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闇神黎

[同人文] 【吾命雷格】我愛你,不管如何。8�20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3-8-17 22:24: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闇神黎 於 2013-8-18 12:37 編輯

****



  月星漸落,柔和的月色映入窗簾,透過這微弱的光線,我坐在床邊,靜靜地看著你的睡顏,你白皙精緻的臉龐上有著數條淚痕。我愛憐地撫上你的臉,都是我,你才會哭成這樣。

  你細長的眼睫毛突然輕輕地顫動,我深怕吵醒了你,因此迅速地收回了手。不過,你還是被我吵醒了。

  「雷瑟......我睡著了阿?」你眨了眨眼,寶石般的藍眼因為初醒而泛著水霧,你揉了揉眼坐起身來。

  扯出一抹淡淡地笑容,我遞了一杯開水給你潤潤喉,「抱歉,吵醒了你。」你接過了玻璃杯一飲而盡,隨後抹了麼嘴角淌下的水。

  真是,喝得這麼急,「走吧,太陽,我送你回房,你回去還可以再睡一會。」聞言,你身子幾不可見地震了震,眼裡閃過一絲沉痛,你依舊坐在床上,因此我再次說道:「太陽,走吧。」這時,你才會意過來,笑了笑起身,「恩,那走吧。」但我看得出來,那是再勉強不過的笑容。

  

  我送你回房的路上,幾乎是沉默與尷尬一路相隨。你我鞋跟的叩叩聲此起彼落,迴盪在這眾人早已息燈的夜晚,與寂靜形成一種強烈的對比,卻使得整個聖殿更是沉靜了許多。

  你臥房的距離和我房間並無很遠,腳步聲就此停在了你房門口,「雷瑟,謝謝你送我回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不等我回應,你便先行關上了房門。薄薄一片門板將你我阻隔開來。

  嘆了口氣,我扯了扯嘴角,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裝的若無其事,我隔著門板向你道晚安:「不客氣,晚安了。」
                                                       
  見房內沒有傳來任何回應,我也不自討沒趣,轉了個方向便要回房,不過我卻在不遠處的柱子旁看見了自家的副隊長───維達。

  似乎是察覺到我的視線,他從柱子後走了出來,向我行了個禮,絲毫沒有被抓到而驚疑不定的神情,「審判騎士長好。」我點了點頭算是給予了回應。

  不過……他怎麼會在這裡?雖然目前的時間還不算太晚,但是離眾人該入眠的也都過了滿久的了。而且,方才有人跟隨我居然沒有注意到,實在太大意了點。

  我皺眉,邁開腳步一邊走一邊詢問:「這時間你怎麼出來?」

  維達看了我一眼後說:「睡不太著,想說出來吹吹風,卻看到了隊長和太陽騎士長,不知怎麼就跟了上來,實在很抱歉。」維達面露歉意的看著我,我淡淡地「嗯」一聲並沒有多說。

  「還有,隊長,雖然這麼問您十分抱歉,不過……您,和太陽騎士長……」

  我明白維達要問的事是什麼,因此我先行打斷了他的話:「分手了。」聞言,維達愣了愣,即使他已經故做很鎮定,但我卻沒漏看他眼裡的開心。

  突然間我停下了腳步,並不是因為房間就在一箭之地,而是今早的事情我有話要問他,維達來的很剛好。

  「維達,你是怎麼知道我與太陽騎士長之間的事情?」就算我們交往的事情在聖殿早已人盡皆知,但是近日所發生的點滴大家根本毫無所知。

  維達頓了頓,像是在斟酌要如何告訴我,我補了一句:「照實說。」

  看了我一眼,維達輕聲說道:「我……在聖殿大門口不遠處看見了太陽騎士長和……一個女人。」

  我挑了挑眉,雖然胸口又有點抽痛,不過,這並不能代表著什麼。我這麼安慰自己。

  維達抿了抿唇,繼續道:「雖然兩人都披著斗篷,但是我十分確定那人是太陽騎士長……!而且他們倆……」忽然我舉起了手,維達就此住了嘴。

  「你趕緊回去就寢吧。」我轉身旋開門把進了房間,丟下這句話後就這麼將他關在門外。

  我走到了窗前打開了窗戶,微微的涼風頓時吹拂在臉上。皎潔的明月,點點的繁星,此時此刻就像是只有黑暗與星月在掌控。那麼唯一能夠掌控我生命的,又是誰呢?

  我靠在窗台,不停地自我催眠著,你跟我分手,並不是爲了「她」,完全不是。

  突然我自嘲地勾了勾嘴角,淡淡的嗤笑了聲,果然,你到頭來還是不願正視事實阿,雷瑟•路斯恩。

  你們已經分手了。

  這段話回盪在腦海,短短的幾個字深深刺進了心裡。深得猶如我對你的愛。  

  ───看來今晚又是個徹夜無眠的夜。


 
 

  又是新的一天了。

  我一如往昔地整理了下衣裳,看著鏡子裡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龐上有著淡淡的黑眼圈,氣色也不如以往的好。

  就算分手了,但我們一個是太陽騎士,一個是審判騎士,總不能一直避不見面吧?這樣真是種折磨。

  瞥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鐘,秒針規律地走著,眼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打開房門朝著審判所的方向走去。

-----


雷瑟,看得到吃不到很難受吧?(不要亂說###

這篇、貌似說到了一些些些些重點(#

而且我好像三天沒更了(望)(#)就算遲了三天還是短短的www(被掐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7 22:39:04 | 顯示全部樓層
嗚......(繼續抱被子哭
雷瑟真的好可憐喔......
格里西亞你這傢伙!!

