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子燕

[小說] 【特傳】-蕩然無存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8-27 16:16:55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20-8-26 18:28
第一話就好多人領便當了
種柳也是(哭哭

重柳真的讓人想哭,為了保護漾漾,寧願犧牲自己的性命,也是因為這樣,才會使漾漾在記知道當年妖師本家的血案之後,在崩潰之下,又受到打擊,促使他心黑化

會相見的,但是要好幾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27 16:19:13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0-8-27 09:55
我要讓那些蟲子體驗強者鑑定術(強制體驗懷孕的感覺)
讓他們體驗一萬年三胞胎的痛苦,然後分期付款,每一到 ...

為甚麼我深深覺得,前面這段話,感覺蠻像廣告的台詞

妖師一族想,但是時間種族並不想,因為他們認定妖師就是違背時間的存在,就自以為正義的想要殲滅,可若是沒了妖師,世界才真的會滅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27 16:29:00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20-8-27 16:19
為甚麼我深深覺得,前面這段話,感覺蠻像廣告的台詞

妖師一族想,但是時間種族並不想,因為他們認定妖師 ...

哈哈哈!學來的
蟲子以外的時間種族(印象中新版的翻外有提到)對於妖師沒多少敵意,最多只是蟲子在屠殺妖師
所以強者鑑定術值得妖詩擁有虐待蟲子的最佳術法,保證讓人體驗何謂笑、何謂愛 學會母愛的偉大

點評

歐,了解  發表於 2020-8-27 16:5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8 22:24:14 | 顯示全部樓層
欸欸欸!!!
原作裡重柳是這麼死的啊?然後漾這是。。。。。。黑化的前奏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9 17:05:01 | 顯示全部樓層
果子0A0 發表於 2020-9-8 22:24
欸欸欸!!!
原作裡重柳是這麼死的啊?然後漾這是。。。。。。黑化的前奏嗎? ...

是啊,重柳是為了要救漾漾,而為他擋刀,之後又被自己的同胞啟動了埋在他體內的詛咒,在生命不斷的被詛咒侵蝕之下而死的(應該是這樣吧....

漾漾是不會黑化啦,只不過崩潰罷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18 16:08: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20-9-21 01:52 編輯

第二章。加法爾

原來自作聰明的決定,只不過是將自己推向死亡的懸崖,到最後根本什麼也保護不了...

溫熱的血液從傷口不停地流出,身上的惡咒無情的侵蝕著自身生命,睜著空洞的眼睛,他無力地躺在地上,等待著死亡步步逼近

「想要活下去嗎」

那是僅因為一次的失誤,卻使他失去了重要的東西,也造成自己瀕臨死亡,而在那時,她出現了

「給我一個救你的理由」在那意識逐漸的渙散之時,他卻清楚的看到對方那雙金色淡漠的瞳孔裡所倒映出的狼狽身影

猶如在溺水前,抓住的浮木般,即使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他卻還是哀求對方的救命,只因為他想活下去

「我答應了他...要活著...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完...我不能就...這麼死在...這裡...」他不能死,他已經與那個人約好了要好好活下去,還有人還在等待著他回去

「即使我現在救活你了,你的未來終究是一片黑暗,注定還是會走向死亡,這樣值得嗎」

「我...不在乎...自己會...如何...我只想...保護...重要的人」他想保護所有人,保護所愛的一切,所以那時的他才因此離開他們的身邊

「這世界想要你們這族的命,現在卻又讓我來救你的命,如果這就是命運將我與你連在一起的原因,不得不說,實在荒唐」

命運嗎...

被追殺、不被世界所承認,如果這就是妖師的命運,那麼,那些離去的族人算什麼,為了幫助他們逃走而犧牲的重柳青年算什麼,為了保護他的米納斯和老頭公算什麼,他們的存在算什麼,他們拚死拼命地活著又算什麼

「別哭,很難看的」恍惚間,一雙手輕柔的擦掉了他的眼淚

「命運是可以改變的」

在很久以前,他也曾從某一位持有水鏡的友人那裡聽過類似的話,鬼王塚的預言,所被預言出的絕望,卻因為那個人犧牲了自己,而因此改變了未來,假如他可以如她所說的改變一切的話...

