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659|回復: 69

[同人文] [吾命]十六聖騎士─聖光同人文((一定要看的公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5-9 16:10: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夜櫻●夜鷹 於 2011-8-28 21:29 編輯

夜鷹的人設在我的無名
我這小說在在bass也找的到我直接提供網址
http://bassavg.com/platform/game.php?id=51303247
這是無名的
http://www.wretch.cc/blog/tpes4318
還有各位大大!由於小女太懶了!所以我會從第十章開始改不過我也會改前面的
第一章-2#
第二章-3#
第三章-7#
第四章-8#
第五章-9#
第六章-10#
第七章-11#
第八章-12#
第九章-13#
第十章-15#
第十一章-18#
公告-32#
第十二章-(上)-39#
公告-41#
第十二章-(下)-42#
番外-1-58#
第十三章-60#
第十四章-6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5-9 16:14: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櫻●夜鷹 於 2011-5-21 23:13 編輯

人物介紹
◎十二聖騎士•溫暖好人派
格里西亞●太陽: 十二聖騎士之首,第三十八代的太陽騎士,有一頭燦爛的金髮,牛奶白的膚色,蔚藍的雙目,具有特殊的元素感知能力與控制力,對友情極度重視,選擇要當太陽騎士的理由是想要擁有十一個兄弟
希歐●暴風: 第三十八代的暴風騎士,一流的外交家與內務處理專家和工作狂的認真個性有著強大的情蒐能力,雖然礙於固有形象必須常常翹掉會議,卻依舊有辦法得知所有的大小事情,是個會暗地裡報復人的笑面虎,格裡西亞在私底下都叫他『死喔』
喬葛●大地: 第三十八代的大地騎士,在十二聖騎士戰鬥時負責以光明神術展開「大地之盾」保護眾人。「臉皮跟盾牌都一樣強大。」與格裡西亞一樣表裡不一,實際上骨子裡風流得很,在勾引女人時老被格裡西亞打斷,為此而和格裡西亞惡交;極為叛逆,其毒舌功力堪稱聖殿騎士之首。
艾爾梅瑞●綠葉: 第三十八代的綠葉騎士,在用劍的眾聖騎士中他是弓箭手,還是一位神射手。永遠不會說不的老好人一個。失手比射中還難的弓箭手;雖是弓箭手,但劍術其實也十分不錯,常常被格裡西亞欺負。格裡西亞曾指記不清楚他的名字是『艾梅』或是『草莓』。
奇克斯●烈火: 第三十八代的烈火騎士,有著火紅的頭髮。非常崇拜太陽騎士。「擅長除靈,常常不小心把除靈之火打到白雲騎士長頭上。與艾爾梅瑞一樣幾乎表裡如一,是個刀子口豆腐心的傢伙,被格裡西亞故意稱為『奇怪廝』。
帝摩斯●白雲: 第三十八代的白雲騎士。生性漂泊,有著像雲一樣的飄逸氣質,最能找到他的地方有窗檯,屋頂和榕樹下之類的,通常他都在這些地方獨飲或是看書。擅長偽裝成幽靈,愛看書到熟知圖書館內所有圖書的擺放位置的地步,後來因此成為圖書館全職管理員,異常聽從格裡西亞的命令。即使跟在人身後走了大半個聖殿,對方也沒法能發現他
塔佩芬●聖光: 金髮藍眼!就像另一個太陽!女版的太陽!擅長屬性:光屬性(聖光多到可以淹死幾個人)不擅長用劍...把十個人當成標靶過...喜愛吃巧克力...偷偷偽裝成男生好讓人民安心點,當太陽騎士的料
◎十二聖騎士•殘酷冰塊組
雷瑟●審判: 第三十八代審判騎士,額上有著審判之月的紋章,劍術非常精湛,能憑劍術識人。最強技能--專剋太陽騎士長。沈穩,冷靜,不過其實是個心軟、會照顧人的鄰家大哥哥,雖然表面上與太陽騎士是死對頭,但私底下經常答應格裡西亞一堆亂七八糟的請求,與格裡西亞兩人常在審判所旁的「廁所」互相交流光明神的仁慈和嚴厲,是格裡西亞「不是朋友的好朋友」。也是格裡西亞唯一害怕的人,生氣時連格裡西亞都壓不過,是被喻為「寧可觸碰太陽騎士長逆鱗也絕不能惹火」的人。
伊希嵐●寒冰: 第三十八代寒冰騎士,手執被格裡西亞稱為冰棒的寒冰神劍。喜歡夏天,因為做雪糕甜品才有人要吃。聖殿點心飯後甜點提供人,會細心的記載聖殿中所有騎士長喜好的口味,自稱「在十二聖騎士長中,與太陽騎士長的感情最好」。時常為格裡西亞製作超甜口味的藍莓點心。劍術十分高明,被格裡西亞故意稱為『稀爛』或『稀巴爛』。
維瓦爾●孤月: 第三十八代孤月騎士,戀愛至上女友萬萬歲,把女友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的好情人。長期徵求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以上的女朋友。為了孤月騎士形象而必須常常抬頭走路,結果頸部肌肉硬化,從此不能低頭,交女朋友時也只好交個比自己高的女朋友。武器為長鞭,用鞭的架勢曾被格裡西亞譽為國王(女王)
艾維斯●堅石: 第三十八代堅石騎士,常年很頑固的說我一點也不固執。集好相處,連路邊小狗都能攀交情的肉體實踐派(?)外交家,持一把看起來很有份量的大劍作為武器,曾被三十七代堅石騎士考慮過替換擔任人選問題,被前任太陽騎士尼奧稱為「固執得連把自己換掉也不願意固執一點的固執小孩」
羅蘭●魔獄: 第三十九代魔獄騎士,為格裡西亞成為太陽騎士前的好友,劍術之高甚至稍勝雷瑟,硬梆梆騎士道實踐者,是個異常認真的人,對再離譜的玩笑都會毫不懷疑地相信。是唯一一個被編入殘酷冰塊組,卻不聽從審判騎士的命令,而聽於太陽騎士的聖騎士長年掙扎於吃了寒冰騎士長做的甜點是種浪費的行為,但不吃是種傷人心的行為。為了生前最大願望「成為太陽騎士」而復活的死亡領主(死亡騎士進化而成),聖殿中的騎士長都知道這件事情。擁有瞬間移動、召喚死靈生物的能力,擁有一把祖傳的黑暗聖劍。
萊卡●刃金: 第三十八代刃金騎士。說話夾刀帶槍的毒舌一名,聽說和他說是十分鐘的話,就會被氣到短命一年。就算有毒舌也不敢開口跟審判騎士長要簽名。在格裡西亞眼中看來他的毒舌猶如讚美,審判騎士的瘋狂崇拜者,被格里西亞稱呼為『史萊姆』。
伊珞凌●暗夜: 銀髮淡藍眼,髮型像貓十字版審判那樣,原本為長直髮,因為某是聖光惹的禍而變成這個髮型,擅長屬性:暗屬性,擅長用劍,魔法除了聖光和黑暗屬性其他全不會,喜歡做飲料跟甜點教皇要審判教導他基本常識(不可以做的事:如...不可以犯太陽的逆鱗之類)個性:冷冷冷冷
◎自由派系
夜櫻●夜鷹: 目前只知道精通各系魔法和劍術、弓術、武術跟夜影有關係
夜影●星辰: 目前只知道精通各系魔法和劍術、弓術、武術有著一個秘密,跟夜櫻有關係
◎其他
教皇: 真實年齡不明,根據前太陽騎士尼奧•太陽指出,起碼超過六十歲以上,喜歡用法術維持在十五歲上下。是個為了賺錢不擇手段的超級奸商。
粉紅: 喜愛粉紅色與棒棒糖、草莓口味的食物。光明神殿為了讓太陽騎士紓解壓力特約的死靈法師,總是想要把格裡西亞收為徒弟。似乎跟混沌神殿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5-9 16:20:3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櫻●夜鷹 於 2011-6-27 23:25 編輯

