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特傳穿越】時間、謊言與逆轉年齡。(9/29第四十四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8-30 15:38:5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et52002527 於 2019-8-30 15:40 編輯

不好意思打擾了,可以借個女兒來畫畫嗎?(´;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30 18:01: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met52002527 發表於 2019-8-30 15:38
不好意思打擾了,可以借個女兒來畫畫嗎?(´;ω;`)

咦?什麼意思?o_O
如果是沐沐的話茖已經有畫過了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29 20:01: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伊茖夏珞.韓 於 2019-10-5 22:29 編輯

大家好久不見吶ˊˇˋ
茖最近再進行統測複習,第一次模考快到啦(゜▽゜;)
真的烏龜更,茖對不起等文的大家嚶(´・ω・`)

這章的沐沐進了湖之鎮啦!沐沐沒有跟著大家,而是走散啦( ´ ▽ ` )ノ

總之!大家祝茖考上自己的第一......欸不是,大家等茖一段時間就會復更嘍!ヽ(`・ω・´)ゝ

-----------------------------------------------------------
以下正文Ψ( ̄▽ ̄)Ψ↓

。第四十四章。景的審美觀盡失,肯定是安地爾傳染的


今天是決賽的第一天。

我早早到了休息室,然後抱著紫月當抱枕補眠,紫月很貼心的收起八隻毛茸茸的腳,將自己變成一顆黑色綿軟的球。

畢竟精神力最好的補充方式是睡眠,我目前最壞的打算就是直接曝光,跟安地爾對戰必定要消耗非常之多的精神力,當然得有機會就休息。

而且湖之鎮的事情也是,如果真像我所判斷的是其他鬼王下的手,那麼那邊肯定有鬼王高手駐足。

但我還是想不通有哪個鬼王會這樣搞事。

據我所知最愛玩這種把戲的是耶呂,可是他老人家在鬼王塚睡的叫一個熟透。

再來是比申,但是她是一有動作就會昭告天下,不可能我們瞎猜到現在還沒個毛。

殊那不喜歡殺生,我總覺得他在變成鬼族之前是一個精靈,他幾乎擁有所有精靈會有的特徵......說到殊那,他總給我一種很強烈的熟悉感,雖然我對他的容貌沒點印象,他通常會把臉遮住......咳,扯遠了,總之也不會是殊那幹的。

大概是景吧,雖然我不知道他沒事吃掉一個城鎮的人是要幹啥,但是目前最有可能的除了他沒別人了。

不過在我不確定的狀況下我不能跟冰炎他們說,畢竟這些是由於我跟鬼王相熟才有的判斷,而跟鬼族相熟並不是件很好的事。

等我再次醒來,冰炎他們幾乎到齊了。

[蘭德爾還沒來嗎?]冰炎看了看四周問道。

[時間應該差不多了。]夏碎說完話的同時外面出現了幾道力量感。

但是不是蘭德爾,因為這幾股力量充滿了水屬性。

是三兄弟吧。

[漾漾!好久不見!]漾漾一開門,果然是雷多[聽說你的幻武兵器已經成形了啊,有空也給我們看一下是什麼東西啊!]

[呃、好。]

[多日不見,我們返回族裡做些準備事宜,接下來有段時間會在同地處理任務,請多指教了。]

[彼此彼此。]雷多四處張望[奇怪,西瑞人嘞?]

[還沒來。]

[難得我回去族裡時候做了個跟他很像的藝術品要送他說。]雷多吸吸鼻子難過樣[你看,我花了一整天做的。]

[漾漾,建議你最好不要看。]雅多臉色很差。

然後漾漾差點被打開的盒子裡的東西砸中臉。

我看了一眼跳出來的東西,覺得漾漾可能變幸運了一點。

被那木頭雕的刺砸到臉可能會穿孔。

那是一隻背上有彩色尖刺的木頭刺蝟。

看著那個不知道是誇獎還是諷刺的刺蝟,我暗暗嘆了口氣。

雷多啊,不作不死懂嗎?而且這怕不是粉到深處自然黑的最佳範本。

我真心覺得雷多真拿給西瑞看會被一掌拍死。

[好看吧!這是用西瑞的形象做出來的東西喔。]

還有漾漾你不要一臉妖精眼光怎麼回事的表情,雷多的眼光已經超出守世界任何種族的範疇——

超出範疇地爛。

他肯定可以跟西瑞結拜。

[門口那個行李是誰的?]蘭德爾一行人走進來。

他們少了一個紫袍。

[我的!]雷多舉起手。

哇喔。

壯觀的行李。

我其實想跟他們說,不必這麼費力,我可以借你們一個空間......

