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nubesky

[同人文] [BL] [吾命騎士] 原點 (雷格/all格)(11/16 更新第33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12-29 20:06: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星朔 於 2014-12-29 20:08 編輯

接下來的故事就分成兩條線了!
兩條線會同時進行嗎?還是只寫其中之一?
還有,請問大大怎麼稱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2-31 18:43:53 | 顯示全部樓層
新年小賀文∼
http://pinkcorpse.org/thread-42587-1-1.html
大家新年快樂!!!^0^
去跨年的朋友要注意安全和保暖呦∼
我們明年見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 19:01: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nubesky 於 2015-3-23 23:45 編輯

CH 15

早知道就聽艾崔斯特的,就算不能洗澡、不躲太陽、不行偷懶地一直趕路趕路,也絕對比現在好得多…

「父王說錯了,這年頭的不只盜賊團,連冒險團都弱成這個樣子。」格里西亞一手撐著下巴,一手悠閒地把冰塊啊火球的一股腦往別人身上丟。

或許因為他們僅僅兩個人勢單力薄的樣子,剛離開旅店沒多久,就被好幾個盜賊團以及冒險團接二連三地找碴。

「我說格里西亞,你是騎士吧?怎麼都看你在用魔法攻擊?你的劍呢?」

想當初跟尼奧一起冒險時,他幾乎什麼事都不用做,那個男人就直接把對方秒殺掉了,最過分的是,打敗別人也就算了,還因為別人實力不夠強而把他們罵得一文不值,他對那些躺在地上身體流血內心流淚的可憐人從一開始心有不忍到最後都習慣成自然了。

「我當然是騎士啊!我也會用劍好不好!」

「是嗎?聽說跟你弟弟實力差了不知道多少截?似乎連小王子都能打贏你了?」

「…囉嗦!」遭踩痛處的小貓不用一秒炸毛。

雷瑟他們根本終極魔王等級比什麼比!!

格里西亞生氣很可怕,看看地上幾十個被他電暈的壯漢就知道了。

「累死了,艾崔斯特我要休息。」格里西亞一屁股坐上路邊石頭,還順手替自己製造幾個風刃解熱。

「嗯,今天應該可以順利到月蘭國,格里西亞你…」

「嘿嘿,有沒有錢借一點來花花啊?」

艾崔斯特話語被熟悉的開場白打斷。

聲音從不遠樹林裡傳出,看來又有哪個倒楣鬼跟他們一樣被盯上了。

「這裡的人到底有完沒完啊?」格里西亞連翻白眼的力氣都用光了。

「去看看?」

「唉…」





「不要靠近我。」

「別那麼可怕的表情嘛,兄弟們只是想借點錢,在外面要幫助朋友你說對吧?」

兩人循聲而來,瞧見的是方才他們也似乎經歷過的場景。

「誰跟你們是朋友?一群野蠻人。」

「你說什麼?!你這凶婆娘!」

「女的?」

格里西亞和艾崔斯特聞言雙雙大大眼睛,因為被擋住了所以不知道被包圍的是什麼人,沒想到竟然如此出乎意料。

「兄弟們上!讓這女的知道出來混的男人不好惹!」

「真是丟光男人的臉…」幸好這群人不是忘響國民,否則父親…不,他就要被父親叫去撞牆了。

「艾崔斯特我們去幫…」

「等等,格里西亞你看。」把剛起身的格里西亞拉回。

「嗯?」

疑惑地抬眼,然後徹底傻住。

男人一個接一個倒下,漸漸地他們看到中央穿著同樣是冒險服裝的女人,她一劍在手,攻擊、防禦招式行雲流水變換自如,幾分鐘過去,男人們完全討不到半點便宜反倒像是陪打似的。

「好可怕的女人…」

「真有騎士氣概,你說對吧格里西亞?」

「…艾崔斯特信不信我掐死你啊…」

就在格里西亞想著要把冰柱砸在那群男人還是旁邊同伴身上時,戰局又有了變化。

「放手!」

縱使那女的強到一個不像話,然而敵眾我寡,沒多久她的手便被牽制住了。

「看妳再囂張啊。」

格里西亞小小嘖了一聲,隨即衝了出去,艾崔斯特則是嘆口氣後快步追上。

這兩父子什麼時候才能讓人省心點?