「難道...能...改變...我們這族...的命運...嗎」

「如若今日我將你救活,命運將會在此改變,影響所有與你相識的人的未來,是好是壞全憑你的決定,但改變既定的結局便要付出代價,而那代價便是你」

「我該...付出...什麼」

「那便要看你現在如何選擇了」

他突然將視線從對方的臉上移到那片湛藍的天空,雪白的雲朵如同蒲公英飄散的種子,在那遙不可及的天空中自由晃蕩,毫無拘束,如果真能終結這個如同詛咒般的命運,不會在有人死亡,不會再被追殺,不會在被厭惡的話,那麼他就沒什麼好後悔的了...

再次將視線轉回對方,這一次他又笑了,與先前的笑容不同,如果說那時,他只是一心想要犧牲性命,來換取他人的活命,但現在他想用這條命,來改變更多的不同

「我必須...站起來」

「這條路一旦走下去,便再也不能回頭了,你當真不後悔?」從露出笑容的那刻起,她似乎也已經猜到了他的答案,她雖然只是遵照自己所預知到的,自己在未來的某一天會與這個人相遇,才來到對方的面前,但其實對方死不死與她根本沒有任何關係,她也沒那個必要幫忙的,她只不過是來完成未來會發生情節罷了,卻在這一刻,不自覺地為對方感到可憐,如果他就這麼死了,或許也是個解脫也說不定啊...

「為了..家人和...朋友們...米納斯...老頭公...還有...那個人...我...不後悔」他微微的握緊一直拿在手心上,就算受傷了也沒有放開的紅色珠子,這一刻,他似乎能理解當初重柳青年留給他的那些話了