第一章[不是朋友的朋友]
辦公室中,兩個男子沉靜的對視著
"太陽!教皇找你"其中一個黑髮男子說話了
他,審判是冷酷冰塊組的老大,額上那月形刻印就像是包公一般的象徵大公無私
"我馬上就去"太陽用燦爛的笑臉對審判說著
擁有一頭亮麗的金髮美少年,全身散發著希望,再加上臉上的笑臉,沒錯!他就是溫暖好人派的老大,太陽!這兩人形成了絕妙的映襯……
幾小時過後
"居…然要去…肥豬王那…裡"滿身就像是經過了一場戰爭之後充滿著疲累的太陽
"沒想到我也要去"暴風臉上寫著:我想睡覺
"暴風,我先幫你改公文喔"我呢~則是先幫暴風改公文再去拉
"謝謝你拉"暴風用那清澈迷人的眼神回應我
"不客氣"我當然不在意拉(怎麼可能阿
"對了!太陽,這是寒冰要我拿給你的"焦脆的餅乾所做成的杯子,裏頭盛著大量的奶油,上頭灑著糖霜以及多到快要掉出來的藍莓………真不愧是慈母寒冰啊!
"耶~~~~是我最愛的藍莓蛋糕"太陽興奮的從我手中搶走了蛋糕
"暴風!我先去改,等下我會去肥豬王那裡"還是趕快幫暴風脫離被公文壓著的生活吧!
"喔!那我們先走了"暴風終於恢復成平常那的樣子
"去改公文囉"告別暴風後,我用堪比烏龜的速度往辦公室移動。
長廊上鋪著咖啡色的地毯,搭配著與此相似的土黃色壁紙,感覺十分的和諧。一路上陪伴著我的是一盆接著一盆的黃金葛
當我走到暴風房間時,我輕輕的推開了門,「軋…軋…軋……」我看到了好幾座由公文疊成的一零一大樓佇立在暴風桌上……
"我總算知道暴風的苦衷了!"我苦笑
"原來公文太多了,尤其是太陽的公文最多!"我翻了翻,發現幾乎都是太陽的公文。心裡雖然為暴風打抱不平,不過也不能如何,所以只能認命的將公文給批完了。
"再去幫其他人改公文吧"我迅速的改完公文後,就去找白雲了
當我在圖書館找到白雲後
"白雲"我喘著氣,果然那長廊真不是普通的長,而且白雲躲貓貓的工夫也越來越厲害了
"怎"白雲疑惑的看著我
"要不要我幫你改公文"我把話題轉到公文上
"謝謝你拉"白雲很感激我能幫他趕公文
"不客氣"我還是不嫌累的幫忙
過了幾分鐘
"我要去幫別人了,白雲我先走了"我著急的將公文放在地上便離開了
"喔~掰"白雲似乎也似乎不介意我把公文亂丟就消失了
我又到了審判所
"審判"我看到審判他若無其事批改著公文,可是前面有個遍體鱗傷的刑犯被吊在那裡
"幹嘛?"審判看到我似乎鬆了一口氣
"我幫你改些公文"我猜他很怕等下不小心吐在公文上面
"喔~謝謝"審判感激的看著我
"舉手之勞而已"我用別人不知道的速度把公文改完了
又過了幾分鐘
"終於把聖殿的所有公文改完了,能休息一下了"我嘆了口氣伸了下懶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5-9 16:35:02 | 顯示全部樓層
你可以不要打名●姓   這樣看很累~~建議你使用直接對話......你這樣......是劇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5-9 17:06: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櫻●夜鷹 於 2011-6-12 00:21 編輯