「欺負女生你們會不會太無恥了?」

格里西亞一邊用油滑術把想砍向他的男人放倒,一邊飛快往中間衝去。

男人們讓他那麼一亂全都措手不及,這給了女人大好機會。「給我放開!」

這時終於看見女人真面目的格里西亞卻倏地呆掉了。

「格里西亞!!」





書房內,黑髮少年忽地手劇烈一顫,文件濺上了墨水。

「大哥…?」


CH 16

艾崔斯特大吼,把冰柱用力砸向正要偷襲格里西亞的男人。

怎麼是她…格里西亞趕緊將斗篷帽沿拉得更低。

「喂!你後面!」倏然而至的驚呼讓他反射性矮身躲避攻擊,然而也因此,他的臉暴露了出來。

「糟了!」來不及重新披上,一個細小破風聲引起他注意,接著,四周人牆瞬間接連倒下。

「怎麼回事…箭?」

倒地的人身上距離要害處釐米地方都插著相同物件…精準的技巧。

格里西亞抬起頭,和遠處的男子四目相交,在男子幫助下,他們很快打敗對方所有人。

「艾崔斯特我們快走。」抓過斗篷胡亂套上,格里西亞拉著尚未反應過來的艾崔斯特轉身就跑。

「喂你!…嘶,好痛!」女人想追上去卻不小心拐了腳,只得眼睜睜看著兩人快速遠去的背影。

「安!」揹著弓的綠髮男子衝到她身旁,小心翼翼地扶起她。「沒事吧?」

「我沒事,但那個人…」

金髮碧眼…安和綠髮男子的眼神若有所思。



「格里西亞,你剛才發什麼愣?很危險知不知道啊!」在打鬥中還能分神,想起那驚險一刻,艾崔斯特非常想剖開他腦袋看是哪條神經不對勁了。

「抱歉,」格里西亞也知道錯在自己,乖乖道歉。「剛才那個女生,是安。」

「安?月蘭國二公主?」

「嗯,之前王族聚會的時候碰過面,這下麻煩了,竟然在這裏遇見她。」如果可以他極想高舉雙手仰天大吼,但絕對不行,誰知道他家神出鬼沒的老頭會在哪裡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要是被他知道了,我回去鐵定…格里西亞渾身一陣惡汗。

「那現在呢?」

「一樣去月蘭,該處理的還是要處理。」說著,邊用個小魔法把髮色變黑。「這樣就可以了。」





羽毛筆「啪」地摔落在紙上,滾動幾下趨於靜止,少年凝望染黑的紙張,任由墨汁覆蓋範圍愈擴愈大。

墨水擴散,他應該要阻止,但他沒去做。

那個人的離開,他想要阻止,但他沒機會去做。

應該跟想、有機會跟沒機會,一堆排列組合,就是人生。



「太陽王子殿下已經不見好幾天了啊…」

「是啊,好懷念殿下…如果太陽王子殿下能馬上出現,要我去為殿下買多少藍莓派我都願意。」

「我也是…聽說連暴風王子殿下都查不到太陽王子殿下去了哪裡。」

「竟然連暴風王子殿下都不知道嗎?太陽王子殿下會不會就這麼不回來了…」

「你們胡說什麼?!」

「烈火王子殿下!」

「大哥一定會回來的!你們不要亂說!」

「是!是屬下失言了!」

「你們…你們…」孩子太過激動反而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發生什麼事?」

「二哥!」孩子咚咚咚衝過去抱住來者小腿。

「審判王子殿下…」

拍拍孩子肩膀,「去做你們的事吧。」雷瑟對著衛兵們吩咐。

「是!謝謝王子殿下!」

「怎麼在生氣?」抱起弟弟,又重了一些,小傢伙最近吵著要快點長大,吃飯量和運動量迅速上升。

「他們說大哥不回來了…二哥,大哥會回來的吧?」

「會的,你相信大哥嗎?」

「相信!」

「嗯,奇克斯,無論什麼時候,最重要的就是信念,只要相信你相信的,其他不用擔心。」

「嗯!」奇克斯笑開了臉,蹭蹭雷瑟臉龐,雖然二哥看起來都不苟言笑,其實很疼他們的。

「你怎麼會在這裡?課上完了嗎?」

「上完了!奇克斯想去找伊希嵐哥哥教我做餅乾!」

「做餅乾?」

「做餅乾!等奇克斯學會了就可以和伊希嵐哥哥一起做給大哥吃,到時候大哥就有吃不完的點心,這樣就不會再離開了,對不對二哥?」

「沒錯,」天真的童語讓雷瑟不禁跟著笑了起來。「那我們去找伊希嵐吧。」

「好!二哥我跟你說,今天老師稱讚我…」

小孩子高亢嗓音迴盪每個角落,產生的回聲傳得很遠、很遠。


格里西亞,可不只你呦,我們啊,也會繼續成長的。


CH 17

環境造就人,人形成民族,民族組成國家,循序漸進、環環相扣。

兩人走在街上,從容地閃躲時不時飛來的各種物品,自他們踏入月蘭國境至今兩個月,單打獨鬥、群體鬥毆、甚至兩方互砍等等情形天天無所不在地上演。月蘭國因其戰神殿戰士強大戰力聞名,他們追求力量,在戰鬥中提升技巧體能,於他們而言,戰鬥是生活、是快樂。

