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90|回復: 22

[小說] 特殊傳說穿越 我要守護你們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3-28 16:38: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Anna1229 於 2021-4-8 19:17 編輯

作者是新手,不喜勿噴
此作品是兩個作者所做
如果ooc 請見諒
也希望大家可以給建議
我是夏蓉視角

姓名 :月希雅 (月、雅雅、阿雅)
性別 :女
年齡: 16
喜歡: 大自然、音樂、武術、唱歌、電競、寫作、小動物、好的人和運動
討厭:不好的人,煩人的傢伙和蟲子
身分 :Atlantis學院高一新生、穿越者
武器: 幻武、暗夜迷音、符咒、體術
能力:召喚、聲音、自行治癒的光芒、能與動物和自然溝通
外貌: 黑色長直髮(超過腰部),一雙金色的眼睛,使用能力時,會變成微微發光的藍紫色
性格: 冷淡,是個面攤,不怎麼說話,但別人主動搭話會回個幾句,對朋友護短,食量小到一個不行(大概一個六歲小孩拳頭的量),智商高達120,但情商等於0,有時候又點呆呆的

姓名: 夏蓉 (蓉、蓉蓉)
性別: 女
年齡 :16
喜歡:音樂、唱歌、小動物、看小說
討厭:蟲子
身分: 褚冥漾的青梅竹馬、Atlantis學院高一新生、穿越者
武器:幻武、符咒
能力:領敏的嗅覺和聽覺,過目不忘的記憶力
外貌 :棕色長直髮(及腰),一雙藍色眼睛,智商也高達110,但情商等於40,比月希雅好一些
性格: 開朗,勇敢
背景 :在穿越前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因一次的許願ˊ穿越到特傳,然後在特傳的世界裡再一次的長大,是褚冥漾的青梅竹馬

第一章 穿越

我是夏蓉,是一個剛滿15歲的少女,最近都在迷特殊傳說,所以不管在學校、家裡,我都抱著一本特殊傳說,而在我放空時,就常常幻想穿越到特傳世界,可以和裡面的人物見面、交朋友。而我也沒想到,這個願望竟然可以實現......
「醒了嗎?」「扇,你又帶誰回來?」「呃...她是⋯」
「這是哪?」我問,一睜開眼前面就有兩個人,而我不知道為什麼躺在床上「你們看起來好眼熟啊!」眼前的人一位身穿淡藍色的和服,袖子上還有幾隻栩栩如生的蝴蝶,腰上綁著深藍的腰帶,而手上拿的扇子也是深藍色的,上面畫著蝴蝶和花。她的頭髮和雙眼都是淡藍色,非常漂亮。另一位則是身穿淡粉色的唐服,頭髮和眼睛都是淡黃色的。
我努力回想,之前好像在書上看過「啊!難道你們是無殿三主?」
「答對了!」扇開心的說「但我怎麼到這的?」我非常疑惑「你就別管這些了。」我總覺得她在說這句話時,好像在隱瞞什麼「你不是想去上Atlantis嗎?我可以讓你去」她告訴我「真的嗎!好像在做夢。」我聽到那句話,都快從床上跳起來。扇微微一笑說:「你有什麼要求嗎?什麼都可以。」我低頭思考「嗯...我想要一個可任意變換形體的幻武兵器,還要有過目不忘的能力。」扇聽完點點頭「還有嗎?」
「暫時先這樣。」我回答「好,這個手環送你,有事就叫我。」這個手環非常特別,不同角度會變成不同顏色,而上面有一顆黃色中間有黑色紋路的小寶石「那個,我...可以改變歷史嗎?」「可以是可以,但那個人該經歷的就不可以更改。」扇嚴肅的說「我知道了。」我回答她「現在,你先閉眼睛吧!」我閉上眼睛後,感覺好像昏昏沉沉的「妳過一陣子之後就可以和你的⋯⋯」最後幾個字沒聽到,我就已經昏睡過去了。
「......扇,你還沒說為什麼她會來。」剛剛沒出聲的鏡問了這句話「因為她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人啊。」扇說「那她⋯」「別問這麼多,接下來,讓我們來看看他們會發生什麼事吧!」扇直接打斷鏡的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8 16:48: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nna1229 於 2021-3-28 17:18 編輯

