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01|回復: 42

[小說] 特傳同人 紫羅蘭 彼岸夢迴 (更新:亞那)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0-9 16:26: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寧雪嵐 於 2017-11-5 18:31 編輯

  事前提要:

  屬於短篇系列的特傳故事,非主線路線。
  如果大家偏愛褚漾漾路線的就勞煩左轉離開感謝。

  嗯......沒意外紫羅蘭如果我有時間會打出來了XD"


  *最近有在另外一篇開新的帖子傳說之外
多CP然後是平行世界這樣W
  不嫌棄就稍微前往一下吧?



  目前新更文章有:

  蒼與黎 執著 刻痕 矛盾 守護的理念 賽塔‧蘿林 亞那瑟恩.伊沐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9 16:29:39 | 顯示全部樓層

蒼與黎

本帖最後由 寧雪嵐 於 2017-10-14 19:04 編輯

  


  認真來說,他們的血緣有一點點的不同。
  也應該說,他們的關係不過是同父異母而已。

  皇甫蒼已經數不清他是第幾次小包子被撲。

  不對,應該說他不能明白眼前的紫羅蘭小包子怎麼能那麼有毅力見一次撲一次。

  再度閃過女孩的襲擊,皇甫蒼繃著臉打算轉身就走。說實在他對她沒好感也沒排斥的情緒。但是在一次一次的叨擾下有些厭煩。

  「哥、哥。」奶聲奶氣,小包子對少年張開手,滿臉的傻氣讓他不自覺征了征。

  這次,小包子意外的抱到了他的大腿。

  「嘻-哥。」一臉滿足,小包子滿足的抱著。皇甫蒼只是擰著眉頭,沒有將她撥開。

  「還蠻意外,你不是對這小傢伙厭煩?」來人的聲音帶著訝異,皇甫蒼只是沉默的盯著小包子沒有回話。

  「蒼,你這寡言什麼時後要改?再不改誰了解你阿。」再次開口,這次皇甫蒼抬起頭,滿眼的殺氣射向出聲的人。

  「不關於你。」語氣冰冷至極。

  「的確是,不過那小傢伙好像不怕你的殺氣。」

  「......」

  皇甫蒼決定不理會調侃自己的損友,他彎下腰將皇甫黎抱起。

  「喂喂-你要將她抱去哪?」

  「......不關於你。」明顯停頓幾秒,皇甫蒼的臉看向懷中的小包子有些溫和。

  「走了。」
  「喂、喂,你竟然說走就走-」沒有理會後頭的人,一道白光帶走皇甫兄妹。

  「嘻嘻-哥、哥。」就像在玩,小包子乖巧的抱著紫羅蘭少年,滿臉的笑容讓皇甫蒼沉默很久時間,而後將脖子上的玉珮拿下放在眼前人兒的脖子上。

  「不討厭。」妳不畏懼我的模樣。

  紫羅蘭如同紫晶的眼眨了眨,小包子用臉蹭了蹭少年的臉,之後用嘴親上了他的臉頰。

  「黎、黎喜歡哥哥。」

  「......」皇甫蒼輕嘆,聽到這貌似告白的語句更加的複雜。

  等妳之後明白我的一切就不會這樣說了,我親愛的妹妹。他想,卻只是斂下眼眸。

  「走了。」

  他說,丟下傳送陣,將懷中的小包子放倒後放置在屬於她的房間。

  「保重。」淡然兩字帶著懇切的心願,皇甫蒼頭也不轉的消失在那個地方。

  而這,便是皇甫蒼與皇甫黎開始連接的開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0 01:32:06 | 顯示全部樓層

執著

本帖最後由 寧雪嵐 於 2017-10-14 19:05 編輯

  


