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春櫻

[同人文] {特傳}[內有自創]國中是……Atlantis學院? 11/11久違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3-8-4 11:34: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20-2-2 16:48 編輯

到了新生訓練的那天,我到了上面指定的地方去等。
不過我一直在想這所學校是在哪裡,因為我昨天查了地圖,這幾班公車走的路線附近都沒有學校啊?
「嗨,妳就是那個新生吧?」
突然有一個漂亮姐姐站在我面前,我嚇到了。
我以為剛剛在排隊的人幾乎都擠上了上班公車......
「恩……是妳沒錯,沒找錯人。」那個姊姊拿出手機看了下對我說。
所以妳誰啊……能不能先自介一下?莫名出現一個陌生人對著自己自言自語很奇怪......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擔任妳為期一個月的代導人,名叫月羽,是高中部3年級的學生,請多指教。」
是學姊啊。
學姊對不起,剛剛在心中小小抱怨了下。
不過有高中部?這間學校比我想像中的大啊?
「嗯?車快來了。」她笑著對我說:「小學妹,準備好了嗎?」
準備?
要準備啥?
學姊的笑容給我一種不好的預感,下一秒這預感成真了—
「走吧,時間到了。」
她就抓著我的手撞車了,在司機剎車的前一秒。
說真的我當下就一個感想:
我是去上學不是自殺啊啊啊啊啊啊啊!


「學妹,你還醒著嗎?哈囉?」
我張開眼,眼前是......學校嗎?
有點高級這建築。
「你還醒著啊?挺厲害,通常新生都是昏倒的。」
我轉過頭,發現學姊站在我旁邊,我們倆什麼事都沒發生。
說好的血濺……沒事,幹嘛詛咒自己。
「歡迎來到Atlantis學院。跟好我。」學姊笑著對我說,接著走了進去,我也趕緊跟上。
好像說在校門口有不能看的時鐘......我忍住自己想抬頭的欲望,硬生生憋下。
「你有乖乖看手冊啊。」學姊轉過頭來對我說:「知道不能看時鐘。」
不是說會想讓你看得更清楚嗎……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個清楚法,但這意義不明的句子感覺就很不妙啊。
所以怎麼讓人看清楚啊?
「時鐘會掉下來啊,不然妳以為怎麼讓人看清楚?」學姊好心地解釋了。
掉下來。
「是有人惡作劇嗎?」一定是的,時鐘怎麼會自己掉下來呢?
「想多了,它是自己掉下來的,就想讓你看清楚嘛,它也喜歡被看啊。」
......慶幸自己有手錶還有手機,不會淪落到看個時間就要賠命。
「原世界來的新生都會好奇的,不過守世界也差不多啦。別覺得自己很奇怪。」
學姊這話也不知道是不是安慰,反正我覺得沒被安慰到。
「妳的教室到了。」學姊停下了腳步,對了教室門牌才說道。
在我拉開門前,學姊拍了我的肩膀,用一種有點像期待又像看好戲的語氣說:
「到時候我會再來接妳。」

是指新生訓練完嗎?
目送學姊離開後,我有些不解的拉開教室門—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麼東西在叫!
順著聲音來源,我好像瞥到了門縫裡有什麼東西—
門縫?
錯覺,假的,我當機立斷把門拉上,連同慘叫聲一起忽略。
「嗯?有人到了。」
一個很可愛金髮綠眼女孩坐在位置上看向我,綠色的眼睛有如寶石般美麗。
很純粹的顏色。
「咦?妳是新生?」她這麼問我。
我看我們同班的樣子妳也是新生吧。
對方揚起了燦爛的微笑向我自我介紹:「先自我介紹下,我叫米可蕥,妳可以叫我喵喵喔!因為我出門都會帶著貓咪。」她露出了笑容:「然後我是直升生,有問題歡迎問我。」
原來是直升生啊,那我某方面的確是新生沒錯,「我叫艾絲琳‧安‧潔菲兒,請多指教。」
同學釋出善意了,基於禮貌我也笑了下,不過感覺嘴角有點僵。
不過在聽到我的名字時愣了一下,然後一直盯著我看。
?怎麼了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7 02:08:33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下篇啦,
我是新讀者唷,很棒餒  哪像我..都半途而廢...唉,
大大  下篇下篇(不要這樣催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11 10:49: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20-2-2 21:36 編輯