[嗯......?你們只有四個人要去?]

[就四個,太多人只會造成麻煩。]蘭德爾揮揮手道。

我翻開跟夏碎借的高階法陣大全,開始研究。

高階法陣果然有些難度,上面的元素排列很複雜。

差不多了,我將法陣書收進空間。

[哈囉,要出發了沒?]

[差不多了。]冰炎點頭。

[沐沐,妳的行李呢?]漾漾問道。

[在空間裡,你要放我這裡嗎?]

[不用了。]漾漾搖頭。

[西瑞~~]雷多非常興奮的衝去找死。

[去死吧渾蛋!]

他果然被拍死了。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全部站在一個大型的傳送陣上被送到之前的比賽會場。

[各位觀眾久等了!今天是最終比賽前的出發大集合,讓我們看看場面上十支隊伍全齊的場面,各學院挑選的高手們再次群聚於此地!眼前就是最高警戒區的兩種任務等待著他們破解,最終賽程開始之後大會將派出各定點將影像回傳到此地播放,各位觀眾們也可以及時知曉遠程任務的狀況,請隨時期待!]

[最終賽程,我們將十支隊伍拆成兩路,每邊各有五支隊伍分別進行不同的賽程任務,這其中充滿了許多未知的危險,即將考驗著各位選手的能力。]播報員開始為大家說明[第一區域黑柳嶺,超過數十位袍級統一認定的高危險地區。黑柳嶺中充斥著許多毒氣與異世界生物,一踏入此地即會遭到各種攻擊,而傳說在其中有一項古代寶物能夠鎮守黑柳嶺的邪氣,本次比賽第一區的選手們任務就是尋找出古代抑制邪物的寶物,重新將黑柳嶺封印起來。切勿小看此任務,至今已經有數多袍級高手在此地喪命。本次任務可以合作也可以單獨處理,我們將派出三組醫療班隨時候命,大會方面會絕對提供協助。]

[第二區域湖之鎮,相信應該很多人不曉得此處為何會被標為危險區域。莫約在數周前湖之鎮開始了『消失』,短短一晚全鎮人消失無形,動用了數多高手毫無所獲,消失中包括了駐鎮的袍級數人以及先後派出探查的袍級全都裊無音訊,情報沒有、處理方式沒有,只能等待本次隊伍們能夠解開這消失之謎。就分析來說,危險性能夠與黑柳嶺並齊、甚至偏高。任務與第一路相同可以合作也可以單獨解開,我們將派出三組醫療班隨時候命,若有任何需求或者是最新情報,大會方面會絕對提供。]

消失。

我認為他們不是『消失了』,而是直接被抹去了存在。

可能是被不知名的生物吞噬殆盡,也有可能是空間轉移。

有一種視線落在我們身邊,整個氣場頓時冰涼。

我看向漾漾,發現他正與安地爾對視著。

那傢伙勾著驚悚的笑容,比了一個威脅的手勢。

我擋到漾漾面前截斷對他的視線,然後對著那傢伙豎起中指。

[漾漾,怎麼了?]萊恩問道。

[沒、沒事。]

[別緊張。]

[冥漾,下次看到他,直接拿幻武出來把他一槍斃了。]我拍拍他的肩膀 [死人才不會對你造成威脅。]

他一臉我做不到。

[好的,解說完畢之後我們不再佔用各位選手的時間,場上即將把各位傳送到不同地點,請各位選手不要走錯喔!]

兩個空間通道的法陣開啟。

[褚,不要走失了。]

[走了走了!]西瑞很快速的跑在最前面。

[真是羨慕笨蛋。]千冬歲很淡定的擦擦眼鏡[希望他最好出口不要有個什麼,不然死第一個就很好笑了。]

是有沒有那麼兇殘啊。

不過還真有可能有什麼東西在出口,只是我認為憑西瑞的能力應該是難不倒他的。

我們全數走進空間通道。

有些不對勁。

剛剛我們走過的通道法陣上......幾個符號似乎錯了。

難道......!

有人對法陣做了手腳!

一定是那傢伙!我就知道沒好事,他估計會把大家分開然後找漾漾!

