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485|回復: 114

[同人文] [BL] [吾命騎士] 原點 (雷格/all格)(11/16 更新第33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12-15 09:41: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nubesky 於 2017-11-16 05:50 編輯

*兄弟設定,雷者慎入



楔子

忘響國,在「史上最偉大的國王」尼奧.太陽治理下,人民安居樂業,國家欣欣向榮,是為大陸上最富饒國家。在國家事務逐漸由王子們接手(其實是國王不知跑去哪裡遨遊)後,百姓們生活更是一天比一天安穩。


CH 1

忘響國,皇宮不遠處的酒館內。

「嘿!大伙聽說了嗎?聽說要繼承王位的竟然不是審判王子呢!」一位明顯已經微醺、高舉酒杯大漢的大聲吼道。

「什麼?王宮事務不都由審判王子一手處理的嗎?結果繼承人竟然是其他五位王子?!」

「可不是嗎?現在外頭都在傳三王子魔獄的賠率最低呢!」

「哈哈!一定是因為審判王子太殘忍了!」起頭的大漢聽到大家開始附和著他的話,語氣越發肆無忌憚。「看看那些被他定罪的犯人,嘖嘖,根本不是在審問而是要他們的命!」



忽然,「碰!」的一聲從角落傳來。

不大,卻震撼全場。

一個全身罩著斗篷的男子慢慢站起身,而後緩緩走向大漢站定他面前,後者挑起單眉輕蔑地望著矮他半顆頭、低著頭看不清面貌的男子。

酒館此時安靜無聲。

見男子只是靜靜站著,大漢瞇著眼朝他打了個酒嗝。「幹什麼?你也要來批評一下審判王子的惡…」誰能料想,他話都還沒說完,眼前這個纖細到會讓人對他性別產生懷疑的人一拳狠狠地朝他臉上打去。

幹!怎麼那麼痛!!

男子面無改色,心裡卻把大漢祖先問候了成千上萬遍。

「媽的你打我?!」大漢怒不可遏,馬上還以一拳卻被俐落躲開。

「你當眾辱罵雷…審判王子,罪該萬死,一拳已經很便宜你了。」壓低的聲音絲毫不畏懼,字字清晰地傳入眾人耳中。

「難道我有說錯?!城裡誰不知道審判王子心狠手辣,對待犯人根本毫不留情!」

「住口!那是那些人該死!審判王子從不冤枉無辜!!」男子猛地抬起頭怒吼,放在腰側的雙手憤怒地顫抖,卻沒有再度出手。

縱使抬頭,男子細緻臉龐仍舊被斗篷帽子遮著,與他面對面的大漢只看得清一雙猶如大海的湛藍雙瞳。


「笑話!那種人當上了國王絕對是個暴君!」

「你給我住口!!」彷彿聽到了某個禁忌詞語,男子瞬間又憤怒地撲了上去朝著大漢就是一陣狂打,然而他那比起普通男人還要纖瘦許多的身材討不了多少便宜,身上也漸漸多出許多傷口。

兩人從酒館內打到酒館外,旁人的阻勸氣瘋的男子完全聽不進去,宛如一隻負傷野獸只拚命向大漢揮拳。

一拳又一拳,一拳又一拳。

「那邊的快點住手!」倏地,一陣尖銳馬蹄聲隨著駕馬男人的大叫由遠而近,當來者身影愈漸清晰,民眾趕緊讓出一條路。

「是亞戴爾隊長!」「快讓開!是皇家軍隊長啊!」「亞戴爾隊長!」群眾驚呼下,來者快速無阻地來到打鬥現場,意外發現那穿著斗篷的男子竟然尚未停手,不顧一切地揮下一拳又一拳—

