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春櫻

[同人文] {特傳}[內有自創]國中是.........Atlantis學院?8/31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9-16 22:19:10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精彩的出現了!!
小春櫻更文啦~~(*^o^*)
不過那一個嵐伊是守世界人吧!
期待下一章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9-20 16:47:5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19-8-12 23:41 編輯

我把手機扔到一邊,打算睡個覺,反正老媽在我應該不用擔心晚餐……
睡著前好像聽到了手機收到訊息的鈴音。



兩天後。
學姊找的到我家嗎?上次新訓是有一定的地點,不知道這次學姊怎麼找。
不過她都是我的代導人了,應該會有我的一些基本資料吧?

「……反正自己一個人住校要小心,盡量不要和人起衝突,和室友打好關係,還有要注意……」
「媽。」我把手機拿出來看訊息,邊對從我早上起來就一直對我碎碎念轟炸的人說:「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就行了。」
「我這不是擔心妳嗎……」她有些委屈的說。
「住校而已,又不是打仗,況且妳不是……」
「不是什麼?」
不是沒有很關心我嗎?
「不是有手機嗎?打不通可以傳簡訊。」
我媽還想說些什麼,清脆的門鈴聲打斷了她還沒說出口的話。
咦,來了嗎?
我剛站起來就看到我媽已經跑到門口開門了——妳速度要不要這麼快。
「女兒,是妳學姊!」飛速跑去應門的人非常高興的對我說,感覺像是高興我沒那麼孤僻了。
我把包包背上行李箱拖著走到了門口,就看到學姊和我媽在聊天。
不是吧這過程應該沒有一分鐘吧,妳們這就聊上了?
「那阿姨,我帶她去學校了。」學姊看我走出來了,也不再聊天,有禮貌地跟我媽打個招呼道別。
「恩,要小心一點喔。」


「所以學姊,我們現在要怎麼去學校?」
新訓那天聽學姐說的話,現在好像沒有公車給撞。
學姊笑著回答我:「用移送陣,等妳以後熟練了,也不用那麼麻煩去找入口,找個偏僻的地方使用陣法就好。」
?找入口?不就是撞車嗎?
——難道說不一定是撞車!
就不能用正常點的方法進學校嗎?!
學姊走到附近的一個小公園,確認沒有人後使用了移送陣。



幾秒後我張開眼,看見了熟悉的景色。
「這裡是南門。」學姊邊走邊講解:「國中部學生進出校園的門口,我們學院有四個大門,東門是國小生,高中是西門,大學則是北門,因為學校會辨識學生證,所以不用擔心會傳錯位置。」
分好細……等等,學姊現在是怎麼傳到這裡的?
沒記錯的話我和學姐是不同部的吧?
「啊,我去接妳前有申請要先過來,不然從高中部走到國中部怕妳不見。」彷彿知道我在好奇什麼,學姊補充了一句。
我好像又多了一個問題……我是會被什麼東西拖走嗎?怕我不見是什麼意思……
突然很想休學啊!
「诶對了,我是不是沒有說如果休學會被詛咒?」學姊殺出了這句。
……妳是不是故意的!!
「放心啦,有一個院別修完就好,妳高中是可以選原世界的學校就讀的。」學姊慢慢地補完下面的話。
我謝謝您了…………
經過那個殺人時鐘時,我突然有點好奇。
「學姊,那妳國中的新生訓練是什麼?」
「我國中啊……?好懷念,被石頭追啊。」
石頭會追人?成精了是吧?孫悟空給了靈力?
「被普通殺人石追了兩個小時吧?好像有人被追上然後……」學姐消音了。
消音是不知道怎麼描述慘狀還是基於限制級所以消音啊。
還有那普通殺人石是怎樣?難不成還有進階版的嗎!
齊天大聖給的靈氣太多了是吧!
突然覺得我們這屆被時鐘追好像也不是太差。
「到了。」學姊停了下來,「這裡是你的宿舍。」她指著前方說。
我抬頭看了眼前典雅的建築,學姊繼續替我介紹:「這是棘館,無袍級、紅袍和藍袍都是住這裡,紅袍是公會的情報班,藍袍則是醫療班。」
還有分這麼多袍級啊?
「那學姐你是什麼袍級?」感覺她好像不住這裡。
學姊回頭看了我一眼回答道:「紫袍。」
又多個新的顏色。
「袍級隸屬公會,一共分為五種顏色,分別是白袍、紫袍、黑袍、紅袍和藍袍;白袍是初階,紫袍為中階,黑袍則是高階,其他兩個剛剛提到了。」學姊邊找房間邊說:「目前為止,現役白袍有一千六百多名,紫袍袍有三百多名,黑袍有八十名,學校當中的白袍有2百多人,紫袍加我有七十人,黑袍有十一人,如果能力夠的話就可以往上考了。」
這個數量,感覺紫袍不算很稀有,也不是那麼好考的。
我應該沒有惹到學姊吧,不然以她的實力滅掉我分分鐘的事……
是秒秒鐘,說錯了。
「521、521……找到了,你的房間在這。」學姊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把鑰匙打開門,「這是你的房間,東西不少,你可以慢慢看。」
居然有小冰箱,感覺有點高級。
「學校宿舍都是獨立衛浴,妳也不用親自動手清理。」學姊走進來抓了一隻不曉得是什麼東西,說道:「這個是幫妳清理房間的,無袍級的大部分都是動物,有袍級的話就是人類的形狀了。」
我看著不曉得是狗還是貓的動物,已經不知道第幾次無言了。
一坨黑黑的到底?
等一下,有袍級的都是人的型態?
我絕對不要往上升!看到房間有人偶我會被嚇死的!!!



