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原創文] 【原創】我在冥府當心理諮商師 (第六十二章 12/01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9-8 16:25:16 | 顯示全部樓層
九月催更報道~~~新學期直接忙到爆炸的我還是來催命了(?)
先祝大大中秋節快樂呀!

點評

有有!小雙有看到催文結果就生出下面那章了~~也祝大大中秋節快樂喔~  發表於 2022-9-11 10: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9-11 10:19:2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九章 你是在拯救我,還是妨礙我?】


有時候,我真的分不出冥官和人類的差別。因為兩者實在太像了,不管是談吐、行為、情緒,冥官對我而言真的就只是沒有形體的人類。


絕對不是超然脫俗的人類,而是沒有形體的人類。


為甚麼忽然這麼說呢?因為人類的白目、腦殘和犯賤一樣能在冥官身上看見。


就比如說我曾經諮商過的一個冥官──清彩杏,她是一個有著歌手夢的冥官,好死不死還想給我當人界的歌手,說甚麼人類的歡呼聲更有活力、更熱情。


……


夢想歸夢想,但現實面總得考慮一下吧?我還記得那次諮商我是支持她去追夢,但大前提就是她要想辦法克服自己沒辦法站在太陽底下、沒辦法被相機拍到、沒有實體、真被發現是冥官怎麼辦的這類問題。猶記得昱軒那時候說得比較直接,就是叫她想都別想。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昱軒就已經知道冥府和內境關係不好,要一個清朝的孟婆在眾目睽睽下表演還不吸引內境的注意力根本不可能。現在又是戰爭時期,冥官躲起來都來不及了,更何況在外頭站在舞台上當活靶……


舞台上……


──誰來跟我解釋現在電視轉播的演唱會開場嘉賓為甚麼那麼像我一年前諮商的孟婆!這絕對是湊巧,剛好長得很像而已之類的?或許我腦袋當機的表情過於精彩,連暫時性室友向亞繪都忍不住湊過來看電視上在播甚麼。


「喔?是蓋棺女孩耶!」向亞繪提起的時候難掩眼中的興奮與激昂,「她們最近超紅的,一堆人想找她們合作和上節目。」


那個團體名字又是怎麼一回事……自嘲自己貨真價實地躺過棺材也不好取這樣的藝名吧!而且,我現在覺得更恐怖的是,除了那張熟面孔之外,這個美少女組合還有另外四個人,雖然無法親眼看見她們身周是否有綠色的螢光,但是無庸置疑地每一個都長得很漂亮,很漂亮之餘還很有才華。雖然我不懂跳舞,但是她們的舞台真的很好看……美中不足就是五個人當中有一個動作會落拍又比較欠缺力道的熟面孔。


「……彩杏對跳舞還是比較不熟悉。」還真的是彩杏...我幾乎是眼神死地聽向亞繪繼續跟我分享道,「原本蓋棺女孩只有四個人,彩杏是去年最新加入的。雖然是新成員,但她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彩杏也剛好完美填補了她們缺少的唱歌人才,整體演出效果瞬間提升不少。不過她在採訪錄影的時候也有說過她是跳舞初學,以前幾乎沒有跳過舞。但是她真的很努力在練,其他團員也都很熱心地教她。你知道蓋棺女孩原本不叫蓋棺女孩嗎?最一開始的時候是她們隊長──」


看見向亞繪口沫橫飛從蓋棺少女出道前的故事講到如何爆紅再說到現在的表演風格的蛻變,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另一個說起星之海魔法少女就會進入忘我境界的她表弟。沒想到竟然在這種小地方展現家人的共同點。


「……啊,我好像不小心說太多了。」


「你可以繼續說沒關係啊!」這樣我就不用去作功課,晚點就可以把清彩杏約來我家諮商了。


結果是彩杏自己跟我提議要去冥府的諮商小屋見面。


是見面,不是諮商。她根本不覺得自己需要諮商。


「她是腦殘嗎……」宋昱軒看到網路影片的時候忍不住開罵,「一個清朝的孟婆這麼高調是嫌存在太久想要被消滅掉嗎……」


「太久沒回來的個案果然還是需要追蹤一下……」宋昱軒立刻掃了我一記殺氣騰騰的眼神,我馬上改口道,「──但這應該是特例啦!來找我諮商過的冥官沒有五百個也有三百個,不可能叫你一個個去追蹤啦!」


