麼粗糙行不!?
我此時才驚覺我在不知道的時候又到鬼門關前晃一遭了。
但總之,我終於拿到解藥了,從綁架犯的手上。
第二點是我穿越者的身分得到了證實。
我身上的這個十字架吊墜的確是前代穿越者茵肆的所有物(也就是說光明神真的給我二手飾品,我可以到消保會申訴嗎?),格里西亞和雷瑟一直直到夏洛特這麼說之前都不知道這個吊墜和穿越有很大的關係(其實我也不知道),反正也不知道夏洛特怎麼讓雷瑟接受她的說詞的,反正結果就是我穿越者的身分間接被證明了這也是剛剛格里西亞對我講話特別不客氣、連「魔王」都毫不顧忌說出口的原因。
思及此,我摸上了胸前的吊墜。
叩叩。
才剛送走格里西亞沒多久,門便被敲響。
「玥小姐!審判騎士長請您到會議室去!」
***
在那位審判小隊隊員的帶領下來到會議室,發現裡面空蕩蕩的,只有四條人影。
其中之二便是聖殿兩大龍頭——格里西亞和雷瑟。
剩下一男一女……嗯,不認識。
但不知道為甚麼,那不知名男性看我的目光非常之不友好。
「玥泠櫻。」雷瑟用他的超重低音叫了我的名字,「雖然不是由妳親自證明,但我已藉由夏洛特的證詞相信妳為穿越者。」
嗯?前面那一句話,絕對是在diss我之前的宣戰吧?絕對是吧!?
我強撐著勾起笑容,說:「是啊,還請審判騎士長不要再莫名其妙把我抓進審判所了。」
雷瑟還想再說什麼,但在此時,會議室的門被敲響,又有人進來了。
「抱歉,路上有事耽誤了。」
「!!!!!!」這、這聲音——!!!!
我興奮地立刻看過去,果然是沉默之鷹!
欸……不過,我和那邊不知名的一男一女先不提,單論審判騎士、太陽騎士和沉默之鷹這個組合——
——絕對是要搞大事情吧!?
果不其然,雷瑟輕咳了一聲道:「既然人已到齊,太陽騎士長,進入正題吧。」
格里西亞微微一笑:「在光明神的旨意下,把各位聚集到此,是為了一個目的——」
「而這個目的能否達成,關鍵就在這邊這位受到光明神眷寵的玥泠櫻小姐身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3 11:32:3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歸來的方法(1)

本帖最後由 幻瓏 於 2020-8-4 11:51 編輯

除了聖殿兩大龍頭以外,其他人都是一頭霧水的模樣。
「沉默之鷹閣下此行來到忘響國的目的,是為了解決再次開始擴張的黑暗之地,為此需要再度選出魔王候選人,對吧?」雷瑟對著沉默之鷹問。
「而那邊的夏洛特小姐……」格里西亞對著不知名女子一笑,笑得她臉頰浮上紅雲,「則是想帶回茵肆小姐,是嗎?」
……
…………
!!!!
我覺得我好像想起了甚麼我之前一直沒想起來的事!!
那對不知名男女應該是綁架犯無誤了!但是看夏洛特的反應,她該不會是原作中那個愛到卡慘死的那個魔王(候選人)夏洛特吧!!!???
不顧原地震驚的我,他們自顧自的交談下去。
「你們說關鍵在她身上?」沉默之鷹用他那蘇到爆炸的聲音問。
「是的,她和之前誕生的魔王——妍郁——一樣都是穿越者。」
「等等等一下!」我捕捉到某個重點,緊急打斷對話,不顧沉默之鷹、格里西亞和施分嫌棄的目光,「魔王不是……」我用眼尾瞟了眼旁邊的金髮美男。
「而且說到底,為什麼穿越者會被列入魔王候選名單中啊?」
「這屬於神殿機密。」格里西亞帶著讓我超級想揍他的笑容說:「在妳確定會幫忙之前,我們沒辦法對妳說明詳細。」
「……」爆料爆一半真的很不道德!
不過,機密啊——
「那算了,這種大事一聽就很危險,我不想幫忙。」我都死過一次了,這次穿越的目標當然就是活到變成老太婆,然後在這個平均顏值高到有點不科學的世界裡曬著暖烘烘的陽光、看著路上的小帥哥——
我轉身就走,結果審判那個大渾蛋就擋在門口。
「請留步。」
「不要,借過。」
正當我和雷瑟對峙之時,很狗血的——
似曾相識的腦袋劇痛傳來,我眼前一黑。
……經過這麼多次的經驗,我很肯定,這是又要暈倒了啊!
***
我真的不想變成暈倒專業戶!
我穿來這個世界不到一個禮拜,不管是暈倒還是被暈倒,總之我失去意識的次數讓我懷疑我是不是把這輩子倒下的次數都用完了。
「妳答應要幫本大爺的!不守信用!出爾反爾的小人!」耳畔傳來這個聲音。
唉呀,這熟悉的自稱詞……
「……不好意思,我真不記得了,這位大爺你是誰啊?還有我不是暈倒了嗎?」還是說我其實沒暈倒,而是再次被綁架了?不要吧?肥皂八點檔都不敢連著寫三次綁架啊!
「本大爺可是救了妳!忘恩負義!」
聽他這樣接近歇斯底里不停地指責,我火氣也上來了:「你以為你是誰?你說救過我?抱歉喔,穿越過來我印象中對我有恩的就只有希歐(讓我免於穿越之初就把脊椎摔斷)、教皇(讓我免於餓死路邊)、雷瑟(兩次綁架)、格里西亞(第二次綁架)!」
「妳怎麼對本大爺那麼兇!」我擦,還倒打一耙了?兇的到底是誰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