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楓嵐竹

[同人文] 特傳X第二 白翼的魔王天使 第一部完結 (4\1更新至番外六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3-26 17:31:45 | 顯示全部樓層
竹,你打算更文了嗎?
等好久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7 07:39:24 | 顯示全部樓層
竹何時更文~(也過來催/鬧

這禮拜記得更文,如果沒更的話~哼哼~(慢慢拿起貓爪子+危笑

點評

你先更再說  發表於 2020-3-27 20:0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作者大大,這篇粉好看捏
我想要看後續!!!!!
我想知道西亞和樣樣的後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技藝競賽 開幕

「衡姊姊!你醒了嗎?」

一早傳來的叫喚聲將我吵醒,慢慢從被窩裡爬出來打開窗戶,看到了自家神使在門口叫喚著。

「…你們一早就跑來幹嘛?」打了一個哈欠,「算了,自己進來門沒鎖,茶在廚房要泡自己泡。」將窗戶關上,將自己梳洗完畢後換上制服,把頭髮整理好開了房門走到飯廳。

一行人已經跪坐在榻榻米或坐墊上,桌上擺著新鮮的麵包和一大壺牛奶,但完全沒人吃早餐,都在滑著手機看自己的資料。

「大人來了啊?那大家可以開動了。」發現到我的夜將手機收起,拿出碟子發到所有人的面前。

「你們怎麼跑來了?」將麵包塞入口中,問著不請自來的神使們。

「我們想知道這次的競賽裏要出多少力。」愛麗絲回應著,「畢竟還是會有『人』對我們不爽。」

「以不介入的方式。」為自己倒了一杯牛奶,慢慢地喝著。

「好。」所有人都知道這句話的意思。

不介入,不以神使或神的力量,不給人發覺我們的真實實力,不介入所有戰爭,不介入種族的私怨,僅以切磋的方式、大賽規定的方法來玩。

畢竟,被有心人發現是很麻煩的,時間告密者也是棘手的人物,我一點也不想回神界說明我在守世界幹嘛。

「你們都準備好了嗎?」攪拌著碗裡的濃湯我漫不經心地問。

「恩,除了葉用原本的幻武兵器外,我和等陽都有自己的武器。」愛麗絲回應著,「另外所有的選手名單我都查到了,大人您要過目嗎?」

「等等給我看。葉,等等開幕典禮我要幹嘛?」我問據說前世參加過技藝競賽的葉,後者則將一片麵包撥開並皺眉想一想,說:

「就…聽廢話、做光合作用,不過隊長要到前台宣示一些東西,然後主持人應該就會講解遊戲規則。阿,好像要抽籤的樣子。」葉有些不確定的說,專心回想的他已經把麵包都扳成屑屑都不知道。

「怎麼感覺你好像很不確定的樣子。」愛麗絲拿一個麵包偷偷塞進葉的手心裡,沒發現的葉繼續將麵包撕碎,桌上已經出現了「麵包粉山」了。

「我前世就只是預備人員而已…之後是被強迫拉上去的,我也只有打兩場。」也有些哀怨的說,然後往桌上看才驚覺自己已經沒麵包吃了。

「那這次就全給你打好了,來彌補前世沒打到的遺憾吧!」愛麗絲不懷好意地說,「反正大家都知道你是藍袍,應該就會比較鬆懈的對付。」

「…別忘了我還是有黑袍資格的,還有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很弱。」葉死目的說。

「你不是把黑袍退掉了嗎?」等陽收起碗筷,並疑惑的說。

「恩。沒辦法,工作量太多我有點吃不消。」聳聳肩,葉看向時鐘,「時間差不多了,大人你快準備吧,接下來交給我們就好。」       

「好,記得將所有東西都歸位,等等就出發。」

***
  
「還真的是光合作用呢。」站在前面的大人用綠色藤蔓將一頭白色長髮綁成馬尾,小聲咕噥著。

「哀,他們要講多久啊?」愛麗絲站在等陽後面微低身讓高大的男友擋去酷熱的陽光,雖然我們都是植物,但彼岸花本來就不做光合作用,況且冥界哪來陽光?