「我知道了,那麼基於預言將我引導到你的身邊,那我便會幫助你,"直至其中一方的時間結束的那刻為止",以我的真名起誓,我的名字為...」

命運的齒輪再次轉動了起來...

~~~~~~~~~~~~~~~~~~~~~~~~~~~~~~~~~~~~~~~~~~~~~~~~~~
時光飛逝,自從那件事情過去之後,已經整整過了七年。

那場災難在時間的沖刷下,從起初的轟轟烈烈,到漸漸的淡忘在他人的記憶裡,而那群被世人所畏懼的禁忌種族,也因此再次消失於世界之中。

那個人,依然下落不明...。


(Atlantis學院 大學部四年級)

一個月的寒假假期剛結束,學生才剛開課而已,通常應該還是會有有些人翹課沒來學校才對,但相反的,才剛開學第二天第一堂課而已,就已經有許多大四的學生擠在教室裡等待著老師的到來,看那數量,應該是ABC班所有四年級學生都來了

「學院為什麼要把這堂種族學訂為畢業的標準啊,我真的討厭死這堂課了!」

「你怎麼不說,為什麼還得來上這堂課啦,我明明都已經修過了!!」

「我的天啊,董事們,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啊!!!!」

教室裡此起彼落的哀怨聲,無一不是在抱怨學院董事們的惡行(?)

現在坐在教室裡的所有人,都是再過半年,即將就要畢業的大學部四年級學生,而他們現在之所以會抱怨連連的原因,都是因為他們現在所上的這堂名為種族學的課程,這堂其實並不是什麼意義深重,能授予給他們多少內容的課程,應該說,他們根本就不必來上這種無聊、誰都知道的知識課,卻因為學院董事們突然在這一學期發布,所有大四生都必須修這堂課程,不管之前已經修過這堂課的人都還是要來上,不然就別想畢業,誰敢翹課,就放詛咒咒死他...

雖然很想抗議,但卻又不敢真的去董事們那裡理論,更何況董事那裡還有一個,人人聽到要來了,都急著想逃跑的搞怪精,更不敢去了好不好,所以當下在得知消息的大四生們,各個就只能咬著手帕,委屈的在內心痛哭...

然而在這充滿人群的抱怨聲裡,坐於教室最角落的一名男生,很明顯的與這團吵鬧格格不入,那名男生有一頭米色短髮,深褐色的瞳孔,雖已是成年人,但在樣貌上卻還是長的很稚氣,而他的表情像是被拋棄的怨婦一樣,愁眉苦臉的趴在桌子上,如果再看仔細一點的話,你會發現他的褲管那裡竟然還長出了一隻須...

須!?

「丹恩...」

「沒有」聽到名字,坐在隔壁的另一名灰藍色髮的男生,看著手上的書,頭也不抬的直接扔出兩個字回給對方

「我都還沒說什麼...」他都還沒說出口,對方就直接將話給堵住

「你都問幾年了,我用腳底想也知道你要問什麼,我哥那裡還是沒消息,你再問的話,我就把你種回土裡」

「......」那一副像被拋棄的小狗般閃爍無辜的可憐模樣,看著對方不怎麼想搭理他,甚至還口頭威脅叫他閉嘴,為了不惹對方生氣,他也就只能把頭撇到另一方去,將視線轉往窗外,獨自一人嘟囊著

「我都快畢業了,學長你到底跑到哪去了...」

從褲管長出的須,還有那副看起來很可憐,但被煩了很久就會讓人手癢的嘴臉,這名男生就是七年前不小心被某位董事從土裡誤拔出來的千年人參精-靈芝草,如今經過了七年的歲月,他已從當初的小人參精,進化成了大人參精,但所謂的長身不長腦,那副煩人欠打的個性,似乎還是沒變...

而造成他現在如此憂悶的原因,則跟七年前的那場災難有些許關聯,而這來自於他口中所說的那位學長,他名叫褚冥漾,也是一名妖師...

七年前那場災難,起源點來自於妖師一族,時間種族則是親手點燃了那根導火線的開頭者,根據消息,妖師一族忽然遭到時間種族的獵殺,甚至被奪去數名同胞的性命,最後在不敵敵方,傷亡慘重,被重重包圍之下,趁時間種族再度出手之前,由妖師首領帶領著其餘人逃離,伴隨著血與淚的揮灑,再次銷聲匿跡於守世界之中,但這是對於外界的說法。真正知曉內情的人,根據事發當初,曾跟妖師一族最後接觸過的知情人士那裡得知,妖師先天能力者-褚冥漾並沒有跟著其他人一起走,而是帶著一名傷重的重柳族另外離開,從此下落不明?

話是那麼說,但又並非像那樣,而是因為在這七年間,在不定時的時間和地點之下,都會沒有徵兆的爆發出一股先天力量,激烈的動盪著世界,尋著發出波動的地方前往探查,卻在到達地點之時,不只什麼東西都沒看見,那股力量也在那一瞬間消失的讓人措手不及,中斷了所有追蹤,抓到一點痕跡的機會也沒有,就這麼反反覆覆的將被吸引過來時間種族耍得團團轉,也包刮了前去尋找的其他人。從這點來判斷,雖然可以徹底確定褚冥漾還活著,但卻不解他為何要這麼做,他這麼做又有什麼目的,明明在躲避追殺,卻又將自身的位置故意曝光出來給他人得知,如果他想讓人得知自己的在哪裡,又為何事後還要抹去所有行蹤?他又為何不見他的血親與朋友,使他們一次次的與他擦身而過呢...

「學長,你說會回來找我們的,難道是騙人的嗎...」難道那句話,只是隨口說說的嗎

低落的情緒並沒有持續很久,很快地就被從外面響起的刺耳尖叫聲的上課鈴聲給打斷,本來趴在桌子上的靈芝草,突然被上課鈴聲嚇到差點跳起來,不過好在他沒那麼做,要不待會他就真的因為被嫌吵,而被丹恩種到土裡了

當徘迴在耳邊的尖叫聲完全消失過後,教室門便被拉開,就見著一名看起來不是學生的男子走進來到講台上,也是在那刻,所有人的視線瞬間落在那男子的臉上

並不是說那名男子長得很醜,長及腰的淡棕色長直髮,松柏葉般的深綠色眼睛,樣貌反而非常的清秀英俊,屬於那種回眸一望應該會迷死不少女生的美男子,但唯一的瑕疵就是,頭髮前方的瀏海遮住了清秀面容的右半部分,而被頭髮蓋住的半邊面容下,露出的繃帶則是將半邊臉全部包了起來