好似要豁出生命。

「住手!」一聲暴喝,亞戴爾俐落下馬,衝上前拉開男子,將兩人分開。

他動作看似粗暴,卻在碰到男子身子的那一剎那無意識地放輕所有力道。

直起身的男子倒是乖乖任他拉著,然而憤怒氣息依舊刺人。

亞戴爾想將男子斗篷帽子拉開卻被躲掉,微皺起眉沒多再為難。

莫名地,從來深信的直覺告訴他—不要去做眼前這個人不喜歡的事。

「發生什麼事?」

「亞戴爾隊長!是那個男的一直猛打我!」大漢狼狽爬起,指著男子把錯全歸咎於他。同時也暗暗吃驚,沒想到那人瘦弱歸瘦弱,氣勢及狠度卻和他外表成極大反差。

他不知道,那是只有男子的逆鱗被觸碰時才會出現的狠戾。

「你!!」男子一聽又想衝上前卻被亞戴爾輕輕拉住,恨恨地哼了一聲,不顧禮節地用力甩開亞戴爾的手轉身就走。

手一空的瞬間,亞戴爾一直沒鬆開的眉頭更是深深皺起,並非因為生氣,而是他…竟沒來由地想一直握著那雙手。

「好了,全部人立刻散開,不然我只好請你們去見見審判王子了。」沉著氣,最年輕的皇家軍隊長絕非浪得虛名。

現場恢復後,亞戴爾快速環顧四周,沒多久,就發現了他的目標。

悄聲閃身進一旁小巷。

「請問閣下是…?」有些訝異地發現穿著斗篷的男子雙手環胸倚靠著牆,反倒像是在等待他。

接著,「亞戴爾,是我。」亞戴爾的雙眼和嘴巴因為那溫柔又熟悉的嗓音以及男子脫下斗篷帽子後露出的面容越張越大。

「大王子殿下!!」一瞧見男子的真正面貌,亞戴爾一聲驚呼反射性想跪下行禮,纖細的手止住他的動作也不比他慢。

「這裡不是皇宮,不必如此多禮。」男子輕笑著,讓年輕的皇家軍隊長紅著臉支支吾吾了半天。

「大王子殿下您怎麼自己出宮了?還沒帶半個人?其他王子殿下們知道嗎?!」擔心的話語連環炮般地問出,年輕的皇家軍隊長激動不已。

幸好大王子殿下似乎自己治療好了傷口,否則回去後…

想到如果宮裡其他幾位王子殿下知道了這件事情後的反應…亞戴爾渾身抖了抖,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這個念頭剛過,他立刻記起剛剛的打架事件。「啊!剛才那該死的傢伙竟敢傷害您?!」一雙眼彷彿要噴出火,迅速轉過身邁開腳步恨不得把方才那個大漢千刀萬剮再五馬分屍。

一眼就看出這單純的下屬想做什麼,「等等!亞戴爾別激動!」男子趕忙抓住他不讓他亂來。

「但是太陽王子殿下,剛才那傢伙那樣子對您!」亞戴爾忿忿不平地說著,完全將他家主子把人扁得像豬頭一樣的這件事遠遠拋在腦後。

「拜託,他都被我扁的像豬頭了。好了好了,我們還是趕快回宮吧!要是被其他人發現我偷跑出來,就換我要被扁成豬頭了。」被稱作太陽的男子先送了他白眼一枚,然後垮下臉,想到家裡那幾隻…

他也渾身打了個冷顫。


CH 2

「那個人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啊?皮硬成這樣…」「叩叩。」房間裡邊碎碎念著的太陽,正打算偷偷治療剛剛尚未治好的傷口時,一陣敲門聲忽然響起,嚇得他下意識將手藏在背後。

「請問哪位?」

「大哥,是我。」介於童聲與少年之間的嗓音隨著主人出現在太陽房裡。

「咦?稀巴爛?」有點訝異這個時間點出現在這裡的弟弟。

孩子腳步一頓,「…大哥,我是伊希嵐。」聲音沒有半點起伏,也沒有生氣的意味,或許是…習慣了?

