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梅茗梓

[同人文] 【第二人生】炎陽(無CP) (努力填坑ing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10-2 19:19:24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7-10-1 21:54
你們兩個都被你們的搭檔陰了啊(笑倒

果然紫袍到最後都會變成腹黑啊

冰炎:我認識的夏碎一直都是這樣,跟袍籍沒有關係(轉頭望太陽)

太陽:他上輩子就這樣,不管穿黑的還是紫的都一樣(眼神死)

冰炎:我覺得不是紫袍的問題?

太陽:絕對不是!

讎: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和你們搭檔導致他們不得不採取一些比較......的手段,因此造成他們的腹黑?

太陽:唉呦,那是老媽子屬性啦!擔心東擔心西的,我是戰靈天使好嗎?真是的,莫名其妙把我打昏丟到醫療班.......

冰炎:我確定夏碎是天生的,不是單單對我。你看西瑞想蓋休狄布袋的時候,他也很黑。

讎:所以......?

冰炎&太陽:他們腹黑跟我們沒有關係(肯定



結論:兩位殿下沒有要檢討的意思XDD

點評

噗哈哈哈哈(笑倒~  發表於 2017-10-3 16: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2 21:45:29 | 顯示全部樓層
果然2人都超級腹黑啊~~~~
審判完全得到夏碎真傳啊!
恭喜太陽和冰炎被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3 20:47:05 | 顯示全部樓層




「睡著了。」夏碎在太陽面前揮了幾下手,確認沒有反應後,就把影夢蝶蘭收了起來。

「真是難搞的搭檔。」審判逕自拉了一張椅子在兩張床中間坐下。

「不高興就拆夥啊!」夏碎隨興地坐在冰炎的床緣,「換一個搭檔,你應該也比較輕鬆。」

「但是,太陽和其他人搭檔的話,只會比現在更亂來。」雷瑟歎了一口氣。「不服輸的冰炎就會跟著他一起亂來。這樣你也辛苦吧?」

「是沒錯啦!」夏碎偏過頭來,「不過你不覺得……」

「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

「這是……你的鈴聲嗎?」夏碎哭笑不得地看著雷瑟的手機伴隨著音樂震動。

「喂?」雷瑟滿頭黑線的接聽電話去了。「是,我是……嗯……嗯……我知道了……可是他現在還在醫療班……找其他人搭檔?這個……我考慮一下,盡快給您回覆……不好意思……掰掰。」

「怎麼了?」看見雷瑟有些苦惱的模樣,夏碎忍不住開口詢問。

「這次的任務,經過調查後,發現那隻火梟原來是在孵蛋,所以才會有這麼強烈的攻擊性。現在那顆蛋還在原地,快要孵化了。若是讓它在當地孵化,恐怕會造成困擾。因此,公會要把那顆蛋回收。因為一開始就是我們接的任務,公會是希望我們繼續把它處理完。可是太陽現在這個樣子……」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夏碎站起身來,「反正我的搭檔睡著了,短期無法出任務。我和你也算熟悉,我們的實力也相當。不過你的武術勝我一籌,我的法術則略高於你,截長補短之後,這個組合不錯吧?」

考慮了一下,雷瑟微微欠身:「那就麻煩你了。」

「那趕緊通知公會吧!你順便告訴我一些相關的地理環境。速戰速決。」

空間法術在空氣中拉出了一道裂縫,緩緩地吞噬了兩個紫袍的身影。只剩下病房裡被搭檔迷昏的一隻半精靈和天使。


※※※



「雖然有聽說是在熱鬧的地區,但是這裡人比我想像的還要多……不好意思,我們不需要謝謝。」婉拒了小販的推銷,夏碎搖著手中的扇子說道。「不過我們就這樣大喇喇地穿著袍籍制服在原世界晃沒有關係嗎?」

