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439|回復: 60

[同人文] 【第二人生】炎陽(無CP) (努力填坑ing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9-19 23:50: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梅茗梓 於 2020-3-22 23:54 編輯

嗨~(心虛
這是消失了很久的讎 (謎:沒有人記得你啦(踹
嗯......啊.....就是呢,我又來發新帖了>///<

好吧,不要說太多廢話,重點是這次的故事!

我的故事裡漾漾很少出現,可是他明明貴為特傳的主角啊啊啊
所以,開頭的楔子就交給他了

漾:咦咦咦咦?!這個重責大任交給我真的可以嗎
讎:ok的!反正只有楔子而已(?




<楔子>


我很擔心學長。他最近總是消失的不見人影,連宿舍都很少回來。

說是任務嘛……可是夏碎學長還好端端的在學校裡上課。單人任務通常不會這麼久的。

所以我懷疑學長受傷了。雖然學長強的不像人,但是想到該死的安地爾之前曾經撕裂學長靈魂,我不禁擔心是不是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

何況,我是有根據的猜測!

上次在走廊上遇到夏碎學長講電話。對面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他的臉色非常凝重,低低的說了句「知道了我馬上過去」後就掛了電話。

原本就走在他旁邊的烈火學長沒什麼壓低聲音的問:「冰炎又……?」

「對。」夏碎學長嘆了很大一口氣。

烈火學長抓了抓頭,「那我一起過去吧!說不定能幫上忙。」

「嗯,那就麻煩你了。」移動陣吞沒了兩人後續的對話,但僅僅是這短短的交談就隱含了很多資訊。

學長出狀況了,而且是必須立刻處理的狀況才會讓夏碎學長這樣匆忙的趕去。烈火學長用『又』,代表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加上烈火學長能幫上忙,烈火學長是誰?是醫療班的人!

好不容易有一次在水晶塔前我堵到學長。雖然學長一臉就是剛被夏卡斯@&*※+@%……的樣子,依照我以前的經驗這時候湊上去有百分之三千的機率會被踹或是被巴。

可我實在是很擔心學長啊!!!雖然學長真的有什麼事也不太會跟我說,我還是冒著被打成白癡的風險鼓起勇氣問:「學長,你最近在忙什麼啊?好像很少看到你。」

「任務。」學長拉了拉黑袍的袖子,「還有,不用我揍你你就已經是腦殘了。」

經過學長幾年的「教育」,聽到腦殘兩個字我反射性的護住頭。但等了好一會兒卻沒有劇痛傳來,鬆開手,學長已經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

直到幾天後,我才從千冬歲的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

這個真相……真是……晴天霹靂?五雷轟頂?雷的我外酥內焦?

呃……好吧,我的國文造詣不大好,我真的找不到適切的形容詞來形容我得知真相後的心情。

總的來說就是……















好,就是一個不知所云(? 的楔子,但其實我已經偷偷把故事主題藏在某個地方啦
之後不會再有漾漾出現了(大概吧,就算有也是少少的
所以如果你是漾漾的粉絲,只能跟你說sorry囉

歡迎大家留言~(飄

評分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1 20:36:32 | 顯示全部樓層



「午安。」夏碎一如往常的微笑著問好。見這情景,雷瑟稍微往旁邊挪了一下,空出自己身旁的位置,好讓夏碎放下手中的餐盤。

「真難得,你居然能夠坐在學生餐廳悠悠哉哉地吃午餐。」夏碎搖了搖頭。

「你也是。」秉持著口中有東西就不說話的原則,雷瑟把食物吞下去才開口:「先前格里西亞瘋狂出任務,你不也被冰炎拖下水?」

「不過冰炎現在躺在醫療班呢!」夏碎慢條斯理的說。

「醫療班?出了什麼事?」雖然刻意壓抑,但夏碎還是看出了雷瑟眼中閃過的驚愕。

「就……我們接了任務要驅逐入侵花妖領地的夢鵺,然後其中一隻夢鵺誤觸花妖的陷阱,啟動了領域法術,冰炎和近百隻夢鵺困在裡面。等我破開的時候……」端起手中的茶杯,夏碎輕輕的啜了一口。

