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4540|回復: 211

[同人文] 【吾命】(已完結)「穿越+換魂+變性大雜燴」☆魂游異界☆ (第四十三章)(9月6日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2-12-11 14:07: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3-9-7 13:01 編輯

大家好! 這是我第一次發貼
寫得不好還請見諒, 錯字也請見諒
還有就是, 這裡會有一些原創角色(你確定只是一些?)
因為實際上這是一片混文, 吾命X原創.
最後一點就是, 由於本人是馬來西亞人, 所以在語言方面會有穿插除了中文以外的語言(英文和馬來文,馬來文就真的是一點點而已, 99%會是中文), 但我會努力翻譯的!(不要寫不是更好?)
說來, 這其實是本人因為預考(等同模擬考)而快要瘋掉時生出來的文章.......(考試還玩!)
再次奉上第一和第二章
【†第一章†】
       “你這個魔王,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



        哇靠,到底夠了沒啊!現在才早上幾點,就又有這種東西來煩我!要看清楚,我現在是太陽騎士,不是魔王!



        一個刺客出現在我的房間裡,就如往常般,那刺客拿起手上的刀欲讓我身上多一個洞,我也一如往常般隨手揮出暗屬性組成的箭,把人釘死在牆上。


       “又來了嗎?”審判一張冷臉的看著被我釘死的刺客,是說審判騎士長年面癱,但現在他的表情絕對比平常還要臭!


       “是啊。”我只回了他兩個字,我被刺客暗算已經不是甚麼稀奇的事了,幾乎每兩天就來一個送死。至於為甚麼會有那麼多刺客呢,這又得從魔王事件後說起。



        當年(其實也沒很久,就三年前)除了一些相關人士之外,我是魔王的這件事還被一個刺客組織知道。那之後,那刺客組織就平均每兩天派一個刺客來暗算我。第一次被暗算時,整個光明神殿可說是鬧翻了!太陽騎士被刺客暗殺還能不是大新聞嗎?所幸,在仁慈的光明神的眷顧下,我逃過了那一劫。那刺客更是見刺殺未果直接在我房間以死謝罪。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只是自從第一個刺客過後,所有刺客都是由我親自動手。



        為甚麼?因為那個首發先鋒的自我了斷方式竟然是剖腹自殺,搞到我整間房間都是他的髒血,腸子還流到滿地都是!要知道血味是很難清楚的耶!


       更該死的是,他的血好巧不巧噴到了我三天份的面膜上。我的面膜啊∼我可愛的退休金啊∼為了避免歷史重演,之後的刺客我都親自下手,然後把現成的屍體丟給紅詩做成不死生物,讓膽敢惹我的刺客再死一次!


       要知道,那些刺客專挑錯的時刻來刺殺我,比如說我在睡覺時,我在敷面膜時,我在上大號時...



       我總算理解為何當年老師要把我修理到差點沒有後來了...



       總之呢,在我第十次被暗殺失敗後,除了審判和好人綠葉之外,幾乎沒人想要來關心我有沒有受傷。



     (十二聖騎士:太陽騎士沒那麼容易死,即使他還兼任魔王。)


        “我已經差不多找到幕後主使者了。”


        “審判,你的查案效率變低了。查三年了才‘差不多’找到。”



        審判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如果你也來幫忙的話會比較快。而且,這些刺客都沒有共通點,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每次看到你說的那句話。”



        沒錯,雖然這些刺客身穿刺客裝,但不一定真的是刺客。不要懷疑我的感知能力,我感知道這些刺客很多其實是戰士,盜賊,魔法師,弓箭手。我們優先把幕後主使者據點放在月蘭國,但即使是我們地毯式搜尋,喬裝打聽,放感知也找不到。



        一句話,那幕後主使者藏得真的很好。能讓全光明神殿搜遍整片大陸,只差沒上天下海,還找不到的人。



        該不會真的在天上或海底吧?!



        先不管了,睡覺要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2-12-11 14:14:5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2-12-18 10:48 編輯

【†第二章†】
    “秋夜雨,我強烈警告你,不准再叫我出來在外露營!”一個身高中等,外貌清秀的女生不斷揮手,趕走在她身邊盤旋不散的蚊蟲。


    “月希,別這樣子,就當是考試前出來休養一下嘛!”名叫秋夜雨的女生在前頭頭也不會的喊道。“而且我又沒有逼你來,是你自己聽了我的提議後自己答應的。”


    “阿雨,不是休養,你可以用輕鬆、放鬆,休息,休養是給病人用的。”另一個走在最前頭的嬌小女孩替秋夜雨糾正。


    “Okay, Okay, my Chinese sucks, Okay? 嗚~我的華語要怎樣考啊~” 哀悼了一下自己的華文,秋夜雨又問那個嬌小女生,“緋嵐,還有多久才到campsite?”


