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曼沙陀羅

[同人文] 特傳×第二 如果 5/20更至番外.兒季樂 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5-9 11:23:38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兒季樂 上


我出生在一個人人稱羨的家庭,家境小康以上,父母慈祥和藹,兄姊友愛弟妹,成績優良品行良好,是學校中師長常常稱讚的模範生

,而我,是我們家最小的一個孩子。

父親他因為家裡有錢有關係,靠著人脈和錢,買了一個小隊長當當,我記得…是在一個叫什麼…李什麼將軍的旗下,反正就是地位最低的小官。

但是我奶奶總覺得她兒子很有出息,每天都在到處大聲嚷嚷,說她的兒子是官老爺。

這一聽就是還沒從清代思想解放出來的可悲女人,我想。

我們家有大畝的良田和大量的佃農,雖說如此,但我們家也並不是那種虧待佃農,剝削人民血汗錢的那種沒良心的主人,工資是別人家的一倍,包飯和點心茶水,婚喪喜慶都有額外補貼,也因此,我們家的佃農都對我們忠心耿耿,每

當我思及此,心就一陣陣的抽痛。

我寧願他們是那種老奸巨猾的,不要面子的老頭,我寧願他們不要那麼忠心耿耿,我寧願他們是那種慣會撒潑賴皮的大媽大叔,因為如果是這樣,或許…我的心,就不會那麼痛了罷。

最剛開始發生的事情的人,是我姊姊。

她在從教會學校回家的路上,被歹徒襲擊,強要了身子。

在那個年代,雖說女權漸漸興起,但還是大男子主義的天下,一個沒了處女之身的女孩子,哪家想要?

更何況我們家位於鄉下,那些三大姑六大婆七嘴八舌的,不過一兩天,就傳遍了整個村子。

然後我姐姐自殺了。

我看著她的腳離開了椅子,懸在地面上,那張溫柔愛笑的秀美臉孔帶著憤恨與悲傷,似是在無聲的譴責我們這些人,我愣愣地看著她的遺體,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再然後是我的哥哥。