我來不及抓漾漾了。

果然,原本眼前的幾個人全部消失,只有一望無際的城鎮景觀。

走散了。

而且我不清楚湖之鎮的狀況。

希望漾漾身邊能有個人在啊。

我四處探查,原本想要下移動陣到漾漾身邊,但是看來陣法被封鎖了不能使用。

而且很讓我驚訝的是,連我的傳送陣都不能用。

我的傳送陣是有空間力量的,照理說不能被任何人封鎖。

能夠動我移動陣的,大概就只有時族的族人跟時間之流的黑白師傅了。

只有我馭時族的血脈能夠封印我自己的陣法。

難道那傢伙這次使用的空間法術更改有用到我的血......?

但是想想也不對,因為這種大規模的更動要用的血絕對不少。

而他與我相處能夠抽我的血的時間實在微乎其微。

畢竟他封印我的記憶、能力,也會同時封印血緣裡的力量,我在鬼族的那幾年是真的實實在在的白精靈。

然後我記憶能力恢復之後也沒有多少讓他抽血的時機。

而且我竟然沒有發現,就代表是長期但少量的抽取,更加不可能了吧。

走過一個街道,路旁的石頭動了起來。

石頭......?

靠北,石頭追來了!?

我連忙往後跑。

石頭居然緊追不放而且越來越多!

這是什麼鬼啊?防盜裝置嗎?

真是夠了啊啊啊!我那年代才沒這東西!你TM欺負老人家!

『與吾訂契之物,讓無理之物見識汝之高。』

[七顏。]

『元素之始、萬物之源,吾為汝主,汝服吾旨。與吾訂契之物,展現汝隱藏虛無後的真實容顏。七顏 虹映,重現萬象。』

『蒼。風之屬。』我舉起雙槍。

『狂颮彈。』

一顆顆風屬性子彈將那些石頭直接粉碎。

我呼出一口氣,然後轉念一想更加絕望了。

我發現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

而且我沒有看到任何同伴。

算了,暫時先放棄尋找同伴吧。

那團不知道是霧還是啥的奇葩東西的謎團還要等著我們去破解呢。

我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巷子,打碎了好多大概是防盜裝置的會跑步的石頭。

湖之鎮的房屋都有架高,估計晚上這裡會淹水。

整個鎮上的東西都沒有破壞,好像居民們都正常的生活著。

只是空無一人。

他們沒有逃亡沒有躲避,就消失了。

我走進一棟房屋。

客廳坐著一個人。

是那傢伙。

『啟。』

我舉起手槍,扣下扳機!

碰!

他微微偏頭躲過了。

[妳還是一如往常的暴力呢,祤。]他端著咖啡杯悠閒道。

靠北。

下一秒咖啡杯直接被我送過去的子彈打碎。

而穿過瓷杯的子彈被他用針打開。

[唉呦好可怕。]他收回手 [我這次不是來找妳的。]

[所以呢。]我挑眉 [還有,容我吐槽一下……咖啡杯裡面沒東西你大爺是端爽的嗎?]

嘿對,我剛剛一子彈打碎的瓷杯裡面啥都沒有。

[就不要在意這種小事了啊。]他聳肩。

[我......]我打算問移動陣封鎖的事情,雖然他也不太可能說實話。

我話未完,就有腳步聲出現在後面。

[啊,客人來了。]安地爾向我揮了揮手 [那麼,下次見。]然後一個傳送陣從我腳底展開。

你為啥可以用移動陣!?

我來不及站開,已經被傳送到一個沒有見過的街區。

腦海裡是剎那間碰面的冰炎跟漾漾。

還好漾漾有遇到其他人,如果跟我一樣走半天沒看到個毛那他還不嚇死。

其實吧,沒遇到人那就算了,反正之後再碰面也不是不行,不需要這麼急著找。

夜晚可能會進水,我在天黑之前進空間休息好了。

這時,半空出現了一團白色的霧。

出現了,湖之鎮的謎團。

『與吾訂契之物,讓無知者見識汝之無上。七顏。』

『元素之始、萬物之源,吾為汝主,汝服吾旨。與吾訂契之物,展現汝隱藏虛無後的真實容顏。七顏 虹映,重現萬象。』

『靛。水之屬。』我舉起大弓。

射向那團霧的四周。

四支箭矢穩穩的落在地面,佈開一道陣法。

『凍界雹。』

陣法開始運轉,只是轉瞬間的事情,整團霧被我冰凍。

然後我靠近,卻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可能是太小了?那我哪裡去找放大鏡啊?

