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623|回復: 92

[小說] 【特傳】流年(冰漾) 10/14 第十九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2-1 22:24: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7-10-14 08:38 編輯

【流年】

褚冥漾消失的三年後,那位冰與炎的殿下回歸

當所有的人都相信的事實被推翻,消逝的那人依舊無法回頭

————『請記住我。』

那是他最後留下的話語



【碎碎念】

是的不用懷疑這篇是骨董級的老梗背叛文(#

也有放在冒天,同步更新所以不用擔心(沒人在乎

新手一枚,靈感不定時爆發請各位大大多多包涵

本人是個冰漾廚所以大部分都是冰漾沒有意外(#

各位客官小心食用

歡迎留言搭訕 <3

#來自深淵這有毒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1 22:25:38 | 顯示全部樓層
流年_楔子


「三年了。」黑髮女子輕輕道出,語裡帶有點迷茫,劃破了這無盡的寂靜。

    笨拙的石碑立足於此,刻下的字跡刺痛許久未曾觸碰的傷口,儘管他們明白這塊土壤並未存留任何一絲他們的摯愛,還是傻子般的向著石碑祭祀著他。

    對那人思念蔓延,記憶湧上心頭。

    「不要忘記我。」脆弱的靈魂哭喊著,這是他堅毅的面具卸下後唯一發出的求救。

    在他們守護下成長的孩子不知不覺早已不需要他們的庇護,他孤獨的承受一切,咬牙忍下了所有黑暗,笑著,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日過著一日,如同平常一樣,卻在某天消失不見,填補起來的傷口再也無法彌補。

    「有些人改變了,有些人仍停滯不前嗎?」年輕的妖師首領如此之說,放下了手中的花束和糕點,風精靈嘻笑的向他打招呼,又隨著風飄蕩遠走。

    「事到如今放不下也要放下阿。」黑髮女子不甘的緊握拳頭:「可惡,死也要給我回來阿。」

    ————『褚冥漾』

    無法呼喊出口,他的名字早已被世界抹去,連同屍首都無法見到最後一眼,只留下記憶裡鮮明的身影。

    他是叛徒,亦是他們的親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1 22:54:2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_回歸者




他的眼眸緩緩睜開,宛如鮮血的瞳色,情緒被壓抑在混沌的最底層,奔走的藍色人影紛紛停下了腳步轉向發出細微聲響的方向。

蜘蛛絲般的裂縫不斷的擴張,玻璃艙裡營養液體流逝迅速,治療士大叫了幾聲,分不清楚是驚恐還是興奮,四周明顯的元素失控,代表裡面沉睡的人進入半清醒狀態。

睽違了三年,傾注了所有醫療班資源喚回的那位,即將復甦,醫療士各個屏氣凝神的望向玻璃艙,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聽說,殿下有起床氣...」不知是那位治療士怯弱弱的劃破這可怕的寂靜。

那位冰與炎殿下回歸前,炸掉了半棟醫療院。



「我說,小傢伙真的很大牌耶。」某位喝掛的董事長甩著手上的酒瓶,不滿道:「炸醫療班什麽的.....要揪團阿!」

「少囉唆!」冰炎狠瞪了扇一眼,毫不畏懼對方是創校董事之一,收到視線的扇做了鬼臉,喃喃小傢伙果然一點都不可愛,轉頭繼續從空間放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來教導後輩如何正確舉辦一場慶祝會。

這次任務地點被動手腳了,明白自己被暗算了,冰炎心情煩躁的找了角落坐下,喝著隨手拿來的蜜豆奶,一點都沒有身為歡迎會主角的自覺。

發覺到對方冷到凍死人的視線,夏碎悠閒的入座一旁,揶揄道:「這是我們的主角?還是邊緣人?」夏碎將桌上倖存的甜點拉離暴風圈:「吃點東西,這可是為你準備的。」

「夏碎,我要殺了你。」冰炎看向了用任務名義把它騙來的搭檔,對方無奈的聳了聳肩。

「剛回來就想把自己的生命奉獻給任務,放輕鬆點吧,冰炎。」他拍了拍冰炎,對方從醒來就開始接一些大大小小的任務,醫療班已經發出嚴重警告要他適度休息,也是因為它已經看不下去才會答應學弟妹的要求的。

「學長離開的時候發生了好多事,喵喵跟大家都想念學長哦!」學妹熱情的蹦跳過來,拿了一杯惡魔提供的琉璃酒塞給冰炎:「那麼,歡迎學長再度回歸學院!」很明顯就是帶頭舉辦這場沒意義的活動的學妹舉起酒杯,眾人很一致的跟著向他祝賀。

他意思意思的舉起了酒杯回敬,態度冷漠,誠意零分,但大家都習慣冰炎這種個性也只是笑笑帶過沒有計較,反正他們也是藉由歡迎會名義出來玩的。

派對繼續進行到有點失控的地步,冰炎看著地獄犬被抓來玩握手換手的遊戲,也不是說討厭這種活動,只是不太習慣,以前都是一個人走來的,是什麼時候開始改變的呢?