第二章[幫忙]
牆上掛著的火把發出劈哩啪啦的燃燒聲,一片好像中古世紀的城堡牆上印著兩人的身影。
兩人皆是拿劍,但是它們的劍法卻差了十萬八千里。一個穩扎穩打的揮出寶貴的一劍,另一個則是身形快速的猛攻。
忽然!一個跳躍,一個在上一個在下!眼看劍就要由上往下劈的時候......歪了!空中只有少許被斬斷的頭髮......

夜鷹: 暗夜!你是不是放水阿
少女暈紅的臉頰上有著被長髮遮蓋住的汗珠。一襲墨綠色的巫女服蓋在了雪白色薄紗上,巫女服上充滿著樹葉的花樣,腰上還用紅色細繩綁著的蝴蝶結。
暗夜: 你怎麼知道?
囂張的看了看自己的劍
夜鷹: 直覺(因為我也放水了
大地: 我想抗議
一旁的褐髮少年被著一塊巨大的盾牌說話了
暗夜: 抗什麼議?
孤月: 你們好像很會用武器喔~
孤月那顆頭還是一樣抬的超級高
暗夜: 的確是這樣,只有聖光不怎麼會用
夜鷹: 是阿
少女點了點頭後便轉身面對了審判
夜鷹: 審判!來打一場吧!
審判: 好。
兩人乒乒乓乓打了很久........
交錯的身影、不斷接觸的劍身,兩人在須臾之間便過了上百個回合。最後,兩人再一次全力揮劍後便在火花中向後退步。
烈火: 太、太厲害了,居然和審判平分秋色
審判: 是阿
審判慢慢的拭去臉上的汗水
夜鷹: 先走了
少女慢慢將劍收入鞘之後便準備離去
綠葉: 你要去哪?
夜鷹: 去幫太陽和暴風阿
聖光: 為什麼?
夜鷹: 因為他們被教皇派去肥豬王那裡
聖光: 喔~
夜鷹: 先閃了
而在王宮裡的太陽和暴風
國王: 太陽騎士、暴風騎士請問你們來這幹嘛?
太陽: 國王陛下,雖然加稅是不得不的舉動,但為了人民這般偉大的情操,您應當有所回應,這才不辜負了光明神慈愛的原則
太陽超級無敵努力的說服國王:不要再試著壓榨人民了!!
國王: 什麼!不加稅,我的宮殿整修費要從哪裡來啊!
可惡,死肥豬還是不聽勸
暴風: 國王陛下,產十繳二是大陸上所有國家的共識,你擅自加稅,要是發生什麼不良後果,光明神殿將不會提供任何協助。
暴風這招好啊!直接恐嚇了肥豬.....王!?
國王: 好吧!但是太陽騎士要留下來陪我喝兩杯
肥豬王偷笑了一下,想必他打定了主意太陽騎士不會喝酒,讓他喝個爛醉之後醜態百出。
此時.......碰~門被踹開了
夜鷹: 國王陛下!太陽騎士及暴風騎士有緊急任務需先行離開,如果需要喝酒,請另外找時間,告辭!
國王: 好、好的
就這樣,這三人組便成功的脫離了肥豬王的魔爪。
三人肩並肩同行一路上走回聖殿
太陽: 夜櫻~謝謝妳~
夜鷹: 不客氣。
踩在那身穿露珠的嫩草上,夜櫻心情似乎特別好。露水沾在了她細長的小腿也絲毫不在意。
暴風:別謙虛!要不是妳,我大概要瞎了
暴風只是心不在焉的看看身旁高大的樹木,頭上方盤根錯雜的樹枝將陽光細切成了碎布灑了進來。
夜鷹:還好吧~我們先去找教皇報告吧
------------我叫分隔線--------------
教皇: 很好!通通放你們三天假!!
暴風: 是
太陽: 是
兩人抱拳單膝下跪接受了這三天假期,看來教皇時常壓榨它們,連放假都能顯得如此神聖。
突然!
夜鷹: 教皇!我想把我的假期給暴風
教皇: 為什麼?
夜鷹: 因為我希望暴風的眼睛趕快養好
看了看暴風那雙腫得要命的眼睛,我不禁將自己的假期給了他
教皇: 好吧!暴風騎士有六天的假期
暴風: 謝謝妳拉!夜櫻
雖然眼睛已經腫了但是暴風依然向我放電.........真是敬業,可是好可怕。
夜鷹: 願光明神祝福你(趕快去休息吧!!
夜鷹: 對了!目前聖殿的所有公文都被我做完了,暴風你能休息一陣子了(你給我好好休息六天不要再回來了!!
暴風: 夜櫻!我太謝謝妳了
夜鷹: 你安心養眼傷吧!(滾
到了審判所
夜鷹: 我回來了
審判:太陽他們?
夜鷹:教皇要暴風去聆聽光明神的教誨六天而太陽要沐浴在光明神讚嘆三天,太陽將在光明神的帶領下前往未知的喜悅之地 (暴風放六天假養眼傷,太陽是三天不過他要做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5-9 17:21:16 | 顯示全部樓層
恩~人物介紹可以改一下嗎??
因為看了頭好痛唷!!!!    ((得罪抱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5-9 20:29:4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櫻●夜鷹 於 2011-6-18 00:40 編輯