「哈哈,好啦好啦,伊希嵐找大哥有什麼事嗎?」看著弟弟有些冷的臉龐,雖然清楚他並沒有和自己計較,不過繼續欺負小孩似乎也不太好?嗯,他可是超級好哥哥呢!

一個精緻小袋子遞到他眼前。「點心。」莫名其妙看著哥哥又摸下巴又不停點頭的奇怪模樣。

關鍵字入耳,男子雙眼馬上閃閃發亮。「伊希嵐謝謝!哦我太愛你啦!」接過小袋子同時一把將弟弟抱在腿上並且狠狠揉亂那藍白色美麗頭髮。

牽扯到傷口的瞬間讓他皺起眉頭,但立刻完美地掩藏起來。

「哥哥!」突如其來的動作讓伊希嵐驚呼,微紅著臉坐在哥哥腳上看他津津有味吃著自己點心的幸福模樣。

「今天早上怎麼沒看見哥哥?」微抬起臉詢問,其實他本來想早一些拿過來的,可是直到發完了其他兄弟們的點心都沒看見自家大哥。

「咳咳…啊哈哈,大哥到處走走呢!」聽到弟弟突如其來的疑問,太陽差點噎死在他最愛的甜點下。

手又下意識地往背後縮了縮。

「大哥該不會"又"偷溜出宮了吧?」特別強調某個字眼,孩子瞬間變得面無表情,甚至還有點…壓迫感?

「別想太多了,大哥這不是好好的嗎?小小年紀別冷著一張臉,已經有個雷瑟了,再來第二個我可受不了。」苦笑著將伊希嵐完全拉進懷裡好讓他看不到自己表情,然後又想到最難呼嚨過去的那個…

心裡不斷祈禱今天不會碰到那個人。

「大哥確定是『好好的』嗎?」一道不符年紀的低沉聲音倏地從耳邊傳來,來者的手準確地輕放在他的右肩—那個他來不及治療的傷處。

「雷瑟?!」

「二哥。」

相較於太陽的高呼,懷裡的伊希嵐乖乖地向來者打了招呼。

「嗯。」對弟弟點點頭又將目光轉向縮起肩膀的男子。「大哥你有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說?」聽見一個又一個問句,太陽簡直想尖叫了。

怎麼說曹操曹操到啊?!不對!我根本沒說,只是用想的!平常呼喚藍莓派呼喚得那麼勤,也沒見過藍莓派立刻出現在自已眼前啊!!

