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曼沙陀羅

[同人文] 特傳×第二 如果 5/20更至番外.兒季樂 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0-9 21:02:1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下次見,很好看,祝考試準備順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26 19:35:25 | 顯示全部樓層
很久沒為了回覆一篇文特地登入浮出水面了
很開心能再看到第二人生的同人文,
好看,期待後續發展。大大學測加油~等你回來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30 23:03:2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期待下一篇,有大概的時間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4 15:54:44 | 顯示全部樓層
7.
在這之後我就和審判和白雲一起行動,想在這個學校找出剩下的聖騎士,畢竟之前的我們就是這樣嘛,踏破鐵鞋尋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但現實好像在嘲笑我們的天真一樣,接下來不論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了,只有不小心引起不同班的一個女生的警戒,光看力量就不是正常人,是以前我一看到最好

馬上閃的遠遠的那種『威風凜凜』的高手。

總而言之,找人進度:0

冷靜下來後其實也沒什麼,這麼多年來我不也過來了嗎?就算要花掉我一生的時間,我也要找出我的聖騎士!

「對了,西亞,你最近好像和墨雷他們走得很近?」

學期末時,大概是聽到了些風聲,老師好奇的問我們。

「我知道國中生該以課業為重,但我想交幾個朋友應該不會妨礙到學業才是。」我故意露出有些緊張的表情。

大概是因為我、審判、白雲過去幾乎都沒什麼交集,還沒認出彼此前那將近一年的時間也都沒講什麼話,但在相認完的那天後,整個就直接變成同學們口中的死黨
了。

「啊...怎麼會呢,你們三個變成好朋友老師高興都來不及呢,更何況你們三個都是好孩子,沒什麼不好。」

老師連忙擺手,大概是因為好奇我怎麼打開審判和白雲的心防的。

「我覺得我們會成為朋友的契機大概是唸書吧。」

我看老師不好意思問,我笑吟吟的編了一個理由主動告訴她。

因為我們是-偽.學霸團啊!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我們包辦了全校一、二、三名的,冤望啊。

不如說,在有著前世記憶的情況下你還念輸小朋友就給我洗乾淨脖子等著!

(日後,烈火等人留下了無數的眼淚。)

「念書啊…的確你們三個都很喜歡念書呢,尤其是帝安。」

老師欣慰的笑笑,又好奇的問了一句「不過你們給彼此取的綽號很有趣呢,是怎麼來的呢?」

…這老師有完沒完啊,沒聽過好奇心殺死貓嗎?

「只是個暱稱而已,就是…每個人都會有中二一點的時期嘛…」我露出尷尬的微笑。

「也是。」老師見狀也不好追問下去,便轉移話題「對了,老師的朋友給了我一些藍梅派,你要不要拿一些走呢?」

「….」藍梅派? 「好啊,謝謝老師。」

今天真lucky~

雖然有時候我真的覺得這個關心過度的老師有點煩,但不可否認她的確很貼心,而且要不是她的過度關心我也不會因此認回兩個人。

將藍梅派用塑膠袋裝回教室後,我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然後愣住了。

「太陽?」審判見我愣住了,伸手在我眼前揮了揮。

「審判,吃一口。」我將藍梅派遞到他眼前,催促「就一口。」

審判原先皺著眉頭,後來像是想通了甚麼,一反常態地咬了一口藍梅派。

我僵硬的說「很熟悉…對吧。」

「是寒冰做的。」審判僵硬的回到,雖然我們吃的甜度不一樣,除了羅蘭這個死亡君主外,吃了寒冰三十多年的甜點都吃得出來這是他做的味道了。

「老師說是她朋友送的。」

我在咬了一口,本人當了他三十多年的死忠粉,決不會認錯!

「下課後要不要去問問看老師她朋友是在哪買的?」審判提議道。

「當然要去問,不過我一個人去問就好了,比較不顯眼。」事關找回其他十二聖騎士,哪能拖延啊!所以一下課後,要不是還得維持形象,否則我大概會用衝的衝
去辦公室逼問老師。

「嗯?西亞你很喜歡吃藍莓派嗎?」聽到我的問題,老師露出很驚訝的表情。

雖然心裡很急,但我還是掛上無懈可擊的笑容耐心地問:「是的,因為覺得老師妳剛才拿給我的藍莓派真的很好吃,所以有點好奇是在哪買的。」

老師想了想然後說:「那是老師的朋友從他們醫院裡面拿來的。」

「醫院?」難道寒冰跑去醫院當廚師了?

