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曼沙陀羅

[同人文] 特傳×第二 如果 2/24更至17.+最新一集閱後心得(微)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1-1-26 16:37:34 | 顯示全部樓層
16.

那個少年乍一眼看過去,就真的只是個極其普通的少年。他有著黑色的頭髮和眼睛,長相是標準的亞洲人,既沒有特別突出的地方,也沒有特別不能見人的地方,就真的只是個丟到人群

中都會淹沒其中的少年。

然後我「看」到了他身上淡淡的力流。

「格里西亞,他身上似乎有某種力流。」審判在我耳邊低聲道。

「我知道。」早在烈火出聲時我就將感知放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黑色力流纏繞在他身上,而且不知為何還參雜了一些其他的力量。

「應該就只是個還不會控制力量的小孩…米可蕥,走了喔。」烈火對其失去興趣,轉頭招呼女孩走人。

就在我們往前走了兩步後,我發現我哥並沒有跟上,我回過頭,發現我哥一動也不動的死盯著那名男孩。

「哥?」我疑惑,他在做甚麼?那個男孩有什麼特別的嗎?

「來了。」我哥回過頭,唇角勾勒出一抹愉悅的微笑,心情極好的向我走來。

「哥?怎麼了?心情突然變得那麼好。」怪恐怖的。

「嗯?嗯,也算是了卻我的一番心願吧…況且…」我哥給了我一個好向在雞同鴨講的答案,而且故作神秘的把接下來的話吞了下去。

「蛤?到底發生了什……!」

「呀!」突兀的,一聲短促的尖叫伴隨著紙箱頃落的聲音,插進了我們之間的對話。

是那個少年。

「!?」只見環繞在少年身上的力流稍稍不穩,原本怎麼看都不會落下的紙箱瞬間頃落,滿地的餅乾盒子將少年給淹沒了。

我一楞,抬頭一看,只見原本穩固的飲料架也開始搖搖欲墜,我馬上喊住前頭的夥伴們「審判、暴風!救人!」

雖然不明所以,但服從命令已成本能似的,兩人快速的將男孩拉了起來,就在拉起來的那一瞬間,飲料架轟然倒地,上頭的飲料箱子頃洩而出,然後猛然間,我聽到了一聲極輕的呢喃。

「會被打到呢。」

诶?