第三章[初遇羅蘭]
穿過長廊,我來到了太陽騎士的房門口。
「太陽」我推開大門,裡面擺著一張辦公桌和一疊公文.........吧?
原本是該這樣的,可是.......
「幹麻?」
裡面卻只有一個裸體的金髮男子手裡拿著一罐玫瑰面草莓醬膜站在大浴缸前
「廣場上出現了一隻死亡騎士,聖騎士們需要你的幫忙,我要先走了」
「碰!」我應該破紀錄了,從開門到說完話再關門我居然只花了零點五秒.......
就在太陽準備的同時
「我最討厭死亡騎士了」
一個背著弓袋的綠髮少年可愛的說出了感想
「是阿」
男子看著天花板不曉得對誰回了話
「超超超.....超..超超麻煩的」
背著大盾的褐髮騎士用令人擔心的表達能力抱怨了幾句
「太陽會不會被那坨草莓醬淹死阿」
傳說中的毒舌史萊姆果然很毒舌......
「在不來我回去就把他的房間毀了!! 」
暗夜怒火中燒......
「別阿~」
聖光......別像連續劇小媳婦那樣吧.....眼眶含淚的咬著手帕實在不適合你。
「太慢了!太慢了!太慢了!!!!」
烈火在一旁和暗夜一起燃燒
「來了」
寒冰淡淡的說。
「抱歉我來晚了」
太陽姍姍來遲的走來......好優雅........個頭!
「太慢了!」
首先開砲得是熊貓暴風,為了批公文的他醒著比睡的時間多了好幾百倍。
「咦?白雲兄弟不是比我晚來嗎?」
太陽騎士打算用牽拖來轉移焦點......
突然!白雲用很妙的方式從底下「浮」了出來。
「你....好......慢......喔......」
「這裡圍觀的人太多了得疏散一下民眾」
暴風看了看四周後說
「現在有一隻死亡騎士正在廣場,請各位遠離廣場」
其餘的騎士一聽到暴風說的之後便異口同聲的疏散了民眾.......
「喔!!!!喔!!!!喔!」(終於要開始了嗎?
死亡騎士用暴怒的大吼來提醒大家---他的存在
下一秒後,三把箭瞬間射向了死亡騎士!
只看到死亡騎士就像是不可能的任務那樣的後仰躲過了所有的弓箭。
不過其他騎士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烈火一個弓箭步向前突進!手上的劍在一眨眼間便充滿了火炎,橫劈!
反應機靈的死亡騎士順勢整個人滑向了地上,而烈火騎士將手上的刀往地上釘了下去!
死亡騎士只一翻身就躲開了攻擊而且還繞到了烈火騎士的後面!「碰!」烈火騎士被踹飛了!
「啊!!!!」烈火騎士飛出去的瞬間夜鷹也衝了出去!
同時,太陽騎士幫夜鷹加了聖光護體還有神翼術,只見夜鷹身上增加了一層若隱若現的金色光輝.......
加速了!!就像棒球投手投出的變速球一樣!夜鷹在一瞬間加速了!
只是.......距離似乎太遠了,所以這個突襲並沒有太大的效果。
死亡騎士只是身體微微的向右偏了一點,一瞬間情勢便逆了過來。
夜鷹的背後門戶大開,死亡騎士當然沒有放過這個機會,一劍斬了過來。
鮮血從背後噴出,就像凋零的玫瑰花瓣被風吹起,血散了開來。
不過夜鷹做出了應對,避免被追擊的她將劍轉身一擲後,從腰間抽出了刺刀。
「喔!!!!!!!!!」
死亡騎士得意的歡呼了!
夜鷹只是喘息著,四周的同伴們都大聲的叫喚他的名子,但是意識漸漸模糊的她已經聽不倒他們說的話了。
向後跌了一步仰望天空,還能撐多久?夜鷹問了自己。