彷彿排演好的,接著又是一個聲音響起。「今天好像都沒在宮裡看到大哥,哥哥是出宮了嗎?」太陽挫敗地低下頭,這下真的想逃也逃不掉了。

「這個…我…」面對三個弟弟們的視線攻勢,太陽目光心虛地左飄右飄。

他不想解釋,今天的事件不適合讓他們知道。

他更不想找藉口欺騙弟弟們—這些他一輩子要守護的人。

雷瑟在太陽身旁坐下。「大哥,你還沒回答羅蘭問題。」他想知道真相,他要保護他的哥哥。

沉默幾秒,「是,我是出宮了。」再度對上他們的目光充滿堅定,這樣令人信服的眼神,一直一直以來都帶領著眾人前進—

縱使前方再黑暗。

少年嘆了口氣。「傷口處理了嗎?」手輕輕來回撫摸太陽的肩膀。

他知道,他們都知道,每當哥哥露出這種眼神,就是他不可能妥協的時候。

聞言,男子輕笑了出來,手和少年的手相疊在肩膀處,一團亮光緩緩散發開來。

那溫暖,雷瑟清清楚楚感受到了。

「喏,這不就好了嗎?別擔心了。」將弟弟拉過來,治療好的手撫上弟弟英俊卻時常板起來的臉龐。

「你總是讓人那麼擔心…」順從地靠近,雷瑟雙手環上纖細腰肢,臉埋進哥哥頸窩悶悶地抱怨。

弟弟難得撒嬌的模樣讓太陽微微抖動著肩膀,愛憐地撫摸黑色軟髮無聲安撫少年擔憂的心,感受到他的舉動,環住腰肢的手暗暗地更加使力。

這是哥哥。

他們的哥哥。

他最愛的哥哥。

如同無言附和他的話一樣,另一邊的羅蘭也輕輕以背倚著太陽另一隻手臂坐下,懷裡的伊希嵐則用力點了點頭。被包圍的太陽依舊輕笑著,偏過頭先用臉頰磨蹭三弟的髮尾與耳窩處,果不其然立刻瞧見半熟透的耳朵,然後再捏捏懷中小傢伙的臉蛋,閉上眼感受著弟弟們的體溫與他們的愛。

這是弟弟們。

他不容別人傷害的弟弟們。

他最愛的弟弟們。

「大哥—大哥大哥!」童稚的呼喊高速前進著,不出幾分鐘快到只看得見一頭紅髮的身影可以說是用撞地朝太陽衝來,而跟著孩童進來的藍髮少年則優雅地關上門,好笑地看著顯得有些手忙腳亂、被圍繞著的那人。

「咦?奇怪斯?」認出向自己衝來的小火球,太陽匆匆將腳上的伊希嵐放到床上,穩穩接住自家最小的弟弟—雖然仍舊被用力撲倒在床上。

「「大哥!」」雷瑟和羅蘭齊聲大叫,後者連忙將揉著頭的太陽扶起,前者則是抱起紅髮孩童,有些惱怒地瞪著他。

被無言恐嚇的孩子完全不害怕。「大哥!」小小身子在二哥懷中不斷扭動掙扎,還一直伸出雙手要太陽抱他。

「我沒事,又不是多瘦弱,你們別一個比一個大驚小怪嘛。來來,奇怪斯,讓我抱抱。」從雷瑟手中接過小弟逗弄著,順便送給二弟三弟一個大白眼。

「大哥,是奇克斯。」伊希嵐無奈地糾正,有些同情地看向同樣被亂改名卻完全不自知的麼弟。

當然,這句話太陽一如往常地自動忽略。

「奇怪斯想大哥了嗎?哈哈,別拉頭髮。」一旁看哥哥和小弟玩得那樣開心,雷瑟和其他兩個弟弟也無奈笑笑,自己尋了位置在床上坐下。

「奇克斯今天都找不到大哥,大哥不跟奇克斯玩了!」年僅8歲的小王子童言童語宣告太陽的「罪狀」,壓根無意識到他那如同「找不到玩具」的指控換來大哥冷汗直流,二哥冷哼一聲又開始瞪著大哥。

