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子燕

[小說] 【特傳】-蕩然無存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8-24 20:53:21 | 顯示全部樓層
嗨~果子突然發現自己好久沒上來了(老了阿xD
呵。漾要領便當了嗎

點評

老果子(噗 你覺得呢  發表於 2020-8-24 21:3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26 14:07: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20-8-26 14:37 編輯

開頭

「不要報仇,不要讓憎恨吞噬內心,好好的活下去,答應我」

那一天,他答應了一個人,即使日後經歷了無數次絕望的夜晚,他也依舊不曾打破約定

於是他將憤怒,化為了他最溫柔的笑容,只為了不在悲傷

可是...有時候他又會想,如果他們沒有被發現,如果那些人沒有闖進來,如果他沒有離開他們,他是否還有回頭的機會呢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一天被打破了...

「碰!」

他又開了一槍子彈出去,即使無法造成損害,那些黏膠也確實拖延了那些人的行動

「行了,漾漾,快點走!」在前頭跑著的褚冥玥,拉起了他的手向前奔

「然和其他人沒辦法撐太久的,快點!」不如以往的冷漠,褚冥玥的語氣裡充滿著急迫

「姐,那老爸老媽呢!?他們還好嗎!?」如果他們逃走的話,重柳族一定會把目標轉移到他們父母身上的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他的家人絕對不能再出事了,

「那裡有你學院的朋友守著,爸媽暫時不會有事的」褚冥玥在說這話的同時,他隱約感覺到牽著他的手握得很緊,緊到有點痛

「姐...」感覺得到她在怕,他那冷漠恐怖的魔頭老姐正在恐懼著,她也在害怕童年的惡夢會在重現

『後面!』米納斯的聲音突然在他腦袋響起,他轉頭卻看見了一抹黑色身影出現在他後面

時間種族!

「漾漾,小心!」察覺到後方異樣,褚冥玥轉身及時將他拉走,對調前後位置,直接用十字弓的弓身擋下了重柳族的攻擊

「姐!」

「走,漾漾,然和辛西亞就在前方,快去找他們!」

「那妳呢!?」

「我待會再去跟你們匯合,你先走,如果跟不上的話,就叫然別等我,先跟其他人一起走」

「不要,我要跟妳一起!」他不可能會放任誰下來的

「你這個笨蛋,還要撒嬌到什麼時候,快滾,不然你就完蛋了」

「誰都別想走!」兩人的話都還沒說完,現場又冒出了一名時間種族,拿著一把大刀朝著褚冥漾的背後砍去

「漾漾,快點躲開!」硬擋著前方這名時間種族的褚冥玥,根本就沒有另一隻手能為褚冥漾擋下攻擊,再說也來不及了

而褚冥漾也更來不及躲開這一刀,也無法立刻讓老頭公張開結界,只能眼睜睜看著刀落下

然而,突然結凍的刀刃,截住了這一瞬間的危機

「你這白癡,還楞著做什麼!」後腦杓傳來熟悉的疼痛,他抓著被打疼的地方,望著那個打他的人

「學長!?」冰炎怎麼會來到這裡,妖師本家不是只有血緣者帶領才可以進來嗎?難道是因為結界被時間種族闖入的關係,才使冰炎可以進入

「叫個屁,還不快走!」血紅色的眼睛,兇狠的瞪著他,但他看得出來,這之中包含了擔憂和急迫

「冰炎殿下,您身為焰之谷與冰牙族的繼承人,不該與這些黑暗種族站在一起的,請您不要妨礙我們」

「在我看來你們只不過是在屠殺無辜而已,妖師一族長年退隱世界,從未做過任何殺生或威脅世界安危之事,時間種族是你們不該站在這裡的才對」長槍的槍矛直指著對面的時間種族,冰炎謹慎地將後方的他擋在後面,不讓對方有任何有機可趁