           不                                  知                               道!!!!!!!




連路都走不穩的夜鷹給了自己答案後便把刀反手一握出擊!!
上半身在前,就像一頭獵豹看準了獵物似的往前衝了出去,釘釘釘釘釘釘釘釘釘釘釘釘釘釘
迅速而猛烈的攻勢,想必是連審判都抵擋不住吧!但是........死亡騎士卻通通都接了下來,有挨著的那幾刀都只是擦過去罷了。
夜鷹在由右下向左上畫了一刀後便退去了.......
"可惡.......再打下去我一定會倒下去........"
"鏮!鏮康!"很乾脆的,夜鷹棄械了,同伴們都為這動作傻了半晌,而死亡騎士逮到了機會便又往前突進,才一眨眼,那劍間已經抵到了夜鷹的頭頂了!
全場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甚至有人已經準備下場幫忙夜鷹了。
可是夜鷹只是緊閉雙眼,然後聖光便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集中在她的右手上.............
睜眼!

                                                    "無名"

一道金色的刀氣射穿了死亡騎士.......
純粹而簡單,未加任何的修飾,只是單純的將能量化成刀型射出,就如其名:無名,不需為其取名的招式。
這招令死亡騎士的右肩被削掉了.......
夜鷹緊接著又好幾次的發動了"無名"
死亡騎士只能狼狽的邊打邊退。
最後:「夜鷹騎士、太陽騎士我會回來找你們的」
死亡騎士丟下這句戰敗感言就逃跑了
「你們~還好吧?」
打完後夜鷹馬上詢問同伴的狀況來表示他沒事
「不好」
烈火杵著腰說
「等一下喔」
夜鷹拿出一堆工具,先在地上畫一個大圓,然後又畫了一個六芒星..........忙忙碌碌的一段時間之後排出了好大一個魔法陣
「完成」夜鷹流了不少汗
奇蹟的!烈火的腰傷一下子就好了
「奇怪了,只是個小小的腰傷,為什麼我會這麼累」夜鷹心裡暗想。
「各位先回去休息吧」夜鷹站不穩的揮了揮手
說完後,一滴斗大的冷汗從她的額頭流了下來,她昏倒了..........

「她還好吧.....」
剛剛一路上都是烈火騎士抱他回來的。一頭朝天的紅刺蝟頭,哀傷的眉目間,傳遞著一份溫柔。
懷裡捧著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少女熟睡著,溫暖的空氣從她的鼻子中吐出,少年十分得不捨,不捨那看來弱小的身軀承擔著如此大的傷害。
但.......她已經倒下了,因為自己的失誤而讓少女上了戰場。少年的心如刀割.......為什麼!!為什麼當時沒有打倒死亡騎士!為什麼!!為什麼當時沒有阻止她上場!!甚至連小小的你辛苦了都沒有......
後悔,沒辦法挽回任何的錯誤;道歉,沒辦法得到任何的原諒。唯有靜靜的,不求任何回報的在一旁守護......
「為為為.......為什麼」
大地的臉扭成了一坨........
「失血過多罷了,睡一下就好,好好照顧他」
教皇擰著一塊應該像是毛巾(抹布)的布塊放到了她的額頭上。
平常做事認真勤勞的夜鷹,早就在教皇的心中留下了不錯的印象。這次倒下了,教皇更是關愛有加。下至擦洗手腳,大至打掃房間,通通都由教皇一手抱辦了。
坐在床邊的教皇一般看著諸多公文一般照顧著她。躺在床上的夜鷹,她細長的頭髮被放了下來,散落在床上。全身放鬆的她,令人感覺他的眼睫毛變得更加的細長,堅挺的鼻子搭上細白的皮膚,她的正下方是櫻桃小口。
身上穿得是純白的睡裙,雖然不是什麼大美女,但是此時這樣的她讓人有天使的感覺。
可是此時的教皇心裡只想著一件事:可惡!他可是最會做事的耶!!現在倒了誰來做啊!!
「好好好好......好的」
哀傷的大地,平常也不寫公文的他這下慘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5-9 20:36: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櫻●夜鷹 於 2011-6-18 00:41 編輯