見我僅用零點一秒鐘打消叫他去追蹤個案近況的念頭,他也不多追究,反而是我針對這點細問下去,只不過是比較開玩笑地方式試探, 「最近工作量很大喔!」


「知道就好。」我的小助理兼護衛隊隊長輕描淡寫地說,但這句話背後應該隱藏了許多跟內境人士的激烈交戰。他順勢送了我一記白眼,「要你安分地待在家裡你又不願意。」


「我得上班啊!如果我請假,阿長要從哪裡找人力補我這個缺?」


「你家直屬看起來很樂意。」


「不能這樣拗彥霓啦,她都因為我被綁架過了,我心裡已經夠不好意思了,還拜託她上我的班,這會讓我良心不安啊!」


昱軒冷哼了一聲,「你叫她陪你吃火鍋當誘餌的時候,都不見得你有良心不安。」


提到誘餌那件事我還真的心虛了,「那是因為我把你們全找出來了,還有蒼藍在──」


「你應該很清楚你是我們的首要保護目標吧?」宋昱軒忽然扳起一張臉,嚴肅地說。「就算彥霓當真被攻擊,我們還是會以你的安全優先。」


「意思是如果我跟彥霓都快死了,你們一定會先救我就是了──知道了啦!我感覺到好安全喔!」我有點煩躁地回應。本來彥霓跟冥府就沒有一點瓜葛,講白一點,冥府根本沒有任何義務去保護我身邊的人的安全。我的吩咐之下保護其他人頂多只是順便。


我當然知道,還很清楚。就算是彥霓陷入危險,我也不會讓冥官冒險去救她。


彥霓是人類,冥官是……冥官,我覺得很好選。


「叫彩杏進來。」我也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把心力放回正事上。


清彩杏一進來就能感覺到她與其她諮商個案不一樣的地方。會來我這邊諮商的個案不是眉頭緊鎖就是淚眼汪汪,望著我的眼神就像看見救世主一樣──


某些個案除外,例如永遠無法控制自己拳頭的黑白無常。


總之,清彩杏全身散發自信光芒的模樣在我的諮商小屋並不常見。


「簡小姐好!」


活力充沛的樣子也是……能把孟婆的白色旗袍裝束穿得那麼可愛大概也只有她了。


「好久不見了,彩杏,」首先先來一點客套話,「最近過得如何呢?」


「挺好的。」她滿臉都是微笑,發自內心的微笑,「我聽了簡小姐的建議,克服了許多現實層面的障礙,現在總算追夢成功了!」


「有,我有看到你的表演。真的很厲害。」


「嘿嘿,我就說我唱歌很好聽吧!我們接下來還有好幾場商演,行程都已經排到三個月後了。現在遇到的公司也很好,很努力地在幫我們打知名度……」


我的眼角餘光瞄到宋昱軒不悅下垂的嘴角和緊握的拳頭,他現在的表情看起來就像要把彩杏一拳打暈。他好幾次想開口打斷都被我瞪了回去。


「我還有看見你們的訪談,『蓋棺女孩』這個團名還是你提議的。」


「本來的Miss Cutie就沒什麼辨識度,在我加入之後經紀公司就有提議改名。我的團員也想要改名很久了,這個名字不是她們取的,是前老闆按照自己喜好取的。現在叫作蓋棺女孩之後辨識度提高了,一開始因為過於特殊的名字也蹭了一波網路熱度──」


「你們都對外說會叫蓋棺女孩是因為想成為國際知名的藝人這個夢想是蓋棺論定的事實。」


「人類也不需要知道我是真的躺過棺材吧?死後還不忘記生前的夢想,繼續追夢不覺得更加帥氣嗎!」


彩杏興致高昂的模樣不禁讓我感到頭疼……雖然知道你死過一次,但可以不要嘲諷自己得那麼理所當然嗎?我們更擔心的是你的安全啊!


「現在冥府和內境正在打仗,你都不擔心嗎?」


「嗯?我只是個孟婆,打仗應該跟我無關吧?」彩杏事不關己地說,說話的方式跟三秒前談及自己的演藝事業天差地遠。


有關係、太有關係了!雖然你「只是」個遞孟婆湯的孟婆,但終究還是冥官啊!內境只會看你是一塊鮮甜的肥肉,看是抓起來嚴刑拷問還情報還是滅掉換錢都可以。


「那你都不怕──」我還沒說完,孟婆就揮揮手打斷我的話,「哎呀,內境人士沒有那麼聰明啦!我都已經作為蓋棺女孩活動半年了,到現在還不是沒被滅掉。而且現在禁令解除了,我更不怕了。」


諮商小屋的溫度忽然降低,桌子上的燭火搖曳了起來。


「敢阻擋我的演藝生涯,我就讓他生不如死。」


哇靠……這種恐怖的發言……我偷偷瞄向站在清彩杏身後的昱軒,他的臉色看起來超級難看。為了避免他們兩個在我的諮商小屋打起來,我連忙換一個話題,


「你是甚麼時候開始想要要當歌手的?」


一談到夢想,彩杏冷酷地眼神馬上暖化,然後迷濛地陷入回憶的漩渦,「我還在世的時候就很喜歡唱歌了,但是以前的年代只會在青樓裡見到唱歌賣藝的妓女,所以只敢在家裡偷偷地唱……」