他在跟著舅舅跑船的途中,船撞礁岩,沉沒了。

當接到這個消息,我媽和我外公外婆幾乎哭瞎了一雙眼-我覺得我媽是在擔心身為庶子的我二哥上位後會虐待我們母女二人,還有甯姨娘會成天地支使她。

對,你看出來了嗎?我前面講的都是假的-至少對大人來說是假的。

又隔了幾天,我爹的姨娘之二-裴姨娘,被人發現在河中載浮載沉。

這下子,死一個是偶然,死兩個是必然,我老爹都發覺不對勁了。


他先火速的請假,變賣家產,打包行李,附帶一提,他們是忠實的國民黨員,想要跟國民黨的人一起遠走台灣-他已經都打點好了。

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

在我們家走掉之前,共軍已經先打了上來。

因為共軍的「以農村包圍城市」的政策,我們家其實也是一個很好的發展基地,然後…在國民黨做官,又是大地主的我爹就完蛋了。

他是被鬥爭致死的。

平時親切和藹的鄰居左一個「剝削佃農」,右一個「虐待農工階級」

,一人一口口水,呸呸呸的,我爹最終什麼話都無法講,就被刺死了。

我娘和甯姨娘則是被拖著頭髮跩了出來,有的男人扒光了她們的衣服,露出了白花花的肉體,那些男人一邊罵著「誰叫你們男人是社會敗類」一邊色瞇瞇的摸著我娘的胸部。

我躲在床底下,一邊瑟瑟發抖,一邊看著我娘和甯姨娘被欺侮,卻甚麼也不能做。

因為我看到我娘一直在說著:別出來。

我看到我二哥衝上前去想阻止,卻被一個冷眼旁觀的共軍刺了個透心涼。

我娘她則是憋著一口氣,待到伏在她身上的男人在她體內射精,也就是他防備最鬆的時候,一把抄起藏在烏黑秀髮下的銳利簪子,刺入了那男人的頸內。

接著她搖搖晃晃地起身,又先後殺了甯姨娘和她身上的男人,然後自殺了。

我又看到她說:囡囡,別怕,阿母愛你。

我死命地摀住嘴,整張臉上鼻涕眼淚縱橫,但卻不敢發出聲音。

不是我自誇,我長的傾城傾國,如若我被發現,只怕下場只會有兩個-要麼被外面的男人先姦後殺,要麼被送去達官貴人那作個臠寵

,兩者都不會是我所想看到的。

終於等到外面那群人都走後,我才敢爬出來,跌跌撞撞地想要清楚情況,卻在台階上發現了佃農頭頭阿榮伯的屍體。

原來是他看到我爹被人鬥了,連忙以佃農的身分替我爹辯解,說他並沒有虧待佃農,但卻被一個推桑,撞到樓梯,死了。

雨傾盆而下,我的微弱嘶喊聲被蓋了過去,突然間,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當我回過頭去看時,腦袋一痛,便失去了知覺。






作者曰:

我想說的都在裡面了,咳咳。

謝謝你閱讀到這裡,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9 15:10:06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好看,雖然我看不太懂為什麼冰炎會去見到寒冰的媽媽啦
但好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0 17:12:23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兒季樂  中


當我再度醒來時,我被綁在一張床上。

我嗚嗚的叫著,想要擺脫束縛,卻發現無法動彈。

一雙手撫上了我的臉龐,那是一雙漂亮的手,修長有力,白皙、骨節分明,指腹的地方有粗糙的感覺…是繭子。

我往上一看,一張動人心魄的臉龐出現在我的視野裡,既帥氣,又漂亮,我知道用漂亮來形容一個男人不太對,但是是真的很漂亮。

他的眼睛明亮如星辰,泛著冷光,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吸引著人們如飛蛾撲火般地向他投懷送抱;他的嘴唇薄薄的,我恍惚地想,好像聽過有一種說法,這樣的男人是最為無情的…

以及,他穿在身上的奇異服裝,紅色的外袍,上面繡著我看不懂的文字與圖案,淺金色的刺繡一路蔓延至袍底,莫名的,給這件袍子帶來了一種尊貴而不可侵犯的感覺,這個男人,一看就是在上位者,所以我這是被別人給賣了嗎?

「醒了?」他點點我的眼睛,露出一抹笑。

「……」因為我的嘴被塞住了,什麼話也無法講,只好用眼神示意他放開我。

「對了,先跟你講講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你的記憶應該是被打昏那時候吧。」

他自顧自地開始話題。

「其實你二叔一家早就投靠了共產黨,畢竟人家勢如破竹,眼看這偌大的中國早晚是他們的,人為財亡,鳥為食亡,所以你二叔他們把你賣給我,頂替了你們家的位子跑了,還信誓旦旦地保證一定可以挖出一些有用的資訊給共產黨

呢!」他輕笑「間諜是那麼好當的嗎?」

「順帶一提,你姐姐是你堂哥強姦的,你姨娘是你三伯先姦後殺的,要問為什麼?無他,忌妒而已。」

「誰讓你們家最有出息呢?」

「你知道你是至陰之體嗎?」

「這可真是幫了我大忙了,真是想要瞌睡就有人給我送枕頭。」

「名面上你是我的妾室,但暗地裡你哪都不准去,只能待在這邊。」

「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幫我鎮守這個地方。」

「這個地方,就拜託你了。」

我一臉懼怕,這個男人是在威脅我嗎?

雖然沒有威脅的詞語,甚至是說出了『拜託你了』這種話,但他臉上陰狠的神情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威脅!

我再次示意他解開我嘴上的布條,事已至此,無力反抗他的我,至少還要弄清楚一件事!

