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6|回復: 17

[小說] 特傳同人 傳說之外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1-4 20:24: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據說是多CP來著www
  跟彼岸夢迴來自同個地方-痞克邦及冒天。

  總而言之這邊算是各種CP短篇,長篇就算了。(會拖坑的作家真的不是好作家但還是寫不完QQ

  咳-總之題外話了。
  傳說之外是以自創為主跟各個角色的CP短文,就請大家多指教了。

  紫羅蘭 彼岸夢迴 傳送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4 20:29:11 | 顯示全部樓層
  忘記說明,這裡的皇甫黎跟紫羅蘭系列的皇甫黎是平行世界,完全是不搭嘎的兩邊,記得食用前別搞混了XD

  以下正文-

  ***
  (萊斯利亞x皇甫黎)一見鍾情(一)

  萊斯利亞所熟識的世界,是一片焰紅的顏色。那是殊那律恩惡鬼王給於他和其他鬼王高手的一個地方。

  平常他站在第一高手的位子上,看著上頭的上司及下頭的下屬總是帶著淡漠跟平靜的情緒。無聊時,他用著自身火的能力在這個世界奔走,收回遺留在世界各地的各種火焰。

  那是身為鬼王高手的他,對於自己頂頭上司給於他的自由有著濃厚感謝。雖然他的感謝一直都是藏在心底讓人難以看出。

  「萊,今天有貴客要來。」突然出現在自己寢室的殊那律恩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家第一高手,言詞之意帶著命令。

  「……」

  萊斯利亞沉默的什麼也沒說,點點頭表示理解就準備走了出去。

  「別怠慢人家。」補了一句,殊那律恩眼神帶著趣味,萊斯利亞嘆了一口氣心裡曉得是自家主子又想玩弄人了。

  而且這次想捉弄的對象是他。

  「啊,對了。」就像想到什麼,殊那律恩從懷中拿出了一個東西,走過去放在他的手上:「逛完就送她回去吧。」

  瞬間,帶著笑意的惡鬼王消失在原地。焰紅髮色的青年擰著眉頭將綴飾收在袖口,耳邊掛著的耳環叮鈴響了幾聲。

  邪火,在南方。

  聽到聲音的青年抿著嘴,對於他想做的事情遲疑了數秒。而後還是決定先去在回來接人。

  只是他沒有料到,這趟路程找到殊那律恩口中所說的那名〝貴客〞。雖然對萊斯利亞來說,那人並不是能用貴客來稱呼的客人。

  畢竟,那個人只是不小心掉到這個空間的旅人。然而,這名旅人的出現方式也很奇特,是從半空出現的黑洞掉落下來。

  就在他的面前,身影如同墜落的天使。

  ***

  「你好,這裡是哪裡?」眼前從高處摔落下來的少女拍了拍褲子,看起來就好像那種高度並沒能讓她受傷。萊斯利亞看著她難得發愣了幾秒,隨即闔上金色的眼眸。

  他不太想承認一見鍾情的存在,只是他不能否認剛剛看到少女的時候,腦海中一片空白,心的跳動比平常的時候還更有力。

  希望那種情緒是錯覺,他想。

  「嘿,你還醒著嗎?有聽到我說的話?」少女清脆的聲音傳入萊斯利亞的耳中,金色眼眸冷冷張開,他望著她一眼。

  「外來者?」疑問句讓對面的少女點點頭,焰紅青年突然回想起自家主子今早跑來跟他說的貴客……

  該不會就是她吧?萊斯利亞腦中閃過了這個可能性,之後又想起了之前被整的其他鬼王高手,他突然覺得他根本就是被預謀陷害。

  然後眼前的少女也有可能跟他一樣也是個受害者。

  想法思考完畢,焰紅青年在吐出一口氣向少女開口:「萊斯利亞。」

  「咦?是殊那律恩惡鬼王的高手?」頓了幾秒,少女的語句雖然是問句卻又帶著肯定,沒等到焰紅青年回應她,她又自顧的開口:「我是皇甫黎。呃,我的名聲應該沒有壞到連這都知道吧?」