也許殘暴,也許單純,然而,連格里西亞也不得不承認,就是這樣對力量的純粹渴望帶給忘響國不小壓力,雖然羅蘭很少說,但他知道,他的弟弟常常為此感到煩惱。

這就是他非來月蘭國不可的主因。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根本不能想像這樣的國家是由一位女性治理。」

「還是因為戰神殿和本身位置的影響吧?四周都是山,戰士就先不用說了,聽說連平民百姓都會將自己小孩在很小的時候帶到森林讓他們自己想辦法生存。」

「有這樣的下屬和人民,難怪月蘭國女王忍耐力超強。」

「…這兩個有什麼關係嗎?」艾崔斯特有時候覺得自己是挺正經的一個人,然而跟尼奧或格里西亞在一起時,他翻白眼的次數根本倍數成長。「今天還要繼續打聽?」

他們住在邊境附近的小鎮,一來這裡戰事較為頻繁,二來這裡離皇宮遠,被認出的機會小上許多。

「當然,昨天去喝酒的時候聽說戰神殿又派人過來,我猜這幾天應該會有大動作,羅蘭在這邊的軍隊比較少,萬一打起來不一定會贏。」

「昨天去喝酒?」

「對啊…咳,我是說去看別人喝酒。」

出門在外,有兩種人不能惹,一是帶路的人,二是掌控錢的人。

「格里西亞,你不要再把任務得來的錢拿去喝酒了,接單的是你,出任務的可是我啊,你再這樣我就把你丟回去叫尼奧重新…」

「艾崔斯特有一小隊戰神殿的人!我們快跟上。」

「…」

可惡,又被這傢伙轉移話題了。





「喂!忘響國的!你們昨天是什麼意思?」

「那是練習發生的意外!我們沒有要攻擊你們!」

「打傷我們兄弟還那麼多話!是男人就出來決鬥!」

「就說了那是誤會!」

格里西亞和艾崔斯特躲在一旁矮樹叢,看著雙方人馬僵持不下的場景。

「一群只會打架的暴力蟲!」

「格里西亞你那是偏見。」

正當兩邊爭論不休,忘響國這裡忽然有了小小騷動。

「怎麼了?」一個穿戴盔甲的男人策馬而出,停在忘響國軍隊最前方。

「隊長!」他身後士兵一見來人立即停止爭論,整齊劃一行了個軍禮。

「格里西亞,認識?」

「那是羅蘭的直屬部下,叫車輪,沒想到羅蘭連他也派來了。」

「沒有人會叫車輪的吧…」

嗯,對於名字的問題格里西亞耳朵一蓋自動過濾。

「呦,來了個大人物啊?你們的人昨天傷了我們弟兄,是不是該負責一下?」

男人輕瞥對方一眼,接著轉向自家屬下。

「報告隊長,昨天進行射擊訓練時不小心射傷月蘭國士兵一名。」

男人點點頭。「我想,這只是個誤會,我代表我的隊員向你道歉。」說完,45度彎腰。

「笑話!傷就是傷了,誰管他故意還是不小心?」對方的不領情,讓忘響國軍隊也開始火大。

「你們不要太過分了!」隊長都已經道歉了,他們竟然還得寸進尺?!

「不服氣就出來!我們用劍說話!」

「你!!」

「夠了!」男人低吼,一手制止各個怒火中燒的士兵。「魔獄王子殿下讓我們來這裡是保護國家,不是挑起戰爭。」

就在他想再向對方開口之際,一個腳步聲大方靠近,蒙住半邊臉的人步伐優雅從容,好似完全感受不到劍拔弩張的氣氛。

「你是…」男人疑惑的望向在身旁的人站定,縱使納悶,卻一點也不想對其防備。

「既然這位戰士先生說想決鬥,那麼就讓我來,」面罩之下的臉笑得狡猾,「可以吧,隊長?」

男人盯著那雙眼許久,「…別受傷了。」

「哈哈哈,忘響國是沒男人了嗎?這麼弱不禁風也可以當士兵?笑死我了,哈哈哈哈。」月蘭戰士一陣哄堂大笑。

「拜託你們別再說了,」只剩獨自一人觀戰的艾崔斯特頓時覺得頭痛了起來,「等等被整慘我也救不了你們,唉…」

「連我都贏不了,月蘭戰士也不過就是一堆講話大聲的單細胞罷了。」

「好!馬上讓你哭著向我求饒!」惱羞成怒地欲拔劍,誰知無論如何使力劍身就是分毫未動。「怎麼回事?!」

「快點啊,我在等你攻擊呢。」格里西亞氣定神閒,他甚至還想打個哈欠。

說我不是男人?說我弱不禁風?給我記住!!