「中國的傳統服飾和紫袍長得很像,你看那裡。」雷瑟指著不遠處的攤位,「那就是長袍馬褂。」

「看起來很像。而且你們中國居然還有這麼多人穿著傳統服飾跑來跑去啊!日本人除非特定節日,不然一般也不會穿和服或浴袍出門。」

「平常也很少人穿的。不過這裡是西湖,知名的觀光勝地。自古有許多文人在此作詩留念,算是一個很有紀念性的地方。所以攤商就出租旗袍和長袍馬褂,讓遊客體驗古代的味道。」

「喔。我們的任務對象在湖底,很難疏散這些觀光客吧?你們花了多少時間清除記憶?」沒有偏題太久,因為湖底那股蠢蠢欲動的力量令他們不得不提高警覺。

也明白夏碎探尋的眼光,雷瑟直接說明:「我和太陽上次是等到近半夜才行動。那時候人就比較少了。」

「所以,現在就先逛街吧!」名曰逛街,實為熟悉附近環境,順便放幾個結界保護參觀的遊客。這點默契,兩人還是有的。

至少雷瑟是這樣以為的。

「這是什麼?紅色的丸子?」

「這是糖葫蘆,中國的一種傳統小吃。傳統的糖葫蘆是將山楂串成一串然後外面裹上一層糖殼,後來逐漸出現了用草莓、番茄等等替代山楂的糖葫蘆。」看夏碎抽出紫卡,雷瑟趕緊阻止他,接著掏出一些零錢付給攤販。

「很特別,還蠻好吃的。裡面酸甜酸甜,但是外面的糖衣剛好平衡回來。」夏碎仔細地品嘗過第一顆後,下了這樣的評論。「那這是什麼?」

「客倌您好眼光,這可是剛出爐的糖炒栗子呢!熱騰騰的來一包吧!您嘗嘗。」剪開其中一顆,老闆把他遞給夏碎。「小心燙啊!」

夏碎也大方地接過,吹了兩下之後咬了一小口。沒多大的栗子,他卻吃了快一分鐘。等他終於吞下去後,幽幽地問:「老闆,這怎麼賣?」

「這…看在你是帥哥的份上,算你一斤二十啦!」

「麻煩給我兩斤。」掏出錢包,夏碎乾脆的接過一大包糖炒栗子。

「那個又是什麼?」嗑著栗子,夏碎彷彿發現新大陸的指向另一端。

「那是叉燒包,廣東著名的點心。」

一面吃著叉燒包,走過一車推車。「那是什麼?」

「這是怪味豆。是蠶豆加上各種調味料。」

拿著一包怪味豆,經過一個攤販。「這個是什麼?」

「茯苓糕。」

捏著一個茯苓糕,路過一間小店。「這是什麼?」

「豌豆黃。」

吃著一袋豌豆黃,遇到一個叫賣的。「那個是什麼?」

「……」

眼見雷瑟不回答,夏碎說:「放心啦!紫袍的收入很夠的。」語畢,自己走上前,帶點捲舌音的說:「老闆,這啥?」

……其實我只是不知道那是什麼所以沉默了。再說,你學北京腔還真有模有樣。

「……老闆您不能給我算便宜些嗎?」……還學會了殺價。

雷瑟搖了搖頭,決定不管他,自己找了張長椅休息,等夕陽西斜。

最後,實在是拿不住了,大包小包的夏碎找到了雷瑟,跟著坐下來慢慢地享用。

「其實湖光染翠之工,山嵐設色之妙,皆在朝日始出,夕舂未下,始極其濃媚。月景尤不可言,花態柳情,山容水意,別是一種趣味。此樂留與山僧遊客受用,安可為俗士道哉!」夏碎終於吞掉最後一顆栗子,緩緩地開口。

「你也對中國詩詞有所涉獵嗎?」雷瑟莞爾一笑。

「剛才亂逛的時候看到的。我們可當真要欣賞這名聞遐邇的月景了。」

「希望沒有那麼多人有這樣的閒情逸致,這樣事後的收拾工作可就麻煩了。」雷瑟淡淡地嘆了一口氣。

「周遭的飯店你不必擔心。我方才已經在窗戶布好結界,就算我們把西湖都燒乾了,他們也看不出個端倪的。」夏碎露出了一個壞笑。「你布在這周圍的又是什麼?」

絲毫不意外夏碎會注意到──其實夏碎剛才布結界的動作他也沒有漏看──雷瑟乾脆地回:「迷惑法術,當他們靠近西湖時,會突然覺得家裡有重要的事必須趕回去。但是實際上,根本沒有這回事。只是一個錯覺而已。」

「高招。這樣事前的準備工作就差不多了。」夏碎站起來,拍了拍衣袍。

「可以準備下水了。」雷瑟也緩緩起身。

兩人互看一眼,便雙雙凝視著西湖。

波光粼粼的湖面下,暗潮洶湧。








夏碎和雷瑟搭檔出任務去囉~
是說,這樣冰炎跟太陽又槓起來的時候誰要來救救醫療班的大家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7 19:45:30 | 顯示全部樓層

連假萬歲!!!雖然要考試啦......(趴






睜開眼……等等,怎麼又是睜開眼?我最近也太常陷入昏迷了吧?