  他早就明白,打從一出生的時候。

  傳承的記憶告訴他與族人的不同,所以在族人對他有不同看法的時候他沒有多餘的反應及情緒。

  一直到那個傢伙......應該說,他最年幼的妹妹出生後,他終於有著不一樣的感受。

  他愛著族人,但在族人身上感受到冷漠及傷害。
  對他來說已經習慣的東西,也讓他學會收起自己的執著。

  但是,親愛的妹妹不一樣。她不畏懼他、接觸他,一點一點侵蝕他冰冷的心臟。

  終於,他感覺到自己是活著,卻也同時發現,她的存在會是他唯一的歸處,也是他唯一的弱點。與她相處,他會壓抑不住自身留有皇甫血脈的強烈執著。

  只可惜,相處的時間太過於少。

  更或者,這樣也好也說不定。

  「在想什麼?」豔紅長髮隨風飄逸,金色眼眸難得有著關心:「是想到黎了嗎?」

  紫羅蘭少年看著出聲的人,隨意的將石子丟進水中。

  「她有讓人感受到溫暖的能力。」少年這樣說。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當初要讓她回族裡呢?」艷紅少年帶著疑問:「那孩子,明明那麼想待在你的旁邊。」

  『弟弟,別這樣。我們都-』
  『我別無選擇。』
  『你要黎怎麼辦?我們怎麼辦?』
  女音帶著憤恨怒意:『二哥,你太自私了!』

  不是他自私,而是族裡希望他這樣做。
  除去她以外,就連你們,也害怕著他不是嗎?

  『……你們知道,我別無選擇。』
  於是他只能不斷重複這句話,在最後留下了囑咐:『黎……麻煩你們。』
  『哥-不要丟下我。哥-』

  對自己說不可以聽那個令他眷念的聲音,他咬牙向前。

  『黎,對不起。』他只能這樣說。也只能這樣做。
  於是,他將她丟下,一個人離開皇甫一族。

  「你不覺得,因為時間太短所以才要好好把握嗎?」艷紅少年半垂著眼,有些無聊的把玩手上的小碎石:「不管任何種族,充其一生不就是為了該活的時間而活、該笑的時候大笑、該悲傷的時候悲傷、該死去的時候死去。」

  「沒有人可以逃過這些過程,就算是鬼族最終也必須一死。」

  「燁輝,我的能力不是現在的我能控制的。」

  說的沉重,艷紅少年只是挑眉,將手上的小碎石放在紫羅蘭少年的手上。

  「能不能操控要由你的心去認定,如果你覺得你可以,那便可以。」

  「……」

  「你覺得呢?」

  「僅存的時間,我想跟她一起度過。」

  他說,握緊了石頭。

  就算最後的結局不入他所想的完美,但至少,他還能看見她的笑臉。

  而他,為了那一刻,他會將所有的一切準備好。

  希望,她能永遠過得平安快樂。

  艷紅少年聞言只是勾起嘴角,隨後望著遠方。

  那孩子還真不適合哭泣。
  為了不讓她哭泣,他無意中做成這樣了阿……?

  金色眼眸中無奈融合著不同一般的情緒,半晌,他望著自己的友人。

  如果那是你的願望,那我勉強能伸出手幫助你。

  畢竟,那或許也是她的願望呢?


  ***


  紫羅蘭系列中,我家女兒有一個固定的女婿。

  雖然我寫的CP有跟夏碎一起,但現實來說夏碎不見得可以獲得我家女兒的歡心。

  就拿蒼來說,一個護妹狂魔也只會找一個他覺得能好好守護,而且跟她同樣的人。

  所以如果有出現讓他能安心託付的人,那個人一定會是皇甫黎的丈夫。

  畢竟一個護兄狂魔的最主要宗旨就是-哥哥說的話一定是對的,要是錯一定都是別人的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10 02:04:38 | 顯示全部樓層
例如: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不是好東西?(然後把自己撇除在"男人"的範圍之外?)

恩,妹控真是萬能。(啥鬼結論啊?)

呵呵,總之,新讀者一枚在此,有時會來逛逛+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0 08:40:33 | 顯示全部樓層
inlin 發表於 2017-10-10 02:04
例如: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不是好東西?(然後把自己撇除在"男人"的範圍之外?)

恩,妹控真是萬能。(啥鬼結論啊?) ...