    “是營地。”緋嵐又糾正了某人的用詞,“再十分鐘吧。”


    “普通的速度還是趕路的速度?”月希問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普通。”緋嵐答。聽到答案後,原本走在後面的月希立刻越過兩人,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中。看到月希跑沒影了,緋嵐和秋夜雨也跟著加快腳步往營地走去。



晚上,他們三人坐在營帳旁仰望星空。


    “早知道我就不出來了,乖乖待在潔雅的豪宅裡面不多好,有冷氣吹,還有軟床。”


    “別再埋怨了。”緋嵐輕聲嘆了一口氣。忽然,他看到夜晚的星空有一個光點劃過,“流星耶!大家快許願!”



陳月希:“我希望不用考SPM預考。”



卿緋嵐:“我希望可以去冒險!”



秋夜雨:“我希望自己可以當個騎士。”


    “...阿雨,你的願望會不會太奇怪了,怎麼突然想當騎士?”緋嵐好奇地問,隨後馬上會過意,“喔,吾命騎士!”


    “對,我要當騎士!然後去見很帥很帥的審判!”


    “胡說,綠葉才帥!綠葉超帥的,又是個好人,又會煮飯,就算偶爾會釘稻草人還是個好人!”


    “是卿緋嵐你的審美觀有問題!明明是雷瑟比較帥!”月希也大力支持秋夜雨的說詞。


    “反正我就是認為綠葉很帥很帥不行啊。啊∼綠葉很帥∼我的綠葉∼”



他們三人就在某人花癡地喊叫聲下睡著了。



###



       月希一開眼睛就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總覺得自己好像睡了三天三夜,整身痠痛,頭還昏沉沉的。以她的體質,即使被超強蒙汗藥迷昏也不可能昏三天三夜,要迷昏她三天三也應該只要獸醫用來麻醉大型動物的麻醉藥才夠。而且,他們昨晚是睡在帳篷裡,床也不可能是軟的...



      ...而且,為甚麼有個東西一直搔著她的鼻子,弄到她鼻子很癢...


    “啊∼∼∼!”



       為甚麼她的俏麗黑短髮會變成白色的長髮啊!髮質還比原本的黑短髮好上百倍...我是很喜歡張芸京的《相反的我》,但不是這種喜歡啊!


    “太陽!怎麼了!”



        隨著話語的結束,門“嗙”的一聲,整個門脫離了它原本的位置,飛向還在驚嚇狀態的月希。在門後(曾經是門後...)則站著一個火紅色頭髮金色眼睛,手上還拿著一把形狀宛如火焰一般的劍,一副要和人干架的狂暴型男子,而且是個美•男•子!



        月希的眼睛冒出小小的愛心,帥哥啊∼雖然不是大帥哥,但對於一個長年窩在只有雌性動物的封閉處所(別名:濱樺女中),連男老師都難能可貴的陳月希這個帥哥已然足夠然她過乾癮了。


    “太陽?”狂暴型美男子疑惑的歪了歪頭,似乎不明白為甚麼月希用這麼奇怪的眼神盯著他不放。這舉動法反而讓這個狂暴型美男子增添了一絲的可愛。月又看了他一下,隨即才注意到,房間裡唯一的生物就是她自己...狂暴型美男子剛剛叫他甚麼?再仔細一看,這個人的外表特徵...


    “烈火?烈火騎士長?”月希揚了揚眉,這時,她的眼角瞄到了一個影像,那時鏡子上的倒影。鏡子裡的人髮白衣白膚白齒白,猛一看是女的,仔細一看還是女的!唯一可以證明鏡裡的人不是女生的只有她啊的胸前沒有該有的兩團肉(還是只是平了一點?)。


    “我...我...太陽?”月希看著鏡中的倒影,遲遲說不出一句話。太扯了吧,還魂這種鬼才會遇到的事竟然發生在我身上?!還換到男生身上,有沒有那麼衰?她還沒有膽量去看多出來的東西...只是喃喃自語...


    “這裡是哪裡?不會吧?我...”


    “太陽!”烈火用他的大嗓門大喊 “你還好吧?你該不會又失憶了吧?”


    “啊↓↓↓↓”一個沉重的男低音從隔壁房傳來。月希立刻衝去隔壁房,由烈火踹門(月希:烈火的踹門技術果然不是蓋的...)



       門打開之後,應該說門倒在地上之後,裡面的是一個眼黑髮黑衣黑的男子。一張臉想對來人表現出驚訝的神色,卻由於臉部僵硬而看起來好像臉部抽筋。



       大•帥•哥!!!這個帥哥足以讓月希用一百個感嘆號來表達他的帥。月希滿臉花癡,雙眼大放愛心,嘴裡分泌出的大量唾液只差沒流下來...啊,他看過來了!月希的心好像小鹿亂撞般的猛跳。眼前這個人,正是他作夢都夢到的俊男啊!看到這個史上超級無敵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大帥哥後,她更加確定她現在身在何處。


    “F***!What kind of shitty luck is this?!!4D tak kena but kena this crap! What f***ing shooting star is that!!!”