是我的名字太長記不住嗎?
還記得國小每個教過我的老師聽完我的名字都是「再重複一遍、可以的畫寫一次更好」的那種。
除了別人記不住,每次考試別人都開始寫了我還在寫我的名字,老師還要求要寫全名。
我還在想要怎麼問對方關於名字的問題,剛剛的慘叫聲又出現了。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吧,不能催眠這是錯覺了。
「千冬歲,早安。」喵喵叫出了來者。
「早。」簡單的打了招呼,他就把視線往我這裡投過來了。
被這樣盯著看有點像審視犯人……還是因為那副眼鏡造成的錯覺。
你們都習慣打完招呼一直盯著對方嗎?被盯的人壓力很大啊。
「新生?」他看了很久才問出問題。
「恩,她叫艾絲琳.安.潔菲兒。」喵喵幫我簡單的介紹。
居然聽一遍就記住我的名字了!感動!
等等,那妳剛剛為什麼要盯我那麼久?不是知道我是新生了嗎?
「妳姓潔菲兒?」千冬歲訝異的問我。
「安.潔菲兒,這是音譯。」我開口解釋道。
哪個音譯過來的就不知道了。
「音譯?從原世界來的嗎?」千冬歲問我。
原世界?
誰來給我翻譯翻譯。
他改了問題:「你來自哪裡?」
「台灣。」
喵喵拍了手,對我說:「那就是原世界來的了。」
「所以原世界是......?」我忍不住發問了,學姊剛剛也有提到,只是沒有特意說明。
「就是妳住和認識的地方,都是原世界;學校這邊屬於守世界。」千冬歲簡單跟我介紹了下,我只覺得自己越聽越迷糊,但仍然點點頭表示知道。
「千冬歲的老家在日本,也是原世界過來的。」喵喵補充道。
喔是同鄉。
......不對啊,那你跟我一樣是新生吧,剛剛問我是不是新生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好像你是舊生一樣。
「有問題歡迎提問,畢竟同學一場,以後還請多指教。」對方推了下眼鏡,伸出手向我是好。
我點點頭回握,接著問出了第一個本想裝死奈何老天不饒人的問題—
「教室門縫有什麼?」
我必須確認這會不會危害到我的人身安全。
「那個是開門的聲音啊。」喵喵笑著回答我。
???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千冬歲走到門邊,朝我勾了勾手指示意過去,因為好奇我真的乖乖的靠過去。
接著我深深體會到了什麼叫好奇心害死貓,然後在往後數年的經歷中,碰到的鬼族和未知領域帶給我的恐懼感皆不如新生報到當天看到的畫面。
為什麼門下面有一張人臉啦!
上面被輾過的痕跡還這麼真實!
仔細看上面好像還有隱隱約約滲血……我為什麼要看得這麼清楚。
「聽說這好像是什麼犯人,被董事抓到這裡受罰。」喵喵掛著天使般的笑臉告訴我很驚悚的事。
妳要不要跟我解釋下為什麼受罰是被輾?
「好像還有400年的時間才可以離開。」千冬歲邊補充邊很沒良心的用力關上門,接著更悽慘的聲音出現。
你的意思是說這位老兄已經被輾了一段時間了嗎?
「窗戶也有喔,艾絲琳你要看嗎?」喵喵仍舊笑著問我,手就搭在窗框上,語氣和動作的輕鬆程度像是在問人「外頭風景挺好的妳要不要看看」。
我默默搖頭拒絕了,對方有點可惜的放下手。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又迸出一句:「萬一有人被這個……嚇到出什麼意外呢?」
「不用擔心,被嚇死學校會幫你復活的。」千冬歲瞥了下門,很認真的告訴我。
......所以是真可以復活嗎?學校那本手冊沒有騙人?
這是我第一天來學校,眼前兩位是我剛認識不久的同學,但我覺得似乎不能用普通的方式和他們相處了。
不是他們就是我的思維需要變化一下......或者不只一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1 11:04:26 | 顯示全部樓層
阿大大你好啊
文很好看喔
加油加油
因為我也是升國三,所以我了解那種痛苦......
期待下一章喔
我是紫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18 12:04: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14-7-8 15:18 編輯

