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梅茗梓

[同人文] 【第二人生】炎陽(無CP) (努力填坑ing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1-16 02:00:33 | 顯示全部樓層
作者大人求留言~所以我來留言了~~~~~
幸好御論有只看作者的功能XD (否則堅持深潛)
.
文筆故事都不錯~~希望可以看到完結
如果有興趣其實本人也寫過一篇~可以去看看,雖然放置很久了

點評

哈哈,只是自己寫感覺太寂寞,放到御論就是希望得到回應,只好厚臉皮求留言了  發表於 2017-11-17 11: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16 17:38: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終於更文啦~曉石超開心~~~~是說雷瑟不會有事吧?太陽還需要你阿!!!!!!(重點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26 22:23:36 | 顯示全部樓層




「夢鵺啊……麻煩的小傢伙。視野太廣,知道太多,不是好事。」我從上空瀏覽整個入侵情況。跟在我身旁的仁兄則很不耐煩:「對付這種沒大腦的妖獸,直接打趴不就得了。」

「打趴是打趴,但是有分輕鬆的打趴和對方趴下後自己也差不多剩一口氣的情形啊!」終於離開醫療班,我心情好的不想和冰炎計較了。

……多多少少有顧慮到太亂來會被關緊閉啦!但是我心情真的很好,好的我想唱歌。

「哼。」好戰的冰炎掏出了烽雲凋戈,直接往中心點跳下去。

靠!我連戰略都還沒說你就直接衝鋒了,搭檔是這樣當的嗎?

而且,隨著他的墜落,夢鵺很自然地抬起頭──或許說是其中一顆頭?不管了,反正就是,如果空中有一對潔白的羽翼正散發著你最討厭的光屬性,你會忽略掉他的存在嗎?

不、可、能。

我是相信冰炎的實力才懶得放隱蔽法術的耶!結果他就直接背叛了我!

忍住所有想飆出來問候他家列祖列宗的髒話,我眼下最重要的是就是閃過這一波攻擊。

我有告訴過你夢鵺會飛嗎?

身子一側,我順著上升氣流急速拉高海拔,後面一堆化為鳥形的夢鵺像是饑渴的狼群緊追在後。

可惜你們追的不是小綿羊。我算準了高度、風向、風速和他們的距離之後,反手扔出方才聚集的水元素,接著反覆結凍。

喀擦。一個10X10X10公尺的大型冰塊就完成了!而且根據萬有引力,它開始向下墜。如果你想知道的話,我可以根據重力加速度,還有此地空氣的密度以及冰塊的表面積推算出的空氣阻力,再加上冰塊在強烈的風吹拂下溶解速率來估計,他到地面的速度會是多少。但我想你應該不感興趣,你應該更好奇的是根據風向以及風速來推算,這個冰塊會準準的落在冰炎現在站的位置。

他正被二十多隻獸形的夢鵺圍攻,大約要一分鐘才能脫身。這意味著他至少要一分鐘後才能離開冰塊的攻擊範圍。

誰說我陰險?我只是出手之後經過計算發現剛好會發生這種事情而已。一切都是巧合,懂嗎?

可惜沒有出現被壓扁的混血精靈。他雖然無法移動腳步,但是卻伸出一隻手釋放灼熱的火焰。然後,冰塊就被溶穿了一個洞,在他周遭10公尺的夢鵺都被壓扁了,他卻完好無缺的從裡頭跳出來。

「靠!」還能罵髒話呢!真可惜。

無視想一槍戳爆我的冰炎,我從腰間翻出靈魂兵器,是時候來用一用他們了。

「血令,行刑。」暗紅色的血漏開始滴下,閃耀著赤紅色的光芒。我用風刃劃破手掌,讓血液去餵養光芒,接著,光絲迸射,往四面八方的夢鵺纏上去。不過短短幾秒的時間,光絲收回,連同被綑綁的夢鵺一同回到血令中。

「搞定。」看著周遭方圓一百公尺內都被淨空,我心情更好了。

「不管看幾次還是覺得他們死的蠻痛苦的。」抄起烽雲凋戈,準備應付再次湧上來的夢鵺,冰炎只拋下一句話。

「不過能拿來當作培育靈魂兵器的養分,他們死得很有價值啊!」我眼神一凜,唇角勾出嗜血的弧度,「接下來,要認真囉!」

「你別用那個空氣的沙漏,我不想兼顧你的人身安全。」瞥了一眼我的靈魂兵器,冰炎轉過身去,把背後交給了我。

「我還輪不到你來操心。」喚醒句芒,我握住熟悉的銀白色杖身。「比一場?」

「那你輸定了。」語畢,冰炎腳下一蹬,烽雲凋戈直指夢鵺的首級。

「難說。」我展翅飛到半空中。闔上眼,讓精神系法術籠罩整個戰區。再睜眼,在場的夢鵺都發出了刺耳的叫聲。

「嘎、嘎──」

我知道他們現在正承受著顱內的劇痛,也因此反應都慢了幾拍。

接著……嘿嘿,在場的夢鵺這麼多,一隻一隻殺,簡直比遊行揮手還要累啊!繞街還有老師教的一千次揮手奧義,殺敵可沒辦法放慢速度或跟別人聊天來替代!