「我們是在執行義務,妖師不該留於世界上」

「你們是在毀了白與黑的平衡」冰炎的聲音不自覺的大了起來,周圍的溫度也漸漸的變得炎熱

「冰炎,如果他們聽得懂人話的話,我們還需要躲得那麼狼狽嗎」在沒有注意之下,褚冥玥已經將手上的時間種族,用精靈術法將其困在結界中,暫時無法讓對方逃出,但這撐不了多久,他們必須快點離開這裡,轉移到其他地方

一副殺氣騰騰走過來的褚冥玥,與冰炎並肩站在一起,更加把褚冥漾完全藏在他們身後

而在他們後方的褚冥漾,看著兩人的背影,又瞪著前方這個殺人種族,拳頭隱約的握了起來,為什麼他只能站在他們的身後...

到底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時間來到了幾天前,因為上完課放假的關係,他本來跟朋友們約好假日要一起去商店街玩,卻反而接到了白陵然的電話,希望這兩天的假日,可以來妖師本家住一趟,因為想見他,又想順便好好調整他體內的力量,而基於這個表哥那誠意到又不忍心拒絕的語氣,而使他只好與朋友改天再約出去,雖然這之中不免受到了一些溫柔的威脅,但他們沒有很在意,反而與他打勾勾約好了下一次在一起出去玩,但下一次來了,他卻沒來...

邀他來到了妖師本家住的白陵然,其實並非那麼空閒,有時也會因為族中的事,會突然離開去忙,而留下他和辛西亞,就算有時只剩他一人時,他老姊也會突然出現,帶著一大堆別人送的點心,直接丟給他處理,然後又是一頓的口頭欺負,然而那時候的他,是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來的那麼突然

直到假期要結束了,他已經準備好行李,準備傍晚在回去學院宿舍那裡的,因為他還想多跟兩人閒聊幾句,然而,在傍晚還沒到來之前,黑色的身影的闖入,記憶裡,舅舅死在眼前的那幕,他們又再度摧毀了一切...

身穿著黑色斗篷,從頭到腳都包著的時間種族,竟然打破了本家的結界,二話不說地殺了進來,導致那瞬間本家陷入一片混亂之中,吵雜、鮮血、屍體,一時之間變成了他的惡夢

突如的危機,使白陵然讓辛西亞將他帶到深處的房間,讓他躲好不要出來,甚至在外下了結界阻擋住他,他還沒說出話,那兩人便一同前往處理入侵者的襲擊,丟下他一人在房間裡,他努力地想打破結界,卻聽到了更多打鬥聲,那一聲聲的吼叫,到底死了多少人,他只能被迫聽著,卻什麼都做不到...

直到,門再次被打開,這次打開的人卻是褚冥玥,得知她是因為感應到本家出事了,才來到這裡的,但她的神情似乎不只是因為這事而難看,而是因為...在原世界的父母竟也在同一時間遭到了襲擊

面對著妖師本家的位置曝光,妖師們再次被發現行蹤,時間種族的到來,他們已經無法再待下去了,必須馬上離開這裡,妖師又要在一次的開始逃亡的日子了...

憤怒和憎恨頓時充斥著他的內心,他們到底做錯了什麼,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們非得承受那麼多痛苦,甚至連沒有力量的父母也不願放過!

然而時間回到了現在...

「妖師一族從頭到尾都沒有做錯什麼,憑什麼就得讓你們隨意屠殺,你們以為藉著時間種族這層身分自己有多麼高貴嗎,你們早就腐敗了!」對面的時間種族聽不得褚冥玥的話,二話不說,又是一把大刀殺過來,而很明顯的,這目標是直接朝著褚冥玥劈來,而在後方的他,瞬間殺紅了眼,舉起手槍,內心恨不得的想要殺死這個人的時候,冰炎卻堵住了他的槍口,直接用一陣狂火圍住了對方