「是是,是大哥的錯,奇克斯不要怪大哥好不好?大哥幫你買點心?」努力哄著自家小弟,又逼自己不去看二弟那快把他燒個洞的可怕眼神。

嗚嗚,天底下哪個哥哥做得比我還可憐?太陽心裡無限悲泣著。

「所以今天大哥到底去哪了?」而且還受傷?一想到這,少年眉頭深深皺著。

「就跟你說沒事了。雷瑟,別皺眉頭,才幾歲啊你。」也跟著皺起眉伸手撫平弟弟眉間,他知道這個弟弟身上擔子有多大,所以今天的事更不能讓他知道。

後者因為這溫柔舉動愣了一下,而後緩緩笑開。

「大哥他今天啊…」進門後就一直站在他們面前的少年悠悠開口,馬上成為全場注目焦點。

「死喔!」太陽有些惱怒地打斷他。

「是希歐!」少年聲音比他還憤怒。

雷瑟有些訝異地望著四弟。「你知道?」

「大哥今天去打架了。」被詢問的人目光動也不動地停留在自他開口以來就咬著下唇彷彿在隱忍什麼的男子。

縱使尚幼,已經開始學習處理情報的四王子,沒有什麼是查不到的。

更遑論,今天事件的主因。

「原因?」雷瑟沉下聲,那是他認真的表示,一旁羅蘭和伊希嵐也挺直了背脊。

希歐輕嘆口氣,眼神在其他兄弟們身上來回巡視。

「因為…」

「夠了。」

脫口欲出的解釋被冷冷打斷,每一個人都訝異地看向聲音的地方。

「今天的事是我惹出來的,就只是這樣。」將奇克斯交給羅蘭抱,注視著希歐的格里西亞—也就是太陽—一臉堅決地不讓他再開口。

「可是大哥…」隱隱察覺出這件事比表面更加複雜許多,雷瑟還想再說些什麼。

格里西亞起身,看向自己的弟弟們。「就是這樣,你們只要知道這樣就好了。」

就這樣吧。

讓我來保護你們。

聞言,希歐再嘆口氣徐徐走向哥哥,12歲的他已經比格里西亞的腰際高出一些,伸出雙手緊緊抱住他的大哥,小小臉蛋深深埋入哥哥懷中,鼻息間盡是那好聞、溫暖的氣息。

屬於大哥的味道。

他最愛、最依賴的氣味。

格里西亞表情柔了下來,拍拍弟弟的頭,蹲下身將他抱起。

「大哥啊…」投降似的嘆息迴盪耳際,彷彿聽出弦外之音,格里西亞用比弟弟摟著自己脖子更大的力道將他抱得更緊更緊。

大哥啊…

想守護兄弟的人,不是只有你啊…

評分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5 11:14:25 | 顯示全部樓層
天啊天啊天啊(滾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可以那麼萌那麼可愛
到底為毛啊啊啊(捧臉
覺得太陽真的太太太帥了我的天(尖叫
一週兩更真是神速耶ww
加油下一章喔喔喔喔喔喔喔(走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5 12:33:54 | 顯示全部樓層
嗚,有這麼萌的弟弟根本犯規呀太陽(滿臉血
好羨慕好忌妒喔QQ弟弟這種東西只有在小時候的時候最可愛了
長大後就變成會跟姐姐/哥哥頂嘴的叛逆青少年了(?
守護弟弟們的大哥也wwww好帥啊大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7 20:07:03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2-18 08:46:30 | 顯示全部樓層
CH 3