  「人形兵器。」簡短的回答了四個字,萊斯利亞看到眼前自稱皇甫黎的少女臉色有些扭曲,沒多久的時間又恢復程原本的模樣。

  他突然好奇人類是不是因為帶著很多的面具,所以才可以隨時變臉。

  「萊斯利亞,我可以只叫你萊嗎?」就像是要扯開話題,皇甫黎張著眼看著他,帶著有些認真:「你知道名子太長很難念的,你也可以叫我黎就好。」

  「嗯。」焰紅青年冷淡的回應一聲之後就不再開口說話,皇甫黎走在他的旁邊,眼神透露的是滿滿好奇。

  這時身為惡鬼王手下的第一高手萊斯利亞第一次看到女性看到有些發怔,更或者他這種舉動是對於與自己相異種族及性別的人的舉動,不能理解的情緒表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6 18:29:28 | 顯示全部樓層
  (萊斯利亞x皇甫黎)一見鍾情(二)


  萊斯利亞跟皇甫黎在這一個紅色的世界走了很久很久,一直都不是多話代表的那兩個人在互相詢問、回答幾句之後,就陷入了沉默。

  就像培養了好幾年的搭檔一樣,除了沉靜外,有著一絲對四周的警惕。

  在沉默的這段時間,萊斯利亞仔細打量身旁的女性,除了紫羅蘭長髮是世上很少見以外,眼眸透露出的清澈讓他有些訝異。

  畢竟,因為身分關係,他認識很多不是鬼族的異族人,包含冰與炎的殿下在內,都沒那眼眸的清澈。那種清澈程度亦表示那抹靈魂的純白價值,他想很多人虎視眈眈的觀看著,就希望她能露出一絲的脆弱讓人趁機而入。