「你動了什麼手腳?!」

「喂喂,可別冤枉我啊,你們有看到我做了什麼嗎?」無辜地眨眨眼,還好有把臉遮住,如果被人看到自己現在那麼欠扁的表情,說不定連車輪都想翻白眼了。

拜託,這種定身術他可是8歲就會了,既然他們不喜歡,那就換另外一種玩法吧。

斗篷裡的手輕輕一比…

「成功了!」終於把劍抽出的男人興奮大叫,「去死吧!」

哪裡料想腳才剛動,身體自動180度轉向。

「你在幹嘛?!別過來啊!」

「搞什麼鬼!敵人在那邊啊白癡!」

「瘋了嗎你?!」

「我也不知道啊!」被掌控的男人拿劍在自家軍隊裡亂砍亂揮,月蘭戰士馬上亂成一團。

哼哼,叫你小看我,格里西亞調皮地吐舌,後面忘響國士兵則笑成一團。



另外一頭的兩人將一切收進眼底。

「是他吧。」

「嗯,不會錯的。」

「那男人竟然還是一樣小心眼,這種人竟然可以當哥哥。」

身旁的同伴聞言只能苦笑。

「還有麥凱怎麼管的?一個個都是笨蛋,丟臉死了。綠葉,不要再讓那些笨蛋丟人現眼了。」

點頭,「我知道了。」弓箭就緒。




大家好~
新年第一天,大家猜到誰第一個出場和大家見面了嗎?^^
謝謝閱讀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 19:05:38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家好
上回更新14章忘了貼現已補上...
非常不好意思!!Orz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4 16:39:20 | 顯示全部樓層
另外兩個是草莓和安
所以還有大地.白雲.孤月.刃金和堅石
快點湊齊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7 12:56:50 | 顯示全部樓層
呃...咦咦咦?!
草莓好大的膽子唷,竟然拿弓箭瞄準太陽
既然都已經知道了太陽小心眼,這麼做不怕太陽報復?
嗯...話說回來,太陽不知道自己被跟蹤了嗎?還是裝著不知道而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7 19:48:58 | 顯示全部樓層
超喜歡雷瑟安慰奇克斯的那一段! 展現出雷瑟身為哥哥的溫柔,也顯現弟弟們對哥哥的了解,真正認識、理解雷瑟的人恐怕只有他的兄弟吧!
唉呀~難道太陽和綠葉要來個不打不相識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5 15:39:57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家好
我終於考完期末考了!!(撒花+轉圈~
不好意思很久沒更
加上星期六要去日本文又要向大家告假一個禮拜
因此今天除了一篇正文,也會放上兩篇番外
請大家原諒TAT

關於原點呢
其他六人都會是格里西亞的夥伴
畢竟十二聖騎是不分開的呢^^
不過大家的出場有的正文會提到、有的則會留到番外裡

那麼在此祝大家看文快樂、寒假快樂


NN  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5 15:40: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nubesky 於 2015-6-20 23:58 編輯