「褚,你腦子別給我想有的沒的,不然我就先揍死你」冰炎又一記的殺人眼刀飛了過來,直接將他剛才那股殺意壓下去

「褚冥玥,由我來掩護你們,妳快點帶這個白癡和白陵然他們走,不然他這顆腦袋待會亂想,又要搞一堆事情出來」

「也好,反正他們也不敢隨意殺死你,你後面的兩族,可不是他們可以隨意招惹的」褚冥玥的目光很明顯的撇向對面的時間種族,口中不免又嘲諷了一般,接著便再次抓住褚冥漾的手,繞過了時間種族,趕往著前方

「漾漾,我們走」

「姐,我們走了,那學長怎麼辦!?」難道要把冰炎丟在這邊,獨留他一人對付這兩個時間種族嗎

「你還是先擔心自己吧,兩個重柳族對你學長來說,不足為懼,別再廢話,不然我就把你打昏再拖走」不容許他拒絕的力道,褚冥玥將他抓得死死的,完全不放開

他只能一邊被拉著,時不時地回頭看著冰炎

「褚!」似乎是注意到他一直回頭的視線,不知道是覺得煩還是怎樣,突然嚴厲地叫著他,他不免被嚇到,以為冰炎又要罵他了...

「別再亂想了,你父母還有族人會沒事的,小心一點,別受傷了」卻沒想到,聽到的卻是這樣的話,話語中不是平時的凶狠,而是帶點關心以及安慰的語氣

如果不是因為現在這狀況,平常的他一定會吐槽說:「學長,你發燒了嗎,怎麼說話這麼溫柔」,然後又被巴了好幾下頭,但在此時,他卻已經沒有那種心情了

看著離他越來越遠的冰炎,他其實很想留下來幫他,但礙於情況無奈,以及還有族人的性命危機等著他,最後只有狠下心來,撇開了視線,不在去管冰炎如何了

『學長,對不起』

~~~~~~~~~~~~~~~~~~~~~~~~~~~~~
因為後頭有冰炎的掩護,他和褚冥玥順利地到達了前方,他所看到的場景是,白色與紅色的交雜,不是死的死,就是傷的傷,地板上的屍體,除了有幾名時間種族與被砍斷身體的蜘蛛外,見到的幾乎都是他的族人,他不是第一次看見死亡了,卻還是心冷的跪下來,握住了地上一個離他最近的人的手掌,這個人的眼睛還張開著,卻已經沒有呼吸了,身上的傷口還在流血,手心中的溫度,漸漸變得冰冷,他看著這人的眼睛,完全感受得到是多麼不甘心...

「為什麼...」

妖師...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出生在世上,他們到底為什麼要被這樣對待...

還在與時間種族對抗的白陵然,還有在旁為傷者治療的辛西亞,看到了褚冥玥將褚冥漾帶過來了,於是便將所有的人員都聚集了起來,使用了不同於妖師,而是自身體內裡另一半雪妖精的血統力量,使這空間裡開始飄下無數的雪花,而當雪花落在時間種族身上的那一刻,突然碎裂開來,瞬間冰封住了他們的身體,但即使限制了行動,卻還是阻止不了他們的能力,才沒多久,時間種族身上的冰竟然開始出現裂痕甚至破碎,而從破碎之中脫困出的手,舉起了匕首,試圖將那些厚重的冰打碎

「小玥、辛西亞、漾漾,快過來!」那些冰撐不了多久的,不能再繼續與時間種族耗下去了,現在必須趕快逃走,不然他們會全部死在這裡的

而在跪在地上的褚冥漾卻還沒從死去的族人的悲傷裡回神過來,直到被褚冥玥一巴掌打在後背這才痛的反應過來,眼睛紅著地看著打他的褚冥玥,而褚冥玥看到他這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有點無奈地垂下肩膀,嚴肅的神情中透露出了一絲的哀愁