第四章[調查]
從死亡騎士出現過後幾天
教皇找來了太陽騎士,並要他尋找你隻死亡騎士的下落。
"親愛的教皇,近來可好,不知是否光明神給了您神諭,而您想讓太陽也一起受光明神的指導?"(最好快講有什麼重要的事)
優雅的身影緩慢的推開了門,太陽面帶微笑的臉上猶如冰晶閃爍的亮藍色眼睛注視著教皇
教皇背上流了一堆得冷汗......
該死的太陽又講一堆我聽不懂的光明話。教皇心裡想。
"太陽騎士的意思是您找她什麼事?"
一旁的亞戴爾馬上為教皇做了翻譯
教皇笑了笑拿著手帕擦了擦汗說
"上次那隻死亡騎士逃跑之前嘴裡還喊了你與夜鷹的名字"
下一秒,教皇的眼神變得十分的銳利。
"你們......和她什麼關係?"
"太陽不曾記得與他有任何的會面,想必夜鷹騎士應該也如此吧!也許是敗在我們的手裏令他不甘心吧!
"不管如何,你們去尋找他的下落"
和教皇告別後,太陽來到了寒冰的房間。推開房門迎面而來的是......
"我找到夜鷹了!現在要怎樣做才能救那個冷冰冰的傢伙?!"烈火的吼叫聲
"烈火小聲點,寒冰要休養。"審判坐在寒冰的床邊照顧著他,雖然如此,他還是不忘要改公文。
寒冰只是安靜的在床上翻著點心食譜,正當他決定下一次的飯後點心是哪個的時候,教皇開口了。
"只要在寒冰騎士長的傷口滴上夜鷹騎士長那長期受到光明神祝福的神聖之血,配合上我的淨化之術,就可以完全驅趕出死亡之氣,接下來讓寒冰騎士長靜養幾天就會沒事了"教皇難得正經的說
"可是.....夜櫻還沒康復"烈火擔心的說
"我沒關係啦!要用我的血救寒冰也值得"我怎麼會介意呢
"但是........."
還沒等烈火說完,夜鷹就在自己的手上劃了一道傷痕。
鮮紅的血從那細小的縫隙一滴一滴的流了出來。慢慢地,血成了一條一條的流。再從一條一條的流變成了一柱一柱的沖。最後宛如水壩洩洪一般的傾倒而出。
終於,血噴了寒冰全身,手上的食譜書也毀了吧......
同時教皇也施展了治癒術。 在教皇給寒冰施放淨化術的期間,我的意識漸漸模糊。
拜託!哪個人都好,可不可以發現我快要去見光明神的事情……
在我昏迷的最後一刻,眼尾似乎是瞄到審判一把扯開烈火的手,把我抱過去,一把扯開我的斗篷帽子,他一看到我的臉就倒吸一口氣,然後轉頭對教皇大吼特吼。
不過具體吼些什麼,我倒是聽不見了。
寒冰也從床上跳了起來,這冰塊傢伙的臉上居然會有驚慌的表情耶,太不可思議了,反倒是一直都在擔心的烈火一副呆若木雞的樣子。
不管了!
反正接下來是死是活,怎樣都不關我的事了,我現在只想睡覺……閉上眼睛,啊!真舒服,大家晚安了
休養幾天後
掛著熊貓眼的烈火敲了敲夜鷹的門後就進去了
這幾天,烈火的腦子裡都是當時夜鷹倒下的身影、當時依為在懷裡的氣味、眉頭緊皺的表情。
一切的一切在烈火的心裡是那麼的刻骨銘心而歷歷在目阿!
他為她所做的一切感到罪惡與不忍,從那之後的烈火,整天不時的恍神,吃飯挖同一個地方挖到底還不知,走路要撞到樹了也沒發現,就連同伴們叫他烈火也毫無知覺。
"水......我想喝水"夜鷹似乎剛醒了
"水是嗎?水......水...水,水在哪!"
"趕快叫教皇來!"烈火大吼。
"吵死了!到底給不給水!去死!"
碰!
"夜櫻!你總算醒了!"教皇滿臉倦容的說
"死老頭!你把自己弄那麼狼狽幹嘛!我踹!"
"有沒有怎樣"孤月大概還是用下巴看著我吧。
"我沒事拉"
"下次別勉強去打死亡騎士了,別忘了你還有我們這些兄弟啊"暴風阿~你是不是在心裡說我生病那還有誰能幫你改公文
"好啦"我慚愧的笑著
"害我們好擔心喔"聖光看大家都說完了,就馬上使出她那超強的飛撲
"小姐!你想謀殺親友阿"我被她壓的好難受歐
"抱歉拉"聖光深表歉意的看著我
"我想去練劍術"我馬上提出了我的每日行程
"不行"審判阿~你為什麼不讓我練劍術阿((我又在心中慘叫
"為什麼阿"我馬上用哭笑不得的表情看著他
"先把你的傷養好"寒冰用你敢偷偷去練劍就死定的表情看著我
"什麼傷"我呢~則疑惑的望著大家
"你和寒冰還有太陽都被那個死亡騎士的劍刺到,那天那個死亡騎士的劍有點古怪,他們好像說那是死什麼劍的,被刺中會導致死亡之氣入體,連教皇那老頭都只能勉強壓下死氣"不知是哪位這麼說的
"那寒冰和太陽還好吧"聽完後,我馬上問了太陽和寒冰
"在仁慈的光明神的祝福下,太陽兄弟和寒冰兄弟早已安好"太陽阿~現在又沒有外人,你就不要在說光明語了拉,頭很痛耶
"是阿"天上下紅雨淹死聖騎士拉,我幹麻詛咒自己阿,不過寒冰居然笑了
"沒想到冷冰冰的寒冰居然會有表情出現"大家都震驚的看向寒冰,寒冰看到大家都在看他,就趕快收起了笑容
"誰說只有他阿"阿!天上是下黃金砸死聖騎士阿,審判居然也笑了
"沒想到連審判也這樣"大家都非常非常的震驚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張床阿"我用我想看快點練劍的眼神看著大家
"幹麻這樣說阿"暗夜用你想練劍就等傷好了在練的表情看著我
"我可不想的自閉症阿"我當然是回給他一個你白痴阿,我不練劍還能幹麻阿的眼神看著他
"那~妳找人背你吧"太陽告訴大家他那很不好的辦法,可是大家好像都同意了
"喔"我失望的叫著,原本還想偷偷的練劍的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5-9 20:46: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櫻●夜鷹 於 2011-6-20 21:18 編輯