霎那間,本該躲過一劫的少年周遭力流再起波動,只見一瓶汽水迫不及待地從紙箱中彈出,先是撞上地板,而後爆發出了身為一瓶汽水它不該有的彈跳力,狠狠地撞上了少年的臉。

「哇?!」少年被汽水瓶給砸的痛呼,而這時,一個年輕的婦人從旁邊衝了過來。

「漾漾!」

婦人連忙檢查少年身上有沒有其他傷,而男孩也任由婦人檢查,一句也不吭。

如果剛剛審判他們沒有出手的話,就憑剛剛那堆烙下的飲料箱,足以令少年住院好幾周了。

而在經歷那種危急關頭,少年沒有像一般人一樣大吵大鬧,而是極為成熟的安撫婦人不安穩的情緒。

「謝謝你們!如果沒有你們的話,漾漾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婦人後怕的道。

「沒事,舉手之勞。」審判不甚在意,卻對我投以疑惑的視線。

(我就是覺得它會倒,不要問我為甚麼)我用感知傳話道。

「老媽,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少年低低的問。

「如果你沒有大礙的話,等買完東西,陪你伯母吃個飯就可以回家了。」婦人一邊檢查除了臉上其他地方還有沒有傷,一邊回答。

而一聽到這句話,少年的臉色馬上拉了下來。

「可是我的衰運到時候一定又會發生意外。」少年低聲說「到時候伯母她又會…」

「呸呸呸!小孩子少胡說八道,這世界上哪來那麼多的霉運!哪來那麼多的意外好發生!」婦人打斷少年,臉上帶著不贊同的表情。

「…明明就有。」他回望著地上那堆紙箱,摀著發疼的臉,表情陰暗。

而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隨著他的說法,他周遭的力流也開始跟著變暗。

我哥盯著他好一會兒,突然之間笑了出來。

「噗哈哈哈-」他笑了好一會兒,才停了下來,語帶笑意。

「你啊,就是想太多了。對吧?西亞。」

「嗯。」我點點頭「一直說會發生壞事的話,壞事真的會發生。」

「可是,就算我不說…」少年語帶沮喪「壞事也還是會發生。」

「那就少說一點,即使只有一點,少發生一點是一點,對吧?」

「嗚…」

「不,所以說,就是你們想的太複雜了啊,最主要的根本原因是你想太多了。」我哥嘖嘖搖頭。

「我想太多?」少年疑惑。

「簡單點說,就是腦補過度啦。」我哥撿起地上的一包餅乾,笑笑地說出感覺很像惡作劇的話。

「…啊?」

最後我們也沒有再對他多說神,臨告別前,我對他說到「願你有個愉快的一天。」

「真難得會看到你和外人那麼多話。」等到我們走遠了,暴風才略帶好奇的問我。

「那個少年的力流很奇怪,他無法控制也就算了,還會隨著她的話語顏色加深,所以我有點好奇。」

「有嗎?就只是個能力者吧?原世界有很多這樣的能力者喔。」烈火無所謂的道。

「是這樣嗎?」我挑了挑眉。

「原世界在歷史背後一直也在和守世界做交流,更別說在世界分列前,二者是合為一體的。所以原世界有很多能力者很正常,雖然他們大多不知道自己有能力,你們幾個廣義上來說也是

被劃分在這塊的喔。」我哥一邊挑選優格一邊道。

「嗯嗯,冥哥說的沒錯,而且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們以後大概可以再碰到他,他身上的力量感很明顯,很有可能會被引導到異能學院。」烈火興高采烈的說,嗯,因為我哥給他買了

個…戰鬥陀螺?!

烈火,你能不能在幼稚一點。

但我也有點想玩,幹。

「被誰引導?」我皺眉,絲毫看不出來我對烈火的羨慕忌妒。

「被名為命運的東西?」烈火露出一個奇妙的笑「至少我家老爹總是這麼說的。」

命運?

那是我在這世上最不想信,但又不得不承認其存在的東西。

玄之又玄,令人輾復輾轉,想之又想,卻百思不得其解的東西。

真要說,我們能夠相遇,或許也是因為命運的引導吧。

「算了,那種事怎麼樣也無所謂,快點把東西買一買回家吧。」我搧了搧手。

不論是神明的操縱也好,命運的引導也罷,我都決定要笑著過完這一次的人生了。

但是命運這東西就是個操蛋的玩意兒。

它可能是人為,可能是無數的因果交織下所導致的必然結果。

它是莫非定律的代名詞。

它是無解的謎題。

何等甘美,何等醜惡。

每當我心灰意冷時,我總會想起來,我哥對著我笑的那天。

他說:

『西亞,別小看命運了。』









作者曰:

想不到吧-

話說,有人說漾漾是對於可以盡早插手這件事感到開心,嗯,算是半對吧。

他並不會插手太多喔,因為他現在還無法確定-(咳)

所以我才想把這篇改成沒有如果(開玩笑的

我覺得我說什麼都像在劇透。

謝謝你閱讀到這裡,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26 22:30:1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沙發!!!!期待再更文<( ̄︶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2-14 06:03:2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下次見!順便説一句新年快樂(∂ω∂)

點評

新年快樂!  發表於 6 天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17.

原本就略顯狹小的家,在因為米可蕥怎麼樣都不肯回家後就變得更擠了。

烈火一臉抱歉地向我說道「太陽,抱歉…」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堂妹,烈火也無法多說什麼。