我漸漸地往後退,逐漸堆疊高漲的陰氣化成實體的旋風,把我桌上的紀錄全颳到地上。我的護衛隊隊長看不下去了,一個箭步向前,一手用力地扣著清彩杏的手腕,


「彩杏、清彩杏!」宋昱軒叫了兩聲,但彩杏完全沒有回神的意思,還繼續喃喃下去,「我很羨慕能夠獲得掌聲的她們……那些姊姊能夠穿好看的衣服站在台上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我真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有聽眾聽我唱歌……」


我默默地塞了一根掃把到宋昱軒手裡。宋昱軒低頭看了一眼掃把,再望著我,用嘴型問我,「你認真嗎?」


我篤定地點頭。本來她間接威脅我的時候昱軒就很想揍她了,現在只是順勢給他個完美的理由而已。


「結果我還真的願望成真了,我真的在在舞台上唱歌了……但一樣是在青樓裡。爹爹自從弟弟出生之後就沒正眼看過我,為了籌措弟弟去私塾上課的學費,他想也沒想地就把我賣了──啊靠!」


我舒服地躺在椅子上,冷冷地看著昱軒把彩杏用掃把打到趴在地上,好像一切再正常不過一般。


在我的諮商小屋中,這畫面的確挺正常的。但動手的通常都是我,不是昱軒。如果不是彩杏的陰氣漩渦過於猛烈,我也很像要親自動手。這麼紓壓的事情怎麼可以交給其他人呢?


「我……昱軒前輩……?」


昱軒用掃把指著彩杏的鼻子,就算他手上抓的是掃把還是有模有樣的帥,「雖然簡小姐現在是靈魂狀態,但是爆漲的陰氣一樣對她會有影響。你在人界久了,但應該沒忘記自己依舊是個冥官吧?」


「真的很對不起……」彩杏一邊道歉一邊爬回椅子上,一手還扶著額頭,緊皺的眉頭完全看得出方才昱軒出手完全沒因為對方是女生而手下留情。我等彩杏從疼痛中恢復過來,才繼續諮詢,


「彩杏,你現在覺得快樂嗎?」


在腦門遭受爆擊後的第一個問題竟是如此簡單又深奧的問題讓彩杏愣了一下,但很快她就挺起胸膛驕傲地說,「我很快樂,也很驕傲。我只是個清朝的孟婆,但我不怕辛苦地拼命練習化形,只為了能夠站在舞台上追逐自己的夢想,而我現在也正站在正確的道路上。」


想來也是。彩杏從踏進這間諮商小屋的那刻開始,我就知道她不需要我的諮商了。今天頂多算結案。


……但並不是以好的方式結案。彩杏太執著於自己的夢想了,而且是不惜傷人的程度。


如果當初我順著昱軒的話要她好好待在冥府就好,人界是不是就會少一個未爆彈呢?這個諮商的最後結果,其實跟我親手轉化了一隻怨魂沒兩樣吧?假如一年前我就知道冥官不傷人的大忌會被解除,我是不是會換另一種諮商方式呢?


我不知道。


「如果你沒有其他想問的事情,今天到這裡就可以了。」我在她的諮商紀錄上寫下「結案」二字之後蓋起,然後淡淡地說,「最後容我提醒你一句,要小心自身安全。你現在是冥官,想讓你消散的內境人士在人界到處都是。」


「我會小心的,我到現在都藏得很好。謝謝簡小姐的關心。」彩杏禮貌地婉拒我們的保護,對我深深一鞠躬後便離開諮商小屋。


昱軒直到門板完全闔上才開始對我發難,「你都不阻止她嗎!她繼續在光天化日下表演,必定會成為內境的目標!如果她真傷了人,就算是我們也不一定會出面去救她的!」


「來不及了,她已經嘗到甜頭了。現在阻止她追逐歌手夢只會覺得我們是在妨礙她,而不是為了她的安全著想。」


她不會領情的。聽不進去的人或冥官根本沒有諮商的必要,只是浪費自己的口水而已。


至於要不要上報給殿主,職業操守來說這是不被允許的。通緝犯來急診看病,在維護病人隱私的前提之下是不能報警找警察來抓的。


我現在只有深深的自責和懊惱,自責為何當初鼓勵她排除萬難追夢。



各位看官好!這裡是不想做正事只想要玩耍的小雙~
這章大概就是一個標準的諮商篇吧?
不過是一個失敗的諮商就是了。
好處就是許久不見的物理治療總算出現了?!
接下來應該會繼續接正劇吧...但以我現在只能一個月貼一章的更新速度,劇情都不能連貫的寫啊...
目前就先這樣,各位看官我們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9-12 12:57:3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是刀子吧?是刀子吧!連假後直接接刀子,這樣我怎麼受得了(?)(just kidding)

持續忙碌在課業和社團的小楓需要糖啊~~~QAQ

點評

這算刀子嗎(歪頭,對佳芬或許算刀吧?畢竟自責的情緒其實一點也不好受。結果今天更文也是連假中的一把刀XD 課業加油! 小雙也在努力生存於社會...  發表於 2022-10-9 23: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9-13 13:38:37 | 顯示全部樓層
楓之雪 發表於 2022-8-10 07:11
易容和奕容……被上司強行調職的社畜(不是
「簡小姐」這邊稍微出戲想到《董小姐》wwww ...