不過我在看這篇文的時候,在聽的是情歌耶......
而且是比較甜的那種情歌......
聽一聽更想哭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7 23:27:16 | 顯示全部樓層
太陽你欠打阿!!!那麼好的男人你不要ˊˋ
但小格和雷瑟是位甚麼要分手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8 08:03:42 | 顯示全部樓層
唉~他們到底在做什麼啊.....
"看的到吃不到"?!好經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8 08:43:06 | 顯示全部樓層
所以....?
小格他.....外遇?
咳!好吧!
雖然我還不知道是不是,
但是希望他們能真實的面對自己!

黎黎加油~
期待下一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8 10:10:15 | 顯示全部樓層
什麼!!小格外遇了嗎??
對象該不會是..夏洛特吧..
希望這篇不是BE,如果是的話..
我..我哭給你看呦!!((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8 10:38:48 | 顯示全部樓層
黎你好阿!!
我好像錯過了幾篇了((大驚!!
小格你....竟然外遇了!!!(哭!!!
雷瑟人那麼好!!!
你這麼對他!!

黎要加油喔!!
我不會錯過下篇的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9 08:32:58 | 顯示全部樓層
太、太陽你真的是王八蛋阿!QAQ
審判好、好、好可憐QAQ(謎:你在結巴什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9 11:12:10 | 顯示全部樓層
哇阿阿阿
真的分了啊啊啊!!!!
那女人不是小三吧?!不是吧?不是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20 13:06: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闇神黎 於 2013-8-20 17:00 編輯

  刺眼的陽絲毫不留情面的照射近來,使得床上的人大大蹙起了那雙好看的眉,右手反射性地就擋在眼前。


  格里西亞習慣性地睜開了雙眼,兩顆大大的眼珠此刻就只是迷迷濛濛的望著天花板。

  ……對了,現在是幾時了?猛然想起這件事,他趕緊放出感知,要是遲到可就不妙了。

  得知時鐘的指針已經快要逼近赴約的時間,他急急忙忙跳下床,一個箭步衝進了浴室簡單地梳洗了一番。接著打開了衣櫥,伸手拿了掛在最邊邊的衣衫,一反常態的並不是太陽騎士服。

  站在穿衣鏡前,裡面映出了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身影,只差在服裝,和用魔法將其變短的銀白頭髮。

  眼看時間已所剩不多,格里西亞再抓起了一件毫不起眼的斗蓬就偷偷摸摸地打算由後花園溜出去。

  

  拍拍身上沾到的些許泥沙,格里西亞站直了身體,放出感知,確保沒有任何人發現或是跟蹤,這才轉了個身邁步往會面的地點快步走去。

  

  格里西亞走到了廣場,東張西望了一會,這才在噴水池附近的長椅上望見了今天要赴約的人。

  棕色的中長髮隨著微風飄動,姣好白皙的鵝蛋臉上總是一副心事重重,身穿普普的白色長裙,雙手放在了大腿上,坐得很是端正。在大街上這樣子的穿著打扮可以說是稀鬆平常,但是從她整個人所散發的氣質來看,回頭率也是飆高。

  大概也是等了許久卻沒見到應該出現的人,她左右張望著,正巧瞥見了廣場一隅對她狂招手的格里西亞。

  她趕緊起身,小跑步到格里西亞身旁,他也就領著她坐到廣場最不起眼的角落。

  「那個、紅詩有跟妳說些什麼嗎?」屁股才剛碰到椅子,格里西亞劈頭就問。

  對方沉默了半晌,才面有難色的說:「太陽騎士長,紅詩要我們快一點,時間所剩不多了。」

  聞言,格里西亞扯了扯嘴角,淡淡的笑著,「這樣阿,剛好,我們昨天也分手了。」她瞠大了杏眼,一臉不敢置性,隨後才慌慌張張的說:「太陽騎士長,我、我很抱歉。」她低下了頭,她自知這是她害的。

  格里西亞沒有說什麼,只是輕輕的拍了拍她的頭。

  「還有,紅詩說您和審判騎士長可以不用分手。」

  格里西亞眨了眨眼,隨後嘆了口氣,「可是,雷瑟還是和我分手比較好。」格里西亞的眼裡盡是說不完的難過。分手與不分手都是種傷害,那還不如趕緊分清楚,至少,分手時的心痛或許會比較短暫?

  「那個……需要嗎?」她從懷裡拿出了一條潔白的手帕遞給了格里西亞,他愣了愣,才發覺臉上有種濕潤感。

  格里西亞有些窘迫的接過了手帕,原是要擦拭臉上的淚水,卻不知怎麼咳了起來。

  「您今天沒吃藥嗎?」她慌慌張張的問。畢竟這藥一定得定時吃,多一次少一次都不行。

  「趕著過來,忘記了。」格里西亞皺緊眉,看得出來他現在很難受,腹部的翻騰感令他作嘔,全身就感覺像是在火燄裡,他手緊壓在腹部,希望可以分擔些許痛楚。

  「趕快回去,現在趕快回去……咦?」她緊張的嗓音突然被疑惑的單音給止住,她愣愣地望著前方,使得格里西亞也順著她的目光望去。只是不看還好,看了只差點沒讓他嚇死。

  雷瑟?他在這幹麻?感知怎麼……格里西亞思緒現在早已因為雷瑟毫無預警的出現而亂得一團糟,在還未意識過來的情況下,他馬上被攔腰抱了起來。

  格里西亞整個人栽進了雷瑟懷裡,他現在不只肚子痛,腦袋也好痛,可是不知怎麼,心卻暖暖的。

  雷瑟淡淡瞥了女孩一眼,什麼話也沒說就直接離開了。對方也沒覺得怎麼樣,站了起來準備要回去魔王殿。



 
---

吐血那橋段真是...(ry(#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