「漾漾,我們現在只有活下去,才對得起那些死去的人所付出的性命,不要悲傷,不要崩潰,不要因此倒在這裡,快點站起來」他們只能走下去,不能停下來,這就是他們的命運...

他緊緊的咬著牙,忍著不讓自己哭出來,低下頭伸出了微微顫抖的手,小心翼翼地為這人闔上眼皮

「對不起...」埋沒在吵鬧之中的道歉聲,對著那些死去的族人們的愧疚,是他太弱了,他們才會死在自己的眼前

他到底還能做什麼,才不會在有人死去呢

「姐,我們走」即使內心再怎麼絕望,他也明白沒有時間可以讓他在這裡悲傷了,於是他只能壓抑住情緒,不在去看向地上的那些人,站起來的身子有些搖晃,握住了褚冥玥的手,語氣裡是那般的冷靜卻又那麼的痛苦

不在多說什麼的褚冥玥,握住了褚冥漾放上來的手,帶著他往著白陵然那靠近,在這之中,她的視線卻不自覺的瞥向那些死去的族人,但最後她還是選擇轉頭,沒有去看...

而當人都到齊之後,白陵然大規模的施開傳送的陣法,時間種族一看就知道他們想要逃跑,哪會給他們這個機會,將只剩困在腳上的冰徹底打碎後,竟無恥的抓起他們族人的屍體,將那些人當作物品,用力的丟向了施陣者的白凌然

「給我住手!」而褚冥漾看到這個情況,崩潰的怒吼著,那些人都已經死了,為什麼還要這樣糟蹋他們!

而因為施陣者本人不能亂動,也包括在陣中的其他人,被丟來的屍體,闖入陣中,將還未完成的傳送陣法直接打散,使所有人再次陷入危機,時間種族的靠近,已經來不及在施展陣法了,就算褚冥漾現在讓老頭公變出結界擋下,也已經沒有做出行動的那時間了

眼看的刀刃即將落下,站在最前頭的白陵然下意識地往前,想要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攻擊,看得出他想做什麼,最先發現的辛西亞,抓住了白陵然的手,一把反身的抱住他

「辛西亞,妳快走開」沒有聽從白陵然的話,還是緊抓在他的身上的辛西亞,說什麼也不離開,因為她發誓過,她無法為所愛的男人負擔他所背負的責任,既然如此,那她就幫他擋住所有的傷害

「然、辛西亞!」時間種族已經來到了那兩人的面前,刀子已經完全揮下,根本來不及躲開,褚冥漾更來不及衝出去阻止

然而,黑色的身影,濺灑的白色鮮血,褚冥漾完全無法置信的看著背對著他的那個身影

「重柳!?」他沒有想到會是這個一直默默躲在暗處看著他的重柳青年,為白陵然和辛西亞擋下攻擊,他更沒想他會用自己的身體擋下刀子,而剛才時間種族所揮下的刀子,現在就插在重柳青年的腹部上

面色呈現痛苦的重柳青年,一手抓著那把刀,一手將身後的兩人往後推回褚冥漾他們的身邊

「重柳」

『別過來』重柳青年沒有開口說話,而是將聲音傳進了褚冥漾的腦內,同時也將握著刀柄的時間種族從他的身上彈開,並把在腹部的刀子拉出來,白色的鮮血簡直不要命的一直狂流出來

被拔出的刀子,隨即被重柳青年丟在地,他張開了雙手,將身後的妖師一族擋在身後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還想再犯同一次的罪嗎!」對面的時間種族看到了身為自己的同胞,現在竟然敢與他們為敵,甚至還保護那些妖師,這無疑是碰觸了他們的地雷