啊,對了。

我拿出一個常常被漾漾拿去亂搞的東西——爆符。

『爆火,隨著我的思想為退敵所用。』

我拿著放大鏡,對著其中一塊冰塊看了又看。

不得不說,守世界的東西果然功能加倍,我清清楚楚看見霧的真實樣貌——蟲子。

沒錯,霧是一隻又一隻的小小蟲子密密麻麻的聚集而成的。

臥槽,有夠噁。

不過也難怪能讓人消失,他們也不是消失,而是被吃掉了。

我的主神啊,這團有夠噁心的。

真的。

不過既然是蟲,那真的是景幹得好事了,誰不知道他有戀蟲癖。

大概快天黑了。

我打算找一個房屋,然後再進空間裡。

我走著走著,然後......

一群石頭猛然追過來,而且我居然沒有發現!?

我邊跑,邊準備迴身將石頭全部打碎。

結果我回頭瞄準的時候,腳下突然一空。

[———我咧個去!?]突然踩空,我直直落下。

及時應變一個空翻落地,還好我反應快,不然我可能會是第一個摔死的白精靈。

......額,如果算進冰牙精靈的話,亞那算嗎?他常常從樹上摔下來......

總之我也算是躲過那群石頭了。

這裡是......地下水道?

怎麼有這麼大的地下水道。

而且還有標示?什麼鬼啊?

難不成這是一個地下迷宮的概念嗎?

反正我也懶得上去,就這樣吧。

正當我打算直接往前走的時候,那些霧狀蟲子又跑來找死了。

這次是夾擊,兩邊還不同顏色,我被夾在中間。

[七顏,幫個忙吧。]

蟲子怕火燒吧!

『火元素,助吾成功滅敵。』我抬起腳,往下踩。

接著整個空間溫度上升,然後竄起大量火焰!

火焰將蟲子全數燒光。

我一個彈指,火焰全數退掉。

我正想繼續往前走,身後出現一個聲音。

[是你殺了我可愛的手下們?]

喔,正主出來了。

但是這力量感也太廢,說好的景手下高手呢?

我又不是沒有見過景的高手,不要拿炮灰敷衍我好不好啊。

我轉身。

臥槽,這麼多年過去我越來越沒辦法理解景的審美觀。

被安地爾那傢伙感染了是不?怎麼會有醜成這樣的鬼王高手!螳螂頭人身體,看都沒看過。

應該是我沉睡的這段時間出來的。

[說話!]他久久沒有聽到我的回應,直接爆氣。

[靠,閉嘴。]我對著他豎起中指,一手揉揉太陽穴。

馬德這聲音夠難聽,怎麼會有這種一無是處的廢柴。

我覺得他只要在敵人前面尖叫就能讓對方團滅。

難不成這四不像是用的音波攻擊?

[你是鬼王高手嗎?]我決定確認一下。

[小娃,你怕了嗎?]

[笑話。]我冷笑 [第一個,我年紀肯定比你大,不用小娃小娃的叫;第二個,耶呂第一高手我都沒在怕,怕你這種小渣渣做什麼?]

[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他面目猙獰,然後衝過來。

『啟。』

我直接用方糖變成一支手槍,側身躲開攻擊、槍口抵住他的腦袋。

『碰!』

一槍爆頭!

他的腦袋散開血霧,些許血液沾上我的代表隊服,黑紅色的一點一點。

我輕輕抹掉剛剛他劃到我的手臂上所產生的淺傷口上的血液。

然後我的隊服上開了一個又一個的洞。

喔,有毒啊?

我幾個後翻退後。

呵,反正我又不怕毒。

[該死的小娃!]

又是小娃,聽不懂通用語嗎?

他又轉頭向我沖過來。

我再次舉起槍口,瞄準、射擊!