「應該快好了…阿,鏡董事上台就代表要宣示了。」看到穿著華麗服飾的董事,我有些開心的說。

鏡董事也不多話,說一些感謝各校的到來和觀眾的支持後就離場。

「隊長宣示。」 主持人說出了今天的重點,大人一邊小聲抱怨一邊走到前面宣示。

「各校的代表都央東西和信物拿好了對吧?」主持人語氣高昂的說,一旁的觀眾也捧場的歡呼。

「那麼正式宣布-技藝競賽正式開始!」

***

「那個主持人廢話真的很多。」一到休息室,大人馬上抱怨著,原本綁在頭上的藤蔓髮飾悄悄地開出了一朵紅色的花苞,稱著大人精緻的臉龐,等等直接讓大人下場將對手來個「美人計」好了,連打都不用打!

「等等葉你下場。」回過神來我才發現大人正帶著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看著我時,我才驚覺我一直盯著大人的臉,讓大人感到不爽…

「…是…」除了答應以外,我還有甚麼選擇?

在主持人高昂的聲音和觀眾的歡呼聲中,我欲哭無淚的走到比賽場地,對面學院也早就派人出場,正不耐煩地看著我。
  
「好了,Atlanis的選手也就緒了,那麼就來公布這次競賽第一個項目吧!」主持人-麗娜大聲地說,並彈指拿出一張紙,「第一個項目是---情報大作戰!」

接著,我和對面的選手拿到了一張紙,我手上的紙寫著『彼岸花』,對面的也皺眉看著手上的紙,然後用陰沉的目光看著我。

「相信選手們都拿到情報紙了吧?競賽的方式是在對方不死亡的前提下,將對方紙上的情報大聲朗誦出來,不過禁止使用透視法來取得,違反者將失去此比賽資格喔!」

這局應該要讓大人來比啊!讓她用美人計我們就直接贏定了,大人啊…

「看起來大家都準備好了,那我們就準備開始吧!三…二…一…比賽開始!」

場地瞬間瀰漫著些陰氣,四周還出現了些謎樣的墓碑。

「此場地是由雷瑟殿下幫忙所切割出來的-法納溝斯墓園!目前是守世界已知最靠近冥界的地點,每年出產出來的殭屍及骷髏都是當地的特色及名產,不過因為考慮到名產們可能會被各位嚇到,所以他們都躲起來了,有空大家可以去看看,還可以拍照喔!」

…現場觀光導覽是不是?現在在比賽耶!而且殭屍和骷髏不是會吃人嗎?還名產哩,要是我早就尖叫逃跑了!

突然彎腰閃過直劈而來的刀子,「喂!不是說已不殺人為前提嗎?」跳到墓碑上,我看著手拿幻武的對手說,並觀察四周尋找可躲藏的地點。

「讓你失血過多昏過去在你放血放到死之前拿到你那張紙不就好了嗎?」對手還用不屑的眼神看著我,「不過念在你只是個藍袍的份上,我就大發慈悲地讓你一馬。」

我有些不高興地看著他,手上的爆符也悄悄地化出許久未用的手術刀。

「將你手上的紙乖乖交出來,我就讓你毫髮無傷地離開。」對方輕甩幻武,手上的刀鋒閃著冷光,對手臉上都是濃濃的鄙視,讓我真的不爽了。

「呵,」將剛化出來的手術刀捏碎,我想到了一個可以好好整治這個無禮之徒的方法,「你確定藍袍都是些廢物嗎?」

不等對方回應,我猛然揮了一下手,濃霧以我為中心散了出來,將整個場地壟罩在霧裡面。

「喔~暗之夜選手招來了一陣濃霧,附贈一事:當地的濃霧也是一個特產呦~」很閒的聲音從場外傳進來,一聽就知道是那個愛碎嘴的主持人…

「哼,你以為躲在霧裡面我就沒辦法殺你嗎?」感到不屑的對手在濃霧中魯莽的亂闖,我彎起了沒溫度的笑意坐在他後面的墓碑上,手中纏繞著以濃霧所編出來的繩子,慢慢的誘導那個沒戒心的傢伙進入我所編出來的陷阱。

「阿對了,在法納溝斯裡的濃霧具有很強大的黑暗力量及靈性的自然產物,力量不足的人千萬不要去送死喔!不過據情報所知,暗之夜選手屬於花妖精一族,能控制濃霧的話代表著它擁有讓當地濃霧所臣服的力量或特質,個人認為是暗之夜選手溫和如水的特質讓當地的濃霧所喜愛,所以要追求暗之夜選手的人要加把勁!」…怎麼覺得這次的主持人有點多話?而且為何會提到追求者?我明明只是路人甲一枚,找大人不是比較好嗎?還有,為何你能從一小件事情看出這些詭異的情報?