番外-七夕篇
本來是要在七夕的時候打,可是家長都在
目前只有星期日可用電腦
所以現在才貼,不過今天我生日,所以發一下,算生日禮物
-----------------------------------------------------------
(第3人稱視角)
「所以,留下一些人處理就可以了」公會中人見人怕的惡鬼巡司說:「漾漾,你和你同學先走吧」
自家姐姐同意可以先走後,一個白袍對紫袍的友人說:「艾絲琳,走吧」
擁有一頭及腰的藍髮女孩點了頭後,使用移動陣將他們倆送回學校
----------------------------------------------------------------------------------------------
「對了,艾絲琳,你知道明天是什麼節日嗎?」惡鬼巡司的弟弟問了與其並肩同行的藍髮友人
藍髮少女想了一下「中元節?」農曆七月她只想的到這個
黑髮少年差點昏倒,好氣又好笑的說:「別告訴我七月七號你不知道」
七月七號?農曆?女孩皺著眉思考,突然想到一個對他來說很.............該死的節日
「七夕情人節?」黑髮少年對她點頭
她完全忘記有這節日的存在,畢竟從小被追到大,情人節的禮物都特別多,她最恨的就是這個節日
「聽說扇董事還有辦一個活動喔.......只要是袍籍者,如果當天收到什麼的話,要答應對方一件事」黑髮男孩很不以為然的說,但藍髮女孩卻是越聽臉越黑
「你怎麼會知道」她先冷靜的提出問題
「我姊一個月前告訴我的」名為褚冥漾的少年事不關己般的回答他
「為什麼不早說!」艾絲琳有些要發飆的樣子
「避也避不掉,董事說一定要參加,不然......」他沒有說下去
艾絲琳雖然表面沒什麼表情,但她實際上快瘋了
「對了,時間是從明天早上8點到下午5點,要注意喔!」褚冥漾又補充了一點
去她的扇董事!
---------------------------------------------------------------
(七夕當天)
紫館內幾乎沒什麼人,畢竟這個活動為了讓無袍的向有袍的告白,所有門都開了
而紫袍也不是傻瓜,人都來了,他們也會避開人群.........誰知道收到禮物會被要求什麼奇怪的條件
艾絲琳在水之清園走著,卻剛好被一群人發現
她見狀只能逃,因為只可以用符紙,但若用了一定很花時間
她把一大群人引到別地後,以為有短暫的休息,卻又有人追來
她也只有一直跑給他們追
--------------------------------------------------------------
艾絲琳邊休息邊看了手錶,還要10分鐘時間才到
好不容易找到這沒什麼人的地方,當然是能放鬆就放鬆
途中差點被得逞,逼的她要用爆符把人都炸了才安全
是說醫療班平常沒那麼勤勞,今天就變了樣,她看到好幾個被炸死的,沒多久就回來找她了
休息的差不多,她便到附近去晃晃,反正剩只5分鐘
正當他要離開時,.有個聲音叫住了她
「學妹」名為阿斯利安的紫袍狩人叫住了她
「阿利學長,你也沒事嗎?」看到對方,自己也比較沒那麼警戒,正當她要看附近還有沒有人時,自己一個跳躍,避開了對方的襲擊
........................她錯了,不應該放鬆警誡的
看著地上的東西,「想做什麼?」她問眼前人
「當然是........」對方一下子就到自己面前「:妳心裡有數吧」對方露出微笑
「想都別想」說完立刻閃人
只剩30秒,她才不想到最後關頭還輸
後面的狩人緊追不捨
在最緊要的關頭,突然間一個聲音響起,剛好到5點
艾絲琳勾起了微笑,「不好意思,你輸了」她暗地鬆口氣
阿斯利安微笑了下,便把手上的東西拋給她
「沒關係,反正我追好玩的」頓了頓又說下去「送你吧,情人節快樂」
接住了對方給的東西,是一個水晶,是她所喜歡的紫色,而且這個水晶是她很想要很久的
由此推測,對方應該不是追好玩的
艾絲琳笑了下,也對對方說
「情人節快樂」
(完)
----------------------------------------------------
打完了,不過我好有種阿
我居然拿阿利開刀,我有種會被他粉絲殺掉的感覺
順帶一提,這時候的艾絲琳和漾漾是大學一年級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8 21:53:09 | 顯示全部樓層
可以叫我小幽~~
歡迎亂叫喔呵呵
艾絲琳跟阿利學長好像情人:-)
期待下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25 12:08: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20-2-6 13:26 編輯