[喔,我的確是......該送你去死。]準確射中膝蓋、腹部與脖頸,將他擊中之後對著跪在地上的蟲人說。

[囂張的小娃!我殺了你!]然後他又喚出一大團蟲子霧。

[七顏再幫個忙吧。]我彈指。

蟲霧瞬間起火,燒個精光。

而後面的人已然消失。

哼,臨陣脫逃,孬種。

既然逃了,那就算了吧。

呵,反正逃不過的,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啊。

我出了下水道,夜晚進水下水道不好待著。

看著天已經快黑了,我先進空間好了。

進去第一件事是換衣服。

剛剛的衣服被那鬼東西的血弄得一個洞一個洞的,很醜的啊。

只是我也沒有多的代表隊服,只好換上自己最常穿的一套訓練服。

[十二時,幫我倒退時間。]我說道。

『是的,主上。』他從空氣中現身,向我行禮『身體時間,一小時。』

然後我手上被劃上的傷口瞬間復原。

畢竟我不太擅長治療術法,會的只有百句歌,但是在手上結不了印無法發動。

可以休息了,明天再找其他人會合。

--------------(進空間休息的分隔線~)-------

算著時間差不多,我打開空間出去。

天空還半亮,整個湖之鎮霧濛濛的,水已經退的差不多了。

地上微微潮濕。

時間又過了點,我大概逛了一圈,沒有看到漾漾他們。

可能在下水道?

漲潮之後下水道會有水,如果他們下去了,那麼應該會需要把水蒸乾。

有了。

我直接跳下去。



[蟲骨,你要自己離開這個人,或者是立即享受眨眼成灰的快感。]我聽到他們聲音的時候,那傢伙已經到了。

雖然可能還有些距離,但是地下道的回聲讓我清楚聽到他的聲音。

他需要漾漾,所以暫時不會傷害他,倒是不用擔心。

所以那醜東西叫做蟲骨喔。

[褚!]夏碎有些急促的聲音傳來。

[你現在移動他,蟲骨的毒馬上就會傳遍他全身。]

那醜傢伙動了漾漾!?

[......你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好心,安地爾。]

[當目標相同時候我就會變得非常好心,所以不用懷疑。]

[哇--!]漾漾的慘叫毫無阻礙的傳過來了。

[放心,只是幫你把毒血逼出來而已。]

[那個,雷多他們......]

[我對他們沒興趣。]安地爾道[不過你如果想和我做交易的話,我倒可以幫忙。]

靠,絕對不行,我得快點。

但是我快點也沒用,因為我現在其實根本找不到他們的位置。

回聲嚴重干擾我的判斷,而且沿路都彎來繞去。

煩死了,我乾脆把牆全部打碎看可不可以快點。

[那就算了。]

[安地爾,你想打斷我的好事!]

[言重了,我對你的好事沒興趣,尤其還是這種我已經不想用的舊手法。]

果然是那傢伙用過的東西,之前冰炎提到耶呂那場鬼王戰役也有類似情形。

[不過呢,這個人類是我的獵物,也是我主上需要的人,如果你敢對他動手,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後悔莫及。]

聲音似乎是從右前方傳來的。

『啟。』我揮著一把戰槌。

[那,我要殺其它人你就不干涉是吧!]

聲音越來越近,看來我的位置抓對了。

[那當然。]聲音已經只隔一面牆。

『磅!』

[——他不干涉,但要碰在場的任何一個學生,做你的夢去吧。]我破開安地爾身後的牆,走進來 [是說,景羅天的眼光是不是被你傳染了?怎麼會有這麼醜的高手,跟耶呂那副身體可以湊成對。]

我一直以為比申的那隻瀨什麼的才是最醜的鬼王高手,但果然一山還有一山高。

『換。』我換成一支棍子。

[沐沐。]千冬歲開口。

[嗯。]我點頭 [喂,那邊那隻四不像,我奉勸你把你那團噁心的東西收起來,滾回你家鬼王的領地。]

[不然,我會讓你知道時間歸零是什麼樣的感覺,保證比眨眼成灰還要有快感。]我勾起笑容。

[你說誰四不像!]

[喔,原來你知道四不像是什麼。]我瞥了他一眼 [你啊,不然還有其他四不像嗎。]

[囂張的小娃!]他爆出一團蟲霧,快速襲來!

[你就沒有別的招式嗎?]我挑眉 『聖火,燃盡吾之敵。』

眼前的霧瞬間燒盡,連灰都不剩了。

[是你!]他面目猙獰,似乎想起昨天的交手。

[喔,想起來啦。]我彈指將火焰收回 [是說......]

[蟲霧吞噬生物,你吸收了那些力量,難怪傷能夠這麼快好。]我瞇起眼。

[傷?]夏碎疑惑道 [黎,你遇過他?]