一首歌名
湊字數:被社團加課業用到想抱著棉被長眠

點評

原來如此~ 看來我查的沒有錯XD 小雙也是! 我每天看到回到宿舍只想要躺著, 但是事情永遠做不完, 下班了還在處理工作的事(社畜無誤  發表於 2022-10-9 23: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10-5 08:27:44 | 顯示全部樓層
十月份敲碗~~
這個月是稍微放鬆但還是被社團和課業壓榨的小楓
有沒有想要寫萬聖節專篇呀~

點評

小楓參加什麼社團啊? 萬聖節喔...小雙覺得自己應該沒那個時間...如果想要趕在今年把銘福第三部收尾的話....  發表於 2022-10-9 23: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10-9 23:21: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十章 您的死亡已到貨,請簽收】

今天不管是對我還是對冥府都是很特別的一天。


今天是殿主給了周朝迎旭收拾住處和與熟人告別的最後期限。據宋昱軒的轉述,他和殿主挑了一個吉時讓他得以安然地消散。


直到目前為止,我依然沒有收到周迎旭反悔的消息,但我卻收到他想在最後見我一面的要求。為了這位三千歲的前輩,我還特地請了工作三年來的第一次假……當然是在確認彥霓能夠幫我上班之後。


在等周阿伯到來之前,我還很慎重地換了正式的套裝,不然平常就算是殿主來找我諮商,我也只會有居家服。居家服舒適又方便活動,對於隨時要抄起掃把打人的我來說再適合不過了。


我不習慣地望著鏡子中過於正式的自己,白色的上衣配上黑色的西裝裙,顏色上的搭配好像太像要去參加嚴肅的喪禮了。沉思了一會,我從衣櫃深處撈出暗紅色的領巾和墨黑的絲巾扣環。前者是雅棠送我的領路人制服的標準配備,絲巾扣環則是因為我綁絲巾的技術太爛,雅棠實在看不下去只好加碼多送一個白癡都會用的扣環。


還要換個配件嗎?還是這樣就好?但其實我很清楚自己不斷找事情做只是因為我正在逃避等等與周阿伯的對話……因為我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跟一個選擇消散(死亡)的人說甚麼。


我有去問過在安寧病房上班的學姊,他們對臨終的病人平常都怎麼互動。


「就像平常一樣啊!我們的工作是讓病人在沒有痛苦的情況下離開,所以跟普通病房一樣的『你會不會覺得痛?』、『哪裡不舒服?』這種問題還是會問。當病人已經昏迷無意識的時候,就要觀察病人的表情去調整藥物。當然除了病人之外還要照顧家屬的情緒……」


我個人覺得學姊回答得很標準,但對我怎麼一點幫助也沒有?首先病人的狀況就完全不一樣了吧?安寧病房的病人是選擇死亡的方式,周阿伯選擇的是死亡(消散)。


更別提我完全不知道為甚麼周阿伯離開前指定要見我了。絕對不可能是告訴我哪裡有古蹟可以去挖挖看然後發大財。


我為他的酒杯斟滿冥酒,這次是熱的。為了他我還特別用瓦斯爐加熱過。


有鑑於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開口,所以我只能跟他大眼瞪小眼。


「簡小姐上次見面曾經問過我為甚麼忽然想要消散。」


我輕輕地點頭。第一次見到周迎旭,聽見他荒誕的要求後我的確有問這個問題。


「因為我無法再承受戰爭了。」古老深邃的眼睛透出疲憊,「每次的戰爭都會損失許多冥官。每次只要不傷人禁令一撤除,人類大量死亡之外,冥府也必定遭受人類的反擊。」


「這不是第一次冥府和人類的戰爭了吧?」


「自我當上冥官以來,這是第四次了。」他的眼神漸漸變得悲傷,「每次的每次,人類都會獲勝。就算冥府一開始以洪水之勢輾壓人類的進攻,最後人類總會找到方法打敗我們,而我們又只能躲回地底最深處,一磚一瓦重建冥府。」


我不大明白周迎旭為什麼想跟我講古。我只是個無牌無照的冥府心理諮商師,並沒有任何改變戰局的能力。另一方面我也很想叫他閉上他那張烏鴉嘴。


冥府怎麼可能輸?十殿殿主現在的戰略叫做「盡可能降低傷亡」,不然以冥府的兵力,召集全數武官發動總攻擊就會贏了吧?冥府怎麼看都不可能輸啊!我很想反駁,內心一番拉扯後還是決定靜靜聽完周迎旭的故事。