「你說的是那個有三頭十二翼,能夠在鳥類和獸形間變化的夢鵺?」那可是眾所周知、殲滅任務被列為黑袍等級的難纏對手!法術抗性超強,羽毛跟盔甲一樣硬還能充當飛刀,口水還有腐蝕性。一隻就已經夠棘手,何況和近百隻困在一處?至少雷瑟不敢擔保自己能在那樣的狀況下存活。

輕輕一個點頭承認了雷瑟的問句,夏碎話鋒一轉:「太陽呢?」

「也在醫療班。」雷瑟淡定的回答。不等夏碎發問,便自己敘起緣由:「太陽接了一個原世界的任務,要將作亂的火梟送返守世界或是遣至安息之地。但是火梟抵死不肯乖乖地配合,最後我們動武,打的有些狼狽。太陽他老是衝前線,一看我有危險又替我擋下來,最後就被送到醫療班了。」

夏碎勾起一抹微笑:「你是不是漏了什麼?」

雷瑟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你不也一樣?」

兩人相視一笑,「走吧!帶些禮物去探望我們的搭檔。」收拾起餐盤,兩名紫袍並肩離開了餐廳。

而一旁拉長耳朵,聽著八卦的學生悄悄的把冰炎殿下和太陽殿下倒下的消息傳遍整個校園。






故事繼續推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22 10:36:20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
嗨大大歡迎回來~
哈哈太陽和冰炎吃鱉了~
期待下一章~

點評

好開心還有人記得我!! 嘿嘿,讓太陽和冰炎吃鱉是一定要的!(被揍飛  發表於 2017-9-24 20:4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22 20:57:18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喔喔喔喔~~~~
有超及內幕的感覺~~~~
期待下一章呀~~~~~

點評

夏碎:(微笑)內幕?有嗎? 雷瑟:(皺眉)並沒有 讎:(冷汗)......你慢慢看下去就知道了  發表於 2017-9-24 20: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4 20:44:1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梅茗梓 於 2017-9-24 21:01 編輯

(讓我們把時間往前推一點點.......







按照往例回到醫療班本部定期報告的提爾覺得自己是不是挑錯日子了。一向忙碌的醫療班那一天卻顯得更加忙碌,忙到吐血都不足以形容這裡的慘況。他甚至考慮把手上這個自己摔下樓撞破頭的白痴傢伙送給九瀾了。沒事增加醫療班的負擔!

瞥見大廳地板上隱隱浮現的移動陣,提爾嘆了一口氣,擱下手上已經初步處理完的傷患。

「咦?夏碎?」認清了從光芒中踏出的紫袍,提爾的心情好了一些,卻也進入戒備狀態,特別是看見夏碎肩上扛著一個銀髮中摻雜一縷紅的黑袍時。可以藉機對美麗的半精靈上下其手,固然是件好事,但是這些袍籍沒有踩上鬼門關的門檻是不會來到醫療班的。而實力高強的冰炎居然被夏碎扛進醫療班,傷勢肯定不輕。

一面轉過這些思緒,提爾一面拉來一張床好讓夏碎放下冰炎。同時,幾個藍袍也拉來一堆瓶瓶罐罐,準備等提爾看診完就替冰炎上藥。

揭開殘破不堪的黑袍,映入眼簾的是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痕。看的出來已經以簡單的治癒術治療過了,但似乎是杯水車薪。伸手取來止血的藥膏,提爾挑了一條手臂上的傷口,厚厚的將藥膏塗在傷口上,血立刻凝住了。

「幸好還能用。」提爾喃喃自語。

遇見這種任務中受創的傷者,為了避免他身上還有殘存的法術,醫療班都會以藥膏,而非較為快速的法術來止血。但仍然有部分惡意的詛咒會使所有施行在被害人身上的藥物產生相反的效果。譬如止血的藥膏,擦上去反而會使傷口擴大,進而造成更嚴重的傷害。因此方才提爾才試探性的擦在一條傷口上,而非直接塗抹於全身。

「嗯?」止血至一半,提爾卻察覺不對勁:「怎麼有昏迷法術的氣息?」

「是我下的。」方才默默站在一旁的夏碎開了口。

「為什麼!?」停下手中的動作,提爾抬起頭來盯著這位據說迷昏了自家搭檔的人。

簡單的交代任務內容,提到冰炎被困時,夏碎頓了一下,「等我破開的時候,冰炎渾身都是傷,我看他已經不適合繼續戰鬥,所以要他休息。但他堅持有十隻還沒消滅,要親手了結他們。我只好把他迷昏,然後自己結束任務。」

