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楓嵐竹

[同人文] 特傳X第二人生 白翼的魔王天使 (11\17 更新至第九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11-3 13:54:4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褚冥樣視角)  

太陽學長被審判學長抱著衝過來,審判學長的神情看起來…只有恐怖這個形容詞。審判學長輕柔的把太陽學長放下,對一旁幫忙的輔長說:「他…還在嗎?」

  輔長露出疑惑的表情,畢竟沒人會這麼問。輔長看審判學長的臉色很差,也沒再多問,到太陽學長旁,將手放在學長的胸口上,法陣在太陽學長身上發光,但下一秒卻變成黑色,碎裂開來。輔長露出驚訝的目光,沉著臉問:

   「小天使被什麼法術打到?」

   「…死亡法術」審判學長用著零下一百度的聲音說

   「…我很抱歉,他…已經回到創世神的懷抱了」輔長的神情很哀傷,頃刻間附近一滴聲音也沒有,只剩鬼門運轉的聲音。

   「真的救不回來嗎?」一旁的暴風學抱著一絲絲的希望問。

   「就算是族長來,也真的救不了,用代價也沒辦法。」輔長用著絕望的口氣對堅石學長說,後者卻仍固執地要找黑山君尋回太陽學長。

    望著架住堅石學長的綠葉學長和一大群勸學長回來的混亂情景。為甚麼救不回來,不是還有復活術嗎?當初伊多快死時也不是救回來了,要血我相信就算戰靈天使沒來,光是審判學長,也會免費直接送出一大罐吧?

    「因為是死亡法術,才救不回來。這種法術很惡毒,施術者將純粹的惡意加上犧牲者的死亡氣息混合而成,被施術者一定會死亡,好在太陽他是光明種族的天使,還能回到創神身邊,不然一般會被染黑,成為鬼族。」看出我的表情的夏碎學長哀痛的說,所以……太陽學長是真的死了、不會再回來和學長打架、拆教室,也不會去我們的店裡吃超甜的藍莓點心,還有學長他們失去了一個重要的同伴了。

  審判學長低下頭,頭髮蓋住了眼睛,看不到表情,但我從旅途回來後,能直接從對方的氣流讀出情緒。但審判學長給我的感覺卻是詭異無比的冷靜,其他學長和光明騎士社的成員也一樣,他們該不會要自殺陪太陽學長吧!?

  審判學長抬起頭,眼中的王紋瞬間湧出,真的是湧出,擴散到他的臉上形成一種另類的刺青,接著他的魔族型態露出。散發出跟他老爸一樣的力流,把他真正的魔族的本性-殺戳全部露出。

「…既然他把太陽殺了,那麼我們就幫太陽報仇讓他下地獄。」冷冷的一句話成為觸發點,學長一干人殺出全力開打,原本像是胸有成竹的斗篷男,也露出吃驚的神色。大概是沒想到殺了太陽學長後,竟然還有更強的在後頭撐腰,再加上憤怒的戰靈天使將軍們,他大概插翅也難飛了。

  不看那邊充滿馬賽克的情景,我看向被安因放在結界裡的太陽學長,閉著眼睛,就像睡著一樣,型態和平常一般優雅無比,不知道的人還可能會想親下去(可能瞬間就被其他學長虐死),我想學長再怎麼神機妙算,也不知道這一睡魔族學長就大開殺戒,把那可憐的施術者殺了吧…

  走到結界裡,我知道妖師的力量無法救回失去的生命,但我可以給予祝福,祝福他在創世神那邊可以吃到他最愛的藍莓點心,想到這裡我又忍不住鼻酸。我抹了抹眼淚,我要開口時,卻發現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太陽學長的胸口有起伏!

  怎麼可能!就連輔長也說了,被這法術打中是不可能復活的,難道太陽學長迴光返照,跑回來講遺言,叫審判學長打用力一點?

  雖然這樣想,但我還是覺得怪怪的,為甚麼學長的身上有一絲絲的黑暗,還是那種比烏鷺還純粹的黑暗?

「輔長,太陽學長還有呼吸!」不管了,反正先把人救回比較重要

「怎麼可能!你沒看錯嗎?」輔長半信半疑的的說,但還是帶著九瀾跑過來。

「真的還有呼吸,快送去總部,不然被那群人知道我們錯失良機,下一個被滅的就是我們醫療班啊!」輔長嚷嚷的說,看向已經被打的四分之一殘的斗篷男,和附近幾乎全滅的鬼族與支零破碎的倒楣魔獸。

  「還有…誰要去跟他們說,太陽殿下已經從創世神那邊回來了?」有人提出了疑問。

  四周靜悄悄,沒人敢去通知已經暴走的魔族皇子和殺紅眼的天使將軍們。


-------------------------------------------------------------------------------------------

  恩,怎麼感覺論壇的人越來越少人,是我的錯覺嗎?