這是他在世上最後的時間了,還是把說話的時間留給他吧。


「……而每次,殿主都是人類首要消滅的目標,無一倖免。」


聽到這裡,我的心臟就好像有人掐著一般緊縮著。


「哥哥們知道這件事嗎?」


「他們知道,在正式開戰前他們有來尋求我的建議。畢竟我的存在最為久遠,幾乎可以追溯回冥府的規則剛在這世上成立之時。」


或多或少聽過殿主們提到他們冥官充其量只是世界規則的執行者,並沒有想像中的自由且強大。他們是有權力改變一些小事,例如受刑魂該分哪邊,或者增減各個地獄收置的罪行種類等等,但他們沒辦法改變根本的事情,比如說人不用死、或者靈魂不必進入輪迴……之類的。


「那麼……殿主在戰爭之後消散是規則嗎?」


「不是。」他很篤定地回答,「但幾乎是鐵律。歷史記載上還沒有殿主能夠撐過戰爭──」


他的語氣突然變得柔和,「──但我希望這次他們都能撐過去。就好像我希望冥府能夠擺脫戰敗的夙願。」


我乾笑道,「你這樣講好像是在拜託我幫助冥府獲勝一樣。」


「是這樣沒錯。」


「周迎旭先生,容我強調一次:我是個普通人類,只是剛好天生看得見。我沒有任何法力,就算在人類的社會當中也只是個小小的急診護理師,沒有任何話語權和影響力,但你現在卻在拜託我幫助冥府打贏一場歷史上沒贏過的戰爭。」


「這是冥府與人類的第四次戰爭了,但你是有史以來唯一一個冥府心理諮商師。你的出現也的確給冥府帶來不一樣的面貌。而且──」


他故意頓了幾秒,故意等我露出鼓勵他說下去的眼神,他才接著說,


「──你也不希望冥府輸掉吧?」


如果是正常人類,聽完前面悲壯的歷史再以這種話結尾賦予任務,倒戈的機率大概是一半。不得不說,這完全是我在心理諮商時會使用的招數。


但我不是正常人類,我是「冥府」的心理諮商師。


「想要我幫冥府做事大可直說,不需要對我情緒勒索。」


我老早就站在冥府那邊了。


「還是被發現了嗎?」他淡淡地笑著,「果然冥府心理諮商師就是不一樣啊!」


「我才要好奇你們什麼時候才會理解我雖然是人類,可是絕對支持冥府吧?」或許我應該印一張紅布條掛在我的諮商小屋門口,用這種方式昭告天下,全體冥官才會明白我的立場吧?


「知道歸知道,但還是想要親眼見證你的覺悟。」


「你也是可以留下來見證我的決心。」


他語塞了三秒,隨即明白了我的意圖,「簡小姐,你想要說服我繼續『活』下去是不可能的,我的心意已決。」


「試試看也無妨啊!說不定你就被我說服了呢?」我玩味地笑著,一方面也是讚嘆三千歲的老妖怪果然不一樣,一句話就被聽出居心不軌了。


「那我還是不要繼續待在這裡好了,太危險了。」他仰頭將眼前的冥酒一乾二淨,酒杯放下的時候還順勢說,「希望簡小姐未來對冥府的友好也如現在一般堅定。」


我不屑地哼了一聲,「這是當然。」


周迎旭拱手做最後的道別後,我從櫃子裡翻出一根白色蠟燭插在桌子上。然後拿出周迎旭的諮商紀錄,接著為自己酒杯斟滿了酒。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當晚上九點一到,我在他的諮商紀錄上寫下「結案」二字,然後對著蠟燭敬酒,


「周迎旭,祝你消散快樂。


燭光就此熄滅。


說不上不捨,但心中還是有些悶悶的,大概是感傷吧?急診做久了面對往生的病人都不大會有感傷的情緒了……我摸黑開燈,正打算把餐桌收拾後睡覺,門鈴聲卻在我換好睡衣的時候響起。


我不是叫亞繪今天十點以前都不要回來嗎?而且按門鈴是怎樣,忘記帶鑰匙嗎?我無奈地打開大門,門外站著的卻不是亞繪。


「佳芬姊……」


「蒼藍?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他有力無氣地問,「……我可以進去嗎?」


蒼藍平時一臉痞痞的樣子,不管是冥官還是城隍都沒放在眼裡,就算是遭遇內境人士也是一種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樣子。現在消沉的模樣看起來超級不對勁!我連忙邀請他進來,但蒼藍沒有像以往跟我拌嘴,而是最短距離走到客廳,然後整團縮在沙發上。


我緩緩湊到他身邊,柔聲地問,「發生甚麼事了?」


「佳芬姊,我剛去執行……」


「他的消散不是你造成的,是他自己選擇消散──」我幾乎是反射性說出安慰的話,但得到的回應是他的搖頭,


「不是的……佳芬姊,他消散前跟我說了一些話──」講到最後,蒼藍竟然有些許哽咽,眼淚也緊接著像關不住的水龍頭流了整臉。忽然有個哭成淚人兒的青少年在我客廳我也是慌了,一時間的功能只有遞衛生紙。