[對啊。]我聳聳肩 [某位高手被打個落花流水然後跑了。]

[你說什麼!?]他衝過來。

[唉,沒長進。]我帶著皮手套的手抓住他刺過來的手刃,往下壓,膝蓋用力頂上他的下巴。

[該死!]他的下巴被我粉碎,流出黑紅的血液。

然後一個旋踢將人踹飛出去。

那傢伙吹了個口哨,在我一眼瞪過去之後,變成了雙手半舉的投降狀。

頭上似乎有些微的震動。

然後越來越強,漸漸直逼強烈地震。

[對了,我忘記告訴你一件事情。]那傢伙似乎想到了什麼[剛剛我來的途中,看見了七陵學院的那些學生聯合其它幾個在地面上的人正在破你的大型結界,估計再幾分鐘你在湖之鎮布下的封印結界會被破壞,然後這裡會立即衝來所有袍級的參賽者,勸你要滅口的話盡快下手,不然就沒機會了。]

哇,這張臉說有多欠扁就有多欠扁。

[你怎麼不早說!]那隻四不像吼道。

喔,又站起來了,好難得被我打這麼慘還站得起來,看來他螳螂混血蟑螂。

[你想對我興師問罪嗎?]他挑眉。

[你們一個也別想逃!]他轉過來遷怒。

然後白霧又出現了。

[知道那些是蟲就好辦了。]千冬歲拍拍我之後往前站[大......夏碎,你先幫漾漾療傷。]

漾漾一臉快死的表情。

不會這麼容易死啦,守世界的人打架被開肚子都能把腸子塞回去繼續打。

『據守西方的護神,降臨於四方大地,與我相應。』千冬歲捏了一個訣,金色的法陣他的結界力量有些蓋過蟲骨的。

[褚,你忍耐一下。]夏碎蹲下和善道。

『風之音、水與葉相飛映,貳貳傷回愈。』

[幾個小娃,以為玩這種小把戲可以抵擋得了嗎。]那張被我毀一半的臉拉開奇葩的笑容[我沒太多時間跟你們玩......]

果然能被稱為鬼王高手的都不會太廢柴,他一掌拍在千冬歲的結界上,然後逐漸奪回主動權。

眼看千冬歲有些撐不下去,我伸手準備結界加成之時,蟲骨後方出現了一股熟悉的力量感。

冰與炎交織的力量流,來自冰炎。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攻擊者見識你的剽悍。』

一桿長槍刺穿蟲骨胸腔。

果然英雄都是關鍵時候登場。

[你們這幾個傢伙怎麼全都搞成這付德行。]冰炎不屑道。

[不錯,動作挺快的。]我旁邊的某人賤兮兮的笑了笑。

[又是你!]冰炎一雙艷紅的眼怒瞪過來!

[沒錯,又是我。]他聳肩。

[咭咭咭,送死的又來一個......]蟲骨發出令人發飆的聲音。

他到底有沒有釐清現在的狀況??是根本忘了我一個人就能把他打爆嗎?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又開始囂張了?

看來他不是混血蟑螂,蟑螂比他聰明,例如我旁邊的安地爾。

[送你去死!]冰炎一掌把他拍回原位[千冬歲、伊多,馬上把所有受傷的人都傳出去湖之鎮入口,醫療班已經在那邊等候。真是太誇張了,他們前一天居然被擋在鎮外面沒有進來!給我搞笑!]

[千冬歲,這裡。]夏碎雙手結印,看來過了一天,移動陣已經能夠使用了。

雙子已經被自家大哥趕到了法陣上。

[西瑞!]

西瑞也不甘的進去。

漾漾一動也不動。

[冥漾,你先離開。]我拍拍他的腦袋。

[褚,你跟他們一起出去。]夏碎道。

[我......]

[誰都別想走!]蟲骨不怕死的衝來。

夏碎一把將漾漾抓到後面,我擋在他們面前一棍子打斷蟲骨伸出來的手刃。

[小亭,保護褚。]

夏碎到了冰炎旁邊,兩個人直視前方。

搭檔就是如此相輔相成,互相信任互相扶持。

我覺得,他們兩個是我看過最好的搭檔。

[我知道了......咭咭......我知道了......]蟲骨發出笑聲[你的搭檔。]

[沒錯,他是我的搭檔。]夏碎一雙紫色的眼充滿自信,氣勢非凡。

[景羅天七大高手之一蟲骨排名倒數第二,前屬第二爛,這種貨色你們還跟他折騰這麼久。]冰炎哼了聲,顯然這聲你們還包括了我。

[我才剛到啊。]我無奈道。

[有點原因......]

