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闇神黎

[同人文] 【吾命雷格】我愛你,不管如何。8�20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8-14 13:10:17 | 顯示全部樓層
小雷的傷口真的止住了嗎?
藥要好好的塗抹,
不然會沒有這麼快好的!

小雷不要哭,
不然我也會哭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14 18:23: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闇神黎 於 2013-8-15 12:48 編輯

※文筆渣渣傷眼注意噢。

  


  聞言,我一愣,隨後別過頭去,「快回去繼續帶著小隊員們操練。」我將方才使用的繃帶等物品收拾好放進了急救箱,再拿到小矮櫃裡放好。我連看都不看維達一眼。

  可是,他卻不為所動,依舊佇立在原地。忽然間,他從背後將我抱了個滿懷,屬於另一個男人的氣息環繞在我身旁,另一種不同的碰觸,這都令我不大舒服。我極力的想要掙脫,但他雙臂反而擁地更緊。我皺起眉轉頭看向他,才剛想要說話,他卻伸出了手指抵住我的雙唇。......他今天也逾矩得過了頭。

  「隊長,您不要再執迷不悟了。」語畢,維達便放開我轉過身離去了。我愣了愣,他在說什麼?

  看著房門關上,皺了皺眉,我迅速穿上黑袍,旋開門把,正要追上去問清楚時只見你站在了門口,手半舉,應該是要敲門。

  「雷瑟,雷達他怎麼......」你奇怪地看著我,看來維達出去時與你碰上了。我探頭看了看他不遠處的背影,算了,我們見面的時間多的很。

  沒有回答你的未說完的句子,我側身,「先進來再說。」你先是疑惑地眨了眨眼,之後才走了進來,一樣大剌剌地坐在我的床上。

  我跟著坐到了床緣,你抬起頭,用你那雙已無焦距的雙眸看著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我想你現在應該正感知著我是什麼表情吧?

  暗自深呼了口氣,最後說出口的是,原先自己最不想聽到的話語,「格里西亞,我們,分手。」我淺淺地笑著,卻是那麼的苦澀。明明就是自己提出來的,原以為這樣或許會比較好過點,可是心還是一樣地痛,這種椎心刺骨的痛,眼淚也一如往常地,好鹹。

  你瞠大了雙眼,一臉不敢置信,接著你也跟著扯出一抹比哭還要難看幾倍的微笑,藍色如大海般的雙眼開始冒出淚水,從你細緻的臉龐滑落,最後落到了床上。一滴、兩滴,床單上的圓點開始越來越多,就如下雨般。奇怪了,明明就是你想要和我分手,爲什麼、你還要哭呢?

  我伸手覆上了你的臉頰,輕輕地替你拭去淚水,「我發過誓,不會讓你哭的。就算分手了也是。」聞言,你眼裡的淚水卻像洩了洪似的止也止不住。糟糕......我破壞誓言了呢。我苦笑,有一下沒一下的撫著你的金髮,再一邊幫你抹掉淚珠。

  「好......我、我們......分、唔......分、分手......」你抽抽噎噎地說不出完整的句子,看著你頭一次哭成這副模樣,內心真的好不心疼。

  真的,分手了阿......果然沒辦法走下去了呢。「恩、西亞,祝你幸福,你要幸福。」西亞......恐怕這是最後一次叫了吧?真是的......好不容易才乾枯的淚痕又要準備被洗刷去。

  「雷瑟、你,不問我為、為什麼嗎?」你有些平靜了下來,吸了吸鼻子問。

  問你為什麼?爲什麼要和我分手嗎?我淡淡地搖了搖頭。

  知道我搖頭,你的眼裡瞬間閃過了一絲黯淡,隨後又撐起笑,「知道了。」看著你的微笑,和依舊不斷滑下的淚珠,我最終,還是忍不住抱住了你。

  你靠在我的肩上,不一會又開始啜泣。我越擁越緊,發現心也跟著你的哭聲抽痛。好痛,好難過,難以言喻。

  完蛋了,要是我放不下,該怎麼辦......