「沒事。」我聳聳肩,無所謂的看著自動自發跑去幫忙洗碗的少女,少女正帶著甜甜的微笑回答著我哥的問題。

因為至今少女的行動都很識相,所以偶爾耍點無傷大雅的小性子也只會讓人感到可愛。

我覺得一定很多人會說我雙標。

我就雙標,略略略。

「對了太陽,你們明天有什麼打算?」隔壁正在向白雲學習中文的暴風問道。

真的好棒喔,已經把注音符號學完了。

我抹了一把並不存在的淚水,然後很正經地回答他。

「上學啊。」

要知道下禮拜五才結業式,這禮拜要期末考。

如果我敢翹課,前些日子的慘痛經驗正在提醒著我恐怖的下場。

「需要我們做什麼嗎?」洗好碗的寒冰和米可蕥走了出來,我哥還在廚房裡不知道在做些甚麼。

「白雲有幫你們整理了這個世界的文字,先學一些我們國家的基本語言吧,雖然可能到了另一個世界會要在學另一個語言。」

不知道為甚麼,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身體的因素,我們幾乎不用特別學習就能聽得懂這個世界的語言,和旁邊的人不僅能對答如流,甚至我們也不需要費心在腦袋翻譯,只是我們原本世界

的語言我們也還是會講,像是從上輩子被我們帶過來一樣,一點遺忘也沒有。

但是文字又是另一回事了。

和語言不同,如果文字不學習的話,那就真的看不懂在寫些什麼了。我有點擔心,畢竟聽說中文和法文可是並列世界最難的兩個語種。

不過算了,反正我們很快就要去到另一個世界了,只要學會一些基礎的東西,能夠幫我跑腿就好了!

「不過米可蕥,我怎麼記得你明天也有課?」烈火皺起了眉頭。

「我有把換洗衣物和書包帶過來,明天可以直接從這邊去上學!」米可蕥乖乖地回答。

怪了,她早上有帶那麼多行李嗎?難道放在四次元空間?

「你有跟家人報備嗎?」寒冰皺眉。

「有的,我有跟媽媽說。」米可蕥乖乖回答道。

「那你今晚就跟我睡吧。」烈火無奈,自己的堂妹,含淚也得寵完。

話說明明特地買了新床墊,但是大家卻都還是擠在同一間房間-也就是我的房間。

雖然很擠,不過算了,畢竟寒冰他們大概還是很沒有安全感吧。

而且偶爾和大家擠在一塊睡,是一種很新鮮的體驗。

「那,大家晚安。」我打著哈欠說道。

就這樣,我們陷入了安眠。

「雷瑟.審判…」我咬牙切齒的一邊疆培根丟下鍋,一邊用惡狠狠的眼神剜著審判。

「抱歉…」審判一臉愧疚,一邊幫我處理三明治的材料。

「好香的味道~」就在我還想繼續罵下去時,跟昨天一樣,已經有人聞香摸到廚房了。

「米可蕥,去梳洗一下,然後就可以吃早餐囉。」我頭也不回地對小女孩說道。

「好~」米可蕥應答著,也正好,三明治的準備告一段落。

「太陽,你其實是在轉世的時候撞到頭了吧。」暴風看著堆成小山的三明治,很認真的問。

「親愛的暴風兄弟,你那麼想念光明神他老人家嗎?」我微笑。

「不,什麼事也沒有。」暴風乖乖閉嘴。

「審判白雲,快點,要不然會遲到。」我催促兩人,順便指使某人幫我倒牛奶。

「太陽你們等一下幾點出門?」烈火好奇的問。

「7:15。」我怨念的回答。

「好早!」烈火和米可蕥異口同聲。

「我們都8:00才打鐘。」烈火補充。

「沒辦法啊,我們7:30打鐘,要想不引人注目的話,走路至少要15分鐘。」我口齒不清的回答,完全拋棄「食不言」這項規矩。

「太陽,有需要我做什麼嗎?」寒冰問道。

不愧是寒冰,好賢慧!