學校高層似乎和醫療班有簽訂契約,只要是在校內死亡都能復活。
據說沒化成灰都救得回來,不過會很難救,除非是急件否則都會丟到最後面再來動手。
聽說巔峰時期被放個三四天都是常態。
「所以艾絲琳盡量不要惹到別人喔,尤其是醫療班的,不然被放到很後面才救起來就糟糕了。」喵喵用這句話當結論。
在這之前能不能先跟我說常態是怎麼回事啊,仗著不會真的死掉就一群人胡搞瞎搞嗎。
我對了下時間,七點二十五分,等等有個新生訓練。
「時間到了。」千冬歲推了眼鏡道。
那現在是要集合帶隊去哪裡聽訓嗎?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有些人的表情不像是聽訓,像是去送死,那個臉色青得跟什麼一樣。
「艾絲琳,過來這邊。」
喵喵的叫喚聲把我思緒拉回。
待我走過去後,她似乎想拉我的手,但被我下意識抽回來了。
彼此瞬間有點尷尬。
我不喜歡有人碰我?
可她沒有惡意。
「妳們兩個,再站下去會遲到喔。」千冬歲敲了桌子提醒我們。
我避開了喵喵的目光先走出去,說是避開,不如說是我在逃避。
難得有人願意和我相處,我為什麼要那麼敏感呢?


我走沒幾步路就後悔了。
四周都是穿便服的人,沒一個認識,認識的剛剛被我丟在後頭了。
往回走也不一定找的到他們,要不等新訓完再說吧。
「同學?」
我愣了下,順著聲音來源看了過去,是一個黑髮褐眼的女孩子,臉上有淡淡的雀斑,頭上翹了跟呆毛。
…...哪位?
「妳好像也是C班的吧?剛剛在教室有看到妳。」她微笑著自我介紹:「我叫夏雅,夏天的夏,優雅的雅,新同學多多指教。」
恩?同班同學?
「人真多,沒結伴走容易迷路啊。」沒等到我的回應也不尷尬,她繼續說道:「不介意的話一起走吧?」
我點點頭,不過和對方保持了一些距離行動,她前我後。
然後在第三次差點被擠散後她靠過來了。
「以後還要同班三年啊同學。」她很認真地對我說。
「所以?」跟我們一直被擠散有什麼關係?
「沒必要一直保持距離吧。」
「……」我輕咳一聲,稍微解釋了下:「我不喜歡和人靠太近,也不喜歡有人碰我。」
她喔了一聲表示知道,接著說:「那妳跟緊點吧,注意點別被擠散了。」
我喔了聲表示聽到,又想起剛剛在教室的小摩擦,有點心煩。
我這樣是不是真的很不討喜?
可要勉強自己我又不願意。