      (翻譯(由於本人住馬來西亞,所以在句子裡會穿插英文和馬來文,但我會翻譯以方便大家閱讀):幹!這是甚麼狗屎運?!!樂透沒中中這種鬼東西!那到底是甚麼天殺的流星!!!)



       鏘!月希的玻璃心碎了一地,她夢中情人竟然在她面前罵粗話。等一下,英文?


    “審判長!你的終極治癒術咒語不要念得那麼生氣啊!學不會就學不會,學會了太陽就連祭司也不用做了啊!”一個金色頭髮,身穿勁裝的人臉上掛著憂慮的表情,嘴上卻說出與臉上表情很不符的話...刃金?仔細一看,看來附近的人都圍過來看熱鬧了。


    “Please wake up, please wake up. Let this be a dream. Oh God,please let me wake up…”三黑帥哥很自殘的自己打自己耳光,旁邊的觀眾通通嘴巴微張,看這個很奇怪的畫面。


    “秋夜雨?”月希試探性地叫了一聲。三黑帥哥立刻把視線定在月希身上,顯然對這個名字有反應。


    “月希?”月希對“他”的稱呼點了點頭。忽然,“他”飛奔過來,身體與地平線形成一道不可能的平行線,撲進月希的懷裡,開始嚎啕大哭...



      旁邊的人集體石化。良久,才傳來幾聲的竊竊私語...


    “審判哭了...”


    “審判抱著太陽哭了...”


    “太陽”推開“審判”,開口大罵:“哭甚麼哭,你還有黑髮,我可是白髮!害我自己看起來老了三十多歲!不准哭!”


    “太陽吼審判...”


    “光明神啊!莫非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您怎麼可以那麼狠心...”


    “我去廚房拿藍莓蛋糕...”



       最後,“審判”用充滿水氣的哭紅雙眼再加上迷茫的眼神,成功把門口的眾人再度石化。



   (月希:你是蛇髮女妖梅杜莎嗎?)

  

  (阿雨:閉嘴!)


    “對不起,借過一下,借過一下...”


    “綠葉,你總算來了!太陽和審判壞掉了啊!”列火扯著嗓子大喊。誰知,綠葉投給烈火一個很奇怪的笑容,並直接忽略烈火的話。烈火這才注意到,綠葉的手上怎麼拿著掃把?



       綠葉站到“太陽”和“審判”面前,淡淡地問,“月希和阿雨?”


    “啊?”“太陽”和“審判”同時出聲,然後...


    “暴風!快去請教皇來!綠葉也壞掉了!”


    “綠葉騎士公然造反,拿掃把打太陽騎士和審判騎士啊!”


    “真的要世界末日啦!”


    “吵死了!我教訓我朋友不行啊!”綠葉一吼,眾人立刻安靜下來。



       毫無疑問的,這個綠色頭髮的男子是卿緋嵐...


    “緋嵐,別打了!你打人可是會死人的!”“太陽”大叫,“綠葉”卻毫不理會,繼續狂毆一黑一白的兩人(黑白無常?!)。


    “我現在心情很不好,讓我發洩一下不行啊!”


    “我們也是受害者啊...”


    “甚麼嘛,為甚麼我穿越到吾命世界我卻成為了我最愛的綠葉,我又不能愛自己,可恨啊∼∼∼”


    “......”


    其實有一種東西叫自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12-11 20:03:20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
你寫的很有趣喔!
但是密密的看起來會讓人感到頭暈喔!(例如我
如果字句分開一點會更好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12-11 20:57:04 | 顯示全部樓層
所以...那三隻的靈魂分別撞進了雷瑟、格里西亞和艾爾梅瑞是嗎...
這...很有趣!!!XDDD
眾人會石化完全不奇怪啊啊啊啊啊啊啊XD
對了,自刎應該是割自己脖子吧?切腹的話應該要用自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12-11 21:17:42 | 顯示全部樓層
很有趣的開頭!
期待後續^^

自刎好像真的是切脖子沒錯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12-12 11:3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无聊的找错处wwwww
->My chinese sucks~
然后很有wwwww的感觉XDD
太阳被看光光了嘛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12-12 12:30:07 | 顯示全部樓層
英文我是看得懂的
不過馬來語就......
感覺很好笑
但是有一點混亂就是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12-12 18:11:06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有趣wwwww
期待後續
大大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12-12 19:27:58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有趣呢!!
大大加油喔!
我超想看後續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2-12-12 19:32:16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有趣呢!!
大大加油喔!
我超想看後續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