  然後,讓他們能吞噬掉,能夠讓自己更強大的一抹靈體。

  只可惜他們從未見到,她的身旁有一抹黑影。對於她的一種執著,一種守護,而那抹身影的存在萊斯利亞沒有向身旁的少女說出口。

  他知道那個人是誰,也能說那時要是他在早一步或許能救回那一個身為他為數不多的友人。

  他也在想,要不是因為他對皇甫黎並沒有任何想法。也許在還沒有動手之前,那抹黑影就會現身在他眼前,對他動手。

  「萊,你要去的地方還有多遠距離?」皇甫黎停下腳步看著萊斯利亞:「幫你完成事情後,可以帶我去見你家主子嗎?」

  「……為什麼?」萊斯利亞明顯頓了幾秒,他看向眼前的少女一眼,訝異的看到她眼眸有著些微殺氣。

  「這個嘛,哪有人隨便問問就隨便把人丟過來呢?」那種皮肉不笑的聲嗓讓他沉默了好一陣子,他轉過身邁開步伐決定不做回答。

  雖然他心裡也很想看殊那律恩出洋相,但畢竟他還是自家主子,而他本來就不願意做出那種有失身份的事情。這時他覺得另外的那個世界〝沉默是金〞的這一句話說的真好。

  「不願意回答?」皇甫黎就像知道萊斯利亞的思維一樣,她跟上他的腳步繼續她的說服大業:「不然,你只要將我帶到那個地方我自己找。」

  「……」金色眼眸的主人一臉平淡的看著紫羅蘭少女,之後就將視線望向前方,不再理會一旁少女的言語。

  「好吧,不為難你了。」就糾纏他很久的聲音突然這樣說,萊斯利亞僅是瞥了她一眼就將視線放在眼前,傾聽耳環逐漸變大的聲音。

  「退!」他說,馬上將皇甫黎拉到後頭,手上幻化出一搓的火焰就這樣丟了過去。

  轟的一聲,兩種火焰相逼著對方不相讓,萊斯利亞從懷中拿出了手環丟了過去:『邪火之印,隨我之音,回歸該處。』

  冷淡說出墮落成鬼族前的語言,要是說鬼族話萊斯利亞也說的出來,只是在外頭他已經習慣性用原本的語言而非鬼族語。他望著一旁少女認真的模樣,心裡閃過她聽得懂的念頭。

  ……不,她應該聽不懂。萊斯利亞收起了封印邪火的手環,將斗篷將自己的身子蓋住:「走了。」

  「……剛剛那個不是鬼族語吧?」

  突如的問句讓萊斯利亞瞇起眼,他看向皇甫黎的眼神多了一絲戒心。

  「別誤會,那是殊那律恩教我的。」皇甫黎說到那名子還是哼哼了幾聲,表示被人陰的不爽情緒:「所以你不打算告訴我,讓我揍他嗎?」

  「……」萊斯利亞沒有回應她,默默的開了一個空間。

  「你要回去了?那我也跟著回去。」皇甫黎說,馬上就跟著走進去,一發現四周的景色是在森林之後,萊斯利亞看到旁邊的少女表情有些失望。

  「小萊你回來……咦!!!!!」猛然的驚訝聲讓萊斯利亞發現皇甫黎的嘴角笑得有些可怕,一瞬間她就衝到自家主子的旁邊勾著他的脖子。

  「你很好嘛,竟然連我都陰了下去。」陰暗面容透露出少女的猙獰,萊斯利亞選擇轉過頭當作什麼也沒看到。

  「小萊快救我……歐噗……」

  身後傳來自家主子的求救聲,萊斯利亞難得的忽略並且看著遠方的風景。

  死道友不死貧僧,請主子你一路好走。

  萊斯利亞此刻這樣想,心裡記著:誰叫主子把自己的底告訴了別人。

  當然,他不會說此次的行為,只是因為他突然有了報復想法。

  「萊,我要回去了,給我通道吧。」少女就好像發洩完畢,她拍了拍手走到萊斯利亞的旁邊:「很高興認識你,下次我再來找你玩吧?」

  萊斯利亞瞥著她一眼沒有回答,朝著一旁的空地輕揮一下。

  「那麼冷漠,小心沒有人愛。」紫羅藍的色彩慢慢走到他的眼前,把他的手攤開後,將一個盒子放在他手上。

  「他是御火,相信掌控火焰的你能喜歡。」皇甫黎說的簡單,萊斯利亞看著她的眼神卻深邃了些。

  「下一次,來我的地方吧?」

  在進入通道以前,皇甫黎回過頭勾起漂亮的嘴角。

  「抱歉打擾,那麼我就先回去了。」

  皇甫黎走進之後,黑色通道隨後化成黑色火焰消散。萊斯利亞握著那個盒子,沉默的什麼也沒說。

  而這一切,都看在殊那律恩的眼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7 21:32:07 | 顯示全部樓層
  (萊斯利亞x皇甫黎)一見鍾情(三)


  自從那件事情之後,萊斯利亞常常看著火紅的大豆發呆。有時連其他人的話都沒聽就自顧的做自己的事情,包含他一向會聽從的殊那律恩惡鬼王。

  殊那律恩一開始以為那天他看到的事情是一種錯覺,久了之後卻發現自家的火焰貴族越發越不正常,他一方面對於自己那天捉弄他一事感到抱歉,一方面覺得他應該要做些什麼才是。

  不然他看到那種相思模樣會讓他覺得有一種愧疚?嗯咳,應該是愧疚吧?

  於是,在殊那律恩的決定之下,萊斯利亞就被丟去別的地方放假,在他沒有叫他回來之前他不准回來。接令的萊斯利亞無語的點點頭,化為一道火焰消失在原地。雖然心理無奈但他多少也知道自家主子的想法是怎樣。