「應該算精神療養院。」老師點點頭,又補充了一句。

「是他們那裡的廚師做的嗎?」寒冰跑到精神病院當廚師?不知道為什麼,我越問心裡的不祥的感覺就越大。

「不是,是……」老師接下來說的話讓我整個眼睛瞪大了。

之後,我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教室,完全不記得老師之後說了些甚麼。

「太陽,你問到了什麼?」大概是我的表情很不對勁,所以審判根本不想問我有沒有問到什麼情報,而是直接問我問到了什麼。

「老師說,那個藍莓派是她一個在療養院裡當護士的朋友給她的。」我有點艱難地開口說。

「所以?」審判皺起了眉,似乎不曉得我的神色為什麼那麼古怪。

「那個藍莓派,是他們醫院裡頭一個精神病患做的。」最後,我一口氣把剛才老師告訴我的事情講了出來。

 「!?」不只審判,連旁邊的白雲都露出愕然的神色。
幸好現在是在我家,所以不會有其他人看見我們此刻的表情,因為我白天問完回去後,表情很明顯不對,所以審判沒有在學校追問我這件事情,而是直到我們回我
家開飯後才問。

順便一提,和審判白雲相認後,我們幾乎每天都是回我家吃飯,一來大家一起開伙比較省錢,二來我們也可以放心的討論許多在學校不能說的事情。

「老師說她知道的也不多,只聽說那個精神病患是少年白頭,症狀是輕度精神分裂,常常會莫名其妙地說些旁人聽不懂的話,雖然有時精神會很不穩定,但只要待
在廚房做點心的話就會特別平靜,只是他如果在做點心,千萬別打擾他,也絕對不可以浪費他做的東西。」我回想著從老師那裡打聽到的消息。

「知道他會說什麼奇怪的話嗎?」審判想了想問。

「『太陽要吃非常甜的』、『審判要吃不加糖的』……」我幽幽地說,光這兩句我就能確定那個聽說是精神病患的人絕對是寒冰。

而且在講這些話時,老師還露出很奇怪的表情看著我,因為她也聽說了我和審判最近會這麼互稱彼此。

但是為什麼寒冰會……?

「有打聽到是在哪所療養院嗎?」本來安靜聽著的白雲問道,似乎根本不在意寒冰是不是精神病患,只想找到人而已。

說的也是,也未必是寒冰的精神有問題,畢竟我們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如果剛開始來時沒有冷靜下來的話,陰錯陽差也的確有可能被當成瘋子。

「打聽到了,可以搭捷運過去,不過那裡離捷運站好像還有一小段的路。」我那時也故意露出好奇的表情像老師打聽了,雖然不可能問的很詳細,至少還是知道在
哪家療養院。

「這個周末去看看?」審判提議道。

 我直接說:「我打算明天就請假去。」

「我們三個都請假就太明顯了。」審判不贊成地搖搖頭。

「可是寒冰他……」我有點擔心,雖然不曉得發生什麼事情會讓寒冰被關進精神病院,不過我隱隱約約有種非常不安的感覺。

「請假?」突然,我身側傳來陰測測的聲音。

…死了!

「哥我絕對沒有要請假翹課的意思,真的,對光明神發誓!」我連忙對天發誓。

「真的?」我哥露出好看的微笑,手裡的筷子還夾了把薑絲。

「真的!我不是那種人對吧審判白雲!」我連忙尋求審判和白雲的保證。

「對…」審判和白雲摀著嘴,勉強擠出聲,一看就知道他們在忍笑…可惡,前科太多的可不是只有我!信不信我全部暴出來要爆大家一起爆!

「哪,西亞,哥哥可以相信你吧?」

我哥繼續露出微笑一邊靠近,還伸出了九陰白骨爪抓住了我的肩。

「你應該是不會說謊騙哥哥的好孩子吧,哪?」

「那、那是當然的,我最愛你了哥哥!」我心虛地大聲說道。

「那就好。」

之後我們繼續相安無事地吃著飯,雖然心裡著急,但我哥的聖旨不可違背,而且,既然我哥不急,那說明了寒冰目前至少是沒有生命危險的,要不然我冒著違背我

哥的風險我也要去見寒冰。寒冰,只好請你再多忍耐一下了,我一定會去救你的!






作者曰:

我終於回來了!

感謝各位的觀看和留言,我...嗯,怎麼說呢,感動的無以復加。

已經好幾個月沒打了,有點手生。

....說真的,我很怕去補考和指考啊...

最近武漢肺炎很嚴重,勤洗手戴口罩,觸碰到如公車上的拉環、電扶梯的扶手等切記一定要洗手。


願各位平安、順利、幸福。

謝謝你閱讀到這裡,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9 16:56:18 | 顯示全部樓層
希望太陽日後可以脫離漾漾(黑化版)的魔掌(認真

點評

大概...不可能?  發表於 2020-2-11 20: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1 17:04:10 | 顯示全部樓層
8.



