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伊塵星嵐

[同人文] 特傳X吾命 在那之後 2020.02.13 冰漾是真的!開了新腦洞隨筆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7-28 23:27:26 | 顯示全部樓層
白將離 發表於 2018-10-2 22:06
前排蹲等結局,其實寫得很不錯啊!偶爾看一點中二的東西也很有趣

已經無法直視當初中二的自己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3 01:48:1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伊塵星嵐 於 2020-2-13 02:00 編輯

隨筆 無題 (冰漾)

「如、如果學長真的需要我,我連命都可以給他。」

當初他與殊那律恩說的話語,在這一刻不段迴盪在耳邊。

現在聽來,就像一個笑話一樣,愚蠢又可笑至極。

那人穿著的白衣已被源源不絕的鮮血染紅,即使表情極力掩飾著,但他卻仍可以看出,那只是忍耐,一個習以為常的忍耐。

然後緩緩地在自己面前倒下,他胸前的傷口已經完整的被轉移到了自家學長的胸口上,一模一樣的位置,一模一樣的痛至骨髓,而他卻像兩年前一樣,看著對方為了將自己帶回學院,義無反顧地跳下鬼王塚,隨後成了鬼族高手。

這件事情就像一根刺,時不時的往自己胸口深處扎進,學長的最後一個溫柔的笑容,總在午夜夢迴時浮現,直到他再度看到學長順利醒來時,才終於放下緊繃到快要斷掉的神經。 但受過的傷,即使痊癒,也會留下傷疤,他就像個容易被打草驚蛇的小動物一樣,一有風吹草動,就開始胡思亂想,即使理智知道不可以,也難以阻止。

為什麼?

為什麼學長要對自己用轉移,他的命,都可以給他啊?

學長比起自己還要重要多了,他可是冰之牙與焰之谷的王子,而自己只是被萬人追殺的妖師,重柳族的攻擊,甚至是因自己而起。 明明學長總是罵著自己是笨蛋,但其實他自己才是最笨的那個吧?

他看著學長被簇擁上來的醫療班給帶走,他想等學長能好好醒來時,他一定要鼓起勇氣的罵對方是笨蛋。

如果學長能順利醒來的話,他用力地搖搖頭,將一切不安的念頭,從腦海中徹底甩掉。

學長一定能好的,因為他是妖師,所想之事,皆會實現,言靈即為心之語。

「活下去。」

學長開口告訴他。

他知道他的命是很多人救的,重柳青年在死前也是這樣與他約定著,甚至在更早之前,他的母親和然的母親也都是因為保護他而死。 大家都是那麼的自私,犧牲了性命,卻又殘忍地留下他,就連眼前的學長也是,他永遠忘不了在鬼王塚,被人推開的那一瞬間,一輩子也忘不了的畫面。

救了自己,然後又要求自己,不能因此犧牲,否則就是浪費了別人的性命,所以他必須好好活下去

「這才是精靈死去的原因,因為他是祭品啊。」

百塵眾的聲音浮現在他腦海裡,這是如惡夢一般,讓自己在失控邊緣不斷徘徊。 亞那、凡斯、殊那律恩還有他們都是受害者,但為什麼他們非得被傷害呢?

這世界不是公平的嗎?

為什麼好人都要受盡欺負?

那些自詡正義的人,卻可以胡作非為? 他們、他們明明也只是想活下去啊! 為什麼連這麼簡單的願望,也無法實現呢? 他發出了質疑,卻沒有人能回應他的問題,因為這本身就是一場如烏比斯循環的無解之謎。

他開始懷念起在學校的日子,即使那時的他,天真的近乎愚蠢,但日子卻是那麼的安穩平靜,沒有追殺,身份也沒有曝光,每天唯一要擔心的,只有自己因為太過腦殘而被學長施暴而已,無憂無慮的,沒有任何煩惱。