『學長。』

那個人,黑色的眼眸突然浮現心頭,一臉欠揍的做出一些令人手癢的事情,雖然笨拙卻努力想要克服面前的困境,明明待在他們的背後就不會受傷,他能明白,他想要擁有不讓他人為了他受傷的力量。

一步步地看他成長,明明有力量卻不懂得利用,在最後的最後,本該無所缺憾的他感受一股強烈的遺憾,只能留下一句話給他,這是私心,也是他的唯一能留給他的東西

『如果心能說話 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好好使用這股力量,你總有一天也能爬上這個位子。

他不後悔為他付出生命,卻後悔讓他在看見他死去後流下眼淚。

「褚呢?」他左看右看,都沒看見那個蠢蛋的身影,出醫療班後就收到一堆任務而沒心思去想那個整天耍腦的傢伙怎麼都沒見到人,現在仔細想想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就像是消音一般,回應他的是可怕的寂靜。

——「學長,以後可以請你不要提起那個名字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2 08:56:43 | 顯示全部樓層
後續!
好耐人尋味啊!
漾漾不會真的背叛了吧
作者寫得很好哦加油^v^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2 11:02:46 | 顯示全部樓層
湛颍 發表於 2017-2-2 08:56
後續!
好耐人尋味啊!
漾漾不會真的背叛了吧

謝謝支持,二章馬上就要出爐了ww

漾漾背叛看來是............((話講完阿喂

總之,後面有爆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2 14:16:4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7-2-2 19:23 編輯

第二ˊ章_背叛者



「你這是什麼意思。」冰炎瞇起了眼,不對勁,所有人的態度都不太對勁,他望向夏碎詢問,對方卻避開了他的視線。

「不要說這個了啦。」喵喵將他手中空掉的酒杯重新填滿:「這是幫學長舉辦的慶祝會,幹嘛提起那些不好的事情呢。」

「下一首是誰點 —— 」

「不好的事情?」冰炎不放棄的繼續逼問,他心中總有種不好的感覺。「你們不是朋友嗎,為何褚會沒有出現在這裡?」

這三年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夠了,讓我來告訴他吧,你們還要騙他多久!」千冬歲猛然站起,雙拳緊握:「他死了,他死了!」

「歲!」原本不發一語的夏碎喝止了千冬歲:「冰炎,這些事情我們以後再談。」

冰炎彷若感覺到血液凍結,死了嗎...?

褚冥漾死了。

明明是如此簡單的描述,卻沉重的令人無法承受。

「喵喵不想再提起他了,不要再提起.....」喵喵遮起自己脆弱的一面,眼淚從縫隙流下:「如果我們不認識他就好了。」

「歲因為他而失去了紅袍資格,我們已經不想在讓他奪走任何東西了。」萊恩安撫著喵喵,現場的氣氛降到谷底,沒有人出聲捍衛那位曾經的友人,眾人不作聲的默認等同於承認了這件事的真實性。

「你們到底......」冰炎無法忽視心底那股異樣的疼痛感,它幾乎祈求的希望他們脫口說出這只是個爛透的惡作劇,但眾人的表情卻無法讓他相信這只是個玩笑,他幾乎是顫抖的說出:

「告訴我,這三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背叛公會嗎......」冰炎反覆讀著手中的資料,內容裡的主角被公會通緝後,消失無蹤,再也沒出現過。

「狗屁不通!」冰炎憤怒的將那疊資料甩在桌上,漏洞太多,騙騙小孩可以,但一般袍級絕對不可能沒發覺這件事的不合理性。

「我們也曾懷疑過這件事情的合理性,向高層反應卻是一概的閉口不談。」安因將散落的文件收攏「當初公會派出追捕命令的時候,下達的是機密的指令,等到我們知道漾漾被通緝的時候,已經是五天後了。」

「褚他姊姊不是在公會裡工作,這麼大的事件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冰炎思索這件事的連貫性。

「巡司一開始因該是知道的,所以漾漾才可以順利逃走,而巡司也在通緝令下來當天宣佈離職,現今的妖師一族,再度與世隔絕。」

「公會高層到底在做些什麼,吃飽太閒嗎!?」冰炎憤怒道:「妖師一族又對不起誰了!?」

「是陰影。」安因平靜的吐出這句話「從漾漾護送你去的那段時間他就被盯上了,這股力量太令人矚目,公會害怕戰爭再起,誰都無法承受二次傷害。」

他是曾經見證過那股力量的可怕,公會那層的考慮是正常的,但不該做到這麼趕盡殺絕。

「這些資料是千冬歲冒著被公會除名的危險盜取出來的,原本的資料只有簡單通緝令沒有其他,高層很明顯是要剷除公會裡的一些勢力。」

「千冬歲的紅袍....」

「沒錯,就是在那時候被抹除的。」安因嘆了口氣。「一開始大家都認為漾漾是無辜的才幫助他。」

「那為什麼要怪罪於褚的身上?」如果是這樣的話,也不該是這種反應。



「那是因為漾漾在自首後,通通認罪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3 09:23:39 | 顯示全部樓層
咦咦我頭香嗎?
好看吔,可是怎麼斷在這裡啦...
期待更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3 09:56:32 | 顯示全部樓層
晴天奕奕 發表於 2017-2-3 09:23
咦咦我頭香嗎?
好看吔,可是怎麼斷在這裡啦...
期待更文喔!