  可能是因為看不慣自己最近不常理人的狀態吧?萊斯利亞嘆了一口氣,將斗篷帶了起來走進人群。

  不過也好,他能趁這段時間將其他地方的邪火收回,順便將自己的心思收起。

  再從……墮落的那個時候,站在他面前的他的主子教會了他很多的東西,如同白色種族與黑色種族交錯只有悲傷。

  他一開始也不能明白,久了卻也習慣這個規則。也比其他人更快學會放下的意義,只是這一次他不太懂為什麼自己會那麼在意。

  是因為他從來沒有在乎過什麼事情嗎?他看著手上的大豆,輕嘆了一口氣。

  這次回去一定會被笑,而且是全部的人。

  「小萊?」困惑的聲嗓有些熟悉,萊斯利亞停下腳步半晌,決定繼續向前走去,身後的紫羅蘭少女繞到他的面前,嘴角勾了起來。

  「怎麼看到我就想閃?」似笑非笑的神情讓萊斯利亞皺起了眉頭,從斗蓬底下露出的金色眼眸帶著淡然。

  「黎。」他這樣說,對頭的人則是對他露出笑容。

  ***

  兩人肩並著肩在人群中無目地的遊走,皇甫黎問了萊斯利亞怎麼來這之後就沉默下來。萊斯利亞用眼角看著旁邊的人,輕嘆一聲望向前方。

  他怎麼忘了來到這就會遇到她呢?該不會主子就是為了這個才強迫他放假吧?想著想著,萊斯利亞的表情有些難看,連皇甫黎看了他很久的時間都沒發現。

  「小萊跟我在一起心情不好?」皇甫黎停下腳步問著旁邊的人,萊斯利亞怔了怔看著她搖搖頭。

  「不。」

  「想到不高興的事情?」

  「……」

  「又安靜了,那我不說好了。」就像知曉旁邊人的個性,皇甫黎小聲的嘀咕幾句:「那麼彆扭看樣子都是殊那律恩害的。」

  「……」萊斯利亞瞥了旁邊的人,嘆一口氣之後開口:「妳對我的主子有所異議?」

  「是他的壞念頭太多了。」哼了一聲,皇甫黎的眼中馬上閃過一絲陰厲:「我沒將他埋掉就不錯了。」

  萊斯利亞對於她的說法頓時感到無語,回過頭就向前方走去。然而,這種行為也許是一種迴避回應的作為,但萊斯利亞覺得也許這樣也好。

  她的想法並非他的想法,而她的美好他由衷希望停留在那段時日。

  萊斯利亞斂下的金色眼眸頓時藏著愛戀的色彩,再次張眼後就回復原本淡然。

  「真是的,就只是說說而已就這樣生氣了。」皇甫黎討好似的走在他的旁邊,很自然的勾起他的手:「既然你來了我就帶你四處晃晃吧?」

  看似疑問句卻帶著不容反駁的語氣,皇甫黎就這樣拉著他走了向前。萊斯利亞愣了愣看著眼前神情認真的紫羅蘭少女。

  真是糟糕,他又更加的……

  將另一手舉起遮蓋面容,手掌下隱約看到有些紅的面頰。萊斯利亞發現他的心跳越跳越用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19:34:16 | 顯示全部樓層
  (萊斯利亞x皇甫黎)一見鍾情(四)


  紫羅蘭少女偷偷的將那名火焰貴族帶進了Atlantis學院,臉上的笑意透露出主人的好心情,只是火焰貴族看著前面拉著她的少女,難得的嘆了一口氣。

  「這是我目前讀的學校-Atlantis學院。」她帶著愉悅的聲嗓開口,萊斯利亞瞥了她一眼什麼也沒開口,而皇甫黎繼續這樣拉著他向前走。

  「學姊,妳有沒有看到夏碎?!」聲音從遠方傳來,銀色長髮眼前有一戳紅的冰與炎殿下語氣平淡的詢問,萊斯利亞被斗篷蓋住大半面孔的臉對來者有一絲警惕,沒伸出斗篷外的手防著接下來有可能會發生的事。

