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楓嵐竹

[同人文] 特傳X第二 白翼的魔王天使 (2/22更新至新十七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18 23:04:26 | 顯示全部樓層
楓嵐竹 發表於 2019-11-11 17:53
第八章
   
  雷瑟發現他正在走進一片黑暗中。

竹大大,你好厲害喔,一下子更兩篇,不像我處在卡文中....(畫圈圈

雷瑟....這次我可能真的要敲一下雷瑟的頭了,你怎麼可以那麼笨啊!!!

點評

其實竹的存稿有點不夠了…… 現在所有人都想打雷瑟吧,尤其是知情者  發表於 2019-11-19 06:5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4 11:48:1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紅詩撐起倒下的西亞,臉上的笑容瞬間收起。其他巫妖也把嬉鬧的情緒化淡,讓剛獲得全新生命的一行人緊戒起來。

  「你應該知道一切了吧。他兄弟的事。」粉紅冰冷的說「身為鬼王的你,情報網不可能漏掉這份巨大的事件。」

  殊那律恩點點頭,他沒跟西亞說的,就是他的兄弟及將軍們已經要攻擊他的事。他以為對方早就知道了,不過聽巫妖這麼一說,西亞好像還沒發覺。

  「是我們讓他忽略這件事的,被兄弟們背叛,他的情緒一定會崩潰。他已經給你們看了記憶,聰明的你應該也清楚吧。」施芬懶懶地說。即使她不喜歡西亞,但既然他現在的身分是魔王,她也是會聽從命令的。

  其他人沉默,雖然不贊同巫妖們的做法,但這卻是最好的選擇。

  「您跟我們說這些話,是要我們做甚麼呢?」萊斯利亞問。

  「我要你們保守這個秘密,直到西亞到創神那邊。」
      
  「!」  

  「所以,他一定會死嗎?」

  「我們也不希望,但事實就這麼殘酷。」紅詩難過的說。

  「我們會讓西亞好好過完這段時間的,但需要你們保守這個秘密。」

  「好的」

  ***

  唔,頭好痛…這裡是哪裡?

  我睜開眼睛,看到紅詩坐在旁邊,難得在恍神。

  「紅詩?」

  「你醒了?」不知從何冒出的粉紅手上端著一碗粥,另一手拿著跟她的臉一樣大的棒棒糖。

  「恩。紅詩怎麼了?」我接過碗。嘖,沒有香菜。

  「喔,她因為被人說像個小孩子,所以不能開房間,之後就一直消沉下去。」粉紅舔舔糖,漫不經心地說。

  「…她的樣子真的很像青少女。」我認同的說。

  「連你也這樣!人家已經…歲了,第一次被說像小孩,我現在用的明明18歲少女的身體阿!」…紅詩,你消音的部分我還蠻好奇的。

  等等,開房間…「這裡是哪裡?」不會吧…

  「這裡是原世界的旅館,怎麼了?」施芬納悶的說。

  「…你們要怎麼付錢?」不會是到街上用搶的吧!

  「才不是你想的這樣!我們在離開神界前,祂有給我們原世界的錢啦!」紅詩氣呼呼的說,看來從打擊中回神了。

  「多少錢?」神有那麼大方嗎?

  「你看。」紅詩拿出了一個錢包,把裡面的東西抽出來。

  「…紅詩」

  「?」

  「那位神有跟你們說錢的數目嗎?」不會吧…

  「嗯?錢不就是一個物品一張嗎,比以前輕多了呢!」

  …我去你的一物品一張。

  紅詩手上抽出的,是兩張台幣一百塊,這要怎麼付旅館費用!

  ***

  到最後我用黑卡付完帳,才解決金錢問題。

  「現在要去哪呢?」粉紅開心地問。

  「Atlantis學院。」

  「?」

  「原來你已經要找死了啊,我會在你墳上插支香的,不用謝我。」詩芬挖苦的說。  

  「我要找一個人,我有東西要給他,請他幫我做一件事。」不理會詩芬,不過我相信褚學弟一定會幫我的。

  「你確定?」

  「恩」

  「那走吧,開傳送陣,我們不知道在哪裡」

  於是,我們就浩浩蕩蕩地直奔黑館。

  學院結界甚麼的,是攔不住我們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篇有點少啊...竹等會就放番外篇,請各位看官在等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24 11:51:15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分鍾前的,還熱著( ̄∇ ̄)

西亞回學院會不會遇到雷瑟他們啊……

點評

不會不會,但會遇到一個意想不到的客人~  發表於 2019-11-24 12: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24 12:12:34 | 顯示全部樓層
竹更文了!
番外篇是甚麼?說吧說吧~

好期待番外篇

點評

呵呵,你猜啊你猜啊  發表於 2019-11-24 12:3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4 12:37:18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一  當冰炎遇見樣樣滿是血後的小秘密