「你要以什麼名義把我安置在外面?」

一解開布條,我惡狠狠地問。

「先說好,不准是外室,給人當妾室已經是踩了我的底線!」

我看的出來,現在是他有求於我,所以一些合理的要求應該是可以提的。

「這個嘛…」

他微笑,我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天,窗簾被稍強的風吹了起來,陽光透了進來,撒在他身上,襯的他一半的臉貌賽潘安,一半的臉隱藏在黑暗中,恍若可怖的魔鬼。

我只聽到他的嘴巴開開合合,三個字決定了我今後的命運。

他說:

「神經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20 17:16:12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兒季樂 下

從此以後,我就開始了足不出戶的日常。

與我一同被關在這個屋子裡的,還有一個與那男人長的一模一樣的男性。

他說他的名字叫褚憂夜。

雖說長的一樣,但憂夜他比那個穿紅袍的男人溫柔太多了!

每當我說到這的時候,憂夜總會輕輕一笑,並請我多多包涵他哥哥。

說到這,我還是不懂為甚麼那男人要把憂夜關在這。

不曾想,這個簡單到不行的答案花了我將近百年的時光。

而且褚憂思那個渾蛋還對我的記憶動手腳!

…啊咧?

嘛啊,反正,我跟憂夜在這棟房子裡衣食無缺,除了樓上不知道有甚麼整天吵個不停…估計,就是憂思委託我的內容吧,除了吵鬧,還陰暗幽冷,每每我睡覺時,都會被冷醒,那是一種深入骨髓的冷感,既濕黏如牛皮糖般甩不掉,又

猶如最冰冷的冰錐,死死的抵住我的要害,既疼又冷。

在過了不知道多少年後,一直體弱多病的憂思死了。

他死的悄無聲息,彷彿只是睡著了般,一到了明天,照樣會出現在客廳,披著一件針織外套,露出溫暖的微笑,說『早安。』。

然後那天,還沒反應過來的我被褚憂思拉著頭髮拖到了樓上,當我被他摔在閣樓地板上時,我整個人都還是懵的。

我緩緩爬起身,四周是一個血紅色的法陣,散發著不詳噁心的感覺。

還有,躺在我身邊的憂夜。

他被換上了一襲純白的袍子,整個人如同出塵的謫仙,莫名的,看著這樣的他,我起了不祥的預感。

「褚憂思!你要做甚麼…呀!」我被突然升起的障壁下了一跳。

這下子,被關在障壁裡的,只有我、憂夜和血紅色陣法了。

褚憂思透過障壁看著我的臉,臉上帶著一種憤恨和奇異的憐憫。

「這就是你本來的命運,兒季樂。」

「和褚憂夜一起被封印在這裡鎮壓大鬼門,本就是你的宿命。」

「是褚憂夜求情,你才和他一起多活了幾年。」

說謊。

我看向他的手,那隻手握成了拳,我最喜歡的那張臉隱埋在黑暗中,死都不肯抬起頭來。

我想,我莫非是得了斯德哥爾摩症?

不喜歡溫柔的憂夜,反倒喜歡買斷了我的生命,把我囚禁在屋子裡,心裡明明也喜歡我和憂夜,但我都快死了還繼續死鴨子嘴硬的憂思。

「為甚麼?」

我只想知道為甚麼是我。

「你是憂夜跨界的陰陽伴侶。」

他只是搖搖頭,黯然的道,再也不肯多說一句。

「掰掰,兒季樂。」

「褚憂思。」

我叫住他。

「不准另娶。」

「你要永遠記住我。」

「直到永遠。」

原本頭也不回的他,頓了下,用細小的、幾乎飄散在空氣的聲音說道「怎麼可能忘的了。」

畢竟,是他愛著的,為他消逝的生命呀。

說完,他將門『砰』的一聲關上,封起了一段苦澀的記憶,與倒在地上的少年少女。

我最遺憾的,是從未走進你的心。










作者曰:

我到底打了些什麼。

呵。

讓我來給你們畫畫重點:跨界、陰陽伴侶、大鬼門、褚。

呵呵呵。

謝謝你閱讀到這裡,我們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20 22:40:28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注意到褚。
雖然我第二人生還沒看完,也不太清楚第這個故事的走向,
但兒季樂、很可憐……嗎?
嗚…細思極恐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8 小時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ヾ(≧▽≦*)o我是剛回鍋來找糧噠~\(≧▽≦)/~大大的文超讚噠,期待後續ヽ(✿゚▽゚)ノ,另外能加好友嗎?(賣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