所以,精神法術是個好選擇。但我並不打算一個一個把他們弄成白癡或腦死,我說過,那樣太累。

身為聰明人,就要用聰明的方法。所以我要來──借刀殺人、隔岸觀火!

嚴格來說也不是刀,而是「爪」。沒錯!我很迅速的干擾牠們的腦袋後,牠們就開始自相殘殺了。

這樣多輕鬆啊!不像那邊那個笨蛋拿著長槍一隻一隻的戳,戳到手痠也戳不完。

不過,我在半空中也沒閒著。總有幾隻沒控制好的會發瘋似的衝上來攻擊我。

夢鵺對我而言,是個難纏的對手。因為他們的法術抗性極高,絕大多數的法術都會被無效化。純粹的物理攻擊效率也低,因為牠的羽毛非常堅硬,一整身的羽毛就像穿了一身盔甲一樣。但又不是普通的盔甲,牠的羽毛是可以當飛刀來用的!一次十幾片羽毛飛來,不規則的攻擊路線讓我躲的十分狼狽。更討人厭的是牠會吐口水!不說黏黏一坨沾在身上有多噁心,那可是有腐蝕性的!我真的很懷疑牠們嘴巴到底是什麼材質,怎麼還沒被口水溶掉……

夢鵺太難殺,所以我剛剛才會選擇廣域精神法術。但這不代表我沒有辦法解決這種有勇無謀、單獨衝上來的。

我就叫你們好好認識黑色袍籍代表的意思!

我一面打落這些襲擊者,一面用眼睛細細的觀察著整個戰場。

「找到了沒?」下方飄來不耐煩的問句。冰炎轟的爆開火焰,短暫清空了周遭。

哎呀,所以我喜歡和聰明人一起做事。我什麼都不用說,他就知道我要做什麼。

「別急啊!數量太多很難找的。」我涼涼的回他。

他冷冷地哼了一句「沒效率」,便再次被像潮水一般的夢鵺包圍,吞沒他的身影。

我看的出來,他撐的有些辛苦。一向飄逸的銀髮被汗水浸溼全貼在臉頰上,急促的喘息聲也透漏了主人的疲憊。我不是故意要讓他打的這樣辛苦,但我真的需要一點空閒才能做我想做的事,我知道、他也知道。所以他才在下面大開殺戒,吸引了沒有被精神法術干擾的夢鵺的注意力。

他都如此賣力了,我怎麼可以輸給他呢?

很快的,我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找到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26 22:35:43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
更文了WWW
任務變成大屠殺真符合他們的個性(汗)

點評

公會也是很會挑任務人選的XDD  發表於 2017-11-29 14: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26 22:51:27 |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

以後有殲滅型任務都丟給他們吧

相信他們可以完美的完成任務

雖然那邊的場地應該都變成虛無了吧?(歪頭+

點評

咳咳,這個事實不要說得太大聲,小心被.......  發表於 2017-11-29 14:0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10 11:54:2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呦~~~大大寫的很好看誒♥,期待下一篇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10 13:08:50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更文~~
太陽跟冰炎搭檔~~
審判跟夏碎不ˋ知道會怎麼想~
期待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10 13:17:24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互相較勁以後就是不顧一切的大開殺戒了......
不過曉石喜歡~~~~
就不知道事後會不會被審判罵就是了......
(好像也應該替那些夢鵺好好哀悼一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14 09:31:23 | 顯示全部樓層
忙課業+戰鬥文苦手=難產 (癱

等到我要來更文的時候才發現......
已經這麼久了?!