CH 18

月蘭戰士叫得很淒慘、格里西亞玩得很開心。

倏地,一個突如其來插在月蘭軍隊前方的物品讓他笑容霎時僵住。

不會吧…格里西亞瞪大雙眼。

一直沉默不語的狄倫—格里西亞口中的車輪—剎那繃緊神經,迅速抽出劍,將格里西亞牢牢護在身後,銳利眼神四處來回巡查。

而終於解脫的月蘭戰士們明明沒開打一個個累得氣喘如牛,「喂!那支箭!!」憤怒不止的他們一看到地上的東西,猶如瞧見某種警訊,氣紅的臉一瞬刷白。

「可惡!算你們走運!我們走!」

等到只剩下自家人,敵人也不再有動作後,狄倫收回武器,轉頭,入眼的是自己部下們一個個張大嘴的呆樣。

「謝謝你幫助…人呢?」

「我們也不知道啊隊長…」



「艾崔斯特,那箭…」

「是月蘭國二公主。」

「怎麼又遇到她?」格里西亞忍不住碎碎念起來,「她是跟蹤狂嗎?算了算了,我們還是快離開這裡吧。」

「等一下,忘響國大王子格里西亞•太陽,你說誰是跟蹤狂?」清晰聲音由後傳來,被抓到的兩人只好摸摸鼻子,乖乖站住。

「我說這位小姐,你認錯人了,」堆起燦爛笑容,拉下斗篷,黑色長髮傾瀉而出。「我們只是路過的。」

「路過別人國家邊境,還玩弄別人士兵?」

我是紳士,我不打女人。

我是紳士,我不打女人。

我是紳士,我不打女人。

現代人曰,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

「什麼玩弄?我對單細胞肌肉男才沒興趣…總而言之,小姐,你認錯人了。」

「藍色眼睛,頭髮長度一致,至於顏色…是魔法?」

都被對方說那麼清楚了,格里西亞這下也不再辯解,和艾崔斯特交換個眼神,頃刻間,耀眼金髮再現。

「我們認識?」視線轉向綠髮男人,印象中沒有見過他,嗯…箭術很強,但看起來很好欺負。

「我是艾爾梅瑞•綠葉,上次王族聚會時陪同安公主去的。」

雖然僅僅遠遠在一旁保護公主,然而這個眼前成熟不少、依舊如星光閃耀的人,在當時就深深留在他腦海。

還有那個聚會期間一直緊緊跟著他的黑髮少年。

「所以你們上次就發現是我了?」

「是的,不過現在才真正確認。」

「確認?」格里西亞好奇反問。

「小心眼。」在場唯一女性答得爽快。

「誰小心眼?!」火氣直飆。

「你啊還有誰?剛才是因為被說不像男人才這樣整我們的士兵吧?還有之前聚會,哪有一國王子會為了點心在一堆貴族大臣外使面前和弟弟吵得不可開交的?」安鄙視目光表露無遺。

舊帳被翻出的格里西亞一整個怒啊。

「好了好了,」和事佬艾崔斯特出動,「格里西亞你別再跟女生爭吵了。」

「安也是,不要一直去激怒王子殿下。」

「「哼!!」」

安撇撇嘴,「你來這裡做什麼?」沒好氣地問。

她話語剛落,格里西亞身上的氣息驟然轉變。「我要見戰神殿主事者。」

此刻這個男人認真到近乎發光的眼神,無論經過多少年,不曾在安的腦海中黯淡。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同樣地,解決國家根本問題,就要從上位者著手。