第二章 選學校

現在,我是漾漾的鄰居兼同學。我們都是國三生,已經考完會考,將要選擇要上的高中,「蓉蓉,你要選哪間學校?」名叫衛禹的幸運同學問我「漾漾選哪間我就選哪間。」我回答他「可是你的成績都可以上最好的學校。」他有點驚訝「誰叫我和漾漾是好朋友呢。」我拍拍旁邊漾漾的肩膀「蓉蓉,你真的要和我選一樣的?」漾漾小聲的說「你知道我成績和運氣⋯⋯」他越講越小聲「我知道你運氣爛到,吃便當都可以吃到食物中毒,還有,考試考到一半天花板就掉下來,最誇張的是一個禮拜進醫院三次,還是不同方式進去的。」我調侃他「蓉蓉!」他的臉有點微紅「哈哈⋯逗你的,你要選哪間?」我看著表單問「嗯⋯上面有個叫Atlantis的,如何?」他指著單子最後一頁上最不明顯的名字「可以啊,我們就上這間吧!」漾漾果然選中了,看來接下來的日子會越來越有趣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8 17:10:1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nna1229 於 2021-3-28 17:18 編輯

第三章 查無此校

「什麼!查無此校?」真不塊是褚冥玥,就算是在生氣還是一樣美「不⋯不好意思,真的找不到」服務人員感覺有點害怕「叫你們可以負責的人來。」她直接拍桌。當我還在看玥姐發飆時,漾漾突然戳我一下「自動門外是不是有人?」真的有一個人影站在自動門前,但看過特傳的人都知道那是冰炎「嗯!好像有呢!門沒開,你認為那是什麼?」我故意嚇漾漾「那⋯那是不是鬼?」漾漾緊張到一直抓著我的手「笨!鬼才不會在白天出現。」我有點鄙視他⋯『啪』我的後腦一陣劇痛「我叫你們填資料好幾次,是要我講幾次。」看到玥姐發飆,我和漾漾趕緊去填資料。最後他們要我們回去等學校通知,簡單來說,就是看有沒有學校要剩的。
幾天後,郵差寄來一個大包裹,上面用紅筆大大的寫著「摔者死」看到這幾個字,我壓下摔它的衝動,「蓉蓉,你也收到了嗎?」我看到漾漾從隔壁跑過來「嗯,這好像是Atlantis寄來的。」我看著包裹上的紙條「真的有Atlantis學院!?」漾漾瞪大眼睛「我們把它打開來看看吧!」打開後裡面有跟電話簿差不多厚的學生手冊,還有一隻手機,我的手機顏色是白色的,上面有一些藍色的花紋,而漾漾那隻是有瞳狼(鬼娃)在裡面「單子上面寫下下禮拜一是新生訓練,要去車站,還要詳讀學生手冊。」我再次提醒漾漾「好,那下下禮拜見,不要遲到了。」送漾漾回去後,我花了一個小時才看完整本學生手冊,讓我感嘆Atlantis學院真是奇妙,裡面奇奇怪怪的東西一大堆。                                                                  
現在,劇情越來越上軌道了,真希望趕快看到學長對漾漾的「愛的教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8 17:14: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nna1229 於 2021-4-2 19:53 編輯

第四章 月希雅

今天是新生訓練的日子,一大早我就和漾漾去了車站,看到座位上有位咖啡色頭髮穿著民族風的大姊姊,等了一會兒,一位女生走了過來,她有一頭長長的黑髮,我看了她幾秒,我沒想到還有一位不在小說內的人物。當我還在發愣時,她已經拉著我到漾漾旁邊。                          
「三位同學,你們是要去新生訓練嗎?」那位大姊姊親切的問「妳怎麼知道?!」漾漾一臉見鬼「因為我正在就讀這間學校。」她指著漾漾手上的袋子微微一笑,這一笑讓他看得入迷「姊姊,妳露出來嘍!」我指著她的眼睛,她急忙遮著眼睛,露出吃驚又尷尬的表情「同學妳....」『嗚——』這時火車來了「同學們跟好,要跳了!」她快速跑到鐵軌上,回頭時,卻因為看到我們沒跳,而露出訝異的表情「抱歉,我們晚一點再過去。」我一說完,學姊就不見了。