[該死!你說誰倒數!]某隻四不像直接爆氣。

[你啊。]冰炎面無表情[跟另外一個鬼王的第一高手相比,你看起來的確比較像渣渣。]

我無言以對,雖然是事實,但是冰炎啊,你這麼直白真的好嗎。

都要被殺了,至少讓他留一點虛有的自信心吧......

[對了,根據我這兩天在排水道的搜查後大概可以知道這隻鬼螳螂的目的了。]冰炎看了我們一眼[黃色的血虺破壞,白色的血虺食人,被食的人猛然乍死時靈魂會馬上被這隻鬼螳螂吸收,這就是他的目的。]

哇喔,聽起來很厲害。

呵呵。

[景羅天的手下蟲骨,你收集這麼多靈魂,難道是你家的主人準備重複耶呂鬼王的野心嗎!]冰炎拿出一顆黑色水晶[這是你們之間的傳信器,不好意思,我在另外一處石窟找到就順手毀掉了。]然後丟在地上粉碎。

[你們幾個小娃,真是找死......]他氣極,整個面目猙獰[該死!]

喔豁,紅血了。

原來他混血蜘蛛不是蟑螂。

『火焰之契、冰冽之息,我是你的主人,你服從我命令。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你隱藏冰冷之後的炎之面容。』冰炎橫舉長槍,唸出一串咒語『烽雲凋戈,重現殛火。』

啊,是二段啟動詞。

『晝光之名、夜影之型,我是你的主人,你聽從我號令。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你隱藏黑夜之後的光之面容。』

『冬翎甩,重現光域。』

是說他們能夠在這個年紀就開啟二階,是非常厲害了。

看來我也可以把兵器拿出來了,畢竟打完這個小怪,我旁邊還有個大BOSS。

『元素之始、萬物之源,吾為汝主,汝服吾旨。與吾訂契之物,展現汝隱藏虛無後的真實容顏。七顏 虹映,重現萬象。』我抓住光團,然後唸出屬性啟動詞。

『赤。炎之屬。』甩出大刀,我站在漾漾面前。

我相信他們這對搭檔能夠解決掉蟲骨。

只是接下來就不是他們能夠處理的了,連我也近乎束手無策。

[三個小娃,以為把兵器反屬性就可以贏嗎。]

[不,把兵器反屬性,就一定會贏。]冰炎勾起自信的笑容[看看是你再生快,抑或是我們幫你火葬快。]

[黎並不是反屬性,你連這個都判斷不出來嗎?]夏碎說道。

他們兩個快速地出現在蟲骨兩側,瞬間展開攻擊。

蟲骨被燒掉一隻腳,身上當作武器的刺也統統被抽斷。

沒想到蟲骨居然重心不穩向我們這裡撞來!

我靠?

我轉身推開恍神的漾漾,小亭也拉開了他。

[你們這些小娃......該死!]他氣到忘記了剛剛安地爾的警告,向我們這裡衝撞。

是說我一直想知道王族兵器的力量。

在他衝到我面前的時候快速站開,並好心用七顏的刀背推了他一把,撞上後面漾漾不知道多久之前搞出來的泡泡。

我沒有動它,畢竟就算是我也不想挑戰王族兵器的殺傷力。

我不用拿大刀砍他可能就夠他痛的了。

然後正如我所想,將泡泡撞破的蟲骨整個毀容。

哦豁。

不愧是王族兵器,果然不容小覷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3 21:18: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大大統測要加油喔!文我會一直等下去的。祝大大考試順利!我可以叫你茗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5 22:44:5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洛神賦 發表於 2019-10-3 21:18
頭香!大大統測要加油喔!文我會一直等下去的。祝大大考試順利!我可以叫你茗嗎? ...

謝謝w是頭香喔——ヾ(*´∀ ˋ*)ノ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是茖啦,音同小格的茖喔(๑¯∀¯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8 06:45: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對不起打錯了

點評

沒事w  發表於 2019-10-9 15:3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8 20:10: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什麼時候更新啊啊啊啊!好喜歡這本,好久沒有看見這麼優質的文了,大愛沐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