  「嗯?沒看到耶。」皇甫黎說,停頓一會馬上補了一句:「怎麼,該不會又惹了藥師寺學妹生氣吧?」

  「……不要以為妳是我的代導學姊我就不敢揍妳。」冰炎瞪著眼前的紫羅蘭少女一眼,他瞥了一眼她旁邊的人:「他是……?」

  「他是我的朋友,叫他萊就好。」語氣就像沒什麼一般自然,斗蓬下的金色眼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他喜歡這個人到底喜歡對嗎?頓時,萊斯利亞的腦中閃過了這個念頭。

  用眼神打量了一下穿著斗蓬的外來者,紅通通的眼眸轉移到皇甫黎身上:「學姊,帶他進去還是要小心。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那麼好說話。」

  「這種個性到底怎麼培養出來的?總之謝謝關心。」皇甫黎勾起了嘴角,冰炎則是撇過頭嘖了一聲。

  「妳都將那個給他了還要我多說什麼?」

  「你在不去找夏碎學妹她可是會躲到讓你找不到她喔。」皇甫黎馬上轉移話題,冰炎瞪著他一眼又火速的消失在他們眼前。

  「冰與炎的殿下知道我的身份?」萊斯利亞問的口氣雖然是疑問,但卻帶著濃厚的肯定。

  「嗯,他是冰牙精靈跟獸王一族的孩子,怎麼可能敏覺性不高。」笑笑的回覆牽著困惑的人,皇甫黎還是將頭轉向了萊斯利亞:「要是等等被追殺,要不要陪我私奔?」

  「……」金色的眼眸有些訝異,心臟跳動的頻率越來越高,萊斯利亞暗了暗眼眸把情緒壓下。

  「嘿,又不理我了。我可是很認真的說。」不滿的嘟囊聲讓萊斯利亞抬起了頭,他看見紫羅蘭少女的耳朵有些紅。

  「算了,我們去白園吧。」皇甫黎認定了地點後,就拉著萊斯利亞的手向前方走去。

  一路上遇到的人皇甫黎只是點頭打個招呼,帶著斗蓬的萊斯利亞則是不發一語的讓人牽著走,一直到他們來到了風之白園。

  「萊應該很懷念才是。」皇甫黎勾著嘴角,放開萊斯利亞的手向前走去,萊斯利亞沉默的看著手之後又看向皇甫黎。

  「剛剛,冰與炎的殿下指的是這個?」從懷中拿出了火紅的大豆,萊斯利亞發現眼前的人瞥著他隱去了笑意。

  眼中一閃而逝的訝異,讓他心中有了嘆息。

  「要是,你能答應我聽完我的話不跑走,那我考慮說出來。」

  臉上印著溫和的笑容,她的眼中有著濃厚的異樣情緒。萊斯利亞頓時發現他不懂眼前的人。

  只是,他將大豆收了起來,走了幾步到了紫羅蘭少女的面前,輕輕的在她耳邊呢喃。

  「一面之緣為我送來了紅線,是否能讓我繫在妳的手指永不分離?」

  帶著柔和眼眸的冷漠面容說著心中的話語,萊斯利亞替她繫上項鍊退了一步:「想好,妳知道怎麼找我。」

  火紅的身影化成了火焰消失,皇甫黎張大了雙眼來不及反應。

  之後,她露出了一抹漂亮且真誠的笑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2 09:09:56 | 顯示全部樓層
  (萊斯利亞x皇甫黎)一見鍾情(五)-完



  站在某個高處,紅髮青年把玩著手上的紅色大豆,靜靜的什麼也沒說話。

  萊斯利亞在對皇甫黎說完那句話之後,他沉思很久的一段時間,第一次對於自己的自制力感到心寒。

  屬於古神族的皇甫黎,及身為鬼族的自身,一個屬於光明一個屬於黑暗,怎麼可能再一起呢?然而,他所在的那個世界,待久了對皇甫黎來說就像吃下慢性毒藥。反之,他呆在皇甫黎的世界也是一種慢性中毒。