「妳是?」我問那位女生「我叫月希雅,妳知道特殊傳說嗎?」她介紹完自己後,突然說出我非常熟悉的名字「妳⋯妳也是嗎?」我非常驚訝「嗯。」她淡淡的說「我叫夏蓉,很開心認識妳。」
『啊啊啊⋯』我剛說完,漾漾那傳來一陣詭異的鈴聲「喂⋯喂?」漾漾立刻接起電話【你們怎麼沒跟著撞車?!】電話裡的人大吼著「蓉⋯蓉蓉,她叫我們要撞車⋯」我拿走電話,繼續接聽【我睡晚了,叫朋友順便繞去把你們接過來,你們居然沒跟著跳!】他嘖了一聲【算了,我去接你們,給我好好等著。】啪一聲,手機被掛斷了,聽到這讓我覺得,冰炎真沒耐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8 20:26:5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初見冰炎

正當我在神遊時,一個很細細的聲音傳來,我、月希雅和漾漾都轉頭看看聲音的來源,一位有著長長的銀色頭髮直到腰部,只有額邊挑染了一搓像是血一樣的鮮豔顏色,很明顯的這人是匆匆忙忙趕來的,細細軟軟的長髮居然只用平常綁便當那種橡皮圈隨便綁一束在腦後。紅色的眼睛,像是珠寶店陳列的寶石一樣,讓人很想摸摸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東方的五官比剛剛那個學姊還要漂亮很多,可是帶著很冷的感覺,尤其他還直勾勾的瞪著我,感覺也是跟玥姐一樣會用視線殺人的那種同類。
他的皮膚很白,蒼白的像是死人的顏色,尤其跟全身的黑色制服一比,明顯更是極度的詭異。
有點可怕。
這個人不太像人類,比較像漫畫上那些美型的妖怪鬼魂。
他就是冰炎。                                      
「你這遲鈍的家伙!」冰炎爆怒的聲音傳來「死神大人!」漾漾搶在冰炎再次開口前說「我還有遺囑沒有想完,再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不耽擱您的工作、馬上就好了。」漾漾只差沒跪下來求他了「漾漾,他才不是死神,他是我們的學長。」冰炎看了我一眼,然後就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光看漾漾,然後從他黑色的褲子口袋裡拿出手機,那個就跟漾漾現在手上的款式幾乎是一模一樣。
那時漾漾臉色不太好,我就一直安慰他,所以沒記清楚學長跟對方說了些什麼,隱約只聽見幾個問句,什麼確定「今年確定沒收到神經病之類」的話。
他的口氣都不怎麼好,然後我終於第一次知道,原來冰炎也會有起床氣跟低血壓這種東西。
過了一下像是確定好事情,冰炎把手機一關又轉過頭來看我們,詭異的紅眼睛已經不像珠寶了,像是血淋淋的獸眼,「他們要再開一次校門,如果你們再沒進去也不用註冊了。」口氣很差,極度的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8 21:03:2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撞火車

「還有十分鐘火車才會來。」他看了看手錶用不爽的語氣說,然後他看了我和月希雅一眼,就在椅子上坐下來。接下來,我偶爾和月希雅聊天。「啊啊啊啊——」漾漾的尖叫聲傳來「鬼叫什麼!」站在漾漾後面的冰炎用捲起來的紙往漾漾頭上敲「什⋯什麼也沒有。」冰炎馬上臉冒青筋,往漾漾臉上踢下去。 嘖,我竟然錯過如此美好的拍照時機,真是可惜。        
冰炎走到販賣機前,買了四瓶蜜豆奶。      
「拿去。」他拿了一瓶蜜豆奶,往漾漾拋去「喝一喝看看腦子會不會清醒一點。」他附加上這句「給。」他往我和月希雅這邊走來,然後將兩瓶蜜豆奶給我們「謝謝。」「謝啦。」給我們之後冰炎居然喝蜜豆奶喝到一半突然睡著,還是靠著飲料機睡,半節吸管就叼在他的嘴上,另外一邊接到蜜豆奶罐子裡。他果然很累吧?連等火車都要趁機睡一下。我看了一下時間,大概還有一分鐘火車才來。
冰炎的睫毛很長,像是娃娃一樣覆蓋在臉上,那一搓紅色的發半掛在他的臉側,隨著他呼吸時候還會飄動。他就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漾漾偷偷移到冰炎旁邊。鐵軌開始陣動,時間到了,火車來了,冰炎的眼睛突然睜開「快沖。」他大叫著,我和月希雅對看一眼,就跳到鐵軌上,其實撞火車挺新奇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9 19:19: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nna1229 於 2021-3-29 19:30 編輯