「那就幫我把衣服洗一洗晾一晾。」我想了想「杯盤也記得洗就行。」

媽喔,我好懶。

我吞下嘴裡最後一口三明治,鄭重地對看家二人組說

「還有,天大地大我哥最大,他要做什麼你們就做什麼,知道嗎?」

被我的鄭重嚇到,兩人楞楞的點了點頭。

放學時,審判低聲對我說「太陽,你先回去吧,我要先回我之前住的地方搬東西。」

「嗯,你是要直接搬過來嗎?」我問。

「對。」

「那白雲呢?」我轉頭問活像個跟班小弟的白雲。

「我也要回去搬東西,快學期末了,大家也都在搬宿舍回家,所以不會很起眼。」白雲回答。

「需要我幫忙嗎?」我問身邊的兩人。

「不用,你還是先回家吧。」審判催促我,顯然是擔心看家二人組…當然,也有擔心他們拆家的可能。

「好,那我先回家了,你們吃晚飯之前會來吧?」分開前,我不放心地問。

「當然。」審判和白雲異口同聲。

「那就待會見。」

一回到家,我先用視線確認了一遍家裡是否安然無恙,順便問明我哥的去向。

「冥哥的話,剛剛出去了。」暴風回答,順便把烘乾的衣服搬進來。

「啊,我忘了你們不會用家電…」看到那堆衣服,我才恍然想起還沒教他們怎麼用家電。

「冥哥教我們用了,還順便教我們中文。」寒冰啃著巧克力餅乾說道。

寒冰想了想,又道「冥哥叫你去買菜。」

「正有此打算。」我沒好氣地說,把他們兩個聚在一起,手在他們兩個的頭頂一抹,結果我的才能果然沒被丟掉,試了一次就成功了。

感謝哥哥,我昨天因為已經預料到了這種情況所以央求我哥將這個法術教給我。

但是我哥猶豫了一下,還是指出了一個事實「其實你不學也沒什麼,現在很多人頭髮顏色都亂染,都有看過馬路上有一個染藍紫色頭髮的人了…」

對诶。

但是算了,因為我要去黃昏市場,那裏婆婆媽媽很多,他們兩個的髮色還是很顯眼。

待到整理好行裝,我就拉著他們兩個出門買菜,一路往黃昏市場前進。

「為甚麼不去昨天的市場?」看到我跑得比較遠,暴風不解地問。

「因為那邊的攤販只有晚上才會出來賣,相對的,這邊的市場因為只有下午才有,所以叫黃昏市場。」我抽空回答。

「太陽,這是什麼點心?」寒冰指著攤販擺在桌子上的點心問到。

「那是甜甜圈。」我回過頭,那是一個在賣甜甜圈和雙胞胎之類的炸物小攤。

「買一點回去吧,就算是你也不可能在沒吃過的情況下完整重現點心的味道吧。」

「好。」似乎已經開始想要研究這個世界的點心了,寒冰點點頭。

我想我哥也會很高興,畢竟他也喜歡吃甜點。

「太陽…」突然間,我聽到了暴風的呼喊。

「你們這裡的貓…有三顆頭和九條尾巴是正常的嗎?」他看著某個方向愣愣地問。

「蛤?當然是一顆頭一條尾巴才正常-」等等!

三頭九尾?

我轉過頭,果不其然發現了通體純黑的貓咪喵了一聲,似是打招呼,眼裡還蘊含了促狹的笑意。

他轉過身,又喵了一聲,根據我的理解,這是在叫我們過去。

「跟我來。」我吩咐二人,順便買了紅豆餅和冬瓜茶。

「太陽?」暴風他們疑惑。

「我跟那隻貓認識。」我簡短的回答。

「好久不見呀,小天使。」三頭貓好整以暇地輕舔著身上的毛,微笑道。

對喔,這傢伙早在一開始就叫我小天使了,我本以為是揶揄,但沒想到是他早就看出來了啊!

「好久不見,菖閣殿下。」我有禮貌的向三頭貓打招呼。

「這個請您吃,奶奶那時受您照顧了。」

這話是說真的。

那個時候,我看到他一直候在奶奶身邊,本以為是有害物體,正當我準備用勝光把他炸到天邊去時,我哥阻止了我,並告訴我菖閣殿下是死亡的使者,會把死者安詳的帶離這個世間。

聽到這話,我有一點點的心虛,這是能帶給奶奶安寧的人(?),我卻想炸飛人家…

果然貓不可貌相。

「太陽,這貓咪是…?」暴風一臉好奇地看著貓咪輪流用著三個頭喝冬瓜茶…三個頭但胃只有一個吧?