「妖師一族沒有做錯什麼,我們不該濫殺無辜的」淡漠的聲音從黑色的布料下傳出,即使身上的傷口看起來多麼嚴重,重柳青年卻還是堅挺的站著

「他們身為妖師,就是個錯誤的存在!」

「每個種族都有自己存在的意義,妖師也與我們一樣,他們也有活著的權力」重柳青年瞇起了眼睛,握緊了拳頭,同時褚冥漾他們的周圍出現了陣法

「你這個叛徒!」對方看到了重柳青年要將人送走的舉動,已經是完全將他視為了背叛者,眼中便起了殺心,握起來刀子向他砍去

而立即轉身的重柳青年,將傳送陣法完成,馬上要將褚冥漾他們送走,也不管著從後背再次貫穿身體的刀子

『活下去』

那雙藍色的眼睛,在此時此刻是多麼的平靜看著褚冥漾,就好像完全感受不到疼痛般,但在下一秒,就像個失去控制的人偶一樣,破碎的倒在地上,完全沒有一絲的憐憫,他的同族最後還將刀直往著他的心臟刺入

傳送陣的光芒四起,在重柳青年的拖延下,他們即將要被傳送走,而完全失去思考能力的他,眼睜睜的看著重柳青年被殺的那一刻,又或是想起了那些已離去的族人,或者是剛才掩護他們的冰炎,那一瞬間,他終於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於是在被傳送走之前,他及時踏出了陣法

「漾漾!」

「笨蛋你在做什麼,快點回來啊!」

而在他踏出的那一刻,他像是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轉過身的那一刻,他輕輕地笑了

「姐、然、辛西亞,我會跟上你們的,你們要小心喔」誰也沒能看懂那抹笑的意思,褚冥玥他們也更沒能抓住他,人就已經跟著光芒消失了

而看著沒有一起逃走的褚冥漾,時間種族丟下了地上的已經殘破不堪的重柳青年,眼中帶著恨意的來到褚冥漾面前,而不曾想的是,這個看似懦弱的少年,直接釋放出了自身體內的黑色力量,將衝過來的所有人彈開

退去了剛才的笑容,臉上早已沒有任何表情的他,身體僵硬的蹲下身將那名重柳青年緩緩的扶了起來,他看了自己的手掌一眼,果然滿是白色的鮮血,可以說,幾乎上下每一處是好的了...

失血過多,意識渙散的重柳青年,已經沒有任何生氣,如同深潭死水般的眼瞳,帶著淡淡的疑惑望著褚冥漾

「為什麼...不走」虛弱的聲音之中,包含著的不容易查覺到的埋怨

「逃了又有什麼用,難道就不會再被抓到嗎」他不想靠誰的犧牲,來換取自己的活命,而且這世界根本就沒有他們的生存之地,逃了,根本就沒有用啊

「你這個傻瓜」真的很傻,傻到一個想讓人揍下去的地步啊

他抬起了頭,眼中帶著憎恨的看著包圍在他們四周的時間種族

「你們想要我的命是吧,拿得到的話,就來拿啊!」光芒從腳底下發出,他在周圍放出了結界阻擋其他時間種族的突襲,要帶著重傷的重柳青年離開這裡,他知道這一踏便會是一個無止境的追逐,但為了他的家人,為了朋友,為了這個傻瓜,他不後悔

而在他要離開前,他看到了冰炎匆忙的趕到了現場

「褚!」褚冥玥說得果然沒錯,這個紅眼殺人兔果然不會有事,他也不會再讓他出事了

「學長,不用擔心,我會活著平安回來見你們的」

然而,等下次再見面之時,已是多年以後的事了...