第七章 Atlantis學院

睜開眼,先看見的是非常壯觀的景象,整扇校園大門都是石材刻成的,而且還是白色稍微透明的玉石;而拱形的大門上沿著邊緣有許多我看不懂的文字,然後是門口雄偉的精靈守衛雕像,十多尊巨大雕像自門口往左右排開,各自拿了武器,看起來殺氣騰騰,卻又給人很夢幻安逸的感覺。那些雕像散發微弱光芒,像折射陽光又像本身的光。                                   
冰炎將漾漾從地上抬起後轉向我和月希雅「我要把這家伙送到保健室,你們要來嗎?」我想看接下來的事情,所以和月希雅都點了點頭 ,冰炎開了傳送陣,將我們全部送到保健室。我看到月希雅坐在窗邊,我就走了過去 「雅雅,我可以這樣叫你嗎?」她點了點頭「那我叫妳蓉好了。」我答應了「妳會畫畫嗎?」我小聲的問她「會。」她愣了一下,才回答我「那妳可不可以畫冰炎和漾漾現在的圖嗎?」我期待的問她。冰炎現在正趴在漾漾的病床上。
「可以。」她拿出包包裡的鉛筆、橡皮擦和畫本,然後開始畫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9 19:29:39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30 20:22: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nna1229 於 2021-4-2 19:36 編輯

第八章 輔長羅林斯提爾
過了一陣子之後,她將畫好的紙撕下來給我「謝啦!」我開心的把紙收好。正當我剛收好時,漾漾的病床那裡,突然出現『刷』的一聲,整個室內立刻回蕩那巨大聲響。我和雅雅看到一個頭髮有點像獅頭的傢伙。
是個很高大的男人,有著外國面孔,褐色挑染的長髮蓬起像是獅子的頭,後面則是用一些奇奇怪怪的裝飾榜了好幾個串辮。
他給人第一感覺,就是像華麗土著......
那個男人看了我、雅雅和漾漾一眼,用很奇怪的眼神,若硬要形容的話,有點像是被蛇盯上的那種令人起雞皮疙瘩的詭異感覺。
然後蛇人土著把視線移向正在沉睡中的冰炎。
那個南美洲蓬毛怪人突然大張了手,像是要一把抓起小雞一般往漾漾的床邊撲下去。
冰炎不曉得是什麼時候醒的,一把撐著漾漾的床側很俐落的躍高(我不懂他坐在椅子上是怎麼辦到),然後迴旋了圈一腳就往土著的臉上踹下去。

土著被踢飛了。

看起來冰炎有用腳行暴的習慣,因為就再剛剛漾漾也被踹了一次。漾漾真可憐,以後他會被冰炎好好的教育一番。
冰炎的臉還有點睡後呆滯,臉上有銀白長髮壓出來一條一條的痕跡,紅紅的眼睛呆呆的看了漾漾一下,好像沒有意識到他方才痛扁了一個土著的行為。
反射神經......是嗎?
那個獅子土著哀嚎著從地上爬起(居然沒給踢死),然後嘴巴裡念出了長長一串我們聽不懂的外國語言。
不用聽懂,他肯定是在抱怨,而且他臉上還有兩管可笑的鼻血滾了下來。      
這次,冰炎終於清醒過來了,原來迷糊呆滯的眼睛瞬間掛上冷霜,抿著嘴巴一句話也不說的瞪著那鼻血土著看。連我都看得出來這種表情是正在警告,可那土著仍是哇啦哇啦的念出長串,間接還擺出奇怪的表情。「你昏醒了?」冰炎轉過頭來,口氣非常之不好的對著漾漾問。
漾漾連忙用力點頭,「我在陰間嗎?」我微微勾起嘴角。冰炎聽完微微冷笑了一下「如果你要當這裡是陰間也無所謂,不過我可以跟你講,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這裡比陰間還要難待幾百倍。」
薄薄的嘴唇吐出來每字都是讓人想瑟縮的恐怖。
又沒被踹死的土著竟然重新爬起來,這次他不敢招惹冰炎了,毛手毛腳的爬到漾漾床邊,像個蓬毛的大熊,「同學,睡一覺好一點了沒?」
「好、好一點了。」漾漾不太確定的回答。土著又笑了,咧著嘴大笑,是很美式海派的笑法「那很好,你們錯過就學典禮,至少要到教室逛逛。」
「原來我報名的是死人學校......」漾漾突然冒出的這句,讓我和雅雅忍不住笑出來,而正在喝茶的土著噗了一聲,茶水全吐在床上。
冰炎紅紅的眼睛看過去,冰冰冷冷的,跟早上、很像。
「靠!」
冰炎的腳直接踢了漾漾
「這裡是Atlantis學院。」