不理會其他藍袍近乎殺人的視線,夏碎繼續道:「反正他也不是會乖乖來醫療班的人,昏了正好,既可以來接受治療,又能讓他休息幾天。」自顧自地接著說下去,「我還要去公會回報任務,冰炎就暫放你們這裡。如果他醒來的話,告訴他,要是在我回來前離開醫療班……」偏了下頭,似乎想不出合適的處罰,夏碎勾起一抹笑,「就這樣囉!」

乍看之下人畜無害的微笑,卻隱隱散發著黑氣。

提爾滿頭黑線,無奈地說:「以這法術的效力和他受的傷來看,他大概一個星期能醒來,三個星期我才會准他下床。」

「嗯,那我先走了。」毫不留戀地一招手,夏碎的身影就被移動陣的光芒吞噬。

「這到底是搭檔還是仇敵啊?」一旁的藍袍心裡不禁浮現這樣的念頭,

「回到自己的崗位。」提爾甩了甩手,示意大家散了。渾身上下摸個夠後,看了看冰炎,「沒什麼大礙,裡頭的病房好像還有空,就幫他安排一下吧!」一個藍袍順手把病床推走,提爾又拎起那個撞到頭的笨蛋,準備替他縫合傷口。

「最討厭這種不美麗的東西了。繡把寶劍好了,形狀很合適。」轉頭拿起針線時,沒想到,大廳的地面又浮現移動陣的光芒。





嗯哼,冰炎就是這樣才躺在醫療班的呢!
不說了,我覺得應該很多人都猜到接下來要出場的是誰了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7-9-24 20:54:1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7 10:22:32 | 顯示全部樓層


看見籠罩在光芒中黑髮的紫袍,其他人也許會認為夏碎又跑回來了。但是提爾在光芒一出現時就察覺了兩個移動陣的相異之處。不過這個移動陣的主人也是認識的人就是了。

又是一個麻煩人物呢……提爾再次擱下手上的傷患,順手拉了一張病床過去。再說一次,這些袍籍沒有半死不活是不會來到醫療班的!

「小天使又亂來了?」雖然是疑問句,可是提爾早就確定了答案。

審判輕輕地放下太陽,「其實這次還好,只是他不肯來醫療班。所以我就把他打昏帶過來了。」

一旁的藍袍瞬間開始催眠自己:「剛才都是幻聽,我絕對聽錯了……我肯定是在作夢,夢到一天之內遇到兩個暗算自己搭檔的人……」

另一個拿著藥品過來的藍袍聽見這話,脫口而出:「這樣還不算超過?這種傷躺上一兩個禮拜還算好,弄個不好都可以死人的!」

檢查了一下傷勢,提爾點點頭:「以小天使來說,的確算沒有太超過。」接著接過遞來的藥,把它擱在桌上。不理會審判疑惑的眼神,他開始發問:「你們剛才的任務是?」

「將火梟送離原世界。」精簡扼要。

「火『ㄒㄧㄠ』?是那個巴掌大,會嘰哩嘰哩叫,毛茸茸,寵物店現在很搶手的火鴞;還是尾羽有劇毒,嘴巴還會亂噴火的那個火梟?」

「都派出黑紫搭檔了,你認為呢?」這根本不用想吧?

提爾卻聳了聳肩,「你們有時候會接一些看起來很簡單的任務,我都覺得殺雞焉用牛刀。如果你們真的去處理那個小小的火鴞我也不會意外。」

那是太陽為了訓練我們臨場應變能力所以接的……不想對外人解釋那麼多,雷瑟轉開了話題:「你不用替太陽治療嗎?」

「喔,」提爾彷彿剛想起來一般,低頭看了一下太陽。「火梟雖然難纏,但是牠並不擅長法術,所以應該是不會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詛咒。我打算直接用法術治療,這樣他會恢復得比較快。」

「用藥會比較慢?」

「嗯。不論是傷口痊癒的速度或是他清醒的時間。如果施展治癒法術,大約三天就能清醒,一個星期就能回到學校了。但是藥物的話,恐怕得花一個星期才能甦醒,三個星期才能下床。」這句話怎麼有點熟悉。提爾搔了搔自己的頭。