  冰炎覺很奇怪。

  今天褚下午應該沒課,一般來講他會回他房間,準備考試和複習,然後又會聽見他邊複習邊腦殘的聲音。

  但今天難得安靜,冰炎也把握好機會,趁這段時間把三天沒睡的疲憊一次補完,再去找褚。

  於是,冰炎就一路睡到走廊上出現刻意隱藏的腳步聲。

冰炎一聽就知道一定是褚的,在黑館中會發出腳步聲的只有他。黑袍就算在自家,還是會習慣性的隱藏腳步聲。

  站起身,冰炎打開門,就看到鬼鬼祟祟的褚學弟,但他一身都是血,還在黑館地上拉出長長的血跡,在學弟的死角有一隻八腳都拿著抹布的蜘蛛,氣急敗壞的擦著沿路的血跡,還瞪了學弟一眼,但看到冰炎在看他時就急急忙忙地逃跑,以免又被黑袍當玩具玩,在保健室重生。

  「褚,你跑去哪了,為甚麼全身都是血?你該不會被人殺了吧?」冰炎瞇起眼睛,問著褚學弟。

  「呃…這個…那個…」褚支支吾吾的,但冰炎卻沒那個耐心聽完,一拳直接打在牆壁。

  「說重點,你今天沒有接任務,也沒有出去和米可雅出去玩,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不理會在一旁噴血的牆壁,冰炎瞪著褚。

  「…學長,你知道這樣講很像恐怖情侶男友說的話嗎?」褚愣愣地說。

  「靠!」冰炎直接一腳踹在褚的臉上。

  「叮~」冰炎的手機聲響起。

  放任痛得在地上滾的褚,冰炎看著手機上的任務內容:把在原世界鬧事的妖精帶回。

  「哼,暫時先放過你。」冰炎瞪了一眼學弟之後就開傳送陣走了。

  但冰炎在傳送走之前,卻發現褚學弟好像在笑…是他多心了吧?

***

  褚冥樣在學長離開後笑得爬起來,「看來太陽學長的誓約真的有效,不過學長的攻擊我已經不痛了,為甚麼呢?」

  「算了,應該是被殺過一次已經不怕了吧?」

***

   冰炎到達任務地點後,難得的愣住了。

  在鬧事的妖精,用法術將酒館拆得亂七八糟,完全不管這是原世界,會引起恐慌。

  喝醉的妖精看到冰炎,就高聲呼喊「在哪邊漂亮的姊姊,給妖精叔叔抱抱!」說完還搖搖晃晃地衝過來。

  冰炎冷冷地笑,今天沒睡飽,又被褚乎巄。現在多一個沙包給他,他就好好的『服侍』這位先生了。

  在那天,住在附近的居民聽到了猶如冤魂討命的尖叫聲。

  在一旁看熱鬧的守世界的過客只有一句話心得。

「千千萬萬不可以在黑袍不爽時惹他啊啊啊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一次貓貓問竹樣樣的後續後,竹就冒出了這篇番外,就給貓貓看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24 12:53:46 | 顯示全部樓層
噗!哈哈哈哈哈哈!

那個妖精為免太慘了吧!

漾漾逃脫冰炎恐怖魔掌,也很慶幸沒有被逼問




難怪看到這個文怎麼那麼的熟悉,明明沒看過,卻知道有這件事

才想起竹有親口跟我說冰炎去處理任務(抓抓頭





番外很精彩ヾ(@^▽^@)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24 14:40:15 | 顯示全部樓層
黑袍就算在自家,還是會習慣性的隱藏腳步聲。
所以說黑袍都很神經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24 15:19:57 | 顯示全部樓層
楓嵐竹 發表於 2019-11-24 12:37
番外一  當冰炎遇見樣樣滿是血後的小秘密

  冰炎覺很奇怪。

對,就跟千萬別惹紫袍生氣時,是一樣的道理

那後來,冰炎還是有去找漾漾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24 15:22:31 | 顯示全部樓層
楓嵐竹 發表於 2019-11-17 12:31
第九章   

  「孩子。」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萊斯利亞有其他的情緒,還有鬼王噴茶

這真是第一奇觀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6 21:09:0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我嘴角抽蓄的看向在客廳自己泡好茶、吃著藍梅派等著我的某魔王。

  感情您寧願在我房間吃下午茶,而不是繼續您的吸收黑暗之旅?

  「嗨,褚學弟,你這裡的零食真少,少的讓我的巫妖們跑回原世界的便利商店買糖果。」悠閒的魔王輕鬆地揮著精靈飲料空罐。等等,那是我捨不得喝收藏起來的最後一瓶阿!

而且你管我零食的多寡幹嘛!現在你是魔王,不是應該哇哈哈哈的進攻全世界嗎?為甚麼手下還乖乖跑去便利商店買零食?電視上都演魔王手下用魔法把人定住,然後露出嗜血的笑容把所有的物品搶光後再把人生吞活剝的煮來吃,不是都這樣嗎?     