但時間卻如同逝去的水,無法收回,亦無法倒轉,他只能繼續向前,繼續大步奔跑,哪怕這片未來看不清任何道路,也無路可退。

如果他能變強,那該有多好,如果可以強的保護所有人,那就不會再有任何人,成為祭品,因他而犧牲。 妖師一族欠的血債,已經夠多了。

『學長會沒事的,而自己會變得更強,強的能保護想保護的人,以性命為言,真名為靈,在此向神請求著。』

雖然身上傷口不在,但他也吐出了一口烏黑的鮮血,再費勁力量使出言靈之後,他早已虛脫無力,但他自己毫無辦法,只能這樣用力祈禱著,哪怕透支著性命。

如果有神的話,請實現他的渺小願望吧,如果、如果,這世界上真的有神的話,讓他相信一次吧。

世界彷彿變成一片漆黑,他閉上眼睛,他聽到很多人在呼喚著自己與學長的名字,他努力的想扯一個笑容讓大家安心一下,但卻發現自己做不到。 他好像倒了下去,底下一片柔軟,可惜他卻早已毫無知覺。

「如果這是你所想實現的事情,那麼我們或許可以做一場交易。」

  他聽到了一個陌生的聲音,然後他睜開了眼睛。



啊,看了恆九,我太激動了,又一頭跳進了同人坑,這個可能是短也可能是長,
我怕被打臉,但之後會連到我寫的這個在那之後的世界,只是漾漾的背景可能會改掉,把修伊斯這個設定改掉,所以可能變成第一部就獨立,
太陽的設定不變,而這篇應該會接第二部設定,但是劇情不一樣。
聽起來很複雜,實際也很複雜,因為我還沒想好確切劇情怎麼搞,
但是冰漾是真的!!!!!!!!!!!!!!!!
漾漾變強也是真的!!!!!!!!!!!!!!!
他們現在立刻結婚!!!!!!!!!!!!!!!!!!!!!!!
回到正題,我看看我腦洞,坐等恆十,(開始做夢中
最近在晉江寫文,因為也不知道哪裡可以寫,目前計劃想有原創和同人
同人應該是特傳,沉月,文豪野犬
原創,一篇古代朝堂,古代耽美,一篇娛樂圈,一篇校園,還有一個現代玄幻

我想找個有人會回復我留言的地方,沒什麼太多要求,有人回應就行,你們有什麼建議也可以和我說!
最近想玩玩噗浪,不知道這東西怎麼搞,好想找特傳的同好,
最後,讓我們一起大喊!
冰漾是真的!!!!!!!!!!!!!!!
謝謝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13 20:42:51 | 顯示全部樓層
嵐大大你好,我是新讀者呦~
可以給我晉江的連結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3 21:21: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2-13 20:42
嵐大大你好,我是新讀者呦~
可以給我晉江的連結嗎?

https://m.jjwxc.com/invite/index?novelid=4420852&inviteid=8984233

哈哈可以稍微看看,晉江那個快完結了,之後可能又會優先寫回同人,特傳太棒了謝謝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6 10:26: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請問這邊的文的設定還會寫下去嗎_(:3」∠)_以及要不要試試ao3寫文

點評

ao3的話,感覺還好,同人在不開車的情況,還是樂乎吧,這個文的設定,在我看了最新一集的特傳,對主角的背景感覺更迷茫了,先寫原創。  發表於 2020-7-6 02:5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8 11:45:34 | 顯示全部樓層
御論對比以前真的冷清很多,連雪大的第二人生也很少更新了QQ 台灣很少這種同人文的發展地好傷心。
大大有試過lofter嗎~
ps:比起冰漾我萌冰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8 12:40:43 | 顯示全部樓層
冰樣的糧食好多啊 感謝大大~~~
雖然我也更喜歡跨作品的CP 畢竟都標了是跨作品的同人文XP