好吧,由於雷瑟‧審判的緣故,我再一次在醫療班中睜開眼。一道冷冷的聲音就飄過來:「喲,終於醒了,我還以為你打算睡到畢業呢!」

靠,你是被醫療班關出多少怨氣,我才剛清醒就來找我練嘴皮子!

完全忽視那個火爆的半精靈,挪動因為昏睡太久而無力的四肢,我費了好一番力氣才讓自己坐了起來。

同樣的房間,同樣令人討厭的鄰居,可是這次沒有米可蕥也沒有突然出現的雷瑟和夏碎。

「你家搭檔把我的搭檔拐跑了。」眼睛沒有離開過手中和磚塊一樣厚的書,冰炎彷彿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的接了下去。

「誰拐誰還不知道呢?」冷哼一聲,我下了床,慢慢地向門口靠近。

「你以為我閒閒沒事幹坐在病床上看書啊?」把我的一舉一動看在眼裡,冰炎不屑的制止了我逃離醫療班的舉動。「要是可以出去,誰要待在這個鬼地方?」

「這個法陣又不是破不了,你到底是不是黑袍?」門口的法陣只是一個通知法陣,如果特定人士經過──這裡應該是我和冰炎──就會通知指定的人。破解的方法很容易,但是我認為根本沒有必要。就算被發現,醫療班的藍袍還敢攔我和冰炎嗎?就算只有我或是冰炎,為了避免財產損失,他們都會乖乖讓路的。

「他們設定的通知人是雷瑟、伊希嵐還有夏碎。」冰炎只淡淡地回我一句。

審判和夏碎我是可以理解,但是寒冰?

從床邊拿出一袋東西,冰炎直接把它扔給我。「雷瑟叫你沒事不要穿著病人服,還有,如果自己偷偷溜出去,就扣一個月的點心。」

難怪要通知寒冰啊……一個月的點心可不是小事,上次,也是唯一一次,是我浪費了寒冰做的蛋糕才禁一個月的點心。想來,夏碎也用了某些手段讓冰炎乖乖的留在醫療班休養吧!

既然審判都端出這樣的威脅,我也只能乖乖的靜養了。很快的把審判準備的衣服換上,然後跟著坐回床上。

然後,我就發現了一個大問題。不能出醫療班,那我要做什麼?睡覺?發呆?冥想?這樣不用一天我可能就會無聊的把醫療班給拆了。

看出我的無所適從,冰炎遞出另外一本磚塊書,「借你看。」

我瞄了一眼書名,「我國三時就看過了。」不是我在吹噓,這種過目不忘的功夫真的不得了。假使你現在問我第幾頁第幾行的第幾個字,我都有辦法答得出來,連帶地害我連重看一遍的興致也沒有。

沒有多問,冰炎只是指向一旁的小櫃子,「那裡好像還有一本書,是什麼書我就不知道了。」

我伸手拿出那一本不算厚的書籍,順口念出了書名:「三分鐘教你成為好房東……」

冰炎闔上了手中的書,「那是什麼奇怪的書名。」我瞄了一眼冰炎手中的書,是課程指定閱讀的教材。看來冰炎也是翻書翻到膩了,才來看看我能搞出什麼花樣。

「我記得安因有一本一模一樣的書。」一把把它放回櫃子,我完全沒有打算研究那本書。首先是我沒有房子要出租;再者,以我的頭腦,根本不需要看這種詭異的書;何況,就算我要當房東,只要收的到租金,我是好房東或是惡房東又有什麼差別?

啊?你說好房東會讓人不忍心拖欠租金?是啦,我們的確不敢欺負像安因這樣的好房東。但是,你真的認為有人敢拖欠給血腥天使、笑面鬼巡司的租金嗎?說不定每個月準時雙手捧上呢!