「先說好,麥凱可不好說話。」

「猜也猜得到,連妳這個公主都那麼男人了,那個叫麥凱的大概就是野蠻人了。」

安咬牙切齒,等事情結束後,她絕對絕對要把格里西亞揍飛。

「公主殿下。」戰神殿門前侍衛瞧見四人,立刻行禮。

點點頭,「麥凱在嗎?」

「找我有事?」桀驁不馴的嗓音近在咫尺,格里西亞心中一跳,這個人…很強。

「不是我,是他。」

「你們全部退下,」對衛兵們下令,接著隨意打量格里西亞兩眼,「進來。」

「忘響國的大王子找我幹嘛?」才剛入內,直挑重點。

格里西亞深吸一口氣,「我希望你們能退兵。」

他的話一出,艾崔斯特並無意外,安和綠葉倍感訝異,麥凱不置可否。

「理由?」

「這樣打來打去根本毫無意義,只會造成士兵無謂的傷亡,他們都是有家人、有要保護的事物,不值得輕易失去生命。」

「你在說笑話嗎王子殿下?你是過得太安逸了吧?戰士為國家捨命是天經地義的事,是驕傲!怕死的男人沒有存在的價值!」

「這叫什麼價值?!連命都沒了哪來價值!?」

「不要把話說地那麼冠冕堂皇,難道你們沒有挑起戰爭過?講得一副都我們的錯,你把我月蘭戰士當喪家之犬了?」

「你有個弟弟是軍事天才吧?他的確頗厲害,但我告訴你,如果我們直接對決,我不會輸他!再說,我就這樣聽你的退兵,你敢保證他不會追擊?我不信!」

「我能保證,羅蘭一定不會追殺你們一兵一卒,如果你們退兵,他也會。」

「別笑死人了,你憑什麼?」

很久以後—也許一輩子—戰神殿最強男人彷彿被施了咒般想忘也忘不掉,那個男人那個時候,他的璀璨目光、自信笑容、驕傲神情、和那堅定五個字。

「他是我弟弟。」

這世界上有一種東西毋須任何證明,叫做血緣。





一劍一劍不厭其煩揮著,一陣一陣劍風劃破空氣。

頂尖,來自良好基礎。

「魔獄王子殿下—!」

少年停止練習,滿臉不解地望著上氣不接下氣的士兵。

「怎麼了?」

「呼…狄倫隊長傳來訊息,月蘭國退…退兵了!!」

「退兵?」皺了皺眉,據他所知,那個叫麥凱的男人自尊心極高,應該不會輕易做這種他認為懦弱的事。

「是的!隊長還說了,在他們和月蘭國發生衝突時,有一個不知名的男人幫了他們…魔獄王子殿下?」

士兵不解地望著突然笑起來的少年。

「告訴狄倫,我們這邊也退兵。」

「可是殿下!不繼續追擊嗎?這是大好機會啊!」

「不用了,」羅蘭抹去額上汗水,昂起頭,太陽正照耀他一身。「退兵吧。」

「那麼是否通報國王陛下及審判王子殿下?」

「不必,因為…」

「殿下?」

「沒事,去吧。」

「是!」

因為…是他啊。


CH 19

「審判王子殿下。」

邊走邊翻閱文件的少年因呼喚而停下腳步。

「嗯?維達?很難得啊,你沒跟亞戴爾在一起?」

「是的,他去處理宮外事務了,我拿這個來給您。」

雷瑟點點頭,把先前的文件夾在腋下,接過他副手遞上來的。

「月蘭國女王生日宴客邀請?」

「是的,今年因為太…」維達語氣一頓,偷偷瞄了瞄少年,才又繼續說下去,「…因為太陽王子殿下不在,想請問審判王子殿下該派誰前往祝賀?」

維達沒有發現,在他提到那個名字時,少年握著邀請函的手微微一顫。

少年捏著精美的卡片久久不語,如果那個人在,肯定會一把搶走然後大喊著"這可是個吃免費甜點吃到飽的大好機會啊!雷瑟我要去我要去~"

然而現在…

「啊,是二哥。」

伴隨開心語調,兩個身影朝向他們走來。

「暴風王子殿下、寒冰王子殿下。」當兩人站定,維達雙腳一併,完美行了個禮。

「是你們啊。」收拾好情緒對兩人笑笑,接著轉頭對維達說道,「我會處理的,你先去忙你的吧。」

「是!那麼我先離開了。」

瞧見雷瑟兩手滿滿文件,希歐皺了皺眉。「二哥,需要幫忙嗎?」

他們的二哥每一天每一天忙得沒日沒夜,身體又不是鐵打的…他想多幫助哥哥一些,不只他,其他兄弟也都有如此想法。


兄弟互相幫忙、絕不背叛,這是那個人從小對他們的唯一要求。

他們會用一生去遵守。


「別擔心,我會注意的,」望著弟弟們日益成熟的面容,雷瑟心中其實有些複雜,片刻,溫熱大手拍拍逐漸寬闊的肩,「這是月蘭國的邀請函,希歐,女王的宴會麻煩你帶伊希嵐去了。」