  「褚學弟,我想做一個安安分分的魔王好嗎,而且我不希望審判到最後提著劍殺來找我。」        太陽學長鄙視的對著我說。

  「…請問學長跑來我房間做什麼?」應該不是專程來我房間吃下午茶的吧?

  「我想請你幫個忙。」太陽學長說完後就站起來,將手伸向我。

  我毫不遲疑地搭上去。

  一個個法陣從我眼前經過,一些看過的,也有些感覺不是這個世界的。

  「太陽學長?」為甚麼要給我這些東西?

  「我會的知識希望由你幫我傳下去,有些你可能發不出來,但你可以將它交給審判,交給你比較妥當,不然給西瑞同學的話他應該不會安靜地坐在我前面乖乖學習吧?」…也對。

  「之後我可能不會再回來,要問什麼先說吧。」學長說完,就開始收東西,還把所有的垃圾都丟到異空間省下垃圾桶的容量。

  「啊!太陽學長等一下。」我衝到書桌前,找出之前請賽塔加工的飾品。

  「這是之前去冰牙族拿的神木葉子,能安定人心。已經加工成飾品,太陽學長戴戴看吧。」我拿出額飾,交給太陽學長。

  太陽學長看起來很驚訝,伸手向前卻又收回去。

  「太陽學長?」

  「我現在是黑暗的一員,不能也沒資格碰這個祝福。」太陽學長落寞的說。

  「……」也對,我真的忘了太陽學長是屬於黑暗了,等等,屬於黑暗…

  我拿著額飾走向太陽學長,學長想後退時卻被椅子絆住,最後竟然真的被我強行塞在手心上。

  「什、什麼」太陽學長驚訝的看著在手心上方著淡淡螢光的飾品

  「果然和我想的沒錯。」

  「怎麼回事?」太陽學長百思不解,就算是加工品,遇到黑暗也會碎開,為甚麼?

  「太陽學長雖隸屬於黑暗,但只要沒有負面、黑暗的想法,它也不會碎開。就像我是黑暗種族之首,拿了也沒怎樣,太陽學長可以放心的收著。」

  「雖隸屬於黑暗但卻沒有黑暗的心嗎…」太陽學長輕輕低喃。

  「希望這個飾品可以幫太陽學長在舉棋不定時給予幫助,也給予你信心。」我誠懇地對太陽學長說。畢竟之後他的路很長,會遇到比我想像中還要痛苦的事情。

  太陽學長看著我,慢慢地將額飾戴起來後就恍神了。

  「學長之後要去哪裡?」我試著喚回走神的太陽學長。

  「嗯?我打算先去把陰影封印地把那些孩子處理好後,再回到當初我死亡的地方,那裏有點不對勁,我想在我死前把它弄好。」

  「诶?那邊怎麼了嗎? 」當初那邊也沒怎樣啊,頂多淨化的比較慢,現在一般袍籍不能進去而已。

  「你不覺得很奇怪嗎,那個地名…」  

  「西亞~我們買東西回來嘍,那個路人甲臉是誰?」小羅莉指著我的臉罵到。

  …你才路人臉,你全家都是路人臉!哪有人在一見面就那麼沒禮貌,而且你是要去郊遊嗎?那一大堆的糖果、零食你是怎麼搬回來的,該不會你外表示羅莉,其實身體強壯的像一頭牛吧!

  「粉紅,他是褚冥樣,是知情者之一。」太陽學長說。

  「喔,所以在外面的那位也是嗎?」

  「恩?我只來找褚學弟,並沒有找其他人啊…」  

  學長突然甩出一張符咒把我的房門給打爛…學長,請不要增加賽塔的困擾,修東西你們雖然在行,但我相信你們不會乖乖的把它修好的。

  「在那裏偷聽很久了吧,快點自己出來,否則我就不客氣了。」太陽學長全身散方出不善的氣息,看著已經打爛的門把說。

  雖然太陽學長已經綽綽有餘,但我還是喚出米納斯,指向門口。

  門後終於發出一些聲音,然後…

  「隊長長長長長長…」忽然衝出一隻狼犬大小的幻獸,含著鼻涕和眼淚往太陽學長衝去。

  …學長,請問您何時養了一隻如此會哭的狼狗?守世界的幻獸都兇猛的很,要他對你哭,可能比登天還難…不對,對你們來說登天可能還比殺鬼族高手還簡單啊啊啊!

  太陽學長不理會我的腦部運動,他露出震驚的表情,但仍然反射動作的往狼犬踩去,罵到

  「在眼淚和鼻涕還沒擦乾淨之前,不准靠近我一公尺內,亞戴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嗚...貓,竹已經提前更文了,所以不需要明天、後天都來更文吧...
  竹才剛考完期中考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