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曼沙陀羅

[同人文] 特傳×第二 如果 9/13更至番外.預訂結束.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8-26 17:33:01 | 顯示全部樓層
楓糖和菓子 發表於 2019-8-23 21:31
很好看,很特別的劇情,期待後面,這篇有什麼CP嗎?
因為我是學長控,所以偷偷問一下,這篇有學長嗎?
日更 ...

有cp,有學長,日更?不可能(冷漠臉

不,不是,因為我最近課業比較緊張,要考學測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7 16:23:06 | 顯示全部樓層
4.



陰沉的天空,似乎也在為奶奶哀悼著,降下了絲絲細雨。

不能哭。

我如此告訴自己。

因為,奶奶是笑著走的。

縱使如此,蓋棺的那一瞬間,還是有那麼一兩滴眼淚,不聽話的自眼角滑落。

周圍圍著那些虛偽的大人,明明平時從來沒來看過奶奶,現在卻為了那麼一點遺產特地大老遠的趕過來哭棺-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然而我對那些遺產沒興趣。

我想要的遺產只有一個。

我跟奶奶…還有他,一起生活,歡笑過的房子。


事後,我才知道,他為了讓奶奶的二女兒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許諾給她的,是我放棄除了房子以外的所有財產權,也因此,她今天對我特別和善-對比著周圍其他幾個兄弟姊妹氣極敗壞的臉。

聽著週為難聽的言論,甚至是有人開始說出『像這種雜種,媽怎麼會收養他,不會事就盯上了媽的財產吧』這種話時,我氣笑了。

媽的我不說話你們當我是病貓啊!不把你們告到求爺爺告奶奶,我就不叫格裡西亞!

盯著上了禮車,準備送去焚化爐的棺木,我跟在車後,決定在奶奶出來前再也不思考這個問題-缺腦的人太多,難道我還要一個個的跟他們說清楚講明白嗎?

別開玩笑了,他們又不是我的誰,還是幫奶奶撿骨比較重要。


就這樣的,奶奶徹底的入土為安了...好像也不太對,因為奶奶是燒成了骨灰…反正意思差不多就好了。

而我則在以極快的速度鑽研六法全書-尤其是民法。

他顯然看出了我的意圖,卻什麼都沒說,只有到了晚上不得不上床睡覺時會出現把我拎上床、吃飯時端來美味且熱騰騰的餐點、累極時幫我蓋一條毯子放一杯飲品
-每天都不一樣-之外,他並不插手我的決定,而是默默支持著。


雖然我有過父母兄姐-除了哥哥其他就跟沒有一樣,但從未體驗過這種感覺。

一直以來,我對父親的想像,都是由老師擔綱出演-然而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相較之下老師那些糟糕的生活習慣和該死的路痴屬性就被無限放大了…然而,我還
是很愛他。

是老師伸出了那雙手把我救起,而現在,是他敞開了懷抱,將我抱進懷裡,告訴我小孩子就該有小孩子的樣子。

我將臉埋進他懷裡反駁他我心裡年齡已經4、50歲了。

我從小就得幫老師處理一堆事情,童年什麼的根本不存在,太陽騎士也不允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因為太醜了。

然而他聽完後卻輕輕撫摸我的頭髮,條理清晰的告訴我:

1.        我這個年紀連他的零頭都達不到,我在他眼裡是貨真價實的真.小孩。

2.        雖然不知道太陽騎士是什麼,他也不了解我老師的為人和教學態度所以不好多說什麼,但在這裡,我不是太陽騎士,不是所有聖騎士的燈塔,就只是個普通小
孩。

3.        親人剛剛過世的小孩,是會哭的。

聽完,或許是累積太久-又或許是他又對我下了什麼暗示,我哭的稀里嘩啦-看到絕對會被老師追著罵的那種,好像有一部份的心結悄悄打開了一些,就這樣,我
在他懷裡沉沉睡去。

將毯子拉上來一些以免小孩著涼,他看向小茶几,平坦的茶色桌面上攤著幾份文件,上免的標題大大寫著:『勝訴』。

小孩兒憑著13歲的年紀,就把那些死小孩告到脫褲子。

思及此,他輕笑一聲,不過也好,要是他來的話可能沒這麼簡單,反正現在小孩兒對他打開了一部份心房,繼續取得小孩兒的信任比較重要。

雖然好幾年沒養過小孩了,但是基本的他還是知道-這小孩總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貼心的令他想打人,完全沒有一點養小孩的成就感。

…但總比那個把自己作死作到獄界去的死丫頭來的好。

酸然,這在不久後就被進入了Atlantis的格裡西亞給推翻了-這傢伙喜歡悶聲不吭玩個大的,然而現在的褚大大依舊不知道,仍當他是個貼心小棉奧-殊不知,通常
搞事的都是貼心小棉噢。

今天的褚大大依舊覺得頭禿。









作者曰:


...來個評論吧(哭

我,立志當個學測戰士而不是指考戰士!