-----


※一天一留言,有益身心健康。


討厭啦都虐不到小褚褚ˊ3ˋ(不你#

奇怪了我有前後矛盾的感覺呢(皺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4 18:50:20 | 顯示全部樓層
嗚喔~~ ((趴牆
黎黎你的文有虐喔...((繼續趴牆((妳要在那趴到什麼時候?

不過我真的要說很好看!((微笑
期待下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4 18:58:26 | 顯示全部樓層
嗚嗚嗚…可惡牆壁有綾綾趴了,我只好趴..趴地上((欸欸!!
為什麼大大的文都短的剛剛好呢?((重點錯了啦
嗚嗚…大大虐文,怎麼都虐不夠((猛敲地!!
阿阿!恭喜大大更文了~
期待下一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4 20:39:48 | 顯示全部樓層
審判做得好啦就是要先說出分手嘛!QAQ
可是下次要長一點啦比較過癮(謎:你是要甚麼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4 21:53:23 | 顯示全部樓層
可惡我哭了!
心好痛Q.Q
.....雷達好像也愛上雷瑟了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4 21:56:13 | 顯示全部樓層
嗚......那我抓被子哭吧......
大大的文有虐到啦,我很少看文哭的......
雷瑟好可憐哪......(又要哭了)
就給個好結局嘛~~
期待下篇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4 23:20:25 | 顯示全部樓層
黎黎Q ^ Q
看了小格哭...我也好難過...
為甚麼要分手啊!!!!!!!!!!!!!!!小格!!!!!!!!!((淚奔
媽媽在這裡~~快過來~~((撲抱((迷:你滾!!
雷瑟...把你家老婆追回來啊....((淚

黎黎這好虐...虐到我了...
我喜歡的小格阿~~~~~~~~~
雷瑟...我看趕快讓你跟小格生個孩子比較好...
((格:老子是男的!!!!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4 23:45:52 | 顯示全部樓層
阿....終於虐到小褚了!
小黎恭喜妳!(恭喜個屁阿 艸!)
X他X的X!(消音)
格里西亞.太陽你這魂淡!
居然害雷瑟心痛阿你去死
為了補償我你要去撲倒雷瑟!!!!(小格你終於反攻了耶)
雷瑟你要哭就到我懷裡哭吧!(你去死)
嗚...小黎小褚要下篇~~~
B:褚 看到那面牆了沒?
褚:嗯 怎麼了嗎?(繼續哭)
B:為了全世界的和平你可以先去見光明神他老人家 撞上去吧!
褚:我可以拒絕嗎?==+
B:不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17 22:24: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闇神黎 於 2013-8-18 12:37 編輯

****



  月星漸落,柔和的月色映入窗簾,透過這微弱的光線,我坐在床邊,靜靜地看著你的睡顏,你白皙精緻的臉龐上有著數條淚痕。我愛憐地撫上你的臉,都是我,你才會哭成這樣。

  你細長的眼睫毛突然輕輕地顫動,我深怕吵醒了你,因此迅速地收回了手。不過,你還是被我吵醒了。

  「雷瑟......我睡著了阿?」你眨了眨眼,寶石般的藍眼因為初醒而泛著水霧,你揉了揉眼坐起身來。

  扯出一抹淡淡地笑容,我遞了一杯開水給你潤潤喉,「抱歉,吵醒了你。」你接過了玻璃杯一飲而盡,隨後抹了麼嘴角淌下的水。

  真是,喝得這麼急,「走吧,太陽,我送你回房,你回去還可以再睡一會。」聞言,你身子幾不可見地震了震,眼裡閃過一絲沉痛,你依舊坐在床上,因此我再次說道:「太陽,走吧。」這時,你才會意過來,笑了笑起身,「恩,那走吧。」但我看得出來,那是再勉強不過的笑容。

  