更新奉上(汗







夏碎迅速的拉出黑色長鞭,挾著術力往火梟捲去。

新生的火梟體型龐大,動作尚不靈活,故牠生生吃下了這一鞭。絲絲的血跡在水中瀰漫,卻沒能成功的引開牠的注意力。

牠衝著夏碎搧了一下翅膀,恫嚇一番之後,又回過頭去追著雷瑟。雷瑟只好放出黑暗鎖鍊試圖困住牠。

想不到牠一扭身就躲過了,還順勢把冰藍色的尾羽往這邊甩來。雖然半透明的優美曲線在幽深的湖中確實很賞心悅目,但是詳細閱讀過任務資料的兩人都沒有心情欣賞──那羽毛可是有毒的。萬一被掃出傷口,那怕是輕微的擦傷都會讓劇毒滲入體內。

那毒性連比祭司更像祭司的太陽都不敢保證可以在那瞬間把人救回來。

可惜,不管再毒,碰不到人就注定沒有用。眼前的兩人都曾和太陽切磋過,對於有意識操縱的句芒絲絹都能躲上一兩回合,這火梟的一陣攻擊真有些不夠看。

於是雷瑟躲回自己的空間,夏碎則是幾個翻身點步,都妥妥的避開了。趁這個機會,雷瑟也轉移了一下,當他再次從空間探出頭時,正好在夏碎不遠處。

「我覺得提爾會想打我。」夏碎嘆了一口氣,同時手上也編起了結界加強水面的防護,免得火梟衝出去。屆時這些原世界的住民又要瘋傳什麼鳳凰現世、末日要到了等等亂七八糟的消息。

萬一讓公會出手協助清除記憶……那可就慘了。先不說兩個紫袍的小任務居然還需要公會幫忙,傳出去有多丟人;更重要的是,清洗記憶是一件複雜的技術活,而偏偏他們家剛好有一位是這方面的高手。假如公會到時候以「任務人員是你的搭檔」這種理由把清洗記憶丟給太陽去處理……那讓太陽工作量增加的兩人恐怕就沒有好日子可以過了。

「帶回去還是遣返安息之地?」雷瑟問。既然孵化了,那就是有形之物,也可以送到安息之地了。

「我們要先制伏他再說吧?」夏碎苦笑的看著又一次朝著兩人來的火舌。他手上的結界可還沒編完呢!

於是雷瑟趕緊從空間裡跳出,操縱著黑色空間光球把熊熊的火焰吞噬、轉移。隨著他一個彈指,那些火焰在火梟眼前炸裂。

「果然傷不到……」伴隨著牠刺耳的叫聲和身體劇烈的震顫傳來的,還有那幾乎要殺人的眼神。看來剛才的火焰只是一時刺痛了牠的眼睛,而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好了。」在短短的一陣攻防裡,夏碎也迅速的把結界扔了出去,抓起武器進入備戰狀態。「上一隻你們是……?」

「送到醫療班了。」

「喔?」覷準了時機,夏碎迅速的衝了上去,黑色的多節鞭隨著甩動越拉越長。

火梟也不甘示弱,抬起翅膀就朝著夏碎掃過來。強勁的力道帶起了水流,霎時一陣亂流掀翻了夏碎。

眼見夏碎被逼退了幾公尺,火梟得意的啼叫,卻不想夏碎這是以退為進。順著水流被沖到地面的他一蹬,便如魚雷一般騰地游到牠面前,早有準備的鞭子纏上牠的鳥喙。

蓄勢許久的黑暗鎖鏈也在同時出手,不只是嘴,連同翅膀和腳都捆的嚴嚴實實。

怕牠亂動,雷瑟特地多加了幾條,好把牠壓制在地面上。

等了一分鐘,確定牠沒有掙脫的跡象,夏碎就鬆開了幻武兵器,改抽出符咒。

吃力地維持著黑暗鎖鍊,但雷瑟還是抽出了幾分精神來關注夏碎的動作。「這是什麼法術?」仔細的看了卻還是沒有看出名堂的他忍不住問。

雖然雷瑟對武技更擅長一些,但是有著一個近乎天才的搭檔,他的法術造詣不可謂不低。法陣也看了,力流也感受了,卻連用途都猜不出,讓他很肯定這不在他們所學的法術幾大系統裡。

「我自己寫的,讓人渾身無力的法術。」

聽到這裡,雷瑟也懂了──畢竟他自己也有這麼一個難搞的搭檔。

「改天可以教我嗎?」雷瑟問。

「嘛……我是不介意你學去,但是太陽的法術太好了,在他身上應該用不了多久。然後冰炎知道太陽居然能解這個法術,他也會拼命地想辦法,這樣我又得重寫一個新的了。」夏碎嘆了一口氣,「上次那個束縛法陣就是這樣。」

雷瑟也跟著嘆了一口氣,「之前好不容易找到的安眠藥配方也一樣。」

『唉……』重疊的嘆息從兩個擁有黑袍搭檔的人口中傳出。







這個任務算是......有點辛苦但還在應付範圍內吧(歪頭
看兩個人還有心情為搭檔嘆息就知道了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14 09:52:3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更文了,好看。的確,有有如此強大會惹麻煩的搭檔,真要辛苦他們倆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