走到集合地點,喵喵他們已經在那裡了。
要跟他們說什麼呢?
先道歉?
『很高興在這麼好的天氣遇見各位新生。』一個廣播打斷了我的思考,『廢話不多說,有命活下來再來和大家交流交流啦!請各位撐過訓練,我們一個半小時後見!』
???
有命活下來??
下秒我就知道為什麼會這麼說了。
喜歡被看的那個時鐘,掉下來了。
就在我們新生面前,不知道幾百幾千雙眼褚瞪著它。
我感受到了什麼叫"想讓我們看得更清楚"的涵義了,我甚至看到時鐘冒出了莫名興奮的光芒。
『被時鐘追上的下場你們懂得,就不多說啦!』
我不想懂!
一般學校不都是讓新生站著坐著聽訓嗎!
難怪剛剛有人的表情看著就像是要去送死,這一個沒注意真的會死啊!
「同學別發楞啊快跑!」夏雅拉了我下,「妳這麼快就想體驗被復活的滋味嗎?」
「別烏鴉嘴。」我回過神開跑後瞪了她一眼。
剛剛說一個半小時後見,是要我們跑滿90分鐘嗎?
雖然知道會復活,但如果能不被送去保健室執行的話,我之後就開始訓練跑步。
全馬半馬都太勉強了......先從十公里開始吧。
「對了,還不知道妳的名字,不過這回教室再問妳也行。」夏雅突然開口,「剛剛看妳似乎和別的同學有爭執了,有話就說開啊,說了才會知道不是什麼大事的。」
我速度稍稍慢了下來,但沒多久就恢復。
我聽到轟轟聲了!要對我們這麼殘忍嘛!
「诶現在不是思考的時候!喵喵!」她向後喊了人,「幫到這兒了,剩下的妳們自己來啊!」
我跟著向後看,一隻白色大貓出現在我視線內,背上背了隻喵喵……不是,背上載了喵喵。
喵喵有些猶豫,還是對我伸出了手。
我伸手握住了她,她使力把我拉到大貓的背上。
等等,只有我嗎?夏雅呢?
剛剛跟我說話的同學不知道跑哪去了,上來的只有我一個。
「夏雅是獸王族鷹類的,可能飛到哪棵樹上休息了。」看出了我的疑惑,喵喵開口解釋。
鷹類。
獸王族。
還飛去休息啊!
「這不算犯規嗎?」看著眼前鳳凰族的同學,我最先憋出了這句。
「只說撐過九十分鐘,沒說一定要用跑的啊。」
行,好的,我覺得下一屆學校就會把規則說清楚了。
鑽漏洞呢這是。
說完後我們沉默了。
我撓了臉,決定先道歉。
「妳……」
「我……」
再次沉默。
「剛剛……」
「其實……」
再沉默。
「我先說!」避免更多沉默,我深吸一口氣先道歉,「剛剛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之前有發生過一些事情,我不喜歡有人碰我或是靠我太近。」
「如果讓妳感到不愉快,很對不起。」
好像是真的,說出來真的覺得不是什麼大事。
或許事情本來就不大,只是我們怕面對對方不知名的情緒。
可能不到一分鐘,也可能過了一分鐘,喵喵也開口了。
「那……喵喵也要道歉。沒考慮這麼多,不好意思。」
「不覺得是我毛病太多嗎?」
「不會啦,醫療班也有遇過一些這樣的案例,只是喵喵自己沒遇過所以……之後會更注意的。」
說到這,我們相視一笑。
好像真沒什麼大不了的。


「是說千冬歲人呢?你們沒一起行動?」
「剛剛開跑的時候被擠散了。」喵喵拍了拍大貓,「所以喵喵把蘇亞叫出來了,如果有看到就會來會合,沒看到的話……」
「…...會怎樣?」
喵喵想了一下,給了我一句話:
「我們要對他有信心!」
所以妳也不敢保證完全沒事是吧!



在此有件事要說:
由於升國3,剛開學就要考試
所以下禮拜可能會停一次
不過我不會棄這個坑的!(你之前不是有2次這樣的念頭出現嗎?)


2019/8/8筆:
啊我之前居然說不會棄坑(驚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25 22:55:19 | 顯示全部樓層
所以說我討厭會考嘛
因為這樣害小幽也不能更文
艾絲琳跑一小時半太強了吧
我大概5分鐘HP值就掛零了……
期待小春櫻(所謂黃瀨病發作)(?)
的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31 13:01:02 | 顯示全部樓層
偷偷用ing
作者有個問題想問主角一下(你不是作者嗎?)
櫻:請問艾絲琳,從小到大你有沒有見過讓你動心的男生?
琳:哪來那種東西
櫻:沒有?
艾琳達:這個我知道,姐她之前.......阿!好痛,幹麻巴我頭?
艾絲琳:你還要廢話嗎?(冷眼)
櫻:我還有事先走了(超沒種的作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9-15 12:14: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20-2-6 14:05 編輯