我一臉黑線的看著場外,但因為濃霧壟罩在整個墓園,外人無法看見我正對主持人翻了白眼。

「怎…怎麼回事…」一陣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我將注意力轉回墓園拉緊繩子。

呵,遊戲開始…

***

「夜要做什麼啊?搞的神秘兮兮的。」無聊坐在選手休息室欄杆上的愛麗絲玩著一朵紅色小花,一邊好奇問道。

「看來那人已經惹夜生氣瞜~」我也坐在另一旁的欄杆上,興致勃勃的看著已經被濃霧壟照的比賽場地。

「诶?」過來串門子的第二代表隊也納悶地探頭去看場地。

「哎呀呀,竟然找人幫忙了…哇屋!竟然找這個人…夜真的痛下殺手了呢!」我愉悅地看著其他人看不到的精采片段。

「恩,暗之夜選手招來的大霧讓我們完全看不進裡面,時間已經過了五分鐘了,他們發生了…」坐在燈柱上的主持人看著比賽場地,原本要說的話被一小段歌謠打斷了。

「內心的執著,茫然的孤獨。醜陋的面容,溫暖的內心,裂開的嘴是與生俱來的詛咒,在一句句的刀語中,紅色的心被染黑,血紅的花散在土壤,歌謠喚醒沉睡的孩子。記憶的洪流,轉移!」

一陣清脆的男聲輕唱著有些詭異的歌曲,但飄散在空中的霧氣卻在下一秒轉為血紅,黏稠的血腥味逐漸蔓延開來,並帶來了一陣淒厲的尖叫。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翠鳥。』

一句話立刻解除了在場地上的濃霧,墓園已經被轉移至原本的地方,現場已經變成最初的樣子。暗之夜站在場緣拿著不屬於他的紙慢慢踱步回休息室,原本的對手眼神空洞的跪坐在地上,但身上一點傷痕也沒有,看起來不像剛受到過一樣。

「呃…暗之夜選手達成比賽目標,說出了對手的情報紙,恭喜Atlantis第一代表隊獲勝!!」愣了一下的主持人回過神來大聲的報告著,所有觀眾也歡呼了起來。

「為了這種貨色你召了『她』過來?」我看著正往我們走來的夜,「等等要收拾善後喔。」

「放心,等等如果有突發狀況我會處理。」夜笑著說,並走向等陽說了些悄悄話,然後等陽愣了一下,和夜轉過身偷偷摸摸的不知在做什麼。

在一旁待命的藍袍衝上比賽場地準備將失神的選手帶回緊急醫療區時,才剛靠近那名選手,他就大聲哭喊:

「不要靠近我!不要…不要…嗚嗚嗚…走開啊啊啊啊啊!!!」失神的人突然抓住自己的臉,然後在所有觀眾面前大力的將自己嘴巴給扯開,瞬間變成裂至耳際的恐怖大嘴,他慢慢站起來垂著頭低笑,然後頭抬起猛然抓住嚇呆的藍袍問道:

「…呵呵呵…我美不美啊?不可以說謊喔……不然我就…」帶著豔麗的微笑,但滿臉鮮血的選手露出藏在嘴裡的尖牙,問著被自己抓在手心的藍袍。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過顯然,藍袍的答案讓已經發瘋的人認為不符合自己的答案。

「討厭…怎麼每個見到的人都這樣?討厭…我討厭…你…」毫無預兆的,發瘋的選手用詭異的臂力將藍袍甩上空中,然後一口準備咬下…

「夠了。」一把抓住藍袍的後領,夜輕鬆地展開自己的翅膀從上俯瞰著發瘋的選手。

四周都發出的驚嘆聲,夜的翅膀是大家的一次見,但反射陽光的鱗粉在場中央慢慢灑落,像下雪般輕飄飄的落下,觸地後就消影無蹤。

「呵呵…怎麼來了一個人?不過沒關係…你覺得我美不美?」呢喃的說著,但他的目光仍死盯著正飛在空中的夜。

「我覺得你該休息了。」完全不理會正發狂的選手,夜將藍袍丟向醫療處然後一記手刀劈在倒楣鬼身上,後者只輕哼一聲就軟綿綿的倒下。

在沒人看見時,夜將一朵黃色小花塞入選手的口中。

「漾漾!你沒受傷吧?」當夜走回來時,擔心他的喵喵衝上前來關心著夜。

「沒事啦,我只是有點累而已。」夜接過等陽送上來的水,大口大口地喝著。

「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千冬歲疑惑的問,我則是悠閒地翻開剛剛看到一半的書籍,一邊不自覺撫摸著掛在頸上的幻武。