是說如果要找文章發表的地方 "在水裡寫字"怎麼樣?
說是"同好自營的繁體中文論壇,不限題材、分級、圖文的自由園地。"
現在這時間也有兩三百人在線上 應該比較熱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6 02:49:59 | 顯示全部樓層
Noelny 發表於 2020-4-8 12:40
冰樣的糧食好多啊 感謝大大~~~
雖然我也更喜歡跨作品的CP 畢竟都標了是跨作品的同人文XP

我有研究過,但人數其實不夠多,如果同人的話,我可能會比較傾向樂乎,不過最近還是以原創為主,主要還是鮮網沒了,嘆氣

點評

同嘆氣QQ 後來我有看到這ˋ個整理 給你參考:https://www.plurk.com/p/nvc51r  發表於 2020-7-6 15:5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6 02:53:00 | 顯示全部樓層
r262524526 發表於 2020-4-8 11:45
御論對比以前真的冷清很多,連雪大的第二人生也很少更新了QQ 台灣很少這種同人文的發展地好傷心。
大大有試 ...

我之前問了問雪大過,好像其實都是怕被打臉,如果看過特殊傳說第二部,就會知道,我們的臉其實都蠻腫的..所以都不太敢繼續寫.
鮮網倒了就很慘,我有樂乎,但最近不寫同人,以原創為主,在考慮晉江,或是台灣找出版社內投,我也吃冰陽,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6 03:01:28 | 顯示全部樓層
一線之隔  冰漾

我佇立於陽光之下,而你藏於陰影之中。一步之遙的距離,我們早已別無選擇。-冰炎

“學長,我……回不去了。”

黑髮少年渾身是血的看向他,臉上雖掛著笑容,但卻比哭還難看,眼角紅紅的就和即將被主人拋棄的流浪狗一樣,可憐兮兮。

他想走向前,但身子卻像是中了凝結束一樣,動也不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學弟離他越來越遠。

從他發現不對勁時,他便步步追查那個笨蛋的下落,只可惜依舊晚了一步,他親眼目睹了妖師墮入黑暗的畫面。

就像精靈墮入鬼族一樣,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原本就存在的黑色變得更加濃厚,他們兩人身處的地方,已伸手不見五指。

“褚!回來!”

他咬牙切齒地說,這笨蛋真是讓人不省心,這才一會功夫沒見著他而已,就被其他不懷好意的有心人士趁虛而入,他真想看看這人腦袋到底裝了什麼東西。

“學長,對不起。”

褚冥漾向前一步,停在獄界與守世界的交會點,與他僅有一線之隔,微笑地向他遙遙頭,表情看來十分憂傷。

“妖師是世界之黑,同樣是黑色之首,就如同精靈染上黑暗就再也回不去一樣,妖師從一開始就不該妄想著光明。”

他學弟的眼睛依舊存純粹,但他卻再也看不透,那雙黑色的雙瞳在想著什麼,先前的發瘋似乎已經平息,只剩下近乎冷酷的理智,如湖水一般,深不見底。

“學長,我是黎明的終焉,白色種族容不下我,守世界已經沒有我的容身之所,我別無選擇。”

他想要阻止對方繼續說下去,因為他心裡覺得再說下去,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但卻一直被莫名其妙的術法打斷。

褚冥漾伸出了手,像是想要碰觸他的臉頰,卻在快要碰到時停下了動作,然後慢慢收回,他看著那雙黑色的雙眼,反射出了他的身影。

“我以妖師之名起誓,我與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此生永不相見。”

這是他們之間最後一句對話,再然後他就被一股力量給推開,等他睜開眼時,他已落在了水之清園,掌心攤開是褚黑館房間的鑰匙。

那人已將所有退路封死,心意已決,也在最後將他推開。

他咬緊牙根,拳頭握得死緊,一股無處發洩的怒氣,還有無力感湧上心頭。

“給我等著。”

原本赤紅的雙眸,閃過了一絲血紅,他執著的東西向來很少,但他那一手帶大的學弟,卻讓他始終放不下,精靈始終與妖師互相吸引。

無可救藥的執著,名為褚冥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