「可以告訴我他跟你說了什麼嗎?」


蒼藍一個勁兒地搖頭,一個勁兒的哭。我只能在泣聲之間勉強聽見片段,「佳芬姊,我好害怕……我該怎麼辦……」


對情況完全不瞭解的我只能陪伴,然後默默地再遞出一張衛生紙。









各位看官好~
小雙剛從各種的報告地獄爬出來了!
這章算是為周迎旭的故事畫下一個結尾,但同時也為蒼藍的故事線埋下一個超級大的伏筆。
一直以來寫諮商有一部份都是訓練自己觀察和揣測別人的想法,但說真的……越來越不好寫。
不排除是小雙的文筆需要復健就是了,每次寫文的時間都間隔太久,都快喪失文字組織能力了(嘆
這裡誠摯感謝楓之雪大大的催文,提醒我真的該寫了……
不然小雙有時拖延症發作時連我自己都怕XD
總之這章就先這樣,各位看官我們下次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10-17 08:56:50 | 顯示全部樓層
耶~~這月份的精神食糧拿到了~~(*๓´╰╯`๓)♡
蒼藍我的愛啊~
這邊猜測,蒼藍是接收到有關內境、天庭、冥府的關係,開始逼不得已選邊站(好像猜太多了)

小楓是管樂社的幹部,雖然是最閒的但還是有一堆活動QAQ

點評

放心,小雙也當過音樂性社團的幹部。每年的表演大概有哪些我懂...... 大大是哪個樂器的啊?打擊嗎?  發表於 2022-11-3 20:22
十一月份的更文出現了喔!這次小雙在大大催文前就貼出了呢(覺得驕傲 大大可以慢慢猜喔~反正小雙不會劇透的~  發表於 2022-11-3 20: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10-23 22:21:17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哇哇更了兩章!小雙姐姐,吾命的史詩還有要更嗎?

點評

這不就更新史詩了嗎~  發表於 2022-11-6 02:46
好久不見~有啊有啊!會更的,史詩不可能斷...只是小雙如果要去更別部就得放著冥府不管了...現在的時間大概一個月只能更一部....  發表於 2022-11-3 20: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2-11-3 20:17:3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十一章 宮廷劇的正確使用方法】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其實也有不友善的冥官。


這是必然的,一個社會群體總會有強者和弱者,但弱者不一定是被保護的那方。


「民違仁,回診。」


違仁是民國,男性,但長相中性,個性也偏軟弱,所以常被單位的前輩嘲笑欺負,也因此困擾。


然後我就叫他回去把自己練強一點,不管是工作能力還是打鬥能力,實力夠堅強就不會有人敢嘲笑你了。


這是檯面上,我給他的諮商建議。檯面下,因為我極度痛恨霸凌,所以上次武鬥大會我就特別動用關係,把他們單位的前輩分配跟雅棠一組,然後拜託雅棠幫我狠狠地揍一頓,還指定一定要打臉,最好打成豬頭。


雅棠也的確完美地完成了她的任務。


後續是有安排回診,但民違仁每次都沒有出現,應該是工作忙碌。


當他延期到第三次時,我總算發覺事情有所蹊蹺。也因為如此,冥府在某個星期三深夜就有了冥官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我的小助理綁架進諮商小屋的一幕。


「那、那個……簡小姐好。」他有點膽怯地望著我,不敢接近,眼神不斷漂向他身後的出口。很可惜的,出口有宋昱軒擋著。


想逃,沒門!


我用筆尖點了點個案的專屬諮商椅,不過民違仁還是沒有就坐的意思。


想站著諮商也不是不行。秉持著諮商應當與個案平起平坐的原則,既然個案想要站我就陪他站!於是我從椅子上跳起,站到他的身前不到一隻手的距離,然後抬起脖子仰望他。由於仰望他脖子實在太酸了,所以我又從小屋的深處挖出一張折凳踩在腳下。


折凳的原本用途是因為我有一段時間很著迷於用折凳打人,但後續發現其實不大順手加無法使用連續技,於是就放在小屋的角落生灰塵了。


總之,現在諮商小屋呈現一個很神奇的畫面。是想像諮商師踩著五十公分的折凳嚴肅氣場大開俯視可憐的個案,民違仁都被我瞪得快縮成一團球了。但在如此可笑荒謬的狀況,民違仁完全不願意開口,視線一直都是閃爍逃避著我的注視。


嘖,沒用的傢伙。


我跳下折凳,揮手道,「你回去吧!等有改變現狀的勇氣再來找我。」


聽懂我的話,昱軒往側邊他一大步,把出口讓給民違仁。還沒等我多送幾句勸告,他就像嚇壞的兔子一溜煙地奪門而出。


與我一同見證落跑的個案的小助理憂心地問,「需要我介入嗎?」


「所以你知道第一殿有職場霸凌的情況。」


「或多或少,應該說這種狀況各殿都會發生,嚴重與否而已。」


「殿主們不管嗎?」


「幾年前有清掃門戶一次,但之後就又冒出零星的情況了。」


喜歡仗勢欺人的人真的到處都有,但我又不能再把這群人揍一頓了……這招在武鬥大會的時候已經用掉了。


唉……要怎麼拯救這些被霸凌的人呢?