「沒問題。」

「好的,二哥。」





「啊~好無聊~」

「整天無所事事、晃來晃去,難怪那麼弱。」

「不知道是哪位大小姐之前似乎被那麼弱的人救了一次?」

「哼!」

「好想吃藍莓派啊~」

「吃吃吃,肥死你!」

「嗯,我好像比妳瘦?」

「你!你這個長那麼大還讓弟弟照顧的懶惰王子!!」

「怎麼樣?羨慕我有可愛的弟弟們嗎?」

「笨蛋王子!」

「男人公主!」

一道道電流在兩雙眼睛之間劈劈啪啪。

「艾崔斯特/草莓,管好你家那隻!!!」

俗話說得好,聰明人就不要插手男人女人的戰爭。

尤其是兩個幼稚的男人女人。

被指名的兩人,白髮的充耳不聞,綠髮的停下手上紮著某物件的動作,微微張口…

「草莓!不准跟我要頭髮!!」

…又默默閉上。

「你幹嘛罵綠葉!」

兩人再度開始互開砲火,聽著裡面不曾停歇的對罵,守衛的戰士你看我我看你,最後一致嘆氣。

之前,戰神殿是月蘭國最威嚴的地方…之前。

一切都變了,在那個人來了以後。

「公主殿下他們又開始了…」

「是啊…不過今天怎麼還沒聽到那位大人…」

「格里西亞.太陽你給我出去—!!」

衛兵們面面相覷。



「死麥凱、臭麥凱、野蠻人麥凱,竟然把我轟出來…看我找機會整死他…」

從出來到現在沒止住過的碎念讓身旁人拉起苦笑。

「草莓你還笑!」

「我叫艾爾梅瑞…」

「真虧你能在這種地方生活那麼久,尤其還天天跟那個男人婆公主在一起。」

「安很好的,」只是遇到你這個剋星…這句話綠葉可不敢說出口,「而且格里西亞你不也在這裡住了快一年了嗎?」

「所以我越來越佩服我自己了啊…」

「那邊好像有賣甜點,我去幫你買?」

「嗯,謝囉草莓。」

單獨一人的格里西亞也不管綠葉等下找不找得到他,到處走走看看。

「咦?這個還蠻適合雷瑟的啊…」逛到一個小攤子,裡面賣的東西引起他注意。

「客人真是好眼光,這個徽飾有著祈福的功用,戰士如果將它配戴在劍上,會帶來平安和強大哦。」

老闆說的話他當然聽聽爾爾,只是這個徽飾墨黑為底,中間有顆小小藍寶石點綴,很像那人的沉穩,格里西亞越看越喜歡。

「老闆我要了,請問這多少…」

「老闆,多少錢我幫這位小姐付。」陌生聲音自後傳來,背對他的格里西亞臉上笑容越拉越大。

我忍。

「小姐,一個人逛街嗎?要不要我帶妳看看?」

我忍。

「我對這裡很熟的,不用擔心迷路,還可以保護妳。」

我忍。

「如何?要不要跟我一起…哇啊!」。

古人云:忍無可忍,毋須再忍。

「誰是小姐?啊?」

被電到毛髮直豎的男人手一顫一顫,舌頭麻到無法再多說一字。

「太陽我終於找到你了…喬格?」



「痛死我了,你這個亂用魔法的傢伙…」

惡狠狠瞪像在對面理也不理他、只顧埋頭吃著點心的傢伙,一邊心想真是倒了八輩子楣,一邊讓綠葉幫忙包紮。

「哼,比你這男女不分的變態好多了。」

「什麼變態!我叫喬格.大地!男人就男人留什麼長髮啊。」

「懶得跟你吵。」格里西亞撇撇嘴。

都是雷瑟那傢伙啦!

想起很久之前,有一次因為天氣太熱自己就隨意修了修留了有些時間的頭髮,沒想到雷瑟看到後發了好大一頓脾氣,把自己唸了超久,堅持以後都要親手幫自己剪頭髮,還沒收他一個禮拜的藍莓派!害得現在他都不敢亂剪,也不習慣讓別人剪了…