8/10筆:
女兒妳之後會啪啪打臉的(被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29 00:05:28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
很好看呢!不知到後面會怎麼發展(歪頭
期待下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9-29 16:45: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19-8-12 23:37 編輯

「妳想逛逛校園嗎?」
大致上摸清房間有什麼後,一直沒離開的學姊開口問我。
嗯?我以為學姊妳先離開了。
「都可以。」熟悉熟悉校園沒什麼壞處。
「那順便帶妳晃晃高中部吧?妳有事情要來找我才清楚怎麼走。」學姊把鑰匙交給我要我保管好,說不見了重申請是小事,我的房間會有什麼變化才是大事。
感覺不只是失竊這麼簡單了。
剛走出房間就看到有一個人……有著尖耳朵的人走了過來,對方有一頭金髮,五官看著很是溫順,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
「賽塔先生。」學姐很有禮貌的向對方打個招呼,名為賽塔的人也回了禮。
尖耳朵讓我想到精靈,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學院感覺無奇不有。
「他是賽塔,學院的宿舍管理人,住宿如果有問題可以找他求助。」學姐向我簡單介紹,並用我聽不懂得語言與他對話,應該是在介紹我。
距離近了我才發現對方也是綠眼,不過和喵喵不同,喵喵是翠綠,會讓人覺得很有活力;眼前名為賽塔的人是淺綠瞳色,給人溫潤和平的印象。
對方突然轉頭看了我,害我嚇了跳,後知後覺發現盯著對方有點久。
好像不太禮貌。
「年輕的學生,很高興認識你。」對方先開口向我打了招呼。
「您好。」基於禮貌我也回了禮,他說話的聲音很溫柔,聽了讓人很舒服。
「我還要帶她去熟悉下學校,那就先告辭了。」學姐又用另一種語言與他對話,中文話只有這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賽塔一開始看到我的時候表情有點訝異,雖然只有一瞬間。
看著對方遠去的背影,學姊先邁開步伐走向宿舍門口,「以後看到賽塔要有禮貌,他算我們長輩。」學姐突然冒出一句。
「他……幾歲了?」看起來很年輕啊,果然現在都不能只看臉嗎?
想到我家老媽也是年近四十看起來卻只有三十出頭,深深覺得果然表面都是不可信的。
「至少一千多歲,實際我也不清楚。」學姐給了我解答。
好的,一千歲,怪不得剛才稱呼我年輕的學生。
「他是精靈,精靈壽命長不奇怪吧。」學姊很不以為然的說:「原世界不也都說精靈長壽嗎?」
還真是精靈。
不對吧我們還說精靈住在森林呢,剛剛看到的那個沒有啊。
而且我們說的精靈有點像是自己幻想出來的……