感受到了底下學生們,集中在他面容的炙熱的視線,講台上的男子反而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各位同學大家好,我是擔任本節課種族學的老師-加法爾」名為加法爾的男子,他的聲音如同冬日暖陽那般,溫暖又柔和的充斥在耳邊,聽久了,或許就會不自覺得想放鬆下來,而經由他的開口,其他人也因此得知了這名男子的身分,也就是他們剛才在抱怨的這堂課的指導老師

不過,在這間學院待了那麼久了,他們似乎是第一次看到這陌生面孔,同時也感到意外,因為有上過種族學課的同學們都知道,這堂課的老師是個有地中海禿頭、身體胖到快要沒脖子、脾氣很差,動不動就罵人的中年大叔,所以沒什麼人喜歡上這堂課,而如今卻是由這個人來教課

「從現在開始到半年後你們畢業,都是由我來教導此課程,不過,想必有些同學應該對此堂課很介意才對,為何自己還要在上同一次的課程,又為何會是由我來教課,內心應該都充滿著疑問吧,為了日後我們能好好的相處,有什麼問題儘管提出來,我都會一一回答你們的」溫柔的笑容加上溫潤的嗓音,不免讓人對他增加了一些的好感

「老師,你是什麼種族啊?來自哪裡?現在幾歲?」加法爾的話才剛說完,便馬上有人舉手發問著他的來歷

「我是人族,來自原世界,現在"26"歲了」

「老師你有女朋友嗎!?」才剛回答完上個人的問題,便馬上又有人發問,而這個問題,明顯就很私心,因為即使他一半的臉被遮住,也不影響他長得好看的事實,依然還是阻擋不了一些女生犯花癡

「恩...有喔,雖然個性很淡漠,卻是個體貼又很漂亮的女孩子,如果你們想見的話,我可以問問她,並下次帶來介紹給你們認識喔」然而當對方說出有女朋友的那刻,本來還犯著花癡,還想說下課去要手機號碼的女生們,瞬間心灰意冷,沒想到這人已經名草有主了!

「那老師,你知道董事們為何規定我們一定要上這堂課嗎?這課有什麼重要的意義值得我們學嗎?還有你為什麼要把半邊臉遮起來,既然都來這裡當老師了,還遮遮掩掩幹嘛,不會覺得這樣很怪嗎!?」本來的氣氛都還好的,卻因為突然有人問出這些問題來,氣氛變得有些僵硬

而提出這些問題的人,很明顯在開口之前沒有斟酌過,反而是含帶著怨氣直接將話問出口,也不管對方會不會難看,就是認為,董事既然強迫他們來上這種課程,又憑什麼讓一個來自原世界的人族教導他們

聽完那些帶有諷刺的問題後,加法爾卻還是保持著一貫的溫柔笑容,並沒有生氣卻還是表情難看什麼的,就好像他完全不在意似的

「這位同學,還有其他同學們,我知道這突然的強制課程,使你們各個不解又不甘心,但我希望你們不要怪罪給董事們,這堂課程是我主動向董事們要求來讓你們上的,主要是因為你們即將從學院畢業,日後就會真正的踏足在這世界上,認識到更多的人事物,即使只是一名擦身而過的陌生人,或只是自身生命中短暫的過客,我也想要讓你們能真正的理解在這世界的每一個人、每一個種族所活著的意義,並不是單純的表面理解而已」這麼說著的時候,他抬起了被黑色手套覆蓋住的手指,輕輕撫過臉上的繃帶

「我曾是這間學院的學生,當年我也才17歲而已,對這世界也有許多的不理解,卻因為發生了一場意外,使我再也沒能來學院,而我臉上這層繃帶,就是為了遮掩當年所留下的傷痕。而在沉息的這幾年,我頹廢過、憤恨過,也絕望過,也因此明白了許多的事情,同時我也想讓更多人知道,我才會再次來到這學院來教導你們的」

他的語氣還是那麼的溫柔,卻有著另一種堅定,這使著學生們面面相覷,說不出什麼話來,也沒再有人發問

「聽完我這般話,或許你們還是有些人無法接受,但沒關係,我們有半年的時間可以相處,我會用實際行動證明,絕對會帶給你們一堂值得一輩子深刻記住的課程的」即使沒有人敢再說話,他還是很清楚一些學生們的內心不可能憑他一時的話語,而馬上接納他的,不過沒關係,他會讓他們明白的

而見沒有人還想在多問什麼,他便要開始準備上課,而在這之前...

「那麼在此之前,我還需要一位同學來當我日後上課的小助手,請問有哪位同學願意呢?」然而幾秒鐘過去了,竟沒有一個人想舉手的,他故作無奈的搖頭,接著便將視線轉向了教室角落的位置

「既然沒有同學想幫助老師的話,那麼就由我自己挑選吧,那就請坐在最後面角落靠走廊位置,那位米色頭髮的可愛同學來當我的小助手吧」

左看右看,你看他們,他們看你,事後才發覺好像是在叫著自己的靈芝草,一臉不敢置信的手指指著自己

「老...老師,你在說..說我嗎!?」

「沒錯喔,我是選你來當我的小助手,可看你這樣,似乎不怎麼願意,難道是不喜歡老師嗎?」看這人還一副呆愣愣的樣子,加法爾不禁想笑出來,甚至還想逗一下對方

「沒有!沒有!老師很溫柔的,我怎麼可能會討厭!」然後,當看到隔壁的人那副蠢樣時,坐在旁邊的丹恩簡直不想承認自己跟這人同班

「聽你這麼說,那麼你是願意當我的助手囉,那真是太謝謝你了,從今以後,就拜託你囉」而在極力澄清自己沒有討厭對方,並不斷說著對方好的靈芝草,在聽到這句話後,才知道自己不但被捉弄,還被坑了

然後基於那張溫柔到讓人生氣不起來的笑容,並且來不及拒絕之下,靈芝草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接下了這位新老師所賦予的職位了...

「那麼這位同學,你叫什麼名字呢?」深綠的眼眸,帶著謎樣的微笑問著對方的名字

「我叫...靈芝草」

「那麼靈芝草,以後就請你多多指教囉」

而這副笑容之後,又潛藏著怎麼樣的心態呢...




「你想怎麼做都無所謂,但你別忘記了你的時間不多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更要回來這裡」

「這又是你的選擇了嗎?」

「不是選擇,而是早該要做的事了」

「那麼這便是給予你的最後的預言」

殘喘的生命,終究只是短暫的虛影罷了,路途的終結,最終他將會死在最愛又最恨的地方
~~~~~~~~~~~~~~~~~~~~~~~~~~~~~~~~~~~~~~~~~~~~~~~~~~~