咳咳,扯遠了。

「你說雷瑟去幹嘛了?」既然沒有藍袍要來檢查我們,又不能出去,我只好找這房間裡唯一的人……的半精靈來「聊天」。

說真的,我還沒跟冰炎閒談過。我們之間的對話模式只有兩種。

一、互嗆。最後出動審判和夏碎阻止一場可能爆發的火拚。

二、討論任務。公會真的很喜歡看戲,沒事就把我和冰炎湊在一起出任務(雖然會準備緩衝墊兩枚──審判和夏碎),所以我們會很正經的討論任務內容。老是嗅到濃濃的火藥味?你的鼻子可能出問題了。

至於談論親長大人和亞那瑟恩,那就不是太陽和冰炎,而是西亞和亞,所以不在討論範圍內。

「我說了,你家搭檔拐跑了我的搭檔。」

「你確定不是夏碎騙走了審判?」

「不知道是哪個天兵的天使,西湖的火梟任務只知道把暴動的火梟打趴,不知道該找出它躁動的原因。現在西湖底躺了一顆火梟卵,不知道何時會孵化,再度造成困擾,那個笨蛋天使又一躺不起,夏碎只好陪著那個天使的搭檔去替他擦屁股了。」冰炎完全是不屑的語氣。

「你說誰一躺不起?我才沒那麼容易掛掉!」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不過,從他的一番話裡,我也知道了審判為什麼在我還沒痊癒時就趕著出任務。

原來是在孵蛋嗎?難怪當時把火梟轉送安息之地後,現場還有隱隱的力流。我原本還想探察一下的,卻被雷瑟給敲昏。

縱觀整件事,似乎是我比較理虧。雖然是雷瑟迫使我中止任務,但那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我自己平時太亂來的緣故。如果今天是雷瑟老是不顧性命的衝上去,我也會用盡各種手段讓他退出前線吧?敲昏還算是小case呢!

話說回來,我最近身體是不是變差了?居然一下就昏過去了。萬一是在鬼族大戰那時發生這種事,我有九條命都不夠死!

「居然還會中那種昏迷法術……真是丟黑袍的臉。」

「還不都是因為你!」我大聲的罵……在心裡。因為真的這樣嗆回去,冰炎只會酸酸的說什麼居然把責任推到他身上、黑袍應該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等等。何況,要是我對冰炎吼這句話吼太大聲……怎麼想都很有八卦的意味。我和冰炎一個是史上最年輕的冷酷英俊黑袍,一個是長相空靈精緻、同樣實力過人、沒有性別的天使黑袍,許多學生都默默的把我和他當成一對了。

雖然我只要一聽到有人這麼說就會把那個人轟了,但是Atlantis 學院有復活機制啊!每次我還沒把他轟的連灰都不剩,審判就會出現來阻止我。加上人類,不,所有種族都一樣,對於八卦特別的有興趣,就算冒著生命危險也要一探究竟,導致我跟他的「緋聞」越傳越盛。對此,我只想說:幹!老子才不可能愛上冰炎!

但是不論實情如何,我和冰炎都已經成為最火紅的八卦主角了。試想一對緋聞的主角兩人獨處,忽然有人大吼:「還不都是因為你!」

……我還是把這句話留在心裡好了。

「還敢說我,你自己不也著了影夢蝶蘭的道?」被吐槽就要吐回去,我發現我們之間果然沒有閒聊這種模式。我原本是想好好的來聊天,說不到兩句就直接切換到互嗆狀態了……天生犯沖吧!反正要我對他示弱是不可能的!

「那是……」冰炎正想回些什麼,卻被咿呀的開門聲給打斷了。方才完全沒有發現門外有人的我猛的轉頭,一面為自己的疏忽感到慚愧,一面全力戒備著來人。









嘿嘿,猜猜進來的是誰呢?雖然猜對了也沒有獎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7 22:18:1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猜應該是提爾吧!整個醫療班好像只有他能威脅到兩位殿下吧!