謝謝你

我會努力更新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0 08:47:21 | 顯示全部樓層

刻印

本帖最後由 寧雪嵐 於 2017-10-14 19:05 編輯

  



  有一種人除了重要的人以外,他都能非常冷靜去處理一切事務。

  在有記憶以來,蒼覺得他自己不太是這種人,一直到皇甫黎的誕生,他才慢慢有這樣的想法。

  他稱那種行為是一種病態的執著,但是他沒辦法去修改。在他意識到自己是這種人的時候,剛好是皇甫黎能力失控的時候。

  對於擁有皇甫一族遙遠記憶的皇甫蒼,這一點事情讓他凝重好久。

  前提是,那個人必須是皇甫黎。

  ***

  「喔呀-你確定不讓黑毛的看嗎?」一頭蔚藍頭髮的青年有些趣味看著眼前的紫羅蘭青年:「他的醫術不錯呢?」

  「這不關於你。」皇甫蒼語氣很冷漠,一開口就是逐客令:「沒事就滾。」

  「這可真讓我難過,我可是在關心你呢!」
  「我再說一次,不關於你。要是不想死就滾。」
       
  從一開始就對青年沒好感的皇甫蒼,因為對方的難纏更加的沒耐性。

  「我勸你最好聽他的話喔,不然我應該會讓某人見血。」

  另一名紅髮青年雖然語帶平淡,但字句中的殺氣卻讓蔚藍青年轉過身揮揮手。

  「你們兩個真的是很傷人的心耶,那我還是不要留下來惹人厭好了。」

  說著說著,身影就這樣消失在他們的眼前。

  「蒼,你有什麼想法嗎?」

  紅髮青年看著眼前的人,微微皺眉。

  「我需要多克拉的果實。」他說,眉間有著陣陣憂鬱:「那在一族裡才會有。」

  「因為黎沒有人顧所以你半步不敢離開?」雖然是疑問,但說出的卻是肯定句,紅髮青年就這樣看著他的好友:「要不我幫你。」

  「……燁,你都被我妹妹稱哥哥了應該要出手。」蒼沉默了好久這樣說。

  「嘖嘖-皇甫蒼你這傢伙!」說著,臉上也透露著無奈:「我想你也猜到了,我的確有那東西。」

  蒼看著他的眼神只是冷冷一瞥。

  「我想知道你們一族的事情,畢竟我調查的跟你說的一定會有出路。」
  「這是交換條件?」
  「不,我只是想避免某個傢伙會做蠢事,然後我就被莫名其妙的被託孤了。」重點是被託孤還什麼都不知道。

  語氣帶著重重的嫌棄,紅髮青年瞪著看著皇甫蒼:「熟知自己個性的你應該也明白我說的有百分之九十會成真。」

  「我知道了。」皇甫蒼說:「等到黎穩定之後,我會將一切告訴你。」

  之後紫羅蘭青年頓了好久好久,看著逐漸蒼白的自家妹妹的睡顏,語氣有些像呢喃。

  「燁輝你知道嗎,身為皇甫一族,有時候還蠻可悲的。」
  「……只要是種族一定都會有悲傷的一面的。」

  紅髮青年如此說道。

  ***

  等到皇甫黎好轉的時候已經是半年後了。身為皇甫一族純血脈的少主一脈通常都會有這段經歷。皇甫蒼在皇甫黎的昏迷期間,除了進身照顧,除此之外就是在四周丟下了防護陣、隔音陣……等等之類的守護陣法。

  與他們一同在陣中的燁輝只是聳聳肩,表示他只是負責聽故事而已。

  「大致上就是我說的這些。」皇甫蒼說,眼神有些幽暗:「雖然皇甫一族身為古神血脈,但是因為在這裡太久了,所以已經自稱為皇甫一族。本來的能力也因為這個肉體無法承受,所以會有失控的現象。」

  「你呢?你應該也有失控的時候吧?」燁輝說。

  「我的記憶來自於遙遠的過去,繼承的知識並非你所知道的如此淺薄,然而,身為皇甫一族應該有的歸屬感,我卻很可笑的只能在黎的身上找尋。」
  「這不是你的錯,大家很習慣的會對能力者感到敬畏。」
  「如同你也如同我。」