這幾天上課我整個是心不在焉,連臉上的笑容都掛的很勉強,好在我以前扮演太陽騎士二十幾年,裝笑的功力一流才沒被看出破綻。

即使有我哥保證,但擔心就是擔心,就好像冬天的時候不管你穿幾件你媽都會覺得你冷一樣。

但是審判說的也沒錯,三個人都請假也太明顯了…肯定會引起騷動。

好不容易熬到星期六,一大早,我們就準備要出門了,哥哥他微笑站在玄關那,拎著三個便當盒,…還有三張志工卡。

…志工卡?

「哥,為甚麼要帶志工卡?」我不解,療養院應該沒有參與志工服務吧?

「帶著就是了。」哥哥笑笑,絲毫沒有解釋的打算。

「一路順風,玩得愉快。」他微笑揮揮手。

「要記住,不管在哪個世界,都一定會有共通的地方。」

不管在哪個世界?

還未等我們想清楚,就被哥哥推出門,『碰』的一生,門在我們身後無情的關上。

當我們到達療養院時,看著護士小姐一臉理所當然的神情,我傻住了。

「真是辛苦你們了,居然跑了這麼多家醫院。」護士小姐欽佩的看著我們。

「?」我們一頭霧水。

「咦?你們不是來找失散多年的兄弟的嗎?」

失散多年的兄弟?

是沒錯…但是她怎麼知道?

「小琳,這些孩子怎麼回事?」路過的一個看起來像是護理長的人問。

「之前有位先生來電,說有一個金髮的孩子被一個老奶奶收養,那老奶奶還有一個小孫子,但因為患有精神疾病被送到了療養院,去年奶奶過世了,但是到死前仍

未告訴他他兄弟到底在那兒,所以這不一間間的找了過來嗎?」小琳護士和藹地問我們借志工手冊,一逮開,滿滿的都是醫院和療養院的證明章。

「那那位先生是金髮孩子的什麼人?」雅子護士質疑。

「他說他是那孩子的哥哥,因為和老奶奶有親戚關係所以在老奶奶死後收養了他,他說為免被孩子當成惡人,一直悄悄地找他兄弟卻不敢聲張,想要讓那孩子自己

去發現呢!」小琳護士悄悄的和雅子護士咬耳朵….但我聽得見啊!

打電話來的應該是我哥吧?這謊話說的半真半假的…挺讓人信服的。

不過,話說回來,原來堅持要我們帶志工手冊是為了這個嗎?

「原來是這樣啊…那你知道你兄弟的名字或特徵嗎?我可以幫你從管理名冊中找出來喔?」雅子護士和善的問。

「他從小就喜歡和奶奶一起做點心,記得他那時就有點白頭髮,不曉得現在是怎麼樣。」我馬上把兩個特徵告訴她以免她追問名字。

 「啊!不會是『韓伊冉』吧?」我才把特徵說完,連叫做小琳的那個護士也跟著輕呼道。

這名字……

我會一直覺得我們的事情真的很詭異,是因為我們現在使用的身體不只長相特徵和原本的相似,甚至連本身的名字都和原來的本名有相同的地方,而且一定會有我

們本名的某個字,直接叫作“西亞”的我就不用說了,「墨雷」和「帝安」都分別有「雷瑟」的「雷」和「帝摩斯」的「帝」。

至於姓氏則根本是我們原本稱號的諧音,就像我是太陽騎士,所以被姓「楊」的奶奶領養,而審判和白雲的姓氏則分別是「沈」和「白」。

「伊冉」這個名字跟「伊希嵐」念起來很像,「伊希嵐」三個字念快一點就會直接變成「伊冉」了,而且「韓」這個姓不就跟「寒冰騎士」的「寒」同音嘛!

「是這個名字沒錯!」我趕緊說道。

「那麼我讓這幾個孩子去會客室等著,麻煩雅子你進去通知然後帶那孩子出來好嗎?」小琳護士馬上開始幫我安排會客。

「不行,這時間伊冉應該已經進去廚房了,你也知道韓伊冉最出名的一點就是只要讓他待在廚房都沒問題,硬把他帶出來可就……」雅子護士面露凝色地搖搖頭。

「但是,這樣要等到什麼時候他才會自己出來?」小琳護士露出了很苦惱的表情說:「韓伊冉動不動就在廚房窩上整天。」

「這樣的話幫我填一下特別申請書,我直接帶他們過去吧!」雅子護士非常好心地說。

「好吧!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嘆口氣,小琳護士直接從桌上取出了一張表格開始填寫。