點評

猜對了XDD  發表於 2017-10-13 21:0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3 21:04:05 | 顯示全部樓層




「幹嘛殺氣騰騰的瞪著我?大哥哥只是來替你們檢查一下。」提爾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在看見我的表情之後稍稍變得僵硬,最後變成了微微無奈的苦笑。

「放我們離開。」既然是認識的人,還是變態獅頭土著,那就沒有必要客氣了。

「你們兩個可是重傷患,身為醫療班,我不能在你們痊癒之前任由你們亂跑。」提爾搖了搖頭,臉色更是無奈了。「就算忽略醫療班的職責,我也還得顧慮自己的小命呢!」

「什麼意思?」冰炎瞇起了眼,大有你不說我斃了你的氣勢。

「不知道哪裡冒出來兩個紫袍,告訴我一定要看好你們兩個。如果讓你們抱傷溜出去的話……哎呀,那唰唰作響的鞭子和鋒利無比的刀鋒怕就會落到我身上了。」提爾不勝唏噓的仰頭望著天…花板。

「不過啊……」那表情沒有持續多久,他又恢復色瞇瞇的模樣,舔了舔嘴唇說:「只要我能證明你們已經痊癒的話,那就一點問題也沒有了。來,讓大哥哥檢查一下?」

『免談!』我和冰炎異口同聲地說。只有在這時候才會站在同一陣線啊!

也不意外我們的反應,提爾只是聳了聳肩,「那就算了。反正你們一定得讓我檢查過才可能出院。早檢查晚檢查都是要檢查,現在不要就算了,我走了。」說完,他就往門口走去。臨出門前,提爾回頭又問了一次:「真的不現在檢查?早點檢查完早點出院喲~」

那個尾音絕對是故意拉長的!好噁心!我的雞皮疙瘩掉了滿地。

不會真的得被他騷擾一次才能出去嗎?我才不要!直接打趴他,逼他幫我們開證明也不是不行,只是事後被審判發現的話會很恐怖的……

「不能找其他人來檢查嗎?」我有些絕望的問。

提爾笑了,「當然不……」

「羅林斯‧提爾,你到底要拖多久?我沒有那個耐心再等了!」門外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聲由遠而近的敲了過來,冷酷的字句也隨之傳進我們三人的耳朵。

一雙丹鳳眼就這麼似笑非笑的定在提爾身上。「辦個出院手續不用這麼久吧?」

「哎呀呀,褚巡司。我不是請你在外面稍等一會兒嗎?你怎麼跑進來了?」面對惡鬼巡司,就算是提爾也得退讓三分。

不過,她剛才說出院手續?我掛上最優雅的笑容,禮貌的開口:「請問……」

「不好意思,公會這邊有個任務。」大概也猜到我要問什麼,褚冥玥很乾脆的打斷我的話,轉頭向冰炎說:「先前你們驅逐夢鵺的任務,因為你倒下了,所以還有殘存的夢鵺。這幾個星期以來,他們招來了更多的夢鵺,情況已經完全失控了。因為是你們任務的後續,加上你們應該比較熟悉情況,公會這邊是希望你能去處理。」

「單人任務?」公會不會不知道夏碎暫時和審判一起出任務了,抓狂的夢鵺也不可能等到夏碎回來才去處理。但是。就算冰炎實力再高強,幾百隻的夢鵺也不可能獨自對付吧?我相信公會不敢讓冰牙少主身陷險境。

也明白冰炎的疑惑,褚冥玥直接解釋:「因為數量龐大,我們已經把等級提高到雙黑,所以夏碎回不回來都無所謂。你要再找一個黑袍暫時一起出任務。」

但是接著她頭一轉,向著我淡淡地說:「剛好這裡有一個同樣短期內搭檔無法空出時間的黑袍。」

等等……這裡的黑袍……靠!不會吧!公會難道希望我跟冰炎當臨時搭檔?!




在這個下著大雨的小周末,讎又來更文囉!

對此我只想說:
我終於寫到我真正要寫的東西了!!!!
沒錯,我就是想寫他們搭檔出任務的故事啊啊啊
標題 炎陽 就是 冰"炎"&太"陽" 這兩位死對頭呢(笑

明明是一個簡單的想法,結果前面不知不覺就拉得很長了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21 17:33:42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2大主角要聯手啦~~~~~
會不會任務地點被夷為平地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7 00:02:48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根本是亂來吧!雖然知道公會很愛看戲,但是我一直以為他們喜歡看審判和夏碎忙得焦頭爛額。原來他們是喜歡看兩個炸彈爆炸嗎?