謝謝你閱讀到這哩,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8 22:59:20 | 顯示全部樓層
沫來留言啦,大大別哭(拍頭
一開場就這麼虐,不應該不應該(´・ω・`)
小西亞和漾漾都好讓人心疼(抱
大大考試加油呀٩(。・ω・。)و

點評

嗯嗯謝謝沫沫大大(歡呼  發表於 2019-8-31 16: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8 23:32: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加油吧!學測真的不會很難,而且現在也五選四,減少很多競爭,按照自己的步伐複習一定可以考好的,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8 23:33: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文很好看,我很期待學長的出場哦!加油!

點評

謝謝!  發表於 2019-8-31 16:3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31 16:38:21 | 顯示全部樓層
5.

「東西都帶了了?」

「嗯。」

「那路上小心。」

遞來一瓶水果冰茶,他微笑。

「嗯,我出門了。」

「哎,西亞,等等。」

一把拉住我,他將幾塊苦巧克力遞給我。

「這個,會用到的。」

「你今天,將會碰到你一直追尋的事物。」

聽起來好像街上擺地攤算一次三百塊的神棍…


「不准在心裡腹誹我是神棍,趕快出門!」



「是是。」

然後,我又被打臉了。

…雖然從小到大被打臉的次數多到我不想說。

我遇到了『沈墨雷』。

我最重要的聖騎士好友。

想起剛開學時哥跟我說不要那麼孤僻,多跟人講講話總會有收穫的,我就一陣惡寒。

哥他根本算到了對吧!

跟審判敘完舊,順便約定好幫他搬家,我才想起來我不是一個人住。

「啊,對了,我現在不是一個人住,所以你要搬來我們家得經過他同意才行。」但仔細想想,哥他應該早知道了吧?不過還是叫審判作好準備才行。

「哥他喜歡有禮貌的小孩,你最好表現的有禮貌一點…算了,你已經夠有禮貌了。」

那要不給他帶點甜點加加分?

回教室的路上,我一直想著,但一進教室我才後知後覺察覺完蛋,如果被哥他知道我翹課了的話….

我還是買一些點心回去好了,光明神在上,請保佑我死有全屍。

再然後,我完美的收買計畫又被打斷了,因為…

我遇到了『白帝安』。

喔豁,我哥估計會抓狂,一下子帶回來這麼多人,比我當年帶他回家還嚴重。

但是,我沒辦法讓他們兩個再繼續自己一個人孤單得住下去。

因為他們是我重要的聖騎士夥伴。

沒想到我找聖騎士找了那麼多年,一下子抱兩回家…

唉,哥,要不你改行去擺地攤吧?感覺很好賺。

「很好賺?」

一聽到這聲音,我戰戰兢兢的回頭,看到我哥微笑看著我。

那是和我不爽時極為相似的死亡微笑。

以及他提在手上、那讓我感到十分熟悉的袋子。

那是我最喜歡的;一家專門賣甜點的店,他們店出產的藍莓蛋糕好吃到爆。

而現在,藍莓蛋糕們大概要去見光明神了,因為我又在心裡腹誹他。

「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住手啊哥──」

頓時間,小巷內滿是我的慘叫。






作者曰:


小劇場一:

西亞:我叫你哥吧?

漾漾:不,你應該叫我爺爺。

西亞:...還是叫哥吧。







二:

西亞:審判,你的藍莓奶酪給我,這給你。(搶

審判:........(哪來的苦巧克力?)





謝謝你閱讀到這裡,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7 16:22: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曼沙陀羅 於 2019-9-7 16:26 編輯

番外.預訂結束.上

冰天雪地的天氣,寒冷的冷風為大地裹上了銀色的外衣,一名女子在雪白的大地上留下了匆忙的足跡。

跟隨在女子身邊的,卻是一頭皮毛白得發亮的熊。
「哈…哈…」伸出手微微的呼氣,想要溫暖一些,她苦笑,身為冰牙精靈卻覺得冷…果然…

但是,她還不能死。

至少,在孩子沒事前,不能。

側過頭,緩緩落下的雪花勾起了她些微的記憶,又或者,這就是所謂的跑馬燈呢?