突然,敲門聲敲破房內有些凝重的氣氛。

「太陽王子殿下,請問您在歇息嗎?」門外傳來從小聽到大的嗓音。

「進來吧。」

來者見到房內眾人稍稍愣了愣。

「太陽王子殿下、審判王子殿下、魔獄王子殿下、暴風王子殿下、寒冰王子殿下、烈火王子殿下。」訓練有素的他也不過幾秒就反應過來,微微欠身一一向王子們問候。

點點頭回禮。「亞戴爾,怎麼了嗎?」開口的另有其人。

「回魔獄王子殿下,國王已回到王宮,請太陽王子殿下過去。」

「咦?父王回來了?」被點名的人聲音充滿訝異,回頭望向弟弟們,全都搖搖頭表示不知情。

「這樣啊,那亞戴爾,我們走吧。」將希歐放下,帶點報復意味地揉亂他的髮後,跟在亞戴爾身後離去。

關門聲落,房內瞬間恢復沉寂。

一道嗓音緩緩劃開。

「羅蘭,你帶奇克斯去練練劍。伊希蘭,聽御廚說想再開發一些餐點,你去看看。」

「好的二哥。」三個人乖乖應答,一起走出房間。

半晌,緩緩轉向唯一還在場的弟弟。「告訴我吧希歐,哥哥…格里西亞隱瞞的事情。」



走廊上,巡邏的士兵們紛紛向兩人行禮,格里西亞也一一點頭回應,不疾不徐地優雅跟在亞戴爾身後前往會議室。

「父王什麼時候回來的?」

「十分抱歉,太陽王子殿下,今早我被召去時,國王已經開始辦公好一段時間,因此確切時間我也不清楚。」

「這樣啊,算了,這也不怪你,那個人一直以來都在亂跑。」孩子氣地撇撇嘴抱怨,身旁亞戴爾見了嘴角也上揚許多。

邊走邊聊,沒過多久,一扇華麗大門矗立眼前。

「啟秉國王陛下,太陽王子殿下以及皇家軍隊長前來覲見。」亞戴爾朗聲報告。

「進來吧。」

門後那成熟又威嚴的嗓音,讓格里西亞有些想念。

「亞戴爾辛苦了,你先下去吧。」男人見到兩人笑了起來,對亞戴爾點點頭吩咐。

「是!」年輕隊長朝兩人標準地行了一個皇家禮後便輕聲退下。

會議廳內兩人對看著,誰也沒有開口。

窗前背著光的男人在陽光照耀下是那樣高大。他一手治理出的國家,沒有內憂,沒有外患,而他本人,被百姓愛戴、被詩人傳頌、被孩童憧憬,更是現在與他對望著的男子與他的弟弟們心中,唯一的神。

站著的男子,與男人幾乎如出一轍的面貌,垂至小腿的金色髮絲映著陽光閃耀著,纖細的身子隱藏著深不可知的實力,他還尚未被世人得知身分,但卻名副其實的是男人的驕傲、弟弟們的信仰。

「父王…」格里西亞輕輕喚了喚,上次見面是三個月前吧?這次他又離開了這麼久啊…這麼久沒見,就算是他也會想念的吧…

「格里西亞,來,快過來,那麼久沒見,我們好好喝上一杯!」下一秒鐘格里西亞腦海中那感人的重逢畫面馬上被男人不知從哪變出的三瓶酒以及兩個杯子給徹底粉碎。

幹!你就不能好好…至少感人點地呼喚我的名字嗎?!

格里西亞終於明白,期待自己父親正常一點幾乎和太陽打西邊出來同等難度。

男人挑起單眉。「不要在心裡幹你父親我。」

大大地朝他父親丟了個白眼,同時乖乖坐到男人身邊。

「哈哈,終於可以跟你喝一杯了啊,為父可想念你呢!」尼奧.太陽爽朗大笑,用力拍拍兒子的背,一邊光速將酒喝下肚。

那你不會早些回來啊?況且根本是因為在外面沒人喝得過你吧?!

「父王這三個月又做了什麼好事了?」

至親面前,無須配戴虛假面具。

「哼!這些年連盜賊團都弱得像辦家家酒一樣,根本沒什麼玩到!」尼奧想起路上遇到的那些盜賊團,留下買路財五個字喊得震天價響,不到一分鐘就被他殺到死都不能再死。

一分鐘啊!老子身體都還沒開始熱!實力呢?你們出來混的實力呢?!

越想越氣,乾脆把小杯子一甩,直接將酒瓶拿起來灌。

格里西亞連白眼都懶得給了。「別這樣喝,對身體不好。」皺起眉阻止尼奧狂野灌法。

男人笑笑,聳聳肩放下酒瓶。「格里西亞啊,今天去打架了?」意料中的,大兒子完全沒有一絲驚慌。

「是的。」格里西亞答得乾脆,根本不可能瞞得過尼奧—縱使這個男人消失了三個月—他很清楚。「但是,我沒有錯。」

他絕對不可能為這件事認錯,一旦認了錯,就等於承認了那大漢說的話。

大漢對雷瑟的批評躍上腦海,格里西亞暗自攥緊了拳頭—

他不可能認錯!

絕不!!