我挑起眉:「你是這次的巡司。」我用的是肯定句,因為在公會內敢監督這種搭檔的,真的沒有幾個。

我所認識的巡司中,除了還在休養的安因,大概就只剩褚冥玥有這膽子了。至於不認識的,人脈廣闊如我還是有幾個長期出任務的巡司只聽過名字沒有見過面,但是都說了人家出長期任務怎麼可能再來監督我們嘛!而一些新進的白袍巡司,我相信血腥天使的威名會讓他們望而卻步,所以不列入考慮。

「是的。」沒有多廢話,褚冥玥俐落的敲著手中的紀錄本,「冰炎殿下你願意接受這樣的安排嗎?」

「可以。」不等我抗議為什麼只詢問冰炎的意願,他迅速地答應了。「不過我要求現在出院好讓我執行任務。」

「提爾,我給你三十秒辦好他們的出院手續。」褚冥玥轉頭向一旁的人說。

「嗚呃呃,三十秒,小妖師你也太刁難……我盡快。」在巡司的不善眼神下,提爾收回了多餘的廢話。

「我還有一個要求,就是讓其他人來檢查。」我掛上優雅的笑容,「否則我拒絕接下這個任務。」

你在驚訝什麼?我雖然不怎麼喜歡冰炎,但是我更討厭被關在病房裡!雖然冰炎本身就是個任務狂,但是想離開病房應該是他接這個任務很大一部分的動機。萬一冰炎找其他黑袍搭檔,不就只剩我出不去了嗎?所以,這個任務,我接了!

「什麼檢查?出院手續就是簽一張單子而已,沒有檢查的程序。」褚冥玥一句話就讓我愣住了,也因著這句話,提爾接收到四枚殺氣騰騰的眼神。

「哈哈哈,馬上好。哎呀,我也是擔心你們的狀況……」一面訕訕然的說,提爾彈指變出了兩張單子,快手快腳地填完。「好了。」

……

連十秒都不到就好了。那剛剛那個哀鳴是什麼啊?我在冰炎的臉上看見一模一樣的無言。

注意到我們的沉默,褚冥玥咳了兩聲:「既然手續完成,還請兩位回去稍做預備。你們要出發時再通知我一聲。」



「太陽你、你、你、你……」我完全相信大地此刻的結巴是真心誠意的。因為他臉上驚恐的表情就算演技再好也演不出來。

「你怎麼提早出院了?審判說你要多休息,看你傷成那個樣子我好心疼喔……現在有沒有好一點?有沒有留疤?筋骨沒有傷到吧?要不要熬個補湯給你喝?啊!殺一隻雞好了,燉個雞湯……」綠葉嘮嘮叨叨的念著,還把我的手抓起來檢查。

「不用麻煩了。我等會兒還有任務。我會盡速解決的。」我彎起一抹笑,畢竟,任務完成後,就是自由啊!











嗚啊啊啊,最近忙到快哭
要念的書堆的跟山一樣高QQQQ

大家加油啊(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5 22:08:13 | 顯示全部樓層
切回紫袍這邊XD





其實西湖的任務十分簡單,只要把蛋帶回醫療班就可以了。唯二需要注意的事情,一是不要讓原世界的人注意到,二是不要讓卵在移動陣傳送時孵化,這是藍袍們千交代萬交代的。

所以,他們倆個現在在畫的就是安神法陣。用在一般人身上可以安定身心,用在孕婦就有安胎的功效。使用在即將孵化的蛋上,就是確保他不會提前破殼而出。

「差不多了。」夏碎站起來伸了伸懶腰,接著雙腿一蹬,往上方游了過去。

沒錯,是「游」過去。因為夏碎和雷瑟以及那顆蛋現在都在西湖幽澈的湖底。

雷瑟也隨著游了上來。泥地裡只剩下法陣的光芒在潔白的蛋殼上映照出淡紫與銀紅交錯的陰影。

「這法陣的力量很強大呢!」細細的感受著力流,雷瑟給出了這樣的評論。「不過還不穩定,一直在散發能量。」

「當然,因為還沒完成呀!左邊要補一些水元素。」夏碎理所當然地說,一面盯著下面的法陣。「這面積比較大,我在下面沒辦法抓準水元素該擺在哪,所以才上來看一下。這是我最喜歡的法陣之一。」他突然轉頭,問雷瑟:「你知道為什麼嗎?」