在她昏過去前,她如此想。

---------

「收養?」

冰牙族的第二王子在剛結束了一場戰役後返回王宮,卻從母親嘴裡得到一個勁爆的消息。


「是的,是大戰士奧勒斯坦的遺孤,方才有人趁陛下修補空間走道時襲擊,多虧了奧勒斯坦…」王妃空靈的面龐上滿佈了疲憊與沉重,

緩緩滑下的淚珠說明了她內心得難受。

「奧勒斯坦啊…他是個好人的說。」

曾經和對方碰過面,深知他是精靈王的得意屬下,明明是純血精靈卻有著和東方的炎狼一般的豪爽脾氣,妻子剛死去不久,

有一個不滿三個月的女兒,剛放下豪語要靠他自己把女兒養育成絕世小淑女,但沒想到…

「我沒意見,而且,有妹妹的陪伴,母親大人您應該多少會好受些…」

「是的,精靈王陛下也是如此說的…願流轉之風帶領著殘月的星輝指領你的前行道路,願主神伸出他的臂膀將你攬入懷中…」

接下來,王妃又開始念著禱告詞,見狀,他便離開了。

希望新生兒能撫平王妃的傷痛,他想。

新的妹妹是個很可愛的人兒。

王妃在照料女兒的過程中漸漸恢復了笑顏,不過這很正常,精靈善記,亦善忘。


但在他看來,所謂的善忘不過是精靈們保護自己的自我機制,畢竟如果精靈太過悲傷可是會要精靈命的。

然後,小公主緩緩的長大了,從原本比他矮,到超越他,不過花了數十年的時光。

小公主如奧勒斯坦預期的那樣長成了一名絕世小淑女,平時沒戰爭時喜歡黏著她二哥,一起躲在秘密的小書庫度過悠閒的時光。

…就是大王子要將之從書庫拔起來的人多了一個。

沒有事時,兄妹三人喜愛躺在如茵的綠草上,享受著主神的恩賜(陽光),聆聽主神的教誨(吹風),看著生靈的變遷(觀察螞蟻)…雖然大王子是被迫的(天大地大弟妹最
大)。

那時的時光是如此美好,令人想要停在那時候。

那時只道…是平常。

-----------

莉莎塔兒發現二哥最近怪怪的。

三弟誕生後,又軟又香甜的嬰兒成了長輩們的心頭肉,就連精靈王都常常擠開眾人,獨自抱著嬰兒不撒手。

所以他們都沒發現幼小(外表)的二王子最近沉思和散步的比率達史上新高。

最好是有那麼多步可以散。

莉莎塔兒跟在殊那律恩後面,暗戳戳的想著。

然後迎接他的,是被戰火侵襲過的焦紅土地,以及在她心愛的二哥面前傷害孩子,耀武揚威的黑術師。

莉莎塔兒沉下了臉,繼承了大戰士奧勒斯坦的血,雖然她年紀尚輕,不像兩個哥哥,一個是冰牙第一戰士,一個是第一術師,但他也堪稱曉勇善戰,當下便出手要
把那個黑術師送回他老家──

然後被人截胡了。

一個他沒見過的黑髮男人一腳踩上了黑術師蒼老乾枯的腦袋。

帥得令人髮指。

──才怪。

不論是誰,接近二哥的都不是好人!






作者曰:



莉莎塔兒.兄控.伊沐落的小故事。

她是寒冰的媽。

看名字就知道這故事一點也不歡樂,呵。

謝謝你閱讀到這,下次見。

.........我,就是個廢廢。(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13 14:43:00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預定結束.下

自從那次事件過後,雖然第一印象很不好,但是因為殊那律恩的關係在坐下來好好談過後,意外地變成了知音…當然,還有很大一個原因是:

因為她會唱歌。

每每二哥眼神死的看著他們二人歡樂的唱歌時,都會用手摀住耳朵裝作不在家,但是,她看到了,其實二哥在淡淡的微笑。

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

時間總是過的飛快的。

不知不覺間,結束的腳步在緩緩靠近。

她遇上了那個預約她死後人生的人。

那個奇妙的精靈。

那是在某一天,她出外去找果實,想要帶一點新奇的東西給陰影嘗嘗。

然後她被人攔住了。

那人戴著一個完全遮住臉的兜帽,禮貌地詢問著。

「不好意思,小姐,請問你有本命原石這種東西嗎?」

聞言,她一楞,接著馬上迅速後跳成防禦姿勢,眼裡帶著濃濃的防備。

本命原石…為什麼他會知道?

這個人是誰?!