  火焰貴族輕嘆,揉著自己的額頭,他想起剛變成鬼族的他,徒手碰到這世界的生物發生的事。

  東西化成了灰穿過他的手指,他張大雙眼帶著恐懼,他的主子走到他的身旁牽著他的手,對他說著身為鬼族的該有的執著及淡然。

  於是,他在等待那個人走到他的面前。

  「萊,你這樣好嗎?」殊那律恩看著自家的鬼族高手,難得的擰著眉:「遇到她連果斷的你都變得這樣不乾脆。」

  「主子,我是鬼族。」萊斯利亞說,金色的眼眸平淡無波:「與白色種族不該有所接觸。」

  「死腦筋就是死腦筋,鬼族的執著就是拿來這時候用的。」殊那律恩難得勾起真心笑容,語氣帶著暇意:「不然為什麼白色種族常說黑色種族是執念形成的。」

  「……」萊斯利亞沒有回話,就這樣看著前方。

  「不過呢,這樣才像固執的你。這東西就當作我送給你的。」將如血的玉珮丟給萊斯利亞,黑色的惡鬼王帶著漂亮的邪魅笑容緩緩走離這個地方,留下了一句話:「送給你心愛的人,它能避免你所想的事情發生。」

  那抹笑讓萊斯利亞不自覺得皺起眉頭,手上握的紅色玉珮發出了一種類似護咒的薄膜下一秒,他就發現他的身後傳來紫羅蘭的氣息。

  「你好。」熟悉的語調勾著笑意,萊斯利亞回過頭瞥了她一眼。

  「主子告訴妳的?」

  「不,我是來說答案的。」皇甫黎朝著紅髮青年走去,紫羅蘭的頭髮隨風而動。

  「說完就跑的舉動,對我很困擾。」趴踏,她帶著笑意就這樣停在火焰貴族的面前:「都不覺得我不會反對嗎?」

  「……」萊斯利亞沒有說話,他看到她脖子上的項鍊閃著光芒。皇甫黎趁著他困惑的時候握住他的手。

  火焰貴族的表情明顯愣住,皇甫黎頓了一會只給他一抹笑容。

  「我喜歡你,萊。」她這樣說,將萊斯利亞的手握緊。貼在自己的胸口:「有感受到跳動嗎?」

  「……」萊斯利亞沒有回話,只是將她抱在懷中,緊緊的。

  「這是,最後的機會。」語調帶著嘆息,萊斯利亞半闔著眼眸。雖然他的情感對著自己的理智叫囂著,但他還是決定給於懷中的人反悔機會。

  「我都走過來了,怎麼可能會反悔?」勾著似笑非笑的笑容,她也回抱住萊斯利亞。

  「即便我是白,你是黑,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聞言,萊斯利亞的眼眸閃過一絲笑意,輕捧著她的臉,朝她的額頭親下去。

  「今日之後,我不會讓妳有後悔的機會。」將些許的紫羅蘭色髮絲放置耳後,他勾起漂亮的淺淺笑容。

  ***

  「果然在一起了。」殊那律恩看著那兩個人濃情蜜意的樣子,慵懶的撐著額頭:「不過,你該做的事情還是得做啊。」

  「不用你擔心,我會跟萊收回邪火。」冷哼一聲,皇甫黎一臉寫著這還用你說嗎。

  「是。」黑色斗篷蓋住他的面容,萊斯利亞點點頭:「謝謝您。」

  殊那律恩有些深意的看著他,揮揮手沒多說什麼,萊斯利亞拉著皇甫黎離開大殿。

  「萊?」

  「走吧。」

  沒多說什麼,萊斯利亞緊緊的握著皇甫黎的手向前走去,皇甫黎瞇起紫羅蘭的眼眸勾起嘴角。

  「想什麼?」旁邊的人突然停下來,金色的眼眸帶著擔憂,皇甫黎看著他一眼望向遠方。

  「我只是在想,能永遠停留在這個時候就好了。」

  語氣帶著希望,萊斯利亞的眼眸轉成溫和。

  「會的,只要妳希望。」而他,也會這樣下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12 11:02:5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覺得眼睛好痛喔,我只不是個路過的而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4 23:18:00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7-11-12 11:02
我覺得眼睛好痛喔,我只不是個路過的而已

被閃到了嗎XDDD?乖耶!