「之前和妳說過學院有分四個部門,妳就讀的國中部屬於火之焰園;我就讀的高中部則是風之白園。」學姊帶我從國中部走起,「小學部是土之石園;大學部是水之清園。四大屬性會稍微影響到環境,所以焰園會是最熱的地方。」
「可我覺得還好……」真的沒有很熱。
「大概是妳原本的生活環境比焰園熱吧,像我之前國中時期就受不太住。」學姊給了我一個可能的答案。
好像是……屏東夏天除非下雨不然都飆到三十度。
洗完澡依舊滿身汗了解一下,根本免費三溫暖。
「這裡是教學區的教室,如果妳遲到的話要自己去追,要叫對名字才給進去,所以盡量不要遲到。」
「……學姊,為什麼遲到要追教室?」我覺得剛剛那句話有很多槽點還有很多莫名其妙的部分。
「喔,少說了,教室會自己活動啊,不過我們不受影響就是。舉個例子,地球自轉公轉,可我們不覺得有多大影響,就是天亮和天黑、一年四季有所變化而已。」學姊用了個簡單的範例讓我理解。
我比較想知道為什麼教室可以自己活動……跟殺人石一樣受到大聖的靈力而有生命了嗎……
「那,遲到了要怎麼追教室?」我決定轉移話題,雖然一樣環繞在教室上。
「這我就不清楚了,我沒遲到過,來不及去上課就蹺……咳,請假,不過依妳現在的能力—」學姊看了我一眼,說道:「要衝浪吧,好像是;然後喊教室的名字。」
…………衝浪?
學姊妳玩我呢?這地方看起來像能衝浪的樣子嗎——
剛內心吐槽完就聽到鐘聲響起,是上課還是下課先不說,反正剛剛討論的教室一個個跳離原本的位置,接著我就看到一群長方體歡樂的奔向了某個方向。
我現在的心情就像它們奔跑所發出的轟轟聲一樣雜亂。
休學會被詛咒是吧,那退學行嗎?
「壯觀吧?我們上課的時候就是它們運動的時候,下課會自己跑回原位,免得有新生離開教室後迷路。」彷彿不是第一次看過,學姊的口氣非常習以為常,「至於剛剛說的衝浪……啊,看妳左邊,有個人示範。」她指了九點鐘方向,我就順著看過去。
然後我真的看到有人在衝浪!他腳下踩的真的是衝浪板啊!!
那位大哥非常豪氣地往教室奔跑的方向過去了,好像還聽到他在喊什麼。
「他喊的就是教室名字,每個教室的名字都要記好,不然惹火教室不是鬧著玩的,輕則被追,重則……保健室報到。」看著範本遠離,學姊對我說道:「妳們教室不是我那屆的教室,妳再回去問問老師或同學吧。」
我心不在焉的回答,覺得去保健室報到不是自己去,而是被人抬過去。
賭氣一時爽,事後火葬場……我現在回去跟我媽說轉學來的及嗎……?

那一整天我和學姐逛學校,也聽對方說一些有關於這個世界的事情。
「對學校有比較熟了嗎?」眼看時間不早,學姐送我回宿舍。
「應該吧,不過今天沒走到白園。」學校太大了,時間也不太夠,中途還走走停停。
「沒事,妳也可以和同學一起走,迷路了再找我也行。」學姐微笑了下,「對了,你們女生宿舍是單號,男生是雙號,別走錯了。」
「好,謝謝學姊。」
剛走進去,我就看到喵喵在大廳和一個女生說話,對方看起來比我們大了幾歲。
「艾絲琳!」喵喵對我揮手示意我過去,接著介紹剛剛和她聊天的人,「她叫庚,是我的搭檔,現在高中一年級。」
「很高興認識妳,學妹。」庚學姐對我點頭致意。
「學姊好。」
「我是一年B班的,歡迎學妹來找我玩喔。」庚學姐笑著說。
去高中部玩嗎?
先讓我習慣習慣這裡的一切再說吧……今天的教室解說就給了我不小的衝擊。
----------------------------------------------------------------------
後記
對不起,我已經盡力了
不過還是很短...............
但還是請支持!