~~~~~~~~~~~~~~~~~~~~~~~~~~~~~~~~~~~~~~~~~~~~~~~~~~~~~
哈囉,大家好,子燕來囉~

在這裡為了不讓大家看得模糊,所以我特意將殺進妖師本家的時間種族和幫助漾漾的重柳青年分開來寫,應該看得懂吧!?

再寫的時候,我有參考了下原作的劇情,所以這裡會有點與原作相似,但唯一不同的是,我沒有讓冰炎跟著褚冥玥他們一起逃,因為我認為如果時間種族傷到冰炎的話,焰之谷和冰牙族的所有人,是不會放過他們的,所以就把他安排當漾漾他們的擋箭牌(冰炎:瞪),如果覺得劇情實在太相似的話,還請見諒(鞠躬

然後也不要想,讓重柳復活這種可能,就是因為他已經死了,所以才會將靈魂放入珠子裡,以另一種方式陪在漾漾的身邊

那麼記得要來留言一下喔,下次見,拜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26 15:09:21 | 顯示全部樓層
哇我這是頭香嗎?我是剛入坑的小萌新,大大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26 15:22:52 | 顯示全部樓層
冰炎的後台夠硬,丟出去沒幾個人敢傷他,當擋箭牌剛剛好~((拇指

重柳青年心臟被刺,後面還能跟漾漾說話,該說不愧是火星人嗎

點評

應該說,他為了朋友真的盡力的付出了,他雖然不說,但其實已經把漾漾是為好友了,他真的是那群人渣時間種族之中,唯一一個好人  發表於 2020-8-27 16: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26 17:22:12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你好~我是新讀者!
漾漾和重柳會傳到哪裡?一樣是伏水嗎?還是其他地方呢?
漾漾爸媽又會逃到哪裡,他們真的沒事嗎?
這篇文很好看欸!期待下一次的文喔~~~

點評

好啊,我去看  發表於 2020-8-28 19:0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26 18:28: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話就好多人領便當了
種柳也是(哭哭


漾漾難道沒有與他姐姐相見嗎?

非得要等數十年(T▽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27 09:55:5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要讓那些蟲子體驗強者鑑定術(強制體驗懷孕的感覺)
讓他們體驗一萬年三胞胎的痛苦,然後分期付款,每一到兩年休息五到十天,並且算上十天的利息
再用億萬頓垃圾資訊塞爆這些蟲子的腦袋,讓他們不單體驗懷孕的快感,還有腦袋要爆炸的快樂

妖師一族想要隱居以及和平,竟然還要破壞妖師一族最後的一咪咪小小願望,蟲子就該滅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27 15:56:13 | 顯示全部樓層
Aishil 發表於 2020-8-26 15:09
哇我這是頭香嗎?我是剛入坑的小萌新,大大加油!

對啊,恭喜這位新來的搶到頭香~~給你一根棒棒糖~

謝謝~~

點評

謝謝大大~大大辛苦了~  發表於 2020-9-4 14:3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27 16:04:28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幽冥 發表於 2020-8-26 15:22
冰炎的後台夠硬,丟出去沒幾個人敢傷他,當擋箭牌剛剛好~((拇指

重柳青年心臟被刺,後面還能跟漾漾說話, ...

後面不只有冰牙族和焰之谷,還有水妖魔和無殿,真的沒幾個人敢傷他,這隻冰炎真好用啊~

因為我有去查過,心臟被刺中的那瞬間並不會馬上就死,但也活不了太久,之所以重柳還能跟漾漾說話,都是靠意志堅持下去的

點評

了解~重柳真是不容易  發表於 2020-8-27 16: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27 16:13:11 | 顯示全部樓層
柳蘭楟 發表於 2020-8-26 17:22
子燕你好~我是新讀者!
漾漾和重柳會傳到哪裡?一樣是伏水嗎?還是其他地方呢?
漾漾爸媽又會逃到哪裡,他 ...

哈囉,新讀者~~~(握手

不同於原作,這一次漾漾跟重柳並不會傳到伏水遺跡那裡,只會傳到別的地方,暫時躲過時間種族追殺。然後兩人做好最後的告別

而他老爸老媽,還是會在原世界好好的生活,然後冰炎他們,會默默地保護著他們的人身安全

謝謝你喔,記得多來捧場

點評

當然嘍!捧場是一定會的~ 子燕也可以看一下我的文喔~~  發表於 2020-8-28 08: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