哈囉,各位大大們,我回來啦~~

最近剛開學沒多久,上學真的很累啊,但沒關係,因為我升大三了,所以課也沒有很多了~~~

各位看見被坑的人參出場,有沒有很意外啊~他竟然是第一個出場的配角,真是太奇妙了!

讓我們繼續期待往後人參被繼續坑的日子吧

那我們下次見,有看的話,記得要留個言喔~


[人物介紹]

名字:加法爾

性別:男

年齡:對外宣稱26,其實才(自己猜,我才不告訴你~)

個性:溫柔,對誰都是輕聲細語,不管如何都不會生氣

外表衣著:淡棕色長直髮及腰,深綠色瞳孔(被瀏海遮住所以只露出一隻眼睛),左眼下方有一顆黑痣,右臉纏著繃帶。似乎因為身體不好,容易畏寒的關係,身上都會穿著大衣外套和配戴著黑手套保暖著

武器: 因某種原因,正在沉睡當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18 18:48:24 | 顯示全部樓層
加法爾難道是漾漾?
不過樣樣我真的推劍你們妖師一族玩非致命性讓人求生不能求死不能的邪術,讓人體驗懷孕的強者鑒定術真的不錯
保證不美觀的蟲子追殺妖師哀霸挨罵喊著肚子痛、要生啦之類的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18 20:07:44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0-9-18 18:48
加法爾難道是漾漾?
不過樣樣我真的推劍你們妖師一族玩非致命性讓人求生不能求死不能的邪術,讓人體驗懷孕的 ...

先不跟你說是不是,不然就據透了,但我可以跟你說,{加法爾}這名字有其他的意思

這懲罰很好,我可以拿來參考當日後的文看看(思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20 16:15:12 | 顯示全部樓層
嗯……靈芝草當助手,會不會被他碰過的文件都染上獨特氣息,這樣以後就不怕找不到重要資料啦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20 19:45: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有點意思,插入的時間點和接觸的人物都與一般的不太一樣,有點期待之後的發展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