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梅茗梓

[同人文] 【第二人生】炎陽(無CP) (努力填坑ing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6-14 22:13:57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拉更拉~~~~~~
還好大大不棄,不然真要自行腦補拉XD(還沒結局的唷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14 21:09:11 | 顯示全部樓層
作者大大,還有後續嗎?
非常好奇後面的劇情的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2 23:50:47 | 顯示全部樓層



夏碎的法術都能用在史上最年輕的黑袍身上,區區一隻剛孵化的火梟自然是毫無抵抗之力,乖乖地陷入了深眠。

於是他們倆個就把牠給「打包」回醫療班了。

早先接獲通報,準備好相關用具的藍袍迅速的接手了火梟寶寶,將牠放入魔法陣中。

確認一切完備,其中一個藍袍點頭示意夏碎解開催眠法術,雷瑟也跟著鬆開了黑暗鎖鏈。

束縛一鬆,還沒學會飛行的火梟寶寶振翅亂拍,發出巨大的嘶叫,張嘴便吐出長串的火焰。幸好法陣周遭早已設好屏障,鳳凰族的族人很有默契的張口唱起歌謠──那是獨屬於鳥類們的啁啾。明明音量不大,卻清晰的傳入了火梟寶寶的耳中。它暫緩了動作,有些迷茫的四處張望著。很顯然,他還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身體卻不由自主地隨著旋律搖擺了起來。

雖然照理說幫不上忙的兩位紫袍先行離開也不會怎樣,但兩人負責的個性讓他們決定等到最後,確認火梟寶寶狀態確實被穩定下來才離開。

隨著歌聲起舞的火梟踏著凌亂的步伐,漸漸的安定下來。從憤怒,到迷茫,到平靜。

隨後砰地身子一軟癱坐在地,揚起的灰塵嗆地在場的人一陣咳嗽。

「欸,地是多久沒掃了?」鬆下心的一位藍袍甩了甩手,「有空去找個人來清一清。」

「那個,鍊子。」

「給。」

「你套那隻腳,這隻我來。」

「幫我扶一下牠的屁股。」

「抬高一點!我拉不出牠的腳。」

「籠子、籠子呢?」

一票藍袍七手八腳的上腳鍊,雖然火梟沒有大動作的反抗,但牠一屁股坐下後就不大願意挪動。有人摸牠,摸的太久牠還會一嘴啄下去,再加上偏火屬性的體質讓在周遭的藍袍忙出了一身汗。

「沒有人把籠子拿進來嗎?」

「我去幫忙搬好了。」不好意思在一旁乾看,雷瑟主動開口。

「啊啊,這樣麻煩你了。它擺在走廊底端,出去左轉應該就看的到了。」一個藍袍感激的扔了一個眼神,對雷瑟點點頭。「鑰匙在這裡,麻煩你了。」

沒想到,雷瑟才剛轉出門口,裏頭就出事了。

原本安分的火梟突然發難。淒厲刺耳的叫聲幾乎要穿破人們的耳膜。只見火梟掙扎著起身,冰藍的尾羽唰的散了開來,往一旁的藍袍竄去。

還在房內的夏碎雙手一翻,符咒瞬間化為粉末,竄了過去聚成一面,如網般攔下了幾乎欺到身上的劇毒。但薄薄的粉塵擋不了火焰,從鳥喙中迸出的烈焰四面掃蕩。

虧得在場的都是袍籍,基本的應變能力綽綽有餘,加上又是鳳凰族,神聖之火用的熟練,對一般火屬性的攻擊抗性都高一些。迅速拉開距離後,減弱的高溫也傷不了他們皮毛。

然而這隻才出生不到一個鐘頭的火梟寶寶卻像發狂了一般地想掙脫。

噴火、揮翅,雖然這些手段看在袍籍們眼中幾乎可以以幼稚來形容,他們能很輕鬆地或躲開或攔下,但是讓牠這樣頻頻掙扎也不是辦法。

「再唱一次吧!」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鳳凰族的藍袍又繼續唱起了方才的歌謠。可是這次效果卻減弱了,火梟寶寶雖然睏,眼睛都撐不開了,卻還是拼命地撲騰,掙扎著要往門口去。