「佳芬,你為甚麼要說謊?」


「聽說三班的佳芬『看得見』──」


「告訴你,那是騙人的。我聽明秀說──」


「佳芬,你還好嗎?」


我強硬把自己從不好的記憶抽離,回到熟悉的諮商小屋。為了掩飾方才陷入回憶的呆滯,我還特地搖了搖頭,微帶疲憊的口吻說道,「有點累了……連上四天的大夜班作息有點亂,昨天下班後還得爬起來去上課……」


宋昱軒想必有發現我不自然的表情,但他沒有追問,大概是明白追問只會勾起更多糟糕的過往。他配合著批評我的工作,「你們的工作根本不是人做的。」


「對啊……醫院要求我們用自己休假的時間去上課,還不額外給加班費。你覺得這樣合理嗎?」


他立刻搖頭,悲憫地說,「我從來沒有覺得你們的工作型態是合理的。」


你看,連鬼都知道我們過勞。所以我才說成天壓榨我們,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斷剝削員工薪資、福利與權利的高層連妖魔鬼怪都不如。


「你還要看下一個嗎?」或許是我一臉疲態,昱軒在叫號之前先詢問一聲,「還是我讓他先回去?」


「剩幾個?」


「只剩一個──也是職場霸凌的。」


都只剩一個當然就是看完啊……我一瞄到諮商紀錄姓名欄上的名字,我的精神就都回來了。這個個案與民違仁差不多同一個時期來到我的諮商小屋,但是他不只固定回診,每次都會回報自己如何克服最近的霸凌。聽到他的分享我都會覺得很療癒。


「叫築今進來吧!」


築今跟違仁一樣也是民國,湊巧也是因為中性外表時常被前輩嘲笑。兩個幾乎一模一樣的遭遇──


「簡小姐好!」築今見到我先是朝氣十足地打招呼,「我今天又為簡小姐帶來新的故事了。」


他一落座就跟我分享一個如何耍小心機,特意讓第六殿殿主──卞城王親眼目睹上欺下現場的故事。雖然他被噴了一身墨汁,犧牲了一套制服,但收穫的成果絕對遠大於一身衣服。


上次推薦他看宮廷劇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卞城很生氣嗎?」


「殿主十分生氣。」他彷彿心有餘悸地抖了一下,「我第一次見到殿主生氣的模樣。我原本以為殿主生氣起來是都不講話,單用氣勢和凶狠的視線瞪到你認錯的那種。簡小姐應該也很清楚,我們家殿主很悶騷也很沉默,審訊鬼魂的時候都是旁邊的判官在講話。我到現在都沒搞懂錢判官是怎麼理解殿主的每個微表情和視線。」


卞城是十殿殿主當中話最少的那位,「惜字如金」四個字根本是為他發明的。我最一開始甚至以為卞城是啞巴,無法說話。但來往久了,總還是會聽到他說幾句話……但也不超過十句。


「所以卞城生氣到底長甚麼樣子啊?」我忍不住好奇道。


「一樣沒有說話,」民築今接下去說之前還回頭望了一眼大門,彷彿擔心殿主會突然出現,「但他就把潑我墨水的那群前輩拖去角落爆打了一頓,然後把那群前輩倒掛在第六殿門口的橫樑上曬乾。」


我感受到宋昱軒的眼神飄到我身上,視線就像是說:「這一定是跟你學的。」


拜託,卞城都幾百歲了!我只認識卞城二十年,怎麼可能是我教壞的!


「看到他們悽慘的樣子,我都對他們有點抱歉。」


「為甚麼需要對他們抱歉?這是他們活該好不好?他們如果會怕,從一開始就不會欺負你了。」


「……是也沒錯。」他摸著下巴認真思索著,「我都不明白這些霸凌者的心裡在想甚麼。欺負人有那麼好玩嗎?真的可以滿足他們的自卑感嗎?真的可以從中享受優越感嗎?霸凌者都不會擔心自己在旁人的形象被扣分嗎……」


我挑起一邊眉毛,有點訝異地注視正在思考的冥官。冥官總算想起還有旁人在,這才停下他的喃喃自語,


「對不起,想得太入神了。」


「你讀過一些關於霸凌者心態的書。」我這句話不是問句。


「對……」他不好意思的承認,「在來找簡小姐之前,我有去人界翻一些資料。當時是抱著『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的想法去了解,但是嘗試了幾個方法都沒有效果。所以我還是來找簡小姐了。」