「是說這隻貓是?」
道完歉才發現其實很喘,我盡力平穩呼吸。
「蘇亞,喵喵家的坐騎。」拍了拍大白貓的背,對方露出了可愛的笑容,「可愛吧!」
我怎麼覺得反而多了更多問題?
「你們鳳凰族的坐騎是貓?」我輕摸了貓毛,軟軟的觸感讓人覺得很療癒,我甚至在幾秒後才反應過來剛剛說了什麼。
鳳凰的坐騎是貓?
這不是背獵捕和獵捕者的關係嗎?!
「因為很久很久以前有爭執啦,不過現在喵喵和蘇亞是好朋友。」
彷彿要應證好朋友的話,大白貓喵了一聲。
我才注意到其他在跑的人半羨慕半忌妒的盯著我們。
「喵喵,我們這樣不會被攻擊嗎?」好像有些招搖過頭了。
「不怕,他們不想惹到全醫療班就不會攻擊。」
看來全醫療班都是鳳凰族,全族的坐騎都是貓王。


之後我們還是下來跑了半個小時。
只跑一開始的幾分鐘感覺不太像話,但我覺得在快不行的時候應該要再跟喵喵求救一下。
為什麼時鐘越飆越快啊!旁邊還有個牌子標示現在時速多少是怎樣!
你以為你在飆車嘛還時速70!
「挺厲害的,原世界來的新生要撐過也不容易。」回教室途中,千冬歲和我們會合,看我安然無恙他說了一句。
體力快透支的我沒很想講話,只揮了一下手表示聽到。
「剛剛來不及介紹,我旁邊的是萊恩……人呢?」千冬歲推了下眼鏡,介紹到一半發現他隔壁是不認識的,只好停下腳步看了下四周。
「大概又隱身了?」喵喵提出一個匪夷所思的可能性。
這是什麼種族?還能隱身?
「啊,在你面前。」千冬歲指著我的前方,我順著看了過去並沒有看...…看到了!
一個和我差不多高的男生站在我面前,舉起手和我打了招呼。
「妳好。」
「……你好。」


「萊恩你剛剛嚇到艾絲琳了啦。」回到教室後些資料要填寫,寫到一半喵喵不忘轉過頭來替我打抱不平。
「對不起。」坐我隔壁,同樣也是原世界來的萊恩同學很真摯的和我道歉。
「沒事。」
短暫交談結束後,我檢查了資料確認沒有漏填,和喵喵他們打了招呼後先行離開了。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到了吧?
「艾絲琳,這邊。」學姊站在走廊盡頭,笑著朝我走來,「感覺怎麼樣?刺激的新生訓練。」
我慶幸之前有稍微鍛鍊過體力,不然學姊妳大概要去醫療班等我復活。
「是真的挺刺激的。」
「每年都這樣,習慣就好,妳明年可以看新進的學弟妹們的新訓。」
我為什麼要看這個場景…...
「旁觀者的角度很有趣,妳自己看過就知道。」
「......學姊你剛剛不會站在旁邊看吧。」
太殘忍了,看著親自帶的學妹在受苦自己卻當笑話看,這個殘酷的世界。
「才沒有,我是去年看的。」學姊做了反駁,不過好像沒有比較好。
「不說這個了,妳有住宿的意願嗎?單子寫好沒?」把剛才的沒營養話題丟掉,學姐說了比較正經的。
我點點頭,從包包中拿出住宿意願單交給學姊。
幸虧先填好了,一想到之後每天上學都要撞公車的日子。
太美好了想都不敢想。
「那開學前兩天我去接妳,詳細時間之後聯絡,可以嗎?」
我又點了頭,拿出手機給學姊記錄她的手機號碼。
「今天早上是通往學校的入口放在公車頭,不然也不用撞車,畢竟公車剎車了會很麻煩。」學姊解釋了下早上嚇死人的自殺行為,「先到這裡吧,妳要搭什麼接駁車?」
我不知道該吐槽學姊話又沒說完還是眼前被稱為接駁車的東西。
飄來飄去的葉子和飛來飛去的金魚也叫接駁車嗎?學姊妳沒跟我開玩笑嗎?
看著很不靠普很不安全。
「學姐有推薦的嗎?」我決定先問可能是過來人的經驗。
「我是喜歡金魚啦,現在夏天嘛,在水裡遊來游去的適合消暑。」學姊說著她的撘車經驗:「葉子會隨風飄來飄去,會暈車的話不建議,至於貓咪……」
「學姊,我要搭貓公車。」雖然很不禮貌,不過全部講完我大概會窩在學校的某個角落直到開學。
都說過一遍我搭的下才怪啦!
「那去吧,記得別吐在車上,否則牠會把妳踢下去。」學姊叮嚀我:「想休息的話可以,但是要記得醒來,不然……」
學姊妳不要講了啦,該細說的不細說不該細說的偏要講是怎樣。
可惡我現在好想哭。
我搭上了貓公車,隨便挑個座位坐下後我就睡著了。