本命原石是因為她在出生時受到惡意詛咒,母親為了她,特意去仙人朋友那求來的,只要石在人便在,石毀便人毀。

那是一種特殊的礦石,所以才能夠承受生命的重量與詛咒的惡意,約莫萬年才能挖出來一顆,最近的一顆,正是她所持有的這一顆。

那人抱歉的微笑「很抱歉…我沒有惡意,只是我目前在做的一件事需要用到原石,但找遍了附近的時空都沒有,好不容易在小姐的身上看到一顆…抱歉,是我唐突
了。」

接著那人又道「我也知道原石對小姐來說是多麼貴重的東西,因此我想提議-」

「不知小姐死後能否將原石轉讓給我呢?當然我不會白拿,我可以答應您一個要求。」

他微微前傾,逼近她的,是精靈特有的微光。

見此,她稍微放下了戒心,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眼花,她好像看到-

一搓如焰的紅髮。

「既然你知道本命原石,那應該也知道石滅人便滅的道理吧?為什麼還想要我死後的原石?」

「這只是個邏輯問題。」

那人淡淡的道。

「石滅人便滅,可沒人說人滅石便滅啊?」

她瞪大眼,還有這樣的?

「當然,這只是個猜測,到時如果原石真要滅了,我有無數個辦法阻止。」

他伸出手,再度請求「您願意接受我的提議嗎?」

「所有請求?不論多難?」

「是的,所有。」

傾盡我的全力。

「…好。」

就當作救人一命吧…阿勒?

數年後,二哥被陰影帶走,當她一得知此事,立刻便追了出去。

為什麼二哥要遭遇這種事呢?

為什麼他要承受背離主神的痛苦呢?

沒有了主神光芒的指引,他會不會迷失在前行的路上?

成為了鬼族,他會不會被其他的白色種族們喊打喊殺?

頭一次的,她對主神產生了些許的恨意。

為什麼要如此對待她最愛的二哥?

「因為冰牙二王子太礙眼了啊。」

背後傳來了幽幽的、飽含惡意的聲音。

「他會妨礙我等的計畫,所以只好請他退場了…沒想到他命這麼大。」

「不過沒關係,變成鬼族也夠我等笑一整年了,懲凶除惡的冰牙精靈居然墮落成了鬼族…哈哈哈──呃啊!」

麗莎塔兒掐住了那名莫名出現的黑術師的脖子,臉上是憤怒的神色與龐大的殺意。

「我二哥的成就多到十天十夜也說不完,他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

「豈是你這種骯髒的臭蟲能夠說嘴的。」

一把將黑術師的脖子折斷,她微微喘了口氣,向後靠在白熊暖融融的胸膛上。

「哪…親愛的,我是不是太激進了?」

斬殺了過多的黑暗同盟,將大魚吊出來──

搞得自己快死了。

不過沒差,她已經得到了二哥的消息,還有了愛人,而且或許是主神的恩賜,她竟然有了孩子…

這一定,是二哥送給自己的祝福吧。

只是苦了這孩子,不過熊熊肯定能照顧好孩子的。

帶著笑意,她睜開了眼睛,意外的,除了熊熊擔心的臉,還有另一人。

是那名精靈。

啊啊,所以,她要死了嗎?

「瑟洛芬在附近。」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伊嵐.伊沐洛』,那孩子的…名字…」

孱弱的身體令她講話斷斷續續的,但或許是迴光返照吧,她努力的坐起來,掏出本命原石,將之放到那人手中。

「要求…我兒…拜託…」

這次,她沒有等到小侍女找到她,便先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在她最愛的熊懷中。

輕輕抱起不哭不鬧的孩子,他將孩子地給了一直隱身站在身後的僕從。

「照顧好他。」

親手給了其實也搖搖欲墜的白熊最後一擊,他離開了這個世界,餘留找到此處的瑟洛芬發出了悲痛欲絕的吶喊。

其實,有的時候,死別並不比生離痛苦的少。

但那也跟他無關了。

他要做的,只有──

「原石也到手了,如果你再不醒來的話小心你的寶貝心肝死掉。」

「你也差不多該醒了吧。」

「褚。」

兜帽滑落,露出一張精緻中性的臉龐,以及一頭的銀髮。

還有那頰旁的一搓紅髮。

將手放在棺木上,他貼近棺木,微笑。

「如果你不在了,那麼這千瘡百孔的世界也沒有留著的意義了。」

「如果可以,真不想毀掉啊,你親手拯救的世界。」

「所以,快醒來吧,褚。」

為了這個你所愛的世界。



作者曰:


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

出自「蘭亭集序」。

當人們沉溺在暫時屬於自己且喜愛的事物時,便會感到快樂滿足,絲毫沒有察覺時光流逝。

一如我對暖暖。

呵。

然而當我厭倦了...nmmmm....

她便從我的手機上消失了。

還好麗莎塔而對殊那律恩似乎沒有這個問題。

謝謝你閱讀到這裡,下次見。



















































.......................................真的,沒有留言嗎?(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 我好期待的加油呀o(≧v≦)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