8/13筆:
補了點中間逛校園的部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29 21:13:40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心讀著
不會的!因為高中部與國中部差不多,
只不過實力會更強,
原班人馬都匯出現嗎?
是定期更?還是不訂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0-10 09:59: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19-8-13 20:11 編輯

開學第一天,我早早起床洗漱,然後穿上昨天拿到的制服。
感覺挺好看的,布料摸起來很舒服,感覺不便宜。
不過我很好奇為什麼學校只有制服,記得國小是兩套運動服一套制服的。
說到國小穿制服,就想到總有幾個手賤的男生會去掀女生的裙子,接著不是接受一群女生的痛罵加毆打就是看著女生哭哭啼啼地找老師告狀,接著被罰。
感覺這些事情離我很遠了。
「艾絲琳,妳好了嗎?」喵喵敲了門叫我。
知道我的房間在她隔壁後,我們就說好了一起去上課。
「等我一下。」我確認該帶的都放進書包後,便打開房門出發。


「艾絲琳,妳有選修什麼課嗎?」前往教室的路程中,喵喵問我。
「文科、基礎的術法,應該就這樣。」
「诶?這麼快就要學術法了嗎?」喵喵看起來有點訝異。
「怎麼了嗎?」難不成我跳級了?可出現在選課單上就是可以選吧?
還是學校又坑我!
「沒有啊,喵喵只是很訝異……妳剛來這邊就要學這門課。」
「我覺得早學應該沒什麼不好,而且看課表介紹好像算基礎的。」真的是這麼寫的,除非我和學校對基礎這兩個字的認知不一樣。
喵喵偏頭思考,似乎還想說什麼,最後只說了一句:「恩,艾絲林妳應該可以的,不會的喵喵可以教妳。」
我謝謝妳的肯定。
「對了,喵喵,你國小就讀這裡嗎?」我隨意找話題聊。
「對啊。」
「國小的新生訓練是什麼?」
「好像聽誰在那邊演講吧。怎麼了?」
為什麼國小如此正常,國中就變那麼兇殘呢!
「好像還要被普通殺人石追三十分鐘,體力訓練。」喵喵又捕充一項。
給七歲的小孩跑三十分鐘真的沒問題嗎……
應該是我臉上的疑惑太明顯,喵喵幫我解釋了下,「就是讓我們多走走,然後熟悉校園啦,畢竟我們都那麼小,也不好像國中一樣這麼為難。」
妳也知道是為難啊。
「不過沒關係,新訓不小心死了喵喵可以幫忙復活!」她很認真地跟我保證,雖然我不是很想要,「喵喵去年考到證照了,也是醫療班的一員,艾絲琳妳就放心吧!」
「……那我先謝謝妳了。」我還能說什麼呢。


到了教室,熟悉的尖叫聲又響起了。
雖然那天千冬歲用力關門讓我覺得他很沒良心,但我現在可以理解了。
大早上的聽到這麼吵的噪音只會想讓它更痛苦不會想同情它。
「我們是最早來的呢。」喵喵看了一下教室說道。
我也看了一下,真的就只有我們兩個人,我看了下時間,剛好七點。
「先吃點東西吧。」喵喵遞給我一個三明治,說是自己做的,我接過後開始吃。
咬沒幾口後,同樣的慘叫聲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
「千冬歲早安。」喵喵和第三個到的同學打招呼。
「早。」簡單的回完話後,千冬歲正要關門,我看到他後面似乎有人——
「等等千冬歲!」我太趕著叫人,想要快速吞下食物,反而被自己嗆到了。
蠢死了!開學第一天而已有必要這麼對我嘛!這什麼爛兆頭!
他們兩個都被我嚇到了,喵喵輕輕的拍了我的背,還拿了水給我;我也沒顧得上我不喜歡被人碰這件事。
生命都有危險了管那麼多。
好不容易緩了下來,我指了一頭霧水的千冬歲後頭,要他轉過去看。
然後他就被嚇到了。
「嚇死人了……萊恩,你什麼時候在我後面的?」千冬歲問會隱身的同學。
所以你剛剛真的沒看到……我以為你是故意的要讓他現身…我是說讓他不要隱身。
「……從你出宿舍,就一直在你後面。」萊恩緩緩的回答。
在場的人都沉默了。
良久,千冬歲緩緩地說了一句:
「你以後可以開口說句話嗎?這樣真的很嚇人。」
我和喵喵都點了頭以表贊同。

8/13筆:
連修兩篇文快誇我!!(閉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0-13 14:25:09 | 顯示全部樓層
萊恩..........
你加油!我相信你不會
因為存在感太低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0-20 10:59: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19-8-17 13:25 編輯