搭車回家花的時間也才不到十分鐘。
不過到我家的時候,叫我的人……不對,叫我的東西是一顆內臟,在我差點吐出來的同時差點敲下去。
選擇住宿是正確的,天天上學撞車、放學和內臟擠在一起,光用想的精神就快受不住。
「確定住宿啊?」媽看著我,有點不解為什麼國中就要住宿。
「學校距離有點遠,來回不方便。」我隨便掰個理由混過去。
「要不妳換間讀?」我媽提出了另一個選擇。
當初給我選擇這間學校的好像就是妳喔。
有些複雜的看著我媽,難聽的話還是沒有說出口。
「不用了,距離遠點而已,學校挺好的。」我有點賭氣的說道,之後就回到我房間去整理東西了。
不想交談。



離學姐帶我去宿舍還有兩天的時間,我再檢查了次行李有沒有漏的。
檢查到一半我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去住宿了,誰來照顧艾莉絲和艾琳妲這兩個小的?
雖說有請人來看顧,還是挺不安全的……等等去跟媽確認下好了,順便排多點時間回來。
不過媽放心請來的人真的安全嗎?
遭了當初太多事情沒考慮到,還是現在退宿......
想到一半手機響了,我沒注意是誰打來的就接了,「喂?」
『小琳,是我啊,嵐伊。』
「恩。」
『新環境還習慣嗎?一切還好嗎?』
不好,特別糟的那種。
我稍微把剛剛想的事情跟嵐伊說了,對方沉默了一陣子。
接著她開口:『還是跟妳媽討論看看,就回來屏東吧?不然她工作忙,給外人帶也不放心。』
「我要是能說動她就好了。」決定好的事情就不會改變主意,我都懷疑她是不是金牛座。
『我再和我媽說看看吧……讓她勸勸妳媽。』她頓了一下,開啟另一個話題:『新學校還好嗎?』
這問題太難回答了。
說不好妳會擔心,說好的話我該擔心自己的腦袋有沒有出問題。
「還行吧。」我最後給了這麼個答案。
『姑姑說……就是妳媽說新訓完後妳有點不對勁,跟妳說話都心不在焉的。』她停了一下繼續說:『有話別憋在心裡,不說誰都不知道妳到底好不好。』

『有話就說啊,說開了才知道不是什麼大事的。』
前幾天也有個人這麼對我說。

「真的還好,就是學校有點怪,同學也有點怪,不過人挺好,不是不能接受。」我撓了臉,說道:「總之,我想試試看在那個環境我走不走得下去。」
『這樣啊。』嵐伊似乎笑了,『好啊,試試看妳能走到什麼地方,累了也不要緊,停下來休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那天我們說了很多話,我一直記著的卻只有這幾句。
這個妹控、很愛操心、很腹黑的姊姊,隔了那麼遠依舊知道我的狀況,距離對她來說似乎不造成任何阻礙,她就是知道這些事情。
掛掉電話後,我看著手機桌面,勾起了一抹笑。
很多事情,好像也沒那麼糟糕。



8/9修稿筆:
大修大改(趴
我之前寫的時候是不是真的沒帶腦子寫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