  最近好無聊,使者那邊已經沒靈感了,只好瘋狂的打白翼...整寢都是我的打字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3 15:45:47 | 顯示全部樓層
楓嵐竹 發表於 2019-11-3 13:54
第三章
   (褚冥樣視角)  

可能是最近大家都在忙吧,不過人真的變很少.....

如果有人要去通知那邊的暴走族的話,我勸先去保個保險會比較好喔

下一回,太陽復活,但是以魔王之身復活對吧?

哈哈哈,我就說,太陽可是打不死的小強,怎麼可能會死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3 16:04:2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我猛然張開眼睛,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床單與藥物的氣息,證明我人正在醫療班。

  我坐起身,回想著剛剛與光明神的交易。光明神很好心的從渾沌神那邊借了三隻巫妖,當我的幫手。扮神把他們裝在一個容器哩,要自己找出來。

  感受著體內微乎其微的黑暗力量,此時這些力量只會藏在我體內,直到我實行魔王的職責時才會融入我的力量中,所以現在應該沒人感受的到我身上的黑暗氣息。我苦笑的想等會要怎麼跟審判交代清楚,畢竟我中的可是死亡法術,除了神以外都無法再次復活…雖然我是真的跟神交易才回來,但我相信如果我和審判說我回來的代價是在做一次魔王,我一定會在死一次或永遠被關進禁閉室別想出來了。

  在我苦惱的想找出不會讓審判殺了我的理由時,門打開了。琳婗西娜雅、九瀾和提爾走進來。

  琳婗西娜雅挑起眉說:「這麼快就醒了,還以為你不會再醒來了。你要不要解釋一下為何你能復活?提爾說過他確定你已經死了,你又是怎麼醒過來的」

  「……交易」和神交易

  「?,跟誰」提爾好奇的問

  「不能說」說了我一定會被殺

  「…好吧,現在你身體已經沒問題了,只剩被魔獸抓的傷。但還是要留在醫療班觀察,畢竟沒人從死亡法術下存活的,我們不知道副作用是甚麼,敢偷跑我就請你那魔族兄弟負責監視你。」

  說完威脅的話,琳婗西娜雅就出去。隨後門被粗魯的打開。

  「太陽!」老媽綠葉帶著眼淚衝過來,抓著我看我哪裡還有傷口。

  「…解釋」超級重低音在我耳邊響起,看來審判真的生氣了。

  「我真的不知道那裏會有人來殺我,不過那人呢?」我滴著冷汗回答著魔障為守護的某魔族。

  「剁了。」審判輕描淡寫的帶過一句話…假如我死前沒幻覺的話,那人好像是高階的黑暗術師吧?你還真的砍的倒他啊?

  「別想轉移話題,你中的可不是普通的法術,是死亡法術!目前無人存活,你又做了什麼事情?」暴風懷疑的說。

  「而且十之八九是很危險的事情,老實說出來。」大地懶懶地說。

  「…你們不高興我回來嗎?」我面無表情地問。

  「不是的太陽,我們只是…」綠葉緊張的說,深怕我真的下一秒就直接暴斃回去見創世神。其他人也從原本的慵懶變成警戒模式。

  「那不要問,有些事情我不能講太多。」我對著聽到我的回答,開始皺眉頭的審判說。

   我還沒準備好,等到時機到了,我會再和你們說清楚的,但願不是在我離開之時…

***
       
幾天後我就從醫療班回家休養,想當然我被十一位老媽勒令待在家,而且審判八成在我房門放下了空間法術,一被觸發我就會被傳送到禁閉室,永遠別想出來了。

  但審判好像沒想到一點,就是我不用出房門就可以開傳送陣出去,看來這次我在他們面前去見光明神讓他們心生恐懼吧,不然怎麼會犯下這種錯誤呢?