  隨意地將茶具擺出,燁輝很優閒地倒了一杯茶遞給皇甫蒼:「別拘束,喝吧!」

  「在某個而言,我實在不能明白你的技藝。」

  看著無中生有的茶具及遞來的茶杯,皇甫蒼很難得的伸出手接下。

  「對了,我得先跟你說一件事情。」燁輝就像是想起什麼,勾了勾嘴角:「黎說長大要當我的新娘喔。」

  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皇甫蒼的刀就這樣拔出來放在燁輝的肩膀上:「你覺得我會答應嗎?」

  「就算不答應也無所謂,因為已經立誓了。」燁輝笑咪咪的說。

  「你還是去死好了。」皇甫蒼拿刀朝著眼前的人砍去。

  「這樣誓約也沒辦法消除的喔。」帶著愉悅的心情,燁輝閃過皇甫蒼的攻擊:「更何況,這樣我才有理由去保護一個人。」

  「別忘了,就算她跟我在要好,但沒有〝身分〞我是不會幫的。」

  刀就這樣停在燁輝的脖子前,皇甫蒼一臉鐵青地瞪著他,最後還是不甘心的將刀收起。

  「燁輝,我真的能相信你吧?」
  「怎麼,要是不相信你還拿我的果實?還將所有事都告訴我?」

  燁輝語調有些不悅,就像他所有的真心被質疑一樣。他是真的還蠻喜歡皇甫黎,因為有了這層關係要他做什麼倒也沒什麼。

  他不知道皇甫蒼的心思,但他知道自己對於想要的事物真的會非常的執著。為此,就算要毀掉一切也無妨。

  「你跟我是同一種人。」皇甫蒼說,眼神有些凌厲:「我的執著源自於她,如果她出了什麼事我會讓所有一切都毀掉的。」

  因此,要他捨棄一切只為了保護她,他是願意的。

  對他來說,她是他的救贖,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都是一樣。

  「這點,我認同。」

  帶著淡淡笑意,眼神卻有異常的認真。他們倆在此刻除去有了共識以外,也有了初步的約定。

  而那個約定,最終會變成紫羅蘭色的符印,變成皇甫一族的契約刻印。


  ***

  因為是哥哥走向,所以牽扯的東西會很多(?)

  所以不用擔心不是主線看不到人影(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10 15:10:15 | 顯示全部樓層
藍毛?安地爾嗎?
見神殺神見佛砍佛妹控屬性鐵定萬能(什麼跟什麼)

開頭感覺很好看很有前途(果斷入坑)
偶爾會來踩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0 21:35:00 | 顯示全部樓層
羽玥·愛莉謝恩 發表於 2017-10-10 15:10
藍毛?安地爾嗎?
見神殺神見佛砍佛妹控屬性鐵定萬能(什麼跟什麼)

藍毛的確是安地爾,沒法他超好認W
在此感謝收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3 23:48:46 | 顯示全部樓層

矛盾

本帖最後由 寧雪嵐 於 2017-10-14 19:05 編輯

  



  他帶皇甫黎離開皇甫一族的時候,是他剛滿百歲的時候。

  身為古神遺族的皇甫一族的百歲與其他族群的百歲不一樣,畢竟計算方式及代表性質與其他部族不同。

  皇甫一族的算法及族規便是──百歲即是成年。
  然而,如果以其他族的算法來說,他的年歲可以說上千字頭。

  ***

  其實認真來說,他不應該帶她離開族裡。

  皇甫蒼自己明白,也深深提醒過自己。但他就是不由自主地想要看著對自己好的小小身影。

  然後,他就這樣不自覺的將帶她出來了。為此,皇甫蒼對自己的行為懊惱著。

  「哥,我們要去哪裡?」紫羅蘭女孩帶著燦爛笑容,嬌小的手就這樣牽著比她大許多的手掌:「找哥哥的朋友嗎?」

  他應該要帶她回去。她還未成年,外頭的經歷會傷害到她。

  「哥?」就像對於眼前的人的沉默感到不解,女孩更加用力的扯了扯自己握住的手臂。

  「……」皇甫蒼瞥了她一下,微微皺眉。

  「只要跟哥哥再一起我去哪都無所謂。」說的很認真,皇甫蒼的眉頭更加的皺起。

  就算……他能夠守住她的笑顏嗎?