就在土著將被茶噴濕的床單收走之後,冰炎點著手上的徽章,這樣告訴我們。
「這裡是保健室。」像是要抗議一樣,蓬毛土著一邊將被單塞進去一個大大鐵制的垃圾桶(回收桶?)一邊喊著。
冰炎用紅色的眼睛惡狠狠的再度瞪了他一眼,然後回過頭「Atlantis學院包括你們所說的高中一直到研究所都有,招收的學生自世界各地而來,所以共修的科目幾乎都是不同的,因個人而異。」他看了漾漾一下,勾起冰冷的笑容,「不過我建議你最好先選修精神科。」
「那個火車......」漾漾張大嘴巴疑惑的問「校門口就放在火車前面,每天只有三個班次,錯過了你也不用來了。」將橡皮筋拉下重新綁起白色的頭髮,冰炎這樣告訴我們。
「校、校門口!?」這次漾漾是真的整個人呆掉了。他轉過頭看著我,像是要跟我確認是否是真的,所以我點點頭。
「這次是火車還好,上次居然放在飛機頭,還要想盡辦法混進機場撞飛機,差點沒鬧出笑話。」把被子丟好了土著咧著笑容走過來,手上多了五瓶罐裝飲料,冰炎直接從土著手上拿了四瓶,一瓶拋給漾漾並說「撞久了就會習慣。」說完就將兩瓶飲料給我和雅雅。我看了看飲料罐,上面是寫的應該是通用語,不過從上面印的圖色來看,這是柳橙汁。

「我、我聽不懂你們在说什么。」漾漾像是用力鼓足了勇气,大喊出声,一脱口又变成很小的聲音「學校、學校......」冰炎挑起眉然后想了一下,5秒后柳橙汁的罐子被放在一邊,冰炎的眼睛来回看了我們三個很久:「我问你們,你們知不知道Atlantis学院是什么?」冰炎問「學控制能力的學校。」雅雅說「...」我沒有回答,褚冥漾搖搖頭,冰炎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轉變為『好死不死居然被我猜中』的那一种。
「同學你們不知道Atlantis是什么地方居然還敢来入學真有勇氣。」輔長拉開飲料罐一邊喝一邊喝著我們笑「不就是一般學校......?」漾漾說,他看着眼前的冰炎和輔長幾秒钟「Atlantis學院是......異能學院。」冰炎看了我們一下說道,他将手放在柳橙汁罐上,罐子溶化了。
「異能開發學習學院Atlantis。」冰炎笑了,依旧是冷冷的說「歡迎啊學弟、學妹。」
「歡迎哪!同學們我是保健室的輔長羅林斯提爾中文的名字則叫做鳳柩。」
「鳳柩?」漾漾重複說了一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31 18:45: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nna1229 於 2021-4-10 13:14 編輯

第九章 夏碎、阿斯利安

「我、我是褚冥漾。」漾漾怯怯地說,「月希雅。」雅雅說,「我叫夏蓉。」我接著說,我和雅雅转头看下發出巨響的窗戶,漾漾拉著冰炎的手一下後就放開了,然後說:「外面不知道怎么了......」我和雅雅看了對方一眼就一起走到窗邊,像是为了确定是不是看错,漾漾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繼續用力再揉了揉,突然有人拍了我們的肩膀,轉過頭,是輔長,他用一種近乎默哀的表情看着我們說:「同學祝你好運。」他说,可我還是在他臉上又看見等著看戲的好笑神情「剛剛跑過去那个是你們的教室。」他又說

「別亂說他們的教室不是那間。」耳邊傳來冰炎的聲音。一陣敲門聲傳來,離門口最近的輔長拉開門,一位女性的身影閃了進來,那瞬間我似乎聞到了血腥味,然後門關上之後又消失了,有點好奇門後長什麼樣诶...「庚。」見到來人冰炎站起身微微頷了頷,庚也禮貌性點點頭,然後看向我們說:「學弟、學妹又見面了。」柔柔的笑容很好看,她又說:「我是大學部的庚,如果學校中哪邊有問題也可以來找我。」一旁的冰炎和我一起說「庚/學姊跑出來了。」冰炎抬起右手點點自己的眼睛和看了我一眼,像是驚悟似的庚立即捂住眼睛然後是有點尷尬的一笑。