  不過現在我還不想出去,因為我還沒回答審判的問題,他們一定會窮追不捨的追問,而且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問題-他們打從心裡不讓我出門,那我要怎麼找巫妖?她們是很好的幫手,能用很多我不知道的法術。畢竟這世我只有一人,總不能叫這世身為幻獸的亞戴爾和我去吸收黑暗吧?我也沒興趣看到亞戴爾整天成天崩地裂的表情過著遊魂般生活。

  沒錯,就是吸收黑暗。這世的魔王消耗方式和前世不同的其中一點,就是魔王身上一定要有光屬性,因為吸收黑暗後會將光揉合一起,變成一股奇妙的平衡力量。但等我們吸收到世界平衡之時,軀體會因為承受不住這股力量而爆裂開,下場大概是魂飛魄散。

  不過光明神和我保證,只要我在這段時間情緒不要突然起伏太大,而且千萬不能流淚,因為流淚力量會失控,靈魂會碎的更散。如果以上都能堅持住的話,祂有辦法把我的靈魂帶回休養,等到審判他們死後,我的靈魂也休息夠了就一起到下一世再過一次的人生。

  不過…審判如果知道我這次回來做完魔王後就就回光明神身邊,該不會做出什麼事吧?光是我中死亡法術後就直接把人給滅了,這次該不會就帶著一干人殺來我這吧?我可不想幫守世界創下最多人自殺紀錄,聽起來多丟臉

  為了不讓審判擾我死後的安息,我把剩下的時間花在鑽研防自殺和防自殘的高級術法上。

  晚餐時,綠葉和寒冰煮了一大桌的菜,全部都是補身體的。我看著在廚房裡打仗的一群人嘴角抽蓄,我只是死又復活,有必要做的這麼誇張嗎?看著很歡樂幫忙加入藥膳食品的某藍袍,我突然發覺我對他們來說真的很重要,只要我離開了,他們就會像弄丟船舵的船艦,失去方向感。

  「既然知道你很重要,那請下次不要在這樣嚇我們,我們對你來講是親人,我們對你也是,即使我們都有各自的家人,但你在我們心中還是一位血濃於水的兄弟。」不知何時坐在我旁邊的暴風輕輕地對我說,我回過神來看見應該在煮飯的一群人全都在我們周圍。

  「對啊,太陽你很重要,如果你又死了,我就沒有人用閃電電我了」刃金認真地看著我,說著讓人誤會的話。

  「即使你強的像神,但我們也不輸給一般人的。」烈火大聲說著

  「被太陽魔鬼訓練後,誰還是普通人?」有人吐槽烈火。

  我看著前世的工作夥伴,他們的眼神堅定無比。他們有需要時我一定會拚上命來保護他們。但當我有難時,他們也會用同樣的態度幫助我,因為我們是兄弟。   

  一旁的副隊長們也是一樣,不然怎麼會從前是拚死拚活的跟過來?

「……菜燒焦了喔」這群人八成只記得要叫我不要一直去見光明神,忘了他們還在煮菜吧。

  聽著慌張衝進廚房的腳步聲,我感覺心暖暖的。但很快就冷卻了。

  「……抱歉……」我用著微乎其微的聲音說著。對不起,我已經跟神交易所換取最後和你們在一起的時光,我終究會離開你們,我也不願意。但為了你們以後的生活,我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日大放送,一次兩個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3 16:15:3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9-11-3 15:45
可能是最近大家都在忙吧,不過人真的變很少.....

如果有人要去通知那邊的暴走族的話,我勸先去保個保險 ...

  保保險可能沒用,寫遺書可能比較實在…(被空間法術絞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3 20:59:49 | 顯示全部樓層
格里西亞真是辛苦你了,又再一次當魔王了。

除了準備魔王的準備,還要防他們自殺的準備。

然後…

格里西亞你要如何跟你親長大人說,還有將軍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3 23:1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楓嵐竹 發表於 2019-11-3 13:54
第三章
   (褚冥樣視角)  

格里西亞你是不是忘了
你家親長大人和魔皇實力相當是可以殺到光明神那的
P.S.那就等哪天想到再去那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4 16:52:28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
看完有些疑問
嗯,就是這是哪個時間點的故事啊?
後面太陽復活時將軍們呢?加利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4 17:02:52 | 顯示全部樓層
月光與夜 發表於 2019-11-4 16:52
新讀者
看完有些疑問
嗯,就是這是哪個時間點的故事啊?

  …好犀利的問題,竹也不知道欸…
  然後第二個問題是在問什麼?竹的邏輯不太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4 21:23:18 | 顯示全部樓層
楓嵐竹 發表於 2019-11-3 16:04
第四章
  我猛然張開眼睛,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床單與藥物的氣息,證明我人正在醫療班。

喔喔喔~~大大你好棒喔,更文文(拍手

恩,太陽陷入了被眾人盯死死狀態了,也同時有隨時被爆體而亡的可能,太陽....(拍肩

我不說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5 16:54:27 | 顯示全部樓層
嗯就是太陽復活了,為啥將軍將軍沒有出現?
比如卡汀茲將軍

點評

其他將軍都去審問(虐殺)那位倒霉的斗篷男了  發表於 2019-11-5 18: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