  我送你回房的路上,幾乎是沉默與尷尬一路相隨。你我鞋跟的叩叩聲此起彼落,迴盪在這眾人早已息燈的夜晚,與寂靜形成一種強烈的對比,卻使得整個聖殿更是沉靜了許多。

  你臥房的距離和我房間並無很遠,腳步聲就此停在了你房門口,「雷瑟,謝謝你送我回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不等我回應,你便先行關上了房門。薄薄一片門板將你我阻隔開來。

  嘆了口氣,我扯了扯嘴角,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裝的若無其事,我隔著門板向你道晚安:「不客氣,晚安了。」
                                                       
  見房內沒有傳來任何回應,我也不自討沒趣,轉了個方向便要回房,不過我卻在不遠處的柱子旁看見了自家的副隊長───維達。

  似乎是察覺到我的視線,他從柱子後走了出來,向我行了個禮,絲毫沒有被抓到而驚疑不定的神情,「審判騎士長好。」我點了點頭算是給予了回應。

  不過……他怎麼會在這裡?雖然目前的時間還不算太晚,但是離眾人該入眠的也都過了滿久的了。而且,方才有人跟隨我居然沒有注意到,實在太大意了點。

  我皺眉,邁開腳步一邊走一邊詢問:「這時間你怎麼出來?」

  維達看了我一眼後說:「睡不太著,想說出來吹吹風,卻看到了隊長和太陽騎士長,不知怎麼就跟了上來,實在很抱歉。」維達面露歉意的看著我,我淡淡地「嗯」一聲並沒有多說。

  「還有,隊長,雖然這麼問您十分抱歉,不過……您,和太陽騎士長……」

  我明白維達要問的事是什麼,因此我先行打斷了他的話:「分手了。」聞言,維達愣了愣,即使他已經故做很鎮定,但我卻沒漏看他眼裡的開心。

  突然間我停下了腳步,並不是因為房間就在一箭之地,而是今早的事情我有話要問他,維達來的很剛好。

  「維達,你是怎麼知道我與太陽騎士長之間的事情?」就算我們交往的事情在聖殿早已人盡皆知,但是近日所發生的點滴大家根本毫無所知。

  維達頓了頓,像是在斟酌要如何告訴我,我補了一句:「照實說。」

  看了我一眼,維達輕聲說道:「我……在聖殿大門口不遠處看見了太陽騎士長和……一個女人。」

  我挑了挑眉,雖然胸口又有點抽痛,不過,這並不能代表著什麼。我這麼安慰自己。

  維達抿了抿唇,繼續道:「雖然兩人都披著斗篷,但是我十分確定那人是太陽騎士長……!而且他們倆……」忽然我舉起了手,維達就此住了嘴。

  「你趕緊回去就寢吧。」我轉身旋開門把進了房間,丟下這句話後就這麼將他關在門外。

  我走到了窗前打開了窗戶,微微的涼風頓時吹拂在臉上。皎潔的明月,點點的繁星,此時此刻就像是只有黑暗與星月在掌控。那麼唯一能夠掌控我生命的,又是誰呢?

  我靠在窗台,不停地自我催眠著,你跟我分手,並不是爲了「她」,完全不是。

  突然我自嘲地勾了勾嘴角,淡淡的嗤笑了聲,果然,你到頭來還是不願正視事實阿,雷瑟•路斯恩。

  你們已經分手了。

  這段話回盪在腦海,短短的幾個字深深刺進了心裡。深得猶如我對你的愛。  

  ───看來今晚又是個徹夜無眠的夜。


 
 

  又是新的一天了。

  我一如往昔地整理了下衣裳,看著鏡子裡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龐上有著淡淡的黑眼圈,氣色也不如以往的好。

  就算分手了,但我們一個是太陽騎士,一個是審判騎士,總不能一直避不見面吧?這樣真是種折磨。

  瞥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鐘,秒針規律地走著,眼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打開房門朝著審判所的方向走去。

-----


雷瑟,看得到吃不到很難受吧?(不要亂說###

這篇、貌似說到了一些些些些重點(#

而且我好像三天沒更了(望)(#)就算遲了三天還是短短的www(被掐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