下一秒,一雙大手覆上他握緊的拳頭,憤怒情緒立刻化為烏有,格里西亞抬起頭,眼前的男人,他的父親、他的神—

笑得多麼溫暖。

「格里西亞啊…」尼奧的語氣讓格里西亞微微瞇起了眼。「格里西亞,你要知道,世人只會看到表面,今天他那樣說雷瑟,因為他看到的是"那樣的"雷瑟。」

「可是那根本不是…!」

「我知道,那根本不是真正的雷瑟。」尼奧輕而易舉地猜透了大兒子的話語。「但世人知道雷瑟真正的樣子嗎?他們不知道,他們只認識"審判王子"。」

男子沉默了。

「今天你為了"真正的雷瑟"、為了你弟弟揮拳,這是你守護的方式。然而格里西亞,未來,當你不再只有"哥哥"這個身分時,當你要守護的東西不再只有一個,當他們可能衝突的時候,你的方式又是什麼?」

「父親…」

尼奧將面露無助的大兒子攬入懷裡,來回撫摸著那耀眼金髮,他知道格里西亞會做得很好,甚至比他更好。

在格里西亞沒有發現下,男人驕傲地拉起嘴角,格里西亞啊…

你是我的兒子。

我的,驕傲。

「這次我回來還有一件事,」許久過後,尼奧將兒子微微拉開,兩雙湛藍眼眸直直望進彼此深處。「格里西亞,你要…」



CH 4

男子低著頭走著,腦海不斷迴盪著剛剛男人對他說的話,與他差肩而過的士兵們這次沒有停下來行禮,他們知道他們的大王子殿下不會介意,事實上男子確實也不介意,應該說,男子沉思到完全沒注意周遭。


士兵們無一不向他們的大王子殿下投以崇拜目光,縱然百姓們從來沒見過傳說中的大王子,但士兵們很清楚,他們的大王子親切和善,把每個人都當成家人一般,完全沒有身分的優越感,輕易地和大家打成一片,士兵們打從心底喜歡著他。

其實不只大王子,其他王子殿下在士兵們心中也各佔有很大地位。


忘響國現任國王尼奧.太陽有六個兒子。

大王子格里西亞.太陽,被整個皇室保護得嚴嚴密密,卻不像溫室裡花朵般柔弱無實,太多良好政策都是出自於他,如同他的名字,他就是太陽,是整個皇宮的支柱。

二王子雷瑟.審判,負責處理刑法部分,毫無偏私地將王國治理的井井有條,讓犯人無所遁形,然而也因此,有些百姓們聽見審判王子四個字就避之唯恐不及,對人民而言,是個懼怕多過於愛戴的王子。

三王子羅蘭.魔獄,軍事天才,小小年紀不僅劍術精湛,還精通各種戰略技巧,忘響國如此為外族懼怕,絕大因素是由於這位王子的實力太過不容小覷。

四王子希歐.暴風,情報專家,收集消息的能力無人能及,總能在第一時間收集各方面情報並加以分析,讓敵國完全沒有防範或侵略的機會。

五王子伊希嵐.寒冰,料理神廚,尤其在甜點方面使人讚不絕口。私下據面無表情的小小王子透露,他的甜點完全是為了應付自家貪吃—而且不分時間地點—的大哥才會如此爐火純青。

六王子奇克斯.烈火,年僅8歲,精力充沛,最喜歡的人是大哥,最喜歡的事是黏著大哥,最喜歡的物是大哥(格里西亞:我不是物!!),簡而言之,忘響國小王子是名副其實的—大王子跟屁蟲。

六位王子各司其職(某大哥:奇怪斯那是什麼職!),王國一天比一天輝煌,最開心的莫屬於現任國王。嗯?為什麼?這還需要問嗎?看他老人家落跑的次數和天數不就知道了?(尼奧:誰說我老?給我出來!)