似乎考慮了一下,審判才慎重地問:「能請你用藥物治療嗎?」

怔了一秒,提爾轉身拿了罐紅色的藥:「當然沒問題!不過早點痊癒不是比較好嗎?」

「他只要一清醒,我就得防止他亂來。他多睡一天,我多休息一天。」審判面無表情地說:「反正他的身體也需要休息。」

「我一直很好奇,你怎麼有辦法忍受這麼亂來的搭檔?」提爾一面擦藥,一面閒聊。

「因為只有我能夠讓他不要太亂來。其他人拉不住他。」接過藥瓶,審判也順手替自己上藥。

「小天使怎麼這麼怕你?明明是死敵,應該一見面就廝殺的。他和你做朋友就罷了,還怕你怕得要命!」提爾笑著旋上蓋子,「讓他在醫療班休養,還是你要帶回家?」

想了一會,「還是麻煩您看著他好了。我們其他人都不大有空,一旦有個萬一,恐怕沒人能夠及時救援。」如果你是袍籍,肯定希望離巡司離的越遠越好。何況是人稱笑面鬼的巡司!就算是昏迷狀態也最好不見!何況這個巡司不僅會以訓練之名義丟一堆任務,還會要你跑腿買藍莓派啊!

「啊!沒關係,我會好好照顧小天使的。」提爾心花怒放的派人安排床位去了。

「那太陽就麻煩您了。我還得回公會去。」審判微微一欠身,準備離開了。

「慢走。」目送消失在移動陣中的人,提爾再次撿起縫到一半的傷口。「這把劍好像有點歪……也許繡一隻蛇還不錯。」埋頭陷入傷口的縫合。

眼睛該換一種線……一抬頭,卻看見一個藍袍實習生站在自己面前,欲言又止、吞吞吐吐。「那個……呃……我……」

「你不是去調度病床了?」提爾記得剛才自己是叫這個人替太陽找病房的,「沒有空位了?」

「有是有啦!但是只剩一張,是雙人病房,然後……」實習生囁囁嚅嚅的說。

「有就排進去啊!難道還要挑風水?」眼睛該繡在這個位置……提爾實在是覺得這些實習生很沒用,連最基本的分配都不會──蘄克亞例外,那小子就算還是個實習生也能關紫袍。

「可是那一間的另外一個病人是冰炎殿下。」實習生壯士斷腕般地說完了話,大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冰炎?那又怎……不對,太陽和冰炎?」提爾驚愕的抬起頭來。

你終於知道我為什麼這麼為難了……實習生默默地在心底感動了一下。

真的只有一下。

因為提爾的下一句話立刻讓他臉色黑了一半:「……喔喔,真是太美麗了。我要去看看這兩個美麗的小人兒~」

「睡著的樣子好可愛~~醒著會更可愛~~啊!戰鬥的時候超好看。兩個人互毆,更是美得不得了~~」遠遠的某間病房中傳來一陣愉悅的歌聲。

不好啦!醫療班的末日到啦!抱著頭,實習生帶著必死的心情離開了大廳。

冰炎殿下和太陽殿下住在同一間病房的事,迅速的在醫療班中傳開。









嘿嘿,對的。讎就是見不得他們兩個沒有火藥味XDD
要有火藥味的前提就是......身在同一個空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30 17:50:19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阿,討厭補班日,放一天假又是禮拜一了QAQ
而且禮拜一還要考試(癱

不過呢,更新還是要的(握拳
歡迎留言~






我緩緩睜開眼,卻不是在我所熟悉的房間中。這是……

「太陽學長你醒了。」米可蕥甜甜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略一轉頭,我才看清了我身在何處。

「醫療班?」我納悶的問。「我怎麼會在這裡?」

「學長你出任務受傷昏迷,所以要多休養。」米可蕥一面說,一面替我的左手拆繃帶。「這個傷好的差不多了,不用再纏繃帶,但是藥還是要定時擦。」

「我睡了多久?」我做了幾個握拳的動作,雖然有些僵硬,但筋骨都沒什麼問題。

「七天。」一聽見這個答案,我吃了一驚。

「怎麼會?我記得我雖然有點傷,但應該不會昏這麼久!」好歹我也有藍袍上位的實力,對自己的情況評估不應該有這麼大的差異。

「那不叫一點傷!」米可蕥的音量忽然大了起來,「你大量失血,原本需要的恢復期就長,再加上一直都沒有好好休息累積的疲勞,才會一倒下就倒這麼久!你們都不知道要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只會拼命出任務。要不是昏倒,到底還要撐多久!你們知不知道這樣子你身邊的人會有多擔心?」