「壓制住牠,不要讓牠自傷或傷人!」

夏碎掏出長鞭,靈活的甩了過去,像條黑蛇牢牢纏住牠的鳥喙;其他的人各自有自己的手段,綁上腿的,捆翅膀的,繞住身軀的…

火梟飄散的尾羽閃爍著冰藍的光芒,映著室內亂竄的五顏六色的法術,意外的有一種混亂的美感。

雷瑟扛著籠子走進門時,就是這麼一副混亂而唯美的場面。

「籠子來了!」一個藍袍轉頭看見籠子,彷彿看見了救星,如釋重負地大喊。

「牠這樣……能挪嗎?」雷瑟頓了一下,問,「還是我用個空間法術轉移比較方便?」

「也可以也可以,來,這裡給你。」藍袍擦了擦汗,讓出了一個位子給雷瑟。

誰知道雷瑟剛走過去,火梟用力地掙脫了其中一條捆著牠頭的法術,轉頭衝著他,在層層的束縛中拼命的撐開了嘴。

身為紫袍,雷瑟反射性的設了一個結界,可是卻沒能防下來──他設的是防火的結界,並不防音波。

火梟寶寶沒有噴火,只是用粗啞的嗓子急切地嘶吼了幾聲,可惜被纏得更緊了,只剩下悶在嘴裡的嗚嗚聲。牠繼續更用力的掙扎,似乎想往雷瑟那邊撲過去。

「?」雷瑟愣了一瞬,抬頭對上了火梟寶寶的大眼。身為魔族,對於情緒是很敏感的。他在那雙眼裡讀到了急切、渴求,卻沒有逃跑或憤怒的念頭。

「等等。」他抬手制止了其他藍袍繼續加固壓制的動作,然後向前踏了一步。

「小心一點。」夏碎跟著走到雷瑟的身後出聲提醒。

雷瑟走向前,火梟寶寶慢慢地暫停了掙扎,只是抬起頭直勾勾的盯著雷瑟。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周遭藍袍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只有夏碎依然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雖然他也不太懂雷瑟要做什麼,但基於多年的認識,他相信雷瑟不是一個衝動行事的人。所以他願意給予無條件的信任。

走到剩一步的距離,雷瑟伸出手,停在火梟寶寶的頭上十公分處。

接著醫療班的各位就看見了詭異的一幕:火梟自己把頭往上抬了抬,蹭了一下雷瑟的手掌。

「他好像……很喜歡我。」雷瑟斟酌了一下用字,不太肯定的說。「能試著把束縛放開嗎?如果他突然掙扎,我就立刻把他丟進籠子。」

藍袍面面相覷,想到剛才火梟的躁動還是有些心有餘悸,怕一放開又會出事。最後還是夏碎第一個出手,把自己的長鞭給收了回來。其他藍袍看火梟被放開嘴巴後,也沒有急吼吼的噴火,才試探性的一個一個收回自己的法術。

當束縛鬆開,火梟寶寶立刻站了起來,抖了抖渾身的羽毛,邁開兩條腿,然後──一頭栽進雷瑟的懷抱裡!

雷瑟伸出手在牠頭上揉了一把,牠竟然發出滿意的呼嚕聲。

看著一隻凶神惡煞的火梟,宛如一隻柔順的貓咪在撒嬌。在場的眾人都傻眼了。

「我現在很確定牠喜歡你了……」一個藍袍呆滯地說:「剛才……好像也是你一離開牠就開始躁動……」

「早知道一開始就讓你來摸牠倆下就乖乖的了。也不用費這麼大勁兒。」另一個比較年長的藍袍爽朗的笑了笑,轉過身把籠子挪過來,把籠口打開。

夏碎見狀也試探的伸出手想摸,卻被狠狠啄了一下。也沒真的傷到,就是留了一個紅印子。他揉了揉傷處,苦笑:「為什麼呀?明明是一起的任務啊?」

雷瑟皺著眉頭替火梟寶寶順毛,「我也不曉得為什麼。」

「……那個,」在角落的一個藍袍怯生生地開口:「你們有聽過銘印效應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2 23:51:36 | 顯示全部樓層
冥默曦 發表於 2020-3-14 21:09
作者大大,還有後續嗎?
非常好奇後面的劇情的說.......

我.....你不回復我都快忘了這個坑(汗  大綱都架好了,結局也想好了,我會努力把他填完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3 18:43:50 | 顯示全部樓層
太陽知道之後會不會傻眼阿~
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5 21:40:32 | 顯示全部樓層
梅茗梓 發表於 2020-3-22 23:51
我.....你不回復我都快忘了這個坑(汗  大綱都架好了,結局也想好了,我會努力把他填完的 ...

呵呵呵,大大加油喲~~
期待看到後面的結局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3 21:09: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後續!
大大別再忘記這個坑了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25 16:56:14 | 顯示全部樓層


制止住冰炎想直接把人……把鳥五花大綁的動作,我揮起句芒,讓整個藤蔓監獄動了起來。這就是生物的好處,隨時保持著變化的可能性。你叫那邊那個把他的冰牢挪一下試試看?

……他拆掉重蓋一個應該比較快。

在看清草籠裡的鳥是誰後,首腦發出了痛苦的嗚咽。母夢鵺聽到後抬起頭,兩方的視線在空中相撞,只那一瞬,無須開口,心底的哀戚便已完整傳達給對方。

她不再煩躁的撞著籠子,只是拚命的趴在離他最近的那一側,呦呦的低鳴。他也撲過去,那眸中閃爍的是溫柔、是不捨,他用眼神細細地舔過她身上每一道傷口,彷彿這樣就能幫她減輕一些疼痛。

雖然這樣的畫面聽起來蠻感人的,但是實際上是兩隻鳥擔綱男女主角的話,我真的沒甚麼耐心看下去。

舔了下嘴唇,我放出獨特的精神法術到首腦身上,試探性的開口:「聽得懂我在說什麼嗎?」

「我以為天使和精靈是光明的種族,想不到也會耍這些陰損的手段。」經過法術轉換的獨特嗓音傳進我和冰炎的腦海中,雖然語氣不屑,聲線裡卻掩含著怒氣。

喔齁,果然是首腦,可以溝通,一切好辦。

「您好,我們代表公會前來。」我爆出最燦爛的笑容:「這次你們所群居的地點乃是花妖的領地。由於你們……鳥數眾多,已經嚴重的干擾了花妖們的正常生活,因此希望你們能盡早離開,另覓棲地。」