七點半。
全班都到了,不知道老師是在來的路上還是還沒出門。
我的位置在喵喵的和萊恩的中間,千冬歲在我斜對角,然後其他人都不太認識……
說到這個,上次那個叫夏雅的同學呢?
開學第一天就要翹課嗎?這麼刺激。
「各位同學大家早。」全班被一個尖叫聲吸引了注意力,進入班級的是新訓那天有事先走的老師。
黑髮紫眼的美女,氣質挺好,不過我覺得可以當老師的十個有九個不可能脾氣好,儘管現在她在微笑。
就像我一樣,長的也那麼好看,看似也很有氣質,可實際上黑起來連我都不認得。
「先跟各位說聲抱歉,新訓那天有個臨時會議得去,所以提前離開了。」老師說的話讓我回神:「我是即將與你們共度這三年的老師,先訂下班規,不准讓我聽到本班有同學在校園打架的消息,讓我知道就好好教如何做人。」
我猜不是念經教導而是皮肉痛教導。
「我猜老師是動手不是動口。」喵喵說出了我心中的想法。
「非要打架請離校,不要浪費醫療班資源;也不准翹課,年紀小小翹什麼課。」老師把一疊紙放在講桌上,「就這樣,還有問題嗎?」
「老師,妳沒有說妳的名字?」有一個男生舉手發言。
「那個自己查……我猜你們這群學生知道老師的名字都不是要做什麼正事。」
……?不就是手機聯絡人嗎?還能有其他事?
「對了,你們有堂課是國中必修課程,我教的,沒來修當心畢不了業。」班導用很輕鬆的口氣說出了攸關我們能不能畢業的事。
有點恐怖的感覺,難不成是歷屆學長姊都想退可不得不上的課嗎?
「最後,班級幹部,我看看要選誰。」老師掃了一遍全班後開口:「那就妳來擔任班長吧。」
老師的手指向我。
……我?
我瞪大眼看著老師,對方點了頭,「看起來很有威嚴啊,應該可以吧?」對方說出了選我的原因,雖然這讓我覺得很敷衍:「那就拜託你啦,班長。」
能拒絕這份拜託嗎。

「這個老師還蠻不錯的耶。」喵喵發出了對老師的感想。
妳認真的嗎喵喵。
現在的地點是學生餐廳,參加聊天的有千冬歲、喵喵、我……還有到場但看不太到的萊恩。
別隱形了兄弟!
「那,現在要恭喜艾絲琳當班長?」喵喵有些不確定的說。
「不要恭喜好嗎。」我忍住了翻白眼的衝動,隨便扯了別的話題,「是說為什麼學校為什麼只有制服?」
「這個我知道。」千冬歲推了一下眼鏡替我解答:「本來也是有運動服,不過每上完一堂體育課、甚至不到一堂就要換一件,所以才廢掉了運動服;制服是為了學校的門面所以還留著。」
體育課到底是在上什麼?
我有這個疑問不過不敢開口,這個世界有點瘋狂,每次接受到的驚嚇都會高出一個等級。
盯著一旁的雕像發呆兼吐槽,我突然想到了教室有名字這件事。
「對了,我們的教室叫什麼名字?我聽我學姊說的。」
「這個啊,」千冬歲再次替我解答,「賽猆希.羅佐蒂斯.伊里古巴.C.曼克羅爾。」
我沉默了幾秒,接著問他一個問題:
「你剛剛開頭在罵人嗎?」
「???沒有?」千冬歲一臉疑惑,「要我寫下來給妳嗎?裡面有部分是通用語不是中文,妳聽不懂也是正常的……」
「不用謝謝,通用語又是什麼?」
「通用語…是守世界通用的語言,就像原世界通用語是英語一樣。」一直隱形的萊恩發聲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感覺他說的時候有點哀怨,好像通用語跟他過不去一樣。
「萊恩之前通用語的檢定一直沒合格。」千冬歲的一句話讓我理解剛剛的哀怨不是錯覺。
該不會很難學吧,「還要檢定?」
「如果要直升的話多少要懂一些,其實不會很難,只是他碰到要檢定的時間都很趕。」
好吧看來是老天要玩你誰都躲不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0-27 09:32:18 | 顯示全部樓層
37# 櫻花
萊恩:而什麼?
櫻:咳,有些事情是不用說太多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0-27 10:17:17 | 顯示全部樓層
對不起那麼久沒來

現在納入收藏了以後會常湊湊熱鬧這樣OUO

現在我要問一個問題

冰炎呢?((萊恩:你們都沒看到嗎?((飄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