「……對不起。」又讓他們擔心了嗎?我本來以為扔一堆任務給他們可以讓他們忙的沒有時間關心我,看來不行啊!原本答應他們不會太亂來的,似乎是我真的有些超過。

「對了,怎麼沒有看到其他人?」一般而言,我昏倒這麼久,一醒來都會有個人在我床邊哭得唏哩嘩啦。雖然每次都會罵他們閒閒沒事幹、不會去完成自己的任務等等,可是沒有人的時候又覺得渾身不舒服、好像自己被拋棄了一樣。

「蘄克亞表哥說,審判學長不准他們來,說是要……保住他的小命。」最後一句,米可蕥幾乎是喃喃自語的說著。

幹!「我有這麼危險?會吞了自己的兄弟不成?」

「你是沒有那麼危險,可是遇上的特定物質,就會……」用手比出了一個小小的爆炸,夏碎一進來就接上了我和米可蕥的話題。審判也跟在他後面走了進來。米可蕥收起繃帶和藥罐,離開時輕輕地帶上了門。

「喂喂!什麼意思?」這幾年來,和夏碎也不算不熟,偽裝什麼的,我看也不需要。在這個腹黑的人面前,真的沒有甚麼必要。

夏碎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笑了一下,順手把一束花插在花瓶中。還在花上滴了幾個水珠,讓它顯得更出色。

我冷笑了一聲,順手讓風術環繞在我身邊:「你以為……嗚嗚!」

「噓!」夏碎將食指豎在嘴前,示意我安靜,審判也一把摀住我的嘴,然後用精神傳話對我說:(等等你繼續正常的說話。)

(為什麼?)我納悶的問。

夏碎的眼神直直地盯著因為風術而飄動的布簾。布簾本身應該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所以是……布簾後有什麼?

我放出感知,立刻就知道原因了。

那樣對立的屬性組合,世界上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個。而且,我要是認不出我自己的死對頭,現在就可以一頭撞牆去死一死了。

難怪呢!我剛才還在疑惑夏碎怎麼這麼有空,特地來探我的病。原來他的搭檔就躺在我隔壁。

「可以了。」夏碎微微拉開簾子,往裡頭覷了一眼後,如此宣布。

「對付冰炎為什麼不直接用昏迷法術?」我疑惑地問。「我還以為雷瑟你要拿這兩朵花來迷昏我。」

剛才夏碎插下的花,名為影夢蝶蘭。乍看之下就像蝴蝶蘭,只是色彩更為繽紛,帶點半透明。不過它的花粉一碰到水,就會散發出清甜的香氣,具有良好的安神效果。或許用良好還不夠具體,更確切的說,就是一吸到就足以使你昏迷一個星期。

審判搖了搖頭:「我怎麼會不知道你對藥草學有深入研究?拿影夢蝶蘭來對付你,也太看不起你了。」

「所以我也不會用昏迷法術來對付冰炎。他從以前就對這類的符咒很敏感,不管手腳多隱蔽都瞞不過他。」夏碎聳了聳肩,對自己剛才迷昏冰炎的舉動一點也不歉疚。

「夏碎你真是……」我打了個呵欠,「太了解他了。就像雷瑟了解我一樣。」

「所以,我們都會挑選自己搭檔最不會有戒心的方式啊!」夏碎臉上的笑容有鬼!肯定!

「審判你幹了什麼好事?」我剛剛就覺得眼皮有些沉重!現在濃濃的倦意襲來,周公正在向我招手……

「在摀住你嘴巴時下了一點點昏迷法術。」審判稍稍無辜的說。「你在遇到和冰炎相關的事情時,情緒高昂,最容易忽略掉一些小事。」

可惡的冰炎!我……我……我……








於是太陽就睡著了X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1 19:29:16 | 顯示全部樓層
讎好久不見啊!
終於又有發文了(灑花
看完之後突然覺得標題應該要叫腹黑夏雷

點評

好久不見~ 哈哈,這樣會被誤會是cp吧  發表於 2017-10-2 19: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1 21:54:55 | 顯示全部樓層
你們兩個都被你們的搭檔陰了啊(笑倒

果然紫袍到最後都會變成腹黑啊

誰叫黑袍自己不檢討一下呢(傻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