男子走到房門前,停下。

「唉,算了算了,想那麼多幹嘛?他根本就已經決定好了嘛!」格里西亞搖搖頭,突然覺得煩惱了那麼久的自己像個笨蛋,自家父親風風火火、能滿面笑容叫自己跳下懸崖的個性又不是初次見識到。

「看來他們都已經回…」喃喃自語在瞧見棉被微微起伏而中斷。

格里西亞無奈地微勾唇角,輕手輕腳地走至床邊,目光柔和地注視著那張臉龐。片刻,他伸出手,仔仔細細地描繪起俊美五官,尤其在那時常皺起的眉間停頓許久,平常這種舉動早能夠讓弟弟清醒,但現在…

望著難得熟睡的弟弟,格里西亞輕聲一嘆。

驟然一雙手將他拉入懷裡,不等他反應過來,溫熱的唇已然貼上。格里西亞沒有一絲驚訝,淺淺地回應著那熾熱的吻,充滿了愛戀與憐惜。

許久,兩人微喘著氣分開。

「吵醒你了?」格里西亞微笑著撫摸少年的髮,他愛極了那觸感。

少年沒回答,只是將髮上的手拉來唇邊,輕輕落下一吻,然後再將他抱得更緊。

子夜般瞳孔注視著精緻臉蛋。「大哥…格里西亞。」無一漏掉地將眼前人兒深深烙印在眼底深處,並且永遠保存在心底,唯一的位置。

聽到那稱呼,懷裡的人明顯呆了呆。

「希歐那小子還是告訴你了啊…」須臾,格里西亞也反手將他擁緊,其實早就明白,這個人最終一定會知道的。

「你根本不用為了我…」

「雷瑟!」少年的細語被堅定的聲音打斷,格里西亞將少年的臉抬起直直望進他眼眸深處,臉上滿是認真神情。

「雷瑟,我當然會為了你,你是我的弟弟,我不可能讓那個男人就這樣侮辱你。」

這次換少年愣了愣,半晌,投降似地把臉埋進眼前人的頸窩。

「雷瑟。」白皙的手又開始撫摸那頭黑髮,抱著少年溫柔開口。「他們不了解你,你是為了王國的和平、為了百姓的安全,你做的都是正確的,你不必去在意那些胡言亂語。」

是的,當初極盡隱瞞他,就是不希望那些謠言傷害弟弟那責任感極重的心,縱使表面再過成熟、再過冷漠,審判王子—雷瑟.審判—終究還只是一個16歲少年。


CH 5

「我不在意。」悶悶的聲音自頸間傳出,少年稍稍撐起身子,將額與身邊人相抵。「我不在意。」

「我的家人懂我就好了,最重要的是…」

子夜堅定地與湛藍相輝映。

「我的愛人懂我。」

格里西亞笑得無奈又疼惜。「雷瑟啊…」雙手環繞少年頸項,微微壓下,主動將唇送上。

少年瞇起眼享受人兒難得的主動,兩人的事早已不是秘密,能相愛是不可多求的緣分,況且,誰又能阻止命中既定的事發生?

雖然享受是一件好事,但少年習慣性地逐漸搶回主導權。舌靈敏地鑽入那張已經開始微微喘氣的小嘴,每一個角落都不放過,他要讓他的愛人充滿他的記號。當雙舌嬉鬧完了以後,少年微微拉開兩人距離,牽出的銀絲無比誘惑。


( H略 )


"格里西亞,你要離開忘響國。"

男人最後對他說的話,此刻響徹腦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8 15:48:02 | 顯示全部樓層
嗚.......
格里西亞要離開了?
雷瑟會放人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8 18:49:09 | 顯示全部樓層
格里西亞要離開了?

雷瑟應該不會放人吧!

而且應該還有很大的可能硬跟著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9 05:45:40 | 顯示全部樓層
啊~為什麼~〈大叫〉才剛覺得甜蜜又要分開?〈請無視朔的慘叫〉
尼奧要格里西亞去哪裡呢?   期待下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9 12:30:21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期待下文~~~
快點快點~
好想快點可以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9 18:41:33 | 顯示全部樓層
格里西亞你不要走啦
你怎麼不是女的
奇怪廝.稀巴爛.雷瑟.羅蘭和死喔怎麼辦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