「卑鄙,無恥。」

「我們實在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這種時候就是要故做委屈,最好可以癟癟嘴,但我實在是……做不出來,只能把燦爛的笑容略收,留下清淡的笑:「若是不這樣,難道你們會停手嗎?」

「齷齪,骯髒。」

「我長話短說,我們可以給你們三天搬離。若有需要協助,也可以提出來。但三天後,若再有夢鵺出現在這裡,我們格殺勿論。」

「下流,不要臉。」

……你一隻鳥會的髒話倒是挺多。

在我們談話的同時,他已經解除了對周遭夢鵺的限制,他們一隻一隻晃悠悠地爬了起來,沉默的圍住我們。冰炎設下的結界外,烏泱泱站滿了夢鵺。其中不少都負著傷,一股肅殺伴隨著血的腥氣瀰漫了整個場地。

下馬威?是不是搞錯了什麼?我挑了挑眉,這種東西從來只有我給別人,沒有別人給我。

我揮了揮句芒,一根藤蔓繞上了籠子裡的母夢鵺的脖子,輕輕的扼住她。她本就因傷重喘著粗氣,這下更是呼吸困難,低低的哀鳴了起來。冰炎也不知何時拉出了一道道冰錐對準了她身上的傷口,只要對方敢輕舉妄動,他就會讓堆方傷上加傷,生不如死。

「放開她!」首領怒喝。

「搬,我給她療傷;不搬,我現在就殺了她,接著再殺了剩下的。」我瞇了瞇眼,「相信你剛才也見識過了,我們完全可以殺了你們全部。」

沉默。

「請盡早退出花妖的領地。」我重複了一遍。

首領略帶疲憊地問:「你說這裡是花妖的領地?」

「……」我轉頭瞪了在一旁事不關己的精靈一眼。

他更兇地瞪了回來。「幹嘛?」

「蠻好奇你上次到底怎麼搞得,竟然需要再派人來收場。」你他媽上次來出任務是一上場就打嗎?我以為你們是溝通無果,一言不和才動手的,結果人家根本連你為什麼要打他們都不知道!

冰炎冷哼了一聲:「夏碎接的任務,我沒仔細看,他只跟我說要來打夢鵺。」

怎樣?黑袍當到不用看任務內容了嗎?

抑制住想要痛毆某人的衝動,我回過頭來和顏悅色地說:「是的。像您腳邊那一叢橘色的小花就是某個花妖的別墅。」不過主人大概是避難去了,花苞裏頭空蕩蕩的。「快到夏天了,正是他們要準備開花的時節。你們的闖入破壞了他們先前的準備、並且導致他們無家可歸。再這樣下去,今年會開不了花的。」

首領也盯著那叢花看了看。「……造成花妖困擾我很抱歉,但我不能搬。」

「請問不能搬的原因是……?」我耐心地問。但回答我的只是一片沉默。「您原來的棲息地被占據了嗎?如果有需要的話,也可以請求公會協助的。」

「火山爆發,也能幫嗎?」他嘲諷地笑了笑。「我說要你們把滾燙的岩漿趕走,把我死去的族人復活,能成嗎?」

「……復活的部分可能沒辦法,但家園重建是有可能的。只是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復活……要是真能復活,戰靈天使也不至於活得這樣艱辛了。

幾隻夢鵺繞到首領背後,意圖擠進來。冰炎正要加固結界,首領趕忙說:「那是我們的長老,能放他進來嗎?」

「抱歉,我們也要為我們自己的人身安全考量。」

首領於是隔著結界和他口中的長老開始用鳥語溝通。

被晾在一旁的我和冰炎無所事事,只好聊天(?

「不知道審判他們的任務怎麼樣了?」

「他們不是第一次合作,不會有問題的。」

「嗯。」

然後一陣沉默,話題中止。

「他說是火山,可我最近沒聽說哪裡有火山爆發。」

「孤陋寡聞。」冰炎冷冷的瞟了我一眼。「上禮拜五,雅里奇斯山。那時候你躺在醫療班昏迷。」

聊你妹。不聊了。

幸好首領似乎討論完了。他轉過頭來嘆了口氣,「你先放開我媽,我們談談。」

你…媽……?我跟冰炎同時轉頭去看籠子裡的那隻母夢鵺。

這是你媽?幹!我一直以為那是你女朋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25 21:16:50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小新讀者ˋ在此感謝大大產糧食
是說冰炎跟太陽都好炸啊,聊兩句就森77wwww
不愧是死對頭(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26 23:35:4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我是新讀者呦!
大大寫的文很好看呢!千萬不要棄坑呀!
是說……冰炎跟太陽完全不能夠好好聊個幾句呀,簡單的一問.一答.結束。
強調--
真的……完全合不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