不解。

「這位是菖閣殿下,是死亡的使者,會陪伴再將死者身邊走完最後一程,並為死者驅離痛苦。」我為他們介紹。

而且是死者前往另一個世界的引路使。

他甚至是因為看我太難過,還特地在之後的某一天跑來告訴我,奶奶已經到了另一個世界,並且跟她的丈夫過得很好,要我放心。

理論上來說,他其實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但是他還是這樣做了,所以我很感謝他的這份心。

「嘛,畢竟那也是我的工作。」像是看穿了我在想什麼般,他聳了聳肩,但動作卻一點也不客氣,三顆頭輪流,很快就將紅豆餅啃食殆盡。

「哪哪,小天使,你似乎已經去過另一個世界了,如何?」

雖然有點驚訝他居然知道守世界的事情,但是看他早就知道我是天使的事,想想又不覺得驚訝。

「目前沒甚麼特別的感覺。」我老實的說,因為我目前也只待過醫療班,指窺探到了整個宏大的守世界的冰山一角。

「那那邊的妖精小朋友和精靈小朋友呢?」菖閣殿下轉向暴風和寒冰。

「他們也還在適應中…」我無奈,說實在的,他們更需要先適應現在的世界的生活…嗯?

「您怎麼知道?!」我驚訝,照理來說,他知道他們的種族我不奇怪,但是為什麼他知道他們倆個不是守世界的人?不是應該會先覺得這兩個陌生人是我在守世界交到的新朋友嗎?為什麼會

問對手世界的感想?

「因為我在療養院看過他們啊。」結果答案出乎我意料的簡單。

所以搞半天您還會去各個醫院串門子啊?!

「哪裡有死者我就去囉。」似是知道我內心所想,貓咪聳肩。

「……」我身後的暴風和寒冰露出了滿臉的黑線。

「今天來找你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只是沒想到你們幾個混血兒小朋友居然認識而已,你們幾個小朋友都是可以長命千歲的種族,要好好珍惜友誼喔!」在把冬瓜茶整個喝光後,貓咪站

了起來,接著伸了伸腰,看起來懶洋洋的。

「我會的,謝謝您的忠告。」看來我們幾個活個幾千歲不成問題了……

「另外,你們雖然壽命很長,不過有時候太逞強也是會短命的,小天使你看起來就是個很愛逞強的人,小精靈和小妖精要看好他喔!」牠眨了眨眼用貓爪指著我說。

「謝謝你的提醒,我們會的。」也不像剛才看到時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了,暴風用一隻手搭著我的肩膀這麼說,旁邊的寒冰也跟著點頭。

「那麼我要回醫院躲寒流了,這幾天真冷。」接著貓咪就一溜煙竄進了別條巷子不見了。

「這種……這種“存在”在原世界很常見嗎?」似乎想不到什麼好的稱呼,寒冰有些苦惱地問道。

「不常見,我見過的也不多。」我搖搖頭說:「就算是菖閣殿下,算上這次,我也只看過牠三次。」

「你說牠是死亡守護者?」暴風有些好奇的問。

「對,所以是牠陪著我奶奶到另外一個世界的。」我點點頭說。

「難怪我想你怎麼那麼大方,還請牠吃東西。」暴風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得了,快點回去買晚餐吧!」我直接把話題轉開,不過在離開前還是把貓咪剛才喝完的塑膠杯和車輪餅的紙袋給撿了起來,在走回市場時順手丟進了旁邊的垃圾桶裡。











作者曰:

為甚麼我覺得最近找死二人組瘋狂在垂死邊緣蹦極?

話說我本來只覺得夏碎就是個能抑制住搞事精一號的溫和學長,但隨著恆遠之晝的開始...又或者是更早之前,就已經隱隱的顯現出了他搞事精二號的本質。

想想也是,身為冰炎的搭檔,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夏碎身為搞事精二號,搞事的本領也是槓槓的。

我都開始替千冬歲和月見可憐了,雖然覺得夏碎就算死了也會以另一種形式回來(可能類似偶,或是紅龍王直接血脈提純),但還是很傷啊。

我真心覺得夏碎之後會完蛋-此乃人世間的真理之一:不作死,不會死。

先讓我為他默哀3秒鐘。

謝謝你閱讀到這裡,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沙發(・∀・)開學那麼快更好開心,期待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