是頭香沒錯喔ww

好像因為是新手沒啥人理呢,我會繼續努力的 ((握拳

謝謝留言 <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3 10:08: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7-2-3 14:55 編輯

第四章_線索



「退出公會?!冰炎你瘋了嗎?」夏碎看著一臉平靜的做出不理智舉動的友人:「公會能給予袍級的方便你不是不知,我知道你很厭惡公會對於褚的處決,在這件事情找出頭緒前,先不要拋棄黑袍這個身分好嗎?」

「如果連保護一個人的力量都沒有,黑袍也不過是個無意義的證明罷了。」冰炎心意已決,將折好黑袍交給面前公會派來的巡司。

身為多年的搭檔,夏碎很明白冰炎不是個會對自己決定動搖的人,會這樣做,一定是有考量的,他放棄勸阻,退到一旁不再發言。

被傳喚來的巡司收下了黑袍,面具下傳來毫無波動的語言:「以藍汐之名為見證者,冰與炎殿下從即刻脫離公會,契約建立後不再使用『黑袍』身分,你否願意?」巡司從黑袍中拉出了黑色火焰,隱約參雜著金色光芒的焰火在他手中燃燒。

「以冰炎之名為契約者,我願意拋棄『黑袍』身分,從此與公會再無干係。」

契約成立。

黑色火焰如同綻放的煙花一般,在那位巡司的手中捏碎散盡。



冰炎拉低帽沿避開附近監視的式神,還未打開最後一道鎖,就聽到裡面傳來的大聲嚷嚷。

「出去,出去,本大爺才不吃賊人的飯,身為江湖人士怎麼可以讓兄弟餓著,自己卻飽食終日!」

「嘖,居然是你。」看清來者,西瑞也懶得藏起嘴裡可疑的骨頭,抱著炸雞桶翻著電視劇沒空搭理對方。

「不逃嗎?」冰炎好笑的看著對方不停偷喵門口還要分心注意電視的舉動。

「如果逃的出去本大爺就不用龜縮在這裏這麼多天了。」西瑞吞下了最後一根雞骨頭「我不知道你來要幹嘛,有屁快放,本大爺可沒那麼多時間陪閒雜人等閒話家常。」

「最後護送褚冥漾逃離追殺的是你對吧。」冰炎也不廢話:「告訴我,你所知道的一切。」

「你也相信公會那套陷害本大爺僕人的言詞嗎?」西瑞危險瞇起眼「如果真是如此,那本少爺也無可奉告。」

「我相信褚是無辜的。」他絕對不是會做出那種事的人。

「經過這麼久終於遇見正常人了。」西瑞高興的拍拍冰炎:「本大爺僕人的實力我最知道,你說這麼弱雞的人會殺人才有鬼。」

「那天你們是一起出任務的對吧。」冰炎回憶起資料上的紀錄。

「本大爺看見他的時候他就在血泊中了,那個沒死透的巡司快一步的通知了公會,本大爺沒辦法先讓他躲回妖師本家,哪裡不是挺隱密的,外人要找還要花一點時間。」西瑞忿忿的敲桌:「後來他去自首時,要不是老頭硬把我關在家,本大爺絕對衝去把那個渾蛋揍一頓再劫獄來個拯救僕人大作戰!」  

「殺手家族難道看不出那是誰動的手?」雇用身分隱密的殺手,可以說是最方便又最安全的方法,可惜如果碰到的也是殺手,那就不一定了。

「那不是人幹出的單純殺人事件,雖然很細微,我還是聞到了當初那隻黑鳥的力量 。」

「陰影…」冰炎揉了揉太陽穴,事情依舊對褚不利。

「還有那啥,有一個女人我覺得很不對勁,當初傷亡人員的名單裡也有她,他是唯一一個沒被陰影侵蝕的人,也是他一口咬定妖師就是兇手的人。」

「哦?」冰炎很明顯的對於這番話有了興趣。

「她的名子是啥去了....」西瑞搔了搔頭 :「喔對了,叫緹娜·克莉斯汀,我聽老三說過她還在醫療班修養中,如果去堵她現在還來的及。」西瑞順便將打聽來的房號交給冰炎。

冰炎向他道了謝,準備離開。

「如果找到兇手,要連本少爺的份一起打哦。」西瑞向他比了個大拇指。

「一定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3 13:20:22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www
難得西瑞這麼關鍵啊(#本大爺一直很關鍵好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