「恩…你們應該知道我有在冥界待一陣子吧?我當時聽了很多故事,有些是真實的但有些是虛假的,不過我倒是聽到了一個有點悲慘的故事。」將水杯放下,夜的眼裡出現了些悲傷。「有聽過裂嘴女嗎?」

「有,在日本很有名。」以前就住在日本的千冬歲立刻回答,「據說是一個嘴巴裂至耳際的妖怪,每逢遇人必定會問:我美不美。然後得不到自己要的答案就將人殺死吃掉,然後在找下一個目標…該不會…」

「恩,我召過來的就是裂嘴女,但跟你的版本有些不同。」夜輕嘆了口氣,「裂嘴女以前有個先天性缺陷,嘴巴比一般人還大。但因為與眾不同而被人嘲笑、捉弄及厭惡,但她卻一直默默忍受,直到…一個男人出現。」

「那男人跟她說他能幫女孩救治這張嘴,條件是將她身上的家產來交換,女孩答應了,但經過無數次的手術後女孩發現自己的嘴巴越來越大、越裂越開,女孩質問著男人,但男人說這是一個過程,不必擔心。」

「有一天,男人和他的助手們都不見了,女孩的家產也被一掃而空時她才發覺自己被騙了,痛苦的她發瘋似的到處亂晃直到死亡,但她的靈魂卻一直徘徊在陰間不斷尋找騙自己的男人。之後我剛好遇到她在她的請求上我消除了她的記憶,不果因為這樣我也擁有她完整的記憶。」

「所以…你當時將裂嘴女的記憶塞進那個選手的體內?」夏碎問道。

「對,不過我也不知道為何會引起他這麼大的反應…」

「因為他是那男人的後代。」我將書本闔上,手指輕輕地在空中揮了幾下畫出裂嘴女的臉龐,然後在轉出那個男人經驚恐的表情。「血緣越親近,反應就越大。那選手也算倒楣剛好是後代,記憶在他身上會引起他莫名及大的恐慌。不過贏了就好,下一場誰要打?」

「是我們,等等見瞜~」站起身,詩織推開選手休息室的門招呼著同伴。

「恩,等等見。」夜揮了揮手,拿出一個點心籃把裡面的東西擺到桌上,準備補充體力。

…叮鈴鈴

若有若無的鈴聲輕輕響起。

下一場比賽,即將開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恩,
裂嘴女的傳說其實是竹自己改編一本小說的版本,所以和最初的傳說不一樣喔。

還有...竹只是一個禮拜沒更而已...

更文的話大概就是一星期或兩星期或三星期又或者一個月會更,時間相當不穩~

其實要看竹有沒有卡文,順利的話就很快更,不順利的話就會拖很久喔~

那我們下次見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20-3-15 13:10
確實看到很有趣的又很熟悉的東西。

指著一旁黑色垃圾袋,禮物。

禮物?你說貓骨茶嗎?(拿茶壺,拿剁刀

不知道有人會不會覺得黑色垃圾袋聞起來很像昆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月光與夜 發表於 2020-3-26 17:31
竹,你打算更文了嗎?
等好久了

诶?很久嗎?
抱歉抱歉讓你久等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20-3-27 07:39
竹何時更文~(也過來催/鬧

這禮拜記得更文,如果沒更的話~哼哼~(慢慢拿起貓爪子+危笑 ...

(看也不看反手將貓爪子折斷,順便將指甲整個拔出來

不更文的催文,你好意思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冥默曦 發表於 2020-3-28 16:23
作者大大,這篇粉好看捏
我想要看後續!!!!!
我想知道西亞和樣樣的後續~~

喔~
有新面孔耶!
後續會有些精彩...吧?
竹也不確定了,
謝謝你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楓嵐竹 發表於 2020-3-29 12:55
禮物?你說貓骨茶嗎?(拿茶壺,拿剁刀

不知道有人會不會覺得黑色垃圾袋聞起來很像昆布? ...

.......竹你這傢伙
欠扁,黑色垃圾袋可是我想出來的(哼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楓嵐竹 發表於 2020-3-29 12:57
(看也不看反手將貓爪子折斷,順便將指甲整個拔出來

不更文的催文,你好意思啊? ...

....欸!很痛耶!
為何要拔我的指甲


我考完再更,也不遲呀(又沒人催

點評

你確定沒有人催嗎(準備柴火)  發表於 6 天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