庚對輔長說:「我是來說一聲外面排隊都排到走廊外了多少處理一下吧。」「反正他又不會跑等一下又不會死。」輔長哼了哼「放久了會有臭味。」冰炎不悅的皺起眉頭說,然後一把抓住漾漾的手往外扯說:「我要帶這家夥和她們到他們班級報到了你慢慢處理吧。」冰炎把門打開,看著外面的''人山人海(血河)",對此我和雅雅只是憋氣,然後我和雅雅對輔長和庚說「請把耳朵摀起來。」,輔長和庚帶著疑問的將耳朵摀住,當我們一說完,漾漾的尖叫聲響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漾漾旁的冰炎直接愣了一下,他將左手以極为迅阴狠的一巴掌從漾漾的頭上巴下去「唔唔唔唔唔......」漾漾瞪大眼睛手颤抖的指着眼前『壯觀』的场面,整个保健室的走廊上,躺满了一具具的屍体,漾漾想吐也可以理解。

然后我把冰炎拉離了嘔吐的區域,「嘔嘔嘔嘔...」嗯...吐了。我和雅雅坐在一張椅子上,看著眼前像条缺水的鱼半死不活的漾漾「还好吧?」輔長一邊摇着剛從冰箱拿出来的新飲料罐然后繞着漾漾看「大概还好......」漾漾說,冰冰凉凉的飲料贴在漾漾额头上,輔長又說「把這个喝下去就会舒服一點。」飲料罐这次上面的字是檸檬水。
「剛開始比较不習慣的人都會這樣你看久了就会麻木了。」庚笑了笑用一種過來人的語氣说道「對了,兩位女同學怎麼沒被嚇到?」輔長突然疑惑的望過來「聽你們剛剛的對話,再想想這是哪裡,大概就可以猜到了。」雅雅說,「學姊進來時有聞到一些血的味道。」我說

保健室的門突然被猛力的拉開,從門進來的人是夏碎和阿斯利安「冰炎你為什麼不叫醒我?」夏碎笑著說,雖然我不覺得他在笑就是了,背後還冒著黑氣。我一看到夏碎就非常高興,因為他之前就一直是我最喜歡的角色「我不想一早就跟你打。」嗯?所以夏碎真的有起床氣(?)「抱歉,我來晚了。」阿斯利安帶著歉意的說,「我是藥師寺夏碎,學妹你們好。」夏碎說,「我是狩人一族的席雷.阿斯利安,妳們好。」阿斯利安說,我和雅雅都點點頭。

「你臉色很不好是不是還不舒服?」在旁邊没事做的庚好心的對漾漾这样问「如果再吐出来我会用剛剛那件衣服塞进你嘴里。」一邊整理着身上衣物,冰炎陰冷的抛来如此恐怖的话语「你要不要回宿舍換備用的黑袍?」看见他身上換了白色的便服庚微微挑起眉毛然後这样問「被......看到不太好。」冰炎冷冷的說:「不用了反正這家伙今天只半天課等等報到完我就下工了。」
而我這邊「請問妳們誰是夏蓉學妹?」夏碎問「我、我是。」我緊張的回答「那妳就是月希雅學妹,對吧?」阿斯利安問,「嗯。」雅雅點頭道。

「你刚刚咬到是吧。」旁邊的冰炎伸出手劃过漾漾的嘴唇。哦哦~這種畫面,讓我內心大爆發「痛啊!」漾樣叫道「就這種小傷口也叫痛,哼哼。」輔長說,漾漾被輔長像小雞一样的拎起来。
「學、學長!」漾漾向冰炎求救「乖乖這點小傷還有什麼好怕。」輔長說出不明话语「輔長,你別嚇漾漾了,要不然你的工作又會變多。」我不忍心就幫漾漾說情「我才没嚇他,还有,话说回来,庚妳不是也带了新生嗎?為什么这么閒坐在这里?」輔長把問題轉向庚「我那个算舊生了原班直升上来的不用我跟着也可以處理好所以就很閒。」两人開始聊起天来「哪你看看还有哪邊有傷。」拿了一瓶藥給漾漾塗後,輔長抛了一面镜子給漾漾「既然傷好了我們就先带这他們去報到。」一旁的冰炎說,我和雅雅把忘在一邊的包包拿好,就走到冰炎、夏碎和阿利那邊,他用傳送陣將我們轉到一個空地「你在亂想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旁邊的冰炎突然一巴往漾漾的後腦勺打下去,「没、没有......」漾漾小聲的說「我找到你們的教室了。」冰炎很輕松自然的语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