第五章[刑求]
夜鷹雙手被綁
吊在一間暗室中
雙眼被蒙住的她
不斷的被恐懼侵襲著
"哪裡......哪裡......這裡是哪裡"
她意識模糊的不斷重複這句話
突然!
一聲門軸轉動的喀喀聲
完全讓夜鷹嚇醒了
房間似乎很大.......
那燈光
猶如夜鷹心中心中的希望一樣渺茫----一閃即逝
將夜鷹的希望捻熄的
是...............
---------------------分隔線-----------------------
黑影,慢慢的靠近
身處的一身黑是他的偽裝
偽裝著他的容貌、遮蓋著他的一切,包括他內心那無限擴張的情感
對!
就像宇宙一樣不斷膨脹的情感
她的好她的完美她的所有都令他著迷
當早晨其他聖騎士長還在睡覺的時候
她已經坐在他身旁批改公文
當深夜所有人已經休息時
她依然在中庭舞劍........
            但           是           (用日語教demo比較有FU西卡西也可以
我不能放任他不管!
不能!絕對不行放任她胡來的殘害自己!
公文也好戰鬥也好,甚至不把教皇看在眼裡。一切都好!
總是將一切一肩擔起的夜鷹,總是笑著說沒事的夜鷹,完全隱瞞了自己的身體狀況

          ••••                  ••            •••
"為什麼......"
那聲音從乾涸的喉嚨裡吐出來。
全身很無力的審判,雖然如此,他還是選擇給予夜鷹應該有的壓迫感。
    所        以        (用日搭喀拉會比較好聽喔
"說!死亡騎士和你是什麼關係!"審判只在轉眼間便又重整了氣勢
"沒任何關係........"
"不說?"審判將手舉起,準備將一把掌摑在夜鷹的臉頰上。
"沒......"
夜鷹感覺審判的瞳孔在瞬間放大了.......
"啪!"火辣辣的掌紋就這樣硬生生的烙在了夜鷹的臉上
淚水,絲毫沒有出現在夜鷹的眼眶。
取而代之的是惆悵、是空洞,夜鷹感覺到了無盡的失望。
那感覺有點像靈魂要被吸到了黑洞裡面,兩眼無神的只呆呆的看著審判。
"好痛,我被打了"
簡單,不加任何修飾的表明了自己的感覺。
"如果你再不坦承後面還有更多"
審判背對著夜鷹不讓她看到自己的表情
"沒任何關係"
"啪!啪!啪!啪!啪!啪!啪!........."


對時間的感覺早已麻痺......
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回暈過去了,夜鷹的嘴角淌著鮮血,從額頭流下一條經過眼睛到達下巴的血痕。"
"啪搭•啪搭•啪搭•"
血就像是流不完一樣的一直滴。
夜鷹的衣服沒有一處是完整的,破碎的衣服,依稀可以看見微微隆起的胸部。
上頭滿是傷痕,烈紅色的印記一條一條的刻在了她的全身,少女喘息著。
臉上帶著一抹紅暈。
"不要.......我真的快受不了了.......別這樣........"
少女似乎已經完全的失去了意識,完全沉溺在了其中。
"招!不招?"如果仔細的觀察就能發現審判的手正微微的顫抖著。
少女用逐漸模糊的視力看著他........
看著看著看著........他
一言不發的.........
"啪啪啪啪啪"
這並非繼續的鞭打聲,而是掉落的鞭子。
同時,審判的眼淚已經潰堤。
淚水不曉得是多少年前的產物?
現在,它卻源源不絕的從眼裡流出
是什麼?
到底是什麼讓我如此傷痛?
不曾有過的悲傷;
不曾有過的沮喪;
以及不曾有過的失望。
失望自己居然那麼得不信任她;
沮喪自己給予她如此的傷害;
悲傷自己居然無可救藥的..........愛她
            