「可惡,綠葉,你怎麼會認識這傢伙的?」

「這…」

「草莓,不要告訴那個變態。」

「再叫我變態我就掐死你啊你這傢伙—」


「太陽,你怎麼到哪裡都可以那麼吵。」安推門進來,翻了個大白眼。

「是你們月蘭國的人都不正常。」

「那還真是委屈你了啊。」跟在他身後的麥凱已經不想多費唇舌。「太陽,我有事要告訴你。」

「幹嘛?」

「女王下個禮拜生日,會舉辦宴客。」

「哦,恭喜啊。嘖,這個派怎麼都不甜啊!難吃死…」倏地,手上食物連同盤子狠狠摔落,散了一地。「你是說…」

往常這種一國之首的大型祝賀都是他代表出席,然而今年…

「沒錯,」男人別有意義地看著他,「你弟弟會來。」


CH 20

伸手可及、觸目可見,我卻無法出現你面前。



「忘響國希歐.暴風、伊希嵐.寒冰,僅代表尼奧國王前來祝賀女王陛下,小小薄禮,請女王陛下笑納。」

「王子殿下們客氣了,還讓你們專程遠道而來,請替我向尼奧國王陛下轉達謝意。」

「我們會的,謝謝女王陛下。」

「麥卡、安。」

兩人趨前。

「幫我招待王子殿下們,你們年輕人好好玩玩吧。」

「請別那麼說,女王陛下依舊貌美動人。」

「呵呵,暴風王子嘴真甜。」伸出手接受希歐紳士般一吻。「去吧。」

「是的,陛下。」

「那麼先告辭了,女王陛下。」



宴會場一隅。

「果然是希歐和伊希嵐啊。」

「你不出去見見他們?」

「不用了,」被柱子影子籠罩的面龐看不真切,「還不到時候。」

還不到時候,所以再等等吧我的弟弟。

我們必然相見,以我們都成熟的姿態。

「太陽,我還是覺得你應該去見一下。」

「饒了我吧堅石,」格里西亞泛起苦笑,「別把你的固執用在我身上啊。」

「哼,膽小鬼。」

「臭大地,你不懂啦。」跟這個傢伙吵起來每次都一發不可收拾,格里西亞索性將目光轉回許久不見的身影上。


所以他沒發現,那個人藏在身後的拳頭多麼緊握。


對,他不懂,不懂他們兄弟之間為什麼可以信任到如此程度。

對,他不懂,不懂自己為什麼要為了無法追上他那些弟弟在他心中的地位而不甘。

對,他不懂,不懂何時陷入了這個人如深海般瞳眸之中,沉淪。

他默默注視著近在咫尺的背影,將那份渴望,深藏。



與彼處各個複雜心思相比,這方顯得熱鬧直率得多。

「請用,王子殿下。」

「謝謝,」看見杯子裡的...果汁,希歐嘴角不禁抽蓄了一下,隨即恢復完美笑容。「我們都是皇室身分,直接叫名字吧。」

「哈哈好!」爽朗大笑,「客套來客套去麻煩死了。」

「說起來,上次見到你們兩個似乎很久以前了,伊希嵐那時候還讓你哥哥抱著呢!」

「是的,這種大型的聚會通常都會是大哥參加的。」看著因為被開玩笑而微微臉紅往自己背後縮的弟弟,希歐笑答。

「你們的大哥…現在不在國內吧?」

聞言,笑靨依舊,眼神一霎銳利。

「是的,」希歐並不否認,月蘭之所以能名列三大國,必定有她的實力在,對知情人隱瞞,反而顯得矯作。「但我們二哥說了不用擔心,我們就不用擔心,哥哥說的話,沒有一次是有失信過的。」


明明身處如此喧鬧場合,那個聲音卻能如此清晰傳入耳中。

柱子後的格里西亞身體不禁越來越往前,手也無意識伸起…

彷彿這樣,就能觸摸到那兩張思念的臉龐。


「希歐、伊希嵐…」羅蘭、奇克斯、

雷瑟…

真的,好想你們…


「抱歉,」他們超齡的成熟,讓安有了小小罪惡感與不捨感,以及…「那麼,再見到你們大哥時,會不會想揍他一拳?我可以幫你們呦。」

…打抱不平感,竟然傷害這群可愛小朋友幼小心靈,格里西亞,你這不是男人的男人!

聽見她的話,原先感動到將近半身都探在外的格里西亞差點摔出去。

「這個男人婆公主!竟然教壞我可愛的弟弟!」

「沒關係,大哥天生就是這樣的個性,我們習慣了。」

「死喔那是什麼意思?什麼叫習慣了?講得我好像什麼慣犯一樣,我有那麼糟嗎?…喂,你們都看別的地方是什麼意思?」

身旁一群人看吊燈、看點心、看表演,就是沒有一雙眼正對他。

「而且二哥說了,」正值快速成長期的伊希嵐,與抽高的身形相較臉龐仍顯稚嫩,表情看起來有些無辜。「大哥離開多久,等他回來後,就有多久不能吃藍莓派。」

「「哥哥說的話,沒有一次是有失信過的。」」兄弟倆異口同聲。

一字不漏全數聽個清楚的格里西亞.太陽…風化。

「哈哈哈哈哈」安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原來那傢伙的死穴竟然是藍莓派?這下有東西可以威脅他了。

「對了,麥卡閣下,」希歐語氣神態一轉,認真地接續道,「魔獄王子,我們的三哥,要我們向你轉達,非常感謝你之前的退兵,他願意以忘響國將軍之名向你保證我們兩國的和平。」

語畢,兩人微微彎腰。

「不用,」麥卡擺擺手,「是我輸了。」

「麥卡你…」笑聲瞬止,安瞪大雙眼看著從小一起長大的人。

麥卡—戰神殿最強、自尊心高不可攀的男人—第一次,坦言認輸。

毫不在意三人詫異目光,對他而言,他不是輸給那個富有軍事天分的王子,而是那個男人。


輸給那個男人,他甘願。


「非常抱歉打擾各位大人,」一位侍者走來,恭敬鞠躬。「女王陛下邀請忘響國兩位王子殿下至貴賓席欣賞演出。」

點頭,四人跟著侍者離開。



「格里西亞?格里西亞你還好嗎?」

「一點也不好…我的藍莓派…」可能還需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從打擊中回神的人轉身,步履搖搖晃晃。「我要回房間了…堅石,幫我拿甜點,很多很多,我要吃夠本…雷瑟,還我藍莓派…」



此刻宴會幾乎達到最高潮,燈光很亮很亮,朝向不同方向持續前進的影子拉得很遠很遠,然後…

觸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5 15:47:10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