不過這邊應該沒意外會有很多梗~

等冒天搬過來很快就能同步進行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4 23:20:35 | 顯示全部樓層
  歌詞賞 紅太陽

  出場人物:褚冥漾 皇甫黎

  時間:架空類別

  以下正文-


  ***

  悠閒的坐在咖啡廳,皇甫黎撐著臉頰搖晃著手上的咖啡,那是對於她來說,一個很漂亮的下午。

  脫離大學後,她沒有往上在念下去。很直接的在臨近大學接了助理教授的位置,上了一個還蠻悠閒的課程。

  這當然是她的人生,一個平凡無奇的人生。

  『歡迎收聽111頻道,我是DJ漾漾……』

  清澈的聲音從咖啡廳的廣播傳了出來,皇甫黎瞇起眼,頓時對於這個聲音有些耳熟,但又突然想不起是在哪裡聽過。

  『最近在聽到一首歌時,我想起了當時那時在我的前方照著光芒的人,雖然她的身影不是紅的而是紫的,但我由衷的感謝她。』

  『喔,感謝高雄的楊小姐回應,很高興與妳有著相同經歷。那麼,我們就來收聽本日DJ推薦歌曲-陳冠蒲的紅太陽。』

  流暢的語句帶出那首歌曲,瞬間整個咖啡廳都繚繞著一種特別氣氛,皇甫黎喝了一口咖啡,難得的在白紙上染上墨水。

  『紅太陽,在天上,指引我的方向,不讓我迷失了方向……』

  帶著韻味的聲嗓低低唱出歌中精隨,皇甫黎勾起嘴角,難得對歌給了極高評論,她望了一眼現在正在忙碌的店長,低下頭畫出腦中的景色。

  『風,翻騰飛揚;狂沙,吹在臉上。
  火紅的太陽,綻放光芒。
  旗,隨風飄盪;等待,號角聲響。
  開啟神聖的沙場。
  箭已架在弦上,我不畏懼艱難。
  為了我的故鄉,拼一場。』

  「呵,這首歌明明是戰場呢,難道這個DJ要感謝的人是如同紅太陽角色的軍師前輩嗎?」紙上暈染的黑,光印著姣好臉龐,紙上的人影栩栩如生。只是,畫者卻皺起眉,一口咖啡入喉。

  『紅太陽,在天上,你是我的力量,讓我能更勇敢更堅強。
  紅太陽,在天上,指引我的方向,不讓我迷失了方向。

  紅太陽,在天上,你是我的力量,讓我能更勇敢更堅強。
  紅太陽,在天上,指引我的方向,不讓我迷失了方向。』

  歌唱到最後,皇甫黎也將筆隨意的放在桌上,桌上的畫也只剩下簽名還未填上。她將最後的咖啡喝盡,科搭一聲放在盤子上。

  「果然有靈感有好處,真難得歌唱完畫也完成。」呢喃的話語帶著愉悅,她打算起身在點一杯。

  「請問是皇甫小姐嗎?」

  「嗯?」

  咖啡廳的服務生禮貌的向皇甫黎頷首,之後在她的桌上放了一杯剛煮好的咖啡。

  「剛剛有位客人點了一杯咖啡給了您,順帶要我將這個交給您。」

  「謝謝。」皇甫黎點頭接過,在看到水藍色的色彩之後,露出一抹笑容。

  而那請客的如水少年,在玻璃外溫柔的望著她,轉過身跨步離去。

  也許,妳永遠不會記得那件事情。

  但對我來說,要是沒有妳那時候的良言,就不會有現在的我。

  少年溫和的臉龐有著堅定,風輕輕吹著他已留長的黑髮。

  「皇甫先生,謝謝妳。」

  他這樣說,輕輕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寧雪嵐 發表於 2017-11-14 23:18
被閃到了嗎XDDD?乖耶!

不過這邊應該沒意外會有很多梗~

你要對我的眼睛負責啦!

該不會一堆閃光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