「呵,書本跟現實狀況還是有差吧?」


他點點頭,有點遲疑地說,「……也不知道這些心理諮商師寫的書是不是真的有用。」


「應該有用吧?都能變成一個專業,還要考照才能當正式的心理諮商師了,鐵定有它的可取之處。」


「那可能是剛好不適合我吧?大多數心理相關的書籍都教我不要理會……而且我也怕直接上報殿主會不會對我造成其他後果……」


我不屑地說,「不會有任何人類的心理諮商師告訴你要學宮廷劇耍心機報復好不好?人類有法律的限制,還有收入來源的困擾,更不用說人類社會的構造十分複雜。反抗霸凌說不定還會造成旁人觀感不佳,嫌你太玻璃心一點玩笑都開不起。相對地在冥府,殿主的話語權最大,整體也偏向實力至上主義,你們的性格也大多比較溫和。雖然你我都不知道成為冥官的條件,但或許個性溫和就是其中一個條件吧?」


偶爾看不下去會失控揍人的黑白無常分類屬於冥神,另當別論。


「應該不是殿主們,而是簡小姐的話語權最大吧?」


「說甚麼鬼話,我只是冥府的心理諮商師,哪來的話語權?」我輕輕靠在椅背,淡淡地笑道。


「簡小姐謙虛了,但我的確有發現簡小姐會儘量不勞煩殿主的情況下解決我們的煩惱。單就這點,簡小姐就值得我的尊敬。」


這還是頭一次,有冥官在我的諮商小屋用腦子思考別人的思維模式,也是第一次有冥官坦蕩蕩地表達他尊敬我是因為我明明有殿主可以撒嬌,卻儘量不去拜託他們。


民築今講完後,我並沒有說「謝謝」還是甚麼的,而是斜眼看向身後的宋昱軒。


「你最近應該蠻忙的吧?」


宋昱軒馬上就懂得我心裡在打甚麼鬼主義,深深嘆了口氣,「我很想說不會,但是事實就是我的確蠻忙的。」


「那你應該不介意吧?」


「你想做甚麼就做,我沒有意見。」


築今看不懂我們兩個之間的啞謎。但沒關係,默契是可以培養的。


「我很喜歡你。」我坦然地說,「你來當我的助理吧!」


「我?」築今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我只是民國,而且──」


「不願意嗎?」


「我……我想試試看。」他結巴了一下,然後正襟危坐,從被諮商對象瞬間身分轉換變成職缺受試者,「但我想先了解一下工作內容和薪水福利。」


不隨便答應要求,謹慎冷靜面對突發狀況,智商固定在線,單就這幾點我就覺得眼前這個冥官可以拐來當我的助理。


我一擺手指示道,「昱軒,再上一壺茶。你也拿一張椅子坐下。」


昱軒幾乎是在我活語落下時就在桌子擺好茶壺和三個茶杯。真希望築今日後也能像昱軒這般手腳俐落,總是能夠在我吩咐之前就把事情完成。但我也知道這有困難。合作的這五年下來,昱軒老早把我的心思和處事風格給摸透了。如果再一個冥官如昱軒般懂我,我反而會感到害怕。


肚子裡的蛔蟲一條就好,不能再多了。


蛔蟲也就坐之後我才開口,


「那我們先談談工作內容……」







各位看官好!
這裡是心情很好的小雙~~
總之呢,小雙前些日子不是把冥府拿去參加角角者的百萬小說大賞嗎?
結果、竟然、給我進複選了!
(鞭炮加煙花加轉圈圈)
上班之後累到爆炸,想說:啊...昨天好像公布名單沒時間看,今天來看看好了,看了之後知道自己沒入選就可以睡一個小時然後繼續上班...
結果在頁面上看到自己的名字的時候真的差點哭出來!
哇靠,我超佛系的欸!佛系到我自己都差點忘記完成參賽資格(咳咳
目前是還沒公佈得獎名單,但我真心不抱有任何得獎的期待,應該是不會得獎啦。
但小雙單單想到水泉大大為了評審得被逼著讀冥府,就覺得我人生圓滿了(淚
也不知道她能讀到哪裡XDDD 這部應該不會太辣眼睛吧?讓偶像讀自己的作品好羞恥啊啊啊!
這應該是小雙寫作生涯中的最高峰了,已經滿足了。
總之,小雙心情超級超級無敵好!之前說過心情好就會貼多一篇番外,所以各位看官這禮拜會看到番外多更新一篇~~
在此要感謝各位看官一路以來的愛心、喜歡、和留言,有你們的支持和催文小雙才能一步一步把作品累積到這個程度。
好,這次先這樣!各位看官,我們下次見!(瀟灑揮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2-11-7 10:16:23 | 顯示全部樓層
盡然只是喝茶嗎!不是應該為了助理之位拿起武器!!(不過應該會被秒殺)
冥官的制度和福利跟醫護人員比真的差好多(為未來的工作哭泣)

終於考完期中考了(撒花)~本來想上來催一下,還是逼自己去讀書了
是薩克喔~

點評

薩克馬上聯想到爵士樂! (好啦, 承認對樂器不大熟XD  發表於 3 天前
答對了.一定會被秒殺的XDDD 做護理師也不用幻想自己的假日有多少了...每一次的放假都要好好珍惜啊(拍  發表於 3 天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