雷瑟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

「你一定沒有見過它發動的模樣!等到最後注入風元素來啟動它,整個法陣會轉為帶點半透明的翡翠綠,像是藤蔓一樣由下往上漸漸地攀爬,包裹住法陣中央的東西。到了一半高度之後,上半部會變成紫紅色繼續蔓延,同時……」說得口沫橫飛的夏碎忽然自己打住,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頭:「反正你看了就知道了。我去把水元素補上,你幫我看看位置對不對。」說完,他就向下游了過去。

「再左邊一點。呃……往你的兩點鐘方向移動三十公分。對、差不多,再右邊一點,大概三公分。好,是這裡沒錯。」

夏碎蹲下身,用手中的水晶在地上畫出一個弧度優美卻複雜難解的符號。法陣的紫紅光芒忽然大盛,又漸漸散去,只留下微微的光芒。

雷瑟忽然皺眉,因為周遭的力流更混亂了。理論上,完成的法陣散發的應該是隱隱的力流感,而不是這樣猖狂放肆地釋出能量。除非……

「夏碎,快啟動法陣!」雷瑟難得的大吼了。

夏碎的紫袍也不是拿假的,在雷瑟出聲的同時,他已經開始在聚集風屬性了。因為他們倆個都察覺,力量感的源頭是那顆蛋。

即將孵化了……

如果真的像夏碎所說的是那麼美麗的法陣,那麼──

肯定來不及。

沒辦法了,雖然會干擾安神法陣,但是若不壓制,他一定會直接破殼,到時候就不用安胎了。

審判一個甩手,扔出了束縛法陣,同時喚出了冬神玄冥。死亡之氣和生之力多少可以互相抵消,但是分量必須拿捏好,否則這隻火梟就直接胎死卵中了。

束縛法陣一下,那蓬勃的力量掙扎得更厲害了。審判是咬緊了牙關撐住,才沒讓他撞開。好不容易夏碎聚集了足夠的風屬性。他們交換了一個眼神,看準時機,夏碎大喝:「放!」同時把風屬性灌進安神陣裡。

審判也同時收回束縛的力量,好讓安神陣能發揮完整的作用。

在法陣亮起後,雷瑟忽然明白為何一向冷靜的夏碎剛才會如此失態了。他說的還算含蓄──或者說,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來描述他的美?細碎的光點被包覆在青綠的藤蔓中向上彎蜒,宛如流動的星空;那攀附像是母親緩緩的伸手,將她心愛的孩子慢慢的擁入懷中;當紫紅色的藤蔓出現時,周遭似乎有些音符,低低的呢喃,柔柔的傾訴,把全世界的愛都注入其中而譜成的一首曲子緩緩的在卵旁旋轉。

讓人願意坐下來慢慢地欣賞,閉上眼,似乎自己還在羊水裡。無憂、無懼。

很美。

壯麗卻不帶有侵略性。

找不到合適的字句來形容此刻想落淚的心情。

想永遠的沉浸在這樣的樂聲中,再也不要醒來。

忽然,一切,戛然而止。

原先呈現完美卵形的蛋,上方缺了一角。一個血紅色的鳥喙自其中穿出。

「呱──」鳥嘴微開,發出了難聽的叫聲。同時蛋殼上多出了許多密密麻麻的裂痕,下一秒,轟的一聲,蛋殼碎片四濺,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初生的火梟。

牠伸展開橘紅色的羽翼,帶著殺氣的金眼起初有些失焦,隨後轉往夏碎的方向直勾勾的看著他。夏碎不敢任意移動,唯恐惹惱了牠。

疑惑的盯著對方許久,牠鳥嘴大開,一道火舌竟在水底衝往夏碎的方向。

危險!雷瑟手腳比嘴巴快,一個空間法術吞噬了炙熱的火焰,同時反手一道劍氣劈過去,把火梟的注意力全引到自己身上。猛然向左游,另一道火舌自他的耳邊舔過。

水裡果然行動力會下降……雷瑟暗自嘆氣。










求留言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15 22:35:05 | 顯示全部樓層
水不是會剋火嗎?

那為啥火梟可以在水裡放火啊!!

守世界的生物真的是太逆天了

點評

沒錯!守世界就是這樣。我才不會告訴你作者腦袋短路……(汗  發表於 2017-11-17 10:5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