  不只一次,他這樣問著自己。看著女孩的臉龐他突然擔心她看到自己的另外一面,會不會跟族人一樣懼怕著他。

  『您們沒事吧?』

  轉過身,沒有理會已經沒有氣息的敵人,紫羅蘭少年打算朝著受傷的親人走去。

  『不要過來,你就在那邊就好。』

  帶著像是哭的笑容,皇甫蒼看著對自己有著排斥感的親人,身上逐漸乾涸的敵人的血突然讓他覺得很不舒服。

  除去血以外,他們放在自己身上的視線灼熱的讓人害怕。那眼神就像看到什麼可怕的人一樣。

  「哥,你怎麼了?」

  「沒什麼。」

  從過去的記憶回神,皇甫蒼的回應很平淡。

  「走了。」

  「哥,等我!」

  紫羅蘭少年很俐落地向前邁步,嬌小的女孩快速的跑到他的身邊。

  ***

  「嗯?你竟然進步了耶。」帶著不知是褒還是貶的笑意,艷紅少年看著嬌小女孩一眼,又轉回到友人身上。

  「哼。」回應的輕哼明顯底氣不足。

  「哥哥,他是你的朋友?」嬌小的女孩偏著頭,一臉疑惑。

  「損友。」紫羅蘭少年這樣說。

  「呵。」輕笑,艷紅少年沒有反駁:「我是燁輝,這位小公主就是皇甫黎?」

  紫羅蘭女孩點頭,艷紅少年拍了拍她的頭。

  「唔-」

  「所以你之後要帶她一起旅行?」他轉過頭看著少年。

  只見紫羅蘭少年一臉寫著:你在問廢話嗎?燁輝看著他停頓半晌,從懷中掏出一樣物品。

  「……那好吧,這個東西給你。」

  說著,將手上的物品拋向皇甫蒼。

  「嗯?」接住。

  「這可是難得一件的好東西,除去擋攻擊外還可以跳躍空間。」語氣有些慵懶跟肆意,燁輝的眼神卻是與話語相反的認真。

  「感謝。」紫羅蘭少年頓了些會,點頭答謝。

  「我倒希望你們不會使用到他。」送禮的人說的平淡,讓收下禮物的少年微微瞇起眼。

  「沒別的意思,只是單純的期望。」

  就像明白自家友人的多想,燁輝又補上這一句。皇甫蒼這才把不悅的眼神收起。

  「如果能……」他也希望。

  「哥、燁輝哥,你們在聊什麼黎黎也想知道。」

  偏著頭,紫羅蘭女孩抓著兩人的手,一臉好奇的模樣讓皇甫蒼嘆一口氣,燁輝勾起不明的笑容。

  「?」

  「長大後你就會知道了。」

  良久,皇甫蒼這樣說,溫柔的摸著她的頭。而他,卻私心的希望眼前的女孩永遠不要知道。

  因為她知道的時候,或許,他已經沒辦法依照她的願望繼續陪伴在她的身邊。

  「那哥哥要等我長大喔。」皇甫黎說的認真,卻也乖巧的不再詢問。

  「要去哪裡走走呢?」

  放開手,女孩新鮮的看著四周景色。

  「你還真是有個貼心好妹妹呢?」

  語氣聽不出是諷刺還是讚賞,燁輝對他揮揮手。

  「真的沒辦法就連絡我,你應該沒將聯絡方式忘記吧?」

  說著,身影消失在皇甫蒼的面前,皇甫蒼看著他原本站的地方握緊拳頭。

  

  ***

  會努力周更?但是很難真的XD

  感謝收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14 14:45:06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妳家的女兒真的好可愛喔~我可不可以抱回家養啊

來~黎黎,過來姐姐這裡,我這裡有很多點心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