「等等麻煩你們簽個名,之後我就直接帶你們過去找韓伊冉。」雅子護士親切地對我們說道。

「好的,麻煩您了。」我很有禮貌的回應道。

「太陽,你怎麼能一口確定那個人就是寒冰?」在兩個護士各自轉過去忙別的事情時,審判小聲地在我耳邊問道。

「你別說你還沒發現我們這世的名字的特性。」相信以審判的聰明才智不可能沒有注意到。

「我知道,但若只是巧合呢?」因為我們現在都是靠著我哥掰出來的謊言走一步算一步,所以審判很自然地開始考慮我們的後路。

「那就說只是名字一樣,但這個人不是我們要找的人。」我直接說,唬人這種事情我以前可沒少做過,要唬住這些小老百姓還難不倒我好嘛!

不過我有十足的自信,那個叫「韓伊冉」的人絕對就是寒冰!

「……」點點頭,審判不再多問。

「來,你們派個代表在這裡簽名就好。」這時小琳護士已經把表格填得差不多了,然後她指著其中一個空格這麼跟我們說。

「好的。」簽名的人自然是我。

「這個時間韓伊冉已經窩進廚房了,等等我們會經過幾個活動休息室,雖然不是每個病患都很危險,不過有些人看見陌生人會容易緊張,所以你們等一下要特別注

意,也請不要做出太大的動作刺激病人。」一邊帶我們過去,雅子護士一邊叮嚀道。

「我們知道了。」我點點頭說。

一邊走,我一邊放出感知,希望能夠靠著感知找到人順便看看有沒有其他人在這兒,但說實在的,我其實也沒有報多大的期望。

這間療養院空氣清新,採光不錯,看起來沒有一大堆奇怪的有的沒的,比醫院還乾淨,但就是因為太乾淨了所以才顯得奇怪,看來這邊果然有什麼….


『哪,西亞,你知道嗎?』

那是極其平凡的某一天,哥哥手裡翻著一本書,愉快地與我搭話。

『知道甚麼?你其實是千年老妖怪?』我懶洋洋地問。

『我都說是了你也不相信啊…你這孩子接受的標準怎麼那麼奇怪啊?』哥哥一邊抱怨,一邊把我的頭抬起來。

『你應該知道宗教裁判所吧?』

『宗教裁判所?』我回想書中的知識,一邊點頭『知道,怎麼了嗎?』

『我現在才發現精神病院和異端審判所很像ㄟ。』

『哈啊?』

『那些精神病患啊 ,搞不好只是看到了平常人看不到的東西才進去的啊~』

將書本翻了頁,哥哥的心情看起來不太美麗。

『就因為他和「大家」不一樣所以就被送進精神病院甚麼的,那些人的家人以為自己是神嗎?還是和那些中世紀的神職人員一樣,以神之名,代替月亮處罰你?』

『不論是什麼時候都很可悲啊,信從「大家」的人們。』

這樣說著的哥哥,眼裡卻帶著憤恨、寂寞、痛苦等情緒。

彷彿,已經被那些『大家』傷了一次又一次。

『嘛,總之你記住,如果將來你去了類似精神療養院的地方那裏卻比醫院還乾淨,那就代表著-』

『那裏有鬼啊。』

『真正的鬼。』

一邊說著,一邊將書合起來的哥哥笑了。

笑的猶如在彼岸綻放的血紅之花。







作者曰:

我胃好痛下禮拜一就可以查成績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學長你別死啊?

你死了的話就中了黑暗同盟的計謀了?!

...以上劇透未看者勿看。

謝謝你閱讀到這裡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21 22:03:41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嘍大大,我是新讀者( • ̀ω•́ )✧
你的文不錯很吸引我的目光,
可以的話,能加好友嗎?(閃亮亮大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21 22:26:27 | 顯示全部樓層
下次見(揮手
是指鬼魂還是鬼族呢?
所以漾漾被背判了才會到原世界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7 16:57:49 | 顯示全部樓層
夜離子 發表於 2020-2-21 22:03
哈嘍大大,我是新讀者( • ̀ω•́ )✧
你的文不錯很吸引我的目光,
可以的話,能加好友嗎?(閃亮亮大眼 ...

謝謝!如果我有這個榮幸的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7 16:59:57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2-21 22:26
下次見(揮手
是指鬼魂還是鬼族呢?
所以漾漾被背判了才會到原世界嗎?

鬼...族。
背叛...算又不算,至少他的朋友們還是站在他這邊的。
怎麼說呢...在我的設定裡面,漾漾一直被背叛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