                                         "我愛你"


輕輕的一個吻,留在了夜鷹的唇上。
突然!"碰"的一聲
門被打開了!!!!!
"審判~你在對我們家公主做什麼呀?"
審判馬上轉過身來準備要離去。
"你.....你你你你居然把我們家公主打成這樣"
"你該死!!!!!"
聖光說到整個人都抖了起來,並且趕快過去為夜鷹鬆綁.........
之後,夜鷹只是無神的呆在那裏,直到被聖光抱回到自己的房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5-9 21:00: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櫻●夜鷹 於 2011-8-15 14:04 編輯

第六章
-----------------------------------七天前-----------------------
飛濺的血花不斷噴灑在地上
為這地板鋪上了血腥的紅地毯
踏上的血紅毯的審判只是踩著沉重的腳步離開
而成為這地毯的犧牲者----夜鷹
正在送往教皇的路上..........
"矮噁.....馬麻有血耶"
"不要看"
看到這幕的母親牽著自已孩子的手快步離去
"聽說是審判騎士長",他怎麼能這樣!!"
看到的人民們無不議論紛紛
有些甚至給予審判負面的評價
"在一下下就好!在等一下下就幫妳治療!"聖光邊說邊往教皇的辦公室跑去
大門被踹開了
教皇做在明亮的窗前讀著書
面對這唐突得一幕教皇沒有顯得特別慌張
只是稍微的抬頭看了看
"嗯?"教皇繼續看著書
"夜鷹.......夜鷹他被審判打成這樣了"
"先讓他躺在床上吧!"
教皇伸了個懶腰,看了看夜鷹後對聖光說
"今天天氣真好"
"夜鷹......夜鷹他........"
"我知道我知道,孩子你太緊張了,試著去放鬆吧"
將手上的書放一旁後
教皇先拍拍聖光的肩膀再開始對夜鷹治療
------------------七天後-------------------
"你,快樂嗎?"
每每遇到一個吃自己做的甜點的人
寒冰都如此的在心中問著自己
如果不是個性的關係
今天的廚房裡依然可以見到寒冰在製作下午的甜點
攪拌器的聲音、烤箱噹的聲音、烘焙爐的爐火聲。
傳出了廚房
"吶,你在幹嘛呀?"
不予回應繼續默默的繼續製作著點心,這就是寒冰專心致志的想帶給品嘗者幸福
"謝、謝謝大、哥哥"
哭泣的小女孩那破涕為笑的神情
"好!好吃!"
驚訝的一邊稱讚一邊吃得工頭
許多許多
全部全部他都刻印在了心裡
"吶!居然不理我!!"
夜鷹鼓了鼓腮幫子表示自己的不滿
她拿起了一旁的草莓醬與自己帶來的超辣辣椒醬掉包了.........
----------------------------------------------------------------
  何必呢?我問了自己。看看桌上許多的甜點,我不禁想起之前審判騎士僅僅為了一句死亡騎士嘴裡吐出的話拷打我......不值得。感覺是那麼的不值得,他是如此的不蠻橫如此的不說理,使我傷痕累累。但是我卻因為他的一句我愛你而昏了頭,甚至為他做了他最愛的甜點。
  門被推開了。「夜櫻,你找我們有什麼事?」首先進來的是暴風。「對、對啊,我剛剛在房間裡聊天聊得正開心呢!」「明明就是在把妹妹」
接著是唱雙簧的大地和太陽然後陸陸續續得所以聖騎士都進到了廚房,審判最後進來時順手關上了門。「鏘!鏘!」搭配著嘴裡的音效我拉將桌上的一條大白布拉了起來!「哇!!!!!!!!!!!!!!!!」十五個聖騎士,十五份驚嘆。雖然每個人來之前的言行舉止都不一樣,但是現在,每個人的臉上除了表現出訝異之外沒有別的表情。
  首先最底層的薄餅乾讓品嘗者有香脆的口感,上面厚厚卻Q軟的冰涼布丁還塗有一層起司。雖然是很簡單的甜點,但是要做到好吃就十分的困難,要把底層的餅乾烤的香脆。上面擺著布丁,但不影響餅乾的酥脆。而那起司要抹得剛剛好,少而缺了一股誘人的風味,多又讓人增添了一種油膩感。夜鷹將這一些難題通通克服了,他花了十分長的時間去研究烤箱如何打開,奶油如何購買,布丁要怎麼說出口。
好不容易才做出了成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